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喝过剑仙的酒好吹牛
    王毅然神sè凝重,身形拧转,顾不得会不会惊吓到水榭内的其余女子家眷,脚尖踩在栏杆上,飞快掠向水潭,去打捞落水的女儿。</p>

    剑水山庄少庄主神sè如常,摇动折扇的年轻书生啧啧道:“不曾想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p>

    书生啪一声收起折扇,望向小路上那位渐行渐远的背剑少年,绝对是一位武夫四境的小宗师!难道是彩衣国剑神的关门弟子?只因为江湖险恶,加上师父剑神暴毙于山林,不得不伪装成外乡人,独自远游避难?否则他真想不出谁能调教出如此年轻的武道天才,比宋凤山还要更早跻身宗师境。</p>

    宋凤山的妻子,那位貌美贤淑的年轻妇人,忍不住轻声问道:“珊瑚会不会有事?”</p>

    宋凤山以拇指食指悄悄摩挲腰间短剑“沧水”的剑柄,笑而不语。</p>

    书生微笑解释道:“夫人放心,刘姑娘没有大碍,少年那一拳用了巧劲,只是以拳罡外力击晕了王姑娘,属于皮外伤,不会伤及体魄神魂,这次切磋,少年是临时收了手的,大概正如王庄主所说,不愿自己的江湖路越走越窄吧。”</p>

    果不其然,王毅然抱起女儿返回水榭,而且在王毅然的帮助下,数次点穴,女子已经缓缓清醒过来,她除了模样狼狈不堪,衣衫浸透,春光隐约,丢了天大面子,脸sè和精神气尚可,反向挎刀的女子挣扎着站在水榭中,额头红肿,她背对众人,一只手抵住亭柱,一手捂住嘴巴,浑身湿漉漉的修长女子,一双眼眸水雾朦胧,比起平日里的冷艳,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韵味。</p>

    那个凑热闹不嫌大的少女,伸长脖子,痴痴望向小路上的喝酒少年,惊叹道:“哇,真的是高人唉。”</p>

    书生斜眼迅速打量了一下女子的婀娜背影,落汤鸡似的女子,体态玲珑毕露,书生嘴角翘起,好惊人的一双大长腿,愣头青少年恐怕不谙此等风情,如他这般阅历丰富的豪门公孙,才知道此间滋味最伤男儿身。</p>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p>

    江湖上讲究一个主辱臣死,水榭外各个阵营的心腹扈从当中,背负牛角大弓的汉子,似乎看到了几位同行随侍的含蓄讥笑,一时间怒从胆边生,大喝一声,摘下那张匠人打造十年而成的珍稀硬弓,从腰间白羽攒簇的箭袋摸出一枝雕翎箭矢,挽弓如满月,“歹人胆敢伤我家小姐,吃我一箭!”</p>

    接连遭遇惊变,横刀山庄庄主王毅然素来以沉稳著称,刀法有“山岳气象”的刀法宗师,也有些恼火,暴怒出声道:“马录!不可暗箭伤人!”</p>

    已经走到百步之外的陈平安刚要转身,微微一愣,眼角余光瞥见一处大树之巅的高枝处,有人双手负后站在枝头,山风吹拂,黑衣老人身形随着树枝一起如水波轻轻晃动,极具风采。两人很快对视,老人点头致意,陈平安便打消了出手的念头,只是转过身,重新面对那座水榭。</p>

    佩剑老人身形一晃,消逝不见,下一刻就落在小路之上,如一缕青烟与陈平安擦肩而过,抬起手臂向前伸出一根手指,竖立起来。</p>

    一枝破空而至的雕翎箭矢,就那么被黑衣老人以手指抵住箭尖,势大力沉的箭矢在空中寸寸崩碎,而老人的手指安然无恙,没有半点异样。</p>

    老人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握住已是强弩之末的仅剩箭尖,随手一丢,箭尖激射而去,钉穿了握弓大汉的一只手掌,汉子倒也血性十足,仍是没有丢了牛角大弓,手心血肉模糊的那条胳膊颓然下垂,单手持弓,瞪圆眼睛,与那位不速之客凶狠对峙。</p>

