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作别
    (这一章不是大章节,只有七千字,因为晚上还有一章。)</p>

    陆台当时指了指院门口那边,说贴了那张宝塔镇妖符,门外是江湖,门内就已是山上了。</p>

    把陈平安给说得想喝酒。</p>

    之后飞鹰堡热闹了起来,热闹就有了人气,比起之前那种近乎死寂沉沉的安详,当下的飞鹰堡明显要更加让人心安。</p>

    因为飞鹰堡来了两位外乡高人,不是飞鹰堡熟悉的那种游历四方的大侠,或是大名鼎鼎的宗师,而是神神道道的,比起已经足够古怪的何老夫子,还要更让人觉得新鲜。</p>

    那位堡主盛情邀请而来的中年男子,在飞鹰堡的大街小巷,牵白马而行,马鞍两侧挂了两大捆松柏枝条,每次人马停步,手持拂尘的男子就会烧掉一根树枝,也不见他使用火石,双指一搓,松柏树枝便会燃烧起来,泛起阵阵清香,袅袅升空。</p>

    凑在远处旁观的飞鹰堡人氏,其中有些略通老黄历的白发老者,开始显摆起学问来,说这叫庭燎,是一门了不得的仙家术法,能够驱邪祛秽,因为松是万木之长,被誉为十八公,相当于朝廷的国公爷,柏树则是仅次于松木的侯爷,尤其是一些个名山大岳上的松柏,显贵着呢,所以燃烧松柏,配合仙家口诀,就能够通神。</p>

    相较高大男子的拂尘白马,另外一位邋遢老人,就显得俗气多了,卖相比不过同行,手段也透着股乡土气,故而跑去凑热闹长见识的飞鹰堡百姓,实在不多。老人的身份,说是年轻道人黄尚的师父,是位居山道士,跟老堡主是江湖上结识的故交,这次老人家在山上掐指一算,算准了飞鹰堡有难,才下山来此帮着祈福消灾。</p>

    邋遢老人既没有身穿道袍,也不会画符踏罡,只是让人抓了七八只雄鸡,分别挂在了飞鹰堡大门、祠堂门口、水井、校武场等地,然后就一天到晚盯着那些大公鸡,腰间挎着只小米袋子,装满糯米,还有一壶清水,伺候着那些雄鸡,壶中水,却不是飞鹰堡日常饮用的井水,而是让弟子黄尚从远处深山打来的山泉之水。</p>

    陈平安和陆台分道扬镳,陆台喜欢看那所谓的太平山仙师,装神弄鬼,陈平安则去观摩老人的手法,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陈平安介于两者之间,虽然不清楚老道人这种行径的渊源,但是能够确定每处悬挂雄鸡之后,yin风煞气就要浅淡几分,如同两军对垒,一方避其锋芒,只不过这种逼退,并无伤亡,躲在暗中蓄势而已。</p>

    在老人给雄鸡喂养糯米和清水的时候,从他忧心忡忡的脸sè就能够看出,老道人也瞧出了端倪,心情并不轻松。</p>

    至于那位招摇过市的拂尘男子,神sè自得,像是弹指间就要一切邪祟灰飞烟灭。</p>

    桓常桓淑兄妹,负责为此人开道。</p>

    陶斜阳脸sè苍白,经常咳嗽,只与黄尚一起跟在老道人身后。</p>

    陆台并未明言两人道行的高低,只说那男子肯定不是什么桐叶洲太平山的练气士,而邋遢老人是位名副其实的山居道人,讲究一个幽潜学道,仁智自安,与山水为邻。</p>

    太平山是桐叶洲中部首屈一指的大宗门,比起扶乩宗只强不弱,只是隐世到了近乎厌世的地步,极少有修士下山外出,是内外丹法集大成者,陆台在中土神洲都有所耳闻,只是在世间的名气远远不如桐叶、玉圭两宗。</p>

