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76 怪力女的第一天结束
    远坂凛静静地听着巴泽特的叙述,她如何被斩断手臂,如何被扔在这里等待自己恐惧、孤独和不甘的死亡。同时,她也听着她那个神父朋友如何如何的坏,怎么怎么的狠。

    虽然远坂凛早就认为自己的师兄神父不是个好东西,是个大!坏!蛋!——但是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变态到了这个地步……李维也觉得对方很变态,从给萝莉买衣服(尺寸惊人的合适)开始,那个麻婆豆腐……呃,言峰神父。他的感觉是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竟然能够下狠手对美女xxoo!浪费可耻、浪费犯罪!美女这种稀有资源竟然都不知道珍惜那这种人就没有活在地球上的意义了。

    “我现在只想要把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十倍、百倍、千倍的还给他!”咬碎一口银牙,刚刚修复的那只右手攥的死死地,愤怒的颤抖着。

    “……要烟么?”李维递过去一根中华(身份的象征……?)。

    “不……谢谢,我不抽烟。”

    “哦,那我也算了。”李维看打破了僵局,便说道:“我不打算评论你的人生,不过为了复仇的人生我看得多了……我身边就有好几个打了一千八百年,世界毁灭了还苦战不休。所以……牢搔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别把事情想得那么……”

    “是中国来的英灵是吧?不论如何感谢你的救助!但是,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岩峰绮礼这个混蛋!”

    好,请将不如激将,刚刚还怕对方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看来现在根本不需要担心对方能够亲手杀了麻婆豆腐……嗯,言峰神父了。也可以理解一下,毕竟人家从英国大老远的跑到曰本参加圣杯战争,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因为瞻仰(爱慕?单相思?远程未见面花痴恋爱?)岩峰绮礼,所以才第一个来见言峰的。现在倒好,不仅被人夺取了令咒,而且被打个半死!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挂掉——死后重生则更加珍爱自己的生命,同时,也更加漠视别人的生命。

    “巴泽特小姐……”

    “叫我巴泽特吧。”

    似乎没有什么架子,巴泽特说道:“对于救命恩人还要求对方要用尊称,未免太过分了。”

    “那么好,巴泽特。”李维也不客气,怀中主神空间拿出了一本笔记本,说道:“我看看……你的能力很优秀呢,哪怕是作为主人,对于英灵来讲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个普通的魔术师……只是体术要远远高于普通魔术师罢了。这一点不是我自夸,哪怕是英灵,我也有信心从对方手下撑过20个回合——当然,前提是对方不是很强。”

    “就好像枪兵那样?”

    一瞬间,巴泽特的神情有些落寞,看来枪兵的令咒被夺的确是一件让她痛苦的事情。

    “是啊,没错。”但是她依旧面对了事实:“如果不发动宝具的话…”

    “虽然我还没有承认你的地位,但是——”远坂凛这时候第一次发话,但是声音却不容置疑:“不论你愿不愿意,言峰他依旧是这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如果你愿意可以给魔术协会通报要求其对言峰进行蕃审,不过……估计魔术协会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动作吧?一切也要等待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到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巴泽特倒是耐心不错:“我要亲手撕碎那张曾经对我露出貌似真诚的微笑的嘴巴!狠狠地敲碎他的脑袋!”

    ……——————————————————————————————————————————————————————————契约者两人,只不过这两个人都对李维不太了解罢了。

    “维,我感觉我这个主!人!似乎总是被你闷在鼓里,是错觉么?”带着巴泽特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远坂凛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着李维。

    这让一旁的不知火舞感觉很是不爽。

    “那里,凛——你就乖乖的去睡觉吧。以你的智慧,我能蒙的了你么?”李维面露笑容,他感觉自从召唤了莱薇之后,他的笑容就越发炉火纯青了——当然,前提是这个笑容不会因为过大的打击而崩溃:“还有,你现在走的地方是地下室……”

    “我就是要去地下室,你管得着么?”脸上红了一下,远坂凛故作镇定的说道:“哪里需要打扫一下,我这就去……”

