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02 有你的森林
    在人类的进程当中,并不是永远前进的。比如说,欧洲中世纪天主教的绝对权威,就让欧洲进入了可怕而又漫长的黑暗时代。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天主教的问题,还有分裂的国家形式和落后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云云。

    李维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给saber现炒菜——但是五只触……呃,手。都没有供应的上saber的速度,也没见她大口或者过快的吃完所有东西,只不过是从不间断的咀嚼,一口一口的完美的使用者筷子这样东方文明的瑰宝把东方的饮食文化全部吃了干净。

    实话实说李维吃过一次法式大餐……好吧,虽然不大,但也是king的一片心意不是?当时,李维看到king拿出了n多工具,据说每一种刀都是切割不同肉类的,每一种勺子都是承载不同调料的。说实话李维看的都晕了——自己做菜的时候哪儿用这么大的周章?看king拿出n多刀具忙忙活活,比方说一条鱼,切割鳞片,切割鱼肉,开膛破肚和刮骨剔肉,都用不同的刀具。而李维做鱼的时候……一把菜刀搞定一切!卡卡卡刀背剔鳞,开膛等等……king说过——你看我用n多刀具眼晕,实际上我们法国人看你们中国人一把菜刀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才感觉惊讶!

    身为英国人(自称爱尔兰)的巴泽特表示同感。

    不过不论如何,李维这边偷偷摸摸的把saber领到了森林的深处……没错,表面上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叔叔领着一个十六岁可能还不到的少女走进了森林深处,不过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叔叔和少女的战斗力对比,以及叔叔的那颗没有贼胆加成的贼心。

    saber的龙威马力十足开启,周围的小动物和大动物一边骂娘,一边擦擦眼泪和口水逃离了自己的家乡。在一片湖畔,李维给伟大的呆毛王奉上了一道又一道精美的食物。

    果然,胃部被填满的吾王得到了完美的安慰,如美食家一般品尝着李维的食物,最后,还不禁点了点头,对正在摆上醋溜肉片的李维给予了王者的首肯道:“master——最近的手艺又有所增进啊——还有,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那些看不见的手给我的便利了——上菜的速度好快的说。”

    “……我说saber,怎们两个究竟谁是servant,谁是master啊?”李维怨念的看着saber,不过,现在的李某人还真是自己都觉得奇怪,似乎能够让自己的这个下仆满意的露出不再痛苦和悲伤的快乐神情,那就是n多人做梦都做不到的事情。

    “呃……当然,master才是master……我是servant。”名为阿尔托利亚的少女没有来得一阵脸红,看着临时变出来的餐桌上,那一摞摞的盘子碗碟,仔细想想,似乎自己的确……“不,不过……”强词夺理也是saber最近刚刚学会的堕落技能之一:“我……我也是有自己能做的事情的。而且,身为master不就是要满足servant作战的能量么?我……我这也是在尽职尽责,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saber,你有点自我强迫的倾向啊,还有,似乎你自我妄想的倾向也比较严重。

    “总而言之,这是最后一道菜了。”说话间,李维端上来了一百多根羊肉串,往saber的身前一放,笑道:“呐,你说的没错——你也累了,是该休息休息了。主神游戏是很残酷的,给你们这些生前就历经一生苦难的人以短暂的幸福,也算是一种杯水车薪的补偿吧……呃,我会把这种补偿做到极致。不过,人生可不仅仅是只有吃啊,你也得想想其他有趣的事情吧?”

    “谢谢你……master。”saber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很美很美、很娴静而又淡雅的那种——值得欣慰的是,似乎再没有了那种落寞的感觉——也许是吃饱了吧?

    ……决定了,以后养一只saber的话,没有每天一顿满汉全席的手艺,那就最好没这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

    听到了么?大家?——尊敬你的saber,善待你的saber……“不过,难道master把我想成了业余爱好只有吃饭的饭桶了么?——这也是一种侮辱啊!不过,如果是master的话,那就算了——本王对于有些事情和有些人还是很宽宏大量的。”

    说话间,最后一道肉串已经被消灭了一半——吃饭和说话用的是两只气管么?为什么可以毫不受到影响的说话?

