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桂花岛之巅
    (推荐一首改版后的《天下潮》,在我微信公众号fenghuo1985就有,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我的新浪微博也有链接。ps:这首歌的幕后制作花絮尤为精彩。)</p>

    范家那艘桂花岛跨洲渡船会在六天后出发,而孙家的山海龟则已经率先出海远游,陈平安本想去亲眼看一下山海龟的模样,但是想着老龙城最近人多眼杂,郑大风又刚刚破境,惹出天大动静,就告诉自己不要给人添麻烦,把这份好奇心就着酒水一起喝掉了。</p>

    接下来两天范家少年还是每天过来灰尘药铺,拎着桂花小酿跟郑大风讨教武学,郑大风虽然人不太正经,聊起武道一事,判若两人,虽然措辞还是有些花俏了点,可陈平安在旁听着,觉得对于范家少年当下的武道破境,确实大有裨益,说是金玉良言都不为过。只是郑大风讲述的内容,对于陈平安没有什么用处,最后心底反而还有点疑问。</p>

    郑大风不介意陈平安旁听这些有关三境瓶颈的小打小闹,甚至巴不得陈平安一个心痒,自己蹦出来,要对范家小子言传身教,到时候他就乐得轻松自在,大可以跑去前边铺子,为姐姐妹妹们排忧解愁。只可惜陈平安只听不说,装傻扮痴,好像半点不骄傲自己的武道四境,这让郑大风怨念更深,瞧瞧,一个比入定老僧、坐忘道人还稳得住的少年,要他风流不羁的郑大风如何喜欢得起来?</p>

    如果不是陈平安算是他的大半个传道人,如果不是每天能蹭一壶桂花小酿,郑大风早就要让陈平安卷铺盖滚蛋,赶紧离开这间春光满溢的药铺,搬去范家府邸那边当你的贵客,只管在那边扯自己的虎皮作威作福。</p>

    这天范二听完了郑大风的疑难解惑,汉子已经火急火燎去铺子跟女子调笑,少年便跟陈平安闲聊起来,两个同龄人坐在屋檐下乘凉。</p>

    跟已是一家之主、身负重担的孙嘉树相比,孙嘉树言行举止滴水不漏,让人生出如沐春风之感,少年范二就要稚嫩许多,但是也不是那种全然不知民间疾苦的那种天真,少年聪明,开朗直爽,而且家教极好,他爹娘多半是心大的,取名字这件事上,就看得出来。</p>

    每当少年聊起自己的姐姐范峻茂,都是满满的钦佩,要知道他与姐姐是同父异母,何况生在豪门富贵之家,可范二对那位身为范家主妇的“大娘”,一样特别亲近,总说自己亲生娘亲太娇惯着自己了,好是好,可就是担心自己会长不大,大娘对自己从来都是宠溺但也讲规矩,对错分明,读书开窍了,习武有成了,待人接物做得好了,大娘都会嘉奖,说好在哪里,但是做错了事,大娘也会把自己当做一个大人对待,绝不会训斥喝骂,而是心平气和与他讲道理,所以范二发自肺腑地敬重这位大娘。</p>

    少年范二愿意对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大骊少年陈平安,说着这些独属于少年的开心和忧愁。</p>

    陈平安就安安静静倾听范二的诉说,听得津津有味,范二起先还怕陈平安觉得烦,后来见陈平安是真心喜欢,范二便会忍不住要多喝几口酒。</p>

    陈平安后来也跟范二说了许多家乡龙泉的事情,聊了他当窑工烧炭、上山下水的事情。</p>

    范二紧随其后的问题,往往都很天马行空,“陈平安你还要吃土啊?有米饭那么好吃吗?不管了,只要能扛饿就行!不然你教教我,哪些泥土更好吃些,以后我在家受罚挨饿之前,去祠堂路上就抓一大兜泥土!”</p>

    “你能从头到尾就靠自己一个人,烧出一件瓷器吗?陈平安,以后我成人礼的时候,你一定要送我一件瓷器啊,酒杯茶盏这种小东西就行了,不用太讲究,有个能让人认得出是啥的粗胚模样就成,我好跟人显摆,说这是我朋友亲手做的,他们一定吃瘪,眼馋死他们。”</p>

