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召唤笔记 > 《无限之召唤笔记》正文 215 不知火流黑历史
    对于李维的嚣张气焰,king还是有所劝告的,不论他能力多大,麦卓继承卢卡尔的公司可不是白搭,以后会对他个人发展不利。

    “做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太过了。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依旧可以经营下去……你不要太小看了那个叫做麦卓的女人。”king看李维的模样摇了摇头,并且心说弗洛伊德那个流氓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他那个时代已经有.avi格式了?

    李维一晃悠脑袋心说:我去你滴,老子害怕这个?过俩月我就闪人了,这个世界你就算是首先使用【土成】【竹官】都跟我没关系!

    “不要小看我啊,我也是有能力的人,目前为止兑换两万吨纸币还是可以的。”李维心说如果自己想要冲垮美元就在此刻,而且还都是真币:“快到地方了——话又说回来了,舞,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神兵利器,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不过说好了,只是借给你用!”不知火舞倒是很会享受,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她坐在飞机里那叫一个优哉游哉,能享受的是全都享受了:“话又说回来,借给你剑的人是我诶,为什么这架飞机写的名字却是king?”

    “因为我不会写你名字的罗马音,有本事你起一个和king一样好读又好听的名字。”李维张口就毫不犹豫地答道——这也是事实。当然,更主要的是,就他那个英语水准……也就只知道king之类的了。

    “你!——就因为这个原因?”不知火舞一下从沙发椅上坐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但是随即又释然了:“也是,你这种可以买飞机的暴发户估计也差不多。”

    “不要总是管我叫暴发户。”李维不满的说道:“我是穷人!”

    在主神游戏里,p都不算一个。

    “过度谦虚就是做作了,维。”king很明显对李维的好感度很高,否则也不会直接叫他的名:“那么,这次去曰本取剑……我不想要多说什么,毕竟格斗家是否使用武器区别大的很。只不过,你上次使用的武器是双手剑,这次换成了相对来讲轻得多的曰本刀,是否……”

    “谁说是曰本刀了?”不知火舞瞥了king一眼,然后蛮腰一直,一挺,趾高气昂的说道:“是一把剑!”

    “……有区别么?”李维挠了挠头,心说难道是主神世界的翻译问题?“你们曰本人不都是管刀法叫剑术的么?”

    “区别可大咧!”故意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在李维极度好奇和不解的眼神中,不知火舞原地转了个圈,兴奋地说道:“这把剑啊,咳!听好,我们不知火流……”

    如果是别人说的话,李维估计能睡着了。但是不知火舞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她胸前那一对也蹦蹦跳跳,估计是男人就睡不着。总而言之,就是说不知火流派是曰本最古老的忍者之一,战功赫赫,天皇家的雇佣军(雇佣而非正规),原平时代曾经如何如何,平安时代曾经云云云云,战国时代曾经怎样怎样。总而言之,是一直活跃在曰本历史上的忍者机构,到了近代,军队职业化了这才看淡名利(估计是惹了谁),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脸色通红的不知火舞终于在半个小时的长篇大论之后,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酒瓶?

    “我们却不得不谈论一下我们的起源,或者说我们不知火流派的第一件重大任务——跟随那个时候还名为大和的卑弥呼女王,前往当时的大汉!哼哼哼,汉朝天子奖赏我们家祖先一把传世宝剑!现在,一直放在我们家的……”

    “你先等等,我怎么听这么耳熟?”李维拦住了被打断,一脸不爽的不知火舞。

    “继续给我听着!”不知火舞不满的说道:“这把宝剑可是仅次于那看不见摸不着的草薙剑的圣物!一般人的话,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看得到!”

    “哦……那么,这么贵重的国宝中的国宝,你为什么肯给我看?还有,为啥曰本历史上不出名?”李维问出了自己最大的疑虑。

    “嗯……没办法,自从有了这把剑之后,我们就没人用过。”

    “纳尼?”

