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九章 围杀之局
    长条青石铺就的街道两头,有两人相向而行,陈平安和棋摊子刚好位于居中位置。</p>

    陈平安左手边是一位面罩白纱的女子,衣石青sè衣,红锦裹身,系以玉带,怀抱一只琵琶,身子妖娆,摇曳生姿。</p>

    右边是一位身高八尺的汉子,赤手空拳,上身裸露,肌肉虬结,却穿了条粉sè长裤。</p>

    这一双男女,怎么看都不像是跟鸡鸣犬吠作伴的市井百姓。</p>

    那汉子杀气腾腾,毫不遮掩自己的昂扬战意,盯着那个手拿朱红酒壶的家伙,比起寻常南苑国青壮男人,个子还要略高一些,虽然面容清秀,可也算不得什么少年郎了。</p>

    汉子朗声笑道:“外乡人,我叫马宣,来自塞外,有好事之徒给了一个粉金刚的绰号,昨儿有人花了黄金千两,要买下你的脑袋,还说你武功深不可测,别看长得面嫩,极有可能是俞真意那般的老妖怪,我便喊了姘头一起,今儿你是自尽,好留个全尸,还是给我双拳砸得粉碎?”</p>

    汉子嗓门大,一番言语说得震天响,棋摊子那边,众人哗然,顾不得棋盒板凳,四处逃散。这可是要当街杀人,他们哪敢凑热闹,按照状元巷老一辈人神神道道的说法,南苑国京师历史上,有过几次江湖高人的厮杀,打得天翻地覆,几座大坊直接就给打成了废墟,事后身穿披麻戴孝的门庭,少说也有几百户人家。</p>

    透过轻薄面纱,瞧着那些鸟兽散的街坊百姓,女子嘴角翘起,右手就要挑弦,以音律杀人割人头。</p>

    但是女子蓦然停下了挑弦动作,嫣然一笑,“既然这位公子不喜欢助兴,奴家就不多此一举了。”</p>

    原来那个白袍外乡人盯上了她,感觉像是她只要敢手指触弦,他就会撇下那个粉金刚,先盯上她。</p>

    她是来帮着老相好一起挣千两黄金的,可不是来担任吃力不讨好的厮杀主力,之所以愿意接这笔买卖,就在于她和粉金刚马宣是江湖上少有的绝佳搭档,一人近身厮杀肉搏,一人远远牵扯袭扰,天衣无缝,只要是那十人之外的江湖宗师,两人配合,哪怕打不过,也能逃得掉。</p>

    陈平安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为何要找上自己?先是那个仙子樊莞尔所谓的谪仙人,现在又有人出价黄金千两,于是光天化日之下,蹦出这么两个满身血腥煞气的家伙,如果不是自己阻拦,恐怕那些四处逃窜的百姓就已经死了。</p>

    相较于声势吓人的魁梧大汉马宣,陈平安注意力更多还是在女子身上。</p>

    那支以整块紫檀制成的华美琵琶,落在陈平安眼中,又有玄机,琵琶弦附近,丝丝缕缕的血腥气和浓如墨汁的死气,相互缠绕,向四周散发流溢。</p>

    只是琵琶上没有任何怨灵厉鬼产生,陈平安对此有些奇怪,按照自己行走宝瓶洲和桐叶洲各地的经验,死于琵琶之下的亡魂如此多,怨气凝聚,应该会有灵异古怪产生才对,就像在那飞鹰堡。</p>

    那个枯瘦小女孩坐在墙根的板凳上,碎碎呢喃着“谁都看不到我……看不到我……”。</p>

    至于为何不跟随那些百姓一起逃入远处街巷,她先前不是没有犹豫,但是总觉得待在这边,更安心一些。</p>

    陈平安问道:“我如果出两千两黄金,你们能否告诉我幕后主使?”</p>

    女子低头掩嘴,娇媚而笑,由于怀抱琵琶,做出这个动作后,胸脯便被挤压得厉害了。</p>

    那马宣只是瞥了眼她,便眼神炙热,笑骂道:“骚娘们,几年不见,见着了俊俏男子,还是走不动路!做完这桩买卖,咱们找个地儿打架去,能不能便宜一些?一次就要百两黄金,天底下谁吃得消?”</p>

