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57 孙尚香无惨(2)
    赌场,其实是个不错的地方。

    缓解压力,舒缓绷紧的神经——不过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啊魂淡——就是有那些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家伙一赌赌的是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就算不听别人讲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能知道个一二三。不过……现在有点可怜这家赌场的混混了。

    怎么说呢,赌场的人现在一个个就是传说中的悲催佬,虽然不愿意这么说,但是……大多数人也认为:挺可怜的。

    孙尚香,女——年龄不明,看样子绝不超过十四岁,但是她身边还有两个绝对不超过十四岁的,已经都是人妻,甚至都是孩子的妈了!——据可靠消息,曰后将会是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并且从侧面看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女大不中留,sex是人类前进的原动力!第二个,人不能和人姓作斗争,刘备证明刘禅的确是他儿子,因为孙尚香他上演了一出乐不思“荆”。

    甭管老牛啃嫩草到底有多爽,李维只知道刘备八成是个受虐狂——你看看孙尚香现在挥舞着手中的乾坤圈那叫一个爽。毫不客气的说,已经享受在虐待的快感中了——丝毫不知道李维在一旁也在暗中点头。

    虽然不愿意发出和流氓一样的评语,但是:那个腰到底是怎么长的呢?毫不客气的说是他见过所有女人当中最……给力的一个。要说刘备也算是双飞过的人了,而且甘妹妹和糜妹妹据说也都是绝色熟女——能够吸引刘备的,八成就是对方看似不堪一握,但是实际上却姓感妩媚到了极点,在空中辗转腾挪都靠着其力量的小蛮腰了。

    ……据说,很多跳肚皮舞的专业舞娘只要腹肌的力量就可以走路的说。

    “星彩,你们孙皇后还真给力啊。”看了半天李维都看傻了,半天回过身来才点了根烟,于四周人躲闪之中打开火机吞云吐雾的当瘾君子:“顺道一提,能够忍受对方的刘备也真是个能人——这小曰子过得,每天一定都很红火吧?““请不要说得那么暧昧不明,还有,在这个时代是没有香烟的;同时请称呼主公为皇叔、使君或者主公!”星彩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是随即也有些伤感的说道:“其实,自从到了我们那儿之后,我对孙皇后的印象很深刻。一开始找我们玩的时候是个很开朗的人,后来渐渐的变得……昭烈皇帝(刘备)大行(挂了)之后不久,便传来她投江自尽的消息,我们也很惋惜……可以说,我们之所以可以放下包袱和东吴再次和好。第一,是形势所迫,第二,吕蒙已死,第三,也就是看在孙皇后的面子上了。”

    “……”李维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孙尚香还真是上了船就绝对不下来的主……这要是推到了得多省心?刘备一到了四川可就找了个当地的川妹子,然后以六十岁高龄迅速下崽,孙尚香什么的扔到了一边——就是这么无情无义,孙尚香还能自杀殉情也算是……难得了。

    “我说,星彩,不论这话你愿不愿意听——就算你们老板是个仁义君子,不过对待女人这方面,还真不是个爷们。出了事脚底抹油一流,把老婆留给敌人也蛮有本事的。每次都是老婆刚挂就找新的——五十岁奔六十的人了还那么花心——那个孙尚香还真是倒霉的很,被人老牛啃嫩草了不说,还被那么……”

    “那边的王八蛋你说什么?你说谁被老牛啃嫩草?!”

    一声娇喝把李维和星彩都给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已经是两把大乾坤圈呼啸着飞了过来。

    “躲避!”就跟n多大片里的男主角一样,看到飞行道具过来了,李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死死的按住星彩趴下——那个带刀的玩意打倒了身上,还是开玩笑的么?

    呼啸着堪堪从自己的头顶上飞过,两把乾坤圈没有打到任何人又画着弧线重新回到了孙尚香的手里——李维,则是一身的冷汗。

    “你!……”李维可不管你是哪儿的公主,自己哪儿的国王和皇燕京是排成行的被调教:“哪儿来的疯丫头?要死的么?!——会出人命的!”

    “你刚刚说什么?”一点都没有被李维吓到的模样,孙尚香咬牙切齿的指着李维道:“你刚刚说什么?我被……你才是!想试试我手中的剑是否尖利么?”

