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临近倒悬山
    陈平安在屋顶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一件衣服,养剑葫芦就放在身边,若是以往,陈平安醉酒昏睡一整宿,第一时间肯定是跳下屋顶,去查看昨夜放在屋内桌上的槐木剑匣,但是今天,陈平安只是缓缓收起那件衣服,细细折叠,不着急,因为他相信,木匣就在那里。</p>

    陈平安相信那位老舟子。</p>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盘腿而坐,转头望向东方,朝霞灿若绮。</p>

    相较于先前陈平安离开蛟龙沟追赶桂花岛时的心境,天壤之别,一个心猿意马,飘忽不定,一个心有拴马桩。</p>

    陈平安站起身,伸手遮在眼前,欣赏着朝霞景象,他曾经在一本山水游记里看到,朝霞散彩羞衣架,真不知道读书人怎么能想出这么美好的意象。</p>

    陈平安突然转头望向圭脉小院外边,有一位桂花小娘装束的妙龄少女,正站在一棵绿荫稀疏的桂树下,正百无聊赖,仰头对着一枝桂叶,伸手指指点点,估计是在猜测树叶的单双数,陈平安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定睛一看,咧嘴一笑,大声道:“姑娘,是三十二片叶子!”</p>

    少女茫然转头,看到屋顶上那位背匣小剑仙后,脸颊绯红,看来天上的朝霞也会多眷顾一些美人。</p>

    被发现自己偷懒的桂花小娘,忍住心中娇羞,问道:“公子这会儿要吃早餐吗?”</p>

    陈平安笑道:“好咧,劳烦姑娘多拿些,饿着呢。”</p>

    桂花小娘眨了眨眼眸,那个身形飘落小院,倏忽不见踪影,少女心情也蓦然好了起来。</p>

    之前几天,虽然这位小剑仙也客客气气的,可她还是怕得很,总觉得自己做了丁点儿错事纰漏,哪怕他肯定不会去桂姨那边告状,可一定会被他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所以她有些怕他,他当初叮嘱她,不见任何人,她便老老实实挡下了许多前来拜访的客人,硬着头皮拒绝了一拨拨山上神仙,不知吃了多少白眼和挂落。</p>

    陈平安吃过了早餐,开始在院中练拳,一上午的撼山拳走桩,下午是独自练剑,依然是假象握剑,主攻伐的雪崩式居多,因为陈平安觉得这一招剑术很畅快,跻身第四境之后,精神气开始内敛,六步走桩行走之间,看着轻飘飘,好似飞鸿踏雪泥,但是每一次微妙的急促停顿,拳意罡气倾泻,尤为迅猛。</p>

    转入练剑,陈平安发现双方的运气路线截然不同,但是那点“意思”是共通的,这让陈平安愈发心安,因为他发现勤勉练拳,就是修行,而且是可以修很多行。李希圣当时在落魄山竹楼前画符的时候,就说过画符即修行,阿良给人一拳打落人间,在鲲船上也说过练拳到了极致,就是练剑。</p>

    那么武道第四境就这么走下去,之前陈平安还会觉得茫茫然如蹈虚空,摸不着头脑,现在已经坚定许多。</p>

    晚上陈平安练习剑炉立桩。</p>

    吃宵夜的时候,桂夫人没有让那位桂花小娘出面,妇人亲自拿来食盒。</p>

    这位桂姨似乎心事重重,不知如何开口,陈平安已经率先开口说道:“桂姨,这次我帮范小子保住了桂花岛,你能不能帮我飞剑传讯给他,就说我很喜欢这座圭脉小院,以后就归我了?桂姨,我觉得范小子不会太小气,但是范家长辈多半不会答应,到时候你帮我说说?”</p>

    桂姨满腹狐疑,仔细打量了一眼少年,神sè不似作伪,一时间百感交集,笑道:“范氏祠堂那边,敢不答应的话,那桂姨就拖着范小子一起去喊冤,一个泼妇骂街,一个满地打滚,肯定能成。”</p>

    桂姨坐在陈平安身边,一直看他狼吞虎咽,似乎被自己逗乐,她掩嘴而笑,“桂花岛单独划拉出一座小院,这可是以前没有过的稀罕事,桂姨这就去亲自起草一份地契,按照衙门规矩,一式两份,咱俩先画押,先斩后奏,到时候让范小子往祖宗祠堂里头一丢,撒腿就跑,管那帮老头子愿不愿意。”</p>

