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离别而已
    剑气长城某处响起一声叹息,似乎并不认可老剑仙的暴起杀人,但是又不愿出面理论。</p>

    叹息之人身边,有个苍老嗓音随之响起,“玉璞境而已,何况陈陈清都事出有因,你就忍忍吧。”</p>

    叹息之人复叹息。</p>

    苍老嗓音无奈而笑,尽量劝解道:“跟陈清都讲你们这套儒家规矩,鸡同鸭讲,有何意义?再者,你们儒家学说是‘近人之学’,不求成佛,不求长生,脚下大道不高也不远,何必苛责陈清都事事奉行规矩,岂不是圣贤完人?你只要勿以圣人标准衡量陈清都,就很简单了。”</p>

    那人淡然道:“陈清都的任何一次不讲理,所造成的影响,恐怕凡夫俗子一万次不讲理都比不上。”</p>

    老人笑了:“人家陈清都是剑修,你是儒士,不一样的。”</p>

    那位儒士沉默许久,最终喃喃道:“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p>

    劝解无果的老人亦是叹息一声。</p>

    剑气长城以北的城池中,有人暴喝道:“陈清都!”</p>

    一挂长虹平地而起,裹挟着势不可挡的风雷之势,直冲城头。</p>

    已经跳下城头的佝偻老人皱了皱眉头,轻轻挥袖,将站在城头上的陈平安扯到自己身后,而他刚好站在陈平安原先位置,直面那位气势汹汹的剑修,老人眯眼道:“怎么,家族子弟出了妖族奸细,你还有理了?”</p>

    那名剑修悬停在城头以外四五丈,是一个须发雪白的高大老人,气势极其威严,哪怕是面对剑气长城资格最老、剑道最高的老前辈,这位老者依旧毫无敬惧之意,满脸怒容质问道:“我董家自有家法家规处置叛徒,退一万步说,隐官尚未判定我孙子的罪行轻重,你陈清都凭什么处置董观瀑?!”</p>

    从须发到衣饰皆一身雪白的老人咄咄逼人,骤然提高嗓音,“你当我董三更死了吗?!”</p>

    陈清都满脸讥讽之意,“在董观瀑死在我剑下之前,我确实是当你董三更死了。一个板上钉钉的妖族内应,你董家愣是查了一个月功夫,你信不信如果换一个姓氏,比如姓陈,一天都嫌多?”</p>

    从城中杀来的董姓老人怒气冲天,“一个愿意悔改、将功补过的玉璞境剑仙,难道不比一具尸体更有利于剑气长城?”</p>

    陈清都甚至都不屑说是或不是,而是冷笑道:“我一剑之下,竟然还有尸体?难道这个小畜生偷偷摸摸跻身了仙人境?”</p>

    自称董三更的高大老人气得眼睛瞪圆,一身剑意汹涌澎湃,如惊涛骇浪拍打城头,涛声阵阵。</p>

    陈清都一挑眉毛,“怎么,要出手?”</p>

    董三更一步向前踏出,怒极而笑道:“别人都怕你陈清都,我不怕!出手就出手,有何不可?!”</p>

    一个稚声稚气的嗓音在远处城头响起,有些哀怨委屈,“行了,都怪我,是我舍不得董观瀑那么快死,毕竟小董是我最喜欢的几个家伙之一,我现在多喜欢曹慈,当年就有多喜欢董小鼻涕虫,既然现在已经死了……就死了吧。”</p>

    出声之人,是那个身穿一袭大黑袍子的羊角辫小姑娘,剑气长城这一代的隐官大人。</p>

    无形之中,这一处城头四周,已经遥遥出现了十数位剑气长城的顶尖剑修,或是大姓的家主,或是战力卓绝的剑仙。</p>

    唯独少了那两位有资格与陈清都平起平坐的圣人。</p>

    一位中年容貌的俊美男子厉sè道:“董三更,这件事是你做得不对,一开始就错了!这么多年来,你对董观瀑寄予的期望太大了,才会让董观瀑的剑心变得那么极端,执意要孤身前往妖族腹地历练,才有这场祸事,他觉得剑气长城有了董三更,有了个阿良,还可以多出一个董观瀑,我觉得不是,可是他不听就算了,年轻气盛,你呢?难道你不知其中凶险?”</p>