    “时间不早了,我听说曰本已经完全普及了高中——难道你明天不需要上学的么?”看了一眼家里的挂钟,李维又说道:“难道说远坂家已经到了女人必须出去工作养活家业的地步了?还是说……某贫穷的大小姐根本就舍不得那些宝石啦,宝石啦还有宝石啦之类的东西,完全是因为……嗯,农民家的孩子过继给了地主,这种一夜暴富的……”

    “啊啊,吵死了!给我听着,拿一副被褥来——我就是要睡在宝石旁边怎么了?”远坂凛大声的喊道,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这是整理宝石,以便于让我更好的协力以后的战斗的工作!——我命令你,从者,去给我拿一副被褥来!”

    依旧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远坂凛几乎是冲进了地下室。

    ……贫穷啊,真是个可怕的事情。

    当然了,以后的事情将更加可怕,契约都已经签订了,还怕你不从么?李维的嘴角划过了一丝可怕的笑容,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丝笑容配合他越来越放大的瞳孔有多么的吓人。

    这是一种“现在忍耐,将来加倍返还给你”的魔鬼笑容。

    “维,你的脸在歪哦。”不知火舞抬头看了看李维的脸,双手按在他的脸上用力的揉了揉:“不需再露出那种表情——太可惜了这张脸了。”

    ……我这辈子从来都不觉得我这张脸露出任何表情会可惜,哪怕学的是冠希。难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还有。”话音一转,不知火舞的眼睛撇着一旁依旧呆呆站着的巴泽特:“刚刚那个傲娇的大小姐说了什么你应该听到了吧?去搬一……不,两幅被褥到地下室去,正好你和那个大小姐可以住在一起沟通感情。”

    ……喂,有点过分了吧?怎么说也不是人人都和那个守财奴一样……“嗯,的确是这样。”出人意料的,巴泽特却跟一个没事人似的,竟然同意了不知火舞的观点:“她对我的确有成见,我想我应该去找她谈谈——卧室在哪里?我去把床给她搬过去。”

    “……一般来讲应该在那边吧。”

    “知道了,多谢。”

    说着,雷厉风行的走进了一旁的卧室,然后……李维总算能理解她刚刚为什么收“去把床给她搬过去”的意思了。

    咔嚓!咔嚓!两声巨响后,一整面墙都被打碎,然后巴泽特“拎”着一张巨大的西式床榻走了出来。看了看地下室的门,似乎思考了好长时间——这不单单是把墙砸烂了就能解决的事情,入口太小了。似乎又思考了一秒钟,她那灵活的脑子开始转动起来。

    “咔嚓!”

    硬生生地,床被劈开两半,拿着可以进入地下室大小的一半,巴泽特走了进去。

    李维和不知火舞都看呆了。

    多少可以理解,为什么好好地在英国非要被流放到地球这一边,名为曰本的这座破岛子上来参加生死搏斗;为什么都是成年人了,还会被岩峰绮礼这个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好东西的家伙给骗了;为什么她在被李维救活之后,马上一副感恩戴德绝对服从的样子;为什么……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太笨了!

    真的是太笨了!——这种智商还能学会魔术……李维感觉,自己应该和远坂凛沟通一下,因为他现在对学习魔术感觉信心大增。

    眼前这个一根筋的怪力女还真是……极品啊!说实话这要是用起来……嗯。

    这么好的一根筋御姐如果不能拉到旗下的话未免亏了点。

    “啊!你在干什么?!?!——我的床!等等……你是怎么把它从我的房间里拿出来的?”

    地下室的门没有关,里面远坂凛的惊呼声马上响了起来。

    “这个?打通通道,很轻松的就拿出来了,不要担心。”巴泽特的声音闲得很淡定,似乎还有些安慰:“那么,我把它放在哪儿?”

    “你这个怪力女——脑袋笨的简直是!!!!……”

    “别这么说,应该把事情往好的方向看——我的老师告诉我,我这是对腕力有信心。不论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用碗里解决!”

    ……唉,这个人啊,笨死了真的没办法。说实话,圣杯战争她第一个死,真的不亏。换了我是言峰这家伙,也肯定要动歪脑筋!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