    “天井是什么东西?刮风下雨下雪的天气,咋办?那天井对着的池子,里头能养鱼龟虾蟹吗?”</p>

    陈平安一一回答范二,最后笑着说了一句最让范二高兴的话,“我有个好朋友叫刘羡阳,现在可有出息了,已经一个人去了婆娑洲那么远的地方,下套子做弓箭都是他教我的,以后介绍你们俩认识啊。”</p>

    范二就在那边小鸡啄米,满脸期待。</p>

    他已经开始盘算将来有一天陈平安带着刘羡阳登门做客,要如何安排他们俩的住处,每天喝什么酒吃什么菜,去老龙城哪儿玩……</p>

    之后范二缺了一天没有来灰尘药铺。</p>

    这天暮sè里,药铺早早打烊关门,陈平安和郑大风在后院正房,吃着一位妇人做的一桌子饭菜,郑大风倒是想要凭借自己的姿sè,让那位姐姐不收钱,好让他在陈平安面前涨涨面子,没奈何妇人六亲不认,斩钉截铁,一颗铜钱不可少。</p>

    郑大风一手持筷,一手持杯,吃菜喝酒两不误,随口问道:“你整天跟范家小子聊些有的没的,有意思?”</p>

    陈平安细嚼慢咽对付饭菜,放下筷子后,“有意思。”</p>

    郑大风嗤之以鼻,可最后还是忍不住主动开口,“我离开骊珠洞天才这么点时间,你就捞到了这么多宝贝?咋来的,给说道说道?是不是一路踩狗屎撞大运来的?”</p>

    陈平安顶了一嘴,“跟你不熟。”</p>

    郑大风斜眼道:“跟范二就熟了?”</p>

    陈平安说道:“比你熟。”</p>

    郑大风呲牙咧嘴,“老头子愿意把珍藏已久的初一卖给你,对你是真不差。”</p>

    陈平安这次没有反驳什么。</p>

    既然破功先开了口,郑大风就不要啥面子了,又问,“跟孙嘉树那个聪明蛋分道扬镳啦?”</p>

    陈平安点点头。</p>

    郑大风笑道:“这个孙子很有钱的,不挽回一下?跟他成了朋友,哪怕是酒肉朋友,以后到了老龙城,保管你小子吃喝不愁。”</p>

    陈平安摇头道:“也就那样了。”</p>

    犹豫了一下,陈平安补充道:“孙嘉树人不坏,就是有些事情,不够厚道,我如果是商人,不太敢跟他做大买卖。因为他这种人,对谁有都有个估价,大致值多少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生意,孙嘉树一清二楚,如果说到最后,再好的关系,也就只是生意而已,谁能保证他不把人卖了挣钱?但是我可能看错了他,误会了他,可不管怎么样,孙嘉树如何,跟我是没关系了。”</p>

    郑大风笑道:“他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当然也没你想得那么差劲。以后这个人,会挺了不起,你今天错过了他,既是孙嘉树的损失,也是你小子的损失。你要是不信,咱们走着瞧。”</p>

    陈平安问道:“你是说钱财上的损失?”</p>

    郑大风一条腿踩在长凳上,“不然?天下熙攘,图个啥?名,不是钱?修为,不是钱?都是钱。”</p>

    陈平安笑道:“只是钱,那就更没关系了。”</p>

    郑大风知道陈平安的言下之意,舍不得钱,也最舍得钱,看似矛盾,实则不矛盾,归根结底,每个人尤其是修行之人的脚下大道,在于左右双脚的平衡,只要做到这一点,哪怕蹦跳着前行,一样能够走到众山之巅。</p>

    曾经并肩同行,又分道而行,未必就是陈平安和孙嘉树有高下之分,好坏之别,就只是不同路而已。</p>

    事实上,关于眼前少年的心性,郑大风看得很透彻,不过人之砒-霜我之甘饴罢了,李二喜欢,他就不喜欢,可不喜欢归不喜欢,不得不承认,陈平安能够一步步走到今天,自有其道。再者,天底下有几人可以做他郑大风的传道人?</p>

