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302 无尽的宴饮
    至于之后依莉雅究竟接受了什么样的处罚,李维懒得理会。

    反正出来的依莉雅就跟被糟蹋了差不多……当然,看样子精神污染高于污染。嗯——怎么说呢,对于大蛇一族的那两位她算是恨入骨髓了,不过不论如何她都已经上了李维的战车。

    b叔已死,事情就算是结束了?——依莉雅的事情算是结束了,这个几乎可以称之为魔力储存装置的依莉雅要是不再召唤一个从者,总觉得有点浪费不是么?

    “不要!”

    脑袋一摇,雪白的长发抖动着,坐在李维对面的依莉雅一脸的决绝。

    “除了berserker,我谁都不要!”

    依莉雅的城堡,战斗结束了。依莉雅顺利被招安回道后宫……呃,卫宫宅。顺道,还带了两个家务万能,而且也能执勤的女仆回来——卫宫宅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真真正正的后宫。

    李维现在正在对刚刚被“惩罚”过的依莉雅进行思想教育工作,而与此同时,对方也在兢兢业业的反思想教育工作——说白了,就是在跟李维闹别扭!

    驱散了所有人,李维坐在客厅里新买的茶几一边,对另一边的依莉雅苦口“破”心而无果。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精神污染,但是依莉雅的看起来没有遭到打击吧……最主要的是!

    ——我说萝莉,你怎么对大叔这么控?

    “咳,我没说让你召唤saber,毕竟那样就砸了我的饭碗;也没说让你召唤archer和rider(弓兵和骑兵),毕竟那就砸了别人的饭碗——berserker可以啊,你召唤吧——”

    “你分明知道我再说什么的——我绝对不会背叛berserker,就好像他不会背叛我一样!”表情有些落寞呢……仔细想想也的确是个比较悲催的少女,被植入如此之多的魔力神经和其他类似人体改造的东西,不论怎么想,被改造成圣杯容器的她都绝对是传说中的……等等?

    人家就是圣杯不是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这边樱如果成为黑圣杯的话,那么自己已经和她签约,等同于得到了圣杯不是么?如果不是这条线路的话,那么和依莉雅签订契约,自己也等同得到了圣杯……那么!自己已经得到了唯一的两个圣杯“原料”,为什么传说中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自己的任务貌似就是得到圣杯吧?得……难道说一定要让依莉雅圣杯化,或者某樱黑化?

    ……这个世界好疯狂!

    “喂——难道你不问问为什么么?”

    在对面等了半天的依莉雅似乎感觉自己被无视了,更加不满道:“到底有没有听我再说话?”

    “哦?哦……忘记了忘记了,抱歉抱歉,当我没说哈。”李维摆摆手,道:“你继续——我在听。”

    “你!……算了!至于召唤,我只认同berserker!至于别的,我一概不认同!好了,别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我要找士子玩去了!”说着,依莉雅拍案而起,做势要走。

    “哦,早去早回。”李维继续摆手。

    “你!”看李维一点都不挽留自己,似乎感觉被无视的依莉雅颇为不满——可以理解,就好像一个人在qq群里发了n多信息,希望能够引起人的重视,结果大家却几乎下意识的无视了他,这就不仅仅是rp问题了。

    “白痴!笨蛋!主人是笨蛋!白痴!早知道我就把你那本笔记本撕掉了!”

    “说别人笨蛋的才是笨蛋——别打扰我思考问题。”萝莉被华丽丽的无视了,李维依旧在思考圣杯的问题:“找士子玩去……”

    “唔……士子!阿茶子!那个笨蛋欺负我!”

    ……没强迫你主演朱颜血就不错了,还跟我谈条件?

    当然了,另外一方面李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冬季的白天都是很短的,渐渐地,曰已西沉,黑夜将至,卫宫宅灯红璀璨,处处莺莺燕燕——这种只有一个男人(和两个娘化男)的曰子,还真是美妙。

    ——如果,这些女人能够更加重视自己就更好了。

    “拍档——你自己坐在这里想了一个下午了,翻着这本无聊的笔记本有意思么?”拎着一罐卫宫宅本来没有的啤酒,莱薇将其递给了李维,并且靠着他坐了下来。

    “哦,多谢……”李维道了谢后,颇为头疼的说道:“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当年没有仔细看的原因……”

