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何为天下无敌
    城内那条街上,从双方一出手,就打得荡气回肠。</p>

    此时仍是大战正酣。</p>

    一把琉璃飞剑,如开了灵智的神物,竟然只是一把剑,就能够死死缠住磨刀人刘宗。</p>

    刘宗那把名动天下的剔骨刀,用了一辈子,都不曾磕坏丝毫,今日一战,都没摸着俞真意的一片衣角,就已经被飞剑砍得崩出好几个缺口。</p>

    刘宗完全来不及心疼。</p>

    一分心,就会死。</p>

    飞剑凌厉,速度极快,罡气充斥方圆十数丈,刘宗身处其中,难免束手束脚。</p>

    湖山派掌门俞真意,不亏是真神仙。</p>

    最少两个磨刀人刘宗。</p>

    而刘宗是天下第五。</p>

    而且顺着刘宗的眼角余光瞥去,极有可能是两个国师种秋。</p>

    俞真意已经飘落在地上,就那么双手负后,任由种秋一拳拳打去,但是没有一拳能够彻底破开他的无形罡气,寥寥无几的数拳,只差寸余就触及俞真意脸面,眉毛微漾,鬓角轻飘,但仅此而已。</p>

    种秋出拳不停,一次次无功而返,脸sè如常,眼神明亮,并无半点颓丧灰心,种国师,还是那个</p>

    可越是这样,就越会让人觉得心酸。</p>

    好像世道不该如此,容易让人生出一股憋屈愤懑之意。</p>

    种秋只是出拳。</p>

    俞真意就如散步,一直随意向前行走,最多就是绕过刘宗和飞剑的那处战场,沿着街边林立店铺,一一走过,抬头看一眼店铺匾额,看一看那些熬过了今年春雨的春联。</p>

    俞真意笑问:“是不是后悔当年没有收下那把仙剑?”</p>

    “你挑选的道路,只适合在人间人走,登山,你走不到最高,哪怕再给你三十年时间,登山绝顶之后,你还是无路可走,到时候你只会后悔更多。”</p>

    “种秋,从小到大,你都只在乎那些世人都不在乎的事情,在我看来,这不叫鹤立鸡群,这叫傻。”</p>

    种秋一言不发。</p>

    画面诡异,一边挨着打,俞真意已经拐入了宽阔御道之上,再往前走,尽头就是南苑国的皇城,宫城,还有那座比松籁国皇宫还要恢弘巍峨的大殿,八条垂脊上,都立有十个形象奇怪的仙人和走兽,为首的骑风仙人之后,依次是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和行什。</p>

    有些位高权重的帝王将相可以见到真物,有些他们也见不到。</p>

    俞真意伸手指向前方,“记得咱们年少时,你从书上看到那些有关垂脊十物的描述,就很好奇,说以后一定要亲眼看看它们。于是最后你在皇宫外住了几十年,还没有看够吗?”</p>

    种秋终于开口说话:“俞真意,不要总觉得自己如何了不起,修了仙,就不把自己当了人,看什么都居高临下,想什么人和事都是在追忆缅怀,要多看看人间当下的悲欢离合……当然,你已经听不进去这些了。”</p>

