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陈平安,你听我说
    陈平安其实有些意外,难得在倒悬山遇到会说东宝瓶洲雅言的人,只是走了这么远,晓得僧不言名,道不言寿,遇上陌生人,冒冒然询问何方人氏,好像也不妥当。</p>

    陈平安便带着那对夫妇走入敬剑阁,将金粟告诉他的,再告诉夫妇一遍,而且陈平安从小就记性好,一座座屋子仙剑仿品和剑仙画卷,只要是上了心去记住的,陈平安第一时间都能给夫妇说出姓名、剑名和大致履历。</p>

    带着夫妇游览过去,陈平安也多出一个念头,想着既然用过了剑,那就在倒悬山多待一段时间,将敬剑阁里某些有眼缘的剑仙和仙剑,都一一记录下来,以后带回落魄山竹楼,无聊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翻一翻,就像那些刻着美好诗句、人世道理的小竹简,太阳底下晒着它们的时候,哪怕远远看着,陈平安就会觉得格外舒服,暖洋洋的,好像阳光不是晒在小竹简和文字上,而是晒在了自己的心头上。</p>

    摘抄临摹的时候,刚好可以练字,就是不知道倒悬山的笔墨纸,会不会很贵。</p>

    那位年轻妇人笑道:“你的记性很不错。”</p>

    陈平安收起思绪,咧嘴一笑。这点本事,在山上,算不得什么,想来这位夫人肯定是在客气寒暄。</p>

    陈平安这次还真是妄自菲薄了,因为那对眼力极好的夫妇已经确定,陈平安每次望向某一柄仙剑仿品的时候,便已经胸有成竹,这叫眼光未到,心意已至。这是剑修的一个著名瓶颈,决定了剑修的最终高度,是被飞剑拘役本心的小小剑修而已,还是驾驭万千剑意的大道剑仙。</p>

    走过了大半屋子,陈平安还是不厌其烦,跟随看得仔细的夫妇,其实说过了敬剑阁大致历史,接下来无非就是凭兴趣,去挑选着瞻仰剑仙或是名剑,但是妇人偶尔还是会跟陈平安聊几句,陈平安就继续跟着他们。</p>

    从头到尾,那个男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只是突然说道:“我先去前边等你们。”</p>

    妇人点点头,不以为意,继续跟陈平安闲聊。陈平安虽然来过一趟敬剑阁,但是对于剑气长城,除了墙壁上这些名垂千古的剑仙,其实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反倒是那位慕名而来的妇人,娓娓道来,说了好些剑仙的传说事迹,比如什么这位姓董的开山老祖,佩剑之所以名为“三尸”,可不是他信奉道教,而是他曾经孤身进入妖族天下的腹地,一路上斩杀了三头上五境大妖,董家在剑气长城因此崛起,后来董家几乎历任家主,都曾亲手斩杀过玉璞境甚至是仙人境的大妖……</p>

    既然聊到了董家,然后妇人就会兴匆匆带着陈平安,去找那把名为“竹箧”的仙剑仿品,佩剑主人是董家的一位中兴之祖,当时董家本来已经香火凋零,家主被一位大妖重伤致死,家族内剑气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处境,然后就有一位年纪轻轻的董家金丹境剑修,毅然决然,带着一把祖传的“一丈高”,走上了老祖走过的那条斩妖之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此人的情况下,在两百年后,这位剑修一人一剑返回剑气长城,还背着一只竹箧,装着一头十三境大妖的头颅,而他在登上城头之前,以已经接近崩碎的佩剑一丈高,在剑气长城上刻下了那个董字。</p>

    从那之后,此人新铸一把佩剑,就被取名为竹箧。</p>

    董家从此一直是剑气长城最有分量的姓氏之一。</p>

    经过聊天,妇人得知少年姓陈之后,便笑着问陈平安有没有注意那把“飞来山”。</p>

    陈平安笑容腼腆,有点难为情,因为这把名字古怪的仙剑主人,姓陈。所以陈平安尤为注意,记得一清二楚。事实上只要是姓陈的剑仙,陈平安连仙人带佩剑,都记得很用心。如果不是没有学过绘画,身边又没有桂花岛画师那样的丹青妙手,可以请教学问,陈平安都希望接下来一段时间,能够将这些“剑仙”的模样一起搬回落魄山。</p>

    之后妇人便笑着为陈平安挑选了几位陈氏剑仙的故人,说了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p>

