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间万事细如毛
    有大山倒悬天地间。</p>

    山峰指向南海之水。</p>

    陈平安坐在祖宗桂枝头,痴痴望向那幅震撼人心的画面,宁姑娘就是从这里出发,游历浩然天下的。</p>

    听说婆娑洲是距离最近的一个大洲,不知道刘羡阳以后会不会来这里看一看?</p>

    桂花岛距离进入真正的倒悬山地界,还有约莫半天的航程,四周往来的渡船千奇百怪,有驮碑大龟,晶莹剔透的蚌壳浮游海面,比打醮山更巨大的鲲船缓缓降低高度,有一片彩sè云海,云海底下簇拥着无数喜鹊,有一排排仙鹤青鸟拖拽着一栋高楼,桂花岛身处其中,半点也不惊奇。</p>

    陈平安突然转身低头望去。</p>

    又看到了那位年轻女子,身材婀娜,容颜秀美,头戴珠钗,身着衣裙,腰系彩带……</p>

    可是陈平安有点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这种感觉,比起在破败寺庙,看到柳赤诚身穿一袭粉sè道袍,还要来得直截了当。</p>

    因为陈平安看到了那位“美人”的喉结。</p>

    谈不上讨厌,就是不适应。</p>

    陈平安突然挠挠头,直直望向那位喜爱红妆的男子,心里头那点疙瘩芥蒂,一扫而空,转为有点怀念。</p>

    以前在龙窑当学徒的时候,陈平安就认识一个被人嘲笑为娘娘腔的汉子,性情怯弱,走路扭捏,说话的时候爱抛媚眼,捻兰花指,在姚老头当窑头的龙窑里,这个汉子最受歧视,好不容易攒下银钱买了新鞋子,保管当天就会被其他窑工们踩脏,他也不敢说什么,都默默受着。在龙窑里,照理说他跟不招人待见的陈平安,本该同病相怜才对,但是很奇怪,喜欢哭哭啼啼的汉子到了陈平安这边,胆子立即就大了,成天拿话刺陈平安,说话yin阳怪气,陈平安从不搭理他,汉子好几次管不住嘴,不小心给姚老头的正式弟子刘羡阳撞见,直接耳光扇得他原地打转,他立即就老实了,回头还会偷偷给刘羡阳屋里塞一些碎嘴吃食糕点,一包包油纸扎得比店铺伙计还要精巧,那汉子大概对刘羡阳这个板上钉钉的未来窑头,既是道歉赔罪,又有谄媚讨好。</p>

    龙窑贴在窗口上的喜庆剪纸,都是他熬夜一人一剪刀裁剪出来的,便是街巷妇人见着了,都要自愧不如,天晓得汉子若真是女子,女红得有多好?</p>

    陈平安那会儿当然很讨厌说话损yin德的娘娘腔,只是害怕自己一个收不住手,一拳就给他打得半死,当时的陈平安,已经跟随老人走遍了小镇周边的山山水水,砍柴烧炭更是家常饭,加上很早就每天练习杨老头的吐纳,气力比起青壮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p>

    最后某次负责守夜的娘娘腔汉子,捅出一个天大娄子,一座龙窑的窑火竟然给他断了。然后他大半夜就吓得直接跑了,有点小聪明,根本不敢往小镇那边跑,一个劲往深山老林里逃窜。</p>

    这要搁在市井坊间,简直就是害人断子绝孙的死罪,脸sè铁青的姚老头二话不说,就让几十号青壮去追那个挨千刀的王八蛋,熟悉山路的陈平安当然也在其中。</p>

    两天后,娘娘腔汉子给人五花大绑带回龙窑,姚老头当场打断了他的手脚,打得皮开肉绽,白骨裸露。</p>

    找到他的人,正是平日里他最奉承的一拨男人。</p>

    没有任何人同情这个闯下泼天大祸的汉子,哪怕有,也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毕竟姚老头几乎从没有那么生气。</p>

    打断手脚之前的娘娘腔,就已经吓得尿裤子,给人按在地上后,浑身颤抖,再被人一棍子砸下去,撕心裂肺,满脸鼻涕眼泪,之后一顿乱棍,娘娘腔就像一条砧板上被刀剁的活鱼,娘娘腔就是娘娘腔,一直到最后昏死过去,从头到尾,半点男子的骨气始终都没有。</p>