    俞真意点点头,“俗子之见。在其位谋其政,修行亦是如此。种秋,不是你的道理不对,只是还不够高,因为你站得太低了。”</p>

    种秋眼中闪过一抹伤感。</p>

    停下了出拳,望向皇宫那边。</p>

    俞真意也停下脚步,笑道:“如此轻飘飘的拳头,种秋,难不成你好几天没吃饭了?不然我在这等你半个时辰,你先吃饱喝好再来?”</p>

    种秋破天荒爆粗口,“老子怕一拳把你打出屎来!”</p>

    种秋果然还是那种秋。读书再多,真逼急了,不还是松籁国涿郡揪栏县城的那个泥腿子?</p>

    俞真意一拍肚子,哈哈笑道:“翻了天上书,学了神仙术,走了长生桥,修了无上法,闭关之后,辟谷多年,还真没有这屎尿屁。”</p>

    种秋叹了口气,“你其实是在等待那一场架分出胜负?”</p>

    俞真意点头道:“看破了真相又如何,你又打不破我的罡气。”</p>

    然后他摇头道:“不是什么分出胜负,是等那个叫陈平安的年轻人死。”</p>

    种秋突然转过头,低头看着稚童模样的昔年好友,笑意古怪。</p>

    俞真意仰起头,问道:“怎么?”</p>

    种秋说道:“还记得当年,在马县令衙署墙外的那次吗?”</p>

    俞真意想了想,神sè恍然,“你若是不提,还真记不起来了。”</p>

    当年在家乡揪栏县城,俞真意是不入朝廷流品的小小胥吏之子,种秋的门户更是不如,两人却很小就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俞真意向往江湖,种秋则仰慕读书人,骨子里都是不安分的,年少气盛,种秋爱慕父母官马县令的千金,俞真意就帮着出了一箩筐的馊主意,女子本就不喜欢种秋,后来就愈发疏远讨厌种秋,有次深夜醉酒后,两人就在那边对着县衙署后院的门墙撒尿,不曾想那女子刚和婢女一起偷偷出门,与一位负笈游学的外乡书生幽会,院门一开,两位女子结果就刚好撞到了那一幕。</p>

    县令千金是个脸皮薄的,婢女是个凶悍的,竟然还瞥了眼俞真意和种秋裆下,满脸嫌弃地撂下一句“两条小蚯蚓,大半夜晃荡什么呢?”</p>

    在那之后,种秋和俞真意就再没有去县衙附近。</p>

    俞真意经种秋提醒,想起这些,并不觉得有意思。</p>

    只是不知种秋为何要提及此事,难道有何深意?</p>

    种秋微笑道:“俞老神仙,如今你连小蚯蚓都不如了啊。”</p>

    俞真意脸sè不变,眼神却冷了下去,“种国师,叙旧结束了,不然咱们过过招?”</p>

    种秋一笑置之。</p>

    俞真意冷笑道:“我们不妨先赌一赌,刘宗如果可以不死,会不会像你一样,主动求死?”</p>

    种秋点头道:“好啊,那我赌他不会独自离去。”</p>

    俞真意就要抬手,将那把琉璃仙剑驾驭入手,但是他很快放下胳膊,微笑道:“这个活命的机会,我偏偏不给那刘宗。”</p>

    种秋不再说话。</p>

    两人并肩而立。</p>

    就只是南苑国种国师和松籁国俞真意了。</p>

    俞真意突然说道:“你错了,我的杀力,不在那把剑上,只是先前觉得你种秋还有挽救余地,故意让着你。就像当年,从小到大,我什么都愿意让着你,还要照顾你的感受。”</p>

    种秋却说了一句离题千里的奇怪言语,他转头望向南边城墙,轻声道:“俞真意,你的位置最尴尬,既不是骄阳,也不是明月,这座天下少了你,反而还是完整的那座天下。”</p>

    ————</p>

    枯瘦小女孩拎着那根小板凳,走到了唯独没有关上院门的那户人家,看到了那个抱头痛哭的曹晴朗。</p>

    她敲了敲院门,径直跨过门槛,故意问道:“喂喂喂,有人吗?没人我进来了啊。”</p>

    等到曹晴朗抬起头,满脸警觉,她随手将小板凳丢在地上,左看右看,漫不经心道:“是你家的吧?我来还东西了。”</p>

    曹晴朗一把抓起地上那把柴刀,护在身前,“你是谁?!”</p>

    她还在张望,没好气道:“我跟那个穿白袍子的有钱人,是一伙的,跟那个头上戴着花帽子的家伙,不是一伙的。”</p>

    她看到了那座偏屋,于是转头对曹晴朗说道:“先前我看了一对狗男女拎着四颗脑袋出门,丢在了街上,滚了一地的血,我好心帮那些脑袋放在了一起,是你的什么人吗?你不赶紧去看看?”</p>

    曹晴朗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撒腿跑向院门。</p>

    她突然拦住他,怒目相向,“站住!”</p>

    曹晴朗有些茫然。</p>

    她问道:“你不谢谢我?”</p>

    曹晴朗愣了愣,欲言又止,满脸泪水地跑了出去。</p>

    她倒是不敢拦着一个手持柴刀的家伙,撇撇嘴,让了让道路,嘀咕道:“没良心的狗东西,活该变成孤儿。”</p>

    她推开屋门,正是陈平安的住处。</p>

    床上被褥整整齐齐,桌上的书籍,还是整整齐齐。</p>

    干干净净。</p>

    桌上还有一把空着的剑鞘。</p>

    没能找到吃的东西,也没有找到铜钱和碎银子。</p>

    气得她走到桌前,把那一摞书籍都推下桌子,摔了一地。</p>

    她突然眼睛一亮,书本卖了能换些钱啊,然后她盯着那把剑鞘,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偷偷卖了书籍,那个白袍子家伙估计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可要是卖了剑鞘,他多半会狠狠收拾自己,到时候自己年龄小就不管用了。</p>