    当有人以言语说来,而不是冰冷文字、言简意赅的寥寥几句记载,故事往往就会十分精彩,像是光yin长河之畔的一道道丰碑,一株株依依柳树,后世人站在树下就能感受到它们的树荫,树荫之外,狂风暴雨,那一段岁月河流,汹涌跌宕。</p>

    原本打算以后都不再喝酒的陈平安,又情不自禁地喝起了酒。</p>

    不被喜欢的姑娘喜欢,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可天没有塌下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p>

    这是陈平安重返敬剑阁,突然想明白的一件事。</p>

    但是陈平安也不会了解这么多剑仙风采后,就会觉得自己的这桩伤心事,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小事。</p>

    这比陈平安在落魄山竹楼被打得生不如死,还要让他觉得难受。</p>

    两种难受,不一样。前者熬过去,就熬过去了。</p>

    可是后者的难受,好像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百年,甚至可能一辈子都未必熬得过去。</p>

    最奇怪的地方,是陈平安一想到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喜欢上别的姑娘,就会更加难受。</p>

    书上说借酒浇愁愁更愁,所以先前才会吓得他都不敢喝酒了。</p>

    不知不觉中,从一开始陈平安的领路,到最后妇人大篇幅的描述讲解,自然而然,两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p>

    然后陈平安就看到了那个男人,他站在最后一间屋子门口,笑望向自己和妇人。</p>

    男人不爱说话,之前一路同行的时候,只是偶尔会打量一眼陈平安。</p>

    走入最后那间屋子,走到了茱萸和幽篁相邻剑架那边,妇人惊讶咦了一声,“怎么这两位没有画像了?听说茱萸剑的主人,是剑气长城很英俊的男子啊。”</p>

    陈平安有点汗颜,小心翼翼瞥了眼身旁的男子,可莫要打翻醋缸子啊。</p>

    不曾想男人立即还以颜sè,“幽篁的女主人,也是一位天下少有的大美人。”</p>

    陈平安顿时为妇人打抱不平,女子开玩笑几句,又能如何?你身为男人,就该大度一些啊,怎能如此针锋相对?</p>

    妇人白了一眼自己男人,对陈平安笑道:“这次谢谢你领着我逛了敬剑阁。”</p>

    陈平安摆手道:“没事没事,我自己都爱逛这里,以后几天还要来的。”</p>

    男人眯起眼道:“听说敬剑阁有个小傻子,喜欢给这两把剑和剑架擦拭口水,该不会是你吧?”</p>

    陈平安不愿节外生枝,便装着一脸茫然,使劲摆手,“不是不是,我怎么会那么傻呢?”</p>

    妇人偷偷一脚踩在男子脚背上,然后对陈平安道:“我们要走了,你要不要一起离开这里?”</p>

    男人突然问道:“看你也是个爱喝酒的,你想不想喝酒?我知道有个喝酒的好地方,价廉物美,不是熟人不招呼。”</p>

    陈平安摇摇头。</p>

    男人没好气道:“请你喝酒就喝,在倒悬山还怕有歹人?再说了,你看我们夫妇二人,像是垂涎你一把破剑、一只破养剑葫的人吗?”</p>

    陈平安有些尴尬。</p>

    这个男人,说话也太耿直了些。</p>

    男人又挨了妇人一脚,后者埋怨道:“是谁说最恨劝酒人了?”</p>

    男人不敢跟自己妻子较劲,就瞪了眼陈平安。</p>

    陈平安便对妇人展颜一笑。</p>

    男人愈发气恼,却已经被妇人拽着走向屋门口。</p>

    三人一起走出敬剑阁,走下台阶。</p>

    男人憋了半天,问道:“真不喝酒?倒悬山的忘忧酒,整座浩然天下的酒鬼酒仙都想喝,据说是当年儒家礼圣留下的独门酿酒法子,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你小子想好了再回答我。”</p>

    陈平安低头看了眼养剑葫,里头是没剩下多少桂花小酿了。</p>

    男人啧啧道:“小子,就你这婆婆妈妈的脾气,估计找个媳妇都难。”</p>

    这一刀子真是戳在陈平安心窝上,心想老子就是太不婆婆妈妈了,现在才跟一只孤魂野鬼似的,大半夜还游荡在倒悬山,不然说不定还在跟宁姑娘散步赏景呢!</p>

    陈平安冷哼道:“不喝酒!没媳妇就没媳妇!”</p>

    这算是陈平安难得的发脾气了。</p>

    视线偏移,对着那位夫人,陈平安就要好脸sè太多了,拱手抱拳道:“夫人,后会有期。”</p>

    年轻妇人微笑道:“倒悬山的忘忧酒,是该尝一尝,便是寻常的玉璞境练气士,也一杯难求。我们是跟那边的店掌柜有些香火情,才得以走入酒铺子,你如果真喜欢喝酒,就不要错过。嗯,哪怕不喜欢喝酒,最好也不要错过。”</p>

