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78 对面的曹孟德看过来
    曹艹,男,五十三岁的他已经完全属于中老年人了。汉朝人平均寿命二十五岁,唐朝人平均寿命二十八岁——仔细想一想的话,曹艹还真是符合了中国古人的2句评价。《幼学》有云:不凡之子必得其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寿。老百姓说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有点冲突啊,那咱们就取后者吧。

    总而言之,曹艹已经这个岁数了,精力已经不再如以前那样旺盛了。要是放在现在,宛城瓢记折大将这种事说不定他就干不出来了……当然也不一定,有的人活到老瓢到老嘛。据说police在洗头房里面抓到老头一看身份证都八十多了,个个都竖大拇指:老当益壮啊!

    现在曹艹就在做梦,听说南方有大小二乔很不错,自己再铜雀台专门设立二桥也是尽人皆知的(三国无双)。正当他做梦拳打大耳朵(刘备),脚踏碧眼儿(孙权)的时候,外面却唧唧歪歪的好讨厌。

    记得当年乔玄(二乔的爹,特别自我声明:物品这时候还没死呢!)曾经拉着自己的手说:我们家(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史实)曹艹心说:我多么的伟大啊,这么多年了还记得自己的诺言——你那俩女儿我一定看好就是了,你放心,我这次带了八十三万人来迎亲,怎么样?够厉害吧?

    所以说,江东现在最期望曹艹解放全中国的八成就是乔玄了。

    “谁啊这是?”从床上猛地抬起头来,曹艹很不爽的看着外面道:“何人军营喧哗?立斩不赦!”

    “报!主公!”一个值班的警卫员跑了进来,仔细一看,是顶替烈士典韦的曹艹第二任警卫员许褚:“大江之上,无数战舰呐喊而来?”

    “嗯?”曹艹一眯眼——刚刚被吵醒闹心的很。披上了一件坎肩就往外走,不过……许褚却给拦了下来。

    “主公,请稍安勿躁……”许褚从外面跑过来的,当然知道外面孙军在喊什么:“外面天寒地冻……”

    “怕什么?”曹艹一挥手,霸气外露道:“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的人,害怕这南方的露气么?——随我出营。”

    不过,还是再披上一件马甲吧。

    许褚则是示意小兵赶紧把整床被子都给曹艹拿出来。

    来到大江边上,曹艹看到的第一个高级将领是自己的儿子曹丕——这让曹艹很欣慰,毕竟这是自己儿子露脸的时候——怎么样?我儿子厉害吧?

    “哦,子桓啊。”曹艹欣慰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军旅之上,反应如此迅速——起床的很快啊。”

    哪知道曹丕打了个哈欠,一双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黑色的烟圈和大大的眼袋很明显他很累。曹艹一看就清楚,自己年轻的时候经常这样。

    只听无良的儿子回答无良的老爹一句很让曹艹回忆青春的话:“父亲——孩儿是还没有睡呢。”

    曹艹想了想刚刚军中的报时,大约是凌晨左右。于是他点点头,什么都没说自己那个儿媳还真是榨人机器啊……不愧是那个可以榨干吕布的人的徒弟啊——幸亏当年没要,否则自己就活不到南征了。

    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曹艹来到江边军寨上瞩目,只听见江对岸一片喧哗之声,似乎隐隐约约听到的是一首不知名的歌曲……南方小调?这世上哪儿有哼着小调上战场的?

    (注:意大利人,独此一家,别无分号。顺道一提,他们还哼着小调进战俘营。)最关键的是,所有曹军故意欢呼起来——在许褚的命令下,他们不敢让曹艹听到对面在唱什么。

    “所有人。”霸气继续外露,曹艹一眯眼,以自己为中心气运丹田,对方圆一百米的人愠声道:“闭嘴!”

    就这么一句,除非是想要全家死光光的,全都闭嘴了。

    连带效应,整个曹营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

    曹艹很满意自己的王霸之气,于是他侧耳倾听……“对面的曹孟德,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你不要装作不理不睬。”

    曹艹一愣,挖了挖耳朵,以为自己的确老了,出现幻听了,于是他继续往下听。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每个歼贼都不简单。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嗨,真奇怪来来来来……”

    曹艹的脸是很白的,不论在演义还是无双里都一样。冬天气温很冷,就更白了。听完了这首歌之后,他的脸已经可以和巫妖王一拼了。

    曹丕能够感觉到,自己老爹的愤怒值max,要是无双乱舞的话少说可以单挑吕布。

    问题是……这首歌貌似不仅仅是功放,而且还是轮放。对面的二十艘船上少说也得有二百人吧?二百多个电池喇叭发下去,那个效果叫一个好!

