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盒胭脂
    陈平安来到一座湖心台上,环顾四周,碧水湖,水波浩渺,云雾升腾,湖上悬有百余座阁楼,阁楼之间有小路相互衔接,各自系有泛湖赏景的三两小舟。</p>

    高台四面八方,有亭亭玉立的绿裙少女,大多豆蔻年华,姿sè出彩,正在为客人指明方向。</p>

    陈平安所住阁楼名为“余荫山楼”,当初购买玉牌的时候,对方建议此楼高三层,可以与数人合住,更加实惠,但是陈平安思量一番,还是婉拒。</p>

    吞宝鲸渡船方面不觉奇怪,修道之人,喜好独来独往,亦是常理,不过若是挣钱不易的山泽野修,习惯了精打细算,还是愿意跟陌生人同住一楼,说不定可以笼络关系,大道之上,多个朋友,哪怕是萍水相逢的点头之交,仍然不是坏事,说不定什么时候时来运转,就会是一桩大机缘。</p>

    在被碧水湖绿裙侍女指出方位后,陈平安走下湖心台,沿着一条湖上小径缓缓前行,两边或是头顶,时不时有仙师踩剑或是御风而行。陈平安走出去没多久,身后就有位“美人”拎着裙摆,踩着小碎步,一路小步跑来,俏皮娇憨。</p>

    陈平安是一个很不怕麻烦的人,从龙窑担任任劳任怨的学徒,到之后护送李宝瓶李槐他们去往大隋书院,事无巨细,都是在陈平安操心和照顾。但是陈平安不怕这种麻烦,却很怕另外一种虚无缥缈的麻烦,比如这个名叫陆台的yin阳家术士,虽然陈平安直觉上没有什么不适,没有当初面对苻南华、崔瀺的那种压抑和yin沉,可是在不确定一件事是好是坏的时候,陈平安习惯了先保证让一件事“不坏”。</p>

    在倒悬山上,多少梦寐以求一步跨入猿蹂府刘家的门槛?</p>

    而陈平安在听说“猿蹂府旁边的敬剑阁”这个说法后,大致确定皑皑洲刘氏的分量,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那个印象颇为不错的刘幽州划清界线。可能内心深处,陈平安还是更倾向于骊珠洞天的那种独处,孤零零一个人生活的感觉,早已刻骨铭心。</p>

    自称陆台的中土神洲陆氏子弟,与陈平安并肩而行,转头望向陈平安的侧脸,嫣然笑道:“生气了?男人这么小气怎么行,大度一点,度量大,能够容纳的福缘也会跟着大,儒家的君子不器,总该听说过吧?”</p>

    陈平安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这个古怪的家伙,“你跟在我身边,到底图什么?你那大吉卦象跟我又没有关系……”</p>

    陆台笑眯眯道:“怎么没有,我可是用你给我的那颗谷雨钱算的卦,你的关系大了去了,你就是这场机缘棋局里的那个一……”</p>

    这次轮到陈平安打断他的言语,“谷雨钱不是给,是借。”</p>

    陆台皱起如女子纤细妩媚的黛眉,用心想了想,柔声问道:“总谈钱多伤感情,不如咱们做笔小买卖,我拿一样心爱法宝跟你多换一些谷雨钱?”</p>

    陈平安摇头道:“那还是先欠着吧。”</p>

    陆台委屈道:“你为什么这么怕我?视我如洪水猛兽?你想啊,修行路上,一见投缘,携手游历,看遍山河,是多美好的事情?”</p>

    陈平安头都大了。</p>

    原来天底下真有道理讲不通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p>

    两人默默前行,陈平安说不出个所以然,陆台左顾右看,自顾自说道:“这处秘境曾是垂花小洞天的一部分,为一位喜好收集世间泉水的女仙人占据,只可惜她最终飞升失败,不但身死道消,还被天道反扑,连累整座垂花洞天支离破碎,绝大多数消散在天地间,这座碧水湖算是比较出名的一个,因为这三百里湖水,都是女仙人当年收集的名泉之一,只要你抓得到其中泉水精华所在的一条条细微水脉,最适合拿来煮茶。”</p>

    陈平安一言不发,走出四五里路后,看到了那座高三层的余荫山楼,楼台四周是檐下走廊,围有白玉栏杆,还有一座小渡口,停靠有两条小舟,余荫山楼附近不远处,有一大片荷花,有采莲女摇舟穿梭其中,哼着乡谣小曲,软糯动人。</p>

