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变故
    周肥双指一捻,女子魂魄在他指尖凝聚为一粒雪白珠子,被他轻轻放入袖中,抬头望向金刚寺老僧,没了先前的清谈意味,直截了当道:“说回那件衣裳的事情,我知道与你有关,种秋为此还来寺里找过你。”</p>

    可是老僧还是不愿说正事,眼神充满缅怀之意,望向屋外绿意葱葱的茂林,“贫僧有个师弟,年轻的时候,一起修的佛法,说他最看不得人间悲伤的故事,看到了,他就难免会想,世间本来就有佛,人间还是如此这般,就算他修成了佛,又能如何呢?后来我离开了家乡那座小寺庙,不知那位师弟如今……”</p>

    “成佛了没有?”</p>

    周肥压下心中怒意,轻轻摇头,讥笑道:“这么小的地方,成得了什么真佛,老和尚,你想太多了。”</p>

    老僧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师弟是否还在世,这么多年,很是想念师弟做的米粥。”</p>

    周肥就要站起身,“不陪你绕来绕去了,送你一程,自己去问你师弟在下边还会不会做粥。”</p>

    老僧脸sè淡然,微笑道:“宫中那具罗汉金身,我若是帮你周肥拿到,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p>

    周肥重新坐下,觉得有趣,“‘我’?”</p>

    老僧伸出手掌,摸了摸光头,感慨道:“我不打算当和尚了,自幼就被丢在寺庙门口,被师父好心收留,当初跟师弟两个人成天想东想西,其实一直很想要一把梳子来着。”</p>

    周肥捧腹大笑。</p>

    老僧摘了外边袈裟,整齐叠好,放在一边,轻声道:“请你帮她找出一个脱身之法,不要再被禁锢在这个‘小地方’了。”</p>

    一件大袖飘荡的青sè衣裙,出现在屋内一角。</p>

    屋外那些美人们侍奉周肥多年,见多识广,可是亲眼看到这件飘摇空中的衣裙,还是觉得惊艳。</p>

    衣裙飘到老僧身边,裙角缓缓落在地上,最后依稀可见是一个跪坐姿势。</p>

    老僧脱了袈裟后,言语便不再那么讲究,“这么多年,担任这金刚寺的续灯僧和讲经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说了万千句经文佛法与他们听,各sè人物,三教九流,他们听了也就只是听了,沙场大仗还是打,江湖仇杀还是照旧,难不成要我一个和尚,拿起刀去除暴安良,以杀止杀?拿刀架在脖子上,逼着他们向善向佛?”</p>

    衣裙一只袖子抬起,遮在领口之上,摆出掩嘴娇笑状。</p>

    老僧盯着周肥,“办得到吗?”</p>

    周肥没有急于给出答案,眼前金刚寺老僧,是这方天地的佛门圣人,擅长榜书,字如金刚杵,气势磅礴。</p>

    周肥叹了口气,“买卖人还是要讲一点诚信的,你这老和尚,当真不知道得了这类认定的福缘,就可以离开此地?”</p>

    老僧转头看了眼青sè衣裙,无奈道:“她不一样啊。”</p>

    周肥虽然是个开窍极早的谪仙人,但是也不敢自称通晓所有规矩,毕竟下来之前,挨上一些个神魂禁锢的真正仙家秘术,是必不可少的。</p>

    镜心斋,金刚寺,敬仰楼。</p>

    这三个地方的当家人,经过一次次浩劫和积淀,未必知道得比他少。</p>

    老僧笑了笑,“周施主能有此问,我就彻底放心了。”</p>

    周肥自言自语道:“对于我而言,最好的情况,当然是带着周仕一起离开。但是万一有意外呢,比如当下这种,周仕给人打成重伤,几乎没有浑水摸鱼偷偷跑进十人之列的机会了,我就需要保证自己离开后,六十年后,周仕可以多出一些把握。周仕,鸦儿,樊莞尔,这些人,不管是谁,去了更大的天地,只要有人愿意照拂他们,一定可以大放光彩。”</p>

