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同样是少年郎
    陈平安抬头望向高空,郑大风的破境气象之大,直接让那片苻家云海显出真身,不过最终人与云海一起缓缓消逝,忍不住忧心忡忡问道:“会不会动静太大了点?”</p>

    yin神笑道:“动静足够大,才能震慑鼠辈和豺狼。”</p>

    郑大风能够厚积薄发,一句打破瓶颈,这尊yin神当然乐见其成,若是郑大风在此夭折,神君与人做生意自然公平公道,可它们这些从那座小庙走出的yin物yin神,却无这份待遇。一旦坏了神君的谋划,惹来震怒,在千万里之外将它弹指灭杀,毫不奇怪。</p>

    一贯谨小慎微的陈平安认真嚼了嚼这句话,觉得还真有道理,不过这种道理,暂时不适用于自己,无妨,就像那些刻在小竹简上的文字,先攒着,行走江湖技不压身,道理更是如此。</p>

    陈平安好奇问道:“会不会闹得满城皆知,以后郑大风想要点做什么,岂不是处处是苻家和五大姓的盯梢眼线?”</p>

    yin神瞥了眼东海方向,摇头道:“苻畦已经出马了,借此契机,郑大风应该会顺势做下几笔生意,从云海返回的时候,一定不会像上去的时候那么大张旗鼓。”</p>

    陈平安点点头,收起所有翠绿欲滴的片片小竹简,收入方寸物之中,这些竹简,既有当初为林守一李槐做小竹箱剩下的普通绿竹,更多还是返回落魄山后,魏檗赠予的竹楼残余,都是从青神山迁出的棋墩山奋勇竹,在梳水国渡口青蚨坊做了买卖之后,知道了青神山神霄竹的价值连城,陈平安愈发珍稀,以至于好些在书上看到的美好句子,都要咀嚼几遍,才决定要不要刻在竹简之上。</p>

    yin神突然问道:“能不能给我一片小竹简,写有‘神仙有别,yin阳相隔,魂以定神,魄塑金身’的那片。”</p>

    陈平安毫不犹豫就摇头拒绝:“不行。”</p>

    你以为你是宝瓶李槐他们啊,想要啥我就给啥?</p>

    但是陈平安随即想起头回在小巷,yin神当面揭穿郑大风的心思,不管是不是杨老头的意思,好像都应该承情,想通了这个关节,陈平安立即就大方起来,“好,送你就送你,一片竹简而已。”</p>

    yin神虽然不理解为何陈平安更改心意,之前它由于心意迫切,所以说得过于直白,其实yin神不愿占这个便宜,微笑解释道:“我方才话没说完,其实是想要跟你购买那片竹简,十枚谷雨钱,如何?”</p>

    陈平安刚从方寸物拿出那片竹简,听到谷雨钱三个字后,顿时有些头皮发麻,疑惑道:“哪怕竹简是青神山奋勇竹制成,可就这么点大,不值这个吓人的天价啊?”</p>

    yin神淡然笑道:“卖给其他任何人,撑死了就是几枚小暑钱,但是对我而言,这篇竹简加上这句话,就值这个价。怎么,嫌价钱太高,不卖?要便宜一些才肯卖?那就一枚小暑钱?”</p>

    陈平安站起身递过那片竹简,笑呵呵道:“赵老先生,东西收好。”</p>

    yin神一手接过竹简,一手手心堆放着十枚谷雨钱,陈平安接过那把灵气盎然的谷雨钱,使劲看了两眼,然后赶紧收入方寸物。</p>

    yin神打趣道:“不确定真伪?小暑钱和谷雨钱的造价,在山上层出不穷。”</p>

    陈平安笑道:“我本来就也没见过真正的谷雨钱,而是我信得过赵老先生。”</p>

    陈平安酒也不喝了,别好装有飞剑十五的养剑葫芦在腰间。</p>

    小雪钱,相当于世俗王朝的一千两银子。一颗小暑钱,等同于一百枚小雪钱。一颗谷雨钱,则是等价于十枚小暑钱。这就是山上货币交易的所谓“千百十”。至于为了骊珠洞天特制的金精铜钱,比起谷雨钱还要珍贵。</p>

