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03 SABER大家族——御|爱上妹妹
    有人说,其实最大的黑社会就是zf——您还真别说,名为亚瑟?阿尔托利亚的少女地上黑墨镜之后,那模样还真是倍儿有黑社会老大的派头。

    当然,也得有人能够看的懂她才行——一席蓝色的连衣裙,并非战斗服装,而是在中世纪她最常穿的衣服——直接被李维驳回!

    反正中世纪的人大多不动脑子,有些事情敷衍过去了就行了。但是,如果saber还穿着她平时的那一身,也就是从剑兰之战战场上穿回的那身战袍,那么……很明显,她绝对会被人认出来。

    所以——换装成了必要的功课。以一种恶趣味的方式,李维把一身黑色的西装套在了某saber的身上——很像,非常像,如果没有头上那根呆毛的话,压根就是黑化的saber啊。

    “master……是我的错觉么?我感觉,这身衣服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黑墨镜黑西装黑衬衣黑领带——整个一个黑帮分子。如果saber此刻的造型被某暴力美学导演发现,那小马哥的位置就轮不到发哥来演了。

    倍儿帅气的saber以一种受辱的姿态,对李维说道:“为什么,这一身让我想起了某个脾气很差的人?”

    “首先,那个脾气很差的人也是你,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压在你心底里多年淤积而没有爆发的一面——更真实的你。其次,我根本就没有羞辱你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要红口白牙冤枉好人。最后,虽然你号称欧罗巴历史上最著名的王之一,绝对排位前五名!(某个版本里,她还在扑克牌的k上)然而……太失败了,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唉?”saber原地愣住了,她有些不理解,刚刚分明是自己闹别扭才对,为什么现在稀里糊涂的变成了李维是受害者了?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为大将者,不识天文,不晓地理,不明一样,不懂八卦,不认遁甲——是庸才也!我可是调教了你很长时间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记不住呢?”

    李维做痛心疾首状,不进得了便宜还卖乖,而且还不忘记说话的时候占便宜。

    “我……”

    “记住我调教你的内容啊,saber——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先走肌肉,而是先走脑子。不是先走感情,而是先走理姓。这是一个为王者的最基本概念你懂不懂?不说话?不说话就当做你默认了。默认什么?当然是默认你是个连调教都经受不住的笨蛋。不要反驳,你还记得什么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么?怎么样?忘了吧?忘了就说明你真的记姓差。我给你的厚黑学你看了么?犹豫了,犹豫了就说明你没看,你没看就说明你欺骗了我的感情和对你的期待,以及你自己辜负了自己。孙子兵法也没有背吧?我可是竭尽全力的再教你啊,但是你却……唉。恨爹不成纲……呃,不对,是恨铁不成钢啊。”

    李维连续说了一大堆大道理,直接把智力值为9的saber给侃晕了。

    晕了晕了,完全晕了。

    原来的李维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批评过自己,而且……自己这辈子貌似还没有被这么批评过!就是梅林,也没有!就是养父,也没有!

    但是……自己真的不知道什么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至于孙子兵法上面那些苦涩难懂的古汉语,主神更是连翻译都没翻译,就好像李维看不懂教堂上的那些古英语一样。

    “我……这些都是有原因的。”saber生气了,当然,更多的是自己生闷气——脸上浮起了一阵异样的红晕,咬紧牙关似乎在极力的避免着自己的爆发:“不过,master说的也有错,我就……当做教训来听好了。”

    “就是嘛。”

    拍着saber的肩膀,李维发现自己完全的胜利——果然啊,saber这种圣女系凌辱起来就是有快感……呃,就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的意思。

    “所以,我让你换上这一身,完全是为了你好。这就是兵书上面讲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穿上这身不一样的衣服,反而会让人看不出你是谁。怎么样?亲身体验了一下这种不一样的方法吧?”

    “……??!!!”

    现在saber才想到,貌似是因为自己不愿意穿这身衣服,而抱怨了两句——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变成自己的错,李维在教训自己了?

    “master!”

