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43 复活——末日
    “小舞!”

    king第一个欢叫着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了李维紧紧搂住了不知火舞。喜极而泣的泪水,马上沁透了二人的衣襟。

    “啊……哈哈哈……我也很纳闷啊。”很天然而朴实的笑了笑,不知火舞道:“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事情——恩恩,不过不论怎么说,应该是赚到了吧。毕竟,似乎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活两次的。”

    “舞姐?你……这怎么可能?”千鹤也走到了不知火舞的身边,而雅典娜则是直接低呼了一声,激动地抓住了不知火舞的手,道:“不过,这实在是太好了!——维先生的新法术么?”

    声音中包含着无尽的喜悦之情,怎么说呢……雅典娜被塑造成了一个真正为了他人而喜而忧,充满正义感的青春少女……比美少女战士还美少女战士,而其人的确有这种风姿。

    (谁想到了风姿物语?不面壁不足以平民愤)“难道说……这家伙一直以来说的都是真的?”神乐千鹤不敢置信的看了李维一眼,但是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不,不论如何,人死如灯灭,而无尽的轮回之中从未有过死者复活一说,否则八杰集和大蛇他们又怎么可能……”

    “啊拉,我是不知道千鹤你在说什么啦。”拿出了自己的扇子扇了扇,不知火舞清凉凉的一身小可爱套在身上现在反而显得很合适——刚刚可是给她救急穿的“寿装”哦:“不过我可以明确的说,我的确是重新复活了——不过……是和维这家伙签订了一个契约……呸!真是的,这男人啊这男人啊!前一阵子骗得我好惨!”

    瞥了李维一眼,这一次回眸里似乎包含着无尽的怨念。

    “不过!”一把抓住了李维衣领下的领带,不知火舞说道:“你这家伙的话绝~对~是在引人遐想吧?嗯?!”

    “呃……你都知道了?”李维尴尬的笑了笑后,说道:“我是没这个意思啦,只不过是在以最大限度你能听懂的情况下,让你能够有个心理准备……我对所有能说的人基本都说了,不过基本上所有人都没有把‘签单’给我,我还以为你们都拒绝了我呢。我已开始是打算直接弄死个谁,或者世界挑一个死人来召唤的。后来我发现难度系数太大,而且下手基本上不忍心……”

    “总而言之!你一定要负起责任……等等。”其实,不知火舞是真真正正的天然+。人前大和抚子(比赛的时候那种装束据说纯属门派流传),人后可是河东狮吼的典范!

    “你刚刚竟然说!”整个休息室都在不知火舞那河东……不,已经是佛门狮子吼功级别的叫声中回想着,首当其中的,自然而然是李维:“你对所有人基本都说了?!?!”

    不知火舞依旧是坐在休息室正中间的高台上,拉着李维的领带一阵河东狮吼当场就把他给弄懵了。捂着双耳,他多少有点理解为啥安迪和不知火舞青梅竹马,却又联系的如此之少了……“舞……轻点。”李维捂着双耳,道:“你叫的声音太大了……”

    “说!”这得是多大的怨念啊:“你都跟什么人说过了?——那些容易让人想歪的话?嗯!”

    “你,king,千鹤……我打算过几天再去找雅典娜啦,玛丽啦她们问问看的——毕竟签订契约这种事情,必须要死了之后才行。我也不知道究竟谁这么倒霉,实在不行的话八杰集那边我也得问问。毕竟……这关系到之后的很多问题……”

    “你!——”不知火舞一阵纠葛,从面部表情上来看,那张俏丽丽的脸上写满了被反ntr。放开了李维的领带,不知火舞轻咳一声,有些尴尬的看着king。

    “呃……king姐?”尴尬的笑了笑,不知火舞拉住了king说道:“这之后也许很多年咱们就见不到面了,不过……我会想你的。呐,咱们出去谈谈怎么样?”

    “很多年?见不到面?”king惊讶的看了一眼不知火舞,道:“小舞,这是怎么回事?”

    “嗯……必须和某人去做一些事情。”一边思考着,不知火舞撅嘴说道:“必须!强制!和让人头疼一点不比格斗差!”

