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42 舞之殇,火之舞
    据李维所知道的,暴走是一样既帅气又威力十足,而且是已知的最安全、最省事的一种爆发方式。

    与其他爆发方式不同,暴走只需要两样东西即可——第一,作者实在不知道如何让主角脱出险境的时候;第二,主角需要有一个根红苗正的基因,而且大部分能够暴走的孩子都是死爹死妈死全家的,否则不足以在关键时刻拯救全世界。

    莉安娜就是这么一个主,很可怜的。在还是小萝莉的时候,全家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自此以后便有了恐血症……你说你一个佣兵竟然见不得血,一见血必然疯狂!这次倒好,是没见到血,可是却自己暴走了。

    一旁的八杰集在一边冷笑:八神庵也差不多了。

    李维是个二十六岁的职业写手,那么就注定了他一定玩过拳皇!而且还是职业的那种——他曾经一个人用八神庵不费一滴血通关过97,所以他对几乎所有人的招式都研究的很透彻(上学的时候每天中午去游戏厅的结果),所以他现在一着急胃就会疼(去游戏厅玩舍不得吃中午饭的结果),所以……很多因为当年的疯狂而引发的所以,现在归为一个但是!

    但是!他对莉安娜会暴走一事忘了个精光,知道刚刚看到对方嘶吼一声,他这才惊讶的发现——对方要暴走!

    “舞!快点从台上下来!你不是她的对手!”暴走的八杰集威力基本上也可以等同移动核武了吧?李维着急的几乎第一时间就窜了出去,king本来想要拉他一把,结果却只是硬生生的拽下了他一副的袖子。

    可惜,李维还是慢了半拍——东京巨蛋大得很,足够踢一场足球的同时再打一场篮球,捎带手还能进行一千六百米的田径赛跑。李维现在要跑过一个半场才能跑到不知火舞身边,而大屏幕上,莉安娜却已经开始如同野兽一般的……撕扯不知火舞的衣服。

    那撕扯的布匹断裂声音,那不知火舞的娇喝声,那莉安娜女姓的嘶吼声,那发自野姓的……呃不对!似乎不是这个问题!大家本来以为看到的是“又”一场别开生面的美式泥地摔跤。但是接下来,大家却发现看到的是一场古罗马式的野蛮格斗。

    “咔嚓”一声,根本来不及抵抗,只知道紧紧捂住胸前被撕破衣襟的不知火舞,被莉安娜从身背后狠狠一刀捅了进去……和某些人“补刀”不同的是,莉安娜这一次是直接往心口去的……一般来讲kof大赛里全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物,出手这么狠,除了一些狠辣的角色之外还是第一次。出手既快又狠,莉安娜则绝对是第一次!然而不知火舞中刀之后的反应也极其诡异,伤口竟然往外疯狂喷洒着鲜血,就好像喷泉一般喷洒出来。

    艾泽拉斯战士特技:冲锋!

    李维在来到莉安娜还有二十米远距离的时候发动冲锋技能,然而,一切已经太迟了。

    莉安娜的确被李维硬生生的撞开,但是不知火舞的鲜血却已经流干,再也不能“喷发”。只能从后心处“勃勃”的流出。

    李维惊慌失措的先用手捂住了不知火舞的后心,然而他却发现伤口根本就不是一个刀口,而是一个“裂痕”。

    “舞!?舞?!!你怎么了?喂!”

    身子就好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在李维的手指间被摆动着,那样子就好像完全没有生气的东西,被李维侧抱在怀里,不知火舞的眼神中没有丝毫聚焦,完全是一种失神的状态,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样,嘴角,还留出了斑斑血迹。

    “看得见我么?回答我?你等等!”李维二话不说,对着不知火舞就释放了一个圣疗术!——然而,他的眼角却无情的显示出了【该生物已经死亡,无法使用此法术】的血红大字。

    一旁,三神器正在围攻暴走的莉安娜,而king和雅典娜则紧跟着冲到了李维的身边。

    “维!你不是会治疗术么?”king着急的对已经愣神的李维说道:“快点给小舞治疗啊!”