    娘娘腔最后竟然没被打死,在病床上躺了小半年,顽强得活了过来。</p>

    期间很多窑工学徒都照顾过他,陈平安也不例外,很多人都不乐意这份苦差事,便找陈平安代劳,陈平安在龙窑算是最好说话的,到头来,反而是娘娘腔最不喜欢的陈平安,照顾他最多,只不过两人一天到晚不说话,终究是谁也不喜欢谁。</p>

    陈平安只是每天采药煎药,那个娘娘腔偶尔会出神,呆呆看着窗户上风吹雨淋后发白的老旧窗纸,可能是想着哪天能够下地做活了,一定要趁着劳作间隙,换上一张张崭新漂亮的窗纸,红艳艳的。</p>

    可是明明已经大难不死一回的娘娘腔,这个在病床上,硬是咬牙熬着从鬼门关走回阳间的汉子,还是死了。</p>

    是给一句话说死的。</p>

    是一位窑工的无心之言,当时陈平安在门口煎药,背对着窑工和娘娘腔,前者笑着说娘娘腔你那天给打得衣服破烂,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蛋,真像个娘们。</p>

    陈平安那会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妥。</p>

    龙窑男人平日里骂这个娘娘腔的言语,比这恶毒狠辣很多的都有。娘娘腔几乎从来不会跟人吵架,是不敢,颠来倒去,大概他就只会在背后,私底下嘀咕着回骂一句:敢骂我,信不信你家祖宗十八代祖坟都炸了。</p>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言语过后,已经可以自己坐起身的娘娘腔,那天破天荒跟陈平安聊了很多,多是他说,闷葫芦陈平安便耐心听着,说起窗纸后,陈平安便由衷夸他窗纸裁剪得好,他会笑。</p>

    然后在那天晚上,一个胆子比针眼还小的娘娘腔,竟然用剪子捅穿了自己的喉咙,还不忘用被子捂住自己,不让人进屋第一眼就看到他那副死状。</p>

    甚至都没人敢把尸体抬出去,实在太渗人晦气了。</p>

    好在陈平安见惯了身边的生死,对这些没讲究,都是他拽着刘羡阳一起,忙前忙后。期间既没有太多伤心,也没有什么感悟,唯独守灵的时候,陈平安一个人坐在空落落yin恻恻的灵堂,没有半点畏惧,坐在火炉旁,喃喃道:“既然这辈子不喜欢当男人,那就下辈子投胎当个女人吧。”</p>

    其实那天闲聊,娘娘腔就问陈平安,为什么明明是第一个找到了他,还要放过他,给他指出一条去往大山更深处的小路。</p>

    陈平安就说我怕你被抓回去给姚老头打死,到时候就你这点芝麻胆子,变成了厉鬼,谁都不敢去报仇,也就只敢报复我了。</p>

    当时娘娘腔笑得特别开心。</p>

    其实哪怕陈平安现在回想起来,娘娘腔当时笑起来的时候,模样还是挺丑的。</p>

    不过实在让人厌恶不起来就是了。</p>

    桂花树底下那位姿容明艳的“年轻女子”,已经气得火冒三丈,被一个家伙这么目不转睛盯着瞧,她,或者准确说来是他,如果不是忌惮伤及桂花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就要祭出那两把本命飞剑,乱剑戳死这个长了一双狗眼的家伙了。</p>

    陈平安回过神后,也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无礼,拱手抱拳,歉意道:“对不住,有点走神了。”</p>

    那人眯起一双好似吊挂着春sè春光的桃花眼眸,伸出并拢双指,戳向陈平安,然后微微弯曲,挑衅意味,浓郁至极。</p>

    陈平安不再只是转头姿势,干脆转过身,拍了拍身边高枝的空位,笑道:“作为赔罪,我可以先替桂夫人答应你,可以在这边欣赏倒悬山的风景。”</p>

    他双手负后,扬起那张娇若春风的容颜,笑眯眯道:“你喜欢男人?还是说只要好看的,男女都喜欢?”</p>

    陈平安一阵头大,使劲摇头,以示清白。</p>

    他当然只喜欢姑娘。</p>

    而且只喜欢一个姑娘。</p>

    桂花树底下那人,放在身后的双手附近,出现了一金黄一雪白两缕剑气,极其细微,几不可见。</p>

    显而易见,一言不合,他就要飞剑杀人了。</p>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笑道:“说出来你可能会更加生气,但是你这样穿,很好看。”</p>

