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剑气长城陈见陈
    在她忍不住要踹陈平安一脚的时候。</p>

    陈平安竟然凭空消失了。</p>

    好像被谁一把扯住,拽入了别处天地。</p>

    她一下子空落落的,视野和心头都是,然后她充满了愤怒。</p>

    在她不管不顾就要出剑,试图遵循足迹、去破开天地间隙的瞬间,她突然有些脸红,好像听到了话语声,她哦了一声,对着陈平安消失的地方,冷哼一声。</p>

    然后她一路飞掠向孤峰山脚的广场。</p>

    又他娘的见着了这个不讲规矩的家伙,小道童都快气炸了,狠狠摔了手中书籍,从蒲团上跳起,大骂道:“小丫头片子,你真当倒悬山是你家院子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三次了,三次了!哪怕是剑气长城的剑仙,一辈子都未必能有一次,你倒好,一天之内就两次!”</p>

    抱剑汉子打了个哈欠,“你有本事打她啊。”</p>

    小道童怒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我如果不是可怜她的身世,早一拳打得她……”</p>

    那位英气少女面无表情地走入镜面大门,身体微微后仰,转头道:“你可怜我做什么,我跟你又不熟。”</p>

    小道童总觉得小姑娘的这句话,说得好没道理,又好像有点道理。</p>

    抱剑汉子在拴马桩那边捧腹大笑。</p>

    ————</p>

    同样是倒悬山酒铺门口,陈平安离开铺子后是一条僻静小巷。</p>

    刘幽州却是在一棵庭院高墙外的古槐树下,蹲在那边百无聊赖地数蚂蚁。</p>

    地仙老妪便安安静静守候在一旁,不打搅自家少爷的发呆。</p>

    天边泛起鱼肚白,眼神明亮的刘幽州站起身,转头对好似老妪邀功献宝说道:“我算是瞧明白了,倒悬山长大的蚂蚁,跟市井坊间的蚂蚁也没啥两样嘛。”</p>

    老妪习惯了少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微微一笑,轻轻点头。</p>

    刘幽州瞥了眼老槐树,兴致不高,“不买了不买了,太贵了,我还是心疼自己攒了那么多年的压岁钱。”</p>

    老妪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少爷一时冲动,砸锅卖铁买下一坛忘忧酒,中五境的练气士喝此黄粱酒,意义不大,皑皑洲刘氏再有钱,也不该如此挥霍,到时候少爷是注定不会挨罚的,说不定家主和老祖宗们还要咬着牙挤出笑脸,夸奖一句你这孩子不愧是刘氏子弟,有大将风度,花钱眨眼那还是未来刘氏家主该有的样子吗?</p>

    而她肯定免不了要被训斥几句。</p>

    她倒不是因此埋怨少年,而是她想着少年更好,那么多压岁钱,买一把半仙兵不是挺好?何必跟一坛酒怄气?</p>

    刘幽州开始返回打道回府,冷不丁问道:“柳婆婆,你说柳姨有没有从最北边的冰原回来?”</p>

    当少年提及“柳姨”的时候,老妪褶皱沧桑的脸庞,立即洋溢起骄傲的光彩,“应该回了,运气好的话,这个死妮子也许已经跻身武道第九境。少爷,按照约定,到时候就可以让她带你去北边冰原游历,斩杀大妖。”</p>

    刘幽州到底还是有些少年心性,言语有些孩子气,“那么快到第九境做什么,我爹说柳姨的武道最强第八境,意义之重大,不比寻常的弱十止境宗师差了。我爹就当面劝过柳姨,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不要随随便便破境。”</p>

    老妪轻声笑道:“家主当然是好心,可万事莫走极端,若是能够顺利破境而强压境界,对于纯粹武夫而言,反而不美,恐怕就要失去十境之上的所有可能性。当然,一般的天才也就算了,能够勉强跻身十境,已是天大的奢望,可是你柳姨不一样。”</p>

