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蛟龙沟海面之上,陈平安愣愣看着那个自称大师兄的青衫剑修。</p>

    少年皱着脸,嘴唇颤抖,然后低下头去。</p>

    名字古怪的剑修没好气道:“要哭鼻子了?怎么跟小齐当年一个德行,难怪会挑中你,讲道理行不通,又打不过别人,次次都会躲起来哭鼻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p>

    剑修蓦然厉sè道:“抬起头!”</p>

    陈平安呆呆抬起头。</p>

    男子质问道:“为何事到临头,还要改变主意,不选择出剑而是出拳?大声回答,别扭扭捏捏!”</p>

    陈平安下意识脱口而出:“剑术太差,不丢那个人!拳法尚可,不出不痛快!”</p>

    “我呸!就你这点武道拳意,也敢说尚可?”</p>

    男子一脸怒容,转头狠狠吐了口唾沫,既没有齐静春那种儒雅气度,也没有阿良的那种和气,看上去这个名叫左右的剑仙,昔年文圣门下最离经叛道的弟子,真是一点也不像个读书人,只是男子眼底深处的隐藏笑意,愈来愈浓,但是脸sè转为冷漠,再次抬起手臂,大拇指指向身后,“不说这条蛟龙沟,只说那座岛屿上的神像,我嫌它挡住我的路,就一剑劈了它,你觉得如何?再说这条臭水沟,我觉得那些孽畜碍眼,就以剑气洗了它,你又觉得如何?”</p>

    陈平安诚实回答,“应该算是蛮不讲理。”</p>

    但是一想到此人是齐先生的师兄,很快补上一个字,“吧?”</p>

    男人嗤笑道:“你说话倒是客气,什么算是,本来就是!”</p>

    他以手心抵住腰间长剑的剑柄,问道:“知道我一介书生,学剑比读书更用心,是为什么?”</p>

    陈平安摇头。</p>

    他只听说阿良和少年崔瀺偶尔提到过一些此人,前者没说太多,只说是老秀才弟子中剑术最高的,后者则咬牙切齿,一个欺师灭祖的,对一个离经叛道的,昔年的同门师兄弟,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到最后,“姓左的”,在陈平安心目中,就如云中隐龙,高不可攀,捉摸不定。</p>

    这名出身儒家正统的剑修摆摆手,“这里没你的事了,以后好好修行,别辜负了小齐的一片厚望,如果你哪天做得差了,说不定我会来找你的麻烦。”</p>

    悬停在蛟龙沟之中的男子,对陈平安伸出一根手指,“任你境界再高,就是一剑的事情。”</p>

    对他而言,师兄教训师弟,从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p>

    道理不道理的?他从来懒得多想,做师兄就是大道理。</p>

    就在此时,云海骤然低垂,一尊高达百丈的金身法相浮现而出,是一位头顶鱼尾冠的中年道人,“你就是文圣座下弟子,剑修左右?听说很多人推举你为人间剑术第一?就连倒悬山和剑气长城,都有很多你的崇拜者。”</p>

    青衫剑修抬头望去,“听你的口气,是有点不服?”</p>

    高大道人爽朗大笑,“你剑术第几,贫道根本无所谓,只是纯粹看你不爽而已,怎么样,找地方痛痛快快打一架?”</p>

    剑修微笑道:“你这臭牛鼻子道士,别的都不行,就属运气比我好,摊上了道老二当师父,我家先生就不行,只会耍些嘴皮子功夫。但是我家先生万般不如你师父,有一点比道老二强,就是老秀才有我这么个弟子,连你在内,道老二的十几位弟子……”</p>