    老头子可以做,但是不愿意,只承认师徒关系,不想要在道这个字上琢磨更多。</p>

    陈平安未必愿意,可世事无巧不成书,就是这么有趣。</p>

    郑大风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些深远处的景象,有些已经近距离亲眼看到,有些暂时离着还有点远,汉子便有些慵懒乏味,决定结束这场还不如一桌子死咸死咸饭菜有滋味的对话,说道:“欠你的五文钱,在你坐上桂花岛之前,我一定还你,肯定公道。这次我破境,也会跟你一并结账。既然老头子没说清楚护道人一事,我又没觉着是你的护道人,那我就当没这回事,最少跟你陈平安是如此。”</p>

    陈平安没意见,点头答应。</p>

    郑大风拿起老烟杆,开始吞云吐雾,抽旱烟久了,习惯成自然,觉得还挺不错,难怪老头子好这一口。</p>

    郑大风眼神恍惚。</p>

    当初破开云海,郑大风差一点就要去做一天之内连破两境的壮举,然后郑大风看到了云海之上的一幕风景。</p>

    让他打消了念头。</p>

    纯粹武夫的九十之间,需撞天门,自然可见天门。这不奇怪,但是郑大风深信不疑,自己看到的天门,与任何一位已经跻身十境的武道前辈,绝不相同。</p>

    那道天门,的的确确出现了。</p>

    但是不止有天门而已。</p>

    郑大风看到了天门一根通天大柱之上,有一个面容模糊的神将,披挂一副如霜雪般的庄严铠甲,神将被一把剑钉死在天门柱子上,金黄sè的血液,涂满了天柱。</p>

    郑大风当时仰头望着那具凄惨尸体。</p>

    有一个瞬间,仿佛那具神将尸体活了过来,在与他郑大风凝视,神将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一个字。</p>

    走!</p>

    郑大风那一刻差点就要肝胆崩裂,魂飞魄散,更差一点就要沦为才破境就跌境的可怜虫。</p>

    当时苻畦的出现,帮助郑大风挣脱了那种束缚,而此刻陈平安的问话,打破了郑大风的思绪。</p>

    “郑大风,我的三境,是被人一拳一拳打出来的,范二既然三境底子打得不算好,你为什么不帮他?”</p>

    郑大风直愣愣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笑出声,“你觉得范二的三境底子,打得‘不算好’?”</p>

    陈平安皱眉道:“难道是‘很不好’?”</p>

    郑大风差点被一口旱烟活活呛死,大笑道:“不好个屁!不提我郑大风,师兄李二,当然还有那个藩王宋长镜,按照宝瓶洲武夫的正常水准来说,范二的底子从一境到三境,打得已经够好了,而且范二本身就是个武道天才,你小子竟然说不算好?那宝瓶洲的纯粹武夫,都可以拿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不然用娘们的腰带上吊自杀也行。”</p>

    陈平安将信将疑,总觉得这个家伙是在推卸责任,一天到晚想着跟药铺女子嬉皮笑脸,不愿多花心思在范二身上。</p>

    郑大风笑眯眯道:“如今还得再加上一个你,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李二当初的三境底子,可能比你都要差一点。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你只是三境出sè而已,李二的九境底子,堪称世间最强,我的八境也差不多。奇了怪了,谁有这么大本事,能用拳头把你打出先前那么个三境?总不可能是李二给老头子喊回骊珠洞天,手把手教你?”</p>

    陈平安摇头道:“是其他人。”</p>

    郑大风这次是真好奇了,旱烟也不再抽,“到底那人是怎么锤炼的体魄神魂?”</p>

    陈平安脸sè微变,光是回想一下落魄山竹楼的境遇,他就觉得糟心。</p>

    郑大风笑道:“随便说说,你只要大致聊一下,之前所有买卖之外,我就再送你一本最入门、但是被誉为‘最没错’的武道剑谱,当初是老头子从一位生前是剑修的yin神那边要来的,我和李二,还有李柳三人都学过,只是对我最没有意义,老头子主要还是为了李柳,对你陈平安则未必无用。”</p>

