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群山之巅,上有武神
    陈平安腰间挂了一枚桂树制成的木牌,正面刻着一句怪话,“生于明月里,人间次第开”,反面为“范氏桂客”,桂客而非贵客,也挺奇怪,而且这枚范二亲自送给陈平安的桂树木牌,还偷偷摸摸刻下了“范二之友”的蝇头小字,这肯定范二的手笔,一个会偷偷往床底下藏两斤泥土的家伙,做得出这种事情。</p>

    很快有人露面迎接陈平安,姗姗而来,行走之间,绝无半点妖娆诱人的意味,是一位中年妇人,虽然不过中人之姿,但是气质很好,清雅恬淡,而且陈平安观其气象,应该是一位中五境的练气士,她自称是桂花岛的挂名管事之一,笑言占着年纪大的便宜,陈公子可以喊她桂姨,桂花的桂。陈平安便喊了声桂姨,说这趟去往倒悬山,多有麻烦。</p>

    妇人微笑摇头,“我们这些生意人,有贵客临门,从来不会觉得是什么麻烦事。”</p>

    她指了指陈平安腰间的木牌,解释道:“凭借咱们家主才能送出的桂客牌,陈公子在桂花岛购买任何东西,一律七折。”</p>

    然后妇人忍俊不禁,笑意多了几分亲昵,“范小子捎了口信给我这个当姨的,所以陈公子可以再破例,全部打六折。”</p>

    陈平安虽然点头,但是在心中默默打定主意,只要不是特别一见钟情的心仪物件,这趟跨洲远游,就不要购买任何东西了。毕竟别人把你当朋友,你也得把别人当朋友。所以真正的朋友之间,做买卖,实在不是陈平安的擅长,因为很难拿捏那个分寸火候。</p>

    妇人桂姨领着陈平安走向一座名为桂宫的高门大宅,一路为少年介绍桂花岛的风土人情,专门提及了桂花糕和桂子酒,说一定要多尝尝,陈平安的独栋小院就有,不用客气,只管跟那位担任小院婢女的桂花小娘索要。</p>

    陈平安没有拒绝,拍了拍腰间的养剑葫,笑道:“喝酒我喜欢。”</p>

    妇人瞥了眼那枚“朱红sè酒葫芦”,笑了笑,“那就好。”</p>

    桂花岛上有上千棵桂树,山巅那棵参天古木的祖宗树,岁数比老龙城还大,是中土神洲的某位农家仙人亲手栽下,桂花岛能够成为一艘跨洲渡船,历经千年而无损,甚至随着山上桂树的树根蔓延,加上范家以独特手法添土,桂花岛还会缓慢成长,都要归功于那棵祖宗桂花树,而范家售卖的桂花小酿,之所以天价,依然是有价无市的行情,也因为酿酒的桂花,取自千岁高龄的老桂,宝瓶洲与老龙城范家交好的巨商大贾,偶有购得,往往用以送礼或是独饮。</p>

    过了桂宫大门,妇人带着陈平安一路穿廊过道,庭院并不显得富丽堂皇,竟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样式,妇人最后领着陈平安到了一座叫“圭脉”的院子,看到陈平安仰头多看了几眼,解释道:“桂花因为叶脉如同儒家礼器里的圭,所以称为桂,这座院子,虽然占地不大,却是桂花岛灵气最为充裕的好地方。”</p>

    陈平安觉得有些暴殄天物,自己又不是练气士,灵气厚薄并无意义,这么一个洞天福地,还不如让别人花钱入住,便试探性说道:“桂姨,我是纯粹武夫,给我住太浪费了,我换一处院子吧?”</p>

    妇人柔声笑道:“不是钱的事情,陈公子只管放心住下。以公子和我家少爷的关系,哪怕以后此地成为公子的独有小院,桂花岛不再对外人开放,我都不觉得意外。”</p>

    这两句话一下戳中陈平安的心坎,想到范二,陈平安便心安理得地走入这座雅致宁静的圭脉小院。</p>

    院中早有一位貌美少女等候,亭亭玉立,气质偏冷清,哪怕只是安静站立,都站得极有风韵,但是见到妇人和陈平安后,她立即对着陈平安展颜一笑,嫣然道:“陈公子,我叫金粟,金sè的金,粟米的粟,古书上就是桂花之意。以后就由我来照顾公子的饮食起居。”</p>