    陈平安笑道:“桂姨,地契就不用了,我跟你们不需要这个。”</p>

    桂姨凝视着少年的眼睛,“真的不需要?”</p>

    陈平安对她对视,点头道:“真的。”</p>

    妇人微微叹息一声,突然一把搂过少年,搂在怀里,这位姿sè虽然平平却气度雍容的桂夫人,柔声笑道:“虽然跟范小子差不多的岁数,那次挑竹泛舟,是英雄气概,今天又这般……唉,真是世间所有女子的心肠都要酥了。”</p>

    陈平安还拿着筷子,身体歪斜,有点像是铁符江畔那棵歪脖子老柳树,他倒是没多想,只觉得桂夫人说了自己的好话,可好在哪里,陈平安还真不懂,尤其是女子心肠酥不酥的,是个啥讲究?又是文人书生的比喻不成?而且桂姨这种表达朋友善意和长辈慈祥的方式,确实有点不妥,好在他俩辈分岁数差了太多,相信外人就算瞧见了,也不会多想……</p>

    妇人已经松开陈平安,微微一笑,看着少年脸不红心不跳,只有双眼茫然的可爱模样,桂姨眯眼,素来端庄的妇人,破天荒露出一抹娇俏妩媚的动人神sè,打趣道:“哎呀,原来还是跟范小子一样,是个孩子。”</p>

    从头到尾,陈平安有些尴尬,就只好低头吃饭,偶尔喝酒。</p>

    桂姨笑着起身离开。</p>

    结果在门口看到一个笑容玩味的提酒老汉,满身酒气,晃荡着酒壶,大步走入院子,嚷嚷着什么酒为欢伯,除忧来乐,蟾兔动sè,桂树摇荫。</p>

    桂夫人无奈一笑,不以为意,姗姗而去,桂花树荫一路相随。</p>

    舟子老汉突然醺醺醉态一扫而空,正sè道:“陈平安,我师父突然来到了桂花岛,点名道姓要找你,说是要捎话给你,你见不见?我只能确定师父老人家,不是坏人,从来慈悲心肠,但是我同样不能确定,这么一个大好人会不会做一次坏事。之所以不愿登山来到这座小院……”</p>

    老汉突然有些难为情,“照理说,我这个当徒弟的,应该为尊者讳,只不过这种事情,算了,还是说给你听好了,师父他老人家,曾经算是桂花岛渡船的第一位舟子,打龙篙也好,那些折纸车马高楼,都是他传授下来的规矩,只是在那之后,师父很快就消逝不见了,只在五百年前出现过一次,顺手收了我这么个记名弟子,看得出来……师父他老人家对桂夫人,有些念想,只可惜不知如何惹恼了桂夫人,不准师父这辈子踏足桂花岛半步。”</p>

    老舟子突然说道:“我猜测师父他老人家,就是道家典籍里记载的那位撑船人,一次出海就数百年,给……你说的那个人撑船的。所以这次他来找你,我只帮着通风报信,去不去,陈平安你自己好好想想。”</p>

    陈平安略作思量,点头道:“去。那个陆……”</p>

    老舟子赶紧挤眉弄眼,拦下陈平安的话头,压低嗓音道:“被某些人直呼名讳的话,道法通天的圣人便可以心生感应。你想一想,市井寻常门户,为何经常被告诫,不许喊逝去长辈的姓名?难道只是出于礼仪?没这么简单。”</p>

    陈平安嗯了一声,与老舟子一起下山。</p>

    老汉玩笑道:“就不怕我心怀不轨?”</p>

    陈平安故作神秘,轻声道:“别人害不害我,我也有些感应。前辈,这莫不是说我有圣人潜质?”</p>

    老汉忍俊不禁,圣人与上五境练气士,其实算是两种人,想要成为圣人,尤其是诸子百家中的三教圣人,哪怕只是十境修为的圣人,恐怕比起其他练气士跻身玉璞境还要难。</p>

    下山之后,靠近那座熟悉的渡口,陈平安和老舟子有些意外,又觉得情理之中。</p>

    桂夫人站在渡口,衣袖飘飘,超然世外,好像正在阻止一位中年汉子的停船登岸。</p>

    桂夫人是桂花岛这座小天地的主人,自然知晓两人的靠近,不愿再跟此人纠缠不休,便疾言厉sè,对那个神sè木讷的中年舟子怒道:“赶紧走,要聊天,去海上聊,你休想踏足桂花岛!否则我便与你拼命了。”</p>

