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四章 误入藕花深处
    冯青白不但被夺了兵器,还差点被人家以驭剑手法戳穿心口,非但没有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勃然大怒,反而眼神泛起异彩,觉得总算“有那么点意思”了。</p>

    江湖规矩还是要讲一讲的,冯青白被陆舫所救,站在这位大名鼎鼎的“半个剑仙”身后,道了一声谢。</p>

    望着这个剑气满袖的潇洒背影,冯青白有些羡慕,自己不过是仗着家世和师门,才有今天这番光景,虽说本身天赋不俗,却还当不起“不世出”“百年一遇”这类美誉。</p>

    陆舫不同。</p>

    陆舫这种人,在任何一座天下,都会是最拔尖的用剑之人。</p>

    背对冯青白的陆舫笑了笑,“不用客气,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继续帮你压阵,前提是你有胆子夺回那把剑。”</p>

    冯青白伸手揉了揉左边的肩头,有些无奈,摇头道:“在上边自然不难,可惜在这里,那把剑我是注定抢不回来了。”</p>

    陆舫点点头,“那你接下来可以就近观战。”</p>

    冯青白会心笑道:“山高水长,将来必有回报。”</p>

    冯青白这趟下来,耗费师门一份天大人情,帮着自己轻舟直下万重山,做了十来年开窍自知的谪仙人,舍了剑修身份,窃据一副底子尚可的皮囊,再以一名纯粹武夫的江湖剑客身份,从头来过,挑战各路高手,裨益,有,但是远远不够让冯青白达到师父所谓的“由远及近”。</p>

    下来之前,冯青白与师父有过一番促膝长谈,剑修除了佩剑,更有本命飞剑,是为远,哪怕隔着数十丈千百丈,杀人于无形,江湖剑客,讲求一个三尺之内我无敌,是近。</p>

    所以冯青白是要从近处悟剑道。</p>

    好在看那白袍剑客和陆舫出剑,也是一场修行。</p>

    冯青白这份眼界和心性还是有的。</p>

    至于今日胜负,冯青白并不放在心上,事实上绝大部分谪仙人,都不是冲着“无敌”“全胜”来到这方人间的,更多还是跟个人的心境关隘有关。</p>

    鸦儿瘫坐在墙根,大汗淋漓,堪堪止住了鲜血泉涌的惨状而已,她甚至不敢低头去看那处伤口。</p>

    那个被砸得嵌入墙壁的琵琶女子,满脸血污,一番挣扎,好不容易才摔落在地,背靠着墙壁,一点点借力站起身,看了眼心爱琵琶,一同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已成破烂,实在是无力去拿起,她看也不看街上的战况,一手按在墙壁上,蹒跚前行,可怜女子,脸sè惨白得可怕,像是要去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p>

    马宣尚未清醒过来,也有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p>

    周仕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仅是眼角余光瞥见那白袍剑客的驭剑,就让周仕心头压巨石,几乎要喘不过气来。</p>

    催动那些珠子落地扎根,并不轻松,需要先截断、捞取一缕体内气机,小心翼翼灌入珠子,</p>

    然后按照父亲周肥私下传授的仙家阵图,以命名为“屠龙”的手段,将珠子好似摆放棋子一般,摆出一个棋势,才算大功告成,在此期间,一步差不得,每一颗珠子都蕴含着周肥从四处搜刮、收集而来的“仙气”,周肥曾经让他手持神兵利器,随便出手,可周仕如何都伤不到珠子分毫。</p>

    他这次跟随父亲一起来到南苑国京城,总以为稳操胜券,更多还是凑热闹的心态,只需要躲在父亲和丁老魔身后的yin影中,坐山观虎斗,看别人的生生死死就行了,但是丁婴不按常理行事,逼得他不得不陪着鸦儿一起亲身涉险。</p>