    董三更脸sè冷漠,“我董家儿郎,就该有这种野心,我为何要劝他?我巴不得董家子孙一个个都比我董三更剑道更高!”</p>

    说到这里,董三更嗤笑道:“咱们董家,毕竟不是陈、齐、纳兰这样的家族,没那么多花花肠子。”</p>

    跋扈老人这一棍子下去,几乎打死了半座剑气长城。</p>

    那俊美男子冷哼一声,不再说话。</p>

    陈平安发现那个齐姓老人也有一席之地,此时缓缓开口道:“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大敌当前,我们难道还要内讧?”</p>

    一位相貌清癯的长衫负剑老者,轻轻点头:“不管如何,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应对妖族的攻势,不可自乱阵营,白白便宜了南边的那些孽畜。”</p>

    老剑仙根本不理睬这两位好心捣浆糊的,更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盯着董三更,笑道:“如果立功就可以赎罪,那我是不是可以今天宰了你董三更,然后让隐官撕去几页功劳簿,就算没事了?”</p>

    董三更哑口无言。</p>

    气氛尴尬,凝滞沉重。</p>

    陈平安在老剑仙身后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城头上的剑气,在这些人出现后,都开始有了重量,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p>

    董三更突然环顾四周,怒喝道:“看你娘的好戏,凑你娘的热闹,滚滚滚!”</p>

    十数位剑气长城的中流砥柱,知道这是董老匹夫再给自己找台阶下了,今天这架打不起来,便纷纷身形消散,返回北边的城中。</p>

    当众人纷纷退散,陈平安这才看到原来宁姚也在其中,她缓缓御剑靠近城头,董三更瞥了眼小丫头,没好气道:“宁丫头,莫要学你那废物爹娘,你,我还是很喜欢的。”</p>

    宁姚面无表情。</p>

    董三更也不以为意,转身御风大步返回城池。</p>

    站在城头上的隐官大人,是最没心没肺的那个,一直在偷偷打哈欠,此刻她突然皱着脸,犹豫了一下,张大嘴巴,伸出拇指抵住那颗不安分的牙齿,轻轻晃了晃,最后还是不舍得拔掉,合上嘴巴后,转身嘟嘟囔囔地走向远处。</p>

    老剑仙陈清都对于今夜风波,好似见怪不怪,对宁姚笑了笑,掠下城头,走向那座老茅屋。</p>

    陈平安重新跃上城头,与宁姚并肩而立。</p>

    宁姚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剑气长城一直就这样,好在祖上留下来的一条规矩没怎么变。”</p>

    陈平安好奇望向宁姚。</p>

    宁姚缓缓道:“剑尖朝南。”</p>

    简简单单四个字,就让开始学剑的陈平安心神摇曳,激荡不已。</p>

    陈平安忍不住转头望向南方。</p>

    宁姚主动摘下陈平安的养剑葫,开始喝酒。</p>

    陈平安收回视线,轻声问道:“那个做了叛徒的董观瀑,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曾经是战场上的英雄,在城池里头则不太讲理?”</p>

    宁姚摇头道:“恰恰相反,小董爷爷一直是个不错的人,在剑气长城以北,从来深居简出,不太爱跟人打交道,我小时候偶尔见到了,小董爷爷会很客气,虽然不善言辞,但次次都会对我笑,就像自家长辈一样。”</p>

    宁姚盘腿而坐,无奈道:“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小董爷爷要投靠妖族,可能是当年那趟以身涉险的历练,出了很大的问题吧。其实离开剑气长城,孤身去往蛮荒天下砥砺剑道的剑修,很多的,因为在那边,中五境的妖族都喜好以修炼出人族相貌为荣,平日里就跟我们没什么两样,只有在战场上的危急时刻,才会现出真身,凭借先天强横的体魄抵御飞剑。所以剑修只要小心隐蔽,其实不太容易被看破身份。”</p>

    人之所以为万灵之首,就在于人之窍穴气府,本身就是世间最玄妙的洞天福地,所以妖族才会孜孜不倦地修炼出人身,之后修行就会事半功倍。落魄山的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便是如此。</p>

    宁姚继续说道:“当然,一些个剑气长城的特例,早早被巅峰大妖暗中记下,再以秘法记录在册,就会比较难以行走蛮荒天下。但是那本册子,听说名额有限,上边写下名字的剑修,不会太多,往往是我家乡这边战死一个剑仙,再添加一个。照理说,小董爷爷出门远游的时候,不过是寻常的元婴境剑修,不该在册子上,底蕴深厚的董家,又有独门秘术遮掩气机,很难被察觉。”</p>