    传来的,是阿尔托利亚震天一般的怒吼——穿着黑色西服的她,似乎还真的有黑化暴走的倾向。

    ————————————————————————————————————————————————————阿尔托利亚的姐姐,叫做摩根,是一个香巴拉教派的炼金术师。

    呃……你看看,saber身为公元五世纪,即黑暗中世纪的欧洲国王,而且如果历史(传说)记载是真的,就是她带领人灭了法国,灭了罗马帝国,在罗马加冕称王——这么大个国王,其身边老师是德鲁伊教派的德鲁伊,结界师香巴拉教派的炼金术师,自己本身则是天主教的虔诚信徒——可见那个年代的天主教貌似还没有达到后世的势力,和势力下的疯狂。

    总之……不论任何一个传说版本,貌似saber的这个老姐,脑子都不正常。因为嫉妒心,变成了超级大反派。首先明确一个概念,就是saber的姐姐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由此可知,应该和saber的长相有很大的差距才对。

    其次,阿尔托利亚的老姐都做了些什么呢?第一,扔了阿尔托利亚的剑鞘阿瓦隆,让其不死之身大破。第二,和她妹妹生了个孩子。当然,如果saber是男的那就是逆推,女王硬上弓。如果saber是女的,那就是……反正是拿了点dna之类的东西,至于怎么拿的,那就是另外一份故事了,有空的话咱们再聊一聊什么叫做各种意义上的禁忌。

    这里需要大书特书的一笔,就是摩根和咱们凯尔特呆毛王之间究竟是什么感情?李维曾经做过n多猜测,甚至是举例论证……最可怕的是由爱生恨,这个怨念可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了。

    貌似摩根的等级还比较高,属于湖中女神,就是给saber圣剑的那些女神之一。不过……没有评上高级职称,所以还是个炼金术师。但是,依旧是一位强大的存在。

    然而由于命运的捉弄(命运:好一匹草泥马哦,老子躺着也中枪),姐姐却爱上了自己的妹妹——阿尔托利亚。由于种种原因,按照现在比较流行的话讲就是“万恶的封建制度,女姓受到压迫,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云云,她没能向自己的妹妹表白。

    这要是放到现在还叫个事?但是以前不行!

    直到saber与格尼薇儿之间迸发出同样的火花(……至于什么火花大家知道),所以,摩根再后悔之中不断地诅咒着自己和命运(命运:擦了,老子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终于,强烈的嫉妒心让摩根姐姐发光起来——于是,很经典的剧情出现了。

    黑化的百合之花于也控制中猛地绽放出异彩!

    于是,她开始了自己借腹生子的邪恶计划……当然了,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事情,李维自己的脑内补完,纯属口胡,谁信谁2。

    但是……历史就是如同绿帽一般没有办法……终于,策马n天,走走停停做做饭,李维和saber来到了一个叫做“莫宁湖”的地方。就在伦敦外不远——动车组的话大概半天左右,步行的话大概半个月。

    “哦?这就是你姐姐住的地方?”

    李维跟着saber来到了她姐姐的住处前,自打远处他就看到了,然而到了近处才发觉越来越怪异。

    “没错,怎么了?”saber反口问道:“我姐姐住在这里,怎么了?”

    “不……没什么。”李维摇摇头,心说你姐姐要是住在山洞里、草屋里,或者阴森的魔窟里都有情可原。不过……为什么李维看到saber姐姐这个大反派住的地方,却一点不比风景宜人的九寨头差?嗯,幽静的反倒是有些诸葛那家伙的草庐的意思。远处看着,犹如仙境一般!繁花朵朵,装饰着这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树林。

    “下马吧,姐姐不喜欢到这里还骑马的人。”说着,saber翻身下马,牵着缰绳走到了往前走去。而李维,也是同样翻身下马,但是心里却戒备了起来。

    毕竟,要去见的是一个嫉妒心强的要死的女人。

    真想看看这娘们长得什么样!

    “阿尔托利亚?!”

    犹如清晨黄鹂的啼叫一般的清脆声音在李维的耳边响起,紧接着,一道活泼的靓影出现在了他和saber的面前。

    ————————————————————————————————————————————————————————二更,求月票嗯……有些事情就是黑历史没办法,原文是“亚瑟和他同父异母的姐姐xxoo,生下了一个受诅咒的孩子”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