    她抱起那些书籍就往外跑。</p>

    已经默默打定主意,换成了一大把铜钱后,她要赶紧都花出去,只有变成食物吃进肚子,他才要不回去!</p>

    ————</p>

    周肥提着周仕和鸦儿的肩膀,重新找到了陆舫,依旧在那座酒肆喝着酒,不光是街角酒肆没了人,整条大街都空荡荡的,多半是南苑国朝廷早就下了严令,一旦有宗师之战,就会将所在坊市戒严,具体规矩,依循历史上的夜禁,这肯定出自国师种秋的手笔。</p>

    那位与陆舫曾经师出同门的貌美妇人,软绵绵趴在酒桌上。</p>

    笑脸儿钱塘的头颅和佩剑大椿,都放在了隔壁一张桌子上。</p>

    周肥松开手,放开两人,大步走入其中,落座后,气笑道:“你就只是把人家灌醉了?”</p>

    陆舫给他倒了一碗酒,“不然?”</p>

    周肥打量着陆舫,“总算没让我白费苦心,还是有那么点成效的。”</p>

    比起之前那次见面的失魂落魄,这会儿陆舫已经缓过来,而且多出一丝丝凝如实质的精神气,只差没有拧转结绳了,足够让陆舫在藕花福地再活个一甲子,说不定还有机会肉身飞升,也算因祸得福。</p>

    至于藕花福地和浩然天下两地,光yin长河的流逝速度,很有意思,依旧是只看那个家伙的心情。</p>

    若是那人觉得看得有趣,藕花福地的甲子光yin,浩然天下不过五六年,可若是他觉得乏味,可就要遭殃了,历史上最坑人的一次,等到有人在福地中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飞升,发现自己重返浩然天下,已是三百年后,差点当场道心失守。</p>

    毕竟哪怕是山上修行之人,三百年之久,也足够物是人非,可能想见之人,早已不在人世,想杀之人,却早已享尽荣华富贵而死。</p>

    周仕和鸦儿挑了一张桌子坐下,各怀心思,簪花郎去翻出一坛南苑国特产竹揸酒,劫后余生,应该与心仪女子小酌一番,至于六十年之约,立志于天下前十甚至是前三甲,周仕到底是周肥之子,加上春潮宫本就是藕花福地的山顶之处,周仕这份心智还是不缺的,有信心六十年后与她重逢后,再携手去往父亲家乡。</p>

    鸦儿如何想,周仕猜不透,但是不用多想,因为周仕无比相信父亲的手段和底蕴,尤其是飞升之后,那就是蛟龙入水虎归山,需知藕花福地不过是中等福地,而玉圭宗姜氏,也就是他父亲“周肥”掌握的云窟福地,却是那座天下的第一等大福地。</p>

    周肥打熬、调教和驯服女子心性的功夫,周仕一直学不来,周肥曾言笑言,那叫“假身真心”,是一门仙家神通,你周仕只能学些皮毛,不奇怪,但是足够让你在这座天下驰骋花丛了。</p>

    陆舫问道:“那边怎样了?”</p>

    周肥提起酒碗跟这位好友碰了一下,抿了一口酒水,味道实在是糟糕得很,就赶紧放下,解释道:“打得很乱,冯青白给好朋友唐铁意宰掉了,程元山屁都没放一个就跑了,种秋耍了心眼,没有跟陈平安打生打死,分出拳法的高下之后,反而像是又切磋了一场,帮着陈平安稳固境界,因为那家伙的武道有点古怪,差点一口气冲到了六境瓶颈,种秋看出了一些端倪,慢慢将陈平安的武道境界,一拳一拳打回了第五境。种秋也在交手过程中,靠着陈平安的那些拳架,大概是验证了某些武学想法,如果此人能够走出藕花福地,未来一个九境武夫,是板上钉钉的了。”</p>

    周肥下意识去拿起酒碗,只是想到那滋味,哀叹一声,只得捏着鼻子灌了一口酒,“然后丁婴和俞真意就露面了,一个堵住了陈平安,一个截下了种秋,我看这两场架,才是最凶险的,必分生死。”</p>

    陆舫随手指了指背后那张桌子的簪花郎和鸦儿,“粉金刚马宣和琵琶妃子,还有……笑脸儿,陈平安其实都没怎么动杀心,但是这两个孩子,相信那个家伙只要一有机会,肯定会杀的。呵,如此性情,倒是比冯青白更像一位古道热肠的游侠儿。”</p>

