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七章 北行
    陆台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手里的肉包子还没丢。</p>

    踹了自己一脚,那家伙竟然还有脸笑?</p>

    口口声声说着怕死,怎么到了我陆大爷这边,你陈平安就不怕死了?</p>

    真当我的针尖、麦芒,与那些废弃的胭脂水粉一般,只是摆设?</p>

    陆台突然有些郁闷,因为他才记起,陈平安根本就不晓得这两把本命飞剑的存在。</p>

    陆台站起身,恶狠狠吃掉肉包子,警告道:“吞宝鲸那一拳,渡口这一脚,两次了!”</p>

    陈平安笑道:“事不过三。”</p>

    陆台厉sè道:“敢有第三次,我要么打死你,要么换回女子装束,恶心死你!”</p>

    陈平安立即抬起手臂,双指并拢,佯装对天发誓状,可言语内容却是,“如果有第三次,请你务必选择打死我。”</p>

    陆台蓦然一笑。</p>

    见陆台没有追究计较的意思,陈平安便仰头望去,远处有一座巍峨大山,在半山处,即有云海遮蔽景象,使得世人看不见山上风光,据说一年之内只有数次机会,山下得以窥得全貌,山巅矗立着一大片宫观殿阁。</p>

    神仙书《山海志》就有记载这个扶乩宗,让陈平安印象最深的有两点,扶乩宗与龙虎山天师府一样,不属于道家三脉之一,擅长“神仙问答,众真降授”,简单来说就是与宝瓶洲的风雪庙、真武山,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够请下神仙,区别在于请下人间的是神祇,还是真仙。</p>

    再就是扶乩宗的山头,豢养精怪鬼魅之多,冠绝桐叶洲,半山腰处有一条喊天街,无奇不有。</p>

    陈平安对于那些活泼可爱的古灵精怪,一直很有兴趣。就想着在扶乩宗开开眼界,若是以往,也就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可是现在倒是愿意做一做。</p>

    而且背着的那把“长气”,当陈平安向北而走,便有剑气微颤,因此震动陈平安的神魂,若是向南而行,剑气便无动静。</p>

    这让陈平安松了口气,往北走,好歹距离宝瓶洲越来越近。</p>

    陆台对于游览喊天街一事,举双手赞成,说那儿的一些小玩意儿,不但珍稀罕见,而且价钱公道,是练气士游历桐叶洲的必去之地。</p>

    望山跑死马,瞧着距离那座大山头不太远,徒步行走,有的走。陈平安如今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江湖雏鸟,一路上时不时望向那座云雾缭绕的高山,很清楚扶乩宗的厉害,若是搁在宝瓶洲,就只比神诰宗略逊一筹。</p>

    这座位于桐叶洲中部的扶乩宗,既然是宗字头仙家,意味着最少都有一位玉璞境修,而且比起版图最小的宝瓶洲,桐叶洲的山顶仙家更有分量和底蕴。加上南北各有桐叶宗、玉圭宗,分别掐住这块陆地的两端,好似占据了桐叶洲半壁江山的气运,所以在桐叶洲还能够脱颖而出的宗门,往往都是杀出一条血路的强大势力。</p>

    闲来无事,陆台便聊了些桐叶洲和宝瓶洲不太一样的风土人情,宝瓶洲是小地方,如果不是神诰宗祁真跻身十二境仙人境,获得中土上宗赐下的天君头衔,明面上一个仙人境都没有,所以陈平安在师刀房那堵墙壁上,看到有人悬赏大骊藩王宋长镜,理由只是觉得宝瓶洲不配冒出一个十境武夫,其实可笑也不可笑。</p>

    反观桐叶洲,桐叶宗和玉圭宗的当家大佬,都是在仙人境趴了好几百年的老王八。</p>

    扶乩宗有两位玉璞境修士,一男一女,是一对道侣,羡煞旁人。</p>

    相传扶乩宗之所以会有那条熙熙攘攘的喊天街,就在于那位玉璞境女修喜好饲养精魅,哪怕当年成为地仙后,还是愿意经常露面,下山专程收集种种精怪,扶乩宗宗主便干脆大手一挥,倾尽私人财力,打造了喊天街,只为了让道侣近水楼台,不用多跑那几步路。</p>