    黑衣老人神sè冷漠,“行走江湖,生死自负!就没有长辈教过你们这点道理?在梳水国别处江湖,什么规矩都不讲,随你们高兴就好,可是在我剑水山庄,不行。”</p>

    年轻妇人站起身,施了一个仪态万方的万福,恭敬称呼道:“老祖宗。”</p>

    王毅然脸sè微变,赶紧抱拳,微微低头道:“横刀山庄王毅然,拜见宋剑圣!”</p>

    书生紧随其后,拍了一下少女的脑袋,示意她起身相迎,然后书生作揖朗声道:“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善,见过老庄主。”</p>

    少女性情活泼,毫无怯场,跟随哥哥依葫芦画瓢,作揖却不低头,直直望向那位如雷贯耳的江湖老神仙,稚声稚气道:“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学,见过老庄主。”</p>

    老剑圣宋雨烧现身露面,宋凤山作为老人嫡孙,竟是最后一位站起身,语气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缓缓道:“爷爷这次出门有些短暂,孙儿本以为只有等到庄子这边清净下来,没了任何客人,爷爷才愿意回来。”</p>

    老人环顾四周,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乌烟瘴气”,就陪着陈平安一起转身离去,什么梳水国中流砥柱小重山韩氏,什么横刀山庄,全然不顾,仿佛全不入他法眼,老庄主的眼皮子都不愿意搭一下。</p>

    宋雨烧与陈平安并肩而行,背对众人才显得有些神sè落寞,走出一里路后,自嘲道:“家风歪斜得厉害,还不如一条瀑布,让你见笑了。”</p>

    陈平安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说些不痛不痒的客套话,“庄子里的人其实还好,没老前辈说得这么过分。”</p>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人再大度豁达,也不愿意在外人跟前宣扬家丑,便转移话题道:“水榭外那一拳,为何临时改变主意,十分气力只用上三四分?那个横刀山庄的未来庄主,心性执拗,可不是省油的灯,你今天手下留情,她可未必领情,说不定就要对你纠缠不休。现在年轻一辈的江湖儿郎,只讲自己的痛快,老夫很不喜欢,但是你这般太不痛快了,老夫也实在欣赏不来啊。”</p>

    陈平安喝了口酒,用手背擦拭嘴角,笑道:“自己心里不痛快,就要一拳打死人,那也太霸道了。何况我很快就要离开梳水国,横刀山庄想要找我的麻烦,都不容易。最多就是给那女子在背后骂上几句,我又听不到了。”</p>

    宋雨烧转头看了眼神sè真诚的少年,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笑道:“这种话,老夫这个岁数的老头子来说,是可以的,半截身子入了土,万事皆休,还能如何?你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娃儿,老气横秋太无趣。”</p>

    陈平安没有反驳什么,一拳之后,心中萦绕不去的积郁清减许多,这就足够。</p>

    他记起一事,轻声提醒道:“古寺里自称梳水国四煞的嬷嬷,跟一名魁梧汉子一起进了你们庄子,老前辈要小心些。”</p>

    宋雨烧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加上方才水榭里的那位韩氏贵公子,恶名昭彰的梳水国四煞,已经凑齐了。”</p>

    陈平安疑惑道:“剩下的那个魔头?”</p>

    宋雨烧摇头苦笑,“不说也罢。”</p>

    陈平安喝了口酒,想着事情。</p>

    老人心中了然,坦诚相见道:“此次邀请你们来此做客,并无任何算计的意思,只是纯粹希望这么个庄子,别尽是一些人模狗样的混账货sè,这座剑水山庄,毕竟是老夫亲手经营出来的地方,不想处处是狗屎,这里一坨那里一滩的,害得老夫在自家走路都嫌恶心。有你们在家中做客,老夫就顺眼许多了。”</p>

    陈平安哭笑不得,这位老前辈也太耿直了些。</p>

    陈平安并不知道,宋雨烧在江湖上,除了越来越响亮的剑圣头衔,还有同辈中人赠予的“铁疙瘩”的绰号,说的就是宋雨烧不苟言笑,在家族是如此,在家外的江湖更是如此。若说宋凤山半点不随宋雨烧的性格,还真是冤枉了小剑仙,只不过宋雨烧身上的老辈江湖气,古板迂腐,束手束脚,一心追求剑道极致的宋凤山不屑奉行而已。</p>

