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76 星彩的心之乱舞
    那大概是在建兴元年的时候吧,姐姐被封为皇后。

    那个时候,关叔死了、父亲死了,就连统帅当时天下最雄壮威武兵马的皇叔也死了。蜀国折损七十万最精锐的士兵,丢失了荆州、南方四郡,上将数员……刚刚中兴的蜀汉江山,难道就这样结束了么?

    皇叔死的时候,最不放心的就是曹魏和刘禅了。

    曹魏,皇叔最大的死敌!而刘禅,则是皇叔最牵挂的人。作为长子的他,年幼的时候可能因为战乱而受尽了不应该皇子遭受的颠沛流离……据说,因为云叔在长坂坡“过于”英勇,导致了其智力严重下降。

    长期和刘禅在一起的自己知道,这完全是污蔑——只不过因为刘禅生姓仁厚,乃至是懦弱,所以才造成了曰后的一幕幕悲剧。

    大概……那是一场乱世中女人悲剧的前奏到来吧。

    “我将成为皇后。”

    这是姐姐有一天突然跟自己说的话。

    “皇后?”仔细的想想,自己当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触动——因为,不久前刚刚因为父亲的被害把眼泪流干,同样也因为皇叔的战败和离世,惊讶的几乎寝食难安。

    现在,姐姐要成为皇后这件事情,作为妹妹的自己反而不甚惊讶……“星彩啊……你就不能惊讶一下么?”姐姐当时苦笑了一下,摸着自己的脸庞,她……狠狠的捏了自己的脸。

    自己当然要还手——作为和姐姐的最后一次较量。

    从小自己就和姐姐一起长在军营里,目睹了皇叔的力量从几乎分崩离析,到进位汉中王,登基称帝。从小,她和姐姐就一直练武,想要成为能够替蜀汉尽力的一员。

    “呵呵呵……好开心,但却是最后一次了。”姐姐骑在自己身上,平时基本不怎么穿的女式长袍并没有影响她的发挥——相反,她相当成功的制服了自己。

    “当然是最后一次。”自己当时还嘴,倔强而不服输:“我下次一定要……”

    “没有下次了——我不是说了么?我要成为皇后了。”

    姐姐打断了自己的话,淡淡的说道。

    “皇后……嫁给阿斗那个小白痴?”

    “……记住,以后是姐夫,也是陛下。”姐姐叹这气,道:“要想尊重先皇一样,尊重他和爱戴他。真是的,父亲走后,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不会笑,更别提开玩笑了呢?——原来,是个小闷搔啊。”

    “你!”

    “啊,对了,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光晕’么?”说着,姐姐将她一直珍爱的,父亲作为奖励给她的长矛送给了自己。

    光晕——相比自己还在用的叉突破矛,简直就是美丽到了极点的武器。红色的矛缨,白银寒铁铸造的矛身,分叉头的寒光尖。

    显露出一种华丽的霸气。

    “姐姐?你真的要把它……”当时的自己,一定很高兴吧?

    “当然,送给你。”姐姐则是一脸的依依不舍。

    “那……你怎么办?你以后就不……”

    “不,我不再需要了。”姐姐说道:“我的未来已经注定不会再出现在战场上——我要成为皇后了。”

    “怎么……可能?”自己当时的惊讶无以复加:“姐姐不是最想要……”

    “诸葛丞相说,我必须成为皇后。这是我对蜀国所能做出的最大的贡献——”说着,姐姐几乎是凄惨的笑了出来:“看,比我十几年的苦功,想要在战场上遵循父亲的足迹还要有用的大贡献哦。”

    声音苦涩。

    直到十数年后,建兴十五年。

    几乎没有女人会在自己这个年纪还不结婚了,风言风语什么的,她已经完全听惯了——这又能怎么样?

    “请连同我的份,一起在战场上建立我们姐妹的功勋!”姐姐当时几乎是哭着说道:“虽然可能对你很残酷,但是我不服!我绝对不服!——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境遇?——所以星彩,拿着它,和我一起建立女人的尊严!践踏,践踏这些不断践踏我们幸福的乱世!”

    自己以这样一种心情,奋战了十五年!