    父亲死了,犹有转机。可他周仕死了,再想还魂,以原原本本的周仕重返人间,名副其实的难如登天。</p>

    而且以父亲的脾气,他周仕只要夭折在半路,可能连自己的尸体都懒得多看一眼,绝对不会多花一丝一毫的心思。</p>

    陈平安之所以没有趁胜追击,除了陆舫从中作梗之外,还是在熟悉那把长剑的重量、以及它各种飞掠轨迹所需的真气分量,越精准越好,剑师驭剑,所谓的如臂指使,只是刚刚跨过门槛,更重要是跻身一种“灵犀”的境界,这是一种模仿剑修驾驭本命飞剑的伪境,就像粗劣的摹本拓本,不过赝品也有真意,一样大有学问。</p>

    陆舫其实一直在犹豫。</p>

    因为丁老魔就在附近。</p>

    一旦选择全力出手,对付白袍剑客,很容易被性情乖张的丁婴暴起行凶,丁婴出手,可从来不管什么规矩和身份,说不定对付一个瞧不顺眼的末流武夫,都会倾力一拳。再者,陆舫担心簪花郎周仕的安危。</p>

    就在此时,陆舫和陈平安几乎同时望向同一个地方。</p>

    那是一位身材高瘦的青衫老儒士,行走间气度森严,分明就是这座天下屈指可数的山巅宗师,他却没有插手陈平安与陆舫的对峙,而是由街道转入巷弄,去了陈平安暂住的那座院子。</p>

    国师种秋,对上了丁婴。</p>

    若说世间谁敢以双拳硬撼丁老魔,并且还能够打得荡气回肠,并且愿意死战不退,不是隐约之间高出武学范畴一个层次的神仙俞真意,更不是他鸟瞰峰陆舫,只有种秋。</p>

    如此一来,陆舫便真正没了顾忌。</p>

    陆舫缓缓拔剑出鞘,大椿每出鞘一寸,世间便多出一寸璀璨光彩,刺眼夺目,笑脸儿都要眯起眼。</p>

    一直恨不得所有人都见不到她的枯瘦小女孩,缩在板凳上,在笑脸儿都要眯眼的时候,她反而瞪大眼睛,仔细凝望着剑光从一寸蔓延到两寸,满脸泪水都没退缩,等到大椿出鞘一半,她这才猛然转过头,感觉像是要瞎了一样,哪怕闭上了眼睛,“眼前”仍是雪白一片,她伸出瘦如鸡爪的小手,轻轻擦拭脸庞。</p>

    之所以会盯着那人拔剑,她只是纯粹觉得那份景象,很好看,就很想要一把抓在手心。</p>

    她每次大清早走在香气弥漫的摊子旁边,眼馋加嘴馋地看着那些蒸屉里的各sè美食,就想要抢了就跑,找个地方躲起来,吃饱了就扔,最好别人都吃不上,一个个饿死拉倒。</p>

    种秋来到那座宅子外边,院门没关,径直走入其中。</p>

    丁婴见着了这位天下第一手,将外家拳练到极致的武人,微笑道:“一别六十年,这么算来,种秋,你今年七十几了?”</p>

    种秋看了眼窗户上的景象,以及偏房内的动静,皱了皱眉头。</p>

    丁婴站在台阶上,对于种秋的一言不发,没有半点恼火,仍是主动开口,“当年你不信我说的,现在相信了吧?”</p>

    丁婴看遍天下,百年江湖,入得法眼之人,屈指可数,而这一手之数当中,又死了几个。</p>

    种秋就是之一。</p>

    世人都高看俞真意,觉得南苑国师种秋,高则高矣,比起离了山顶入云海的神仙中人俞真意,仍是要稍逊一筹。</p>

    可丁婴却从来看不起俞真意,唯独对种秋,赞赏有加。</p>

    六十年前的南苑国乱战,丁婴从头到尾都是局中人,俞真意和种秋,当时都只是浑水摸鱼偶得机缘的少年而已,大战落幕后,丁婴曾经偶遇形影不离的两人,就扬言种秋以后必是一方宗师。</p>