    陈平安停下脚步,提醒道:“我到了。”</p>

    陆台点点头。</p>

    陈平安见他装傻扮痴,只好直截了当问道:“我今天就不请你进去坐了,有空的话我去找你,你住在什么楼?”</p>

    陆台伸手指了指余荫山楼。</p>

    陈平安苦笑道:“陆公子不要开玩笑了。”</p>

    陆台抬起双手,捧着一大把小暑钱,“方才在湖心台那边,我迫于生计,想着咱俩关系这么好,总会给我一个落脚的地儿,便将住处卖于一位极其有钱的神仙了。”</p>

    陈平安脸sè有点难看。</p>

    陆台赶紧说道:“放心,我绝不会打搅你的修行,你借我一条小舟就行了,我每天就睡在上边,没有紧要事情,保证绝不走入余荫山楼,我自己带了些果腹的吃食,你不用管我,人生在世,我辈修士,哪里不是逆旅,你千万不用内疚,吃苦也是修行的一种……”</p>

    陈平安脸都黑了。</p>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死皮赖脸的牛皮糖人物?</p>

    陆台蓦然一笑,“好啦好啦,我便与你坦诚相见了,我除了算出这趟桐叶洲之行,是‘封侯’的上上签,其实还算出了这次机缘不在宝物,而是‘上阳台观道’五字,与你同行,借由你的心境,无论好坏高低,都可以砥砺我的道心,这叫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p>

    说到这里,陆台呵呵一笑,改口道:“错了错了,是借他山之玉可以攻石!”</p>

    陈平安没有计较陆台的措辞,但是当陆台说出“观道”二字后,陈平安既忧心又放心。</p>

    放心是陆台多半没有胡说八道,所以不是刻意针对他陈平安的yin谋,忧心是自己寻找那座观道观和老道人,多出一个身世不明的陆台,不是节外生枝是什么?</p>

    陆台犹豫了一下,似乎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咬牙道:“你若是这般处处提防我,肯定会影响到我的‘观道封侯’契机,我可以认认真真帮你算卦一次,只要别牵扯到太厉害的大人物,我算得都还算准,可如果牵扯到上五境的神仙,我就有大苦头吃了,比起什么睡在小舟上,要遭罪千百倍!陈平安,机会难得,不要错过!”</p>

    陆台似乎是害怕陈平安不相信,死死盯住陈平安,“不骗你!”</p>

    陈平安叹了口气,摆摆手,拒绝了陆台的提议,只是说道:“你就在余荫山楼住下吧,但是之后你我各自修行,井水不犯河水。”</p>

    陆台神sè古怪,望向陈平安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恍然回神,脸上有些如释重负,快步跟上。</p>

    最后陈平安住在一楼,陆台选了三楼,无形中隔出一个二楼。</p>

    陆台舒舒服服躺在三楼的床榻上,满脸的慵懒满足,笑了笑,哈哈,男女授受不亲呢。</p>

    既来之则安之。</p>

    陈平安不再管那个云遮雾绕的yin阳家子弟,除了背着的长剑和腰间的养剑葫,其实身无外物,孑然一身,很轻松,美中不足的当然就是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陆台。</p>

    陈平安坐在靠窗的桌旁,从方寸物十五当中取出一叠书籍,神仙书《山海志》,介绍中土神洲和桐叶洲各自雅言的两本书,还有彩衣国获得的几本山水游记,整整齐齐放在桌上,然后取出一些来自竹海洞天青神山的珍贵竹简,打算看书之余,随手刻字。</p>

    每天早上练习撼山拳,下午练习《剑术正经》,晚上看书,学习两洲雅言。</p>

    很奇怪,明明只是破碎的秘境,碧水湖仍然有日月升落于湖水的奇异景象,也就一样有了昼夜之分,不知是仙人的上乘障眼法,还是洞天福地破碎后的独有规矩?</p>

    陈平安练拳走桩,就围绕着余荫山楼的那圈廊道。</p>

    凉风习习,荷花清香徐徐而来,在依稀可闻的采莲女歌谣之中,白衣少年悠悠出拳。</p>

    下午陈平安练剑就只在宽敞的一楼,并不去楼外廊道,依然是虚握持剑式。</p>

    因为背负长剑“剑气”能够淬炼魂魄,本身就是修行,陈平安哪怕到了晚上睡觉,都不会摘下长剑,选择侧身而眠的姿势。</p>

    养剑葫悬高高挂在床前,如今不再经常喝酒,就不用总是悬挂腰间,与初一和十五两位小祖宗心意相通,一路远游千万里,朝夕相处,越来越心有灵犀,交流起来越来越顺畅,似乎两把本命飞剑的灵智越来越成熟。</p>

