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尘埃落定
    (感冒终于好了,让大家久等。)</p>

    一个带着恭敬和敬畏的嗓音在背后响起,“陈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啊?”</p>

    原来是刘太守回过神了。</p>

    关于山水神祇和妖魔鬼魅一事,刘太守的儿子刘高华,只能通过文人笔札和志怪小说,了解到一鳞半爪,刘太守则不然,毕竟是执掌一郡民生的高官,而且胭脂郡还是彩衣国头等大郡,诸多秘史密事,刘太守其实早就知道颇多内幕,最少州郡城隍阁和山神水神这些事,刘太守是必须要清楚的,朝廷礼部专门有人会为这些地方大员解释其中的玄乎门道。</p>

    陈平安略微平稳气海,别好养剑葫芦,转过头望向刘太守,陈平安欲言又止。</p>

    他这一战胜得可谓惊险,其实他在城隍殿一战以及为女童画符后,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他虽然驾驭两把来历特殊的飞剑,无需耗练气士所谓的灵气,这不假,因为他是“请”养剑葫芦的两位小祖宗,帮着他降妖除魔,心意相通,神意牵引,所以蛇蝎夫人的杀手锏,精心配制而成的“大雪拥关”,对陈平安毫无意义,但是请动初一十五,本身还是会消耗陈平安的精神和心力,如果那名自称姓窦的买椟楼刺客,没有被吓退,陈平安极有可能会被摘取头颅,或是干脆两败俱伤,那么陈平安不但长生桥断了,恐怕连纯粹武夫这条道路,因为伤及体魄本元和神魂根本,都要从此变得破碎不堪。</p>

    陈平安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涉及到太多秘密了,好在刘太守见这位仙师面有难sè,不再刨根问底,山上神仙行走人间,其实规矩和忌讳也多,刘太守这点常识还是晓得的,只要确定眼前这位少年剑仙是“自家人”,不是儿子刘高华的朋友吗?足矣!</p>

    陪着刘太守客套寒暄几句,陈平安转身走向老者,蹲下身帮助这位心善的练气士把脉,脉象平稳,应该没有大问题,等到那份“大雪拥关”的药效祛除,很快就可以清醒过来。陈平安突然抬起头,看到小女孩眨着一双大眼睛,充满了好奇。</p>

    一双天生yin阳眼的水灵眼眸,在金sè材质的阳气挑灯符牵引下,当下流溢着淡淡的金sè光彩。</p>

    陈平安笑着伸手帮她擦拭脸上的血迹,安慰道:“没事了。还疼不疼?”</p>

    女童嘴角弯起,脸颊上出现两个浅浅的小酒窝。</p>

    陈平安把老人扶起,放在一张椅子上,然后走向门口,刘太守寻思着如今还是跟在这位剑仙身边,最保命,便亦步亦趋跟着陈平安走出正厅门槛,陈平安走到蛇蝎夫人的尸体旁,从她腰间那只素白sè的棉布袋子里,发现了一只粉瓷质地的小笔洗,里头盘踞着一条小白蛇,长不过一寸,极其纤细,正昂首对着天空疯狂吐信,只是充满了sè厉内荏,还有一只病恹恹趴在地上的漆黑蝎子,细看之下,它的身架子如同一张墨sè琵琶。</p>

    陈平安心思微动,驾驭初一十五斩杀强敌,是痴人做梦,但是让它们出来抖搂抖搂威风,还是不难。</p>

    初一化作一抹雪白虹光,掠出养剑葫,直扑古sè古香的小笔洗当中,悬停在两只小东西的头顶上空,吓得小白蛇瑟瑟发抖,纤细身躯紧贴笔洗内壁,小黑蝎子更是拟人地做出抱头状。初一在笔洗内缓缓盘旋飞转,如武将巡视驻地,气势十足。</p>

    刘太守此时此刻,再无郡守官威和书生斯文,就那么跟着陈平安一起蹲着,啧啧称奇道:“真仙剑真剑仙也!”</p>

    陈平安手持笔洗,站起身,凝神定睛一看,才发现笔洗外边靠近底部的一圈,竟有细微文字如蝌蚪缓缓流转不定,如一群活泼可爱的稚童青梅绕竹马,欢快绕行。</p>

    总计十六字,春花秋月,春风秋树,春山秋石,春水秋霜。</p>

    陈平安会心一笑,想起了鲲船上遇到的那对姐妹,姐姐春水,性子稳重,妹妹秋实,孩子气更重。陈平安忍不住抬头向南方天空望去,不知道她们如今到了老龙城没有?如果下次还能见面,陈平安挺想把这只漂亮小笔洗送给她们的,只可惜笔洗上有春水,却无秋实,有一字之差,没能完完整整凑到一起,否则就更好了。</p>