    清冷少女这一笑,颇有我花开来百花杀的风情。</p>

    陈平安有些拘谨,下意识抱拳还礼,“以后就有劳金粟姑娘了。”</p>

    然后他有些失落,摘下酒壶迅速喝了口酒。</p>

    妇人擅长察言观sè,敏锐察觉到少年的一丝变化,却也没有深思,世间百态,少年有些心事,也实属正常。</p>

    妇人告辞离去,但是在门口看到了一位意料之外、更在情理之外的熟人,正是那位驾车送两人前来桂花岛的范家老车夫,妇人笑问道:“是范小子还有叮嘱要交待?”</p>

    老车夫面对这位桂姨,似乎相当礼敬,摇头笑道:“是受家主所托,与陈公子一起去往倒悬山,在此期间,我恐怕要住在圭脉小院。”</p>

    桂姨眼神讶异更浓,问道:“需要金粟住在别处吗?”</p>

    老车夫点了点头,“最好是这样,让她挑一个近一点的院子,每天送些饭菜过来就行,其余事宜,无需操心。”</p>

    桂姨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跟脸sè如常的金粟打了声招呼,一起离开。</p>

    老车夫不忘提醒了一句,“家主吩咐,还得叨扰桂夫人一件事,让山顶的那株祖宗桂树,分出一些树荫在圭脉小院,免得被外人有心窥探。”</p>

    桂姨点了点头,在桂花岛上,摘得百余位桂花小娘头魁的少女金粟,忍不住转头看了眼老车夫和草鞋少年。</p>

    在桂姨和金粟走出圭脉院子后,一阵清凉山风吹拂而过此地,同时有树荫笼罩院落,只是一闪而逝,之后就依然是阳光灿烂。</p>

    被范二称呼为马爷爷的老车夫面朝陈平安,开诚布公道:“我叫马致,是范家清客之一,我是一名金丹境的剑修,但是天赋不高,杀力不强,哪怕对上同境的苻家供奉楚阳,一样不是他的对手。这次我马致是受家主所托,但是家主又是受灰尘药铺郑先生所托,要我来陪陈公子试剑。”</p>

    陈平安一听到郑先生,就知道这应该是郑大风的酬劳报答之一,便在这座小院第二次拱手抱拳:“”</p>

    老人笑着点头,“先不急,我就住在小院厢房,今天陈公子先好好休息,可以多逛逛桂花岛,</p>

    否则明天开始试剑,陈公子就未必有这样的闲暇时光了。”</p>

    老人走向一间侧屋,关上门后,笑道:“如果郑大先生不是开玩笑,那么这回范家桂花岛的待客之道,有点夸张啊,那个少年武夫当真扛得住?我马致在金丹同辈剑修之中再不济事,好歹也是一名九境剑修啊。”</p>

    说到这里,老人气府之中掠出一把一尺有余的墨sè飞剑,它现世觜之后,开始萦绕老人缓缓飞旋,剑气浓厚,拖曳出一条条黑sè流萤。</p>

    满室森寒剑气,盛夏时分的暑气,瞬间点滴不存。</p>

    陈平安住在面对院门的正屋,关上门后,这才小心翼翼打开当初郑大风丢在门口的包袱,</p>

    有一本还带着新鲜墨香的书籍,刊印精良,书名为《剑术正经》,极有可能是郑大风通过范家的人脉关系,找了家信得过书坊,由他亲自刊印成册,仅是映入眼帘的书名四字,极见功力,实在无法跟吊儿郎当的郑大风联系在一起。</p>

    这本《剑术正经》之外,还有一只不起眼的棉布小钱袋,掂量了一下,钱币数量不多,十数颗,陈平安误以为是小暑钱或是谷雨钱,结果打开一看,吓得陈平安赶紧捂住钱袋,竟是一袋子能让谷雨钱喊大爷的金精铜钱!金精铜钱何等珍贵,陈平安无比清楚,落魄山在内几座山头是怎么到手的?就是一枚枚金精铜钱轻飘飘丢出去的结果!</p>

    陈平安甚至没有清点数目,没有辨认金精铜钱的种类,是供养钱?迎春钱?压胜钱?还是三者皆有?陈平安二话不说直接收入了方寸物十五之中。</p>

    最后只剩下一块玉牌和一封信。</p>

    玉牌没有任何篆刻雕饰,就只是方方正正的简单玉牌,但是质地细腻,摸上去如同世间最好的绸缎质感,一看就是很好的老东西,到底有多好,以陈平安目前的眼力,瞧不出。</p>