    陈平安叹了口气道:“没得谈?”</p>

    那汉子大步前行,哈哈大笑道:“拧下的脑袋,我们再来谈,该说不该说的,大爷都告诉你,咋样?”</p>

    抱琵琶的女子缓缓而行,在距离陈平安尚有百步之遥,就停下身形,她轻轻摇晃手腕,蓄势待发。</p>

    马宣猛然一蹬,脚下青石地面砰然碎裂,魁梧身形瞬间就来到陈平安身前不足一丈,粉sè长裤紧贴大腿,由于速度太快,发出猎猎声响。</p>

    一丈距离而已,那个像是被吓傻的家伙依然一动不动,马宣嗤笑道:“敢惹老子的姘头发骚,死不足惜!”</p>

    不再保留实力,一拳骤然加速,砸向陈平安头颅。</p>

    陈平安心思急转,不耽误躲避这一拳,身体轻飘飘后仰倒去,双脚扎根大地。</p>

    这边的纯粹武夫,貌似胆子有点大啊。对阵迎敌,还有闲情逸致跟人聊天?就不怕那一口气用完,在新旧交替的间隙之间,被对手抓住破绽?</p>

    一拳落空,马宣心知不妙,立即散气全身,虽然是外家拳的宗师,可小心起见,仍是害怕自身横炼的体魄,未必扛得住,不得已放弃了攻势,全部转为防御,气走周身窍穴之后,肌肤熠熠生辉,像是涂上了一层金漆。</p>

    陈平安一脚向上踹去,踹中马宣腹部,整个人被踹得砰然升天。</p>

    一个拧转翻身,陈平安猛然站直,脚步轻挪,左右各自摇晃了一下,恰好躲过四根凝聚成线的“琴弦”。</p>

    女子以捻、滚、挑三势,右手五指眼花缭乱,琵琶却无声无息,但是身前有一丝丝晶莹亮光骤然出现,转瞬即逝。</p>

    陈平安在街道上飘来荡去,每次都刚好躲过琴弦迸发而出的冷冽丝线,那些如锋刃的丝线,在空中纵横交错,杂乱无章,像是几十张强弓激射而出的连珠箭,笼罩四方。</p>

    马宣使了一个千斤坠轰然落地,双手作锤状,凶悍压下街面。</p>

    显然女子也在时刻关注着马宣的动向,掐准时机,在马宣落下之时,从琵琶那边激荡而出的丝线,就缓了缓,以免耽误了马宣的进攻势头。</p>

    陈平安在原地凭空消失,魁梧大汉愣了一下,拳势已经来不及收回,便重重砸在街道上,长臂如猿的马宣屈膝砸地,以半蹲之姿,拳头触及大地,砸得青石板不断碎裂飞溅。</p>

    陈平安出现在马宣身侧,一手按住马宣肩头,微微加重力道,按得马宣轰然下沉,双膝没入青石条板。</p>

    马宣怒喝一声,想要顶开那只重达千钧的手掌,但是那人只是再一按,就压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肌肤上那层意味着一身横炼外功几乎已至江湖巅峰的金sè,竟然开始自行消散,体内气息,开始不由自主地絮乱流转,马宣给惊骇得肝胆欲裂,魂飞魄散。</p>

    经过“切磋”。</p>

    陈平安终于发现一个真相,这名走外家拳路数的武夫,体内那口纯粹真气,太散了。</p>

    一身外泄流淌的气势和拳意都是真的,实打实的武道炼气境界,但就像一栋屋子,栋梁的木材不够好,寻常的风和日丽,不会有问题,可一旦遇上真正的大风大雨,就容易撑不起来,垮塌下去。</p>

    一口气,杂且乱,求多而不求精,根本就与“纯粹”不沾边,反而像是一名武夫走了练气士的道路。</p>

    那名怀抱琵琶的女子,干脆就停下了十指动作,面纱后有一声幽怨叹息。</p>

    双方实力悬殊,这次她和马宣算是撞到铁板了。</p>

    眼前这位貌似年轻的白袍公子哥,极有可能是无限临近“天下十人”的隐世大宗师。</p>

    魔教中人?丁老魔之后又一位横空出世的天之骄子?要一统江湖?</p>

    还是老神仙俞真意精心调教出来的嫡传弟子?是为了针对丁老魔重出江湖的杀手锏?</p>

    形势一团乱麻。</p>

    琵琶女子心中也是如此。</p>

    自己和马宣不该掺和进来的。</p>

    墙头上有人轻轻拍掌,“厉害厉害,不愧是被临时放到榜上的家伙,确实值得我们认真对付。”</p>

    女子抬头望去,顿时如坠冰窟,墙上蹲着一个笑容僵硬的男子,他这幅尊容万年不变,就像戴了一张蹩脚低劣的面具,戴上去就生根发芽,这辈子再也摘不下了。</p>

    笑脸儿,钱塘。</p>

    那十人之外,此人堪称天底下最难缠的宗师,甚至没有之一,也是性情最古怪的邪魔外道,不太滥杀无辜,但是遇上相同境界的高手,一定会死缠烂打,老一辈十人之列的八臂神灵薛渊,虽说因为上了岁数,拳法巅峰已过,跌出了十人行列,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魔教三门之一的某位枭雄,就差点死在他八臂神通之下,但是面对笑脸儿,被钱塘足足纠缠了整整一年,差点给逼得失心疯。</p>

