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 伤心
    人间大势,其实多是山上决定。</p>

    远离飞鹰堡的天上。</p>

    双方对峙。</p>

    他们的胜负,几乎决定了一座飞鹰堡的生死存亡。</p>

    三把本命飞剑加上两个年轻人,又有缚妖索和五彩腰带缠身。</p>

    高冠老人可谓身陷重围,并非对方人多势众,而是仅仅是被对方用层出不穷的法宝耗死堆死的。</p>

    面对两个莫名其妙的年轻怪物,高冠老人仿佛自知必死,神sè怅然,充满了无奈,缓缓道:“若非如此,方才那金袍少年刺我一剑的时候,我就自行炸裂金丹了,再以残留yin神炸死你,毕竟老夫早年巅峰,是摸着元婴门槛的大金丹修士,哪怕你躲得过,也绝对不会好受,说不得这副漂亮皮囊,就要没了。”</p>

    陆台点点头,并不否认。</p>

    眼角余光则一直盯着高冠老人的两条胳膊,那才是真正禁锢住老人的杀手锏。</p>

    老人何等老辣,低头望去,啧啧道:“都是好东西啊。”</p>

    老人环顾四周,有些落寞,“当初若非太平山一位老祖的高徒,觊觎我的五岳冠,我却不愿双手奉上,哪里会沦落到今天的境地,他索要无果,便私通散修,出钱请他们大开杀戒,杀得我亲朋好友一个不剩……”</p>

    说到这里,老人嘿嘿而笑,“老夫也不是吃素的,便找机会宰了他们两个龙门境修士,那可都是真正的天才,与你们两人差不多,运气好的话,有望跻身元婴境,金丹境是板上钉钉的。所以太平山便气疯了,再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明面上是一位年轻金丹与我捉对厮杀,最终杀得我境界大跌,事实如何?哈哈,好一个太平山,那年轻金丹背后可杵着一位元婴地仙呢,为的就是要我给那年轻金丹喂招,既得了打杀一位老金丹的声望,又得了稳固境界的实在好处,美其名曰物尽其用,你们说这些个名门正派,厉害不厉害?”</p>

    陆台视线越过蒲团老人,望向远方的陈平安。</p>

    他能与陈平安心湖说话,并且保证不被所有中五境修士窃听,陈平安却无法回答,江湖武人凝音成线的手段,市井百姓觉得神奇,可在山上修士看来,实在是最下乘的拙劣手法,因此陆台想要知道陈平安的决定,双方只能眼神交流。</p>

    明知道两个年轻人在“眉来眼去”,可谓枭雄末路的高冠老人,没有理睬这些,艰难抬臂,伸出一根手指,轻弹从心口透出的锋锐剑尖,这个英雄气概的动作,使得老人呕血不已,只是老者神sè自若,“如果没有认错,应该是那名沉香国第一剑客,从扶乩宗重金购买的佩剑吧,本来就算半件山上法宝,吃掉老夫的心头血后,总算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坐实了法宝称号。”</p>

    高冠老人哈哈大笑,转头望向那个踩在飞剑之上的金袍少年,伸出三根手指,“小子,真是有钱啊。你背后所负的那把长剑,虽然不知道为何从头到尾都没出鞘,该不会还是一样法宝吧?”</p>

    陈平安无动于衷,一言不发。</p>

    高冠老人收回视线,望向天空,深呼吸一口气,天上大风,吹拂得狼狈老人双袖猎猎作响,</p>

    “我这一身物件,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坏我大道,就别做梦拿到手了!”</p>

    老人蓦然放声大笑道:“我这一死,也算值得了,心口长剑,双手彩带和缚妖索,再加上头顶五岳冠,屁股底下的蒲团,也勉强能算一件,能够有五件法宝一起殉葬,元婴地仙还差不多!若是再加上三把本命飞剑,上五境的山巅仙人,也不过如此吧?”</p>

    老人身躯开始腐化,一点点灰烬从身上簌簌而落,但是丹田处却绽放出一团刺眼的光彩,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p>

    几乎同时,初一十五和麦芒,全部疾速撤退,远离那位要自爆丹田的龙门境修士。</p>

    以及那把饱饮老者心头精血的长剑痴心,也随后被陈平安以剑师驭剑术,从心口处拔出,只是拔出之前,不忘狠狠一搅,将老人心口完全捣烂,显而易见,就算是冒着长剑被炸裂的风险,陈平安也要确保老人的必死无疑。</p>

