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八章 杀机四伏
    还是那位姓樊的女子,初看穿着素雅,但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衣裳绣有如意水云图案,在天上月辉和市井灯火映照下,若隐若现,富扎眼,贵雍容,不过如此。

    不过此刻她应该是覆了一张面皮,只有先前姿容的五六分神采,不至于让这市井坊间太过轰动。

    她还是使劲盯着陈平安,陈平安放下碗筷,不得不问道:“你找我有事?”

    她突然伸手揉了揉额头,环顾四周,皱紧眉头。

    隔壁桌上有食客与人起了争执,骂街起来,拍桌子瞪眼睛,气势汹汹,指着对方鼻子怒骂什么你家一门老鸨小娼妇,事不过三,你再敢扯这有的没的,老子就要直接在你家开妓院了。

    双方争执,浓郁的南苑国京师腔调,说得既难听又杂乱。

    女子一手指肚轻轻揉捏太阳穴,恢复正常神色,以江湖武夫的凝音成线,眼中充满了好奇和憧憬的光彩,询问道:“这位公子,你可是……谪仙人?”

    陈平安哑然失笑,摇头道:“我只是个外乡人,来南苑国游历,不是姑娘说的什么谪仙人。”

    那女子有些遗憾,歉意道:“多有叨扰,公子恕罪。”

    陈平安摆摆手,“没关系。”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最近南苑国京师不太安宁,公子是人中龙凤,很容易被人盯上,希望公子多加小心”

    陈平安拱手抱拳,“谢过樊姑娘。”

    樊莞尔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就这样离开这条熙熙攘攘的宵夜闹市,一些个青皮流氓想要借机揩油,只是每次他们出手,她总是刚好躲过,如一尾鱼儿游曳在水草石块之间。陈平安有些疑惑,按照竹楼老人的说法,武人天赋好不好,要看能否从低劣的拳架,养出最高明的拳意,当初他选择陈平安,这是原因之一。

    不过崔姓老人死要面子,不愿承认《撼山拳》其实有着诸多可取之处,陈平安不愿揭穿而已。

    眼前这名素未蒙面却两次找上自己的奇怪女子,按照先前丁姓老者与那鸦儿、簪花郎周仕的聊天,她多半就是那个名动天下的樊莞尔,搁在家乡宝瓶洲,可就是神诰宗女冠贺小凉的地位。

    樊莞尔分明已经有点“近道”的意思,为何一身武道修为,好像给压了一块万斤巨石,迟迟上不去?

    一身气势可以隐藏,可以返璞归真,但是处久了,内在神意骗不了人,每一口呼吸的缓急,举手抬足的韵味,往往都会泄露天机。

    先前头戴一顶银色莲花冠的丁姓老人,看似随随便便一步跨入白河寺大殿,陈平安就立即察觉到天地异象。

    陈平安可是从骊珠洞天走出来的,见过的山顶人物,不算少了,能够让陈平安觉得“挺厉害”的人物,自然不简单。在落魄山竹楼的喂拳之人,曾是一位十境巅峰的武夫,在桂花岛上的喂剑之人,好歹也是一位老金丹。

    陈平安在樊莞尔身影消失后,想了想,也离开这处闹市。

    南苑国京师,分为大大小小的八十一坊,大致格局,与陈平安路过的许多王朝藩国都差不多,这座被誉为天下首善的城池,北贵南贫东武西文,白河寺位于西城,多是中层文官和殷实商贾的府邸宅第,处处可见匠心。

    此时陈平安就走在一座石拱桥上,夜深人静,陈平安轻轻跳到栏杆上,走到青石桥拱顶那边的栏杆,陈平安望着脚下这条小河,潺潺而流,下边立着一尊镇水兽,形状若蛟龙,亦是不罕见。