    种秋问了丁婴两个问题。</p>

    “你到底要做什么?”</p>

    “我们在做什么?”</p>

    “坐下聊吧。”丁婴坐在小板凳上,随手一挥袖,将另外一条小凳飘在种秋身旁,在后者落座后,丁婴缓缓道:“回答两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你知道身处何方吗?”</p>

    种秋神sè肃穆,“天外有天,我是知道的。”</p>

    丁婴笑着点头,“比起你们从秘档上寻找谪仙人的蛛丝马迹,我要更直接一些,六十年间,亲手杀了好些谪仙人,有些已经开窍,有些尚未梦醒,从他们嘴里问出不少事情。”</p>

    他跺了跺脚,“咱们这儿,叫藕花福地,是七十二福地之一,四国疆域,加上那些尚未开荒的版图,我们觉得很大了,谪仙人们,都会觉得太小。依照他们的说法,咱们这藕花福地,只能算是一块中等福地。他们勘定福地的等级,除了最主要的灵气充沛程度,人口数量也很重要。藕花福地其实地域并不广阔,但是这块土壤上,武学上英才辈出,一向是谪仙人历练心境的绝佳之地。”</p>

    种秋虽然追求真相多年,早有揣测,可亲耳听到丁婴的道破天机,古井不波的宗师心境,也起了变化,脸上还有些怒意。</p>

    种秋直到这一刻,才开始理解俞真意的那份压力。</p>

    因为修行了仙家术法,除了丁婴之外,俞真意比谁都站得高,看得远,所以他对于江湖纷争,甚至是四国庙堂的风云变幻,怀有一种外人无法想象的漠然。</p>

    丁婴笑道:“不过这块藕花福地真正奇怪的地方,还是因为一个……”</p>

    说到这里,丁婴哑然失笑,抬头望天,“人?仙人?”</p>

    丁婴继续道:“据说想要进入我们这边,比起其它福地,要难很多,得看那个家伙的心情,或者说眼缘。在那些所谓谪仙人的家乡,相对于一个叫玉圭宗的宗门,所掌握的云窟福地,桐叶洲这座藕花福地名声不显,很少有事迹传出。如果说周肥、陆舫之流,是外放地方为官的世家子弟,他们的仕途,一步步按部就班,但更多是一些误闯进来的家伙, 能否出去,只看运气了。”</p>

    种秋指了指天空,“如此说来,那座天外天,是叫桐叶洲?”</p>

    丁婴笑容玩味,“谁跟你说一定在咱们头顶上边的?”</p>

    种秋沉思不语。</p>

    丁婴难得遇上值得自己开口说话的人物,非但没有天下第一人的宗师架子,世人以为的桀骜无匹,也半点看不出来,反倒像是一位耐心极好的老夫子,在为学生传道受业解惑,“现在可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了,我们在做什么?每六十年,登了榜并且活到最后的十大高手,就可以被那个家伙相中,离开此地,并且之后人人有大机缘,上等以完整肉身和魂魄共同飞升,下等只得以魂魄去往别处。”</p>

    种秋问道:“所以敬仰楼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真正的天下十大高手,点评上榜,以免有人瞒天过海,蒙混过关?除此之外,为了防止又有人躲藏太深,就故意添加了那些能够让修为暴涨的福缘之物,以及斩杀谪仙人就能够获得一件神兵,为的就是促使前二十人,聚集起来自相残杀?”</p>

    “关于那个兴风作浪的敬仰楼,内幕重重,比你我想得都要更深不见底。没有敬仰楼每二十年一次的‘敲打’,天下不会这么乱。”</p>

    丁婴呵呵笑道:“但是,这期间其实是有漏洞可钻的。”</p>

    种秋不愧是南苑国国师,一点就透,“强者愈强,抱团取暖,争取合力行事,最后瓜分利益。不说以往,就说这一次,俞真意正是如此行事,不分正邪,尽可能拉拢前二十的高手,为的就是针对你丁婴,同时围剿谪仙人。”</p>

