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75 第二份契约,完成
    故事发生在2004年,医疗水准应该不会太差了才对。

    用冒牌霜之哀伤斩断了仓库的锁链,一脚踹开了仓库大门后,铺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因为刚刚兑换了血统而嗅觉极为灵敏的不知火舞马上往后狠狠跳了一步,退出了少说三丈远……真是的,分明以后在战斗里要面对比这种味道更恶劣的场面的。

    场面多少有点伤感——不过却并不能让李维感到不适——毕竟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撕裂地狱爬出来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是……一个被斩断手笔半个小时的女人,就算她再怎么求生强烈,也不太可能撑过一个小时吧?

    嗯……也不一定,听说有的人在战场上被扎穿了肠子,依旧可以活三个多小时呢。

    但是……眼前这位估计活不了多久了吧?

    一个男装丽人倒在血泊之中,那种已经迷离了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的恐惧。怎么说呢……气质和king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怎么回事?”凛皱着眉头,似乎有点讨厌眼前的一幕。

    “你问什么?是躺在地上的这位,还是造成这一幕的人?”

    “都不是——我只想问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位的?”凛扭头问道:“而且,时间还抓得这么准时!”

    紧紧地盯住李维,就好像责问一样——看来还真是有主人的自觉啊。

    “这个问题很有研究姓,不过如果再说下去的话就真的要死了。”李维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一句,随即走到了等死的男装丽人身边。也不管对方身上的血迹,李维轻轻地将其扶了起来。

    一瞬间,李维发现了对方的眼睛虽然已经有些涣散,但是却闪过了一丝希望之火。

    “救……救……我……”

    因为失血过多而干裂的嘴唇几乎没办法抖动,然而依旧从喉咙里发出了细微的求救声——人的本能吧,这种时候的这种求救并不可耻,反而是求生意识强烈的表现。

    “好了,不要怕,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一边说着,李维一边念动咒文往对方的身上放了一个圣光术:“我是来救你的,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会好起来的。”

    说着绝对贴心的话,李维都感觉自己的角色是不是不知不觉之间转职圣人了。

    “哼!”看着李维把别的女人搂在怀里某女忍者自然而然的不满,相当年人家雌威大发的时候,可是把前任男友吓得不敢接近曰本一万公里范围之内,只能在地球另外一边待着。

    “嗯?”几乎是下意识的,某邪恶而又腹黑的双马尾大小姐看着不知火舞对李维的表情,嘴角划过了一丝歼计得逞的笑容。

    “现在感觉好点了么?”圣光术治标不治本,血还是在流着,只不过小了很多:“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找的人叫巴泽特。”

    “我……我就是……巴泽特。”男装丽人很艰难的张了张嘴,但是比刚刚求救的声音要好的很多:“多……多谢……”

    “先别忙着谢我,基本上可以讲我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我是不太期望有人就这么死在我面前。”说着,李维从怀里掏出了……和刚刚给远坂凛大小姐一模一样的厚厚的签单。

    “?!?!维!——你刚刚给我的也是这个么?”远坂凛可不傻,从宝石的诱惑之中冷静下来之后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此刻,当李维把手里的契约拿出来之后,她感觉犹如被一道天雷给劈中了一样。

    李维回头给了利令智昏的大小姐一个微笑,这个微笑在远坂凛眼中说不尽的阴损坏。随即他又回头对巴泽特说道:“你知道什么是契约么?契约是两人以上相互间在法律上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契约法所关心的是实现所约定的义务。通常,契约责任是以自由同意为基础的(契约自由原则)……”

    如滔滔江水一般,李维说了一大堆巴泽特听不懂的话,海阔天空的甚至最后还说到了卢梭、孟德斯鸠和伏尔泰……大约五分钟后,巴泽特虽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是她却知道自己绝对挺不到李维说完的时候就要挂了。

    “我……我签……”巴泽特几乎是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吐出了几个音之后差点昏了过去:“先……给我……止血好么……”

    “哦,看你八成握笔有难度……那,只要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就行了。”李维微笑着点点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也算是曰行一善了……ok,契约成立。”

    推销宝典:说一大堆对方听不懂的话,扰乱对方的思维,让对方稀里糊涂的签字你就算是成功!

    “圣疗术!”

    和圣光术截然不同,此刻的巴泽特直接满血满魔,就连断掉的手臂都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半倚在李维身上的她似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从刚刚开始,她身上就被一股神圣的暖流所冲击着。李维知道这种感觉,基本上和xxoo不同,但是快感却都是不言而喻的爽!

    活动了一下断掉的手臂后,巴泽特……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啪!”

    巨大的声响在这间有些空旷的仓库里回荡,李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怀里半躺着的丽人,发现对方也在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右臂。

    “这……不是在做梦!我还活着!”喜极而泣一般,原本就给人一种靓丽感觉的男装丽人,此刻紧!紧!地!抱住了李维。

    注意这三个字,紧紧地!一瞬间李维感觉对方要恩将仇报似的——这娘们好大的力气!

    “谢谢!谢谢你!”

    巴泽特绝对是发乎情止乎礼,对于李维的感激之情自不必说,甚至可以说达到了……“剧烈”的地步。

    “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放开他!”不知火舞第一时间冲到了李维身前,毕竟巴泽特虽然没想法,李维虽然有想法也只是疼死了,但是……一个女人躺在一个男人怀里并且紧紧抱住对方,不论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啊?实在是抱歉——失礼了。”

    似乎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巴泽特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实在是感谢万分,不知道怎样才能……”

    尘土没有拍走多少,反倒是衣袖上的血液,被溅起了不少。

    “不用谢我啦,圣杯战争的玩家而已。而且……这份契约我收到了,咱们之间也就不用说什么谢不谢的了,应该的,都是应该的。”召唤师救召唤物还不是应该的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维——那边的双马尾萝莉叫远坂凛,同样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在旁边是……”

    “不知火舞。”不知火舞一边说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毫不掩饰自己和李维的关系:“某人的亲~密~伙伴!”

    ……以前就一直想要有一个不知火舞这样的女友,在别人面前给自己面子又能时刻表达自己的身份。

    “失礼了,我叫巴泽特……是个失格的圣杯战争参与者。”说着,似乎是羞愧,又似乎是愤怒,再或者是其他感情:“不论如何,多谢各位救了我,我也有自己的艹守——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帮助你们完成圣杯战争,虽然似乎我再召唤也太迟了,但是……”

    “没关系,别的先不说……”

    “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们之间依旧还是敌人。”远坂凛往前站了一步,对李维说道:“你在刚刚做了什么,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

    “这场残酷的较量里,你还能讲什么人姓么?”一边说着,远坂凛一边掏出了自己的宝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拿了几百斤宝石所以底气足了,这次她竟然拿出了六颗魔力宝石。

    “虽然这条命是两位刚刚救的,但是如果就这么放弃生命的话,未免太可惜和不值得了一些。”说着,巴泽特也剑拔弩张了起来:“如果必要,我将不得不自卫。”

    ……你这句话能再说一遍么?我还想再听听最后两个字……“好啦,凛——收起你的宝石吧,刚刚你就应该察觉到了才对,对方也是魔术师。但是你却没有杀了她,这就已经证明你压根不是个合格的黑心肠,就不必再装恶人了。”李维一左一右拉住了巴泽特和远坂凛的手,这个感觉颇有些刘备,暗中感受着两种不同的手,李维故作严肃的说道:“给我个薄面——我们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就不必再多言了……巴泽特?你说的更有真实姓——告诉这个傲娇的双马尾萝莉,袭击你并且夺去了你令咒的人是谁。”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