    陈平安想了想,说道:“淬炼体魄神魂,就跟捣糯米打麻糍差不多,信不信由你,就这么简单,不过后边我还要做点事情……”</p>

    说到这里,陈平安双指黏在一起,指向自己的胳膊,“然后自己给自己剥皮,抽筋,一寸一寸慢慢来,眼睛不能眨一下,不用彻底剥掉皮肤,也不用抽断筋,每次都有人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之后就给人扛着去泡药桶,伤口很快就可以痊愈。”</p>

    郑大风问道:“总共几次?一两次?三四次?”</p>

    陈平安咧嘴一笑,“每天都要做,一双手数不过来。”</p>

    郑大风先是一脸匪夷所思,然后捧腹大笑,“好好好,就冲你小子吃了这么多苦头,老子想一想就开心得不行,那部剑谱回头我整理好,保证不动任何手脚,完完整整送给你便是!”</p>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p>

    这人够无聊的。</p>

    不过想想也是,不无聊的话,能开这么间每天不挣钱光赔钱的药铺?</p>

    郑大风笑了半天,好不容易止住笑声,“范二的先天底子不比你差,但是心境上,到底是大家少爷,磨砺得少了,所以体魄神魂一体的武道根本,说句不好听点,相比我们,仍然属于外强中干,经不起你这般的折腾打熬,否则会碎的。”</p>

    郑大风双指捏住酒桌上那只杯子,瞬间化作齑粉。</p>

    郑大风淡然道:“武道要紧?还是命重要?”</p>

    陈平安开始起身收拾碗筷。</p>

    郑大风心情沉重起来。</p>

    因为他突然发现,当初陈平安本命瓷打碎一事,水-很深,比想象中还要深不见底。</p>

    没来由的,看着少年娴熟叠放碗碟,郑大风有些可怜他。</p>

    陈平安?</p>

    除了姓氏没什么好说的,名字好像取反了吧?</p>

    郑大风随口问道:“陈平安,你模样随谁,你爹还是你娘?”</p>

    陈平安脱口而出道:“听老街坊说随我娘亲多一些。”</p>

    然后陈平安瞥了眼郑大风,“反正随谁,都比你长得周正。”</p>

    郑大风没好气道:“滚滚滚,收拾你的菜盘子去!”</p>

    对这个小子,老子果然就不该有那份恻隐之心。</p>

    ————</p>

    之前在那座老龙城东海之滨的登龙台,城主苻畦去往云海查探异象,久久未归,那位在海边结茅修行的金丹境供奉,离开修道之处,来到少城主苻南华身边,苻南华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顺着老人的视线,看到远处缓缓走来一位横剑于身后的男子,气态闲适,就只像是一位游览至此的外乡人,苻南华看不出对方深浅,轻声问道:“此人修为很高?”</p>

    金丹老者能够单独一人帮助苻家坐镇登龙台,战力相当不俗,两件法宝攻守兼备,在整座老龙城都是名列前茅的强者,老人此刻脸上的神sè绝不轻松,沉声道:“想来极高。”</p>

    苻南华有些震动,这话说得很有门道,不在极高二字,而在“想来”之上,这意味着一位金丹境大佬都看不出对方的真正实力,而且境界比起老人的第九境金丹境,只高不低。最可怕的是那位不速之客,带着剑,一旦是剑修,哪怕只是金丹之上的元婴境,一位十境剑修的杀力,可想而知。</p>

    苻南华再问道:“来者不善?”</p>

    金丹境摇头道:“不太像。”</p>

    那人悠然走来,全然不顾老龙城苻家订立的禁地规矩,直接跨过那座无形的雷池阵法,走到老人和苻南华身前,男人双手手肘抵住身后横放的剑鞘上,笑道:“我叫许弱,来自大骊,如今正在你家做客。”</p>

    苻南华恍然,当初渡船落在符城,自己没有资格去迎接父亲苻畦和大骊贵客,家族里只有寥寥数人“接驾”,苻南华不敢在这种大事上自作聪明,既然父亲不愿他露面,肯定有其深意,就只好乖乖装聋作哑。但是许弱的大名,苻南华早有耳闻,不是什么大骊许弱,而是墨家许弱,现在听到此人自报名号后,他赶紧压下心中激荡涟漪,立即作揖行礼,“苻南华拜见剑仙前辈。”</p>