    又过了两天安静祥和的日子。</p>

    就算是居住在市井巷弄的飞鹰堡百姓,都察觉到了天sè的异样。</p>

    本该旭日东升的晨曦时分,飞鹰堡的头顶上空,却是黑云翻滚,层层叠叠,像是活物一般在对着飞鹰堡张牙舞爪,压得所有人心头沉甸甸的,担任教书先生的老管事何崖,放出话来,今天学塾不用上课,要他们赶紧回家待着,让蒙学稚童们好一阵欢天喜地,回去的路上,成群结伴,对着那些黑云指指点点,说这像一只蜈蚣,说那像一头水牛,最后瞧见了如同一张女子狰狞面孔的黑云,把孩子们吓得顿时作鸟兽散,赶紧跑回家中。</p>

    陈平安在院子里练习拳桩,早早发现了天象的诡谲,陆台坐在石桌旁默默掐指推演,神sè自若。</p>

    本该日头高照的清晨时分,昏暗如深夜,阳光竟是半点洒不进飞鹰堡。</p>

    陈平安又听到了巷子外边的yin森嬉笑声,飘来荡去。</p>

    陈平安停下拳桩,跑去打开门,转身抬头一看,那张普通材质的镇妖符,随着这些天时间的推移,符胆蕴含灵气也在不断流逝,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一张原本崭新的黄sè符纸,像是张贴了大半年的春联,褪sè严重,褶皱得厉害,还有几处被渗透的黑sè墨块,难怪那群yin物鬼魅胆敢现身挑衅。</p>

    陆台双手拢袖走出院门口,与陈平安并肩而立,仰头看着那张趋于腐朽的丹书真迹,自言自语道:“距今极其遥远的时代,相当于七境武夫修为的人,画出来的符,不过是刚刚抓到了一点皮毛,九境实力的人,画符才算登堂入室,所以那会儿的符箓,威力之大,可想而知。其中又以隐晦难明的‘三山九侯先生’,被视为‘符箓正宗’,只可惜我们这些后人,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人,还只是个别称。”</p>

    陈平安踮起脚跟,摘下那张符箓,收入袖中。</p>

    四周顿时响起鼓噪之声,雾气从小巷泥路升起,迅速弥漫开来,雾气先是脚踝高度,然后是膝盖,很快就到了半腰。</p>

    陈平安就像打开锅盖,立即就是雾气腾腾,只不过灶台雾气是热腾腾的米香菜香,小巷这边是黏糊糊的潮湿yin雾,泛着淡淡的腥臭气味。</p>

    陈平安转头望去,好在雾气并未一鼓作气,涌入那些市井门户的院子里,只是家家户户张贴在大门上的各类门神,武圣人或是文武财神什么的,发出一阵细微的呲呲作响,本就涣散浅淡的那点灵气,烟消云散,再也庇护不得主人家。</p>

    在陈平安视野中,小巷尽头,又出现了那对身穿缟素白衣的大小人物,小孩子依旧盯着陈平安,一对鲜红的眼珠子,不断有血迹渗出,流淌在雪白的脸庞上,只是鲜血并不会离开那张脸,会像一条条蚯蚓爬来爬去,从双眼进进出出,像是将孩子的眼窝子,当做了巢穴。</p>

    牵着孩子的大人,脸上竟然并无五官,像是覆着一层厚重的白布,让人瞧不见耳鼻眉眼口。</p>

    还有许多渗人的污秽yin物,一并往巷弄尽头的这座院子走来,有生了一双死鱼眼的老妪手脚着地,灵活攀爬在院墙上,对着陈平安不断重复呢喃着要吃肉。</p>

    还有许多蹲靠在墙根下的稚童,双手抱膝,脑袋抵住膝盖,发出从牙齿缝渗出的呜咽声,断断续续,随风飘摇,像是想要诉说一个悲伤的故事,可又年纪太小,口齿不清,说不出个真切。</p>