    刘幽州对这些涉及大道根本的事情,一直不太感兴趣,反而想着最不打紧的,叹气道:“柳姨也真是的,天天嚷着天底下的好男人死哪里去了,还喜欢问我有没有遇上好男人,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回答她?可我爹给她介绍了那么多皑皑洲的年轻俊彦,也没见柳姨对谁心动,真是头疼。”</p>

    刘幽州的想法实在羚羊挂角,又问了让老妪觉得好笑的问题,“如果有一天妖族大军淹没了剑气长城,倒悬山咋办?树底下那窝蚂蚁,爬得那么慢,到时候搬家会来不及吧?”</p>

    老妪神sè和蔼,温声道:“少爷,剑气长城屹立不倒,这都多少年了,隔壁那座天下,妖族差不多每百年就要掀起一场大战,这么多年来,那帮茹毛饮血的畜生,在城墙下都撂下多少具尸体了,不一样次次无功而返?一些个战力惊人的大妖,它们最多只是在城头上待一会儿,最后都会被一些个老剑仙们撵下去。”</p>

    刘幽州哦了一声,结果又跳回自己的想法当中,不可自拔,忧心忡忡道:“咱们家那座猿蹂府比蚂蚁窝还不如,是没办法挪走搬家的,好在皑皑洲离着倒悬山最远,唉,婆娑洲就有点惨了,到时候一定会硝烟万里吧,不知道醇儒陈氏那位肩挑日月的老祖,能不能力挽狂澜,将瞒天过海的妖族阻挡在陆地之外。”</p>

    老妪被少爷的杞人忧天给逗乐,忍俊不禁道:“对啊,咱们皑皑洲跟这座倒悬山,不但隔着一个南婆娑洲,还隔着一个八洲版图加在一起都不如它的中土神洲,少爷担心什么。”</p>

    刘幽州喃喃道:“我不是担忧皑皑洲的安危,只是觉得打仗就要死很多人,心里有点不舒服,婆娑洲好歹还有那位亚圣弟子第一人坐镇,可是我们逛过的东南桐叶洲,还有马上要去游历的扶摇洲,好像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厉害家伙啊。”</p>

    老妪还是笑,“少爷,不能把所有人都拿来跟你爹作比较啊,一位练气士,不如咱们家主,就是不厉害啦?可没有这样的说法。”</p>

    皑皑洲最有钱的人,跟皑皑洲最强大的练气士,是同一个人。</p>

    刘幽州的父亲。</p>

    这个男人,比刘氏家族历史上任何一位老祖都要修为更高,战力更强。</p>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民风彪悍、仙师好战的皑皑洲,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验证这个男人的最终实力。</p>

    这个男人有一句在山上脍炙人口的名言:能够用仙兵和半仙兵解决的事情,就不要用拳脚了吧?</p>

    刘幽州似乎对他爹颇有怨言,“妻妾成群,有什么好的。”</p>

    老妪打死也不敢置喙这位家主的好与坏。</p>

    家主脾气好是一回事,当奴作婢的人如果不懂规矩,又是一回事。</p>

    刘家死死掌握住那条雪花钱玉矿山脉,树大招风,每年死在嘴巴上的下人,很多,暴毙的刘氏家族各房子弟,也不少。</p>

    刘幽州此刻身穿明黄sè竹衣“清凉”,这件曾是大王朝皇帝心头好的法宝,被誉为小洞天。</p>

    而另外一件被皑皑洲刘氏凑成对的竹衣“避暑”,则有小福地的美誉。</p>

    刘幽州喜欢换着穿它们。</p>

    穿着舒服,还不招摇过市,否则那些道家符箓法袍和神人承露甲之类的,太扎眼了,这不明摆着跟人说我有钱吗?</p>

    我有钱,但是我不喜欢说啊。</p>

    再说了,其实我刘幽州也没不算真有钱,这不昨夜一坛忘忧酒都不舍得买吗?</p>

    刘幽州叹了口气,“柳婆婆,我真不能去剑气长城啊?”</p>

    老妪语气坚定,“家主吩咐过,绝对不许去。”</p>

    刘幽州问了一个很直指人心的问题,“剑气长城归根结底,还是浩然天下的刑徒流民,跟咱们这边关系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好,倒悬山的龌龊事多了去,他们跟妖族打生打死了这么久,难道就没有人一怒之下,干脆就反出剑气长城,投靠妖族?”</p>