    老人低下眉眼,随着那根对陆台而言至关重要的五彩腰带,离开手臂,高冠老人顿时觉得浑身一轻,再无须龙游浅滩被虾戏,老人眯起眼眸,只等另外一条胳膊上的缚妖索也被金袍少年取走。</p>

    但是老人呆若木鸡。</p>

    那条品相极高的金sè缚妖索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愈发绑缚住他的胳膊,摆明了要当他的殉葬品。</p>

    老人直到这一刻,机关算尽,到头来仍是被束手束脚,才彻底爆发出压抑心底的yin鸷暴戾,以及内心深处潜藏的那抹恐慌。</p>

    这份情难自禁的惶恐不安,半点不输当年被那位太平山年轻金丹追杀。</p>

    什么元婴地仙厚颜无耻的保驾护航,迫使老人给太平山的那位金丹喂招,自然是高冠老者的信口雌黄。</p>

    为的就是营造出自己愿意慷慨赴死的假象氛围,在缚妖索和彩带松开之后,他就可以分出一缕精粹yin神,舍了肉身和修为,彻底远去,虽然伤及大道根本,可总好过命丧当初,回头去市井找一棵修道好苗子,言语蛊惑,随口编织一个凄惨壮烈的故事,之后兢兢业业帮其修行,然后再伺机夺舍便是。</p>

    不管了,顾不得太多!</p>

    哪怕手臂上还缠绕有缚妖索,再不金蝉脱壳,就真的只能束手待毙了。</p>

    高冠老人的丹室气海一同炸开,蒲团彻底毁坏,那顶五岳冠被一弹而开,向身后的金袍少年飞去。</p>

    一时间,天上罡风絮乱,向四面八方炸开,灵气骤然崩碎,如铸剑室的壮汉打铁,星火四溅。</p>

    由于陆台是练气士,更加难熬,哪怕已经隔着五十丈远,仍是一退再退,即便形势严峻,陆台仍是竭力以心声告知陈平安,选择一个能够保证自身安全的位置上,以此作为契机,淬炼武夫体魄神魂,大有裨益。</p>

    隔着那团絮乱气象,陆台看不清楚陈平安的动作,但是相信以陈平安的谨小慎微,会做一个安全之策。</p>

    不知不觉,陆台早已将武道四境的陈平安当做了同道中人,甚至在某些生死抉择之中,愿意信赖甚至是一定程度上依赖陈平安。</p>

    对于山上追求自身不朽的练气士、尤其是有望证道的天之骄子而言,殊为不易。</p>

    高冠老者已经不再奢望尽善尽美,虽然敏锐察觉到几处地方的飞剑隐匿游曳,借着丹室轰然炸开、天上光芒刺眼的瞬间,高冠老者的一缕精粹yin魂瞅准一个间隙,果断往更高处一闪而逝。</p>

    虽然yin魂之上,始终有一缕金sè丝绳紧紧缠绕,可是在这份惊天泣鬼神的动荡之中,可以忽略不计。</p>

    不曾想那金袍少年虽然没有中计,没有伸手去接住那顶五岳冠,而是由着它往大地坠去,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但是高冠老人的yin魂信心十足,踩着那把夸张飞剑,金袍少年也追不上自己,除非是一边御剑,一边使用方寸符,并且前提是找准自己的逃遁方位,三者缺一不可。</p>

    尤其是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因为缚妖索很快就要被yin魂挣脱,先前丹室和气海一同自爆,缚妖索上边的灵气所剩无几,再难牢牢约束住yin魂了。</p>

    要不然为何说山上修士,最怕“万一”二字?</p>

    天上,金袍少年陈平安,接连使出两次方寸符,一次离开了飞剑针尖,第二次更是凭空来到那缕精粹yin魂之后,第一次拔出了那把剑气长城老大剑仙暂借的“长气”,陈平安心无旁骛,脑海之中,全是破败寺庙齐先生面对粉sè道袍柳赤诚的那一剑。</p>

    一剑斩下!</p>

    可怜yin魂如同一叶残破浮萍,被剑气洪水迅猛冲刷而过。</p>

    人间再无此人半点痕迹。</p>

    一剑功成之后,陈平安当下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凄惨地步,持“长气”剑的整条胳膊都已经变成白骨,以至于五指都握不住那把“长气”剑,长剑坠向大地,不但如此,陈平安整个人颓然也砸向地面。</p>

    初一十五充满焦急,在下坠的身形四周飞旋,却不知所措。</p>

    好在手脚皆有莲花符箓生发绽放的陆台,在半空截下陈平安,最终扶着他站在缓缓下降的飞剑针尖之上,陆台自己则在飞剑之外的空中大袖飘摇。</p>

    陆台看着模样凄惨的陈平安,既是心疼,又有怒气,“陈平安,你也太莽撞了!还要不要命了,由着他逃走又如何,一缕yin魂而已,想要复出,最少也是几十年甚至百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你我还会怕了他?!”</p>