    说起这桩恩爱,陆台满脸陶醉和憧憬,看得一旁陈平安毛骨悚然,因为他都不知道陆台是将自己想象成了扶乩宗宗主,还是道侣女修。</p>

    之后大概是被勾起了心中的那份缠绵悱恻,陆台哪怕当下是一身世家子装饰,仍然不厌其烦地与陈平安说起了那些梅花妆容,额黄酒靥,几种腮粉的sè泽晕染和扑面次序,中土神洲仙子与别洲仙子的穿衣喜好侧重,浓妆重彩和淡抹小点妆的各有各好……</p>

    陈平安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陆台好似没完没了的“闺房话”,转头对这家伙正sè道:“陆台,算我求你了,你跟我聊这些,我不想听,何况听了也没有用啊。”</p>

    类似言语,陈平安只对马苦玄说过一次,那次是马苦玄大战之间,叨叨个没完。</p>

    只不过对于后者是厌恶,陈平安极少这么憎恶一个人,刺杀自己的少女朱鹿算一个,滥杀无辜的嫁衣女鬼算一个,蛟龙沟的那头金袍老蛟算一个,屈指可数。</p>

    而对陆台更多还是无奈。</p>

    陆台一挑眉,然后痛心疾首道:“没用?你就没有喜欢的姑娘?万一有的话,就不想她更好看?九百九十九没有的话,你好歹也能靠这个跟人家聊聊天吧,你真以为仙子不放屁,个个不爱美?活该你打光棍!”</p>

    陈平安一下子开了窍,斩钉截铁道:“有!想!”</p>

    他当然有喜欢的姑娘,想她更好看……嗯?不对不对,宁姚已经最好看了!</p>

    陆台看得直摇头,“傻了吧唧!估计有了姑娘也留不住。”</p>

    说完之后,陆台犹不罢休,凭空变出那把竹制折扇,啧啧道:“留不住啊留不住。”</p>

    陈平安呵呵一笑。</p>

    察觉到陈平安有动手的迹象,陆台斜眼提醒道:“别动手啊,你一个天天翻书的人,哪怕不是君子,好歹也算半个读书人。这才几步路,说好的事不过三呢?”</p>

    渡口本就是扶乩宗的私产,一路往扶乩宗山头而去,路上多有神神怪怪的景象,有十数人乘坐一条名为“紫髯公”的紫sè大蟒身上,风驰电掣,但是乘坐之人个个四平八稳。头顶经常有充满剑气的虹光掠过,转瞬即逝。</p>

    见过了老龙城和倒悬山,陈平安对此已经见怪不怪。</p>

    陆台解释说桐叶宗跟零零碎碎的宝瓶洲很不一样,山头数目不多,但很多都是庞然大物,在这里不是随便扯一杆破烂旗帜就能自封山大王的,桐叶宗的王朝和江湖,这两股势力不容小觑。</p>

    当然事无绝对,不入流的仙家门派肯定会有,毕竟桐叶洲疆域实在太大了,再说了,哪块田地还没个老鼠窝。</p>

    可像观湖书院以南的宝瓶洲,几乎国国有仙府的景象,在桐叶洲肯定没有。</p>

    两人在宽阔道路一侧并肩而行,其实十分惹眼,来往车辆的女子,无论是仙师还是富家千金,都乐意抛来好奇打量的视线,略带惊艳,主要还是归功于风度翩翩的陆台,仙气书卷气都很出彩,这就很难得了,陈平安站在他身边,更多起到了绿叶的作用。</p>

    陆台没来由感慨道:“婆娑洲不去说,很强大,文风鼎盛,仙师如云,尤其还有一个醇儒陈淳安坐镇,咱们脚下的桐叶洲性子喜静,跟贤淑女子相似,与世无争,又有地利之优,连跨洲渡船都没几艘,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所以比较喜欢排外,其实算是一块很大的世外桃源了,西南方的扶摇洲可就热闹了,山上山下没个界线,整天打打杀杀,练气士的江湖气都很重。”</p>

    陈平安突然小声问道:“陆台,你什么境界?可以说吗?”</p>

    陆台轻摇折扇,鬓角飞扬,微笑道:“陆氏子弟,不太在意境界高低,只看‘观河’的眼力能有多远。”</p>

    陈平安点头道:“那就是不高了。”</p>

    陆台扯了扯嘴角,“相对中土神洲的修道天才,当然算不得高,可比你嘛,绰绰有余。”</p>

    陈平安笑道:“我认识一个比我略大的人,七境武夫了,在家门口遇上一个长得像狐狸的婆娑洲剑修,好像是九境。我家里有两个小家伙,一条火蟒一条水蛇,估计快要六境和七境了。你呢?到底是几境?”</p>