    “不提你和童青青,这座天下的人物,能入我眼者,就只有丁婴和俞真意了。其余的也就那样,哪怕是种秋,给他一个四五十年后的九境武夫好了,又能如何?”</p>

    周肥摆摆手,“我才不管这些,这次就坐在这里,等着牯牛山第二声鼓响,我只带走你身后叫鸦儿的小娘们,所以之后六十年,这个不成材的周仕,还是要你多加照顾了。”</p>

    陆舫点头答应下来,好奇问道:“你不打算招徕俞真意?六十年近水楼台,终归比桐叶宗要多出一些先机。而且按照你的说法,你名次垫底,只能带走一人,就是这个魔教鸦儿了。俞真意却能最少带走三人,魏羡,卢白象,隋右边,朱敛,哪个不是惊才绝艳的怪胎。宝瓶洲的骊珠洞天,适合修道的胚子,层出不穷,这座藕花福地,盛产武道天才。你拉拢了俞真意,就等于姜氏麾下多出三个种秋。”</p>

    周肥伸出手指,点了点陆舫,“你陆舫的良心,总算没有被狗吃干净,还晓得为我考虑一些事情。”</p>

    鸦儿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怯生生问道:“周宫主,陆剑仙,童青青到底是什么人?”</p>

    周肥和陆舫都置若罔闻。</p>

    因为鸦儿根本不知道玉圭宗姜氏家主、云窟福地的主人,和一位有可能跻身十一境剑修的分量。</p>

    如果鸦儿跻身藕花福地的十人之列,兴许还有几分与他们说话的资格。</p>

    当然,跟周肥和陆舫的本身性情冷漠也有关系。</p>

    换成游侠儿冯青白这类谪仙人,也不会让人如此难以亲近。</p>

    ————</p>

    城头陈平安一剑之后。</p>

    在这条笔直走马道的最西端,有一位老人的身前胸膛,长袍已经撕裂出一条大口子,露出了鲜血淋漓的一条伤口血槽。</p>

    老人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他抬起手臂,摘下那顶莲花冠,随手丢在一旁的地上。</p>

    至于那把飞剑会不会就此挣脱禁锢,重返主人身边,让敌人更加强大。</p>

    至于少了道冠这件仙人法宝的庇护,会不会在势均力敌的大战厮杀中,少了一门制胜手段。</p>

    丁婴毫不在意。</p>

    丁婴卷起袖管,动作缓慢细致。</p>

    他想了想,低头瞥了眼那顶本就当做筹码之一的莲花冠,随手一挥袖,将其远远抛向南苑国京城内的御道那边。</p>

    丁婴缓缓向前,步子与寻常人无异。</p>

    不再有如山岳般的罡气神人,丁婴连那顶银sè道冠都舍了不要。</p>

    赤手空拳,走向那个陈平安。</p>

    丁婴觉得一身轻松,状态从未如此巅峰。</p>

    与人打架,就该如此!</p>

    打赢了天下第二人,自然就是天下第一人,很简单的道理。</p>

    但是这样的道理,不管外人看得有多重,有多遥不可及,丁婴仍是觉得太小,太轻。</p>

    丁婴根本看不上!</p>

    一人之力,胜过天下十人的剩余九人联手,才是丁婴真正想要的无敌。</p>

    所以在漫长的岁月里,唯有寂寞相伴的丁老魔,才会去钻研百家之长,去将各大宗师的武学拔高一尺,并非是丁婴需要以此来作为护身符,而是丁婴早就准备好了,要以自己随手而得的一招,轻松破去俞真意、种秋、刘宗这些大宗师的最强之手。</p>

    只不过现在冒出来一个天大的意外。</p>

    丁婴反而觉得这样才对。</p>

    刚好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招数了,还是太慢了。</p>

    前行道路上,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哪怕丁婴站着等待,哪怕丁婴回头望去,都看不到第二个人的身影,更没有人能够追赶丁婴,可以与他并肩而立,所以就只是天地寂寥,唯有丁婴一人,去与天争胜。</p>

    那个叫陈平安的谪仙人,来得好,有了这块垫脚石,我丁婴只会离天更近!</p>

    丁婴快步向前,畅快大笑。</p>

    陈平安握住手中长剑,手心发烫,却没有被剑气灼伤丝毫,他觉得这第二剑,可以更快。</p>

    南苑国南边的城头之上。</p>

    从城墙一个巨大缺口处,到最西边,整条走马道之上都充满了雪白的剑气洪水,滚滚向前。</p>

    而西边城头有丁婴,一拳拳递出,如天庭神灵在捶打山岳,一拳拳打得迎面涌来的剑气四溅散开,丁婴就这么逆流向前,势如破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