    宋雨烧这么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见识过太多的江湖风浪和人心险恶,愈发笃定一件事,道理只需说给讲道理的人听,否则腰间那把锈迹斑斑的老铁剑,就是他宋雨烧的道理。宋雨烧喜欢一人一剑游历江湖,这些年见过许多锋芒肆意的后起之秀,天赋那是真好,可武德是真不咋的,但是一样混得风生水起,仰慕他们的江湖人物,多如过江之鲫,宋雨烧不太明白,三十年,或是五十年后,江湖就要交到这些人手上,那还有啥盼头?</p>

    只是宋雨烧的剑术再高,也只是一人而已,同辈老人一个个走了,带着那些晚辈不爱听的老话老规矩,一起埋进了泥地里,如今连亦敌亦友更是前辈的彩衣国老剑神都死了,宋雨烧便有些提不起兴致。</p>

    觉得如今的江湖,清汤寡水的,全然没了酒味。</p>

    一老一小闲来无事散着步,宋雨烧突然说道:“瀑布水榭那帮人眼拙,看不出你的拳意高低,老夫却看得清楚,所以多嘴说一句,你当下的心境有些问题,三境破四境,是我辈武人的第一道大门槛,你底子打得越结实,一旦带着心结破镜,反而越容易出现纰漏,一座大雪山崩塌的声势,可要比小山头的泥石流,可怕千百倍。小娃儿,你当下要留神啊!”</p>

    陈平安悚然醒悟,伸手抹了抹额头汗水,沉思片刻,转头道:“谢过老前辈提点。”</p>

    宋雨烧略作思量,说了一些看似题外话的言语,“先前收拳,是你做人厚道不假,但是对于你的破境一事,反而不美。按照一般的江湖路数,你若是一拳全力递出,打得那女子重伤甚至是毙命,之后顺势惹来众怒,一番大战血战死战,说不定就是你破境的契机,便是山上神仙所谓的机缘了。”</p>

    陈平安笑了笑,并没有后悔,又说了一句很有老气横秋嫌疑的话,“没有关系,该是我的,跑不掉,不该是我的,抓不来。”</p>

    宋雨烧其实一直在仔细打量少年神sè变化,观其神sè从容,眼神清澈,老人暗暗点头。</p>

    眼前少年与自己孙子宋凤山信奉的剑道,天差地别。虽然暂时不好说谁对谁错,谁能走得更快更远,但是宋雨烧个人觉得,背剑游历却剑术蹩脚的外乡少年,要更对自己的胃口。在教育子孙这件事上,书香门第确实比江湖门派更有能耐,对此宋雨烧心悦诚服,早年潜心剑道,对于家族门风的栽培塑造,灯下黑了,或者说也是无从下手,最多不过是打骂二字而已,如今回头再看,老人唯有愧疚遗憾了。</p>

    老人其实不觉得自己比横刀山庄的王毅然,好到哪里去。</p>

    礼出世族,法出宗门。</p>

    礼仪规矩,真正的世族子弟自幼耳濡目染。神仙术法,山上仙家自古传承有序。</p>

    宋雨烧对此深有感触,他曾经远游南涧国,与那边的名士有过交往,哪怕性格各异,可确实各有风采,哪怕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一样让人自惭形秽。</p>

    在瀑布和剑水山庄之间的路旁,有一座翘檐可爱的精美行亭,悬挂匾额“山水”,楹联是“石白嶙嶙,水清潺潺”,简单且别致。</p>

    宋雨烧显然对这座行亭情有独钟,拉上陈平安坐在亭内长椅上,相对而坐,老人横剑在膝,少年背剑在后,一个被江湖誉为剑术入圣,一个如今连出剑都没信心。</p>

    视野开阔,远山如黛。</p>

    山风清爽,让人心旷神怡。</p>

    宋雨烧在此静坐,也不故意跟少年客套寒暄,只是想着心事。</p>

    孙子宋凤山对于江湖事,谈不上野心勃勃,更多还是那个孙媳妇在推波助澜,一天到晚吹枕头风,使得孙子自认为不过是顺手为之的小事,便要当那武林盟主,而且要黑白通吃,甚至把手伸到庙堂上去,否则以宋凤山的秉性,当初哪里会理睬那位梳水国长公主,不一剑劈了她就算心慈手软了。</p>