    陆台仍是不愿泄露自己的境界高低,只是一脸得意洋洋道:“我的两个师傅,一个授业,一个传道,都是上五境。”</p>

    陈平安哦了一声。</p>

    陆台瞥了眼陈平安,“啥意思?不服气,还是不入眼?”</p>

    陈平安点头道:“服气。”</p>

    陆台笑眯眯道:“陈平安,你这副口服心不服的德行,是不是希望躺着被人敬酒啊。”</p>

    陈平安疑惑道:“什么意思?”</p>

    陆台啪一声收起折扇,“死了之后,总该有人上坟祭酒吧。”</p>

    陈平安没好气道:“弯弯肠子。”</p>

    陆台爽朗大笑,继而打开折扇,清风阵阵,真是秋高气爽。</p>

    两人步行半日,才在黄昏中走到扶乩宗山头的山脚,山名垂裳,按照陆台的说法,寓意君王拱手垂袖而治,可为何扶乩宗占据的山头却有儒家的讲法,陆台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一个时辰后,暮sè之中,陈平安和陆台终于见到那条喊天街,灯火辉煌,亮如白昼,哪怕是晚上,依旧游人如织。</p>

    走入人满为患的大街后,陆台让陈平安见识到了何谓花钱如流水,什么叫老子一掷千金、眼睛眨一下算我穷。</p>

    喊天街果然多神异之物。</p>

    陈平安大开眼界。</p>

    陆台走入第一家铺子,就买了两头陈平安听都没听过的小精魅,一头名叫瞳子,按照店铺掌柜近乎谄媚的介绍,陈平安才知道此物可以豢养在主人眼瞳之中,不但可以每天汲取些许天地灵气,最重要是每当瞳子见到倾国倾城的绝sè佳人,便能够帮助主人“明目”,许多修行天眼通之类术法的练气士,此物最是心头爱。</p>

    陆台花了足足八百颗雪花钱购得此物后,说是要送给陈平安,陈平安当然不会收下,陆台便摇头惋惜,说你就不想每天都能够眼神精进?</p>

    言下之意,有我陆台在你眼前,你眼中又有瞳子,岂不是看我即修行。</p>

    老掌柜看了眼俊逸非凡的陆台,又瞥了眼陈平安,笑容玩味。</p>

    陈平安一身鸡皮疙瘩,假装什么都没听懂。</p>

    相比被陆台收入囊中的瞳子,当时瞳子旁边的一伙活泼小人,其实更让陈平安心动,它们小如米粒,被称为“耳子”,谐音“儿子”,是一种生活在耳朵中的精魅,以人的耳膜为鼓面,在人入睡时便悄然擂鼓,但是主人和旁人都不会耳闻,却可以壮大主人的阳气散发,无形中震慑那些行走于夜间的诸多邪魅。</p>

    这是山下豪门显贵在不小心“闹鬼中邪”后,必然重金购买的一种精怪。</p>

    许多下五境的练气士,如果需要行走山林湖泽,由于境界低微,也会随身携带一只。</p>

    除了瞳子,陆台还买了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蜘蛛,五彩颜sè,十分讨喜,可是它的名字,就足够让陈平安敬而远之,春梦蛛,喜好采撷、收集那些春光旖旎的梦境,当人入睡之后,它就可以在主人头顶织出一张小网,sè彩斑斓,人就会在梦中消受那千金春宵。</p>

    因此春梦蛛经常被宗门帮派当作砥砺弟子道心的道具,也是崇尚双修的道派山门必备品之一。</p>

    春梦蛛附近的一排小笼子,还装有漆黑如墨的噩梦蛛在内的诸多同类,各有奇特。</p>

    陈平安当然欣赏不来这类精怪。</p>

    可是陆台偏偏很喜欢,花了六百颗雪花钱,就因为他觉得春梦蛛长得很可爱。</p>

    于是那位老掌柜的笑意更加有深意了。</p>

    之后陆台在一座铺子跟一位中五境修士,为了一只罕见精怪起了意气之争,这次陈平安倒是没觉得陆台大手大脚,认为那十二颗小暑钱,花得物有所值。陆台之所以能拿下,还是因为竞价的对手身上没了足够神仙钱币,加上陆台气势十足,一副你愿意抬价我就陪你玩到底的架势,才让那人骂骂咧咧离开铺子。</p>