    陈平安歪头吐出一口血水,还有心情顺着视线望去很久,看得陆台哭笑不得。</p>

    陈平安收回视线,转头望向那位老修士身死道消的高空战场,并没有什么志得意满的表情,“我是在杀人。”</p>

    陆台赶紧掏出一只瓷瓶,倒出芬芳且浓稠的膏药在手心,缓缓倾倒在陈平安那条惨不忍睹的手臂上,哪怕是陈平安这么能熬的家伙,仍是呲牙咧嘴,陆台低声解释道:“忍着点,可让人白骨生肉。”</p>

    陆台发现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心中了然,没好气道:“方才我已经帮你接住了长剑和那根缚妖索,暂时收在腰带之中,不过事先说好,缚妖索破损得厉害,需要花费不少雪花钱才能修缮如初,不过你放心,这笔钱当然是我来出。”</p>

    陈平安松了口气,随即问道:“那顶高冠?”</p>

    陆台白眼道:“咱们脚下都是荒郊野岭,不怕给人捡漏拿走,好找的。”</p>

    两人一飞剑,缓缓向地面下降。</p>

    陈平安叹了口气,那块蒲团已毁,有点可惜,此次斩妖除魔,竟然就只剩下一顶可以搬出山岳的高冠。</p>

    不过当初“逆流而上”,执意要将老修士斩杀当场,对于神魂淬炼,陈平安收益颇丰,武道四境第一次有“沉”下来的感觉,不再是那种虚无缥缈、捉摸不定的意味。</p>

    这一场变故或者说机缘,跟当初远游大隋途中,顾璨他爹那尊yin神的选择,极为类似。</p>

    陈平安觉得这场厮杀,哪怕没有那顶五岳冠,哪怕缚妖索彻底崩坏,也都不算亏。</p>

    如今自然是赚大了。</p>

    不说其他,只说那把充满邪祟气息的长剑痴心,品相就提升了一大截,转手卖出,可都是钱呢。</p>

    不过世间法宝终究是身外物,唯有拳法和剑术,才是陈平安真正想要死死抓住、抓牢的立身之本。</p>

    陆台突然笑道:“那顶五岳冠,长得挺漂亮啊。那老家伙似乎尚未完整发挥出这件法宝的威力,应该是不清楚五岳冠真实来历的缘故,回头我回到中土神洲,去自家藏书楼和几个地理世家翻翻看,说不定会有收获。”</p>

    陈平安笑道:“得嘞,这就是想收入囊中的意思了。你撅起腚儿就知道要放什么屁。”</p>

    陆台愤愤道:“陈平安,好歹读了些圣贤书,你能不能斯文一点?”</p>

    陈平安呦呵一声,“俩大老爷们,瞎讲究个啥?”</p>

    陆台丢了个妩媚白眼。</p>

    哪怕一路同行,如果加上乘坐吞宝鲸从倒悬山到桐叶洲,已经不知道几个千里了,可陈平安觉得还是有些吃不消。</p>

    两人落在飞鹰堡外的山林之中,陆台心意一动,本命飞剑麦芒一闪而逝。</p>

    陆台主动泄露底细,“麦芒相较针尖,杀伤力平平,但是麦芒诞生之初,就拥有一项罕见神通,‘觅宝’。”</p>

    “听听,同样是飞剑,别人家的,就是不一样吧。”陈平安笑着拍了拍养剑葫芦,初一和十五都已经藏身其中。</p>

    不过这一次,即便是初一,都没有跟陈平安怄气,应该是这次生死之战,不像以前在城隍庙和千军万马之中那两次,立功不多。</p>

    但是真正的原因,还是陈平安嘴上说着艳羡的言语,内心深处,对初一十五仍是充满了感激之情。</p>

    陈平安在一棵大树底下盘腿而坐,瞥了眼白骨惨惨的胳膊,撇撇嘴。</p>

    陆沉没来由红了眼睛,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默。</p>

    陈平安看了他一眼,“哭哭啼啼,娘们似的!”</p>

    陆台怔怔。</p>

    陈平安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p>

    当初在落魄山竹楼,陈平安就被光脚老人这么骂过,十分难过。</p>

    现在发现这样骂别人,果然还挺带劲。</p>

    陆台看到爽朗大笑的陈平安,他心境跟着安宁下来,跟他相对而坐,问道:“为何要这么拼命?”</p>

    陈平安一脸天经地义,“我们不是事先说好了吗,你去飞鹰堡主楼,我来对付那座云海。答应过你的事情,总要做到吧?何况后来那老邪修铁了心要杀我,我不拼命就活不下去,还能怎么办。”</p>