    相貌粗朴的中年汉子,正是先前在剑修左右脚下撑船远游的船夫,应该也是陈平安身边那位老舟子的传道恩师。</p>

    中年汉子本是雷打不动的闷葫芦性子,可渡口这位桂夫人却是他的死穴所在,眼见着妇人如此不近人情,甚至是头一遭如此凶他,这让憨厚汉子只觉得天崩地裂,人生好没滋味了,便也急眼了,丢了竹篙,连连跺脚,哀嚎道:“嘛呢,嘛呢!不就是那次被你拒绝后,受了恁大情伤,喝醉了酒后,酒壮怂人胆,偷偷跑去抱了几下那棵桂树嘛,那也是情难自禁,情有可原啊……我是啥人,你还不清楚啊,连我家先生都说我老实憨厚。”</p>

    桂夫人给气得不行,冷笑道:“呦呦呦,环环相扣,先动之以情,再晓之以理,最后搬出靠山,厉害啊,这套措辞谁教你的?”</p>

    汉子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干二净,沉闷道:“神诰宗的小祁……”</p>

    桂夫人伸手怒斥道:“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有没有一点担当和义气,人家祁真帮你出谋划策,你就这么出卖人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滚!”</p>

    中年汉子如遭天谴,一屁股坐在小船上,手脚乱晃,嚷嚷道:“么法活了!人生么得意思了!”</p>

    老舟子停下脚步,死活不愿再往前走一步,伸手捂住脸,打死不去看师父他老人家这一幕,恩师如此丧心病狂,实在是当弟子的天大耻辱。</p>

    老舟子猛然转身,“走了走了,再瞧下去,我这点破碎道心,哪怕先前运气好,没被老蛟打烂,反而要还给师父了。”</p>

    汉子对老舟子喊道:“小水桶,见着了师父,也不打声招呼?”</p>

    被喊破幼时绰号的老舟子停下脚步,唉了一声,只是转身后坚决不与师父对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作揖行礼,说了句“师父万寿,弟子拜别”,就赶紧跑路登山了。</p>

    陈平安一路前行,走到桂夫人身边,双方点头一笑,陈平安蹲在渡口岸边,望向那个看一眼自己又看一眼桂夫人的汉子,陈平安有点毛骨悚然,心想这汉子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啊,怎么像是泥瓶巷和杏花巷妇人,在看自家男人和顾璨娘亲的眼神?陈平安有点恍然大悟,瞧着挺老实一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呢?难怪桂夫人不喜欢。</p>

    陈平安问道:“找我有事?”</p>

    中年汉子便将之前对剑修左右说的那番话,再大致重复了一遍。</p>

    开诚布公之前,汉子轻轻跺脚,竹篙弹跳而起,被他握在手心,重重一敲船板,一瞬间,汉子以惊世骇俗的神通,临时造就了两座小天地,小的那座,是他和陈平安,咫尺之间,更大一些的,则一口气囊括了整座桂花岛,如此一来,恐怕就算是倒悬山的某些道士,和南婆娑洲的圣人都无法查探此处。</p>

    毕竟是掌教陆沉的记名大弟子。</p>

    不愿接下剑修左右一剑,或是在桂夫人面前跟无赖汉子差不多,在一座浩然天下就只有生僻典籍上的舟子称呼而已,却不意味着此人的实力不强,道法不高。</p>

    桂夫人知晓此人的根脚,所以并不奇怪,身旁那座小天地中,两人身影模糊,双方言语嗓音更是不会泄露丝毫。</p>

    陈平安听完之后,点头道:“好的。”</p>

    中年汉子缓缓道:“你不愿成为我家先生的关门弟子?你若是答应下来,我便谢你,欠你一个天大人情。”</p>

    陈平安看着这个汉子,干脆坐在渡口边沿上,摘下养剑葫芦,只是喝酒不说话。</p>

    汉子一手持竹篙拄地,仰头望向高空,轻声道:“先生从未将我当做他的弟子,一个早年帮他撑船的仆人而已,虽然他的几位嫡传弟子,来此天地游历的时候,都会主动找我,还愿意喊我一声大师兄,可是我心知肚明,先生素来嫌弃我驽钝,资质不好,连一个情字都割舍不掉,所以我在大海上找了无数年,想要循着先生的足迹,去往那座青冥天下,向先生正式拜师学艺,可是先生不愿见我,但是你今天如果愿意答应先生,先生只要心情好了,会见我的,我确定。”</p>