    许弱笑着抱拳还了一礼。</p>

    苻南华直身后,转头对金丹老者笑道:“楚爷爷,没事了。”</p>

    不曾想老人在错愕之后,作揖之礼,比苻南华这个小辈更加虔诚,竟是久久不愿起身,“中土神洲翠微楚氏不孝子孙楚阳,替家族拜谢许大侠的救命之恩!”</p>

    许弱哑然失笑,当年翠微楚氏的那桩祸事,当年他不过是路过,随手为之,替楚氏挡下了一座山上宗字头仙家的纠缠不休,摆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恪守墨家宗旨。”</p>

    老人仍是没有起身,颤声道:“大恩即是大恩,若非许大侠出手相救,楚阳便真成了丧家之犬,以后便是想要认祖归宗,也成了奢望。许大侠古道热肠,自是不会将这种事情放在心头,楚阳却绝不敢忘恩负义!”</p>

    许弱无奈道:“心意我领了,你总这么弯着腰,也不是个事。”</p>

    只看面相比许弱要年长一辈的金丹老人,收起那份大礼,望向那位能够将名山大川融入剑意的强大剑仙,笑道:“不曾想能够在宝瓶洲遇见许大侠,楚阳在此结茅枯坐数十年,心里头那点对苻家的憋屈怨气,今天算是彻底没了!”</p>

    苻南华有些哭笑。</p>

    不愧是老龙城金丹第一人,脾气真是臭,还不如何念恩情!</p>

    无奈之余,苻南华又是百感交集,金丹楚阳早年游历到老龙城,何等跋扈,因为一件小事,与一个老龙城大姓家族起了间隙,打得翻天覆地,楚阳一人力战群雄而不落下风,到最后还是苻畦亲自出手,先亲自跟此人大打了一架,再丢出一座金山银山,又让出登龙台这处风水宝地,才让楚阳捏着鼻子成为苻家供奉之一,哪怕苻家如此诚心诚意,楚阳照样跟苻家坦言,以后苻家任何恩怨,只要不涉及家族存亡,他楚阳都不会出手,若是苻家谁胆敢挟恩图报,别怪他楚阳翻脸不认人,最后苻家还是得捏着鼻子点头答应。</p>

    可这么一位有望成为地仙的金丹修士,此时此刻,跟苻南华年少时面对高深莫测的楚阳,心态如出一辙。</p>

    苻南华突发奇想,这位墨家豪侠,会不会也有他由衷仰慕的人?会不会也要在遇上那个人的时候,心甘情愿以晚辈自居,抬头望之?</p>

    苻南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想象那一幕。</p>

    许弱不与金丹老者客套寒暄,径直走向登龙台。</p>

    楚阳连出声提醒的意思都没有,苻南华想要开口,但是很快就将那些言语咽回肚子。</p>

    随着老龙城云海骤然下坠,苻畦很快就返回此地,出现在苻南华身旁,看着登高而上的许弱,这位老龙城城主没有丝毫不悦,而是带着苻南华直接回城,金丹老者与苻畦点头示意,便也返回海边茅屋,继续潜心修道。</p>

    苻畦如此放心许弱接近少女稚圭。</p>

    不单单是自知阻拦不了一位享誉中土的剑仙,更因为许弱的墨家身份。</p>

    墨家游侠行走天下,这本身就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p>

    许弱走到大半,少女已经走下登龙台,素雅清爽的婢女装束,干净秀气的脸庞,不再满脸淌血,眼眸金黄。</p>

    两人在半路相遇,许弱停下脚步,跟随少女一起往下走去,轻声提醒道:“落在某些儒家圣人眼中,你登上此台,就是在挑衅规矩。”</p>

    少女在许弱面前,不知为何没有在骊珠洞天和大骊京城的种种掩饰,脸sè冰冷,“既然我能活着爬出那口水井,还能活着离开骊珠洞天,就说明我活着这件事,早就是四方圣人默认的,登不登上这座高台,重要吗?”</p>