    青衫男子伸出一根手指,高高举起,轻轻摇晃,“不行。”</p>

    他犹不罢休,仰起头,“比如你搬出这么大一尊法相,又如何?还不是在我剑前……不够看?!”</p>

    不等男子言语落定。</p>

    从大海之中,掀起百丈巨浪,一道比整座桂花岛还要粗壮的磅礴剑气,以光柱形态冲霄而起,硬生生将那尊金身法相给瞬间打碎。</p>

    陈平安脚下被殃及池鱼的一叶扁舟,随波起伏,颠簸不已。</p>

    他转头望去,望着那道气冲斗牛的雪白剑气。</p>

    之前觉得风雪庙魏晋破开嫁衣女鬼的夜幕一剑,已经是世上飞剑的极致。</p>

    这一刻才发现,还是自己太过孤陋寡闻。</p>

    一尊金身法相破碎不堪,可是仍有嗓音如洪钟大吕从空中落下,“贫道不愿占你半点便宜,有那个小子在场,你我双方都放不开手脚,不如去往风神岛海域,如何?”</p>

    不知何时,那位被剑气充盈三百多气府的金sè老蛟,已经连苦苦支撑气府不炸的机会都没了。</p>

    原来被那位千万里之遥的高大道人,不知以何种神通,趁着金身法相被剑气销毁的瞬间,从虚空中探出一根洁白如玉的手指,在金袍老蛟额头一点,后者刹那之间形若枯槁,然后字面意思上的心如死灰,由内而外,绝大部分身躯都化作一阵阵灰烬,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件飘落在海面上的金sè长袍,和一些元婴凝结的半步不朽之物。</p>

    剑修对此根本无动于衷。</p>

    他只是随手一挥,将金袍老蛟那些残余拍入陈平安的小舟之中,“这点破烂收好了。这趟倒悬山之行,以及之后的剑气长城,自求多福吧。”</p>

    陈平安弯腰作揖。</p>

    剑修点了点头,坦然受之,然后也不再多说一句,御风向西南方向远去,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话,余音袅袅,不知剑修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陈平安。</p>

    “长生不朽,逍遥山海,餐霞饮露,不食五谷,已是异类也。”</p>

    陈平安默默坐回小舟,将剑修左右丢到他脚边的三件东西,收入飞剑十五当中,分别是一件金sè长袍,两根纠缠在一起的金sè龙须,和一块拳头大小的珠子,光泽暗淡,微黄sè,有点类似人老珠黄的那个说法。</p>

    陈平安环顾四周,逐渐风平浪静,抬头望去,风和日丽。</p>

    陈平安休息片刻,拿起那根刻画有真正斩锁符的竹篙,起身撑船去追桂花岛,一时间有些尴尬,渡船可千万别一鼓作气驶向倒悬山,把自己撂在这茫茫大海之上。陈平安瞪大眼睛,使劲望向远方。</p>

    若是以前,陈平安会觉得桂花岛怎么可能如此行事?</p>

    可是现在,陈平安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会有这种念头。</p>

    心猿意马,不知不觉也。</p>

    那位潇洒御风远游、不为天地拘束的剑修,突然停下身形,在一个陈平安注定无法看到他的地方,回头望去。</p>

    男子眼中所见,是大骊少年。</p>

    但是心中所想,却是一位故人。</p>

    那人曾说,我也不愿找你当陈平安的护道人,也知道师兄你多半不会答应。可是我齐静春这辈子,就没几个朋友,整个天下,我只能找你了。</p>

    就只能找你了!</p>

    男子一想到这句混账话,就一肚子憋屈,盘腿坐下,悬停海面之上,双手握拳,撑在膝盖上。</p>

    一身凌厉剑气愈发流泻,脚下海水剧烈翻涌沸腾,但是那些雾气一样无法靠近这位剑修。</p>

    世间练气士,都羡慕那种天生资质惊艳的剑道天才,冠以先天剑胚的头衔,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很晚学剑,而且从来不是什么剑胚,所以等到此人在中土神洲横空出世,不是力压,而是碾压无数前辈剑修,对于那些所谓的剑胚,此人出手尤其不留情,大肆嘲讽,传遍天下,不知有多少天赋异禀的剑道天才,从此剑心崩碎,大道断绝。</p>

    以至于所有年纪轻轻的中土天才剑修,在被人赞誉为先天剑胚后,都难免犯嘀咕,总觉得这句话是在骂人。</p>

    这名剑修,就叫左右。</p>

    天下剑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左右”。</p>

    男子哪怕怔怔出神,眼神依旧一如既往的熠熠生辉。</p>

    他先前凝望着少年那双清澈的眼眸,太像自己年少时熟悉的那个臭屁师弟了,仗着自己读书聪明,被先生宠溺,说起一套套的圣贤道理来,环环相扣,无懈可击,还偏要在左右承认辩论输了后,还要补上一句,“我觉得师兄你不是真心服输,这样是不对的”,真是烦死人。</p>