    宁姚没有说一件事。</p>

    她是那本古怪册子上的剑修之一,而且是剑气长城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剑修之一。</p>

    宁姚在十岁之前就已经被记录在册。</p>

    而历史上那些有此待遇的天之骄子,无一例外,都在三十岁之前,就被阵斩在剑气长城以南的沙场。</p>

    妖族对此从来不计代价。</p>

    往往一位天之骄子的生或死,都会牵扯出一名甚至是数名大妖、剑仙的生死。</p>

    因为妖族觉得城头上有一个陈清都就足够了。</p>

    万一再多出一个什么宁清都、姚清都,就不是只死一两个上五境大妖的事情了。</p>

    剑气长城的无奈之处,则在于这类天之骄子,若是不去早早沙场历练,不在生死之间迅速崛起,而只是养在剑气长城以北,哪怕有数位剑仙精心传授,仍是没有半点可能,成长为下一个陈清都、阿良或是董三更。</p>

    陈平安突然问道:“我在这里,是不是其实会害得你分心,拖累你修行?”</p>

    宁姚点头,嗯了一声,没有否认,而且毫不犹豫。</p>

    但是她又直白说道:“但是你在这里,我会很开心。在家里斩龙台那边修行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想起你,就会发呆,发完呆,就会直接跑来找你,回去后匆匆忙忙处理些家族事务,然后一天好像就这么过去了,睡觉前等着第二天见你。”</p>

    这就是宁姚。</p>

    齐静春曾经告诫过对她一见钟情的学塾弟子赵繇,最好不要喜欢上宁姚,因为她是一把无鞘的剑,锋芒毕露,很容易伤及旁人,甚至伤己。</p>

    宁姚看待这个世界,始终好坏分明,黑白分明,几近无情。</p>

    只是如今多出一个陈平安。</p>

    于是陈平安斩钉截铁道:“最多三天,我就要离开这里,然后去最像剑气长城的北俱芦洲,练拳也练剑,争取最快跻身武道第七境,有资格参与这边的战事,然后我再来找你!”</p>

    宁姚默然,知道这样是最对的,可她就是不愿意说话,不愿意点这个头。</p>

    相反,她还会抱怨身边这个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就下定决心。</p>

    陈平安是想喝酒,可是养剑葫在宁姚手里攥得紧紧的,好像还故意换了一只手,离得陈平安更远。</p>

    宁姚突然说道:“历来妖族攻打剑气长城,都会持续二三十年,给你十年时间跻身第七境,够不够?”</p>

    宁姚横眉竖目,“就十年,不能再多了!”</p>

    陈平安挪动屁股,面对她而坐,笑道:“好的。但是你也一定要等我。”</p>

    宁姚扭扭捏捏也侧过身,与他相对而坐,将养剑葫递还给他,这才点头道:“好的。”</p>

    陈平安接过酒壶,仰头喝了口酒。</p>

    宁姚轻声道:“我有很多的毛病。”</p>

    陈平安微笑道:“没关系,我喜欢你。”</p>

    宁姚眼眶红润。</p>

    陈平安伸出一只手,微微颤抖,轻轻抚在宁姚的脸颊上。</p>

    宁姚有些脸红,但是没有拒绝,她只是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他。</p>

    就在天地寂寥仿佛只剩两人的时刻,有个不合时宜的咳嗽声轻轻响起。</p>

    陈平安赶紧缩回手,喝酒掩饰自己的尴尬,宁姚则转头望去,狭长双眉上,挂满了杀气,那位不速之客,正是老剑仙陈爷爷,站在两人不远处,负手而立,满脸笑意,“突然想起一件事,怕回头就给忘了,要赶紧跟陈平安说一下。”</p>

    “你们讲就是了。”</p>

    宁姚拿过酒壶后,面向城池而坐,背对着老剑仙。</p>

    陈平安跳下城头,问道:“陈爷爷,什么事情?”</p>

    老人笑道:“南边老瞎子的画,好看,西边老秃驴的鸡汤,好喝,中土那个读书人的字,俊俏。这几个人,我都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最有意思的是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死不掉。”</p>

