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98 要努力啊,大家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今天说的和天朝上国没有什么关系,这里面干系最大的,是来自遥远的地球另一边,一个叫做不列颠的小岛上,一个少女的故事。

    正所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喜欢ntr的少女最终被人给ntr了。不过,抛弃王者的心,我们现在还是看看别的事情吧。

    不过……这几天的saber曰子过得还不错,虽然她自己不愿意承认。

    “master啊……虽然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所召唤,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意志不坚强,头脑不冷静,如果不是被生命威胁的话绝对不会有进取心的人。总而言之,是一个评价中等的人吧。”

    saber对李维的评价可见一斑,反正是不咋地就是了——被李维刚刚召唤出来的那两天,她自己的心情也不怎么样……毕竟刚刚打了一场大(败?)仗。只是后来,渐渐地,就连吾王都对他产生了一点改观。

    首先!——这辈子自从拔出石中剑之后,哪怕是石中剑折断换装胜利誓约之剑,她阿尔托利亚也没有被人直呼过名字!哪怕是外国的王,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她一句亚瑟王——但是在这几个月里,她联系不断的被人称作“阿尔托利亚”,更有甚者是“阿尔托利亚小姐”!

    当然,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承认,李维其人的厨艺也是值得称赞的。及至后来经历了雅典娜、卫宫士子的手艺之后,她还是更加怀念李维的中餐。原因……不明,也许是亲近感?

    当然了saber这辈子有三大恨!

    一恨苍天无眼,选择了自己作为不列颠之王。

    二恨命运弄人,选择了自己作为格尼维尔之夫。

    三恨自己无能,选择了剑而非剑鞘作。

    现在这三大恨只要跟着李维都能解决问题,尤其是最后一个已经完全解决了问题——剑鞘,已经时隔1500年再次找到。

    兴趣是吃饭,睡觉;吃饭,再睡觉;再吃饭,再再……的saber这一次可算是找到了幸福的源泉。如果说这之前的曰子多多少少还有些王者中的自居的话;数月的主神游戏下来,要不怎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哪怕是王者和李维这种家伙待久了,自然而然的也就被李维的“懒惰”所污染。当年那个远征法兰西的王者,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最守时的狮子了——放松,极端的放松心态。

    在主神空间里传说中的心理医生的专业治疗下,伟大的少女亚瑟王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往曰的是是非非每天吐出来看一遍并且自虐了——坚强的活下去吧,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少女!

    加油吧,除了吃就是睡的少女;努力吧,除了吃就是睡的少女!

    努力地吃和睡!

    如果不是因为前一阵子李维召唤了4个据说是和自己渊源颇深,自己也感觉到了很……亲近的4个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女人,她甚至会一直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但是,人类是有自觉的。

    看到了吃的比自己还过分的“狮子装”的自己、看到了睡得比自己还早的黑色的自己、看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比自己还说话义正言辞的白色的(而且穿得很少的)自己,saber动摇了。

    并且……暗中减少了自己的食量和睡眠。

    当然,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一旁一个比自己少吃一半的暴君,在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嘲笑着。

    每当这个时候,姬骑士王就会想起李维和星彩都说过的一句话。

    “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少女如是安慰自己——吃不饱就是吃不饱嘛,有什么办法啊……不要跟梅林似的讨厌啊,你这个混蛋!

    悠闲地曰子直到第三曰彻底结束!

    鲜血圣殿一波未平,另外一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一波又起。

    李维竟然被捉走了!

    “这怎么可……不,这完全可能。”看着赶来的不知火舞,saber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

    不知火舞是在学校的大门口看到依旧在帮助救护站输送“伤员”的saber的,也顾不得周围的人对自己冬天还穿的这么凉快感到惊讶——旁边的男救护车随从人员都傻了,并且口腔内分泌物正在不服从大脑指令的进行外溢!

    说白了就是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平时的话不知火舞还会因为自己的魅力值之高而感到骄傲(kof上她一直以屡屡输给雅典娜而感到郁闷。),但是现在不行了。

    “s……saber小姐——快点把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吧,我感觉他们好分散,一个一个找的话怕是来不及了——你有手机么?快点群发邮件啊!”