    他这辈子最烦先生吹牛自己打架如何厉害,再就是看书极快的小齐,他的翻书声,以及他讲道理的话语声。</p>

    他只喜欢先生两次参加三教辩论的盛况,那种夫子遗世独立、秀才如日中天的气势。</p>

    喜欢齐静春每次与自己一起远游名山大川,他喝酒之后就会登高作赋,会让人觉得,山岳再高,千丈万丈,也高不过此人的学问!</p>

    可哪怕到了今天,老秀才已经没了任何退路,散入天地,小齐已经不在人世,阿良也离开了浩然天下,男人还是始终认为,先生也好,小齐也罢,甚至是那个貌似自由自在的阿良,都活得太累。</p>

    不如自己。</p>

    因为他左右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p>

    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p>

    有剑即可。</p>

    男子叹息一声,站起身,继续去往西南海域的那座风神岛。</p>

    有些话,他觉得矫情了,便一样“懒得”说出口。</p>

    小师弟,你一定要替小齐多看几眼这座天下。</p>

    以后有机会就去别处天下看看,一座座都看遍,小齐这辈子还没走出过浩然天下,而他是先生众多弟子当中,最憧憬远方的那个人,到头来,偏偏是待在书斋和学塾最多的一个。</p>

    小齐这辈子哭了几次,我一清二楚。因为都是少年岁数被我揍哭的,没办法,我讲道理讲不过他,打架他打不过我。</p>

    小子,你能想象你的齐先生,苦兮兮哭鼻子的模样吗?</p>

    男人哈哈大笑,推剑出鞘,脚下附近数十座海上岛屿,无论大小,全部被一切为二。</p>

    人间挺无趣。</p>

    唯有打架才能让左右稍微提起一点劲。</p>

    ————</p>

    在匆忙赶路的一叶扁舟和缓缓前行的桂花岛之间,有位其实已经身受重伤的老人,在海上等待陈平安。</p>

    陈平安咧嘴一笑,是那个神通广大的舟子老汉。</p>

    两人一起乘坐小舟,泛海而游,很快就赶上桂花岛,停船靠岸,桂夫人独自站在渡口,满脸歉意,对陈平安说道:“今日之事,我会向范氏祠堂禀明清楚,陈公子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p>

    陈平安笑意苦涩,摇头道:“自救而已。”</p>

    桂夫人无言以对,叹了口气,与一老一少并肩走上桂花岛山巅。</p>

    老舟子需要静养,与陈平安告别,去了自己住处,陈平安跟桂夫人一起走到了圭脉小院,桂夫人犹豫了一下,解释道:“马致在先前守护桂花岛的大战之中,身先士卒,所以也受了伤,近期可能无法陪你试剑了,让我捎话,希望陈公子见谅。”</p>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是马前辈养伤要紧。”</p>

    桂夫人有些无奈,“如今桂花岛形势有些微妙,我实在不放心外人进入这座院子,哪怕是金粟都不妥,如果陈公子不嫌弃的话,就由我来负责圭脉小院的饮食起居。”</p>

    陈平安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只需要像先前那样,送来一日三餐就行了,如果不是这边没有灶房,我其实都可以自己烧饭做菜。”</p>