    说到这里,种秋又皱了皱眉头,望向丁婴,似有不解。</p>

    丁婴哈哈大笑,“你想得没有错,真正最稳妥的方式,是前十之人,识趣一点,早早向我靠拢,寻求庇护,只要我脱离魔教,行事公道,兢兢业业,为整个天下订立好规矩,然后有望登榜之人,大家各凭本事和天赋,最终再由我来评点你种秋排第几,他俞真意有没有进前三,那么最少这六十年内,天下太平,哪里需要打得脑浆四溅,相互切磋就行了。”</p>

    种秋仔细思量,确定并非是丁婴大放厥词。</p>

    丁婴以手指轻轻敲击膝盖,显得格外悠哉闲适,“但是我觉得这样,没有意思。”</p>

    种秋再问了相同的问题,“你想要做什么?”</p>

    丁婴摆摆手,依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你只需要知道,这次形势有变,没有什么十人不十人了,活到最后的飞升三人,能够分别从这座天下带走五人、三人和一人。”</p>

    丁婴加重语气,“任意三人。”</p>

    种秋神sè如常。</p>

    丁婴扯了扯嘴角,“死人都可以,只要是在历史上真实出现过的,都行。若是选了那些死人,他们除了会活过来,灵智恢复正常,却偏偏会成为忠心耿耿的傀儡。是不是很有趣?”</p>

    种秋脑海中,立即浮现出数人。</p>

    南苑国的开国皇帝魏羡,枪术通神,被誉为千年以降、陷阵第一。</p>

    创立魔教的卢白象,近五百年来凶名最盛的魔道魁首。</p>

    能够让俞真意都崇拜不已的剑仙隋右边。</p>

    丁婴之前的天下第一人,那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朱敛。</p>

    这些人,都曾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是无一例外,有据可查地死在了人间,皇帝魏羡老死于一百二十岁,卢白象死于一场数十位顶尖高手的围杀,隋右边死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御剑飞升途中,无数人亲眼看到她坠落回人间的过程中,血肉消融,形销骨立,灰飞烟灭。重伤后的朱敛,则死在了丁婴手上,那顶银sè莲花冠,也从朱敛脑袋上戴在了丁婴头顶。</p>

    种秋问道:“为什么?”</p>

    丁婴笑道:“你问我,我去问谁?”</p>

    种秋直视丁婴眼睛,“你,周肥,陆舫,就已经三人了。”</p>

    丁婴笑了,“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去宰掉陆舫,或是联手俞真意,尝试着杀我。”</p>

    种秋默不作声。</p>

    丁婴玩味道:“不过我劝你可以再等等,说不定陆舫不用你杀。”</p>

    种秋问道:“如果你要离开,会带走哪三个人?”</p>

    丁婴指了指那个站在灶房门口曹晴朗,“如果我要走,只会带走他。”</p>

    种秋瞥了眼那个孩子,疑惑道:“资质并不算出众。”</p>

    丁婴一笑置之。</p>

    ————</p>

    没了约束的陆舫,递出第一剑。</p>

    一剑过后,从陆舫站立位置,到这条大街的尽头,被劈开了一道半丈高的极长沟壑。</p>

    别说是鸦儿、周仕这样土生土长的家伙,就是冯青白都看得目瞪口呆,恍若置身于家乡桐叶洲。</p>

    笑脸儿笑脸更加生动。</p>

    背靠大树好乘凉,早年因缘际会,跟最落魄时候的陆舫成为朋友,当时他是热血上头,便陪着他一起去了春潮宫,在当时的情形下,算是陪着陆舫一起慷慨赴死了,然后陆舫在山脚,敲晕了笑脸儿,独自登山挑战周肥,等到笑脸儿清醒过来,陆舫就坐在他身边,不再是那个成天借酒浇愁的失意人。</p>