    渐渐地,曹艹身边的谋臣、武将都跑了过来。仔细听听的话,还真不赖嘿?关键是李维告诉所有人,你们唱一遍正版“女孩看过来”,再唱一遍盗版“曹艹看过来”。三轮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想笑又不敢笑,你敢笑?那下次出征肯定你就在永垂不朽之列永远激励着大家了。

    “哈哈哈哈哈!!!!”

    突然之间的一阵大笑,却让所有人都是一惊——下意识的想,这是谁这么不要命?但是仔细一看,只见曹艹大笑不止。所有人心说是了,咱们丞相的爱好又来了。

    大笑是曹艹的好处,当然大家都知道,华容道上的乌鸦嘴也是这么来的。

    “大江之上,薄暮冥冥。敌军声势震天,火光阵阵——如若我军贸然出击,必中歼计也。区区激将之法,安能动摇我心?为大将者,比以亡我之心,活众之意而战。”

    下面不管是程昱还是曹仁,不管是许褚还是曹丕,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全都发出了震天的掌声。

    这个时候的马屁声绝对不能弱,以免被人看不起啊。

    “那……丞相,就这样放着不管么?”

    “娘希匹!——给我射他一屁股!谁要是停下,我就阉了谁!”

    ——————————————————————————————————————————————————“杀!”

    啪,一张星彩扔了出去,给星彩以严重一击……不是打错了——李维正好在教船舱里的所有人玩三国杀。

    “啊啊,不玩了不玩了——每次都是牛鼻子赢,又有什么意思?——鲁渡头,你很‘不给力’诶。”

    要不说青少年处于学习阶段呢,李维的口头禅,星彩这个御姐心的少女还没学会,孙尚香就全都学了个一干二净。

    “孙小姐——也亏你能坐得住。”鲁肃干涩的看着船舱四周,自从刚刚,这艘船就不断的转换位置。曹艹射出去的东西可不是盖得,整个江面……都看过《英雄》和《斯巴达三百小裤衩》的箭雨么?

    基本就是那个感觉。

    鲁肃新说还好这次自己够意思,给诸葛拨调的船都是优质的。这要是把江东温州产的给弄过来……那自己现在已经是刺猬了吧?

    “呵呵呵,中人的这个游戏蛮有趣的。不过,这个可不能传出去,否则的话多有不利……还有,外面的那帮人也该换个曲子了吧?我听得都腻了。”黄月英抬眼看了看李维,道:“你……脑袋里究竟装的都是些什么呢?”

    “……有的时候我也想问你和你丈夫。”李维收拾了一下牌局,道:“这个要是觉得不好玩就直说,我这里还有‘麻将’一副,来来来,试试看。”

    说着,哗啦一声又倒出了一副麻将。

    “这个留着回去再玩吧——在东吴的这些曰子看来不会太厌倦了。”诸葛伸了个懒腰,然后敲了敲船舱——声音已经和上船的时候不同了。

    “调转船头,告诉军士们,谢曹丞相借箭。”

    “哈哈哈……这次那个鱼头又输了?”孙尚香倒是在不断地摆弄着手里的那副麻将,仔细看看的话她才发现,这不是东吴最近倍儿流行的象牙做的么?

    “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钱多了没地方花?用象牙做这个?”说着,孙尚香一瞬间靠近了李维,拿着手里的麻将道:“这可是在东吴一两要卖二两五分银子的!”

    ……咦?东汉不是以金子做流通货币的么?……算了,反正也是三国无双的世界。

    “喜欢就送给你,反正我留着它也没什么大用处。顺道我问一句——你干嘛把那些东西都收起来之后才告诉我?”

    “你多心了——我在顺道问一句你: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一边说着一边把麻将全都收起来,但是孙尚香的眼神却十分的狐疑:“你们刘军已经完全不审核了么?你的计谋啦还算不错啦,你的武艺啦也还算可以啦,甚至你的出手阔气程度也不一般哦——你说你从辽东来?辽东有什么李家的大门阀么?”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