    老妪想了想,“剑气长城有那些老剑仙和三教高人盯着,应该出不了大的乱子,但是这类人,肯定会有的,想来是剑气长城不愿意宣扬家丑。少爷,其实你不用太在乎那边的形势,按照猿蹂府的谍报显示,这一代剑气长城的年轻剑修,资质尤其好,而且不是几个人,是雨后春笋一般,一起冒尖,几乎能够媲美三千年前那一拨剑仙,那一辈人,可真是厉害,压得妖族整整八百年都不敢挑衅剑气长城,许多妖族终其一生,都没能见到过那堵城墙。所以啊,我看未来几百年,倒悬山都会是生意兴隆的太平光景。”</p>

    少年有些伤感,喃喃道:“可是我们刘家挣钱的大头,就是发死人财啊。”</p>

    老妪想要提醒少爷在倒悬山要慎言,可看着少年神sè失落的侧脸,有些于心不忍。</p>

    一位猿蹂府管事出现在两人前方,路边停着两辆马车,老管事轻声道:“少爷,府上有贵客登门。”</p>

    刘幽州点点头,登上一辆马车。</p>

    到了猿蹂府,刘幽州看到一个斯文男人和一位高大女子,满身书卷气的中年男人站着欣赏一幅挂画,女子坐在那边喝茶。</p>

    男子似乎是一位书画行家,赞叹道:“不曾想这幅《老莲佝偻图》才是真迹,不愧是力量气局,卓尔磊落,仅就画莲而言,五百年间无此笔墨者。”</p>

    在来的路上,管事小心起见,都没有跟刘幽州说到底是谁,直到跨过猿蹂府大门门槛,才小声告诉刘幽州,是中土神洲的大端王朝皇帝与国师联袂莅临府邸。</p>

    刘幽州作揖行礼,“刘幽州见过陛下和国师。”</p>

    那男子转过头,对少年笑道:“这次寡人是借着国师需要借助小雷泽淬剑的机会,才能够忙里偷闲,来这倒悬山透口气,本来不愿叨扰猿蹂府,只是听说刘公子刚好也在倒悬山,便想着如何都要来此讨要一杯茶水了。”</p>

    刘幽州再次作揖,“陛下太客气了。”</p>

    大端,浩然天下最新的九大王朝之一。</p>

    吞并了某个旧王朝的大半版图,新的大端如今百废待兴,照理说不该皇帝和国师都离开庙堂。</p>

    只是这些机密内幕,暂时不是刘幽州能够去揣测的,至于为何大端皇帝如此卖猿蹂府面子,刘幽州倒是一清二楚,大端能够打烂一个前九大王朝之一的太玄王朝,一场牵扯到无数势力的灭国之战,持续了将近十年,大端硬生生拖垮了太玄谢氏,皑皑洲的刘氏,或者说他爹的钱袋子,出力极大。</p>