    在那之后很多年,陆舫的鸟瞰峰,就只有笑脸儿一人能够登山,并且活着下山。</p>

    周仕最是无奈,自己辛辛苦苦布下的阵法,岂不是毫无用武之地?</p>

    美中不足的是,那个年纪轻轻的白袍剑客竟然跑了。</p>

    在陆舫出剑的瞬间,好像就已经确定挡不住这一剑的浩荡威势,横移出去,然后直接撞开墙壁,就那么消逝不见。</p>

    陆舫环顾四周,不觉得那人已经退去。</p>

    看似随意一剑斩去,将那堵墙壁当场劈出一扇大门来。</p>

    尘土飞扬,依稀可见一袭白袍躲开了洪水般的剑气,再次消失。</p>

    陆舫心知肚明,这么持续下去,谁也伤不到谁,自己杀力胜过他,但是那人又躲得掉自己的每次出剑。</p>

    除非有人下定决心,跟对方换命。</p>

    比如陆舫收起大半剑气,给那人近身的机会。</p>

    又或者那人愿意豪赌一场,能够扛住陆舫杀敌、护身的两剑,然后一拳打死陆舫。</p>

    陆舫一剑上扬。</p>

    空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弧月剑气,呼啸而去。</p>

    一袭白袍匆忙放弃前冲,迅猛下坠,才躲过那道剑气。</p>

    陆舫一步飘掠上了墙头。</p>

    那人几次躲避,陆舫都不曾见到冯青白的那把佩剑,有些古怪。</p>

    陆舫只看到那人站在远处一座屋顶翘檐上,大袖微晃,加上腰间那枚朱红sè的酒葫芦,不单单是看着飘然出尘那么简单,一身浑厚拳意与天地合,拳意重且清,极为不易。便是在桐叶洲都大名鼎鼎的陆舫,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一身武学驳杂的年轻谪仙人,只要能够活着离开藕花福地,未来成就一定不低。</p>

    一根鱼竿钓不上鱼,那就换一种法子,广撒渔网好了。</p>

    陆舫抬臂抖了一个剑花。</p>

    除去手中握有的那一把,陆舫身前还悬停了三十六把一模一样的名剑大椿,如步卒结阵,井然有序,戒备森严。</p>

    一把把长剑,缓缓向前,然后骤然加速,破空而去。</p>

    陈平安在一座座屋顶上空飞奔,辗转腾挪,一道道化为白虹的剑气,如跗骨之蛆,在他四周先后炸裂开来。</p>

    陆舫除了驾驭三十六把剑气大椿,当做弩箭使唤,只要陈平安拉开距离,他就会适当往前推进,始终保持三十丈距离,不给陈平安一鼓作气冲到身前的机会。陆舫当然是为了杀陈平安而出剑,不是为了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但是陈平安什么时候可以欺身靠近,什么时候会误以为能够一拳分出胜负,陆舫都会给陈平安设置好陷阱。</p>

