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92 祝融无惨
    人类啊……果真不能和神灵斗。否则后果是什么,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才对。

    古代记载着巴比伦的灭亡……其实现在随便找个城市比巴比伦都好不到哪里去。但是……李维刚刚仅仅只是说了一句主神也没什么,现在就被n多狼给袭击了,这么多狼啊!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好像也没啥。

    轻轻挥一挥手,n只狼就去上西天了,而且貌似看着很多,而且进攻起来不要命,不过……貌似比起魔兽世界里的那些狼,这里的狼和狗差不多大,和狗差不多小,和狗差不多弱……给星彩等人各自加了n个圣印和加持,李维这边开了挂的爆“献祭”——这些弱的不行的群狼都是一招就被k.o.的料,甚至无法靠近李维的身边就被活活烧死了。

    于是,大约五分钟之后,在祝融震惊到不行的眼神当中,李维身边的狼尸已经堆积如山一般——其中绝大多数是被烧死的。

    “呜……”发出如同败犬一般的声音,终于剩下的所有狼群不再听从祝融的指挥,全部溃散而逃。

    “那么……剩下的就是你了,祝融夫人。”李维一挥手中的利剑——这回换的是曹艹的青釭剑。毕竟御姐虽好,不过这回是来取自己的命的。发情也要看准了对象不是?——弄死就弄死了,死了的话再从死尸中召唤就行了……啊咧?自己还真是又成为魔王的潜力啊,貌似巫妖王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什么夫人?——本姑娘还没结婚,你脑子有病的么?”手里的兽骨回旋钢刀一挥,祝融的脸上那叫一个精彩。

    ……??

    啊,说漏嘴了。

    “那个……是我的错?”李维回头看了一眼星彩,问道。

    “……主上,这种问话方式的确很差劲。”星彩老老实实的回答。

    “……打败了再说!——点子扎手,大伙并膀子上啊。”李维早就想试试看这句话了。

    “主上暂且后退!”

    星彩说着,手里的方盾护住全身,以自己的冲锋方式冲向了祝融——在魔兽世界位面星彩学会的唯一一个没有强迫遗忘的技能:冲锋!

    果然,在没有丝毫“技能”设定的三国无双位面里,这一招就比较辣手了。尤其是相同等级的人交手,更是必定中招。

    “咦?啊!”连惊呼都被打断,只发出了一声惨叫——穿的很清凉的祝融夫……小姐,便被星彩的盾牌狠狠地击飞,在冬天坚硬的土地上打了三个滚,半天没有爬起来。

    冲锋:附加两秒钟的昏迷效果。

    不过,星彩却没有乘胜追击,一旁的孙尚香等人更是没有上前帮手。

    “混蛋……”两秒钟之后,祝融小姐才缓缓地从底衫爬了起来,晃着脑袋一脸的愤怒:“竟然敢这么对我——对面的丫头,你惹恼我了!我决定!要把你带回南蛮好好的调教一番!”

    调教,在法国17世纪发明s|m一词之前,甚至在s|m文化传到天朝之前,都并不是一个邪恶的词汇。相反,老师可以调|教学生,当然是戏剧之类的老师,师父可以调|教徒弟,婆婆可以调|教媳妇——完全是一种“教育”和“调整”的意思。

    不过……他李某人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而且还是最坏的职业写手,神马不知道?

    “星彩——你可不能输啊。”李维在身后微微叹了口气——他以为星彩不知道,所以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开了个玩笑。

    然而!当星彩半回头,以一种尴尬、愤怒的表情看了一眼他之后,他就知道:貌似星彩了解这个玩笑的意思啊。

    但问题是……她为什么会了解这个词?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已经不是可以讨论s|m的时候了。星彩和祝融两个女人霎时间又冲到了一起,骨刀钢刃冲击着星彩的盾矛光晕,御姐和萝莉(虽然也是御姐心)娇喝着缠斗在了一起,刀来枪往迸发出激烈的火花。

    “南蛮的女人……是比刚刚那几个要厉害得多。”星彩对比刚刚的孙尚香等人,暗暗点头道:“当年平定南蛮就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还要云叔亲自上阵才能解决的女人啊……不过没关系!这次就由我星彩来解决!”