    陈平安虽然从小就敬鬼神,可真谈不上害怕。</p>

    试想一下,一个四五岁的年幼孩子,风雨无阻,就敢一个人往神仙坟里头跑。然后练了拳,加上这趟桐叶洲,就是三次远游,一路上见过的山水奇怪,何其多也,哪里还会被这种阵仗吓到。</p>

    所以哪怕那一大一小,晃晃悠悠已经走到了院门正对着的巷子,陈平安还是无动于衷,反而走出一步,站在台阶边缘,好像就在等待它们动手的那一刻。</p>

    那个满脸鲜血如蛛网的孩子,一直凝视着陈平安,它在侧过头与陈平安对视的时候,开口道:“你的肉很香,能让我吃上几口吗?我只要你的半付心肝,可以吗?”</p>

    孩子的言语说得极为缓慢,而且前行的脚步不停,等到“心肝”二字说出口的时候,已经背对陈平安,但是它的头颅已经拧转过来,依然在“正视”着陈平安,它还伸出一条漆黑的舌头,舔-弄着嘴角的血迹。</p>

    那位沿着墙壁行走的老妪率先发难,一个纵身而跃,扑向陈平安。</p>

    陈平安看也不看,一步向前踏出,走下台阶,不等靴子触及巷弄地面,轻描淡写一拳砸出,击中那位老妪的头颅,yin物老妪被打得向后倒撞回对面的墙壁,砰然粉碎,它甚至来不及哀嚎。</p>

    看到这一幕后,小巷之中的yin物凶性爆发,黑烟涌动,一头头死后怨气凝聚而成的yin物,疯狂扑向陈平安。</p>

    陈平安一手负后,收在袖中,只以右手对敌。</p>

    拳意依旧点到为止,只在右臂流淌,罡气凝聚而不外泻,可是每一次出拳,就打烂一头来势汹汹的yin物。</p>

    这点拳意,这对于如今的陈平安而言,就像只从一口深井中汲水一桶罢了。</p>

    反观那群yin物的视野之中,那白袍少年的那条胳膊,就像一小截割破了夜幕的“阳光”,灼热刺眼。</p>

    不过几个眨眼功夫,浩浩荡荡的小巷yin物就十去七八。</p>

    陆台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门槛上,袖手旁观,笑意吟吟。</p>

    那个扬言要吃掉陈平安半付心肝的小孩子,挣脱开大人的手,一闪而逝,来到陈平安身后,手掌作刀,戳向陈平安后背心,试图一记手刀从背后剖出心脏。</p>

    手刀迅猛,只是那孩子刚刚误以为自己就要得逞,就痛苦嚎叫起来,原来当它的五指触及那一袭白袍后,如同撞入一座火炉,雪水消融,根本来不及收手,大半条胳膊就这么没了。</p>

    陈平安负于背后的左手,依旧不见丝毫动静,眼角余光始终盯着那个没有五官面容的yin物,只是向后一靠,撞在孩子yin物身上,身上的法袍金醴触及后者,孩子刹那之间便如蜡烛熔融,化作一缕极为精粹的黑烟,就要掠向远方,结果被陈平安转身,拧转手腕,画弧一拳,打得黑烟无头也无尾。</p>

    陆台打趣道:“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啊。”</p>

    陈平安撇撇嘴,“哪里是人。”</p>

    陈平安猛然转头,望向小巷尽头。</p>

    在邻近街道的那口水井,有yin沉井水,攀援水井内壁,借着街面上的雾气遮掩阳气,迅速流出了井口,向陈平安这条巷弄倾泻而来,闯入巷口之后,刚好“看到”了陈平安镇压孩子yin物的光景,稍作犹豫,井水竟然倒退而回。</p>

    陈平安右手出袖,只见指尖捻着一张崭新的宝塔镇妖符,心中默念一声十五,一柄幽绿玲珑的飞剑掠出养剑葫,划过陈平安身后,十五的剑尖钉住那张黄纸符箓,转瞬即逝,在空中拖曳出一条符箓散发的金sè光彩。</p>