    梳水国四煞这个说法,是近十年才有,在江湖上流传不广,一般只有到了王毅然这个位置的江湖宗师,才有所耳闻。为首之人,是此次与那位魔头“嬷嬷”一起登门的魁梧男子,有一件仙家法宝的银戟,在梳水国创建了一座魔教门派,排第二的,是古寺内的妖魔女子,之后就是水榭里那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小重山韩氏子弟,出身名门,却修行魔道术法,笼络控制了许多身居高位的梳水国封疆大吏。</p>

    四煞垫底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宋雨烧的孙媳妇。</p>

    在宋雨烧一次出门远行期间,她“无意间”认识了宋凤山,两人便背着宋雨烧结为夫妇,昭告天下,等到宋雨烧回到山庄,木已成舟,最无奈的是鬼迷心窍的宋凤山,坦言知晓妻子的魔头身份,那一次,宋雨烧出剑了,一剑砍断了嫡长孙的原先佩剑,又一剑洞穿了女子的腹部,宋凤山失心疯一般要跟自己爷爷拼命,宋雨烧怒急之下,一剑就要挑断这个不肖子孙的手筋,彻底断去他的剑道前程,省得以后遗祸世人,不料女子就那么挡在宋凤山身前,任由老人一剑贯穿心脏,虽然没有当场毙命,却也真真正正断了长生桥,从此沦为一个连春寒都受不住的病罐子。</p>

    这些个狗屁倒灶的家门破事,宋雨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管用,最后都出了数剑,却还是没能说清楚道理,成了一笔没头没尾的糊涂账。</p>

    宋雨烧喟然长叹。</p>

    山水亭山水亭,山嶙嶙水潺潺,倒是风景秀美,可世事如风波,不遂人心愿啊。</p>

    陈平安突然问道:“宋老前辈,我接下来能够在瀑布那边练拳吗?”</p>

    宋雨烧二话不说,随口答应道:“有何不可,我这就放话出去,从山水亭到瀑布那边,已是剑水山庄的禁地,越界者死。”</p>

    陈平安挠挠头,有点过意不去,“我晚上趁着没人赏景的时候,再去练拳就行了,白天不用封禁道路,不然也太不近人情了。”</p>

    宋雨烧摇头大笑道:“小娃儿,你也太不爽利了,老夫在自家地盘划出一块没狗屎的地儿,还需要跟外人讲道理?”</p>

    陈平安只好说道:“如果山庄需要我出手帮忙,老前辈只管吩咐一声。”</p>

    老人拍了怕膝上铁剑,没好气道:“老夫的剑,跟你背着的两把,不一样。”</p>

    陈平安神sè尴尬,摘下养剑葫芦,只是喝酒,没说话。</p>

    老人忍住笑意,收剑起身道:“只管练拳,想在庄子待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对了,你这酒水的滋味闻着就不好喝,回头老夫让人给你住处送几坛花雕老窖,埋了小二十年的好酒,那才是酒!你这喝的是啥玩意儿,比水好不到哪里去,关键是你这小娃儿还喜欢不管有人没人,有事没事都要喝上两口,老夫都替你害臊。”</p>

    老人脚尖一点,身影飘摇,转瞬间就出现在远处山林的高枝上,几次飘逸的兔起鹘落,就消失不见。</p>

    陈平安独自坐在山水亭内。</p>

    两次遇到这位江湖前辈,陈平安没来由想起了彩衣国胭脂郡的城隍爷沈温,虽然一个是享誉江湖的纯粹武夫,一位是享受香火的文官神祇,哦对了,还要再加上收了鸾鸾做徒弟的练气士,总感觉他们三位有点像,可具体哪里像,陈平安又说不上来,反正陈平安跟他们打交道后,才会觉得自己酒葫芦里的酒,真的不能再买最便宜的那种土烧了。</p>