    宝瓶洲许多繁华城池,栏板柱头或是拱券龙门石上,都有这类用以压胜水中精怪的镇水兽。但是陈平安察觉不到这头古老的镇水兽,有一丝一缕的残余灵气,好像就只是个装饰摆设。

    在陈平安望水发呆的时候,出身镜心亭的仙子樊莞尔,遇上了本该回到南苑国宫城的太子殿下,魏衍。

    此人虽是天潢贵胄,却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年轻高手,他的武道授业恩师,是位从北方塞外流亡到南苑国的老一辈宗师,正如魏衍所说,是那当今天下、距离十大高手最近的一小撮人。太子魏衍的师父,与魔教三门之一的垂花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所以这份身份尊崇的太子殿下,也被湖山派和镜心亭都认为是正道中人,并且有希望成为下一代的江湖领袖人物,镜心亭甚至有意将其扶持为下一任南苑国君主。

    而那个魔教中人的鸦儿,则是暗中扶持魏衍的皇弟魏崇,双方尔虞我诈,相互构陷,在南苑国老皇帝那边争宠,已经打了五六年的擂台。

    樊莞尔与魏衍散布于静谧夜色中,魏衍轻声道:“樊仙子,你要见那个人,其实不用瞒着我的,他能够躲在白河寺大殿,从始至终都没有让我们察觉到,肯定不是寻常的江湖莽夫,万一他是魔教中人,你出了事情,怎么办?”

    樊莞尔不愿让魏衍这位未来南苑皇帝心生芥蒂,微笑道:“殿下,你觉得自己与莞尔,还有魔教那个不知真实姓名的青鸦儿,春潮宫的簪花郎周仕,加上其余六位差不多年纪的年轻高手,总计十人,与天下十大高手遥相呼应,我们十人当中,谁的武道最高?”

    魏衍对此早就心中有数,除了有个好师父,还是一国太子,谍报眼线遍布天下,哪怕没有走过江湖,也早就对江湖密事烂熟于心,魏衍不用思索便娓娓道来,“谁为魁首,不好说,但是前三甲,早有定数,生死之战,一旦狭路相逢,谁生谁死,就看谁更擅长争夺冥冥之中的大势,天时地利人和,谁占据更多,谁就能赢。”

    说到这里,魏衍瞥了眼女子身后,今夜出行,樊莞尔并没有携带兵器,他笑道:“樊仙子精通镜心亭、湖山派以及失传已久的白猿背剑术,三家圣人之学,兼容并蓄,当然可以位列三甲,我师父由衷称赞过仙子,有无剑背在身后,是两个樊莞尔。”

    樊莞尔笑道:“殿下谬赞了。”

    魏衍一手负后,一手手指轻轻敲击腰间玉带,“魔教那个鸦儿,当年她刚刚进入京城,心高气傲,竟敢跑去国师那边,还吃了种国师一拳,能够伤而不死,世人都觉得是她侥幸,但是父皇与我说过,国师曾言,那个小姑娘,武学天资之高,可谓女子中的陆舫。”

    “最后一人,应该就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冯青白了,这十来年,横空出世,他的身世、师门,所有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喜好游历四方,不断挑战各路高手宗师,只知道此人进步神速,看他的对手挑选,就会发现他从一个略懂三脚猫的外行,短短十年间,就成长为当世第一流的高手。”

    说完这些,魏衍转头问道:“樊仙子,其余七人当中,还有隐藏更深的?”

    樊莞尔双手负后,走在一座寂静无人的小桥上,靠近栏杆,一次次拍打着雕刻着上边小石蹲狮的脑袋,摇头道:“就算真有,最少我和镜心亭都不知道。”

    魏衍笑容和煦,不曾想樊仙子还有如此俏皮的时候,一时间他便看着那双水润眼眸,有些痴了。

    男子下等眼光,只看女子脸面,中等眼光看那身段,上等眼光看女子神意。

    更何况樊莞尔三者皆有,还是各自世间第一风流。

    如何能够让眼高于顶的南苑国太子殿下,不心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魏衍对她的心仪,无论是言谈还是视线,既不赤裸放肆,却也从来不刻意隐藏得滴水不漏。

    魏衍停下脚步,又加快步子,与她并肩而行,想要伸手牵住她的纤纤素手,可惜没有那份勇气。

    樊莞尔停下脚步,侧过身,举目远眺,眉眼忧愁,缓缓道:“之所以聊起这个,就是想说一件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怪事。”

    魏衍好奇道:“说说看。”

    樊莞尔揉了揉眉心,魏衍担忧道:“怎么了,可是那白袍剑客使用了什么阴险手法?”

