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401 saber的愿望
    saber感觉现在自己很没有面子,首先说这次她是怀着一种跨越时间与空间的乡情回来的,结果一回来就碰到了这么档子破事——她这辈子最怨念的一场战争!

    呆毛保卫战!

    比起剑兰之战自己被人ntr,这场战斗更加让人讨厌。因为,这完全是一根呆毛引发的血案!

    当然……也是一场必然的统一战争。

    李维呢,在阿尔托利亚的眼中,这次更多的则是作为一个她请来的客人,前来参观不列颠。结果一来,就碰到了一大堆不争气的苏格兰人,威尔士人挑起了战争——最后,就连自己英格兰的本土凯尔特人都跑来找自己的麻烦。

    礼拜祷告被硬生生的打断。

    saber站起了身来,缓步走到了李维面前正耀武扬威的骑士面前。

    “干……干嘛?”

    看着娇小身材的saber走到了自己跟前,为首的骑士还真有些不明所以——为了不引起注意,saber是带着李维给她的头盔的,而在那一瞬间,saber摘掉了她的头盔。

    露出了那精致的五官,美丽的外表,盘在脑后的金色秀发……和那根似乎永远直挺挺的呆毛。

    “吾……吾王?!”

    当时,那个其实就震惊了。

    绿宝石一样的双眸不满的瞪着对方,saber身上的王者之气迸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指着教堂外面,轻轻地说了一声。

    “出去。”

    声音虽然没有什么力度,但是声音背后的命令感,却有一种不容人拒绝的威严。

    “吾……吾王。”咽了口口水,为首的骑士咕咚一声半跪于地,颤声道:“您,您怎么会在这……”

    “嗯?”

    轻轻地“恩”了一声,saber的威严再次迸出,魄力使得面前的低阶基层指战员不敢正视对方。

    “是,我这就出去。”骑士紧忙站起来,又行了一礼,然后诚惶诚恐的逃离了教堂。

    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低级士兵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同样也识趣的跟着自己的长官落荒而逃。

    “呼……master,真是抱歉。”歉意的看着李维,saber有些疲惫的笑了笑,道:“的确,我们这里有些疏于管教,但是……”

    “哟,真没看出来啊,saber——你好厉害的说。”没等saber说完,李维的手就已经放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奇道:“没想到啊,你认真起来还是很有威严的嘛。不完全是只知道睡觉和吃饭的王者嘛……”

    “master!——即便是master,这样的侮辱,我也绝对不能接受!请您收回您的话。”saber刚刚的疲惫之感一扫而空,换上的是一副被激怒的神情。

    这就是了,发脾气的猫也比闹别扭的猫活得长,在主人的身边时间长——这是普世真理。

    “啊啊,抱歉抱歉,我道歉。那么,‘吾王’——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李维看了看一旁都傻了的神父,又道:“你要是在这里再待下去,就能另立中央了。”

    “我不会待在这里,我要去伦敦。”说着,saber一转身,就往教堂外走去。

    “伦敦?”李维一愣,但是却没问什么——saber也是成年人了,应该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吧?

    saber快步离开了教堂,一路上n多人行礼,而saber则是连正眼看一下都没有。

    李维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来到了不列颠之后,saber似乎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怎么说呢,似乎压抑的心理更多了一些。甚至,比刚刚穿越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还要多。

    一路来到了小村落外的一片森林高岗旁,李维终于再也忍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便问道:“我说……saber,你要去伦敦?究竟要干什么?”

    “没错,伦敦——这个时候,我的城堡就在那里。”saber站住了脚步,似乎若有所思。李维则是跟进几步,走到了对方的身边。

    “伦敦的话……你要做什么?”李维想了想之后问道:“难道你要见这个时候的自己?”

    “不……没有用的。”saber摇头道:“这个时候的我,就算我去见的话,也会把我当成是妖术的化身吧。”

    说着绕口至极的话,saber叹道:“我……现在只想要去见几个人。”

    说话间,saber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哀伤。

    ……喂喂喂!我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你这种表情啊,混蛋!

    “我想去见见……我妻子格尼薇儿,虽然这样说在你眼中有些可笑,但却是事实。”saber的圣剑伫立于地,双手放在圣剑上。低下了头,似乎在沉吟着构思她的语句:“我很想念她,并且想要再次见到她——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有资格去见她了。其次,我也想要去见见我姐姐。”

    ……黑暗。

    说句实话,saber这一家子黑暗到了极点!