    哈哈,没关系,这不很快就可以喝到剑水山庄最好的酒了?!</p>

    关键是不用陈平安花钱!</p>

    所以陈平安离开山水亭返回住处的时候,心情极好。</p>

    到了院子,徐远霞和张山峰看到满脸喜庆的陈平安,面面相觑,怎么?看瀑布还这么管用?</p>

    陈平安开开心心坐在石桌旁,笑道:“晚上我要去瀑布那边练拳,你们谁想陪我一起?”</p>

    大髯汉子坏笑道:“难道你在瀑布那边偷瞧了美人出浴?如果还能有此美景,算我一个!”</p>

    张山峰眨了眨眼,“贫道可以帮你们望风。”</p>

    陈平安无奈道:“哪里啊,我在瀑布那边还跟人起了冲突,出手打了一架,好像是横刀山庄的人,好在宋老前辈出马,帮我拦下了一名扈从的箭矢,不然我估摸着还要大打出手,到时候你们俩说不定就会被我拉下水……”</p>

    大髯汉子啧啧道:“陈平安,还拉下水呢,我一个大老爷们,你也能垂涎美sè?我看张山峰还算有几分姿sè,回头我帮他去小镇购置一套女子衣裳,到时候让他在瀑布那边游来荡去,说不定帮你们当一回牵红线的月老,成就一桩美好姻缘……”</p>

    陈平安正喝着酒,差点一口喷出来。</p>

    张山峰一脸作呕状,赶紧起身离两人远一点,愤懑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你们倒好,连自家兄弟都不放过,这就过分了啊。”</p>

    陈平安则默默换了一张石凳,离徐远霞远一些。</p>

    大髯汉子摸着络腮胡,“咋的,为兄弟两肋插刀都插得,换一身妇人衣裳就不成啦?这兄弟当得不够仗义啊!”</p>

    张山峰双手抱拳求饶,倒退而走,“贫道去屋内研习典籍,你们仗义你们慢慢聊。”</p>

    徐远霞爽朗大笑。</p>

    陈平安会心一笑。</p>

    凑巧院外有姓楚的老管事,带人亲自搬来四坛美酒,放下就走,老人对陈平安愈发和颜悦sè。</p>

    张山峰其实不爱喝酒,陈平安就要跟徐远霞对半分,一人两坛。徐远霞犹豫了一下,笑着摇头,“我一坛就够了,陈平安,你拿走三坛。”</p>

    陈平安有些疑惑。</p>

    徐远霞环顾四周,并无察觉异样后,指了指陈平安腰间的朱红sè酒壶,轻声笑道:“真当我半点看不出蛛丝马迹啊,我大半辈子的江湖岂不是白走了,只不过先前不好意思开口罢了,就跟张山峰自称张山差不多,谁闯荡江湖,还有一点秘密?你这酒壶,要么是传说中的仙家方寸物,要么就是更加珍贵的养剑葫芦,对不对?”</p>

    大髯汉子伸手指了指自己双眼,“早就是火眼金睛啦。”</p>

    陈平安没有否认,轻声道:“瞒了这么久,对不住你们两个。”</p>

    徐远霞白眼道:“屁话,这有啥对不对得起,混江湖自己不小心点,才会真的对不起朋友。”</p>

    说到这里,大髯汉子神sè落寞,打开一坛尘封已久的山庄美酒,装入自己的那只普通酒壶,装满后晃了晃,“这不是客套话,我是吃过大苦头的。”</p>

    徐远霞大口大口喝酒,反正还有大半坛子美酒,醉倒之前肯定管饱!</p>

    陈平安看汉子心情沉闷,就没说什么,陪着徐远霞一起喝酒,只是他喝得慢,汉子喝得牛饮一般。</p>

    徐远霞一口气喝光了一壶酒,络腮胡子沾满了酒水,随手一抹,笑问道:“你那酒壶里装着同样的酒水,会不会味道不一样?”</p>

    陈平安笑着抛给大髯汉子,“自己尝尝看。”</p>

    徐远霞高高举起养剑葫,仰头灌了一大口,回抛还给陈平安后,痛快道:“是要好喝一点!”</p>

    陈平安乐呵道:“放你个屁!我这酒葫芦里现在装着的酒水,还是从小镇那边买来最便宜的,能比得上山庄的二十年花雕老窖?”</p>

    徐远霞有些醉醺醺了,满脸红光,站起身晃晃悠悠,走向自己的屋子,打算大睡一场,转头咧嘴笑道:“未来大剑仙的酒,能不好喝?好喝!”</p>

    徐远霞转过头,脚步踉跄,摇头晃脑,自言自语道:“以后这个牛皮,我徐远霞能跟人吹一辈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