    她笑着摇头,“殿下,你从你师父那边,听说过‘谪仙人’吗?”

    魏衍笑道:“我那师父是个江湖莽夫,可不提这个,他老人家最不喜欢文人骚客,总说他们是帮没卵的娘们,年少时跟师父学武,只要聊天的时候,我说得稍稍文绉绉一点,就要挨打。所以我就只能从诗篇中,去领略谪仙人的风姿了。”

    既然魏衍这边没有线索,樊莞尔就不愿多说此事,转移话题,她眼神深远,喃喃道:“殿下,你何曾有过一种感觉,当我们经历一事,或是走过一地、见过一人后,总觉得有些熟悉?”

    魏衍点点头,“有啊,怎么没有。”

    这位太子殿下觉得有趣,笑问道:“难道樊仙子也相信佛家转世一说?”

    樊莞尔摇摇头。

    ————

    京城外的牯牛山上,今夜站着七八人之多,其中颜色若稚童的湖山派俞真意,神色凝重,远眺夜幕中的京城轮廓。

    满身酒气的邋遢汉子,连佩剑都当给了酒铺妇人,名为陆舫。

    南苑国国师种秋,是一位不苟言笑的清瘦男子,气质儒雅,很难想象他会是那个天下第一手。

    剩余一人,

    俞真意嗓音也如容貌一般稚嫩清灵,缓缓开口道:“除了丁老魔,春潮宫周肥,游侠冯冯,镜心斋童青青,这既定四人,我们恐怕要多杀一人了。”

    陆舫自嘲道:“不会是我吧?”

    种秋冷冷瞥了眼他。

    陆舫摊开手,无奈道:“开个玩笑也不行啊?”

    除了这四大宗师中三人,山顶还有一些绝对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物。

    但是无一例外,要么是榜上有名的十大高手之一,要么是魏衍师父那般的武学宗师。

    今夜的牯牛山,以及接下来的南苑国京城,注定会不谈正邪。

    俞真意死死盯住京城某个地方,轻声道:“陆舫,你跟你朋友,先解决掉那个最大的意外,至于是联手杀人,还是独自杀人,我都不管,但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三天之内,将那人的头颅带过来,他身上的所有物件,老规矩,杀人者得之。”

    陆舫摸了摸后脑勺,叹息一声。

    远处有人阴森而笑,跃跃欲试。

    ————

    陈平安没有返回宅子,就这么孤魂野鬼似的,独自夜游京城,期间潜入一家书香门第的藏书楼,随手翻阅书籍。

    在天亮之前,又悄然离去,在京城国子监又旁听那些夫子授课,直到日头高照的正午时分,才走回状元巷那边,有意避开了跟丁姓老人、簪花郎周仕有关的那栋宅子。

    状元巷有几间逼仄狭小的书肆,除了卖书,也顺带卖一些称不上案头清供的文房四宝,粗糙简陋,好在价格不高,毕竟这边的买主,都是些进京赶考的穷书生。陈平安在一家铺子买了几本文笔散淡的山水游记,近期肯定不会翻看,只是想着让落魄山多些藏书而已。

    等陈平安走回住处的巷弄,刚好那个清秀的小家伙下课归来,两人一起走在巷子里,孩子像是有难言之隐,憋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出口。

    陈平安就假装没看到,回了宅院,晚饭是跟孩子一家人在一张饭桌上,按照事先租房子的时候说好的,这户人家为陈平安添双碗筷,每天多收三十文钱,老妪信誓旦旦说,餐餐必有鱼肉,事实上陈平安经常外出,要么早出晚归,错过吃饭的点,要么干脆一段时间没人影儿,老妪高兴得很。

    今天桌上没什么油水,老妪笑着抱歉,说陈公子今儿怎么不早点打声招呼,才好准备食材。

    陈平安笑着说能吃饱就行了。

    老妪便问明儿怎么说,当听到陈平安说明天要外出后,老妪便唉声叹气,埋怨陈公子也太忙碌了些,吃顿家常饭菜都这么难,其实她儿媳妇的厨艺,还是不错的,不敢说多好,肯定下饭。