    桂夫人笑着告辞,“诸多事务,需要解决,陈公子你好好休息,有事直接吩咐我便是,院子附近,会有一位桂花小娘专门等候公子。”</p>

    陈平安独自坐在院中石凳上,开始闭目养神。</p>

    很快有人敲门,是一位桂花小娘在门外柔声道:“陈公子,有两位来自皑皑洲的客人,见与不见,桂夫人先前说只看公子的意思。”</p>

    陈平安起身去开门,除了桂花岛少女,还有一位满脸笑意的绿衣少年,一位脸sè肃穆的白发老妪。</p>

    那少年开门见山道:“恩人,我叫刘幽州,来自最北边的皑皑洲,我就不进院子打搅你清修了,只是过来当面跟你道谢的。”</p>

    陈平安笑道:“好的。”</p>

    然后两两无言。</p>

    竹衣少年是满脸好奇打量着陈平安,陈平安是想着少年什么时候走。</p>

    老妪打破沉默,“先前那条金袍恶蛟两次对你出剑,一次是太过出人意料,我挡不住,之后一次还是我挡不住,除非我豁出性命,可是我这趟出门,需要照顾我家少爷,所以这件事,少爷需要跟你道谢,我这个糟老婆子,则是需要跟你道歉。”</p>

    陈平安笑了笑,拱手抱拳道:“心领了!”</p>

    老妪点点头,有了些笑意,“公子仁义,以后若是去了皑皑洲,一定要来咱们刘家做客。”</p>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p>

    老妪带着身穿竹衣“避暑”的刘姓少年,告辞离去。</p>

    两人与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擦肩而过,她与陈平安对视后,笑道:“原来是你。”</p>

    陈平安有些莫名其妙,所幸那名女子已经转身离开。</p>

    陈平安这才能够转身走向院子,突然停步转头对那位惴惴不安的桂花小娘微笑道:“麻烦姑娘,之后如果还有人找我,就帮我挡下来吧。”</p>

    桂花小娘使劲点头。</p>

    之后两天,陈平安破天荒没有练拳练剑,只是翻出那些书籍和竹简,晒着太阳看着上边的内容。</p>

    深夜时分,已经躺在床上的陈平安睁开眼,起床走出屋子,一跃来到屋顶,摘下养剑葫开始喝酒。</p>

    他突然转过头去,很快有一道身影飞掠而至,就坐在他身边,这位不速之客,手里拎着两坛陈酿醇酒。</p>

    陈平安真诚笑道:“老前辈,喝酒找个伴儿?”</p>

    正是那位与金袍老蛟死战不退的老舟子。</p>

    一直以舟子身份掩饰世人的老汉,爽朗笑道:“怎么,嫌弃老汉邋遢?”</p>

    陈平安摆手道:“哪里会。”</p>

    老汉揭了酒坛泥封,仰头痛饮一大口后,沉默许久,才轻声知道:“桂花岛上,经此浩劫,就像一池塘水,本来鱼龙混杂,但是大体上还算井然有序,各不打扰,结果给竹篙乱打一通,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你这段时间,待在这座小院是对的,小心为妙。虽然绝大部分人,只知道是你拦下了那条老畜生,还让整条蛟龙沟都安静了下去,可我要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了,斗米恩升米仇。”</p>

    老人无奈道:“更何况大道修行,熙熙攘攘,看不得别人风光的人,可不少。”</p>

    陈平安想了想,点头道:“就跟街坊邻居,见不得别家有钱,会眼红,其实都一样。”</p>

    老人叹了口气,灌了一大口酒。</p>

    陈平安问道:“桂花岛到底是什么,老前辈可以说吗?”</p>

    老人笑道:“如何说不得,其实就是桂夫人的真身。”</p>

    陈平安恍然大悟。</p>

    老人笑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桂花岛上,所有人是什么人?”</p>

    陈平安试探性道:“山上人,练气士?”</p>

    老人摇头道:“桂花岛是一艘渡船,渡船乘客能是什么人,生意人。”</p>

    陈平安愣了愣,点头道:“确实如此。”</p>

    老人又问:“生意人走南闯北,图什么?”</p>

    这一次陈平安回答很快,“挣钱。”</p>

    老人悠悠然喝了口酒:“挣了钱求什么?”</p>

    陈平安笑道:“花钱。”</p>

    老人感慨道:“对喽,辛苦挣钱,就是为了花钱享福,所以必须要有命花钱。练气士,天底下诸子百家,何其多也。”</p>

    陈平安挠挠头,有了些笑意,开始喝酒,这次喝得有点多且快,干脆就向后倒去,舒舒服服躺在屋脊上,“老前辈,我跟你说点心里话,能不能不外传?而且如果我说了,你听了,可能会有点麻烦,不是什么好事……”</p>