    这张符箓本该用来针对那位牵着孩子的那头yin物,一番交手后,陈平安心中大定,出拳足矣。</p>

    既然那口水井里的古怪,主动跑了出来,陈平安于是就让十五带着镇妖符,掠去压胜水井,断了那些井水的退路。</p>

    井水去势极快,可是哪里快得过飞剑十五的飞掠速度。</p>

    十五到了如有怨妇抽泣声的水井旁,剑尖往井口一戳,将那张金光灿灿的宝塔镇妖符钉在井口边沿上。</p>

    它然后缓缓升空,绕着井口飞旋起来。</p>

    那股爬出井底的井水布满四周,涟漪阵阵,露出一张张怨恨仇视的女子扭曲面容,期间不甘心地分出一小股支流,冲向井口,很快就全部化为烟雾,三番五次之后,贴在井口上符箓岿然不动,灵光饱满,不断翻涌的井水这才死心,它们不断汇聚在一起,最终变成了一头依稀可见四肢的人形yin物,身高一丈,身上井水滚动不停,让人认不出容貌。</p>

    飞剑十五自然而然将其视为挑衅,在那井水yin物的额头一穿而过,骤然悬停,又从后背心口掠回,以此反复,乐此不疲。</p>

    兴许是根本没有想到这把飞剑如此剑意充沛,刚刚化作人形的井水,哗啦啦散去,重新变作一层蔓延四方的水面,开始翻涌远遁。</p>

    十五不管这些把戏,剑尖只是一次次戳在水中。</p>

    小巷那边,原本希望井水“上身”的男子yin物,流露出一丝胆怯,非但没有跟陈平安交手的念头,反而掠向巷弄尽头的那堵墙壁。</p>

    陈平安一个蹬踏,抢先来到断头路的墙壁之前,一掌拍在墙上。</p>

    又是一张镇妖符。</p>

    墙壁顿时现出原形,骸骨累累,其中夹杂有许多年幼孩童的骨架,甚至还有一些像是被人剖腹而出的婴儿,惨绝人寰。</p>

    当这堵墙出现后,那些蹲坐在墙根的抱头孩子,立即呜呜咽咽</p>

    这一幕,看得陈平安心中大恨。</p>

    那男子刚要掠起升空离开巷弄,就被怒极的陈平安转身伸手,一把抓住那张没有五官的脸面,五指如钩,法袍金醴的袖口飘摇,散发出一阵阵如同享受千年香火的神龛光彩,那头yin物发出来自神魂深处的祈求哀鸣,陈平安右手抓住yin物,左手一拳打穿yin物心脏,整条胳膊金光暴涨,既有自身拳罡,也有金醴的灵气。</p>

    陈平安搅动右手手臂,硬生生在yin物心口处捅出一个大窟窿。</p>

    犹不罢休,陈平安还要试图将yin物所有魂魄扯碎,故意控制力道,一丝一缕,抽丝剥茧,好似剥皮抽筋的刑罚,将魂魄一点一滴扯入法袍金醴的袖口,要这头yin物受那活人千刀万剐之痛。</p>

    陆台站起身,轻声提醒道:“陈平安,可以了。”</p>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左手松开五指,右手从yin物心口拔出,一拳打碎yin物,猛挥衣袖,全部收入法袍袖中,最后抖了抖袖口,细细碎碎的烟灰,簌簌而落。</p>

    陈平安看了眼前方,那些蹲坐在墙根的孩子yin物,没有逃跑,只是瑟瑟发抖,摇晃得剧烈,它们仍是死死抱住膝盖,束手待毙,它们咿咿呀呀,带着哭腔,不知道在哭诉着什么,好似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和煎熬。</p>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那张贴在尸骸墙壁上的符箓,赶紧去扯下来。</p>

    陈平安收起镇妖符后,一步跨出七八丈,蹲下身,来到一位抱头蹲坐的孩子yin物旁边,不过两三岁的体魄,陈平安伸出一只手掌,哪怕陈平安已经竭力收敛拳意和金醴灵气,尽量让法袍变得与寻常衣衫无异,可是那孩子还是颤抖得愈发厉害。</p>