    陆台手心,托着一只极其少见的羊脂兽,正在他手掌上活蹦乱跳,小家伙通体美玉质地,是玉石精魄凝聚而成,它的身躯就是上品的天材地宝,是制造符箓玉牌的最好材质之一,但是羊脂兽性情刚烈,成年后,只要被抓到就会选择自尽,因此无法饲养。</p>

    而陆台手心这只,被修士无意间捕捉后,是因为尚且年幼,才没有“玉石俱焚”,所以存活了下来,只要饲养得当,就有可能成为一样价值连城的“活灵宝”,但是唯一的缺点,就在于豢养羊脂兽,比买下它还要开销更大,因为它只吃雪花钱。</p>

    掌柜是位姿sè平平的妇人,笑言如果不是扶乩宗已经有了一对羊脂兽,否则这样的好东西,肯定当天就会被重金收走。</p>

    两人沿着街道兜兜转转,进进出出,</p>

    陈平安其实也看中了三样,只是犹豫不决,终究不太舍得一掷千金。</p>

    一头三足金蟾,属于天地灵兽之一,据说持有者可以增长自身财运。</p>

    一只银白sè的寻宝鼠,对天地灵物有敏锐的嗅觉。</p>

    还有一种名为“酒虫”的小家伙,只会从陈酿美酒中诞生,如果将它放入新酿酒水中,只需要几个时辰,就有埋藏数年的醇厚口感,自然是世间所有嗜酒之人的心头爱。</p>

    陈平安没有花钱,陆台则依旧花钱不停,鲤鱼身躯,巴掌大小的龙须鲤,身为鲤鱼,却长有两根蛟龙长须,其须是天材地宝之一。只是比起被陈平安制成缚妖索的那两根金sè蛟须,品相自然逊sè太多了,但是这类龙须鲤,胜在可以繁衍生息,试想一下,一座仙门,买下数条,精心培育,千百年之后,那就是一池塘的龙须鲤。</p>

    陆台还买了一条牛吼鱼,体长不超过手指,却能发出如雷吼声。</p>

    陈平安根本不理解陆台买它做什么,吓唬人?</p>

    最后陈平安还在街道尽头的铺子,看到了一群符箓纸人,价格不一,裁剪成各sè样式,大致按照身高分为三种,一指高度、一掌高度、一臂高度,栩栩如生,能够打扫庭院、养花养鸟、帮忙搬书晒书等等。</p>

    纸人在世间、尤其是富裕门庭颇为流行,它也分等级品次,画符之人的道行、名望、流派,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纸人的价格,纸张的质地也有关系。有专门制造纸人的宗门和名下商号,利润极高。</p>

    但是这些憨憨的小纸人,陈平安看着极其好玩,却绝对不会动心购买。</p>

    因为贵,而且不划算,买来无用,跟价廉物美半点不沾边。</p>

    陆台却一口气买了一大摞折叠起来的符纸小人,全是最矮小的那种,砸下五百颗雪花钱的陆台,说是无聊的时候,就让它们在桌上演武厮杀,一定很解闷……</p>

    陈平安在花钱这件事上跟陆台根本没话聊。</p>

    在喊天街再往上走个三四里山路,有一座行止亭,意味着所有扶乩宗外人在此停步,不可继续登山。</p>

    陈平安和满载而归的陆台一起走入那座行止亭,一路上陈平安忍不住多瞥了几眼陆台,很好奇他将那些灵怪精魅藏到哪里去了,陆台确实拥有方寸物,可是符纸符箓尚可储藏其中,但是精魅这类带有阳气的活物,万万不可放入,一放就会爆裂,甚至有可能害得方寸物崩碎。</p>

    在亭子里稍作休憩,远观扶乩宗周边的夜景,然后两人就返回喊天街附近寻找客栈下榻,结果两人直接分道扬镳,因为陆台要住神仙府邸、灵气充沛的那种地方,陈平安自然是随便找家客栈就能对付一宿。</p>