    陈平安懒洋洋笑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家先生想要收的弟子,是现在的我,而不是成为他弟子后的我。”</p>

    汉子伸手拍了拍脑袋,还是想不明白,恼火道:“我给你说得糊涂了。怎的,你们这些先生的弟子门生,为何说话都是这般稀奇古怪的,好不爽利。哪怕是北俱芦洲的谢实,说话也文绉绉,骂人的话都藏在夸人里头,害我过了一百多年才回过味来,晓得当时他原来是在骂我不开窍,所以才会被桂夫人不喜欢。”</p>

    汉子随即唉声叹气,“还是怪我,太笨。怪不得别人太聪明。”</p>

    陈平安停下喝酒,笑了,“怎么不怪这个世道呢?”</p>

    汉子站在小舟之上,少年坐在渡口之边。</p>

    两人刚好平视。</p>

    汉子咧嘴一笑。</p>

    陈平安已经转移话题,“你弟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不管管?好像之前还到过元婴境,后来跌回了金丹……”</p>

    汉子没好气道:“我是他师父,又不是他爹,五百岁的人了,还要我一把屎一把尿不成?”</p>

    陈平安将养剑葫放下,左手伸出一根手指悬停空中,然后右手往右一拉,然后停住,两指之间,像是一把看不见的尺子,“我说的道理,在这一头,你说的道理,在这一头,好像都有道理,但是你的道理,其实无法反驳我的道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道理,不该一下子走这么远。”</p>

    陈平安右手缓缓向左移动,在中间点了一下,然后左右又各点了一下,微笑道:“你的道理,如果只是到这里附近,站在这儿,可能才算真正的道理,可以左右偏差些许……但是当道理站定在对的位置上,又该如何衡量道理的分量轻重和大小呢?你知不知道术家?不是yin阳术的术,而是术算的术,再加上法家,有了这两把更小的尺子,就有用了……”</p>

    汉子淡然道:“你别想坏我大道!”</p>

    手持竹篙,再次重重一敲船板。</p>

    陈平安笑容灿烂。</p>

    因为自己又对了。</p>

    陈平安笑着站起身,不再故弄玄虚和无中生有,昨夜梦中,他做了一个梦,读了一夜书,杳杳冥冥,玄之又玄。</p>

    好像也察觉到自己被捉弄了,汉子有些懊恼,挠头,倒也没有拿陈平安撒气。</p>

    陈平安眨了眨眼睛,“桂夫人看着呢,你这么对待自己弟子,你觉得她会怎么看你?是不是这个理儿?”</p>

    汉子好像顿时开窍,眼睛一亮,犹犹豫豫,从怀中掏出一叠用简陋草绳穿孔串联在一起的金册,“好不容易才从一处海底捡来的,交给小水桶,记得一定要当着桂夫人的面交给他,能做到吗?”</p>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可以!我再帮你说几句好话都成。”</p>

    汉子笑道:“那你方才算计我的事情,我就不记在账本上了。”</p>

    陈平安接过金册,看也不看,小心翼翼放入袖中,瞥了眼看似咫尺之遥、实则根本不在一座小天地的妇人,她正在眺望海上明月夜,神sè迷离,陈平安收回视线,有些好奇,小声问道:“你辈分这么高,活了这么多年,为啥独独钟情于桂夫人?而且明明知道自己的大道阻碍,是那个情字,看你竟然还乐在其中?”</p>

    汉子给戳中了心窝,没好气道:“关你屁事!”</p>

    陈平安提着酒壶在岸边踱步,问道:“我们说话,桂夫人听不见吧?”</p>

    汉子点头。</p>

    陈平安仍是压低嗓音道:“桂夫人气质当然好极了,可容嘛貌……应该算不得太……出彩吧?你俩之间的故事,给说道说道?你当初为何喜欢她,她为何嫌弃你,如何才算喜欢一个人,又是怎么个分分合合,是哪里惹恼了桂夫人,我好引以为戒……哦不对,我是想说帮你出谋划策!你是不知道,我认识许多的姑娘,对于男女情爱,十分了解!”</p>