    不等许弱说什么,稚圭已经自问自答,“我看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p>

    许弱哦了一声,不再有下文。</p>

    少女笑道:“当年诸子百家,唯独你墨家……”</p>

    许弱瞬间推剑出鞘两寸,整座登龙台都被一条无形的大江之水环绕包裹,声势浩大,以至于原本汹涌撞向岸边的一股大海潮水,都自行退去。结茅修行的金丹老人猛然睁眼,又迅速闭上眼睛。</p>

    少女啧啧笑道:“你的剑术是很高明,而且可以更高,但是这气魄嘛,真比不得你们墨家祖师呀。”</p>

    许弱皱了皱眉,“差不多就可以了,得寸进尺不是好事,这里终究是浩然天下。”</p>

    少女眯起眼,撇撇嘴道:“对呀,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儿就是一座古战场遗址,遍地尸骸,堆积起来比中土大岳穗山还要高,鲜血比你引来的这条大渎之水本体还要多。”</p>

    许弱停下脚步,破天荒有些怒气,“山崖书院齐先生就没有教过你?!”</p>

    少女脚步不停,步伐轻灵,“教了啊,他最喜欢说教,只是我不爱听而已。”</p>

    许弱之后沉默跟随,在少女踏出最后一级台阶的瞬间,气势磅礴的江水剑意消散一空。</p>

    信手拈来,随心所欲。</p>

    许弱当初对峙刚刚跻身玉璞境的风雪庙魏晋,同样是推剑出鞘些许,以高山剑意抵御魏晋的那一剑,看似旗鼓相当,显而易见,许弱远远没有倾力而为。</p>

    其实许弱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完整拔剑出鞘了。</p>

    当初在大骊王朝的红烛镇,许弱遇上了那个戴斗笠的男子,两人在喝酒的时候,许弱想要向男人请教一剑,但是那人只是笑着说,你不要挥霍了一剑鞘的精气神,继续攒着吧。</p>

    许弱当时就知道自己与那人的差距有多大了。</p>

    如果不是受限于墨家门生的身份,许弱也很想去往剑气长城。</p>

    那堵长城墙头上的剑仙,跟浩然天下九大洲的剑仙,根本是两回事。</p>

    许弱如何能够不心神往之?</p>

    要不然借此机会,去趟倒悬山?</p>

    许弱心中一动,觉得似乎可行。</p>

    但是瞥了眼少女的背影,许弱叹息一声,还是算了吧,眼前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p>

    而且她的年龄真不算小了。</p>

    许弱再次停下脚步,好像没了护送她回到苻家的意思。</p>

    少女转头望去,有些奇怪。</p>

    许弱始终站在原地。</p>

    少女只当是他的剑仙脾气上头,不愿意搭理自己,她反正无所谓,很快回头,继续前行。</p>

    许弱最后干脆转身,返回登龙台,走到最高处,这里曾是世间最后一条真龙的登陆地点,然后一路向北逃窜,开辟出那条走龙道,最终陨落于宝瓶洲最北端的大骊王朝,没能入海跨洲去往俱芦洲。</p>

    许弱不知道这一次,自称王朱的少女能够走多远。</p>

    ————</p>

    范家的桂花岛渡船在今日黄昏起航。</p>

    范二专程跑来为陈平安送行,两人在大清早就乘坐马车一起去往老龙城外。</p>

    郑大风应该是昨夜留了一只包裹在陈平安屋门口,就随手丢在那边,然后这位掌柜早餐不吃,日上三竿也在蒙头大睡,打定主意要一觉睡到饱,期间没有理睬范二的敲门和陈平安的道别。</p>

    桂花岛在内老龙城六艘跨洲渡船,都不在孙家那条城外大街的尽头,而是在最南边一座孤悬海外的大岛之上,需要换乘渡船去往那座巨大岛屿,距离宝瓶洲陆地的“龙头”老龙城,有三十多里远。</p>

    在岸边停船,又有范家马车等候多时,两个同龄人坐在车厢里,范二鬼鬼祟祟掏出一只钱袋,递给陈平安,轻声道:“家里管得紧,我没啥钱的,陈平安,真不骗你,可不是我范二小气啊。这几颗金元宝都是我的压岁钱,这还是因为钱少,是一些熟悉长辈偷偷给的,加上又不是什么山上神仙的雪花钱小暑钱什么的,爹娘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还有这两壶桂花小酿酒,你带着路上喝,驾车的马爷爷帮我藏在了他的方寸物里头,到了桂花岛那边,他会偷偷拿给你的。因为郑先生说了话,咱家桂花岛出海之后,肯定好好款待你,不缺这点酒水,可还是那句话嘛,这是我范二自己的心意,不一样的。”</p>