    只是现在的陈平安还不知道,有些可惜,是没办法十全十美,有些可惜,是某些长久的遗憾。</p>

    陈平安说道:“刘大人,死者为大,能不能帮着将这名女子的尸体收殓,以后有机会找一处地方下葬?一切开销,我来支付。”</p>

    刘太守笑道:“这点小事,哪里需要陈公子费心费力,一切只管交由郡守府,一定办得稳稳妥妥。”</p>

    刘太守收敛笑意,试探性道:“只是这次妖魔作祟,那姓黄的老匹夫,包藏祸心,说不得还需陈公子飞剑镇妖魔啊?”</p>

    陈平安苦笑道:“我暂时需要一只大水桶,装满滚烫热水,至于药材,我自己就有,最少浸泡数个时辰,调养身体。”</p>

    刘太守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本官这就要府邸下人去置办,陈公子的身体要紧,身体要紧,胭脂郡十数万百姓的安危,如今都系挂在陈公子一人身上,确实不容出现丝毫纰漏,本官这就去让人办……”</p>

    刘太守快步跑开,言外之意,这位彩衣国正四品地方高官,说得其实并不弯弯肠子,直白得很,陈平安再不混官场,也当然听得懂,但是他对此既不能拍胸脯保证什么,又不好临阵推脱,就只能是苦笑着不说话。</p>

    送剑之外,所有事情,陈平安只有四个字,力所能及。</p>

    对金城隍沈温是如此,对这位牧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是如此。</p>

    最后在一间雅静屋子,陈平安整个人浸泡在大药桶里,药材是离开龙泉郡之前,魏檗赠送,足够三次使用的份额,再多魏檗当然拿得出来,这其实算是北岳正神的银子足够,牛角山包袱斋的天材地宝也足够,但是魏檗没有一股脑准备太多,当时开玩笑说是兆头不好,送太多,属于纯心不念人的好,他还是希望陈平安这趟行走江湖,一路顺风也顺水,受伤次数,事不过三,就当是讨个好彩头。</p>

    陈平安在进入这间屋子前,请刘太守帮着保守秘密,不要泄露他是“剑仙”,刘太守满脸会意,答应得很痛快,只差没有发誓了。</p>

    同时递给刘太守那张神行符,说是还给他的朋友道士张山。</p>

    陈平安在浸泡的过程里,明显察觉到胭脂郡城的城隍阁那边,出现了惊天动地的大动静,但是陈平安既然顾不上,就干脆不去多想什么,安心温养气机,配合阿良传授的剑气十八停,杨老头教给他的呼吸吐纳,在水桶里凝神入定,双手掐撼山拳谱上的剑炉诀,如一棵冬日里的枯木,安静等待春风的吹拂。</p>

    这一夜,胭脂郡还是厮杀不断,一方面是妖魔成功开启阵法,各地皆有百姓被魔障附身,郡守府上上下下疲于应付,另一方面即是好事,又是祸事,好事是城东门那边马将军传来密信,那个披着神仙外衣的黄老魔头,不知为何跟三人在城隍殿那边,窝里反,打得翻天覆地,祸事也因此而起,四人出手绝无收手,一位位看家法宝迭出,邪门法术层出不穷,损伤宅邸房舍数百栋,百姓死伤惨重,从驻地火速增援胭脂郡城的马将军麾下精骑,总不能以骑军姿态穿街过巷,只得下马步战,人人身披铁甲,手持强弓劲弩,但是对上那四位山上修行的妖魔巨擘,除了郡守府库存的那数十枝特制箭矢,能够造成实质性威胁,其余弓弩箭矢,一来跟不上四人的飞来掠去的辗转腾挪,二来往往不等靠近,就被一袖拍散拂退,甚至还有一些箭矢被四头妖魔在大战间隙,抓住后随手丢掷返回,又是死伤八十余名精锐。</p>

    根本就是想要以死换伤,都做不到。</p>

    马将军则确实当得起悍不畏死四个字,在边关沙场上骁勇善战,对阵这些修行中人,亦是身先士卒,与那名副将数次找准机会,逮住落单的某位妖魔,联手贴身近战,后来惹得敌对双方杀红了眼的“黄老神仙”和米老魔,一发狠,先休战片刻,将马将军和副将双双重伤,若非十数位亲军以墨家特制弓箭阻截,以及数人不要命的护卫,否则两人都没办法活着脱离战场,当夜就要战死于这座胭脂郡城内。</p>