    只是不等三十六剑用完,那人就开始向陆舫奔来,轻灵脚步左踩右点,不走直线。</p>

    陆舫微微讶异,心中冷笑,这就来了?</p>

    五指微动,最后六把飞剑蓦然散开,在空中画弧,最终剑尖汇聚在某一个点上。</p>

    那个地方,刚好是那人出拳的必经之地。</p>

    一闪而过,六把飞剑在那人身后轰然炸在一起,声势浩大。</p>

    果然还能更快。</p>

    陆舫没有半点惊讶,更没有丝毫慌张。</p>

    手中真正的大椿,一剑横扫。</p>

    剑气凝聚一线。</p>

    这一剑仿佛直接将南苑国京城分出了上下两层。</p>

    陈平安不退反进,一往无前,一拳劈向那条剑光。</p>

    鲜血在身前溅射开来。</p>

    陆舫眼神淡然,只是一剑劈下。</p>

    先后上下,再分左右。</p>

    只是陆舫在一瞬间,完全是凭借本能地踩踏屋顶,然后头顶一把飞剑,从陆舫先前的身后飞向陈平安。</p>

    陆舫心有余悸。</p>

    那把冯青白的佩剑,肯定一直就被留在墙壁附近,看似莽撞的撞开横扫一剑,根本不是为了出拳,而是要耍一手剑师驭剑,首尾夹击。</p>

    陈平安伸手握住长剑。</p>

    只差一点,就能够给那陆舫来一个透心凉。</p>

    但是并无什么遗憾神sè,心中默念一声“去!”</p>

    陆舫心中骇然,来不及出声提醒大街上的簪花郎周仕,顾不得什么,紧随其后,丢出手中大椿,去往墙壁那边。</p>

    陆舫稍稍分神,用上了真正的御剑术,以免再出纰漏,救人不成反杀人。</p>

    冯青白的佩剑,穿过墙壁,刚好刺向周仕的后脑勺。</p>

    几乎同时,陆舫的大椿微微倾斜钉入墙壁,从更高处撞向那把飞剑,</p>

    千钧一发之际,大椿狠狠撞在了飞剑之上,使得那把飞剑出现下坠,只是穿透了周仕的肩头,巨大的贯穿力,使得这位簪花郎踉跄向前。</p>

    陆舫猛然抬头。</p>

    一袭白袍如流星坠落,从屋顶窟窿来到陆舫身前,一拳已至。</p>

    陆舫整个人被打得倒滑出去,撞碎了墙壁,第二拳又到。</p>

    神人擂鼓式。</p>

    陆舫在这一条直线上,结结实实吃了九拳神人擂鼓式,一路倒退,先前笑脸儿和陈平安都站过的墙壁,也给陆舫后背撞得稀巴烂。</p>

    陆舫试图想要御剑大椿救援自己,但是发现根本不敢,只能凝聚一身气机竭力庇护体魄。</p>

    而大椿毕竟只是这方天地的神兵利器,不是陆舫滞留桐叶洲的本命飞剑。</p>

    第十拳陈平安毅然决然递出。</p>

    陆舫砰然撞开街道那边的建筑,与先前那位琵琶女子如出一辙,最终潜入了墙壁之中,七窍流血,狼狈至极。</p>

    但是陈平安也为这次执意出拳付出了代价。</p>

    一人出现在身侧,一拳打在了陈平安的太阳穴上。</p>

    如同被撞钟敲在了头颅上。</p>

    陈平安倒飞出去十数丈之远,半蹲在街道上,脚边就是先前被陆舫剑气裂开的沟壑。</p>

    那位出手打断陈平安神人擂鼓式的家伙,一袭儒士青衫,就站在那边,一手负后,一手握拳在身前,气定神闲。</p>

    陈平安转头,吐出一口黑青sè的淤血,伸手擦了擦嘴角。</p>

    那个刚好位于南苑国国师和陈平安之间的枯瘦小女孩,从头到尾,她就是蜷缩在墙根的小板凳上。</p>

    她悄悄看了眼那个身穿白袍的家伙,厉害是厉害,但这会儿就有些可怜了。</p>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那个要自己坐在原地不动的他,虽然给人一拳打得惨兮兮,缓缓站起了身后,他在跟学塾先生一样的老头子对视,可也在与自己对视。</p>

    大概是说,别怕?</p>

    她明明知道自己的性命,跟他挂钩了。他一旦死了,自己多半也要死翘翘。</p>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戾气横生,恨不得他下一刻就给那个老王八打死算了。</p>

    这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p>

    就像当初她看到小木箱子里的那个小雪人一样。</p>

    她那么喜欢它,既然得不到,那就摔掉,毁掉,死掉。</p>

    她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