    陈平安有些犹豫。</p>

    男子开始告刁状了,“瞅瞅,扭扭捏捏,你喜欢得起来?反正我是不太喜欢。”</p>

    陈平安黑着脸,心想老子要你喜欢做什么。</p>

    其实陈平安今夜就像一个大醉未醒的醉汉,脾气实在算不得好,毕竟泥菩萨也有火气。</p>

    妇人不理睬小肚鸡肠的男人,拍了拍少年的肩头,打趣道:“走,一起喝酒去,我看你就是有心事的,到时候喝酒,你别管这个家伙唠叨什么,只管喝自己的酒,天大地大,酒杯最大,山高水远,酒水最深。”</p>

    陈平安挠挠头,便跟着妇人一起前行。</p>

    男人跟在两人身后,回望一眼敬剑阁,扯了扯嘴角。</p>

    一位负责看守敬剑阁的倒悬山道姑,在被人一把甩出敬剑阁后,来到孤峰山脚的广场上,对着那位正在翻书的小道童泫然欲泣,对着这位自家师尊控诉那名男子的罪行,小道童心不在焉地听完道观的愤懑言语,问道:“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吧?”</p>

    这位金丹境的道姑,茫然摇头。</p>

    小道童点点头,“那就是不知者无罪,你走吧。”</p>

    道姑愈发疑惑。</p>

    后边拴马桩上那位抱剑汉子幸灾乐祸道:“教不严师之惰。”</p>

    小道童怒道:“放屁,这是儒家的王八蛋说法,我这一脉从不推崇这个!做人修道,什么时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p>

    道姑吓得瑟瑟发抖,待在原地,低眉顺眼,丝毫不敢动弹。</p>

    抱剑汉子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而火上加油,嬉笑道:“难怪上香楼里头,你们道祖老爷的画像挂那么高,距离你们师尊三位掌教,隔着十万八千里远。”</p>

    小道童一个蹦跳站起身,“你找打?”</p>

    抱剑汉子哈哈笑道:“幸好你没说‘你找死’,不然我就要批评你胡说八道了。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像阿良说的,就是直肠子,所以拍马屁和揭人短两件事,阿良都说我在剑气长城是排的上号的。”</p>

    小道童气得咬牙切齿,双手负后,在那张大蒲团上打转,喃喃自语:“你以为你是这边的阿良?你一个土生土长的那边流民……如果不是师尊告诫,要我与人为善,我今天非把你打得面目全非,才不管你是不是在这边收到了天地压制,跌了半个境界,胜之不武咋了,打得你一年不敢见人,那才痛快,打得你就跟当年孤峰上边的师兄一样……看你不顺眼好几年了……”</p>

    那个本想着师尊帮她撑腰的道姑,看到破天荒发怒的师尊,悔青了肠子,自己就不该走这一遭。</p>

    尤其是当师尊不小心泄露了一些天机之后,道姑觉得自己在倒悬山的日子,会很不好过了。</p>

    那位坐镇中枢孤峰的师伯天君,可能懒得搭理自己,可是他的大弟子,那位手捧拂尘的蛟龙真君,如今的倒悬山三把手,可是出了名的尊师重道,一定会让她把小鞋穿到地老天荒的,一定会的……</p>

    道姑欲哭无泪。</p>

    为何自己摊上这么个从来不护犊子的师尊啊。</p>

    敬剑阁外的街道上,陈平安莫名其妙跟他们妇人逛完了敬剑阁,又莫名其妙跟着两人去那什么酒铺子喝什么忘忧酒。</p>

    偶尔一个恍惚,或是被夫人问话,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不到一炷香功夫,三人就来到了一间尚未打烊的酒铺,但是生意冷清,竟然铺子里一位客人都没有,只有一个趴在酒桌上打盹的少年店伙计,一个在柜台后逗弄一只笼中雀的老头子。</p>