    那笑脸儿蹲在墙头上,一手抓起一块泥土,轻轻抛掷,嘿嘿道:“如果还要故意保留实力,你会死翘翘的,不是死在他手上,而是死在我手上。”</p>

    “对吧,马宣?还有那个大胸妇人,对了,你姓甚名甚什么来着?”</p>

    被陈平安数次以手掌压在肩头的马宣,一身雄浑罡气突然炸裂开来,气势比起之前,暴涨了无数。</p>

    那个怀抱琵琶的女子也戴上了一副假指甲,泛着幽光,再无半点炫技的嫌疑,开始重重拨动琵琶弦。</p>

    马宣反手凶悍一拳。</p>

    陈平安伸出一只手掌挡在身前,挡下那一拳,身形借势倒滑出去,双脚像是两颗棋子在镜面上轻轻滑过。</p>

    在马宣和陈平安之间,方才有两道粗如拇指的莹绿sè丝线交错而过,两侧墙壁崩裂出两条裂缝。</p>

    若是陈平安撤退稍晚,就需要直面这次偷袭。</p>

    马宣转过身,先抬头瞥了眼墙头上笑脸依旧的家伙,冷哼一声,死死盯着安然无恙的陈平安,吐了口血水在地上,先前被陈平安一脚瞪上天,五脏六腑其实已经受了伤,壮汉对身后的女子提醒道:“骚婆娘,不来点真本事,今天咱俩很难糊弄过关了。”</p>

    女子恶狠狠道:“都怪你,天底下哪有这么难挣的钱!”</p>

    马宣咧嘴道:“老子事先哪里知道这黄金如此烫手,说好了都去对付丁老魔的,本以为这个家伙就是小鱼小虾而已。”</p>

    陈平安的注意力更多还是放在那个墙头笑脸儿。</p>

    他在试探他们,或者说试图看穿这座江湖的深浅。</p>

    他们何尝不是在查看陈平安的真正底细。</p>

    墙头那笑脸儿再次拍手,“有趣有趣,大伙儿想到一块儿去了?”</p>

    就在此时,街巷交叉的路口,缓缓走出一个玉树临风的年轻男子,头簪杏花,手中拎着两颗鲜血淋漓的脑袋。</p>

    簪花郎周仕,他站在拐角处,远远望着陈平安,笑着提起了手中的脑袋,轻轻丢在地上。</p>

    他身后又姗姗走出一位脚踩木屐的绝sè女子,她缓缓越过周仕,从泥地踩在青石板后,便有了滴滴答答的响声,十分清脆,她手中也拎着两颗头颅,随手丢在街面上。</p>

    她嫣然而笑道:“这位公子,我家师爷爷说了,只要你交出酒葫芦,那个孩子就能活命。不然,一家五口可就要团团圆圆了,这些日子,公子逛遍了南苑国京城,一看就是个心肠好的人,忍心吗?”</p>

    在巷子深处的那栋宅子里,头戴一顶银sè莲花冠的老人,正坐在板凳上晒着太阳,旁边有个孩子,瑟瑟发抖,满脸鼻涕眼泪。</p>

    老人微笑道:“不用害怕,你的天赋很好,我打算破例收你为徒,说不定能够成为下一任魔教教主,哭什么呢?没了几个亲人而已,却有希望拥有一整座江湖,娃儿你读过些书,应该已经能够算清楚这笔账,再哭的话,害我分心,无法困住屋子里的那个小家伙,我可就要连你一起杀了。”</p>

    老人抬头望向远处,“俞真意,种秋,不妨实话告诉你们,周肥我已经答应保下,劝你们还是先杀童青青和冯青白两个,再来对付老夫,再说了,多出一个外乡人,就是多出一份机缘,杀不杀我,已经没那么重要。你们真以为我会对一副罗汉金身动心吗?那你们也太小看我丁婴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杀了街上那人,可就不是十了,一条性命之外,加上那只酒葫芦,和我身后屋内传说中的仙人飞剑,那么最少是十三。”</p>

    老人懒洋洋道:“不如你我双方都顺势改变策略吧,宰了那小子,就可以多出很多选择的机会。”</p>

    大概是已经得到确切回复,老人嗤笑一声。</p>

    街上,陈平安环顾四周,沉声道:“不用再算计我的心境了。”</p>

    笑脸儿和簪花郎双方,都觉得匪夷所思,不知为何要冒出这么一句。</p>

    唯独远处一位抱剑立于树荫中的中年汉子,原本一直在打盹,这会儿睁开眼,不再有半点惫懒神sè,冷笑道:“果然如此。”</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