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
    (必须要表扬一下大家,剑来这本书的订阅很奇怪,高定21500,均订20000,但是24小时订阅是20500。感谢你们对剑来的喜爱。)</p>

    陈平安已经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倒悬山什么方位,四处并无大树高枝,可以让他居高眺望,街上只有宅门和高墙,陈平安哪里敢随便去人家墙头站着,可大清早的,行人稀疏,知晓东宝瓶洲雅言的更是一个也无,若是平时,想到自己一夜未归,鹳雀客栈的金粟一定会着急,说不定还会惊动正在捉放渡卸货的桂花岛,陈平安难免会有些焦虑,可是今天散步在冷清的街道上,陈平安其实觉得就这么慢慢走着,随缘,能看到什么景sè就是什么。</p>

    一个人,哪能什么都不麻烦别人,偶尔有个一两次,不用太愧疚。</p>

    然后走着走着,陈平安就看到了她。</p>

    宁姚站在街道那一头,缓缓走向陈平安。</p>

    她一袭墨绿sè长袍,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跟他当初在骊珠洞天给她买的新衣服,很像,穿在她身上,正好。</p>

    陈平安小跑向前,来到宁姚身前,脱口而出道:“这么巧啊。”</p>

    宁姚扯了扯嘴角,然后板着脸,不说话。</p>

    陈平安轻声道:“本来想着这两天逛完倒悬山,多看一些铺子,才最后决定要不要去灵芝斋买下几样东西,到时候就连同阮师傅铸造的那把剑一起送给你。”</p>

    宁姚没好气道:“灵芝斋能有什么好东西,最多也就那把如意灵芝,和一只养剑葫,还凑合,可我又用不着,再说了灵芝斋不会卖,你也买不起。”</p>

    陈平安哦了一声,挠挠头,有些遗憾。</p>

    宁姚犹豫了一下,仍是拗着自己的心性,破天荒多说了一句,像是在解释,“没其它意思,你别多想。”</p>

    陈平安笑道:“不会多想。我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想什么都头疼。”</p>

    宁姚问道:“见着我,头疼不疼?”</p>

    陈平安赶紧道:“好多了。”</p>

    宁姚问道:“你住哪里?就这么瞎逛荡,怎么,想着路见不平,英雄救美?”</p>

    陈平安叹气道:“昨夜喝了黄粱福地的忘忧酒,结果一出铺子,就不知道怎么回去了。”</p>

    两人随意走在街上,宁姚问:“你怎么喝得起忘忧酒?”</p>

    陈平安压低嗓音道:“有一对夫妇请我喝的,有点奇怪,我刚才给人抓去了剑气长城,明明在城头上看到了他们俩,可是昨夜他们却说第一次逛敬剑阁,但是说起好些前辈剑仙,如数家珍,难道倒悬山的人,去剑气长城很容易,反过来,就很难?不过这件事奇怪归奇怪,我还是想得那对夫妇是好人,请我喝酒,是好事,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回请他们。”</p>

    宁姚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p>

    两人走在一条幽静巷弄,两侧高墙爬满了藤萝,宁姚一直沉默。</p>

    陈平安问道:“宁姑娘,当时你走得急,我都忘了问你,你是不是讨厌我。”</p>

    宁姚干脆利落道:“没有。”</p>

    陈平安停下脚步,下意识去抓酒葫芦,但是很快松开手,直直望向宁姚,“宁姑娘,那你喜不喜欢我?”</p>

    宁姚默不作声。</p>

    陈平安学她当年在泥瓶巷祖宅的动作,伸出两根手指,只露出些许间隙,“这么点喜欢,有没有?”</p>

    宁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p>

    陈平安转过头去,摘下养剑葫,快速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角,这才笑容灿烂道:“这可就有的说了,我慢慢说给你听,不管如何,宁姑娘,你一定要听我说完,哪怕再生气也不要打断我,我怕一个打断,我这辈子就再也不敢说了。宁姑娘,你长得真好看,我在遇到你之前,在骊珠洞天就没有看到比你更好看的人,后来在泥瓶巷养伤,还没嫌弃我家破。你还教了我认字,是因为你帮我解释了撼山拳谱,我才开始练拳,才能一直走到今天,走到这倒悬山。</p>

    在廊桥那边,你借给我了压裙刀,然后我们并肩作战,一起揍了那头正阳山搬山猿,我们都差点死了,但是我们最后都没有死,多好。在神仙坟,我还差点打死那个马苦玄。我们一起去了西边大山,去帮忙婆娑洲的陈氏女子找那棵楷树。后来你有一次生气,不要我帮忙,一定要自己煎药,糊焦糊焦的,我觉得你很可爱。你曾经说过一句大道不该如此小,我当时不明白,这次出门远游,才算真正懂了。你劝我不要当烂好人和善财童子的时候,我其实很开心。你当时离开骊珠洞天,已经跟那些神仙走了那么远,还愿意御剑返回,跟我告别,你走了以后,我当时一个人吃着小时候想一想都要流口水的糖葫芦,也没啥滋味了。齐先生走了,我带着小宝瓶他们去大隋,看到好看的山,就会想起宁姑娘的眉毛,看到好看的水,就会想到宁姑娘的眼睛,在游历途中看到好看的姑娘,就会想到宁姑娘,然后她们好像一下子就不好看了。”</p>