    一直低头扒饭、连菜都不敢多夹一筷子的的妇人,微微抬头,憨厚笑笑,婆婆夸奖自己,破天荒了。

    陈平安吃过了饭,就搬了条小凳,去那孩子爷爷经常跟人下棋的街角,难得是大条青石铺就的街面,世世代代住在这边的人,在那边看着人来人往,与街坊邻居聊着家长里短,很能解闷,若是见着了有富家子弟骑马疾驰而过,或是某位小有名气的青楼女子姗姗走过,都能让一整条街亮堂起来。

    陈平安坐在棋摊子不远处,那边围了一大堆人,突然发现那个孩子也搬了条凳子,坐在自己身边。

    之前已经摘下那把“剑气”放在屋内,市井纳凉,还背着一把剑,不像话。养剑葫带在了身边,但是让更为听话的飞剑十五留在了院子那边,免得给人偷了去,如今南苑国京城不太平,藏龙卧虎,想必很快就都该起身了。

    察觉到孩子的别扭,陈平安笑问道:“有心事?”

    上了学塾、便知晓一些粗略礼仪的孩子,低下头,“对不起啊,陈公子。”

    陈平安轻声道:“怎么说?”

    孩子坐在矮矮的板凳上,双手紧握拳头,放在膝盖上,不敢看陈平安,“我娘经常趁着陈公子不在家,就去翻陈公子的东西。”

    陈平安愣了一下,本以为是那个言语刻薄的老妪,经常去他房间“串门”,翻翻捡捡,不曾想是那个看着很老实的孩子他娘亲。

    孩子心情愈发沉重,“后来陈公子离开久了,娘亲就偷拿了陈公子放在桌上的书籍给我,我一个忍不住,就翻书偷看了,我知道这样不好。”

    陈平安本想说一个轻描淡写的“没关系”,但是很快就咽回肚子,改口道:“是不好。”

    之前逛荡京城,某天在喧闹庙会上,看到一对富贵气派的娘俩,身后暗中跟着一帮目露精光的扈从,五六岁的孩子,瞧见了一位漂亮姐姐在摊子便挑选物件,他便跑过去扯那少女的袖子,孩子自然并无恶意,只是为了吸引大人的注意力而已,那少女起先并无理睬,只是孩子出身权贵高门,见这位姐姐竟然不理睬自己,便有些恼火,手上的力气便越来越大,那少女被纠缠得不耐烦,倒也知书达理,并未跟不懂事的孩子计较,便抬头望向不远处站着的孩子母亲,后者便喊了孩子回来,不让他继续胡闹。

    当时这一幕,如果止步于此,陈平安看过也就算了。

    但是那位气质华贵的妇人,说了一句话,让陈平安一直难以释怀,却想不出症结所在。

    必然从钟鸣鼎食之家走出的妇人,教育自己孩子的那句话,“你看姐姐都生气了,别再顽皮了。”

    乍一看,毫无问题。妇人的神态,一直当得起雍容二字,望向自己儿子的目光,慈祥宠爱,对那少女的态度也绝无半点恶劣。

    直到这一刻,陈平安与这个孩子随口闲聊,才想明白了缘由。

    与梳水国宋雨烧老前辈有关的那桩惨烈祸事,相似又有不同。

    妇人如此教子,是错的。

    难道那摊边少女不生气,孩子就可以如此行事了吗?

    相较于宋雨烧前辈的那桩江湖惨事,市井上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好像说重说不得,真要絮絮叨叨个没完,肯定会给人不近人情的嫌疑。说不定那妇人觉得是在得理不饶人,得寸进尺,真当家族姓氏是好欺辱的?甚至那少女都未必领情。

    陈平安掏出那支竹简,看着左右两端,视线不断往中间移动。

    上边已经刻了许多印痕。

    陈平安两只手的左右食指,抵住如同一把尺子的竹简两端,悬在空中,转头对那个忐忑不安的孩子笑道:“你娘亲如此作为,肯定是错事,你知错不改,还是不太对,但是呢,在知道这个后,还要明白,世间事,分大小,人生在世,除了对错,大是大非之外,终究是要讲人情的,比如你娘亲为何如此做,还不是想要你多读书,以后成为童生,秀才,举人老爷,甚至是考中进士?你娘亲那么能吃苦的人,难道是为了什么光宗耀祖,为了她穿得好吃得好?想来不是的,只是单纯想要你将来过得好,对不对?你娘亲为何如此做错事,你如果明白了,便可以不去多想,她的错,与对你的好,你已心中有数,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你读了书,学了书上的圣贤道理,便是知礼了,那么若是光阴倒流,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办呢?”