    陈平安打开信封,信上笔迹,果真与《剑术正经》书名相同,必然是郑大风的亲笔手书。信上几件事说得简明扼要,这部剑经,道不高,但已是武学的顶点,所载剑术,全是返璞归真的招式,很适合陈平安这种一根筋的人来研习苦修。十五颗金精铜钱,是偿还五文钱。</p>

    至于那块玉牌,郑大风在信上只说了三个字,咫尺物。</p>

    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任何介绍,渊源来历,如何使用,只字不提。</p>

    但哪怕只有这三个字,分量就已经足够。</p>

    少年崔瀺当初远游大隋,这位大骊国师随身携带,也就是一件咫尺物。</p>

    信的末尾,郑大风说马致陪他试剑,只是三笔买卖的一点小彩头,是为了让陈平安更好适应剑气长城对一名纯粹武夫的无形“压胜”,所以金丹剑修马致,到时候会祭出本命飞剑,既是指点剑术,也能教会陈平安如何对敌一位中五境剑修。</p>

    聊到这件事,郑大风变得有些不吝笔墨,还加了几句类似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但是陈平安哪怕只是拿着信,看着那些文字,就能想象郑大风写信之时满脸贱兮兮的贼笑。陈平安心知肚明,是郑大风听说了自己的三境磨砺,所以没打算让自己在四境上舒服,估计这会儿郑大风在灰尘药铺正偷着乐,一想到他陈平安要在桂花岛吃尽苦头,那家伙接下来一定喝凉水都像是在喝酒。</p>

    否则老剑修不会让陈平安今天就逛完桂花岛。</p>

    郑大风挖的这个坑,陈平安不得不跳。</p>

    收好剑经,以及玉牌,咫尺物一样可以放入方寸物。</p>

    陈平安没来由想起了神诰宗贺小凉,她的方寸物咫尺物,那才叫多,可谓琳琅满目。</p>

    但是想起这位第一印象原本极好的道姑仙子,陈平安现在心头唯有浓重的yin霾。</p>

    陈平安吐出一口浊气,出门去游历桂花岛。</p>

    从山顶望下去,渡船尚未起航,山脚还有诸多练气士在陆续登船。</p>

    收起视线,陈平安平视望向远方,三面皆是海水无垠的壮丽景象,让人心旷神怡,置身其中,倍感渺小。</p>

    陈平安记起一事。</p>

    关于最强二字。</p>

    竹楼崔姓老人说他的三境,是天底下的最强三境。</p>

    不是宝瓶洲。</p>

    之后郑大风在闲谈之中,提及此事,也说李二曾是底子最为雄厚的最强九境武夫,只不过如今跻身第十境,陈平安猜测李二暂时应该就失去了最强二字。</p>

    陈平安眺望远方,听崔瀺说这座浩然天下极大,有五湖四海九大洲,宝瓶洲、俱芦洲、皑皑洲、婆娑洲和金甲洲等,如众星拱月,围住那座最大的中土神洲,而中土神洲又有数个大王朝,大骊唯有吞并半座宝瓶洲,版图才能与它们媲美。</p>

    陈平安忍不住去想一个问题。</p>

    传说中的武道第十一境,武神,天底下存在吗?</p>

    少年崔瀺当时嘿嘿一笑,没有给出答案。</p>

    ————</p>

    金甲洲。</p>

    一处灵气稀薄到了极点的古战场废墟,一座座“生前”高达数十丈、百余丈的巨大神像,全部坍塌倒地,无一幸免,绵延开去,如同一条支离破碎的山脉。</p>

    此地就成了一洲练气士的天然禁地。</p>

    经常有一阵阵毫无征兆的罡风席卷天地,对于地仙金丹之下的中五境练气士而言,无异于刀锋削骨。</p>

    在一座最为巍峨雄壮的倒地残破佛像处,似乎倒地之前是拈花而笑的佛陀神像,在轰然倒地之时,胳膊齐肩而断,整条手臂横在大地之上,佛陀手指所捻花朵,早已粉碎,五指也只剩下三指,其中翘起一指,指向天空,仅是一指就高达十数丈,可想而知,这尊神像在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是何等高大。</p>