    老掌柜瞥了眼夫妇二人,“稀客稀客,这酒必须得拿出来了。”</p>

    然后他瞥了眼两人身后的背剑少年,皱了皱眉头,但是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好像碍于情分,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

    然后老人朝那个惫懒伙计爆喝一声,“许甲!睡睡睡,你怎么不睡死算了!来客人了,去搬一坛酒来!”</p>

    名叫许甲的少年猛然惊醒,擦了擦口水,有气无力地站起身,佝偻着去搬了一坛酒,放在落座三人的桌上,打着哈欠道:“三位客官,慢慢喝,老规矩,本店没有吃食。”</p>

    妇人点头致意,然后对坐在对面的陈平安笑道:“有位很厉害的和尚,有一次云游至此,喝了过忘忧酒,赞不绝口,声称‘能破我心中佛者,唯有此酒’。”</p>

    掌柜老头子笑道:“那可不,老和尚是真厉害,恐怕让阿良砍上几剑,都破不开那秃驴的方丈天地。”</p>

    说到底,还是想说自家的酒水,天底下最厉害。</p>

    但是陈平安在倒悬山听到别人提起阿良,他心底还是很开心。</p>

    所以这一次,是真的想喝一点酒。</p>

    结果老头子一拍柜台,怒气冲冲道:“他娘的一提起阿良,就来气!欠了我二十多坛酒钱,全天下数他独一份!当年婆娑洲的陈淳安,还有前不久的女子武神,还有更早的那些诸子百家老东西们,谁敢欠我酒水钱?”</p>

    “咱们就说中土神洲的那位读书人,最落魄那会儿,尚未发迹,就是个小小观海境练气士,斗酒诗百篇,什么斗酒,就是我这儿的酒!可他来来回回三次,也才总计欠了我不到四五坛酒,阿良这是造孽我这是遭殃啊!”</p>

    妇人朝陈平安眨了眨眼睛,似乎是说老头子就这脾气,随他说去,你甭搭理。</p>

    少年店伙计闷闷不乐道:“老头子,你别提阿良了行不行,小姐为了他至今还没返回倒悬山,我都要想死小姐了。”</p>

    老头子顿时小声了许多,嘀咕道:“那种没良心的闺女,留在外边祸害别人就好了。”</p>

    打开了酒坛,三只大白碗,男人分别倒过一碗酒后,果真如夫人所说,他生平最恨劝酒人,直截了当道:“之后想喝就喝,不想喝拉倒。”</p>

    陈平安小心翼翼喝了一小口,没啥大滋味,就是比起桂花小酿稍稍烈一点,可也谈不上烧刀子断肝肠的地步,陈平安又接连抿了两小口,喉咙和肚子仍是没啥动静,便彻底放下心来。估计这忘忧酒是另有玄机讲究,而不在口味上。</p>

    一坛酒,在每人两大碗过后,就见了底。</p>

    妇人又转头笑望向老掌柜,多要了一坛子,老人看着笑容嫣然的妇人,叹息一声,亲自去多拿了一坛,将两坛酒轻轻放在桌上,“三坛酒,都算我请你们的,不算在账上。”</p>

    陈平安喝得满脸通红,但是头脑空灵清明,似乎没有醉意,更没有醉态,但是他却明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那种微醺状态。</p>

    喝过了酒,就想多说一点什么。</p>

    就像那些个酒嗝,憋着其实没什么,可到底是一吐为快的。</p>

    一开始是男子埋头喝酒,要不就是望向店铺外,神游万里。</p>

    而妇人似乎喜欢跟陈平安聊天,从陈平安的家乡一直聊到了两次远游。</p>

    陈平安既然没有醉,就只挑可以讲的那些人和事。</p>

    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到了那位姑娘。</p>

    打定主意喝完四大碗酒就覆碗休战的陈平安,就默默给自己倒了一碗酒,还是没有说送剑的事情,就说自己有事要离开家乡,来一趟倒悬山,刚好有位认识的姑娘,她的家在剑气长城那边,然后两人见了一面,就这么简单。</p>

