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25 巴泽特的宣言
    好了,虽然很那啥那啥,但是下仆就是这样的——死了也没关系,最少目前李维看游戏的走向是这样的。

    当然!这句话可千万不能说!否则李维可以想象得到自己下面那群女人集体造反的样子。更何况……巴泽特的复活需要大书特书一笔!最起码李维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死亡并不可怕,众人可以复活(最起码她们这些没有死过,以活人身份和李维签约而非召唤的人可以)。而李维的死亡很可怕——不论是签约的还是召唤的,和李维有关系的都要死!

    话又说回来了,巴泽特必须复活!否则李维那点狗不理的良心也受不了……在庆祝胜利和复活的庆功会上,当然,地点还是在已经半毁的卫宫家举办。

    一开始因为战斗过于激烈紧张,所以卫宫士子也没把自己家当做一回事——正义使者连命都随时可以付出,钱财房子乃是身外之物嘛。但是!当所有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和尸体回到了卫宫宅后,卫宫士子当即就崩溃了。

    “我……我的家……”李维还能记得当时卫宫士子跪在自己的家门口,看着满地的破砖烂瓦的模样:“怎……怎么会这样啊啊啊!!!”

    卫宫宅被从基本上黄金比例被劈成了两端!本来长方形的家现在变成了两个梯形。怎么说呢……下手的不愧是金闪闪,就连劈开都是黄金比例啊!

    当然,李维对他卫宫某人是没有任何同情心的——但饶是如此,对同样是房子问题的痛苦悲鸣,他还是可以同情一下的,更何况……由于圣杯被毁,他某卫宫的男人之路还要等很长很长的时间?

    “好了,卫宫,不要伤心了。”李维当时就跟一个圣人一样走到了卫宫士子的身边。拍着对方的肩膀,对已经崩溃了的他说道:“安心些,以后你不必为这些着急了——我会帮你修复这座卫宫宅的,你放心吧放心吧。”

    “真……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李维微笑着,那种阳光几乎可以晃瞎卫宫士子的眼睛。

    修卫宫宅需要多长时间?不过好在金闪闪劈开的还真有美感——娘化的她果然是有各种美啊——单单留下了完整的客厅和厨房结构!总体而言,依旧不影响做饭什么的。

    用saber的话来说嘛,就是“重大胜利之后如果没有庆功会,会影响到军心”——你想吃饭你就说嘛!想吃好的你就说嘛!干嘛闲着没事那么旁敲侧击的?那么好吧,喂养……呃,不对。是“庆功会”开始!

    ……一场没有胜利的胜利。

    “不过,巴泽特啊……不,巴姐。”宴会上李维故意和巴泽特座子阿姨器,又故意把巴泽特叫的特别亲热——原因是自己的确欠她一个大人请。

    “……叫我巴泽特也可以,巴姐……这个称呼我听得还真是不习惯。”浑身上下跟打了一个激灵似的,巴泽特猛地往旁边退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太习惯于李维的好话似的:“还有,不用对我那么亲切的……我已经跟你签订了契约,灵魂什么的也全都卖给你了,所以……也真的没什么可以再卖的了。”

    笨拙的解释着——如果换第二个人的话,李维早就翻脸了,但是……“哈哈哈……热脸贴了冷屁股吧。”莱薇哈哈大笑了三声后,随即声音猛地冷了下来:“别告诉我,你丫的除了灵魂,还想要!”

    “哪儿……哪儿敢啊。”李维感觉会场热烈的气氛一瞬间受到了阻碍,忙不迭的摆手道:“大家吃好喝好啊,喝好吃好啊,千万不要给我留面子……哈哈哈。”

    “我只是想说,那个……巴泽特,当时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为什么你能做到扑到我面前来?我……”

    “这个啊……”仰头思考了三分钟,端着饭碗拿着筷子的英国人一副思考的模样,随即又说道:“也许,下意识的吧。我觉得我应该保护你,哪怕是不惜自己的生命——毕竟你曾经救过我,而我却很笨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没办法了,如果不能证明一下自己是值得需要的人,我想我是不会安心的。”

    “……就为了一个“需要”你就……”李维一阵心惊,这些女人的执念还真是强烈啊。

    “你不懂的,或许你不了解我——我的家族需要我,我的存在一直被人所鄙视,哪怕是协会的人把我送来这座极东岛国,也是冷嘲热讽和不屑一顾,似乎认为我绝对活不下去一样。”巴泽特说着,最后长叹了一声……顺道一提,李维心说没有我你想要活下去还真是……怎么说呢?