    十枚谷雨钱!</p>

    这会儿终于有点腰缠万贯的感觉了。</p>

    陈平安突然问道:“赵老先生,不然我把那些竹简都给你瞧瞧,你找找有没有还想买的?”</p>

    yin神摇头笑道:“钱囊空空,买不起了。”</p>

    十枚谷雨钱,其实是它此次跟随郑大风南下老龙城的所有积蓄。</p>

    之所以出此高价,恭贺郑大风破境是一回事,自己当时神魂震动,一眼相中了那句谶语,更加关键。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底下所有人都可以不信,它不行。不是他真愿意一口气拿出十枚谷雨钱,而是不得不如此为之,其中深意,玄之又玄,恐怕只有yin阳家的练气士才能体会。</p>

    结果陈平安又说道:“没事,赵老先生你看上哪片竹简,我送你便是。”</p>

    yin神转头打量着这个少年,笑了笑,不再说话,重新仰头望向云海,觉得有点意思。</p>

    老龙城实在太大,就像一般很少有人,会去留心空中一只纸鸢、一只飞鸟的动静,郑大风的御风登天,随后破境引来云海异象,男人脚底下的老百姓不会察觉什么,但是几乎所有中五境练气士和武道大小宗师,都在情不自禁地仰头关注这一幕,尤其是苻家,闹出的动静最大,在登龙台底下等候少女稚圭的苻畦,甚至亲自去往云海,见一见这个能够破开云海大阵的人物。</p>

    由于云海遮掩,外人看不清云海之上的男子容貌,大多数老龙城位居高位的修行中人,更多还是凑个热闹,猜测那位巅峰强者的真实身份,是那位持有半仙兵的苻家老祖破关而出?还是云林姜氏的老祖在为即将下嫁老龙城的家族嫡女,敲山震虎?</p>

    老龙城商贸繁华,冠绝宝瓶洲,作为连通三大洲物资的重要中转枢纽,这里鱼龙混杂,有钱人多,赌鬼也多,私底下好友之间的较劲,甚至是几家大的赌档的押注,如雨后春笋一下子冒出来。赌得千奇百怪,有赌此人身份的,赌此人会不会被苻家打残的,赌此人性别甚至是姓氏的……</p>

    内城范家府邸,现任家主和几位家族老祖、供奉客卿,没有任何年轻子弟,全部都是百岁高龄往上的老人,此刻并肩站在一座高楼廊道,人人满脸喜气。他们以云海之上的人物登天起始地,开始推算,加上之前的情报,可以推断出正是灰尘药铺的郑大风,毫无征兆地跻身第九境,成为武道止境的山巅境大宗师,对于范家而言,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而且郑大风未来数十年,不出意外都会待在老龙城,范家无异于多出一位从天而降的山巅境武夫,八九之差,云泥之别!</p>

    纯粹武夫入门炼体,中期炼气,巅峰炼神,各有三境,越往后,尤其是第七境之后,相邻两境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像一道鸿沟,所以流传着一句武道俗语:高境对敌低境,杀人不过一拳事。</p>

    只不过也有人觉得这个杀字,应该改为伤字,更加准确。</p>

    与棋坛国手的段位有点相似,同样是九段,分强九弱九,七八段的棋手,偶尔以妙招神仙手击败弱九国手,不是没有可能,但到底属于特例,不是棋坛常理。话说回来,宝瓶洲的棋手段位评定,尤其是八九段,往往只是由某个朝廷的棋待诏轮番对弈,而各位棋待诏的棋力水平,本身就相差悬殊,远远比不得中土神洲,儒家学宫书院会亲自让棋道君子出面勘验。</p>

    一位范家金丹老祖抚须而笑:“范小子有这么一位传道人,真是好大的福气!”</p>

    笑声四起。</p>

    骤然之间,老龙城上空的云海汹涌下沉,几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就身处云海之中,四顾茫然,哪怕先前近在咫尺的亲朋好友、同道中人,然后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无论是练气士还是纯粹武夫,这一刻的气机运转,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凝滞减缓的状况,不过转瞬之后,天地又恢复清明,云雾消散得半点不剩,很多蛰伏或是供奉于老龙城的金丹境修士,心情尤为沉重。</p>

    郑大风是以八境远游境御风而去,却是以九境山巅境步行返回小巷。</p>

    药铺里的女子们,从头到尾都在嬉笑打闹,没有任何异样感触,这既是山下人的井底之蛙,也是凡夫俗子的另一种安稳。她们见着了从铺子外边走入的掌柜,也没往深处去想,汉子手里拎了两坛从邻近大街买来的美酒,掀起门帘,低头弯腰走入院子,一坛酒高高抛给坐在板凳上的少年,他自己捡起老烟杆,再次坐在正房前的台阶上,沉默不语,既不抽旱烟,也不豪饮醇酒。</p>