    一夜无事。</p>

    在扶乩宗眼皮底下想要出点事情都难。</p>

    前提是不要招惹那些眼高于顶的扶乩宗子弟。</p>

    两人约好在行止亭碰头,然后下山北行,可是陈平安早早到达亭内,看过了日出东海的壮丽景象,一直待到日上三竿,还是不见陆台身影,正要下去寻找,才看到陆台打着哈欠登山而来,朝陈平安招招手,就再不愿挪步向前,反正多走一步都是冤枉路,陈平安叹息一声,走出亭子,跟他一起下山。</p>

    陈平安昨夜还担心陆台在喊天街的大手笔,会惹来风波,行走四方,到底是财不露白,但是等到两人下山,一路向北行出六七百里,还是没有任何异样,陈平安这才放下心来。</p>

    陈平安按照背负长剑的偶尔“提醒”,数次调整,循着大致方向前行,因此难免要绕过官家大道,跋山涉水。</p>

    陆台对此毫无意见,但是遇上城镇闹市、酒楼店铺,他都会停下脚步,投桃报李,陈平安也不拒绝。</p>

    这一路,陈平安走得平淡无奇,无非是寂静无人烟的山林水泽练拳练剑,从不见陆台如何修行,只有到了车水马龙的繁华市井,陆台才会打起精神,好似闯入了洞天福地,十分雀跃。久而久之,陆台教会了陈平安一件事,富人的讲究,到底是怎样的。</p>

    陆台总能花最少的钱吃喝上最好的,一道菜,都能吃出百年千年的文化,扯出几个文豪圣贤,</p>

    每一壶酒,都能说出几句美文诗篇。</p>

    偶尔拣选一部从书肆淘来的古书,一手持书,明明很慵懒的翻书姿态,可落在陈平安眼中,总觉得读书人就该如此。</p>

    陆台只要在客栈停留,他几乎每天都会给自己煮上一壶茶,也从不喊陈平安喝茶,独自坐在那边,一言不发,只是饮茶。</p>

    气定神闲,充满了合规矩、明礼仪的意味。</p>

    独自打谱,那种风采,陈平安在崔东山身上见到过。</p>

    陆台还有一支竹笛,在山水之间,尤为悠扬悦耳。</p>

    他手持竹扇,慵懒随意坐在任何地方,仰头望月,也是风流。</p>

    陈平安知道一个说法,叫附庸风雅,十分贬义。</p>

    但陆台不是。</p>

    就像他陈平安骨子里就是个泥腿子,陆台就是天生的风流人,读书种子。</p>

    有钱为富,知礼为贵。</p>

    这才是真正的富贵子弟。</p>

    范二的灿烂心性,陈平安学不来,陆台的潇洒写意,陈平安觉得自己还是学不来。</p>

    这天陈平安站在一棵高树上居高远眺,竟然发现在人烟罕至的雄山峻岭之间,有一处城堡。</p>

    在这之前,两人沿途没有遇上任何山水精怪。</p>

    此处距离桐叶洲中部一家独大的扶乩宗,已有千里之遥。</p>

    陈平安本来不想告诉陆台那边有座城堡,只希望埋头赶路,可是一直对山水景象不感兴趣的陆台,今天破天荒掠上枝头,摇动竹扇,哈哈笑道:“不错不错,是一处杀人越货然后栽赃嫁祸的风水宝地。”</p>

    陈平安起先还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很快就懂了。</p>

    四周山林,有身影鬼祟,簌簌作响,虽然隐蔽且细微,可是陈平安眼力耳力都极好,一下子就知道这是给人包了饺子。</p>

    陈平安环顾四周,缓缓说道:“武道四境,还有本命飞剑两把,符箓若干。”</p>

    陆台心有灵犀,微笑道:“练气士龙门境,巧了,我也有两把本命飞剑,法宝若干。”</p>

    一个白袍负剑,腰挂许久没摘下喝酒的养剑葫。</p>

    一个青衫悬佩,君子无故玉不去身。</p>

    两人面对一大帮处心积虑尾行千里的劫匪,而且必然是山上练气士居多。</p>

    陆台轻轻摇扇,笑眯眯道:“动手之前,不先跟他们讲一讲道理?”</p>

    陈平安扯了扯嘴角,拍了拍腰间酒壶,没有说话。</p>

    要讲的道理都在这里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