    陈平安停顿片刻,略作思量后补充道:“都跟人打生打死了,把情况往最坏处想,总是没错的。如果缚妖索真的毁了,我这个时候也不会怪你,那是我自己的决定。就像之前咱们对付那拨杀人越货的家伙,我觉得可以收手了,你还是要去追杀幕后主使,是一样的道理。”</p>

    陆台歉意道:“那根彩带,是我的本命物,受不得损伤,对不住了。”</p>

    陈平安摆摆手,示意陆台不用多解释什么,看了眼陆台的黯然神sè,笑着安慰道:“这可不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无所谓啊,而是我愿意相信你,才会觉得有些事情,你做了,就自有你的权衡和考量,朋友之间,不用说太多。”</p>

    陆台又有些眼眶湿润,陈平安语重心长道:“你啊,不是女儿身,真是可惜了。我以前有两个江湖朋友,就是跟你说起过的年轻道士和大髯游侠,在这种事情,就都没你这么扭扭捏捏,你太不爽利了。”</p>

    一个随便把别人当朋友的人,往往不会有真正的朋友。</p>

    一个喜欢嘴上称兄道弟的人,心里其实没有真正的兄弟。</p>

    所以陆台知道从陈平安嘴里跑出来“朋友”两个字,分量到底有多重。</p>

    可以为之托付生死!</p>

    陈平安事实上就是这么做的,高冠老人以五岳压下,只要陆台出手再慢一点,哪怕陈平安躲在“山底”下的大坑之中,依然会被阵法灵气所镇压,活活闷死其中。</p>

    陆台一想到这个,便又有些愁肠百转,整个人愈发像是女子了。</p>

    因为他当时在那个小院中,是唯一的听众,亲耳听着陈平安亲口说过的那些事情,那些有关梦想和愿望的事情。</p>

    于是陆台斩钉截铁道:“陈平安,这次分赃,我会让你赚一个盆满钵盈的。”</p>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懒得说话。</p>

    长久的沉默。</p>

    唯有秋日的阳光,透过疏疏密密的枝叶,撒落林间。</p>

    陆台终于幽幽开口道:“陈平安,你怕死,我怕命。你说我们俩是不是同病相怜?”</p>

    陈平安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比你爷们多了。”</p>

    陆台好不容易与人这般吐露心扉,结果给人浇了一头冷水,顿时大怒,“陈平安!你这厮怎的如此无趣!”</p>

    陈平安眨眨眼,“我一个大老爷们,要另外一个男人觉得我有意思做啥,我有病啊?”</p>

    陆台恹恹道:“好吧,我有病。”</p>

    然后他细若蚊蝇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p>

    陈平安耳尖,愣了愣,“啥意思?!”</p>

    陆台后仰倒去,躺在地上,“就是字面意思,我就是个怪物嘛,从小到大,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我爹娘加两个师傅,再加一个家族老祖宗,你是第六个。到了上阳台后,我才能够真正……”</p>

    说到最后,陈平安已经完全听不真切。</p>

    陈平安憋了半天。</p>

    陆台痴痴望向天空,“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既然说出口,就受得了你任何看法。”</p>

    陈平安挪了挪位置,靠近一些陆台,充满了好奇,又有些难为情,低声问道:“女人来那个的时候,是不是很痛啊?”</p>

    陆台如遭雷击,黑着脸转过头,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去问你喜欢的那个姑娘?!”</p>

    陈平安下意识挠挠头,“这我哪敢啊。”</p>

    陆台突然笑了起来,指了指陈平安的手臂。</p>

    陈平安骂了一句娘,赶紧放下那条血肉缓缓生长的胳膊,真疼。</p>

    两人再次无言。</p>

    陆台坐起身的时候,蓦然发现那个家伙,在伤心,而且是很伤心的那种。</p>

    陆台只觉得不可理喻。</p>

    不知道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陈平安这么想不开。</p>

    只见陈平安膝盖上,放着一枚陆台从未见过的印章,小小的。</p>

    今天的飞鹰堡,大难临头,最后安然无恙。</p>

    而他陈平安也还好好活着。</p>

    骊珠洞天。</p>

    所有人也都安然无恙,甚至像他陈平安这样的泥腿子,还走了这么远的江湖。</p>

    因为我们有齐先生。</p>

    那么。</p>

    齐先生人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