    刘幽州直腰起身后,又对那位大端女子国师作揖道:“小子仰慕国师已久。”</p>

    其实刘家是大端王朝的幕后恩人之一,作为未来家主的刘幽州,不用如此放低身价。</p>

    女子破天荒露出一丝笑意,放下茶杯,“跟你爹性情相差也太大了,挺好的。”</p>

    大端皇帝有些汗颜。</p>

    这话算是好话吗?</p>

    高大女子笑问道:“可曾去过剑气长城?”</p>

    刘幽州甚至连落座都没有,一直毕恭毕敬站着,摇头道:“还不曾,家父不许我去,怕出意外。”</p>

    女子想了想,“我唯一的弟子,如今正在剑气长城那边砥砺武道,刘公子若是愿意,可以与我同行,不会有意外。”</p>

    老妪与猿蹂府老管事视线交汇,都觉得有些棘手。</p>

    倒不是觉得大端国师在吹牛,而是涉及到家主意愿,下人们不敢擅自做主。</p>

    好在刘幽州已经摇头婉拒,“不好违背家父,还望国师见谅。”</p>

    高大女子不以为意,点头道:“我那弟子很快就需要离开剑气长城和倒悬山,让他去皑皑洲历练也好,刘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捎上他。”</p>

    刘幽州神sè轻松一些,语气也轻快许多,笑道:“乐意至极!”</p>

    毕竟他一个少年,是在面对一位中土神洲第五人。</p>

    像他爹,在皑皑洲早已无敌手,却说自己在中土神洲最多是十人之中垫底。</p>

    见那女子站起身,大端皇帝便开口笑道:“离开倒悬山的具体时辰,回头寡人会让人第一时间通知猿蹂府。不用送,我们自己离开就行了。”</p>

    一男一女走出猿蹂府。</p>

    或者准确说来,是一女一男。</p>

    因为不管怎么看,都像高大女子才是大端皇帝,男子只像个跟班扈从。</p>

    刘幽州这才落座,扯了扯竹衣清凉的领口,大汗淋漓,瞥了眼墙壁上那幅猿蹂府的镇宅之宝,《老莲佝偻图》,对老管事吩咐道:“拿下来装好,给大端皇帝送去。”</p>

    老管事一脸为难。</p>

    刘幽州灿烂一笑,“听我的。”</p>

    老管事默默点头,听令行事。</p>

    少年在老管事拿着那幅古画离开正厅后,望着突兀的空白墙壁,笑问道:“柳婆婆,你觉得挂那幅少年泛舟图,好不好?”</p>

    老妪满脸惶恐,正要劝说少年千万别意气用事。</p>

    刘幽州已经自顾自笑道:“不挂在这里,回到了家里,我挂自己书房!走走走,为表诚意,我要自己作画一幅!柳婆婆,赶紧让下人笔墨伺候!”</p>

    老妪脸sè玩味。</p>

    猿蹂府的四位侍女生得楚楚动人,其中两位还是洞府境的练气士,当她们满怀期待地看着传说中的少主,耗尽力气画完那幅画后,侍女们就愈发楚楚动人了,费了好的劲,才忍住没笑出声。</p>

    刘幽州颇为自得,虽然难看是难看了点,可诚意十足。</p>

    刘幽州的画,跟店铺里墙壁上某人的字,有异曲同工之妙。</p>

    只可惜刘幽州当时没舍得花钱买一坛黄粱酒,否则见到了那些蚯蚓爬爬,说不定就要英雄相惜、相见恨晚了。</p>

    ————</p>

    天地间有一堵城墙,刻有十八个大字。</p>

    道法,浩然,西天。</p>

    剑气长存,雷池重地。</p>

    齐,陈,董,猛。</p>

    在那场双方各自派遣十三位巅峰高手的赌战之后,妖族毁约,不但没有交出剑修遗留在长城以南的所有残剑,反而恼羞成怒,掀起了一波波攻势,只是攻势比起赌战之前的那种孤注一掷,以命换命,此次断断续续的三次攻城战,力度都要略逊一筹,据说是妖族内部有诸多大妖,不愿附和攻城,所以使得妖族气焰不高。</p>

    剑气长城最早是如何,如今还是如何,只不过是多了十八个字而已。</p>

    源于这堵长城,曾是三教圣人联手打造的一座关隘大阵,除非被一鼓作气彻底摧毁,否则很快就会恢复完整,若非如此,再高的城池,再坚固的山岳,早就被夷为平地。面对一位位巅峰大妖放开手脚的迅猛攻势,以及历代剑仙在城头上的凌厉出剑,激荡天地的无匹剑气四处倾泻,难免也会摧破墙体。</p>