    说到这里,周肥难掩愤懑,“陆舫这个笨蛋,明明看破了,却不曾真正勘破。老子上哪儿再去给他找什么师娘师妹的!当年也好意思拿剑戳我……”</p>

    老僧抬头望去。</p>

    周肥突然抬起一手,手指间多出一封信笺。</p>

    低头一看内容,周肥放声大笑起来,“天助我也。”</p>

    他转头看了眼那些各有千秋的绝sè美人,周肥心中唏嘘不已,心头满是遗憾,不提那不用奢望的同道中人童青青,只说比起南苑国皇后周姝真,镜心斋樊莞尔和魔教鸦儿这三人,眼前她们的武学资质,还是差了太远。</p>

    ————</p>

    身穿便服的南苑国太子魏衍,带着两人一起在太子府穿廊过道,其中一人,是魏衍的恩师,老人身材矮小,瘦猴似的,却是当今天下,名副其实的武学宗师。</p>

    另外一人,则是被南苑国江湖子弟奉若女神的樊莞尔,从武林圣地镜心斋走出来的仙子。</p>

    魏衍神sè古怪,有些尴尬,但更多还是庆幸,只是碍于恩师在旁,不好流露出来。</p>

    传授魏衍一身高深武学的老人气呼呼道:“好家伙,就躲在我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我都没能发现,见着了面,我倒要讨教讨教这天下十人的真本领,种国师是世间少有的豪杰,我素来服气,可我就不信一个烧火做饭的厨子,能厉害到哪里去!”</p>

    老人骂骂咧咧。</p>

    原来敬仰楼新鲜出炉了一份最新的天下十人,点名道姓,身处何方,武学高低,都有简明扼要的描述,丁婴俞真意之流,都是老面孔,但是其中有一位,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而且藏匿之地,就在这南苑国京城的太子府,身份竟然是一个厨子。</p>

    有个满身烟火气、油盐味的高大老人,忙里偷闲,蹲坐在井然有序、一尘不染的灶房外头,拿着一把金灿灿的炒黄豆,一颗颗往嘴里丢。里边那些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子徒孙们,正在忙碌今天的午餐。</p>

    老厨子见着了太子魏衍的身影,哀叹一声,皱着一张老脸,清净不得了。</p>

    魏衍下令让厨子杂役婢女都散去,老厨子也不出声阻拦,认命一般蹲在原地,长吁短叹。</p>

    先前气势汹汹的矮小老人,真遇见了这位榜上宗师,一下子就没了兴师问罪的气焰,沉默寡言,死死盯住这个大隐隐于朝的老家伙。</p>

    老厨子则一直斜眼瞥着樊莞尔,迅速看一眼,立即收回视线,好像忍不住,再看一眼,便是樊莞尔都有些奇怪。</p>

    魏衍有些犯嘀咕,难不成还是个老不正经?</p>

    历代天下十人,除了春潮宫周肥和女子身份的童青青,其实对于人间美sè,早就没有谁会上心了。</p>

    老厨子第一句话就很能唬人,“你们知道谪仙人分几种吗?”</p>

    魏衍和瘦猴老人面面相觑。</p>

    樊莞尔因为出身镜心斋,知道一些内幕。</p>

    老厨子捻了一粒炒黄豆到嘴里,“天底下只剩下美食,不曾辜负了。要是连这个还要夺走,那我就……就只能去当个酒鬼了!”</p>

    老厨子不再多看樊莞尔,将半数炒黄豆一股脑丢入嘴中,拍拍手站起身,“谪仙人下凡,历练红尘,一种是周肥和冯青白这般,早早自知,来此人间,所求为何。所以行事作风,在我们眼中惊世骇俗,可在他们看来,却是天经地义。不过这类谪仙人,所求之物,不会太深。还有就是你那镜心斋的祖师,童青青,似乎在躲着什么。”</p>