    陈平安赶紧卷起两只袖口,几乎快要卷到了肩头,轻轻拍了拍那孩子的脑袋。</p>

    陈平安说不出话。</p>

    世间万般苦难,哪怕是在劫难逃的前世因果报应,可总该等到孩子稍稍长大,略微懂事之后吧?</p>

    陈平安觉得这样不对,这样不好。</p>

    因为他最能感同身受。</p>

    陈平安收回手,抬起手背,抹了抹眼眶,转头望向陆台,问道:“有法子吗?”</p>

    陆台缓缓走来,没有了先前的那种云淡风轻,点头道:“你不是会阳气挑灯符吗,只要反画此符,就是yin气指引符,然后我再画一张冥府摆渡符,就能够超度这些小家伙。你画那张符,是为了说服这些灵智未开的yin物,要它们凭借本能起身行走,我那张,是为它们打开一扇门,要它们前行有路不断头。”</p>

    陈平安在心中轻声呼唤了一声飞剑十五。</p>

    它从巷口那边迅速掠回。</p>

    陈平安从方寸物中取出一张黄sè符纸,以及那支小雪锥,盘腿而坐,一手持笔,一手掌托符纸,在陆台的指点下,开始第一次尝试着反画阳气挑灯符,因为心境不稳,最终失败,陆台也没有说什么,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再次取出符纸,竟然还是功亏一篑,这对于练拳以后的陈平安而言,是极其罕见的事情。</p>

    陈平安自己都有些茫然。</p>

    陆台叹息一声。</p>

    因为陈平安心境的其中一块碎片心镜,在摇晃。</p>

    陆台干脆拿出那把竹扇,轻轻扇动起来,看也不看陈平安,微笑道:“不要人人事事都设身处地,要学会置身事外。”</p>

    “不用着急画符,这么多年的苦头都吃了,那些小家伙们应该不介意多等这么一会儿。”</p>

    陆台扇动清风,帮着这条yin风云雾散尽的巷弄,重新遮掩那些从头顶黑云中渗透落下的无形阳气,缓缓道:“等到这边的事情解决掉,我会直接去竹楼找到那个堡主夫人,陈平安,你不用跟我一起,因为我需要你帮我打散那些黑云,以及潜藏暗处的一些yin物,道行可能不会太低。我这边你不用担心。”</p>

    陈平安嗯了一声。</p>

    陆台仰头望向天空,“大致可以确定真相了,飞鹰堡这几十年的yin盛阳衰,是幕后有人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让那位天生极yin之身的堡主夫人,孕育出一头百年难遇的鬼婴,从女子心窍之中诞生,需要耗费数年时光,以女子气血和元气为食,而不是寻常妇人的腹中怀胎十月,俗语所谓的心怀鬼胎,即是说这种情况,那位堡主夫人不是修行中人,所以元气不够,这才有了飞鹰堡的诸多古怪,为的就是维持她的性命,只等鬼婴破心而出,就是妇人死绝的时候,而且造孽太深,妇人死后魂魄多半是不要奢望安宁了,活着的时候,生不如死,死了的时候,死不如生,真是凄惨。”</p>

    陈平安眉头紧皱。</p>

    陆台缓缓道:“根据我家藏书楼上的几本道家典籍记载,这种肮脏东西一生出来,就拥有六境修为,颇为难缠,聚散不定,除非一击必杀,否则很难消灭,它嗜好吞食活人的内脏,如果没有人约束,无需百年,只要给它祸害个几座城池,吃掉十几万人,就可以顺顺利利跻身元婴境。鬼婴本就极难捕杀,那么一位地仙鬼婴,恐怕没有三位地仙联手追杀,根本不用奢望将其铲除,一个元婴境修士独自前往,主动上门,沦为它的饵料还差不多。”</p>