    有一位赤脚的白衣少女站在手指上,双眼紧闭,双手掐诀,迎风而立。</p>

    少女面容普通,就像市井坊间随处可见的一位小姑娘。</p>

    有罡风来袭,如潮水撞向这根佛像手指和屹立于指尖的少女。</p>

    少女没有睁开眼眸,只是嘴唇微动,以金甲洲某地方言轻声道:“开。”</p>

    罡风一分作二,如同被人当中劈开,从佛像手指两侧呼啸而过,唯有丝丝缕缕的漏网之鱼,成功拂过了少女脸颊,瞬间在她脸上割裂出一条条血槽,但是刹那之间,少女容颜就恢复如初。</p>

    风吹过少女,带走兰花香。</p>

    ————</p>

    俱芦洲附近的海域,一座大山之巅,山势如锥刺天,唯有山顶是一处圆形洼地,碗口状,如一口水井,深不见底,却依稀有火光映照井壁,在这座活火山的“井口”之中,有一位全身不着一缕的魁梧汉子,单手托住腮帮,盘腿坐在黝黑礁石上,沉思不语,四周全是滚动的火焰岩浆,热浪翻天,男人浑然不觉。</p>

    男子天生重瞳。</p>

    他有些愁眉苦脸,喃喃道:“这金身境门槛有点难破开啊,还得怪自己吃了太多灵丹妙药,两百斤?还是三百斤?看来等到跻身金身境,再不能傻乎乎把那玩意儿当饭吃了。别的不说,需要天天拉屎就很麻烦,传出去真是有损六境武夫的面子。”</p>

    一把凌厉飞剑无声无息地从井口那边刺下,魁梧男子瘫软在地,颓然滑入火海之中。</p>

    那把与山下剑客大小无异的本命飞剑,犹不罢休,在这座火山口的井壁四周迅猛飞掠,无数滚石坠入火海。</p>

    如果在北俱芦洲的别处,以这把飞剑的主人修为,和本命飞剑的锋锐程度,恐怕早就把一座山岳都穿透了。可是在此地,飞剑切割井壁石块,却极为受阻。</p>

    有一位背负长剑的长袍老者站在火山口上,在一剑刺中重瞳男子后,老人嗓音如雷鸣响彻井底,“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别装死了,我知道你命硬得很,没关系,是你自己选择这处逃无可逃的死地,葬身于此后,落得个尸骨无存,你一身罪孽说不定还能减轻几分。”</p>

    老者伸出并拢双指,绕到肩后,轻轻在剑柄一抹。</p>

    佩剑出鞘,冲入云霄,然后急速下坠,从火山口直奔那座火海,当长剑钻入火海岩浆之中,轰然巨响,溅起数丈高的火焰浪花。</p>

    火海之中,隐约之间有模糊身影迅猛游曳,那把长剑如同鱼叉,次次迅猛刺去。</p>

    火山山脚四方,各有一人在缓缓登山,有老道人在一块块山石上张贴一张张符箓,有僧人双手结印,然后轻轻拍向大地。有人手持一幅好似没有尽头的画卷,从山脚一直向上拉,如地衣铺地。更有青衫老者手持毛笔,在对着地面挥毫泼墨,写下一句句儒家圣人教诲。</p>

    山顶老人在试图以双剑斩杀凶人之余,自嘲道:“我堂堂金丹境剑修,追杀一个尚未七境的江湖武夫,竟然需要如此大费周章。”</p>

    老人想到那一桩桩惨事,不单是他的宗门祸事,还有山上山下无数枉死之人,这位金丹剑修心中怒极,怒容道:“你这种杀人只为取乐的家伙,死不足惜!百死难赎!”</p>

    ————</p>

    两军对峙,擂鼓震天。</p>

    一位大军之中,一座临时搭建而成的高台,竟然有一位慵懒斜躺在卧榻之上的锦衣男子,看着还不到三十岁,有两位国sè天香的妙龄女子坐在卧榻两端,一位为年轻男子揉捏太阳穴,一位用弯腰俯身轻轻敲打男子的小腿。</p>

    更匪夷所思的是男子身后,竖立着一杆主帅大纛,正在猎猎作响。</p>

    一位姿容绝美却是这般婢女作态的美人,小心翼翼敲打锦衣男子小腿外侧,她瞥了眼另外那位女子,妩媚笑道:“公子,听说这次对方阵营,有一位八境剑修和一名九境兵家修士帮着压阵哩。看来咱们撷秀的前夫,真的很爱撷秀,冲冠一怒为红颜,真是可歌可泣,公子,不然你就把撷秀还给人家嘛,破镜重圆,也是美谈,反正……”</p>

