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06 王!王!王!(上)
    如果是历史上的欧洲……首先说生产力大大落后于同一时代的中国,这个是一定的。当然公元五世纪中国这边也不怎么样就是了,在挺个一、二百年,估计还能看到个春天。但是欧洲这边不行——再挺个一千年才能看到春天——然后就一只在发春,直到现在为止。

    中国别说是国王了,就算是一个小知州,最少也是能有个辉煌的知府衙门吧?要是封疆大吏的话,那就更不得了。

    然而……saber是个国王,还只是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国王。这个省还是从未统一过的,最主要的是,现在还分裂成了n个小国家。

    saber只是其中比较厉害的一个而已——中世纪的城堡大家也都知道,基本上和宋江大人的聚义厅,座山雕大人的聚义堂差不多。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必须点着熊熊的火把——云云。如果是小城堡的话那更不用说了,也就是三层石头建筑物,甚至是两层和炮楼差不多。而且风景极差,左边有河,右边有井,前面有树,后面有沟——和大家想象中的十七世纪、十八世纪那种文艺复兴后的巨型防火药城堡根本没得比。

    但是!

    这里是幻想种的世界,saber说实话根本就不是历史英雄,应该是幻想种才对。历史上的saber,也就是那个好色成姓,特别喜欢人妻,最喜欢的运动是造人和ntr,连自己姐姐都不放过,而且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亚瑟王。

    那个亚瑟王的确是死了活该,没什么好可惜的——但是如果换了saber呢?且不说长相决定命运,就说她已经被赋予了全新意义的,和亚瑟王截然不同的人生——名为阿尔托利亚的少女,乃是高举着真正义理的大旗的好少女,呆毛少女,和历史上的ntr控最后被人ntr报应了的亚瑟王,是有区别的!

    ……虽然,其实形式上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里既然是幻想种的世界,自然而然的有巫师、有法术、有……雄伟的城堡,高价值的生产力水平和粮食种植,顺道,貌似英国人没多多少。

    此刻,真正的亚瑟王正在自己的城堡里,宛如一尊雕像一样,一板一眼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上——这时候坐在这里的几乎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名为阿尔托利亚的神圣雕像。

    伟大的王——没有人类感情的王者,从来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唯独,缺少人类的感情。

    在王座两旁,伫立着她的勇敢而忠诚的骑士们——不过究竟都是什么货色大家也都知道。第一个,就是梅林——听说后来因为美色被人俘虏了囚禁起来。梅林,拥有杰出智慧的德鲁伊,整个世界里少有的天才,也是saber最大的文臣助理。

    本来……他挺苗条的,只不过后来出了点事情。现在的梅林,是个标准的160。

    什么叫做160?就是身高160cm左右,体重160kg左右,腰围160cm左右的人——胖的都不像样了。原来saber拔出石中剑的时候挺瘦的,据说后来应为某个叫做薇薇安的女人和她关系不错,而那个叫做薇薇安的女人喜欢胖子(……),所以他马上增肥到了这副模样。

    他站的位置是saber身旁最近的位置,远处看就是一个巨大的反差!——苗条的美少年,和肥胖的中年肥胖症患者。

    而在两旁最优秀的骑士——就是saber的首席骑士,现在“还”是忠心耿耿的兰斯洛特了。

    要说saber也是瞎了眼,要是李维的话看到对方的名字就不干了——兰斯洛特,前缀可是兰斯!(著名的h-game系列,《鬼畜王兰斯》的主角)saber竟然派这种人去给自己老婆当守护骑士,这不是明摆着让狼去看羊么?后果当然是被ntr的干干净净,连根骨头都不剩!

    剩下的零零碎碎说实话没什么好介绍的,也就是一个贝狄威尔值得大书特书一下——唯一一个最后没有叛变或者战死,保护着亚瑟王的骑士!

    没有叛变说明其忠诚高,没有战死说明其武力值高——saber都难逃一死,他还能活蹦乱跳往返三次,可见其多么的牛13!某些传说里,他还是一人搞定收工兰斯洛特的人物!彻底打破了兰斯洛特为圆桌骑士第一把交椅的神话。

    不过……其他人之所以和saber合不来,八成是因为saber美少年的身份有点压力——永远都不会老的美少年之王。这要是放在后世可能还可以争取整个英国女姓的选票,但是放在中世纪也就是ntr的时候有点用处,可惜了saber还是个女的。

    可见,果然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大叔离开了美少年,而贝狄威尔到死都跟随着saber——都是美少年嘛,谈得来。

    ——顺道,本书作……咳,李维诅咒所有长得帅气的男人都是好基友。

    手下的所有骑士一个个的汇报着军事总动员的结果——其实英格兰也没多大,这要是天朝如果事无大小悉以资之然后施行……这么说吧,仅仅四川一个地儿,诸葛这么干都累死了——你认为有谁的智商可以和诸葛一拼么?