    “第二种,是陆舫这样的,开窍得比较晚,但是一定会在某个节骨眼上醒过来。”</p>

    “再有一种,只是我的猜测,他们一辈子都完成心愿,故而始终无法清醒,浑浑噩噩,过完一世又一世,久而久之,家乡成了故乡,异乡反而就成了家乡。这类人,会比较特殊,往往皮囊出彩,武学天赋很高,但在外人眼中,成就总是距离最高,每次都差了那么一点。”</p>

    老厨子又盯着樊莞尔,“但是这类人有些时候,身上难免会带着‘不合规矩’的味道,市井坊间的所谓‘魔怔了’、‘鬼上身’,有一小撮,就跟这个有些关系。你这小女娃儿,近期有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古怪?”</p>

    樊莞尔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两次。”</p>

    老厨子点点头,笑眯眯道:“丁老魔厉害啊,人间无不可杀之人。人间无不可恕之人。已经不比当年那个疯子差了,而且更加聪明,我看这次他多半要得偿所愿。俞真意要护着这方人间,在我看来,自然也厉害,可在某些人眼中,估计格局还是小了些。反而是一直被俞真意压一头的国师种秋,前些年,独自一人,走遍四国山河和八风蛮夷之地,我看出息会比较大。”</p>

    老厨子叹了口气,“至于我嘛,说多做多错就多,不闻不问等个死。以前还想着折腾一番,越到后来,看得越多,就越没心气了,这次乱局,丁魔头和俞真意是死对头,有他们两个盯着,这回只要是榜上的,没谁逃得掉,我呢,谪仙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已经不好奇了,只想着能够多活个二三十年,就很满足了,所以……”</p>

    老厨子骤然出手,双指并拢作剑诀,刺穿了自己数个关键窍穴,顿时鲜血淋漓,一身落在俞真意、或是“谪仙人”陈平安眼中,近乎“合道”的气息,瞬间破功,从这座天下最顶尖的宗师,一路下坠,沦为比瘦猴儿还逊sè一筹的高手,选择主动退出这场风起云涌的乱局。</p>

    老厨子脸sè惨白,但是笑容释然,对太子魏衍问道:“这么大一座太子府,再养一个糟老头子二三十年,应该没问题吧?当然,真有需要我出把力的时候,殿下也可以开口。”</p>

    魏衍点点头,“先生只管在府上静养,我绝不会随意打搅先生的清修。”</p>

    ————</p>

    牯牛山之巅,刚刚走到山脚又去而复还的周姝真拿着一封密信,苦笑不已,递给俞真意。</p>

    俞真意接过之后,看了信上内容,皱眉问道:“怎么回事?”</p>

    周姝真无奈道:“肯定是来自敬仰楼,但绝对不是我们敬仰楼的手笔。”</p>

    俞真意抬头看了眼天幕。</p>

    当站到足够高的地方,神人观山河,人间即是星星点点的壮观景象,但是很难盯着某一个人仔细瞧。</p>

    俞真意对此深有体会。</p>

    比如他眼中,看得到状元巷那边的丁老魔、陈平安、陆舫,三人光点尤为刺眼。</p>

    更远处,比如有金刚寺两点,太子府四点,其中最亮的一点骤然黯淡下去。</p>

    这种远观,无需消耗俞真意的积攒多年的灵气,可如果俞真意想要仔细“近看”某一人,就要付出不小的代价。</p>

    ————</p>

    状元巷附近那栋宅子,头戴银sè莲花冠的丁老魔,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敬仰楼的密信。</p>

    看到末尾处,老人眼睛一亮。</p>

    还有这等好事?</p>

    便是丁婴,都有些心动了。</p>

    他瞥了眼曹晴朗,啧啧道:“小娃儿,你倒是好运道!”</p>

    至于那个外乡人,绝对是被谁狠狠坑了一把,不然绝对不至于惹来这么大的打压。</p>

    在丁婴所知的历史上,每一次甲子之期,几乎没有过这样光明正大的插手,没有哪位谪仙人被如此敲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