    星彩的心里是极为想要和祝融一战的,毕竟此人勾起了她对陈年旧事的回忆……比如说,当年即便是发育了的她,也被祝融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接招!”在刚刚的打斗中重新拉开距离摆好架势的祝融又冲了上来,她手中的武器更加接近于回旋镖一样的东西,但是她可不敢在这种时候扔出自己保命的武器——对面的丫头难缠得很。所以她只能艹控着本来用作远程武器的骨柄钢刀,如同在冰面滑行的舞者一般,滑行冲向了星彩的右侧,她自己的左手边——那是没有盾牌的一边。

    而星彩则好像早就料到了对方的进攻路线一般,右手的“光晕”翻转飞舞,一个枪花就径直甩向了冲过来的祝融。

    祝融则是诡异的一笑,同样诡异的步伐一晃,滑行着在土地上如“太空漫步”般闪过了星彩的这一招,径直跑到了对方的身后——拼的就是速度!刚刚脚下慢一点就会死!饶是如此,星彩的长矛也已经划破了她的肌肤,在其脸颊上留下了一条细小的伤痕。

    就连星彩此刻眼中都划过了一丝赞佩。

    “受死吧!”闪到星彩身后的祝融认为大局已定,自下而上扭动腰肢向上,如同陀螺旋转般强行突破——这一招打上的话,星彩后半身都会破裂开吧?

    没等李维惊呼出声,星彩却似乎早就有所准备一样,在祝融接连的诡异扑杀之中,连回头都没有,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沉着的一背她的盾牌,堪堪防护住了对方的额致命一击。

    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祝融的娇喝声未落,便已经变成了不敢置信的惊呼。星彩赞赏的目光未消,便已经破解了对方看似无解的一击。

    “喝!”新仇旧恨眉间绿,夹在在一起爆发出了祝融都难以理解的愤怒值,当即星彩连酒都没喝一口,便爆发出了不断的无双乱舞。

    堪堪挡住星彩的第一击长矛,祝融本就处于低势的身体被星彩的盾牌硬生生的击倒在地。终于,星彩的轮番乱舞让祝融的武器也被击飞之后,这场双雌的对决算是以星彩的胜利而告终。

    “唔……”

    星彩最后将长矛插入了祝融脖子边的土地里,抵住对方的脖子。盾牌则是几乎将祝融的e……或者f罩杯押平,以一种绝对的胜利者姿态俯视着对方。

    “我……输了。”咬紧牙关,祝融一撇头,道:“还以为我得到了神的启示,就到这里来等那个曹艹。没想到被你们汉人称之为国贼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女保镖。好吧,任你处置吧。”

    “我才不是曹贼的属下,只不过情势所逼必须如此罢了。”星彩丝毫没有想要把长矛移走的意思,道:“蛮人多诡诈,比汉人还要诡诈的多!虽然你现在说输了,但是你没有服气。如果我此刻移开长矛的话,你一定会再次降而复叛的。”

    就好像了解对方到了极点一样,星彩眉毛一挑,呵呵的笑了两声。

    然而这两声里面,却拥有无尽的怨念。

    可以理解,诸葛当年七擒七纵,星彩跟着诸葛平叛当然头疼的要死!李维看着星彩的模样就知道这两位以前肯定交过手——而且星彩笑出了声,就说明仇还不小。

    “那就杀了我!”咬紧牙关,祝融的表情变得决绝:“小女孩,这样就想要降服我火神的后裔?不要做梦了!杀了我,或者放了我——都会让你遗祸无穷!”

    “星彩星彩,你没事吧?”看两个女人吵得要闹翻,李维赶紧跑了上来,嘘寒问暖的给星彩身上放了一个圣光术。一阵圣光闪现,正午的曰光也为之逊色。

    “多谢主上关心——这点伤算不得什么的。”星彩刚刚还对祝融的横眉冷对现在则是变成了如猫一般的恭顺:“下次不需要耗费精神力对这点伤口进行治疗,倒是这个……”

    “哦,简单简单。”李维摆摆手,问祝融道:“不服是吧?”

    “哼!”连理都不理李维,祝融哼了一声便不看着他了。

    “别不服啊——来来来,孙尚香、大小乔你们都过来——这是命令,来,和星彩一起稳住她。”

    “唉?”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另外三个女人还是如同被控制了一样,不由自主的跑了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祝融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冰冷的土地都没有让她现在这样心凉:“我警告你,我!……”

    “就一瞬间而已。”星彩叹气道:“没办法,主上手下的女人全都这样,大部分是通过这种形式被蒙进来的……不过,还好我是自愿的。”

    ……星彩的话总感觉不太对劲啊,但是……这话说的也没错。

    “唉?”这回,就连按住某南蛮御姐的是三个东吴女人都愣住了,紧接着是一阵决死的抵抗。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