    姐姐是个十足的腹黑嫉妒狂,说实话李维真想要看看她姐姐究竟长得什么模样,竟然可以对这样的妹妹下毒手……不过也可以理解,貌似saber根本不会老,身为姐姐的女人,一定压力很大吧?

    而女人的妻子,则更加是一个笑话!夫妻之间还有七年之痒呢,更何况……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格尼薇儿在历史上可是个著名的破鞋,还是那种被捡来捡去的。一开始和亚瑟王,后来跟兰斯洛特,再后来又跟了亚瑟王,最后似乎还被亚瑟的侄子莫德雷德给……反正saber家乱的几乎没法看了。

    当然,如果这些事情全都放在名为阿尔托利亚的少女身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格尼薇儿,八成也是一悲剧的主。

    “阿尔托利亚……”

    李维不知道该对saber说些什么好,安慰?还是安慰?或者安慰?

    “还有莫德雷德,最后的一剑我现在依旧感觉辛酸,不怪他。”saber仰天长叹,一阵清风拂过山岗,森林里的树叶乱颤,不知道这是暮春还是初秋,总之山花烂漫,却又不甚茂盛。sab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姐姐也是,我觉得我应该更加关心她一些,让她更加了解我一些,而不是……而不是……”

    感觉上你姐姐是没救了,首先说研究人造人就是违反道德和国际法的。

    “当然!更主要的,是兰斯洛特!”说道他,saber几乎是咬牙切齿,但是脸上的哀伤之色更浓:“兰斯洛特!我的兰斯洛特!我的格尼薇儿!如果是我姐姐的话,没错,我的确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如果是莫德雷德,没错,我欠他的也不少。但是为什么是兰斯洛特,兰斯洛特!难道他疯了么?为什么他要做出这种事情来?他……他……”

    “亚瑟?阿尔托利亚!”

    李维突然抓住了saber的肩膀,一边用力,一边大声的叫道:“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

    你都快变成45年5月的元首了。

    果然,saber的全身一凛,似乎被什么给猛地击中了一般。

    “我的亚瑟?阿尔托利亚——现在已经不需要再想这些以前的事情了,记住,一切都在不断的前进着,只注意过去和现在的人,必将失去未来。记住我说的话,我说过必将失去未来!”李维又说了一遍后,道:“忘记那些让你心碎神伤的事情——跟着我,我会给你带来胜利,然后给你几遍圣杯也不能满足你的愿望,不论什么痛苦都将随之而去!现在,不论是什么法式大餐、满汉全席或者别的什么我都做给你,只求你把那些不高兴得东西忘掉。还有,什么都好商量,就是不要再露出你刚刚的那副悲伤神情了!”

    尤其是在这种场面上,在这种清风山岗的森林外——李维都感觉自己快凌乱了!他可看不得这个,本来就是悲剧女主角,现在又……好歹不能再让悲剧重演!

    “……”

    少女看着对面的男人猛地抓住自己的双臂,当即猛然的被震撼住了——没错,成为王的少女都被震撼住了。

    被保证的同时,还真是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差点忘记了,没错,这么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的事情,反而忘记了……“master,同时也是自己的鞘啊——唯一可以保护自己不受到任何侵犯的“阿瓦隆”。”

    “我……知道了,还有,master,你弄疼我了。”saber轻轻地说道:“力气,太大了。”

    “啊……抱歉抱歉。”李维干笑数声,心说干了,自己是不是表现的有些过度了?“我刚刚说的话可能太自以为是了,不过,我的心意……”

    “master的心意,我当然明白!”saber用力的点了点头,道:“不过……既然master说了,那么就一定要做到!”

    “这个当然。”

    bingo!看来好感度有所提升。

    “我一定会带着你和所有人,一起取得胜利,完成你的愿望的,阿尔托利亚。”李维一副我保证的样子。

    “……这个也很重要,不过那还需要很长时间。”saber愣了一下,随即轻咳一声,故作严肃道:“其实……你刚刚不是也说了么?——可以给我做满汉全席和法式大餐。法国什么的就算了,其实我更喜欢你的中国菜……”

    李维:……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