    陈平安摇头道:“钱我就不拿了,酒我肯定收下。”</p>

    范二有点伤心郁闷,“为啥?你也不是那种嫌钱少的人啊?咱们这样的朋友之间,不都讲究一个千金散尽眼不眨吗?我这一路上,其实挺心疼的辛辛苦苦,攒了五六年呢。”</p>

    陈平安轻轻撞了一下少年肩头,压低嗓音问道:“老龙城有花酒不?以后咱们岁数大一些……”</p>

    范二眼睛一亮,立即懂了,“放心,我这两年再多攒一些金元宝啊。”</p>

    陈平安一本正经道:“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说天底下最好喝的酒,就是花酒,这要是都没喝过一次,就不配称酒仙……范二,咱们到时候只喝酒啊。”</p>

    范二郑重其事道:“必须的!”</p>

    遮掩老龙城视野的大岛之外,原来还有一座岛屿,岛上亭台楼阁连绵起伏,满山桂树,芬芳怡人。</p>

    两座岛屿之间,海中有一条宽阔道路衔接,众多豪奢马车只能停马于道路这一头,可两位少年这辆马车却能直往桂花岛渡船那边,惹来许多诧异视线,只是当有练气士认出那位驾车的老车夫后,便不敢再埋怨什么。</p>

    马车缓缓停下,陈平安和范二走下马车,范二苦着脸道:“陈平安,我就不送你上船了,这段时间偷了我爹好些桂花小酿,他好不容易瞒着大娘藏下的酒,全给我偷没了,今儿回去肯定要罚我去祠堂……”</p>

    陈平安赶紧说道:“你千万别吃泥土,之前骗你能当饭吃,是我开玩笑的。”</p>

    范二呆若木鸡,哭丧着脸道:“我昨夜挖了好两斤多藏床底下呢,白挖了?”</p>

    陈平安哈哈大笑,从慈眉善目的老车夫手中接过两壶酒,倒退着走向桂花岛,对范二笑道:“走了啊!”</p>

    范二使劲点头,挥手告别,好像记起一事,大声喊道:“陈平安,我觉得你这个名字挺好的,跟我差不多,爹娘取名字的时候,都走心了!”</p>

    陈平安脸一黑,转身跑向上岛的山路。</p>

    范二有些得意,“让你骗我泥土能当饭吃。”</p>

    范二转过身,对老车夫笑道:“马爷爷,走,直接去家里的祠堂!”</p>

    少年觉得自己这次极为气概豪迈,看来那些酒没白喝,没白偷,已是浑身的英雄胆!</p>

    一直忍住笑意的老人说道:“范小子,你爹说了,这次不用去祠堂受罚。”</p>

    范二双手抱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懊恼。</p>

    老人看了眼自家少爷,又看了眼那个已经在桂花岛上的草鞋少年,没来由觉得今天天气格外好。</p>

    陈平安登山而行,好像每走一步,就离那位姑娘近了一步。</p>

    所以越来越脚步如飞,一直到走到了桂花岛之巅,环顾四周,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故意憋着这口气。</p>

    因为陈平安突然想起了竹楼老人在崖畔说的一句话。</p>

    “这一口气吐出之时,要叫天地变sè!要叫神仙跪地磕头,要叫世间所有武夫,觉得你是苍天在上!”</p>

    然后陈平安又想起了梳水国老剑圣说的一句话。</p>

    如果有一位姑娘对你说,陈平安,你是一个好人……哈哈,你俩关系铁定黄了!</p>

    陈平安顿时有些泄气,直挠头。</p>

    最后他想起了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爹姓陈,我娘也姓陈,所以我叫……陈平安。”</p>

    陈平安蹲下身,开始喝闷酒,忍不住嘀咕道:“陈平安你似不似个傻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