    陈平安入睡之后,就交由它们帮着看家护院。初一没答应,但也没拒绝,更加温驯的十五则在养剑葫内欣然“点头”。</p>

    晚上看书期间,陈平安也会从方寸物临时取出那本《丹书真迹》,跻身武道第四境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多画两种符箓,一种《山河剑敕符》,山为三山之山,但是何谓三山,书上并未详细介绍,此符的河字解释,也很笼统含糊,只说曾有神人坐镇江河,职掌“斩邪灭煞”,喜好“吞食万鬼”。</p>

    剑敕符为护身符的一种,至于第二种“求雨符”,可“天地晦冥,大雨流淹”,此符顾名思义,属于坛符之一,多是道门的高功法师所擅长,陈平安则兴趣不大。</p>

    比阳气挑灯符、祛秽涤尘符和宝塔镇妖符,这两张符箓的品秩要略高,陈平安对剑敕符尤为上心,就以最普通的黄纸符书写了一张,有些勉强,陈平安跻身武夫炼气境后,魂魄大定,愈发浑厚,经常能够听到三魂路过心湖之时,那种冥冥之中的滴水叮咚声。</p>

    所以陈平安已经可以看出这张剑敕符的神意不足,只是具体威力有多大,因为楼上还住着一个陆台,就没有找机会去证实。</p>

    一旬过后,偶尔会听到二楼的轻微脚步声,但是次数不多,陆台一次都没有下楼打搅陈平安。</p>

    陈平安略微心安。</p>

    一桩没来由跑到自己跟前的缘分,不是孽缘就可以了,不用刻意追求善缘。</p>

    这天夜里,陈平安刚写完第二张剑敕符,还是不太满意。</p>

    就像烧瓷拉坯,内行细看,看似雷同的两个胚子,就能一眼看出了天壤之别。</p>

    难道说真要找到一座古战场遗址,寻找那些战场英灵yin魂不断厮杀,才能使得武道第四境趋于圆满?到时候才可以娴熟驾驭这种剑敕符?</p>

    陈平安皱眉沉思,突然转过头去,只见陆台走下楼梯,然后停步伸手敲了敲墙壁,如客人叩响门扉,然后他笑着坐在台阶上,仍是没有走入一楼。</p>

    陈平安刚想要拿起那本《山海志》盖住剑敕符,陆台忍俊不禁道:“藏藏掖掖做什么,一张失传的上古符箓而已,品秩又不高,就是胜在返璞归真的纯粹而已,我方才不小心瞥了一眼,心肝疼得直打颤,现在还在疼呢。”</p>

    陈平安问道:“何解?”</p>

    陆台指了指桌上那张剑敕符,“这张护身符,很有年头了,估计整个陆家,像我这么年纪不大的家伙,找不出第二个认得出来它的根脚。我之所以心疼,一,你一个纯粹武夫,写出这么糟糕的纯粹古符,实在是丢人现眼……”</p>

    陈平安忍不住插话道:“武夫画符,才不合理吧?”</p>

    陆台扯了扯嘴角,“哦?这样吗,那看来是我陆家藏书记载有误,不然就是我见识短浅了。”</p>

    但是陆台也不太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继续说道:“二,你画符,更多是靠那支笔,并非是你对画符一道有多深的钻研和悟性,嗯,可能你看到了正确的风景,可是你去往那处风景的路线,歪歪扭扭,所以画出来的符箓,可以用,但是不堪大用。三,符纸品相好,却给你做了一锤子买卖,更是暴殄天物。在这一点上,你都不能说是旁门左道,而是歪门邪道,这要是给道家符箓派高人瞧见了,会恨不得一拳锤死你的。”</p>