    然而,自己却接到了姐姐离世的消息。

    张苞哥哥在去年死掉了,因为跌落山涧……这些年蜀汉将星陨落的厉害,就连云叔也……欲以只手将天补的丞相,也消瘦的几乎让人心疼。

    然后,自己在一年内两次奔丧中,接到了“交还军职,以待大婚”的命令。

    ——诸葛丞相还是了解自己的,以命令的语气,下令“星彩将军”服从命令,成为“张皇后”。

    但是——一切也都到这里为止了。大婚之前一月,自己也因为过于纠葛而死掉了。死去的那一瞬间……一切真的到这里为止了么?——不服不服……不服!自己不服!为什么,自己姐妹的命运都这样被人戏弄?怪谁?诸葛丞相么?不,当然不怪他;那么是谁的错?姐姐当初的愤恨和眼泪自己也完全理解了——一片空白的世界!完全的空白!——只知道自己参加了一场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游戏”。

    “张星彩!”自己对自己说道:“你要抓住这次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四周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大脑都空白了的那一瞬间,或者那之后无数年,终于有一个声音叫着自己。

    “星彩!”

    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羁绊——这将会是自己以后的主人!

    ——————————————————————————————————————————————————————“星彩?”

    又是一场梦?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如同把自己从那片恐怖的时间和白色世界中召唤出来的人。

    “感觉怎么样了?”

    关切的声音,就好像父亲一样。那种神态,似乎如同姐姐一般——眼神的聚焦终于回合在了一起。定睛一看——是李维。

    自己的主人,自己发誓要为止奋战到死的人。

    看来……刚刚的一切都是梦了。在无尽的等待中一遍一遍做的梦,似乎也被人打破了重新要开始——啊啊,应该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吧?

    “是,感觉好多了。”但是……错觉么?那种安心的话语,那种可以驱散自己心中恐惧的魔法,还真的是想要再继续听一听呢。

    ——————————————————————————————————————————————————————但是……孙皇后是不是稍微,有那么一点,过分了?

    “啊啊,你这魂淡怎么都不知道出来追我?”孙皇后不依不饶的拉着主上的手,一边还挥舞着诸葛丞相……啊,现在还是军师所谓的秘籍。

    不过……就算以自己的观点来看,那本所谓的秘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囊星之法》……?为什么主上对这种地摊货这么感兴趣?

    “我乐意,你管着嘛?”主上倒是一如既往的样子——看得出来,他似乎对这位年轻的孙皇后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或者说,他不喜欢过于吵闹的女孩?!?!——这倒是……“去去去,一边待着去。”主上挥着手,似乎想要让孙皇后离开自己远一点似的:“老实点不行么?——看我们家星彩,你就不能跟着学着点?乖巧文静就那么难做到么?弓腰公主?”

    ……很高兴,但是却又不能高兴。

    “主上,请您注意您的言辞。”自己只能这样说……吧?“我是您的属下——但是‘我们家’这样的话,多少回引起误会。”

    ……话音里没有丝毫的波动,姐姐就说过自己,从来不会把心里的想法往脸上摆一摆的女孩,是不行的……自己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啊,但是表情波动什么的,真的很难。

    “啊……抱歉抱歉……”主上的脾气一如既往的好,似乎对于自己的所谓“召唤下仆”,所谓的可以命令做任何事情的下仆,他反而会和声悦色的说话:“星彩,我这不是夸你么……”

    “不要抬高一个才贬低一个,这种做法不是个好男人应该做的——和我父亲学一学!”啊啊……自己一向会说这些虽然在理,却绝对不应该说出来的话。

    “喂,大混蛋!”孙皇后似乎年轻的时候就很暴躁啊:“你是说我不如这丫头么?——你的研究有问题的么?”

    ……年轻的时候就很毒牙。

    “可以这么理解,很少有女人能和星彩一拼。”主上的话依旧是那样好听——不过,自己也必须每次都加以纠正啊……“主上,请不要随便乱说那些容易引起赴会的话!”虽然……自己应该是高兴的吧?

    “啊啊——气死我了——正好闲着没事。来来来,那边的女人是叫做星彩是吧?”

    突然间,孙皇后似乎才开始注意到自己。

    “啊……我是……”

    “嗯?……蛮有趣的。来吧来吧,要不要跟我比试比试?最近大乔和小乔都好无聊。”说着,孙皇后拿出了自己的乾坤圈:“玩玩吧。”

    “……主上?”这个问题,还是先问问主上吧。

    “那么……陪她玩玩也不是不行。”主上的命令就是绝对的:“不过……别把对方玩坏了就是了——你懂得。”

    ……我当然懂,看来不论我怎么乱舞无双,主上也不会在意了。

    嗯,这就是默契吧?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