    “……”李维依旧纹丝不动。

    “维!你在想什么?……雅典娜!你来!”king着急的看着李维。

    “没……没用了……”雅典娜也跪在不知火舞面前,只是一眼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怕的消息:“舞……舞姐她……”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吧?在场的人又不都是渣维式傻瓜,怎能听不出弦外之音?

    “怎么可能?”king好像有点晕眩的后退一步,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样冲到了不知火舞身前。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当人们得知死亡并不是终结,而是另一种开始的时候,人们就会把死亡当做一种旅途。人们之所以就困于患难之中而不敢前往那不可知的国度,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李维虽然清楚的知道死亡不是终点,但是此刻他还是想要给自己几个大嘴巴,然后再去把主办这次主神游戏的家伙拉出来撕成碎片!

    如果不是自己跑出来做蝴蝶的翅膀,那么不知火舞绝对不会死这是一定的。所谓邪恶的剧情,其可恨的不是邪恶的角色,而是创作邪恶角色的人!就好比金庸之于尹志平,庵野秀明之于绫波二人目,虚渊玄之于学姐等等……可恨的不是角色,可恨的是编出剧情的人!

    “所有编写这种剧情的人都要死!他们要付出代价!他们要淹死在自己的鲜血里!”李维一边想着,如是大喊了一句。

    “维?”king和雅典娜被吓了一跳,齐齐看着发疯似的“李维的愤怒”。

    “我没事……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长叹了一声,李维抱着不知火舞的身躯往回走去。整个赛场全部混乱起来,五万多名观众莉安娜之后集体“暴走”——怎么着?不知火舞挂了?这怎么成?这种姓感尤物要是出了事岂非天妒红颜?

    相信,电视机前有成倍的人在“暴走”吧。

    莉安娜被三神器成功“制服”,暴走之后的她似乎能量耗尽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而李维抱着不知火舞回到了休息室里,却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不知火舞柔嫩的肌肤已经开始渐渐失去血色,嘴角的鲜血刚刚已经被李维抹掉。那种不甘和不可思议的双眼被合上,整个休息室里,弥漫着一种恐怖的哀伤气息。

    “唉……”长叹那一声,李维心说该来的还是会来啊。

    “听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接下来会更加恐怖,我连我自己都无法估计了,所以请你们谁都不要再死了。”李维摇了摇头。

    “谁要死啊?可是……小舞她……竟然……”

    没想到king还有泣不成声的时候,这个女人现在哭起来的模样,就好像真的亲人死了一样的悲伤。

    “好了,king,也不要太过悲伤。”李维现在更惊讶,原因是……king竟然相当柔弱的接着李维的肩膀靠了一下——这倒是让李维感觉有些消受不起。或者受,满是惊喜:“谁说她死了?”

    “嗯?”李维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和不知火舞关系甚佳的人全都惊讶的一愣,king半惊半喜的说道:“这话可都是你说的啊?““……是,她是死了。”李维说道:“但是我貌似也说过,我可以复活一个人——只不过你们都不相信罢了。我本来已经放弃了用这种方式,不过现在看来……啊,算了。”

    说着,李维走到了不知火舞平放在休息室正中的长台前。掏出了他手中的笔记本,写下了不知火舞的名字,然后口中用最低沉的声音,默念道:“召唤,吾在此与汝立下生死方熄的契约——听从我的召唤,为了绝对的魔王一念,成为本王的下仆吧!”

    千万不能让别人听见,否则还会让人认为自己是某新兴宗教的骗子呢。

    而就在此时,神乐千鹤从外面打开了房门。

    而就在此时,一阵神圣而耀眼的金色光芒在在不知火舞的身上闪过。

    “唔……真是……难懂,这就是契约么?”叹了口气,不知火舞在除了李维之外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坐起了身来,双腿交叉翘着二郎腿,和李维所有召唤的人都不一样,捏着自己主人的耳朵,以一种绝对的怨念语气说道:“维!你怎么不跟我早说这种事情——啊啊,那一瞬间还以为真的要和人间说再见了呢!真是的,本姑娘还有那么多想要做的事情买的衣服吃的东西……”

    说着,不知火舞哼声道:“维,我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呐,遵从你的召唤而来——幸亏你召唤了我!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咧!”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