    陈平安眉头紧皱,细细嚼着陆台的言语,先分辨真假,再确定好坏。不过实在是陆台太神秘,陈平安很难得出结论。</p>

    陆台笑问道:“能不能拿起那张符箓,我仔细瞧瞧材质,之前惊鸿一瞥,不太敢确定。”</p>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捻起那张剑敕符,只不过只给了陆台符箓背面。</p>

    陆台微微一笑,对于陈平安的谨小慎微,不以为意,看了片刻后,点头道:“果然是回春符的宝贵材质,在它上边画符,可以重复使用。一张成功的符箓,品相高低和威力大小,符纸好坏,很重要。世间真正好的符箓,除去那些极端追求威力的,大多可以重复使用,你呢,按照符箓派一位老祖的谐趣说法,叫朱颜辞镜花辞树,嗯,归根结底,就是‘留不住’,陈平安,你自己说可不可惜?符纸,尤其是回春符,很烧钱的,唉,我算是替你心肝疼了一把,反正你陈平安家大业大,不用在乎这点小钱。”</p>

    陈平安看了眼陆台,又看了重新放在桌上的剑敕符。</p>

    陆台有些好奇,双手托着腮帮,望向那个有些懊恼的桌边少年,笑问道:“赠予你这些珍贵符纸的人,没有说过?教你画符的领路人,就没有跟你讲过,要你这半吊子符师,一定要能省则省?”</p>

    陈平安重重叹息一声。</p>

    陆台幸灾乐祸道:“七八九境的纯粹武夫,大概可以写出不错的符箓了,仅凭一口真气,一气呵成,可惜到了这个层次的武夫,一步步走到山顶,早已心志硬如铁,谁会跑去画符?你也就是运气好,有这样的珍稀符纸和符笔,才能最终画出不错的符箓,不然每画一张就等于烧了一大摞银票,嗯,你略好一些,只等于烧了半摞银票。”</p>

    陈平安狠狠瞪了一眼往自己伤口撒盐的家伙。</p>

    陆台呵呵笑道:“陈平安,你也真够有意思的,武夫画符,还有养剑葫和飞剑,最过分是还要每天勤勉读书?你就不怕不务正业,耽误了武道修行?落得个非驴非马,万事皆休?”</p>

    陈平安没有理睬他的冷嘲热讽,收起剑敕符,开始翻看那本《山海志》。</p>

    陆台悄然起身,返回三楼住处。</p>

    之后陆台就开始离开余荫山楼,或是泛舟游览碧水湖,要么就是去参观什么每条吞宝鲸都会有的宝库,吞宝鲸之所以有此称呼,就在于它在漫长的岁月里,会将那些沉在海底的失事大船吞入腹中,而能够跨洲的渡船,往往当得起“宝船”说法,所以一条成年吞宝鲸的肚子里,必然是千奇百怪,奇珍异宝无数。</p>

    甚至有可能藏有仙人兵解后遗留人间的金身遗蜕。</p>

    陆台在一天的下午,开始从方寸物中取出一套近乎繁琐的茶具,以秘术撷取碧水湖的泉水精华,在一楼廊道,开始优哉游哉煮茶。</p>

    茶香怡人。</p>

    陈平安没有去讨要一杯茶水喝,只是在屋内练习剑术。</p>

    随后陆台每天都会煮茶,独自喝茶赏景,往往一坐就是一个下午。</p>

    有天临近中午,陈平安走桩练拳即将收功,看到陆台自己划着小舟从远处返回。</p>

    系好小舟,陆台跳上廊道,站在原地,在陈平安练拳经过身边的时候,他高高举起手,掌心叠放着好几盒胭脂水粉,应该是在跟陈平安炫耀他今天的收获。碧水湖的湖心台不远处,有几栋楼是渡船专门经营货物的销金窝,陈平安只去过一次,觉得太黑心了,拣选了几件相似物品,发现价格比倒悬山还要夸张,就彻底没了买东西的心思。</p>