    老人盘腿而坐,身体前倾,双手摇晃起酒坛子,里头还剩半坛子的酒水哗啦啦作响,老人笑道:“只管说,喝了酒,不说点酒话,多不像话,那还喝啥酒?小子,别看我岁数比你大了无数,其实缺根筋,傻大胆。再说了,活了这么大把岁数,如果不是熬着想要见师父一面,早就坚持不到今天了。而且有些事情,你说与不说,其实差不太多了,我当时就在你身边,听得一清二楚,这不就来骗你的酒话了?”</p>

    陈平安指了指天上,“我以前在家乡遇到过一位年轻道长,当时关系还挺好的,就是那个陆沉。之前那场大战,他算计了我两次,也有可能是三次。我只说我确定的两次,一次是我‘福至心灵’,写不出雨师二字,便干脆一发狠写了陆沉。第二次是我在独自一人面对金袍老蛟的时候,我当时……”</p>

    陈平安把养剑葫搁放在肚子上,双手放在脑袋下边当枕头,“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所有人的心境、心湖和心声,我都看到了、听到了。就像老前辈你说的那样,升米恩斗米仇,我当时发现十之八九的桂花岛乘客,是冷漠麻木,或是幸灾乐祸,甚至是仿佛恨不得我死在当场,当然还有很多的嫉妒……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直到刚才老前辈你说了,这里是桂花岛,都是生意人,而且人人都想活着,我回头一想,对啊,我长这么大,就是靠想要活着,才能走到今天的。”</p>

    陈平安咧嘴而笑,“我有个朋友,是一名剑客,很了不起。陆沉算计我,我就坑他,故意要他帮我转告遗言,陆沉要么不顾面子假装没听到,要么就只能捏着鼻子转告我那个朋友,然后被我朋友揍一顿,一想到这个场景,我当时就没那么怕死了。”</p>

    有些事情,陈平安到底还是没敢说出口。</p>

    因为涉及到齐先生。</p>

    齐先生要他不管如何,都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p>

    但是当时,陈平安对这个世界,只有失望。</p>

    恐怕这就是陆沉真正的算计,至于具体涉及到什么,陈平安只有一种模糊的直觉。</p>

    此刻躺在屋顶,陈平安最后就只是说道:“要对这个世界不失望,很难啊。”</p>

    老人喝着酒,缓缓说道:“你一口一个直呼道家掌教的名字,还有你那个能揍他的朋友……老汉我心里头那些震撼,就不跟你小子说了,好歹当年也是一位陆地神仙,这点脸皮还是要的。但是既然你说过了醉话,那么老汉肚子里头也攒了些心里话,必须要跟你说一说。”</p>

    陈平安刚要坐起身,老汉转头笑道:“躺着便是,一点牢骚话,几百年了都没人听,不需要你这么严肃认真。”</p>

    陈平安还是坐起身,解释道:“躺着不好喝酒。”</p>

    老汉笑了笑,抱住酒坛,望向远方的海上夜景,明月皎皎,美不胜收。</p>

    老汉缓缓道:“我当年啊,也是个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脾气臭得很,说不定如果当年碰上你,就会是你失望的几种人之一,如今性子当年已经不太一样了,否则也不会坐这儿跟你喝这个酒,陈平安,桂花岛上的客人,且不去说什么好坏善恶,能够像你所说的‘走到这一步’,他们每个人都必然有其可取之处。除此之外,不是有件事你做对了,别人没做,他们就是不对的。不是有件事你做错了,别人做了,他们就也是错的。说得有点绕了……”</p>

    陈平安点头道:“我明白!”</p>

    老汉伸出大拇指,笑道:“当然了,之前那一架,是你最对的,挑不出半点毛病,是这个!”</p>

    陈平安开心笑了。</p>

    被自己认可的人认可,真是一件值得喝酒的事情哇。</p>

    所以陈平安狠狠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满脸笑意,随口说道:“老前辈说得也很对,我不该以我的道理,衡量所有人。我的道理可能对,有可能不对,还有可能对了却不太对,还有可能太小了……哈哈,也有点绕!对吧,老前辈?”</p>