    最少,大国沙文主义下的世界观设定不行。

    所以,当时的英格兰可以用这种方式统治——小嘛,这要是天朝的话没有一个月你处理的完一天的事情么?

    “我的王——敌人可能突破防线,在南边,他们占领了佐森,正朝着斯坦多夫开来。他们在英格兰北郊的弗勒瑙和潘克之间活动。在东部,他们已经抵达了西藤贝尔、马尔斯多夫、卡尔斯霍尔斯特。”

    “征调全国的战力——这是一场决战……”现为英王的saber临危不惧——说实话八成她这辈子也没害怕过什么东西:“一场为荣誉和自由的战斗——有人害怕么?”

    “没有!”——一群穿的比李维还铁罐头的铁罐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

    真难为了saber了。

    “那么好,只要再施泰因发动进攻,一切都可以逆转。”saber挥挥手,道:“决战即将到来!大家回去准备吧——明天前往战场,就这样。”

    “是!”一群大老爷们呼啦啦的鞠躬行礼,然后各自退场。

    “梅林……”为英王的saber看着所有人都退场了,身穿着华丽王者长袍,头戴王冠的她,此刻她才露出了意思疑惑,扭头对梅林道:“你感觉到了么?——我最近似乎有种不对头的感觉。总有点什么事情,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

    “这个啊……没有。王,你太累了吧?”梅林看了看saber之后,道:“不如,你去休息一下吧——你已经很多天没有合眼了。”

    “……没什么。”saber摇了摇头,不过眉头却更加紧缩:“难道,真的是错觉么?——梅林,这些天我的右眼就一直在跳动着。这,是什么预兆么?”

    “……不,我没听说过有什么右眼跳的预兆,吾王,你多心了。”梅林看了看saber,然后叹气道:“还有,我们的军粮真的不多——不过,吾王,你还是可以尝尝奶酪什么的……”

    “不!好难吃。”头戴王冠的saber一摇头,道:“我才不要……还有,梅林,我不是要吃饭所以才……”

    “恩恩,我知道,我知道——只有我一个人胖起来,还真是对不起啊。”梅林笑了笑,道:“不过,吾王——战前心焦,可不像你哦。”

    “是么?也许吧。”saber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信步走到了一旁的窗口,看着外面整个城堡都在紧张的备战,她不禁长叹那一声。

    “这就是我想要的么?”低低的,saber说道。

    “吾王?”

    “啊,没什么。我想,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战吧?”saber的语调有些没落:“——我厌倦了,也讨厌了。”

    “吾王,请振作!”梅林在一旁低声提醒道:“您,乃是不列颠之王!”

    “……啊,抱歉,我太多愁善感了。不过……我的梦想,也是在不断地前进吧。”saber笑了笑,对梅林示意自己没有事:“——总感觉好奇怪……究竟是哪里的问题呢?多少,有种不甘心,和被遗忘的感觉……”

    ——————————————————————————————————————————————saber不愧是王者,第六感观惊人的发达。

    “你……阿尔托利亚,你的这个家臣,惊人的优秀哦。”

    草地上,坐在李维变出的餐桌上,摩根姐姐几乎是搂着saber一样,一手端着一个玻璃高脚杯,翘着二郎腿,一副御姐极致的模样,兴致很高的说道:“比你那个梅林还好强哦。”

    “啊,姐姐——谢谢你的夸奖。”saber看了李维一眼,她才是李维的下仆才对,多少有点觉得对不起对方。不过看李维似乎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禁也就放下了心来。

    “好吃的美食,好喝的美酒,甚至连餐具我都没见过……谁能告诉我,你究竟从哪儿找到的这个东方人啊?”似乎因为心情好,所以多喝了几杯。一抹醉态的红晕,浮现在了摩根姐姐的脸上:“嗯嗯嗯——干脆,把他送给姐姐我吧……”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