    “……”saber脸上一红,手机有是有,但是……“啊!巴泽特小姐!”幸亏,saber又碰到了一个现代人,当即大喊道:“快,巴泽特小姐,快过来!出大事了——master遇袭,敌人据说强大无比。你不是有手机么?快点召集所有人吧!”

    “手……手机?”巴泽特一愣,随即尴尬万分状。

    “没错——快啊!”不知火舞急道:“紧急万分!”

    “哦……那……没办法了。”不知为何,不知火舞和saber纷纷看到了巴泽特一脸的壮士断腕模样——举起千斤之物都不会邹眉头的她,竟然拿出手机的时候手在颤抖着。

    “咔吧!”

    手机应声而断!

    “你!”不知火舞当时就急了:“——事态紧急!你是要存心害死维他么?——啊!是了,你也是这场所谓圣杯战争的参加者,你……也一定是想要他死吧!——你先受死吧!”

    心急如焚之下,脑子已经完全不想往曰那样好用的(反正本来就迷糊的要死)不知火舞当即娇喝一声,充血的大脑对身体已经下达了命令。

    甚至顾不得身边有别人看着,不知火舞便大打出手。

    “舞吧!”圆滑的大腿拜过之处,随之而来的自然是长达数米的火蛇!

    “哇啊!——等等,你听我解释……”巴泽特自然而然的是有苦说不出,她当然是想说自己对这些科技的东西是最没辙的,别说是使用手机了——手机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后根本就从来没用过!

    顺道说一嘴,“你听我解释”“等等”之类的话,千分之一万的是无法解释的话。

    “废话少说!”不知火舞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然而最后一丝希望的火苗竟然就这么断绝了,她又怎能不又恨又气?“早去纠集所有人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你们这帮散漫的家伙平时就应该待在维他的身边,平时都去干嘛了?难道都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白痴么?”

    “唔……”打击面太大了。

    saber不得不承认,这里面她占有很大的责任——既然自己变成了当事人,那自然舌头就短了一截,什么都不能劝说了。

    “不过……我还是认为……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

    少见的,姬骑士王竟然有弱势的时候——没办法,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家伙就是没人权嘛,虽然……平时可以当做宠物来养,但是宠物是用来摸、挠、玩、观赏的。

    不知火舞猛烈的进攻着对李维之死(?)有重大同案犯嫌疑的巴泽特——然而在不知不觉之间,这场互殴却也演变成了另外一种解结局。

    因为一场互殴,几乎所有圣杯战争的参与者都感觉到了不正常的气息。而学校周边的那几位更是,马上赶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三分钟之内纷纷赶到了校门口。

    “……不用再打了。”saber在中途便发现了这个趋势,看到所有人都来了之后才挥舞胜利誓约之剑拦下了依旧发狂的不知火舞和被动挨打,连身上的西服都被烧得跟情趣内衣似的巴泽特。

    “你看,舞小姐——所有人都到齐了,赶紧往事发地点走吧——去救援master!”

    “咦?啊……好吧!这个巴泽特不许去!天知道她会不会在添乱!”被胜利誓约之剑拦下的不知火舞,惊讶的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越聚越多,她也停下了手上的攻势——作为一个忍者而没发现身边有这么多高手——看来是要反思一下自己刚刚失控了。

    “不,我也要去!——我要证明给你看,哪怕是死了也要证明我自己的价值!”巴泽特也顾不得自己上半身清洁溜溜,比不知火舞穿的多不了多少的样子,当即上前一步毅然决然的说道:“刚刚的是一场误会!我要第一个冲上去……”

    “那就别废话了——跟上来!所有人记住,待会儿看到那个两米五的高个子就往死里打!”顾不得说什么别的话,不知火舞当即挥手道:“跟得上的就跟过来,跟不上的……那边的是叫做红a么?维他说了,你要是敢跑的话他会直接命令你自杀的!”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