    驻扎在百里之外的妖族大军,数量之多,如蚁攒簇,近期已经停下攻势一月有余。</p>

    剑气长城迎来了难得的安宁。</p>

    城头仅是那条走马道,就宽达十里路。</p>

    有一位不知岁数的老人就在城头上结茅而居,老人的子孙早已在剑气长城的北方城池之中,开枝散叶,成为最大几个家族之一,但是老人从未下过城头,年复一年,就在这里守着,老人脾气古怪,也从不许家族子孙来见他,倒是对一些别姓的孩子,偶尔有些笑脸。</p>

    剑仙,大剑仙。</p>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p>

    而在剑气长城,大剑仙,老剑仙,一字之差,一样悬殊很大。</p>

    因为一名剑修,想要在剑气长城活得长久,不靠姓氏,只能靠战力。</p>

    这位老人作为剑气长城最年长的一辈人,经历过太多的风雨,也肯定有过太多的遗憾,最近一次的遗憾,可能在老人漫长人生当中,都算大的,老人遗憾自己碍于规矩,未能出战,才害得那么一对神仙眷侣的晚辈,死得那么不光彩。</p>

    他们两人,是老人从小看着长大的,一年一年长大,一境一境攀升,到各自成长为最后的大剑仙。</p>

    老人觉得看着这样的年轻人,才能让人生觉得有点盼头。</p>

    会让老人觉得世风没有日下,年轻人还是有很好的。</p>

    老人今夜独自盘腿坐在城头上,他本命飞剑之外的佩剑,已经断了一把又一把,最后便干脆不用了。</p>

    剑气长城的所有老人和孩子们,实在太熟悉这个不知道到底有多老的老人了,加上老人脾气又怪,其实早就不爱跟老人打交道。</p>

    前些年,倒是有个不知来历背景的外乡少年,死皮赖脸在老人茅屋后边,又搭建了一座小茅屋。</p>

    最近每次妖族攻城,少年就只是守着老人和自己的茅屋,否则都不会出手。</p>

    其实也没有人苛责外乡少年,毕竟一个四境的纯粹武夫,能够待在城头上吃喝拉撒就很不容易了。</p>

    眼眶凹陷、颧骨突出沧桑老人陷入沉思。</p>

    如果不是在这座城头上,而是在倒悬山那边的浩然天下,恐怕谁看到这位弱不禁风的瘦小老人,都不会相信,老人会被某个吊儿郎当却刻下一个猛字的家伙,昵称为“老大剑仙”。</p>

    一对夫妇模样的男女出现在老人身后,老人没有转头,沙哑道:“你们剩下的光yin不多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吗?只管说,不涉及两座天下的走向,只是你们的私事,规矩不规矩的,我可以不用管。再说了,我当初强行收敛你们的残余魂魄,本就已经坏了规矩,那两个老家伙不也一样睁只眼闭只眼。”</p>

    男子轻轻握住妇人的手,摇头道:“已经很好了。”</p>

    妇人瞪了眼男子,笑道:“有的。”</p>

    老人挤出一丝笑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嗯,好事,总好过找了个不成材的,说吧,是送给那小子一把仙兵,还是让我亲自教他剑术?”</p>

    妇人犹豫道:“可能要更难一些。”</p>

    消瘦老人转过头,“怎么说?”</p>

    男人无奈道:“那孩子的长生桥被人打断了。”</p>

    老人皱了皱眉头,“毁人长生桥,天底下就数咱们剑修最擅长,可要重建长生桥,可比登天还难,而且别人帮着搭建起来的长生桥,如果我没有记错,历史上就没一个能跻身上五境的厉害剑修,毕竟修道就已经是逆天而行,断桥之后修桥再修道,更是被大道记恨,极有可能会被盯着不放的,你们真考虑好了?不怕适得其反?”</p>