    孩子一直听得很用心,因为陈平安将道理说得浅,他又是聪慧的孩子,便听懂了,认真思考后,“我应该将娘亲偷来的书本,默默放回陈公子的屋子,然后光明正大地跟你借书,这样对吗?”

    陈平安点头道:“我只敢说,在我这边,已经对了,换做其他人,你可能还得多想一些。”

    小孩子雀跃道:“陈公子,那你不会怪罪我娘了吧?”

    陈平安揉了揉那颗小脑袋,“有些错,是可以弥补偿还的,你就这么做了。”

    小孩子使劲点头,“所以先生告诉我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跟人打生打死都不讲几句话的陈平安,今天竟然跟一个孩子讲了这么多,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不过心境又静了几分,感觉就算现在马上去走桩和练剑,都已经没有问题。

    陈平安收起了那支竹简放回袖子,便干脆再多说了几句。

    “每天必须吃饭,是为了活下去。”

    “在衣食无忧的前提下,读书讲理,不一定是为了做圣贤,而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一些。当然,不一定真的更好,但是儒家圣人们的经典教诲,世世代代君子贤人们的金玉良言,最少最少,给了我们一种最‘没有错’的可能性,告诉我们原来日子可以这么过,过得让人心安理得。”

    那个孩子迷迷糊糊道:“陈公子,这些我就有些听不懂了。”

    陈平安笑道:“我有许多事情,其实也没想透彻,就像搭建一间屋子,只是有了几根柱子,离着能够避风避雨,还差得很远,所以你不用当真,听不听得懂都没事,以后有问题想不明白,可以多问问学塾先生。”

    孩子笑着起身,拎着小板凳,给陈平安鞠了一躬后,说是要回家抄书写字了,教书先生可严厉了,稍稍偷懒就会挨板子的。

    陈平安笑着挥手道:“去吧。”

    陈平安没有转身,说道:“把手里的石头丢掉。”

    身后响起一个稚嫩嗓音,哦了一声,然后就是石子摔在地上的响动,似乎石子还不小。

    一个枯瘦小女孩拍拍手,大摇大摆走到陈平安身边蹲着,转头问道:“凳子借我坐坐呗?”

    陈平安置若罔闻,摘下养剑葫,开始喝酒。

    小女孩又问道:“你这么有钱,能不能给我一些?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要每天吃饭,才能不饿死人。”

    陈平安不看她,反问道:“你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两人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

    小女孩可怜兮兮道:“我知道你不缺钱,给我几两银子,你又不心疼,可是我能买好多干饼和肉包子了,到了冬天,每年京城都会冻死很多老乞丐,他们身上的那点破烂衣服,我想要扒下来,要费好大的劲,你瞧瞧,我现在身上这件,就是这么来的。我要是有了钱,肯定就能熬过去了。”

    陈平安还是不看她,“身上这件,肯定是这么好的,可是上次穿的呢,是那个小姑娘偷偷拿出来,送你的衣裳吧?今天怎么不穿了,就为了见我?”

    小女孩看似天真无邪,完全没听懂陈平安的言下之意,娇憨笑道:“大夏天的,衣服破一些,反而凉快,她送我那件,我一般舍不得穿的,到了冬天再拿出来,穿在身上,特别暖和。”

    陈平安突然站起身,左右各看一眼街道两端的尽头,话语却是对那个蹲着的小女孩说的,“去贴着墙根站着,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

    小女孩是个心思活络的,时时刻刻在偷偷观察着陈平安,所以早早顺着陈平安的视线瞥了两眼,然后嘟嘟囔囔,抱怨着起身,就要跑去墙边避难,突然听到那人说道:“拿上板凳。”

    她不乐意了,“凭啥帮你拿?你是我失散多年的野爹啊?”

    陈平安直截了当道:“十文钱。”

    “好嘞,爹!”小女孩黝黑脸庞上,立即笑出一朵花来,拎起了小板凳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