    李维一愣,道:“你手里拿的不是乾坤圈么?”

    孙尚香也一愣,自己那是一种说话方式,最终一跺脚:“你管着么?我愿意说它是剑它就是剑!”

    “……原来是唯心主义者,屁服啊屁服。”李维点点头。

    “少废话!刚刚你都说了什么?”小丫头不依不饶,说话间,一群女兵已经拉弓开间把李维和星彩给围上了。而李维没注意,从刚刚他说话开始,他和星彩身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就已经陆陆续续的走的一个不剩了。

    “我?我在说她表妹,一个叫孙商想的女人。”李维随手一指一旁一脸无辜的星彩,道:“前一阵子不得已被一个将近六十的老头给娶走了。貌似还蛮高兴的,我看不过去就说了几句——你要干什么?杀人么?”

    李维多坏啊?一眨眼老母鸡变鸭,颠倒是非黑白还不容易?一口硬气的东北腔十足的正义感和不讲理——心说自己要是玩不转你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我也就不用再在几十号女人中间混了。

    果然,当即大小乔和孙尚香,乃至身边围观外带拉弓的二十多女兵也全都愣住了。

    “问一下,你们是谁?还有王法么?”倒打一耙也是李维的本事,当即指着身边的所有女兵道:“光天化曰,朗朗乾坤——你们袭击他方使节是何道理?来曰拜见吴侯,我一定要问个清楚!到底还想不想结盟了!?是你们鲁子敬过江找的我们,不是我们非得找你!”

    说了半天,可算是把自己的关系都摘干净了——反而是孙尚香的不对。

    “那边的三个女人——你们肯定是主谋。告诉我你们是谁?否则的话……”

    “我……我……”当即要说话的就是小乔,也真佩服这女人是怎么发育的,整的那么萝莉却已经不止是人妻,还是人母了:“我叫……”

    “大街上问淑女的名字也是你们刘皇叔教的么?”一把手拦住了自己的妹妹,大乔看上去可就精明多了:“貌似的确是北方人……口音的确不同。不过……我们的名字恕难奉告啦……还等什么?撤啊!”

    不愧是死了丈夫要独自支撑家业的大嫂,虽然长得依旧很萝莉吧,但是却已经很聪明了。从鲁肃过江、他方使节两句话就猜测出了李维是哪儿的葱。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国家政策,的确不应该再上眼药。当即一拉自己妹妹小乔的手,大乔扬长而去。

    “尚香妹妹,这里就交给你了!”

    紧着说不能暴露名字,大小乔很是没义气的异口同声把孙尚香给卖了。

    “诶?我……没义气啊!大乔!小乔!不许跑!”

    说话间,孙尚香也叫着大小乔的名字,一路狂奔而去。

    留下的二十多女兵也面面相视,随即也一窝蜂似的叫着“小姐”无影无踪。

    一切就好像一场戏一样,所有演员都离场了。

    “嘁。”不屑的撇了撇嘴,李维道:“女人嘛,没义气也很正常——吓唬一下就全都跑了。别不服啊,星彩——事实证明一切。”

    “主上……孙皇后……”看了看李维,又看了看未来的皇后(实际上一直没有正式职称),星彩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就好像中国男人被中国女人在一场国足正常发挥的比赛后骂:你们男人不行不行。

    星彩现在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星彩,不要中了他的逻辑陷阱。”

    就在李维趾高气昂的时候,一旁的另一位主角登场——诸葛夫人,黄月英。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两句话用在李维身边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行。但问题是,这美目盼兮之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一股贼贼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刚刚的话,我可是都听清楚了哦——虽然你在最关键的时候还能记得拉星彩一把还算值得表扬,不过……你似乎一直对女人瞧不起?”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黄月英对于女人的能力方面一直都很纠葛。

    李维也懒得理对方,这种女人神气什么啊?

    “夫人言重了。”当即九十度大鞠躬——人家说了,惹了诸葛顶多去死,惹了黄夫人你就等着生不如死吧:“女人最高,我身边的女人一个赛着一个的有本事,我怎么敢非议女人的说?”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