    陈平安双手撑在树枝上,眼神澄澈,“是我的心里话。”</p>

    是男子却女子妆容装束的那人,皱了皱眉头。</p>

    他默然离开,没有离开山顶,而是站在观景台栏杆附近,眺望远方。</p>

    陈平安从枝头一跃而下,对他的背影喊道:“我走了啊,如果你想去桂树上赏景,最好趁着现在人少,不然桂夫人可能会不高兴的。”</p>

    那人无动于衷。</p>

    等到陈平安远去,他才回头看了眼桂树,犹豫半天,还是没有去更高处观看倒悬山。</p>

    至于那两缕剑气,早已收入腰间那条彩带之中。</p>

    它们其实并非剑气,只是瞧着不起眼而已,但却是两把品相极高的本命飞剑,分别名为针尖和麦芒。</p>

    生而既有。</p>

    是谓先天剑胚。</p>

    而且一生下来就有两把本命飞剑的,是剑修中的万中无一,重点不在那个一,而是无这个字。</p>

    关键是飞剑品相好到吓人,所以他师父说他必然是上五境剑仙之资,否则就不会收取他做弟子了。</p>

    但是需要多少年才能跻身玉璞境,师父没有说,他也没有问,因为他丝毫不感兴趣,他更多还是痴迷于大道推衍术,只可惜师父说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不会太远,继承不了师门衣钵,连同师父在内,所有师兄弟都怂恿他去修习剑道,他其实知道,不是他们真的期待自己剑道登顶,独占鳌头,而是不怀好意,想着看自己笑话罢了。</p>

    理由很简单。</p>

    他恐高。</p>

    一位恐高的剑修,像什么话。</p>

    他如今偶尔驾驭飞剑,御风远游,从来不会高出地面两丈。</p>

    他瞥了眼之前那家伙坐着的桂树高枝,觉得自己其实也傻了吧唧的。</p>

    陈平安返回圭脉小院,金丹剑修马致已经站在院中,笑脸相迎。</p>

    原来陈平安主动去找了马致养伤的院子,询问何时能够继续试剑,三天后圭脉小院就恢复最早的样子,马致帮陈平安试剑,金粟负责一日三餐,偶尔桂夫人会来到小院,也不打搅两人,只是安安静静坐一会儿,最多为两人煮上一壶茶就走。</p>

    在这期间,陈平安拿出了那张枯骨艳鬼栖息隐匿的符纸,桂夫人拿在手中,很快就将那名白衣女鬼从符箓中“抖搂”出来,然后这位在彩衣国城隍庙气势汹汹的白衣女鬼,她第一次重见天日,就看到了一位元婴境的桂夫人,一位从地仙跌落金丹的老舟子,一位金丹剑修的马致,外加一个仇人陈平安。</p>

    如果不是女鬼已经死了,恐怕就要再魂飞魄散一次。</p>

    最后在桂花岛这座小天地的“伪圣”桂夫人帮助下,枯骨艳鬼发下神魂重誓,效忠于陈平安一甲子,作为报酬,她可以从那张没有灵气浇灌就会神魂点滴流逝的符箓中走出,“住入”槐木剑匣之内。</p>

    因为古槐历来就有“槐宅”之说,不仅仅是草木精怪,偏好千年以上的槐树,yin物鬼魅同样如此。</p>

    之前临近倒悬山的一次夜幕里,星河璀璨,老舟子突然找到陈平安,带着他去往桂花岛山脚的渡口,等到陈平安到了那边,才发现渡口上攀援着一条年幼蛟龙,头颅搁在岸上,大半身躯没入海水,它望向陈平安的眼神,充满了稚嫩的好奇和感激。</p>

    老舟子蹲在岸边,啧啧称奇道:“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搁在咱们身上,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吧,桂夫人当时不愿为难这个无辜的小家伙,便只留下了龙王篓,将它放生了,不曾想它好像无家可归,很快就追上了桂花岛,又不敢太靠近,整夜呜咽,绕着桂花岛徘徊不去。现在咱们越来越靠近倒悬山,小家伙大概知道再往前就必死无疑,就连白天都嚎得厉害,如果不是桂夫人可怜它,帮着它遮掩了气机,恐怕早就被山上那些怀恨在心的练气士剥皮抽筋。”</p>