    他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对老头子“钦定”的传道人陈平安说,而是询问yin神,“老赵,现在是不是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老头子到底还有什么交待?陈平安过几天就要去乘坐桂花岛渡船离开此地,护道人一事,你能不能给句准话?”</p>

    yin神摇头道:“神君只叮嘱我,你若是破境成功,就好好享福,若是破境失败,就丢海喂鱼。”</p>

    郑大风双手使劲揉着脸颊,“我的亲娘哎,还是一头雾水。”</p>

    郑大风将老烟杆搁在怀中,打开酒坛泥封,低头对着酒坛哧溜一下,如龙汲水,酒水凝聚为一线,自个儿跑到郑大风嘴中,郑大风抹了抹嘴,仰头望向那片云海,“老赵,你说老头子有没有猜到我此次破境看见的景象?有没有料到我差点就要一鼓作气叩心关,再撞天门?有没有想到我看到了那道大门附近的景象,差点就要……”</p>

    郑大风哀叹一声,然后又低头喝了口酒,突然间眉开眼笑,“说不得老头子那句话,一开始就是两层意思,‘终生无望第九境’,哈哈,老头子真是顽皮……”</p>

    yin神扯了扯嘴角。</p>

    觉得郑大风真是不知死活。</p>

    郑大风好似脖子给人掐住,四处张望,很是心虚,赶紧起身,来到院子中央,面朝北方,自言自语道:“老头子,别见怪啊,弟子郑大风破境成功,却无法当面跟你讲这件喜事,内心愧疚得很,老头子你英明神武,度量大,莫生气,弟子唯有三鞠躬三炷香,聊表心意了!”</p>

    郑大风果真手持香火状,向遥远的大骊方向,拜了三拜。</p>

    陈平安很纳闷,杨老头怎么会教出李二和郑大风这么天壤之别的徒弟。</p>

    不过一想到李宝瓶李槐林守一他们几个,同样是性格迥异,相差十万八千里,于是陈平安就不奇怪了。</p>

    但是郑大风在敬香之前有一个古怪动作,陈平安看得一清二楚,郑大风举起一条胳膊,伸手在头顶绕了一下,仿佛那里藏有三炷香,给他拿回手中。</p>

    郑大风做完这件神神道道的事情,满身懒散意味地坐回板凳,好像真打定主意开始享福了,他盯着陈平安,陈平安跟他对视。</p>

    一个好像是欠了一屁股债却死活不想还钱的无赖。</p>

    一个像是在说你敢不还钱、我打不死你也烦死你。</p>

    yin神看着这两位,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懂现今的世道了。</p>

    一个嗓音打破僵局,有人掀起帘子,却没有立即走进院子,他一手将竹帘高高抬起,一手拎着一壶老龙城最好的桂花小酿,光是那只精美酒壶就能卖一枚雪花钱,唇红齿白的俊秀少年看到院子里还有外人,一时间便有些犹豫不决,站在原地,轻声问道:“郑先生……我能进来吗?”</p>

    在少年走入灰尘药铺后,yin神就已散去身影。</p>

    陈平安转头望去,是一位同龄人,看得出来是一位纯粹武夫,暂时应该还是三境,通过观察少年言语间的呼吸吐纳,以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筋骨皮肉轻微颤动,以及流泻在外的血气精神,这位老龙城少年的武道底子打得尚可,但是瑕疵较多,许多一口纯粹真气在体内气府的“巡狩驿路”,似乎不够宽,且不够平整……</p>

    陈平安突然有讶异。</p>

    他发现自己竟然在俯瞰别人的武道境界。</p>

    直到这一刻,陈平安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跻身武道第四境了。</p>

    郑大风没有计较陈平安的神游万里,对着少年招手笑道:“知道瞒不过你爷爷,不过不是我说你啊,道贺礼就是一壶范家酿造的桂花小酿?是不是太马虎了一些,我这个人从来大事上含糊,小事上特别讲究的,你把酒留下后,麻溜儿回范家,找你爷爷提一提,做人可不能太小气了。”</p>

    少年哑然,无奈道:“郑先生,我是听爷爷说了这事,偷跑出来送酒的,不是我家长辈的意思,不然先生等我以后继承了那艘桂花岛,再准备一份大礼?这壶酒是我从家里偷来的,回头可别跟我爷爷说啊,我这就给先生去跟家里讨要贺礼去……”</p>