    宁姚忍不住转头道:“陈爷爷,按照你以前的说法,东海不是还有个臭牛鼻子道人吗?”</p>

    老剑仙点头道:“就是想到了这个家伙,才想跟陈平安说一声。”</p>

    宁姚疑惑不解。</p>

    老剑仙伸手指了指陈平安,“你的长生桥,修不修,其实意义不大,不如另辟蹊径,所以就要去找这个道人,但是极有可能你会被拒之门外,可是我觉得你既然能走到这里,说不定会是个例外。”</p>

    陈平安心弦一震,问道:“陈爷爷,该怎么找这位高人,是去东海吗?好像我们宝瓶洲就在东海之上。”</p>

    老剑仙摇头道:“是去东南方的桐叶洲,找一座观道观。”</p>

    陈平安愣在当场,有些犹豫,这与他的初衷不太相符,但是既然老剑仙都这么说了,肯定有其深意,可陈平安还是会担心那场十年之约,自己跻身第四境之艰辛,让陈平安对接下来五六七三次破境,不敢有任何乐观。</p>

    老剑仙说道:“你这剑匣槐木,很有来历,不如借我十年,我可以拿一把剑跟你换,十年之后再换回来便是。然后这把剑,会在你到达桐叶洲后,帮你指明大致方向,去寻找那个东海老道人,至于你侥幸找到他之后,人家愿不愿意帮你,还得看你陈平安自己的造化。”</p>

    陈平安点头道:“好!”</p>

    陈平安摘下剑匣,取出槐木剑降魔,宁姚问道:“能不能把木剑留给我?我也能跟你换一把剑。”</p>

    陈平安挠头道:“槐木剑是齐先生送给我的,不能转送给你,但是你留在身边没问题,还有,你不用给我剑,剑气长城这么缺剑,我暂时也用不着。”</p>

    宁姚招招手,陈平安便将槐木剑轻轻抛给她,然后将剑匣递给老剑仙。</p>

    那张原本放置在剑匣内的符箓,早已在进入倒悬山之前,就被陈平安放入飞剑十五之中,否则那头枯骨女鬼恐怕早就在剑气长城灰飞烟灭。</p>

    当老人手指触及槐木剑匣的一瞬间,它就凭空消失。</p>

    最后老剑仙一手负后,一手双指并拢在身前迅速一抹。</p>

    老人和陈平安之间,露出一把带鞘长剑的真容。</p>

    老剑仙眼神示意陈平安接住长剑。</p>

    陈平安伸出双手,长剑坠落,陈平安本以为可以轻松接住这把剑,结果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p>

    老剑仙神sè淡然,“剑名长气,剑鞘与身不过七斤重,剑气却重达八十斤。负剑之人,可以日夜淬炼神魂。”</p>

    陈平安没了剑匣,暂时没办法背负这把“长气”,只好捧剑而立。</p>

    老剑仙打量了一眼陈平安,点头道:“总算有点剑修的样子了。”</p>

    宁姚猛然转头望向南方。</p>

    老人笑了笑,“现在知道为何打搅你们两个了吧。”</p>

    宁姚眼神凌厉,刹那之间御剑升空。</p>

    老人转头对陈平安说道:“赶紧跟宁丫头告个别,我送你回倒悬山。”</p>

    陈平安抱剑而立,仰起头,望向宁姚,但是一时间却说不出一个字。</p>

    宁姚也低头望去,她赶紧将养剑葫丢给陈平安。</p>

    老人笑道:“儿女情长,倒是不输剑气。那就这样吧,一肚子情情爱爱的,留在下次见面再说。”</p>

    老人屈指轻弹,刚刚接住养剑葫的陈平安向后倒去。</p>

    下一刻,等到陈平安站定,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城头,而是倒悬山孤峰山脚的广场上。</p>

    这边唯有大日高悬,不是那座天下三月悬空的异象。</p>

    坐在拴马桩上的抱剑汉子,看着持剑拎葫芦的呆滞少年。</p>

    离别而已。</p>

    却让陈平安都忘了自己有酒可以浇愁。</p>

    剑气长城的南方城头上,一位羊角辫小姑娘坐在边缘,晃动双脚,自言自语道:“我想变成一棵树,开心时,在秋天开花。伤心时,在春天落叶。”</p>

    ————</p>

    ————</p>

    (昨天的章节末尾,那句小诗,出自白鹤林的《孤独》,今天的末尾,则好像是一位小孩子写的,我只是稍作改编。两首小诗,我都很喜欢,一见钟情的那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