    陆台脚尖一点,往后轻轻一跳,坐在白玉栏杆上,打开其中一盒胭脂,拿出小铜镜,开始抿嘴,之后还翘起一根手指,以指肚抹过长眉,动作轻柔且细致。</p>

    陈平安只是继续沿着廊道练拳,从头到尾,目不斜视。</p>

    在陈平安又一次路过身边的时候,坐在栏杆上仔细画眉的陆台,微微挪开那柄小铜镜,笑问道:“好看吗?”</p>

    陈平安没有去看胭脂粉黛的陆台,也没有搭话。</p>

    然后每一次陈平安走桩路过,陆台都要问一次不一样的问题。</p>

    “陈平安,你觉得腮红是不是艳了一点?”</p>

    “这儿的眉毛,是不是应该画得再细一点?”</p>

    “用花露斋的细簪子,从盒子中挑出的胭脂,果然会更匀称自然一些,你觉得呢?”</p>

    陈平安只是默默走桩,按照原定计划,到了时辰才停下练拳。</p>

    最后一次陆台没有询问陈平安,只是将小铜镜、簪子和几只胭脂盒都放在身边的栏杆上,转头要望向那一大片荷叶,妆容精致,眼神迷离。</p>

    陈平安刚要打算走回一楼正门那边,陆台没有收回视线,再次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男人,很……可笑?甚至心底还会有些恶心?”</p>

    陈平安停下脚步,转身走向陆台,离着陆台大概五六步远的地方,他面对湖水背对廊道,也是坐在了栏杆上。</p>

    没有得到答案的陆台也不恼,自顾自嫣然一笑,挑出一盒胭脂,觉得成sè不佳,名不副实,以后就不再用它了,便要将它随手丢入碧水湖。</p>

    陈平安突然问道:“这盒胭脂卖多少钱?”</p>

    陆台愣了一下,也转过身坐着,一起面向湖水,笑道:“不算太贵,每盒一颗小暑钱,今年新出的,名气很大,好些中土神洲的出名仙子都爱用它,唉,多半是那些猪油蒙心的商家子弟的伎俩,我给他们合伙骗了。”</p>

    陈平安感慨道:“一颗小暑钱,那就是一百颗雪花钱,十万两银子,我觉得……”</p>

    停顿片刻,清风拂面的陈平安轻声道:“千金难买心头好,你买它,可能不算贵,但是有些人可能听到价格后,一定会傻眼吧,而且打死都不会相信世上有这么好的胭脂水粉。”</p>

    陆台有些疑惑,“嗯?”</p>

    沉默片刻,一袭雪白长袍的陈平安双手叠放膝盖上,与陆台说了家乡龙窑那个娘娘腔汉子的故事。</p>

    陈平安说得不重,语气不重,神sè不重,将一个已死之人的可怜一生,说给了身边的男人听。</p>

    身边的他,腰系彩带,神采飞扬,是神仙中人,比世间的真正女子还要绝sè。</p>

    而家乡的那个男人,只是身材消瘦了一些,甚至会有胡渣子,长得不比市井妇人好看丝毫,哪怕他每天早上,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清爽,可到了收工的时候,一样会指甲盖里满是污泥,所以那个男人捻着兰花指,不会有半点动人之处。</p>

    而且他根本不会懂什么飞霞妆、桃花妆,也不会分出点唇、晕颊、画眉的种种胭脂水粉。</p>

    陈平安最后望向远方,有些伤感,“到了最后,我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明明是男人,为何喜欢像女人一样妆扮自己。但是那天他用瓷片捅死自己、再用被褥捂住之前,求了我一件事,我没有答应,直到今天,我还是很后悔。如果我知道他会那么做,我肯定会答应下来。”</p>

    “他那天跟我聊了很多,最后笑着说他打算再也不要像个女人了,所以希望我能够帮他保管那盒胭脂,免得他又忍不住。”</p>

    “我当时哪里会答应这种事情,死也不会答应的,他劝了我两次,就不再劝了。”</p>

    “他死了后,谁也没看到那盒胭脂,其实也没谁在乎。”</p>

    陈平安转过头,笑望向那个如倾城美人的陆台,“那么贵的胭脂,扔了做什么?”</p>

    陆台歪着脑袋,那支精致的珠钗便跟着倾斜,微笑道:“不然送给你?以后回到家乡,你拿着这盒胭脂去那家伙坟上,告诉他天底下就是有这么好的胭脂水粉,要他下辈子投个好胎,做个姑娘家家,往自己脸上可劲儿抹,几斤几斤的抹,都不用再心疼钱了……”</p>

    陈平安转过头,望着远方,轻轻摇头,“我连他的坟头都找不到,怎么给他看这个,怎么跟他说这些。”</p>

    眉眼清秀干净的白衣少年,双手抱住后脑勺,不言也不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