    少年放下酒后,就屁颠屁颠跑了。</p>

    郑大风没有阻拦那位风风火火的范家小子,斜眼看了一下暮气沉沉、死精死精的陈平安,心想同样是少年郎,瞧瞧人家范小子,待人诚恳,出手大方,好说话,一身的优点,再看看你陈平安,五文钱的旧账,你能记这么久,长得还不白,古板迂腐,一身的臭毛病!</p>

    从少年的言语中,足够让陈平安了解到很多内幕。</p>

    少年出身于那个跟随苻家一起押注大骊的老龙城范家,如今拜师于郑大风,未来会拥有那艘桂花岛渡船。</p>

    再加上之前yin神的透露,郑大风要与城主苻畦做买卖。</p>

    陈平安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不管这些大人物的弯弯肠子,自己这趟选择范家渡船去往倒悬山,应该问题不大了。</p>

    未来老龙城是神仙打架,还是群魔乱舞,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陈平安只需要先待在药铺耐心等待几天,然后登上那座桂花岛,到达倒悬山,去往剑气长城,找到宁姑娘,送出背后那把剑……</p>

    郑大风伸手一抓,笑道:“范小子,回来,你还真去帮我厚着脸皮讨要贺礼啊?”</p>

    其实少年回到家说什么,郑大风根本不在乎,他实在是觉得跟陈平安相处一院,有点无聊,还不如抓个开心果回来解闷,省得跟陈平安大眼瞪小眼,关键是他一个九境武夫还不好撒野,甚至内心深处还有点晃晃荡荡。</p>

    已经快要跑出小巷的少年衣衫后领突然被人扯住,踉跄后退,吓了他一大跳,还以为遇上了刺客,然后听到了郑大先生如同响彻心扉的嗓音后,少年嘿嘿一笑,挥手示意那名金丹境家族供奉不用紧张,少年转身快步跑回灰尘铺子,对几位略微熟悉的女子喊了几声姐姐,又掀开帘子回到院子,身后是一阵阵欢快的莺声燕语。</p>

    少年打心底喜欢这种氛围。</p>

    范家大门里的那些仙子女侠,当然更漂亮,更仙气,但是少年很早就知道,她们看到自己后流露出来的笑意,跟这里的姐姐们,是不一样的。</p>

    一个是对着范家未来家主,一个是对着不知道哪个角落蹦出来的少年。</p>

    少年不反感前者,但是喜欢后者。</p>

    陈平安给少年搬了条凳子,少年赶忙快步接过,笑道:“谢谢啊。”</p>

    陈平安笑着摇头道:“不客气。”</p>

    然后少年拎着凳子,望向郑大风,“先生,我该坐在哪儿?”</p>

    郑大风大手一挥,打趣道:“去门口竹帘那边坐着,帮忙把风。”</p>

    “好嘞。”</p>

    少年开开心心跑去坐在门口,还是正襟危坐的那种,腰杆绷得挺直,眼观鼻鼻观心,双手老老实实放在膝盖上,虽然少年尽量让自己显得端庄肃穆,可是一双眼眸忍不住泛起笑意。清澈得就像哗啦啦流淌的溪涧,开心会有声响,不开心也有,而不是那种水深无言,没什么贵人语迟。</p>

    陈平安突然之间,有些羡慕这个少年。</p>

    门口少年身上,有一种他一直想要却求而不得的东西。</p>

    文圣老秀才当初喝醉了酒,被他背着,使劲拍着他的肩膀说,少年郎肩头要挑着草长莺飞和杨柳依依,不要去想什么家仇国恨,道德文章。</p>

    门口那个少年就是这样的。</p>

    陈平安做不到。</p>

    郑大风仿佛察觉到陈平安的异样情绪,虽然未必知晓确切想法,但是汉子想了想,笑着将那壶桂花小酿丢回给范家小子。</p>

    少年灿烂笑道:“郑先生,我可只敢喝一口啊。”</p>

    陈平安高高举起养剑葫,也跟着笑起来,道:“一起喝。”</p>

    那少年愣了一下,使劲点头道:“那我这一口喝得多一些!哦对了,我叫范二,不是小名儿,就叫范二,因为我前边还有个姐,叫范峻茂,我所以叫范二……好吧,其实有没有我姐,我爹娘给我取这么个名字,都挺让我伤心的。你呢?可以说吗?”</p>

    少年喝了一大口酒,满脸通红,咳嗽连连,看来因为这个名字,确实有点伤心。</p>

    陈平安喝过了酒,笑道:“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