    陆台冷笑道:“这等手笔,在中土神洲算不得什么,可搁在这桐叶洲,算是很大了。”</p>

    然后陆台不再多说什么,手摇竹扇,清风拂面。</p>

    陈平安沉默片刻,轻声道:“可以继续画符了。”</p>

    陆台瞥了眼身边的陈平安,笑了笑。</p>

    这一次总算成了!陈平安抹了抹额头汗水,就要将那张yin气指引符收起来,陆台一脸茫然,“这是做什么?”</p>

    陈平安答道:“符纸材质不高,只是拿来练笔的……”</p>

    陆台一把夺过那张符箓,没好气道:“傻了吧唧的,一群小不点,这张符箓已经绰绰有余,再好一些,说不定引来它们的贪恋,继续选择在yin阳缝隙之间,做这种孤魂野鬼,反而是坏事。”</p>

    陈平安点点头,先将那支小雪锥递给陆台,在取出符纸之前,问道:“你那张冥府摆渡符,毕竟要破开yin阳界线,跟我这张简单的指引符,很不一样,所以材质是不是越好越灵验?”</p>

    陆台欲言又止,没有开口说话。</p>

    陈平安便已经知道了答案,直接取出一张金sè材质的符纸。</p>

    陆台没有去接,问道:“值得吗?”</p>

    陈平安点点头。</p>

    陆台摇头道:“我觉得不值得。”</p>

    陈平安转头看了那墙根两排的孩子,转头对陆台咧嘴一笑,眼神坚定,“你只管用这张符纸好了,但是千万别画错了。”</p>

    陆台叹息一声,先闭眼片刻,郑重其事地屏气凝神,这才睁开眼,握紧小雪锥,在金sè符纸上画那摆渡符,这是中土神洲yin阳家陆氏的独门符箓,图案为一片孤舟,舟上有老翁撑蒿,两边各有一串古篆文字。</p>

    陈平安相信陆台的画符,转头望向那些孩子。</p>

    曾经有个人在杨家铺子,听到过“不值得”三个字。</p>

    陈平安看着那些孩子,就像是看着数十个自己,在等待一个答案。</p>

    片刻之后,陆台笑道:“大功告成!”</p>

    陆台交还那支小雪锥,之后两人起身,陈平安捻起那张yin气指引符,浇灌入一缕纯粹真气后,符箓灵光流溢,光线轻柔,比起阳气挑灯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果不其然,在指引符彰显后,墙根下的那些孩童便懵懵懂懂抬起头,痴痴望向陈平安手中的符箓,充满了眷念和欢喜。</p>

    陆台将金sè符纸的冥府摆渡符,往巷弄尽头的那堵尸骸墙壁一丢而去,符箓贴在墙上,符箓四周边框各自出现一条金线,符纸中央地带则开始消散,金线不断往外扩张,最终出现一道金sè的门框。</p>

    陆台让手持指引符的陈平安走向那道大门,脚步要缓。</p>

    孩童yin物们纷纷站起身,跟着在前方指引方向的陈平安,一起走向巷弄尽头。</p>

    陆台坐在院门口台阶上,单手托起腮帮,望向陈平安的背影。</p>

    陈平安按照陆台的吩咐,轻轻将yin气指引符放在大门内,仿佛刚好在门槛上方,符箓悬停不动。</p>

    数十位孩子yin物先后走入其中,有人蹦蹦跳跳,有人摇摇晃晃,还有大一些的孩子牵着小一些的孩子。</p>

    它们陆陆续续走入大门之后,突然所有脑袋都挤在门槛后边,对那个站在门外的白袍少年,笑了起来。</p>

    它们虽是yin物,这一刻的笑脸,却是那般天真灿烂。</p>

    陆台看不到陈平安的神sè表情。</p>

    身穿男子青衫的她,其实本名“陆抬”,高高抬起的抬,好似与那老祖宗“陆沉”赌气作对。</p>

    她只看到陈平安在跟那些孩子挥手作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