    竹筒倒豆子,一鼓作气说完这些话后,陈平安便开始喉咙发涩,满脸涨红,只觉得手里的那只养剑葫,有几万斤重。</p>

    但是陈平安不后悔自己说了这么多。</p>

    陈平安颤声道:“宁姑娘,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的。”</p>

    宁姚背靠墙壁,那些藤萝依然不如她动人。</p>

    她问道:“是不是我不喜欢你,你就要去喜欢别的姑娘?比如……”</p>

    她想了想,“阮秀?”</p>

    陈平安望着她,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很好的姑娘,而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是这么既伤心又觉得不用太伤心的事情,“如果我只要喜欢别的姑娘,就再也见不到你,那我这辈子就不喜欢别人了。我在一千里一万里之外,在你看不到我的地方,打了一百万一千万拳,还是只会喜欢你。”</p>

    宁姚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不讲理吗?”</p>

    陈平安愣了一下。</p>

    然后宁姚斩钉截铁道:“对,我就是这么不讲理!”</p>

    她蓦然笑了起来,充满了稚气的得意,当她一笑起来,便愈发眉眼如画,生动活泼,她双手环胸,“谁让有个傻子喜欢我呢?”</p>

    然后,她向前走出两步,一把抱住了那个大骊少年,喃喃道:“陈平安!我喜欢你,不比你喜欢我少一点点!”</p>

    第一次重逢,其实她想跟他说。</p>

    我不喜欢你。</p>

    可是那么难。</p>

    她松开手,眼眶微红,有着她宁姚这辈子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罕见懊恼和羞赧,“你怎么这么笨?!”</p>

    陈平安呆呆说道:“你怎么会真的喜欢我……”</p>

    这一点,陈平安跟风雷园刘灞桥如出一辙。</p>

    喜欢一个姑娘,会喜欢到觉得那个姑娘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自己,而且不会觉得有任何委屈。</p>

    宁姚总算恢复了一些,眉眼飞扬,如天底下最锋利的飞剑,“我宁姚喜欢谁,还需要理由?!”</p>

    其实是有的,而且很多。</p>

    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到底是女孩子啊,又不是陈平安这种厚脸皮的。</p>

    陈平安突然之间,有如神助,一下子抱住宁姚。</p>

    宁姚满脸绯红,撇撇嘴,没有挣扎,反而悄悄抬起一只手,轻轻捻住陈平安的衣襟。</p>

    倒悬山小巷中,少年和少女就这样安安静静相拥在一起。</p>

    世界好像在这一刻,活了过来。</p>

    宁姚到底是宁姚,陈平安到底是陈平安,两人没有一直这么羞羞怯怯下去。</p>

    两人分开后,宁姚带路,说要把那半坛子黄粱酒喝完,她领着陈平安走到了一棵老槐树下,抬手屈指,好似叩响门扉。</p>

    很快宁姚身前就涟漪阵阵,出现了一座酒铺的模样,宁姚率先大步跨过门槛,陈平安紧随其后。</p>

    店伙计许甲见着了宁姚,特别热情,“宁姑娘,你来了啊。我请你喝酒哈?”</p>

    宁姚瞥了他一眼,谁啊,没印象。</p>

    便懒得理睬,径直挑了张桌子坐下。</p>

    许甲便焉了下去。</p>

    他觉得眼前这位姑娘,是天底下仅次于大小姐的女人,第一次见到,许甲就印象特别深刻。</p>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少女第一次离开剑气长城来到倒悬山,有个家伙带着她来到酒铺,那个家伙喝了两坛酒,她只是尝了一口便不再喝酒,那会儿她穿着一身黑衣服,挎刀,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悬佩双剑,更没有穿着墨绿sè长袍,脸sè冷冷的,便是老掌柜跟她对视,她也全然没当回事,在阿良喝着酒的时候,她就自己走到高墙下,看了半天,一言不发,之后就坐回位置,在许甲眼中,少女实在太有个性了,几乎会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p>

    那次阿良没有嬉皮笑脸,就只是喝酒,许甲看得出来,阿良是不知道怎么劝说少女,好像少女要去做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阿良喝得很闷,许甲才知道原来阿良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在少女坚决不要阿良送行,执意要独自离开酒铺后,阿良也不再多喝酒,闷闷不乐,说半个闺女,就这么飞走了。</p>