    说到这里,老人微微笑道:“毕竟别人登天不易,我不难。”</p>

    妇人有些犹豫不决,她在这件事上跟男人是有争执的,男人觉得顺其自然,武道也未必不行,她作为站在山巅看过大道风光的剑修,知道武道山头要矮他们练气士一头,既是事实,也有渊源和根据,她不是瞧不起那孩子的武道,而是行走武道这条断头路,走到最高处的可能性会更小,实在是太小了,而且何谓断头路?练气士又何谓长生桥?</p>

    到时候他们的女儿怎么办?</p>

    男人对她笑道:“不如就这样吧?让那个小子自己闯去,最后他能走到哪里,都随他了。”</p>

    妇人还是有些放不下,问道:“不然帮他跟陈爷爷求一把仙兵,就当是咱们闺女的嫁妆了?”</p>

    剑气长城这边,无论老幼,都习惯性喊老人陈爷爷,只有两人例外。</p>

    当然戴斗笠挎刀离开此地的某人,曾经也是例外。</p>

    男人气呼呼道:“且不说他这辈子用不用得起一把桀骜难驯的仙兵,只说他陈平安身为一个男人,哪里需要这种施舍而来的机缘……”</p>

    妇人打断男人的大道理,“还只是个少年呢。”</p>

    男人无言以对。</p>

    老人虽然对这对年轻夫妇很喜欢,可是也不爱听他们的鸡毛蒜皮。</p>

    只是听到少年的名字后,老人再次转头问道:“少年也姓陈?”</p>

    妇人笑道:“你说巧不巧,他在喝过黄粱酒后,在墙壁上随心所欲写下的文字,就是剑气长。”</p>

    老人笑望向这对夫妇。</p>

    男人赶紧摆手道:“绝无谋划,自然而然。”</p>

    妇人也是使劲点头,神sè坦然。</p>

    唯恐这位受人敬仰的老剑仙,误以为是他们在算计他。</p>

    老人一怒。</p>

    后果……不堪设想!</p>

    老人随随便便伸出一手。</p>

    便从浩然天下的倒悬山,将一位少年抓到了这座天下的城头。</p>

    剑气与剑意铺天盖地,无处不在,如海水汹涌倒灌他的气府。</p>

    几乎窒息。</p>

    如一条原本在溪涧优哉游哉的小鱼,被摔在了岸上,而且所谓的岸上,还是那种日头曝晒、干裂的泥地,随便挣扎蹦跳一下,就会使得一身仅剩的水气,变得点滴不剩。</p>

    老人打量了眼悬停城头空中、满脸痛苦不堪的少年,又随手一挥,将那少年送回倒悬山原地,对一头雾水的夫妇二人笑道:“这样不也挺好。”</p>

    ————</p>

    陈平安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形。</p>

    如今藏在剑匣内的那张符箓,寄居着那位在彩衣国被陈平安降服的枯骨女鬼,这一趟“远游”,陈平安很遭罪,其实她更惨,差点彻底烟消云散,所幸时间短暂,而且剑匣这座天然“槐宅”之内,yin气浓郁,抵挡住了绝大部分剑气。</p>

    当时悬在空中的陈平安,看到了一位枯瘦老人,那对夫妇,以及惊鸿一瞥的长城城头。</p>

    孤峰山脚广场那边,一位腰悬双剑的少女,走出镜面后,她想了想,略微放缓脚步,不过还是面无表情,勉强算是对那个呆若木鸡的小道童,主动打了招呼:“这次比上次,跟你熟悉了一点点。其实还是不熟。”</p>

    小道童呐呐道:“如此无法无天,你们剑气长城不管管?”</p>

    抱剑汉子仰头望向只有一轮明月的夜空,自言自语道:“为了你们,我们死了那么多人,浩然天下不管管?”</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