    一边说着,不知火舞还用双手比划着:“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去沟通一下好了……”

    “维,我这边也有事情想要和你说……”神乐千鹤有些扭捏着,不过,最终还是似乎下定了决心来到了李维的面前。

    “啊?你说什么?”李维掏了掏耳朵,大声道:“我听不清,要不然待会再说,要不然大声点。”

    看来不知火舞的狮吼功还真是厉害啊……“我是说……你还能复活人么?”神乐千鹤咬了咬牙,大声说道:“如果你还能复活人的话,其实……”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李维摆摆手,道:“交给我吧。”

    “嗯?”神乐千鹤一瞬间似乎high到了爆。

    “拉面是吧?我请你……”

    “不是拉面!”神乐千鹤当即暴走,对着李维的耳朵大声叫道:“是复活!你不是可以复活亡者么?我现在需要你复活我姐姐!”

    “哦……”李维拉了个长音,道:“你是说这件事情啊。”

    “没错!”神乐宫主就跟孩子一样兴奋。

    “抱歉,八成不行。”李维耸了耸肩膀,道:“据我所知可以大批复活死人的只有审判曰的上帝——我不是上帝所以我不行。舞的话那是特例……”

    “是……是么?”神乐千鹤的眼神显得有些暗淡:“不论如何,舞还活着是件好事,家姐的话,就算了吧——哦,对了舞,外面莉安娜已经被制服了,她说不论如何想要来见你最后一面……嗯……现在八成不是了,你要见她么?”

    “呃……”不知火舞手里的扇子在不住的转动着,然后一脸的尴尬……擦,受害人是她,她尴尬个什么劲?

    “不太好吧?不过,如果她强烈要求见我的话我也没意见。”不知火舞思考了一下后,马上对对自己下毒手的莉安娜释怀:“我看得出来,似乎她是着了魔?”

    “嗯,血的暴走——这是一种……怎么说呢,大蛇之血的事情,我记得我跟你和king说过我们三神器之间的一点恩怨。”神乐千鹤也有些歉意:“我们不知道,莉安娜竟然会是大蛇之血的继承者……”

    说话间,已经被制服的莉安娜被捆的很结实——还好不是龟甲缚。走到了休息室里,她的表情也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但是当她看到不知火舞在呵呵笑着的模样,不由得呆立当场。

    “我……你……你不是被……”一向不怎么擅长言语的女佣兵当时就愣住了。

    “呃……如你所见,没什么啦,以后记得不要再犯就行了。”不知火舞毫不在意的笑着——李维很纳闷,这种可以把自己生死看得都如此之淡的人,为啥对劈腿却看得这么严重?

    “麻麻(好啦好啦),你也不要用哪种痛不欲生的表情看着我啦……诶?你似乎也受伤了?”不知火舞一下跳到了莉安娜的身边,手中折扇一挥便如刀割一般,切掉了捆绑对方的绳子。扭头又对李维说道:“维,给她治疗一下啦。”

    “……哦,待会大蛇复活你可要看场子啊。”李维说着,往莉安娜身上扔了一个治愈术。后者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如同旱花得雨一般沐浴在圣光之下。

    “等……你说大蛇复活?”这里唯一一个关心世界和平的人就是神乐千鹤了。

    神乐千鹤惊讶,其实李维更加惊讶!“没错……诶?要这么说的话,按照剧本应该是你们去制服地狱乐队啊——千鹤,你在这里干嘛?你……”

    “轰隆!”没等李维说完,外面巨大的爆炸声就已经回答了李维——那种五万人齐声惨叫和疯狂的叫喊、跑动的声音可不是闹着玩的。

    “糟糕!难道对方不按套路出牌?”李维大惊失色:“对了!还有上次袭击咱们的那个家伙呢……”

    “你是说……”神乐千鹤表情也是一凛,道:“艹纵那些怪兽的人?”

    “差不多——他可怕的不是他手下的那些怪兽,而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走向’!”李维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舞,和king的话题咱们待会再说,出任务了!对了!千鹤!”

    “怎么了?”

    “草薙京的那个马子……”李维口不择言的说道:“你们究竟看好了没有?”

    “呃……我几乎动用了整个神乐宫的力量。”神乐千鹤说到:“应该没问题……吧?”

    ……什么叫做“应该”?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