    汉子白眼道:“喜欢一个人,若是能说出恁多门道来,还算个屁的喜欢,跟你这俗人说话,真是没劲,小水桶那是瞎了狗眼才愿意跟你喝酒。”</p>

    陈平安呲牙咧嘴。</p>

    汉子突然伸手使劲捶打胸膛,信誓旦旦道:“还有啊,桂夫人在我心目中,那就是倾国倾城的姿sè,天底下谁也比不得,你小子以后说话给我小心点,再敢说她的坏话,我一竹篙把你打成傻子!”</p>

    汉子对陈平安吐了口唾沫,“什么眼光,看不出半点美丑!”</p>

    中年舟子以竹篙拨转船头,独自撑船离开,一瞬远去千百丈。</p>

    陈平安拍了拍胸口,高兴喊了声桂姨后,“走,我给老前辈从他师父那边,讨要了一本秘笈。”</p>

    陈平安不忘给那中年男子说好话,而且是两句,“是个大气的男人。就是有点太实诚。”</p>

    桂夫人点头笑眯眯道:“嗯。就是容貌算不得太出彩。”</p>

    陈平安咽了口口水,僵硬转头望向早已不见踪迹的一人一舟,那汉子真是不厚道……</p>

    桂夫人轻轻一拍少年脑袋,显然没有真的生气,柔声道:“看什么,走了。”</p>

    两人沿着山路并肩前行,桂夫人随口问道:“再过一个月,就要到达目的地,陈平安,你在倒悬山你有熟人吗?没有的话,想要去剑气长城会有些麻烦,我们范家和桂花岛的招牌,在那边不太管用。而且倒悬山,有些事情,哪怕有钱,还就真没办法让鬼推磨。因为……”</p>

    说到这里,桂夫人略作停顿,无奈道:“那位道老二,订立了一些古怪规矩,千年万年,从未有人能够越过雷池半步。”</p>

    陈平安不太相信,“从来没有?一个人都没有?”</p>

    桂夫人叹气道:“历史上很多人尝试过,事后尸骸神魂都被某位道家大天君,丢入倒悬山的一座小雷泽当中,那些人当中,几乎人人都是首屈一指的修道天才,九大洲的豪阀子弟,宗门仙家,诸子百家的高人……没一个有好下场,谁都改变不了那位道人的决定。”</p>

    看来当初那尊金身法相出现在蛟龙沟,道人那副远在倒悬山的真身,也施展神通隔绝了天地,好让桂花岛看不出半点真相。</p>

    陈平安忧心忡忡,大致描述了那位道人的模样,桂夫人一脸惊讶,“你是如何认得这位倒悬山大天君的?”</p>

    陈平安咧咧嘴,苦笑不已。</p>

    就在此时,一道白虹划破夜空,从桂花岛上空掠过,撂下一句话,“桂花岛所有人登上倒悬山,一律免去过路钱,若是有人想要通过倒悬山去往剑气长城,一样不用花钱。”</p>

    陈平安猛然抬起手臂,握紧拳头,开怀笑道:“他赢了!”</p>

    一月之后,桂花岛乘客,已经可以远远看到那座空中倒悬山岳的雄伟轮廓。</p>

    而且大海之上,每隔一段不远的距离,就有各式各样的跨洲渡船,身形壮观。</p>

    随着时间的推移,倒悬山显得越来越巍峨。</p>

    经过桂夫人的点头答应,陈平安这天天未亮,就偷偷摸摸离开圭脉小院,最后坐在山顶那株桂花树的高枝上,晃荡着双脚,使劲仰头望去。</p>

    听说倒悬山,是两座天下的接壤关隘。</p>

    他陈平安一个纯粹武夫,又不是能够御风的远游境宗师,只能一步步走,或是乘坐渡船。</p>

    从宝瓶洲最北方的大骊,到了最南边的老龙城,已经那么远。如果从一座天下,走到了另一座天下,听上去就很远更远了。</p>

    陈平安坐在高枝上,笑着随意出拳,身体左歪右扭。</p>

    树底下有个一大早就来到山顶的年轻女子,叹了口气,喃喃道:“我还是觉得这个家伙傻了吧唧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