    老舟子最后笑道:“陈平安,它好像是专程来找你的,就是不知是报恩还是报仇。虽然它年纪还很小,可蛟龙之属,生性冷血狡黠,不好说。”</p>

    陈平安什么都没有说,掏出一颗普通蛇胆石,丢给幼蛟,它凭借本能囫囵吞下后,眼神好像有些茫然。</p>

    陈平安挥挥手,示意它回去。</p>

    幼蛟拧身回到海中,只是细细呜咽,仍是不愿离开桂花岛海域,陈平安想了想,竟是向海中丢出一大把普通蛇胆石。</p>

    年幼蛟龙疯狂翻涌,溅起巨大浪花,一颗颗吞下那些对于它而言的人间至味。</p>

    陈平安最后站在渡口,对它说道:“以后好好修行。你今天受了我的恩惠,如果像那条老蛟一样喜欢害人,我就一拳打死你。”</p>

    幼蛟重新游回渡口旁边,头颅高过渡口岸边,瞪大眼睛,好像是想牢牢记住陈平安的面貌。</p>

    片刻之后,它才一个后仰,重返大海。</p>

    老舟子是见惯风雨的,感慨道:“你是好心,结下善缘,但是世事难料,未必善缘就会有善果。”</p>

    陈平安眼神淡漠,望向星光碎碎如金如银的海面,轻声道:“如果是孽缘,那就一剑斩了。”</p>

    老舟子当时想着自己那位不知又要消失几百年的恩师,还有陈平安转交给他的那卷仙人遗留人间的金册,对于陈平安的神sè言语,没有如何上心留意。</p>

    ————</p>

    大隋山崖书院。</p>

    当年那些从大骊出关的同窗和同门,到了这座东山后,便注定不会再有机会去朝夕相处了。</p>

    这不李槐就认识了两个新朋友,一个胆子很小的京城高门子弟,一个胆大包天的寒门调皮蛋,都比李槐岁数略大,三个家伙成天一起疯玩,不亦乐乎。</p>

    林守一,如今痴心于修道,博览全书,在书楼、学舍和课塾之间,来来往往,鹤立鸡群。</p>

    于禄和大隋皇子高煊走得很近,成了好朋友,高煊越来越喜欢来书院陪着于禄一起钓鱼。</p>

    谢谢除了听夫子先生讲课,每天深居简出,心甘情愿给崔东山当婢女。</p>

    在李宝瓶上次又读过小师叔寄来的信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姑娘好像有些失落。</p>

    这一天,她又逃课了,像一只小野猫,灵活利索,飞快爬到东山之巅的那棵大树上,坐在树枝上,背靠主干,脖子上还挂着那块刻有武林盟主的自制木牌,后来她觉得还不够威风,又给刻上了“号令群雄”,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一块小木牌,给她刻满了江湖气的豪言壮语,都是从小说上摘抄下来的,比如什么“只恨这一生从无敌手”之类的。</p>

    一位丰神俊朗的白衣少年站在旁边的枝头,身形跟随树枝微微摇荡,笑问道:“怎么了,生闷气?”</p>

    入夏之后,红棉袄便换成了薄衫红衣裳的小姑娘,闷闷道:“没生气。”</p>

    崔东山问道:“是不是觉得李槐林守一他们离你越来越远了?”</p>

    小姑娘没好气道:“离我远又没什么的,以前在小镇学塾,我就不爱搭理他们。”</p>

    崔东山会心一笑,“那就是为我家先生打抱不平喽?”</p>

    小姑娘是直爽性子,大大方方点头承认了,“嗯。”</p>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唏嘘道:“人都会长大的,长大了之后,就会捡起一些新东西,丢掉一些旧东西,就这么丢丢捡捡,哗啦一下子,就老喽。”</p>