    “呵呵呵。”干笑了两声,不知火舞道:“其实……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啦。嗯,原平战争时代,曰本天皇不敢动用草薙剑,所以把我们家的剑给拿走了,于是天皇倒海殉国。此剑不知所踪,后来战国时代……今川义元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这把剑,上洛的时候抽出来一看的瞬间,织田信长的人马突袭,他就死在了桶峡间。后来织田信长抽出来这把剑看了一眼,明智光秀就带人连剑带人捎带手和本能寺一起烧了。明智光秀不信邪,得到了这把剑之后第三天终于经不住诱惑把剑一看,丰臣秀吉随即领兵而来,他也挂了。丰臣秀吉打了朝鲜之后把剑想要振一振士气,结果第二天就死了。石田三成在关原合战把剑,就被小早川给反了……呐,最后这把剑德川家康得到了,不过他很聪明的把这把剑还给了我们家,说什么宁可带着村正也不带这把剑……”

    “舞!你什么意思啊?”李维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手指头颤巍巍的指着不知火舞道:“那天就算我不是救你,好歹也没害你,你……你至于这么狠么?!?!”

    “难道说……”king摸着下巴,惊讶地说道:“这是一把被诅咒过的剑?”

    “不,只是运气不好罢了。”不知火舞哈哈的笑了起来。全身上下,发着一种醉态的红晕。配合着对方轻盈如同舞蹈一般的脚步,以及那丰满的引人遐想的身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贵妃醉酒?!?!

    不过,李维还是很生气很生气——这要是不问清楚了,他可不认为他比织田信长活得久!

    “小舞?”king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拉拉不知火舞一把,道:“你喝酒了?”

    “一点点,不过分。”指着一旁洋洋洒洒十几瓶空玻璃瓶,不知火舞道:“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钱人朋友——啊啊,不是说king你没钱啦,只是每次喝酒都还要我掏钱,真是的……”

    “那是亲姐妹明算账——你这是怎么了?”king走到酒瓶旁边随意捡起来了一个,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这种珍藏品,你就跟牛嚼牡丹似的喝了?”

    ……king,分明是乳牛嚼牡丹。

    顺道说一嘴,king也有恋物癖,对于收藏葡萄酒几乎有着狂热的爱好……可以理解,筒状物嘛。

    “诶……安迪这个白痴废物加混蛋。”没有回答king,不知火舞反而在发着酒疯:“听到我这么说就是不肯去拔剑!这个混蛋啊啊啊啊,早晚有一条我要一脚把他踹飞!飞飞飞~~”

    已经醉了。

    顺道说一嘴,这和你男朋友有啥关系?你叫不知火舞,又不叫紫霞仙子。

    “所以!”不知火舞哼了一声,道:“我把你救了我这件事情已经写成了信,寄给了那个混蛋!当然,‘一点点’加工是少不了的了。然后呢,你把你拔剑的动作……不用拔出来啦,只需要我找个照片发给那个混蛋就行了。”

    ……知道了,自己被利用了。

    感觉好奇怪,有种想要剁了安迪的感觉。

    ————————————————————————————————————————————————————————东京,成田机场。

    有接机的,是一个小男生,一脸跟看到了阶级敌人一样的表情,看着李维。

    “这架飞机……是你的?”

    感觉,脸上一种失败的样子。

    “呃……见面不应该先互相介绍么?”李维皱了皱眉头,但是随即又释然了:“不,它是king的了——我叫李维,你呢?”

    “啊?king?”惊讶的看了一眼一旁的king,不得不说很帅气,但是有些闹得慌的小男生说道:“king姐,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开酒馆这么挣钱么?”

    “呃……是他送的啦,椎拳崇。”king有些尴尬的说道:“还有,你不要和他比,这家伙脑子很明显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千万不要惹他。”

    “哼!是那帮狗眼看人低的机场安全检查人员拉,说什么我这种人不可能来这里接机……我@#¥!!下次我一定要给雅典娜个样悄悄!……还有,舞姐怎么了?”

    “她吐了,我没有。”李维摆摆手,道:“你……是椎拳崇?那个追雅典娜追的很厉害的?”

    “谁!”脸上一下子就红透了,但是反驳却是如此的无力:“谁……谁喜……喜欢……”

    “……”李维仰天长叹,心道这才是纯情啊。不过……装纯遭人x哦。

    (未完待续)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