    “那么闹心干嘛?兵来将挡咯。”自己也打开了一罐啤酒,然后一口气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在李维惊讶的眼神中,爽快的呼了出来。

    “啊!——好爽快。你也是别愣着了,今天被那丫头闹得够呛……你也是,上次是一只幼女龙,好歹也是个不可或缺的战斗力。这次弄得这个幼女只能看连个摆设都不是——真不知道你这种家伙是不是开始走向变态之路了……”

    “你放心,我肯定比你差得多。”同样一口气将啤酒喝了个干净,打了一个酒嗝后某即将步入中年的26岁青年道:“就这样吧——我也不管了……”

    “你可是这里唯一一个男人,不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怎么能行——别听那个女流氓胡说八道!”与此同时,某忍者也走了过来,紧靠着了李维的另外一边坐了下来,就好像管教不争气的丈夫一样,不知火舞指着李维的鼻尖说道:“尤其是!——我可是把命都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啊。”

    “喂!你这混蛋是什么意思?”莱薇一把将李维拨开,隔着他对不知火舞开始发飙:“跟我找茬么?”

    “呵呵呵~只有野蛮人才会这样动不动生气——”不知火舞呵呵的笑了起来,虽然依旧是那件李维比较喜欢的低胸小可爱(这可是冬天!),外面套了一件夹克似的外套——但是,不知火舞依旧从胸部里掏出了一把折扇,开始了对于莱薇的嘲笑:“不要开玩笑啦,我怎么可能会和你这种人一般见识?——”

    “你这婊子!……”

    “要打架吗?”

    “不许动家伙——有本事酒桌上来!”李维急中生智,从自己的主神空间里拎出来了必杀技!

    红星二锅头!

    “对瓶吹,谁先倒下算谁输了。”李维高声道——不过他心里却在想,什么时候演变成了决胜负。

    “好——你就等死吧,婊子!”

    “肮脏的女流氓——你才是!”

    ……不得不说,莱薇似乎最近有和平取向;而不知火舞,却学坏了——顺带,这帮女人全都是传说中的好斗狂啊……sbaer们正在兢兢业业的消灭食物,某两个卫宫,以及其中一个的百合友——某樱;以及某樱的百合友——某美杜莎;某对美杜莎无限同情的百合友雅典娜;以及某貌似很喜欢雅典娜(ru房的)添乱的萝莉——依莉雅;以及依莉雅的两个百合友——那两个女仆,都在卫宫家的厨房里忙碌着。

    李维发现,这个圈子里几乎全都有百合倾向——只要把里面的一个攻略了那就算是这辈子不用愁了!——三十六岁的种菜男都能双飞女大学生和原配,凭啥自己26岁就放弃了人生?(江湖有图有真相的传言)不过……那些女人花真的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加入的——自己原来坐着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两个女人互相之间酒越喝越厚,衣服越脱越少的战场。

    叹了口气,颇觉后宫无意义,唐伯虎的寂寞的李维走出了庭院——却发现新月下,一个穿着酒保服的女人正在自斟自饮。

    ……很难得啊!

    记得当年看纣王xxoo王夫人的时候有这么一句话“月下看美人,更比平曰美十分!”——比花花谢玉,比玉玉生香。

    总而言之,比那些庭院里叽叽喳喳的女人要强的不知道多少倍啊!

    “king?”对于king的话,最好的礼物绝对不是花(当然也不错),而是一杯珍藏的葡萄酒——李维正好不缺这种东西,不论是二锅头还是1111年的葡萄酒,李维都不缺。

    “哦?是维啊——怎么不在屋子里?”king有些惊讶的回过了头,发现是李维之后才说道:“这里很冷的。”

    “……我也想这么问呢——你怎么不进屋?”李维走到了king坐着的道场走廊,同样坐了下去,并且为king斟满了酒杯:“我可是被里面吵闹的受不了才出来透口气的——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嗯,对你刮目相看了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喜欢清静……”

    “呵呵呵……别把我想的那么清高哦~法兰克人是最喜欢开party的民族。”king呵呵的笑了起来,道:“要说的话……说不定我是在这里单独等着你也说不定哦。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啦。”

    ……今天的女人都好热情。

    错觉么?

    当然不是错觉——某个正在给樱帮忙的骑兵,正巧笑倩兮的准备着饭菜——自己的,和别人的饭菜。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