    当然,当阿尔托利亚吃完最后一口菜的时候,饭后甜点也摆了上来。满足的叹了一口气,saber擦了擦嘴巴。本就美丽的外表,似乎又被披上了一层更加绮丽炫目的外套。

    “多谢招待了,master——不过,我还有个小问题——我吃饭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在旁边用哪种目不转睛的方式看着我?”整理了一下衣冠,saber道:“我很不习惯。”

    “——我看你也已经习惯了。”李维笑了笑,你吃你的食物,我吃我的精神食粮。

    “反倒是,准备好了就走吧。我们要去的是距离威尔士几十公里外的伦敦……看天色,就算是现在开着车走也要很长时间……”

    “为什么要开车?这是我的度假时间。再者,听说我这美丽的故乡不列颠,在一千多年后变成了全世界所有人心中的‘雾都’——就是因为尾气排放!从我做起,我绝对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

    以一种拥抱自然的语气——没想到咱们的凯尔特呆毛王还是个激进环保主义者。

    “而且……”saber笑了笑,指着远处森林里游荡的一对马群,道:“master,我想骑马了——我可是骑士王啊!”

    远处,一群闲庭信步,悠然自得的马群在少说一里地之外的森林深处晃荡——李维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真的看不到。但是,saber却似乎使用脑袋上的呆毛雷达发现了那群倒霉的马群。

    于是,开始了——骑士王驯马的情节。

    “呀哈哦!”

    发出平时绝对不会发出的开朗声调,saber在捉马和驯马的时候并没有使用她那龙威技能,甚至没有借助马鞍!完全凭借着两条对的力量,紧紧地夹住马腹,话说,英国的马都是这么呆么?从saber跳到它们背上开始,仅仅只是象征意义的跳了几下,让saber尝了尝那种驯马的兴奋感,就一切搞定收工了?

    看着那匹马——确切的来说是那两匹马被saber没两下就驯服的模样,于林间穿梭跳跃不过几下,阿尔托利亚也仅仅只是刚刚过瘾而已。

    “嗯……这让我想起了我十四岁的时候,和哥哥一起去抓我的第一匹马。”擦着头上的汗水,saber策马来到李维的身边。一边拍着马脖子,帮它们梳理鬃毛,一边笑着对他说道:“现在想想,那天和现在一样快乐——我的第一匹马叫莱山特,是抓到它的那处山岗的名字。我决定了,这匹马就命名为……森林!那匹叫小森林!”

    ……喂喂喂,你的起名方式是不是有点问题?

    “那么,目标——伦敦!master,反倒是你……会骑马么?”

    “……刚刚吃饱就忘了我的好处?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啊?我也是从马上摔大的!(其实就三国无双一个位面的初级马术)”李维同样哼了一声——不过,他可没有翻身上马。没有马鞍,就代表他肯定要吃瘪。

    “还有,这个给你。”说着,李维把一幅黑色的墨镜递给了saber。

    “……?master?”

    “你要去伦敦的话,最好用这个。”李维一边系着马鞍,一边还要防备马尥蹶子,说道:“否则的话伦敦就有两个呆毛王了!”

    ————————————————————————————————————————————————————不列颠不愧是阿尔托利亚的不列颠;阿尔托利亚不愧是不列颠的阿尔托利亚。切不说这块土地的守护者和这块土地究竟有什么羁绊,也不说后来到底是人民对不起她,还是她未能尽到自己的职责。然而,saber依旧以伟大的王的身份纵横于不列颠人的心目之中。

    她是“生在过去,活在未来”的,伟大的“王”。当不列颠处于水深后热之中之时,当世界再度陷于混乱之时。为不列颠奉献过一生的少女,便会重新坐着湖中女神的小舟,自阿瓦隆返回不列颠,拯救苦难中的人们!……扯淡。

    泥菩萨过江啊,自身难保。反正身为凯尔特人的少女,并没有在凯尔特人危难之中前来拯救她的子民,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

    生在过去,活在未来的王,现在却已经死了。不过……李维的一只耳朵留着给saber听她不断诉说着她的过去和未来,一边的耳朵里塞着mp3,听着《有你的森林》和n多有关saber的主题曲,每每激动之时,不禁潸然泪下。

    这眼泪可不是眼药水,可能有一部分风吹的原因,不过……却着实把saber蒙的够呛。

    “原来……master不仅是我的鞘,还是除了梅林之外,唯一一个了解我的人啊。”

    嗯……总体而言,saber这句话说的没什么错误。不过,她跨越无数个千年,应该去百度贴吧看看,哪儿有的是人“号称”可以为她而生而死的。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