    妇人微笑道:“那你走了很远的路啊?”</p>

    陈平安端着碗,想了想,摇头道:“不远啊,想着每走一步,就近了一些,就不会觉得远了。”</p>

    男子冷笑道:“你跟那位姑娘认识了多久,相处了多久?就口口声声喜欢人家?是不是太轻浮了一些?”</p>

    陈平安不知道如何反驳,只是闷闷不乐道:“喜欢谁,我自己又管不住自己的,你觉得轻浮就你觉得,我也不管你。”</p>

    男子冷哼一声,估计也给陈平安这句话给伤到了,关键是少年说得还很真诚。</p>

    山上传言,不知真假。</p>

    喝了忘忧酒,便是真心人。</p>

    妇人安慰道:“然后被姑娘拒绝了?不要泄气啊,你有没有听过,有些人之间,注定只要相逢,就是对的。如果还能重逢,就是最好的。”</p>

    陈平安喝过了一大口酒,醉眼朦胧,但是一双眼眸,清澈见底,如溪涧幽泉,开心、伤感、遗憾、欢喜,都在流淌,而且干干净净,只听少年摇头笑道:“喜欢一个人,总得让她开心吧,如果觉得喜欢谁,谁就一定要跟自己在一起,这还是喜欢吗?”</p>

    说到这里,少年眼泪便流了下来,“可是我就是嘴上这么说说的,其实我都快伤心死了。我其实恨不得整个倒悬山,整个浩然天下,都知道我喜欢那个姑娘。然后我只希望天底下就这么一个姑娘,喜欢我……”</p>

    说到最后,陈平安是真的醉了,以至于忘了喝了几大碗酒,脑袋搁在酒桌上,碎碎念念。</p>

    他甚至忘了自己如何跟男子吵了架,甚至还打了架。</p>

    似梦非梦,似醒非睡之间,他好像还一怒之下,一鼓作气从第四境升到了第七境,从此彻底与武道最强第四境没了缘分,妇人好像还问了他,为了一个姑娘的爹娘打抱不平,就要放弃自己的武道前程,值得吗?你以后还怎么成为天底下最厉害的剑仙,大剑仙?”</p>

    陈平安当时的回答是,“喜欢一个姑娘,不是嘴上说说的,如果我今天不这么做,假设你们如果是宁姚的爹娘,你们觉得我陈平安真正有钱了,修为很高了,真的成为了大剑仙,就会为你们女儿付出很重要的东西吗?不会的……那样的喜欢,其实没有那么喜欢,肯定一开始就是骗人的……”</p>

    这一切,陈平安都已不记得。</p>

    老掌柜神sè自若。</p>

    见惯了千年万年的人间百态了。</p>

    那个少年店伙计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p>

    最后陈平安已经彻底醉死过去,男人看了眼少年,喝了口酒,“我还是不喜欢这小子,榆木疙瘩,笨,闷,不够风流,不够大气,资质还凑合,心性马马虎虎,脾气一看就是犟的,以后如果跟闺女吵了架,结果谁也不乐意退让一步,咋办?就咱闺女那性子,会服软认错?”</p>

    妇人笑道:“认错?你也知道多半是咱们女儿有错在先?知道少年会事事让着她?”</p>

    男人有些心虚,悻悻然不再说话。</p>

    妇人突然微笑道:“想起来了,先前你说那孩子不够风流,是文人骚客的风流,还是驰骋花丛的风流啊?”</p>

    暗藏杀机。</p>

    男人灵机一动,大为佩服自己,端起酒碗,豪迈道:“是在剑气长城上刻字的风流!”</p>

    妇人笑了笑。</p>

    男人干笑一声,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其实这个傻小子,挺好的,咱们闺女,还真就得找这样的。”</p>

    妇人温暖笑着,望向店铺外,没来由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啊。”</p>

    身边的男人,女儿宁姚,剑气长城,还有浩然天下。</p>

    女子她都一并对不起了。</p>

    男女各自施展的障眼法,在陈平安醉倒了事之后,都已经烟消云散。</p>

    陈平安喜欢的姑娘,既像他,也像她。</p>

    与她并肩而坐的男人轻轻握住妇人的手,“我们只对不住女儿,不对不起任何人。”</p>

    男人突然灿烂笑了,望向陈平安,“咱们女儿的眼光,很了不起啊。”</p>

    女子笑着点头,“随我。”</p>

    男人突然无奈道:“这个缺心眼的傻闺女,说出那句话,有那么难吗?”</p>

    妇人点头道:“当然很难啊。哪个喜欢着对方的姑娘,希望喜欢自己的少年,喜欢上一个会死在沙场上的姑娘?”</p>

    男人一摸额头,“完蛋!绕死我了!”</p>

    ————</p>

    剑气长城,斩龙台石崖上。</p>

    她躺在那里,轻声道:“陈平安,你听我说啊,我没有不喜欢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