    许甲看了眼那个叫陈平安的大骊少年。</p>

    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配不上宁姑娘。</p>

    一百个陈平安加在一起,都未必般配。</p>

    陈平安要了那剩下的半坛忘忧酒,差不多刚好两大白碗,陈平安便先一人倒了半碗。</p>

    两人肩并肩坐在一条长凳上,宁姚没觉得有什么不对。</p>

    许甲躲在远处,啧啧称奇。</p>

    陈平安喝了口忘忧酒。</p>

    突然觉得这酒好像比昨夜好喝多了,便对着宁姚笑了起来。</p>

    宁姚瞪了他一眼。</p>

    两人也不说话,就是小口喝酒。</p>

    陈平安突然惨兮兮问道:“宁姚,你该不会是假的吧?”</p>

    正在逗弄笼中雀的老头子,愣是给少年这句傻话给逗乐了。</p>

    宁姚叹了口气。</p>

    他是个傻子,但是我更傻。</p>

    当初是谁说这家伙肯定会找个缺心眼的?</p>

    陈平安放下酒碗,向坐在旁边的伸出手,宁姚就那么看着,想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p>

    陈平安双指捏住她的脸颊,轻轻扯了扯。</p>

    宁姚没动静。</p>

    陈平安又伸出一只手,捏住宁姚另一边的脸颊。</p>

    许甲看得一头冷汗,觉得这个sè胆包天的家伙,多半是死定了。</p>

    结果宁姚只是一巴掌拍掉陈平安的捣乱双手,警告道:“陈平安,你再这么缺心眼,小心我跟你翻脸啊。”</p>

    陈平安悻悻然收回手,“真的就好。”</p>

    宁姚喝了一大口酒,问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爹娘已经去世了,你觉得我可不可怜?”</p>

    许甲觉得那小子要是敢说可怜,那这次就是板上钉钉死定了。</p>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可怜啊。没了爹娘,这要还不可怜,怎么才算可怜?”</p>

    只是说这些话的时候。</p>

    陈平安嘴唇紧紧抿起,两边嘴角向下,少年好像比她还要委屈。</p>

    他不是在怜悯眼前的姑娘,因为他也没了爹娘,而且没得更早,只是这种事,年幼时,无力生活,熬到熬不下去的时候,不得不祈求别人的善意和施舍,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否则就要活不下去。</p>

    可是长大后,却不需要被人可怜,已经可以活得好好的,还有本事回馈早年的那些善意,所以他只是在心疼她。</p>

    但是话到了嘴边,陈平安管不住自己。</p>

    宁姚冷哼道:“你谁啊,要你可怜我?”</p>

    陈平安眨了眨眼睛。</p>

    宁姚便有些脸红,桌底下,一脚踩在陈平安脚背上。</p>

    一旁的许甲满脸呆滞,他感觉被大剑仙往自己心口上戳了好几剑。</p>

    之后两人喝着酒,小声说话,窃窃私语。</p>

    许甲就觉得自己被戳了一剑又一剑。</p>

    这日子没法过了。</p>

    他不再待在酒铺里头,搬了条小板凳坐在门槛那边,眼不见心不烦。</p>

    只是忍不住回头瞥了眼,就看到那位姑娘的狭长双眉,不再是第一次相逢时的哀伤,竟然都是俏皮和温馨。</p>

    心口这一剑,相当于是阿良的一剑了。</p>

    之后他又看到了那个大骊少年,满脸笑意,但是眼神温暖,好像在说,他喜欢宁姚,与两座天下都没有关系,他就只是喜欢这个姑娘而已,以至于让许甲这个外人都觉得这么一瞧,两个人还挺般配。</p>

    那么这一剑戳中心窝,可就是城头上那位老大剑仙,传说中的“救城”一剑了。</p>

    许甲转头向老掌柜哀嚎道:“大小姐啥时候回家啊,我想死她了。”</p>

    老头子回了一句,“想死了?别死在酒铺里就行。”</p>

    就在这个时候,许甲雀跃起来,在“门外”那个同龄人敲门之后,立即就“开门”迎客。</p>

    走进来一个极其英俊的少年。</p>

    许甲笑问道:“你怎么从剑气长城回来了?”</p>

    身穿一袭白衣,笑容和煦,他抬手跟许甲一击掌,对老人朗声道:“掌柜的,老规矩,我要买一坛酒,酒钱挂在我师父头上。”</p>

    老掌柜见到了这个少年,也笑了起来。</p>

    只要是上了岁数的老家伙,看到这个年纪轻轻,就给人感觉“如日中天”的阳光少年,几乎就没有不喜欢的。</p>

    而且趁着现在还能仗着年纪大,可以俯瞰这位少年,就一定要珍惜,毕竟很快就会没有这个机会了。</p>

    墙壁上,少年的师父,前不久刚刚写下一句霸气无双的“武道可以更高”。</p>

    英俊少年对许甲笑道:“许甲,我先写字去,你帮我拿笔,嗯,我要跟师父的字凑在一堆。”</p>

    许甲心中再无yin霾,跑去搬酒且取笔,一边跑一边转头笑道:“好嘞,等着啊。”</p>

    英俊少年走向那堵墙壁的时候,一直望向坐在陈平安身边的宁姚。</p>

    只可惜宁姚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跟陈平安聊剑气长城。</p>

    英俊少年笑了笑,走到高墙下,给自己搬了条凳子,在大端王朝的女子国师那行字更好处,提笔写下了四个字,“因我而再高”。</p>

    陈平安悄悄收回视线,低声问道:“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p>

    宁姚认真想了想,“名字忘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