    说到这里,媚态美人抬起一手,掩嘴娇笑,“反正公子你也把咱们撷秀姑娘品尝得差不多了,何况她又是小心眼的,从来不愿跟姐妹们雨露均沾,岂不是害得公子扫兴?天底下哪有这么蛮横的丫鬟。”</p>

    另外那名被称为撷秀的绝sè女子,置若罔闻,只是以双手拇指轻轻抵住锦衣男子的太阳穴,动作轻柔地小心推揉。</p>

    锦衣男子眯眼笑道:“撷秀害羞,公子我心疼她,至于你,是经得起折腾的,若是公子傻乎乎心疼你,一味怜惜,不解风情,你还不得造反?”</p>

    敲腿的女子满脸春意,对着那个“撷秀”轻轻挑眉。</p>

    后者浑然不觉对方的挑衅。</p>

    锦衣男子轻轻抬了抬脚,“为公子脱靴!”</p>

    那女子瞬间眼神炙热起来,跪倒在榻前,双手颤颤巍巍为锦衣男子摘下双靴。</p>

    男人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咱们扶摇洲,竟然只比那个宝瓶洲大一些,太没劲了。”</p>

    他光着脚,伸手从女子“撷秀”领口探入,最后取出一枚带着美人体温的金sè圆球,轻轻一捏,瞬间穿上一副经常会被误认为兵家神人承露甲的银sè宝甲,出奇之处在于这副宝甲布满各种伤痕,心口处更是露出一个好似被长剑刺透的小窟窿。</p>

    穿上不知名宝甲的年轻男子,缓缓向前走出几步,突然转头对名为撷秀的女子笑道:“你前夫万般事皆不如我,唯独一件事,我这辈子都追不上他,那就是讲笑话。”</p>

    他伸出一臂,伸手指向遥远的对方大纛,嘴角翘起,对女子说道:“比如请了剑修还请了兵家修士,你家公子差点就被他笑死了。”</p>

    那名为年轻男子脱靴的美人,坐在地上,背靠卧榻,捧腹大笑,风情万种。</p>

    年轻男人转向敌军大阵,仰天大笑,“他人妻妾好,别家寡妇更好!”</p>

    身穿如霜雪宝甲的男子,拔地而起,破空而去,直接跃过己方大军骑阵,在千军万马的头顶,如白虹挂空。</p>

    ————</p>

    皑皑洲的最北方,无穷无尽的冰天雪地,风雪汹涌,不见天日。</p>

    有人身披一件雪白貂裘,偶尔被风雪吹拂得貂裘紧紧贴身,才可以发现身材苗条,压得很低的巨大貂帽之下,露出一双明亮眼眸。</p>

    此人腰间悬佩有只露出一小截的乌鞘长刀。</p>

    她时不时会从大裘中探出手,以拇指轻轻摩挲刀柄。</p>

    露出一段玉藕似的白皙手腕,好似比白雪还要白,而且还会泛起晶莹sè彩。</p>

    应该是一位年轻女子。</p>

    却胆敢独自行走于这片寒冷刺骨的冰雪之地,在九大洲最北端的皑皑洲,她走在了皑皑洲的最北方。</p>

    一位金丹境练气士都未必敢如此托大,独自北游。</p>

    女子掏出一只坚硬似铁的馒头,轻轻撕咬咽下,视线始终凝视着前方。</p>

    皑皑洲这片极寒地带,荒无人烟,但是经常会有大妖出没,占据天时地利,极其难缠,金丹境之中,除了剑修,都不愿意来此,跟那帮狡黠yin险的大妖畜生们纠缠不休。一旦惹来众怒,往往会陷入重重包围,那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p>