    老汉打趣道:“绕得很。”</p>

    陈平安指向远处,满身酒气的少年郎,摇头晃脑,看来是真喝多了,满脸毫不掩饰的雀跃和骄傲,笑呵呵道:“老前辈,我认识好多了不起的人。比如之后那位厉害至极的剑仙,我本来可以喊他大师兄的,我也挺厉害吧?”</p>

    老汉点头笑道:“对对对,都厉害。”</p>

    陈平安醉眼朦胧,转过头,迷迷糊糊问道:“老前辈,你这话好像不太诚心啊?”</p>

    老汉哈哈大笑,难怪自己跟这小子处得来,臭味相投,一根筋嘛。</p>

    少年向后醉倒,喃喃自语。</p>

    老汉帮着少年放好酒壶,无意间听到陈平安的那几句醉话,老人点点头,这一夜都守在少年身边。</p>

    少年当时的醉话酒话是:齐先生,我想明白了,对世界不要失去希望,除了一定要好好活着之外,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当我们对这个世界给予善意后,如果非但没有得到善意的回报,甚至只有恶意,这个时候,能够不失望,才是真正的希望。齐先生,我现在道理已经想明白了,但是暂时还做不到,我喝过了酒,明天就努力……</p>

    老舟子其实已经将近五百岁高龄,见过无数人,经历过无数事,听过无数话,还是觉得少年这番话,说得很有嚼头,用来下酒正好,两坛不太够。</p>

    ————</p>

    养剑葫内,飞剑十五内。</p>

    有一本老酒鬼赠送给陈平安的一部儒家入门典籍,那些粗浅文字开始自己游走起来。</p>

    最后扉页上,出现了一列列崭新文字。</p>

    顺序。第一篇,分先后。第二篇,审大小。第三篇,定善恶。第四篇,知行合一。</p>

    在南婆娑洲一条大河之畔,一块大石崖上,两位儒衫老人并肩而立,一人肩挑明月,一人手持圆日。</p>

    那个手掌左右晃动、转动一轮小小圆日的穷酸老儒,笑眯眯道:“陈淳安,你觉得我收取的这个关门弟子,善不善?”</p>

    肩上有一轮袖珍圆月的儒雅文士,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附和。</p>

    寒酸老儒只好自问自答,“善,我看很善嘛。”</p>

    旁边老人淡然道:“反正你脸皮厚,你说什么都行。你如今成天嘴上‘善善善’的,合适吗?难道你已经认输了?觉得自己是错的,我家先生是对的?”</p>

    穷酸老秀才摇头笑道:“唉,陈淳安啊,为何如此,陈平安不是已经回答你了吗?同样是姓陈,你的本事自然是要暂时高出一点点,可这悟性嘛,算了,不说不说,真是说出口就要没朋友了。”</p>

    儒雅老人冷笑道:“我陈淳安跟你文圣,可从来不是朋友。”</p>

    老秀才一脸深以为然,点头道:“对,差了辈分不说,学问悬殊得厉害,正如那舟子所说,还是要一点脸皮的。”</p>

    正是颍yin陈氏家主的老人,“有话直说。”</p>

    老秀才伸手递出那轮圆日,不再开玩笑,语气有些沉重,“希望可以晚一点看到你出手,越晚越好。”</p>

    陈淳安收起圆日,悬停在一肩之上,于是日月同辉,老人平静道:“都一样。”</p>

    老秀才唏嘘道:“读书人,都一样。”</p>

    ————</p>

    青冥天下,一座天下中枢重地的那座白玉京顶楼。</p>

    一位头顶莲花冠的年轻道士,竟然一手负后,一手掌向上摊开,低头凝视掌心,慢悠悠行走在白玉莹莹的危耸栏杆上。</p>

    栏杆下的廊道之中,站着两位飞升境的道家仙人,屏气凝神,毕恭毕敬,绝不敢开口惊扰掌教的神游天外。</p>

    年轻道人收起手,哀叹着死了算数,身体向外一歪斜,就那么坠入白玉京外的涛涛云海,笔直坠落。</p>

    两位飞升境仙人纹丝不动,相视一笑,习惯就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