    小姑娘怒道:“小师叔他们也舍得丢?!”</p>

    崔东山转头望向一脸愤懑的小姑娘,微笑道:“这有什么舍得不舍得,再说了,我家先生便是知道了这些,也不会生气,你气什么,没必要。”</p>

    小姑娘双臂环胸,气呼呼的。</p>

    崔东山转回头,望向这座大隋京城,“你以后可能会认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说着闺房话一起长大的,然后有天她嫁人了,就会更喜欢她的夫君;你可能会遇到一个比齐静春更好的先生,然后有一天就会觉得那位齐先生的学问,不是最大的;你将来可能会遇上……一个好少年,甚至比你的小师叔更好,然后你就会发现,现在的忧愁啊伤感啊,就只是这样了,到时候喝一两口酒,就跟着一起喝进肚子没有了……”</p>

    崔东山猛然转头,惊讶道:“小宝瓶,你竟然没有反驳我,再不说话,我可就没词往下说了啊!”</p>

    小姑娘皱了皱那张漂亮小脸蛋,“我正忙着伤心呢!”</p>

    崔东山哈哈大笑,一个后仰倒去,刚好侧身卧在纤细的树枝上,他一手撑住脑袋,凝视着红棉袄小姑娘。</p>

    大概会有一天,小姑娘个子会越来越高,圆乎乎的小脸蛋会变得消瘦,下巴尖尖的,眼睛还是会这么润润的,干净且灵气,还是会穿着红sè的衣裳,会纵马江湖畔,会饮酒山河间,大概也会遇上开心的事、伤心的人吧?</p>

    崔东山叹了口气。</p>

    他有点愁。</p>

    如果这么个一个好姑娘,有一天真喜欢上了他家先生,会让人很犯愁的。</p>

    可如果有一天,她竟然不是最喜欢他家先生了,好像就会更遗憾了。</p>

    崔东山侧过身,开始闭眼睡觉,翘起二郎腿。</p>

    至于那些萍水相逢和人心离散,哪怕崔东山如今只是个少年皮囊,可毕竟那些坎坷和经历,都在心头积攒着,不比大骊国师崔瀺少半点。</p>

    他有句话没有告诉小姑娘。</p>

    他崔东山,以及那个老崔瀺,左右,茅小冬等等,甚至包括齐静春在内,当年都是在老秀才的树荫庇护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但是到最后,所有人都希望走出那片无比大的树荫,走了出去的,反而还好,走不出去的,人心就会慢慢变了。</p>

    不远处的红衣小姑娘收起木牌,从怀中小心翼翼掏出一幅画卷,上边有位少年站在桂树下,正在朝她笑呢。</p>

    小姑娘一下子就没有忧愁,笑逐颜开,乐呵呵道:“学会喝酒的小师叔真帅气,等我大一些,一定要让小师叔带我一起闯荡江湖!”</p>

    小姑娘越想越雀跃,转头大声问道:“崔东山,喝酒难不难?”</p>

    崔东山果断拒绝道:“你不能喝酒!”</p>

    李宝瓶怒道:“为什么?!”</p>

    崔东山幽怨道:“先生舍不得骂你半句,却会直接打死我!”</p>

    李宝瓶叹息一声,摇头晃脑,怜悯道:“真可怜。”</p>

    崔东山瞥了眼满脸笑意的小姑娘,“小宝瓶啊,麻烦你以后安慰人的时候,把幸灾乐祸的笑脸收起来。”</p>

    李宝瓶做了个持印盖章的手势。</p>

    崔东山哀叹一声,嘀咕道:“好心没好报。”</p>

    ————</p>

    倒悬山与大海之间,有一条条似水似云的“河道”悬挂在空中,以便所有渡船登山。许多可以御风的渡船一样需要先下降到海面,不可直接靠近倒悬山。</p>

    桂花岛在一条河道底部的渡口停靠片刻,只是象征性递交了类似通关文牒的丹书,并未缴纳那笔堪称天价的过路钱财,就开始沿着向上倾斜的河道往那座倒悬山行去。</p>

    倒悬山方圆百里,作为一座人间孤峰,堪称版图广袤。</p>

    有一位面容如中年男子的高大道人,站在一处悬崖之畔,身后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消瘦老道士,手捧拂尘,一根根金银两sè的丝线,尽是蛟龙之须,老道人轻声问道:“师父,需不需要弟子出手打烂桂花岛?”</p>

    高大道人笑道:“愿赌服输,又什么丢人的,又不是你师祖,一辈子从无败绩。”</p>

    在这位倒悬山大天君说话间。</p>

    青冥天下。</p>

    有一位道士被人一拳从天外天,打入青冥天下的那座人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