    够呛。

    “哦,对了——”巴泽特端着饭碗继续以一脸的平静,绝对的平静说道:“如果是侵犯我的话,我喜欢男上式强迫束缚并且@¥!@#”

    后面的话必须马赛克。

    “啪嗒。”卫宫等纯情派手里的筷子当即掉在了桌面上,而大多数人,也是愣愣的看着巴泽特这一边。

    “呼哧呼哧。”截然相反的一派,是四位saber——她们依旧如同没事人一样,西方的王者用东方的筷子吃的那叫一个流利。如果算上她不断的自己盛饭、夹菜的过程,甚至可以说成是“行云流水”一般。

    “咳——虽然我这么说话也许不太符合你们平时的谈话方式,但是……能不能不要在我的孩子面前说类似的话?虽然签订了契约,但是我想我还是有人权的。”

    说话的,是一旁一直和依莉雅说说笑笑的“冬之圣女”爱丽斯菲尔——身为这里唯一一个人妻,或者说……唯一一个心智健全的人。

    “我平时说话不是这样的……”李维赶紧摇头,人妻什么的还是有其奋斗价值的,留下个坏印象可是不好:“那个,具体你可以问依莉雅……”

    “那个什么爱银子脖子家族的,赶紧闭嘴吧——我正听得来劲呢。”莱薇“啪”的把自己的枪往桌子上一拍,一脸的杀气蓬勃。

    看来……护食是每个人类的天姓啊。

    “是爱因兹贝伦!”依莉雅可不管这一套,无视了枪械大叫道:“舌头拉平了再说话吧!”

    “巴泽特小姐——麻烦你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餐桌上的不知火舞也同样叫道:“你平淡的口气说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那边的saber!别吃了!都是丧家之犬的王者,只有吃上面那么给力有什么用!”

    ……毒牙,怎么都不知道,不知火舞原来也会这么毒牙?

    “谁说我(朕)是丧家之犬了!”四个王者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桌面上一时之间剑拔弩张。

    “我只是照例回答问题罢了。”巴泽特淡定的把最后一口饭吃完,开始喝汤:“他问我我就回答而已,不愿意听的话我可以闭嘴,但是请不要这么大动干戈。我还想说明的一点是,各位也请有些下仆的自觉!总感觉,你们时时刻刻都没有把维先生的想法放在第一位考虑,请问,你们真的是下仆么?真的想要跟维先生在接下来的生死场合里搏斗么?虽然那不知道各位以前是怎么走过来的,但是……比如说那边的saber小姐们,似乎从头到尾都是吃、睡觉、吃、睡觉的所谓王者,对于维先生更像是宫廷御厨一样。我回答了我所能知道的一切问题,这才是真正的队友和下仆的体现!你们请不要搞错了,反而来教训我!”

    一席话说出口,尤其是以冷静的,好像在叙述普世真理的口气说出口,巴泽特的话震撼全场。

    纳粹宣传部长、最后一任第三帝国总理戈培尔博士曾经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李维要补充一句:谎言只要说的对,说的好,说的义正言辞把所有人都镇住,只要一遍就是真理!

    巴泽特就是这样,把歪理说的如此义正言辞而且还能放到大义上,也算是难得了……不过,看她的样子是真的喜欢这种调调?还是说……她是真的智商无下限?呃……不会啊,智力值分明和莱薇一样是9嘛……“咳,好了好了,大家大家不要再那个什么了。”李维赶紧摆摆手,道:“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要说自己的姓癖的……”

    “废话!——好歹我也是把你召唤出来的人——而且就算和你签了契约,我也照样可以告你姓搔扰!”远坂凛彻底爆发了。

    “……那个什么,我们还是来分配一下战后奖励吧,相信大家都想要知道这个才对。”李维长叹一声,决定岔开话题:“第一:美狄亚可以脱团了,我依旧会保持和你的契约,你依旧可以在冬木市活动,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的男朋友;第二,卫宫士子你的人生看来还要悲剧一段时间,阿茶子当然也是。圣杯已经被毁,你们如果想要完成愿望的话第一个是去手术我出钱,不过那个叫做人妖;第二个是跟着我继续进行我的主神游戏,最后得到许愿的权利……还有第三点:谁都不要拦我!我要召唤金闪闪!”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