    女子停下脚步,刚好吃完那只馒头。</p>

    前方风雪迷雾之中,缓缓探出一颗雪狼的巨大头颅。</p>

    当它出现后,方圆百丈之内,风雪骤然停歇。</p>

    女子提了提貂帽,扬起脑袋,与那头高如小山的雪狼对峙。</p>

    她打了个饱嗝。</p>

    然后只是一刀。</p>

    片刻之后,天地之间始终毫无异样,她就已经开始放刀归鞘。</p>

    她继续向前,微笑道:“借你头颅一用,换点脂粉钱。”</p>

    当她一直走到距离那头雪狼跟前,那头大妖才刚好如一座山峰轰然倒塌。</p>

    她看着那颗被一刀斩下的巨大狼头,有些犯难,这么大一颗脑袋,难道要自己扛回去?</p>

    所以她转头望向远处风雪之中,抬起手打招呼道:“你,过来,帮我将这颗脑袋带回去,饶你不死。作为犒劳,雪狼剩下的尸体全部归你。”</p>

    之后,女子在风雪中返程,身后跟着一头双手捧住血淋漓狼头的搬山猿。</p>

    哪怕那具雪狼的无头尸体附近,数头大妖蠢蠢欲动,暗中垂涎不已,但是始终没有谁敢跨入雷池半步。</p>

    ————</p>

    浩然天下有五湖四海,各自疆域广袤。</p>

    在一座塌陷的“陆沉”版图上,已经被一座大湖淹没。</p>

    湖底有一处古战场遗址,有一位男子在狩猎那些魂魄不散的英灵,捕获之后,就放入腰间的小鱼篓。</p>

    ————</p>

    在一座大海的上空,高到仿佛一抬手就可以触及浩然天下的天幕穹顶,此处分出两层涛涛云海,两者相隔百余里,在高处云海中,有一个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云海缺口,有一位干瘦长眉的老人,盘腿坐在云井旁边,手中持有一根翠绿欲滴的鱼竿,却无鱼线。</p>

    在下边那层云海上,距离老人大概七八十里,有一大群云雾鲸飞掠经过。</p>

    老人做了一个抛竿姿势,青竹鱼竿顶端,在阳光映照下,隐约可见一条银白sè丝线,极其细微。</p>

    鱼线捆绑住一头长达数里的巨大云雾鲸,天生神力的云雾鲸开始剧烈挣扎。</p>

    老人往后猛拽鱼竿,同时站起身,鱼竿被拉扯得弯出一个惊人圆弧,老人哈哈大笑道:“好家伙!力气还挺大!”</p>

    双方对峙了一炷香功夫,老人握住鱼竿在云海之上跑来跑去,骂骂咧咧,十分滑稽。</p>

    一名纯粹武夫能够御风远游,最少也是八境。</p>

    哪怕只是八境武夫,打死一头云雾鲸绰绰有余,便是与一群云雾鲸对峙,也是稳操胜券。</p>

    但是老人垂钓的玄机所在,在于以一口真气凝聚为细若发丝的鱼线,纯粹以此对敌一头云雾鲸的神力,始终不断,这才是最惊世骇俗的地方。</p>

    纯粹武夫,本身就强大在纯粹二字。</p>

    ————</p>

    中土神洲,一座曾是浩然天下九大王朝之一的庞然大物,就此覆灭,国祚断绝。</p>

    一般而言,能够覆灭这么大一个王朝的势力,唯有九大王朝之中更大的某个存在。</p>

    但是这一次,绝非如此。</p>

    亡国之城,硝烟四起的辉煌皇宫之中,有一骑缓缓前行,所过之处,武将士卒纷纷潮水退散。</p>

    这一骑,直接策马去往那座享誉九洲的大殿。</p>

    战马没有沿着龙璧两侧的台阶进入大殿,而是马蹄直接踩踏在龙璧之上,就像一匹野马在沿着山野斜坡向上而已。</p>

    骑马之人,身材高大,身披金黄战甲,遮覆有隐藏面容的面甲。</p>

    手持一杆符箓遍布、金光流动的长枪,比起寻常战阵铁枪,要长许多。</p>

    坐骑是一匹蛟龙后裔的龙驹,神异非常,世所罕见。</p>

    这名骑将腰间还悬挂有一把无鞘剑,长剑无锋,锈迹斑斑,模模糊糊的两个古篆小字,磨损不堪。</p>

    在骑马进入大殿之前,这名立下灭国之功的武将,突然高高举起手臂,向高空伸出一根中指。</p>

    骑将做出这个动作后,似乎在等待天上的回应,但是云淡风轻,勒缰停下片刻后,便轻轻一夹马腹,继续前行,马蹄跨过大殿门槛后,这名骑将视线的尽头,是那张被称为天底下最珍稀的龙椅。</p>

    武将低下头,看了眼无鞘长剑。</p>

    听说剑鞘遗留在了宝瓶洲那个小地方,是让人去取回,还是自己跑一趟?</p>

    这名武将摘下面甲和头盔。</p>

    露出一头青丝,倾泻而下。</p>

    她,而不是他。</p>

    女子武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