    后半夜,以一敌三的“黄老神仙”,被米老魔以一大把“白米”洒在头顶,全身上下,瞬间呲呲冒起青烟,血肉模糊,被灼烧出无数个血肉窟窿,只得以遁地之术潜入地底,三名魔头开始搜捕,若是遇上胆敢阻挡的郡城捕快、入城甲士,便毫不留情地出手击杀。</p>

    拂晓时分,当陈平安穿好衣服走出屋子,结果发现刘高馨就坐在廊道尽头,正坐在一根小凳子上打盹。</p>

    少女睡性浅,很快就已经醒过来,生怕自己睡觉流口水,赶紧撇过头去擦了把脸。</p>

    她其实回到官邸也才没多久,换了一身洁净衣衫就来这里坐着当门神。</p>

    陈平安和她结伴去往正厅,一问一答,陈平安大致了解过这段时间的郡城动向,听到妖魔发生内讧之后,还有点不可思议,不过那番厮杀做不得假,虽然不知其中曲折内幕,但只要有利于胭脂郡,到底还是好事,只是多出来的意外伤亡,谁都没办法掌控。</p>

    用崔瀺的话说,就是世间有一个家伙,最厉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p>

    当时白衣少年飘飘的少年国师,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没奈何媚眼抛给瞎子看,陈平安不愿意接话,少年崔瀺只好自说自话,给出答案,称其为“大势”。</p>

    大势如此。</p>

    崔瀺还说人间这块大田地里头的枯荣,就都看某些大势的走向了。</p>

    对于崔瀺念叨的这些神神道道,陈平安当时根本就不感兴趣,因为全然不懂,其实也怕着了那家伙的道。</p>

    别看林守一李槐,还有于禄谢谢,对崔瀺都算不得如何亲近,可其实对于此人,内心深处,应该都怀有相当分量的敬畏,甚至是钦佩。</p>

    当然唯独红棉袄小姑娘,李宝瓶,她绝对不在此列。</p>

    是少年崔瀺怵她才对。</p>

    陈平安通过刘高馨的言语,得知郡城内处处战火,徐远霞和张山峰在内的江湖高手和山上修士,每次回来稍作休整和伤口包扎,很快就会出去继续镇压各地魔障,期间徐远霞和张山峰还对上了一位年纪不大的魔道高手,应该是布置阵法的魔道关键人物之一,双方绞杀了不到一盏茶功夫,险象环生,大髯汉子被赤手空拳的对手撕扯掉了肩头一大块肉,后来崇妙道人带着黄铜力士增援赶到,才逼退了那位出手狠辣的魔头。</p>

    而且她姐姐和哥哥不知为何,明明已经安然出城,却又和她师父一起回到了府上家中,跟他爹在书房关上门说了一通后,师父就带着她大姐和二哥去了后院待着,像是遇上了很古怪的事情,而且暂时分不清是好是坏的那种,是好,就皆大欢喜,是坏,就万事皆休,总之,她爹和师父,都不愿意少女刘高馨掺和其中,她今夜忙着四处救火,也真顾不上。</p>

    再就是被陈平安救回的赵府女童,和那个与女童相依为命的倔强男孩,已经被安排住在太守府内。</p>

    当陈平安和刘高馨临近正厅的时候,就发现气氛凝重,加快步子进入其中,发现一屋子血腥气,一位道袍破碎的年迈道人瘫坐在椅子上,满脸血污,披头散发,心口处血流不止,一身伤痕累累,包扎都无从下手,竟是一口气几乎只出不进的凄凉境地了,刘太守,徐远霞,道士张山峰,腰间悬挂一支毛笔的老者,都围在老道人身旁,之前救过女童的老者对着众人轻轻摇头,满脸苦sè和愧疚,刘太守亦是长叹一声。</p>

    濒死的老道人,正是那个第一印象给人骄纵且市侩的崇妙道人。</p>

    老人有些回光返照,原本浑浊视线逐渐明亮了几分,抬起头对刘太守笑道:“刘大人,如果这次灵犀派仙师救下了胭脂郡,铲除了大大小小的魔头,以后贫道全家老小数十口人,可就要劳烦刘大人这位父母官,多加照拂了。”</p>

    刘太守点头沉声道:“崇妙道长放宽心,便是哪天本官不在胭脂郡任职,也会让新任郡守知道今日战事,知道崇妙道人对胭脂郡的付出,总之,本官绝不会让道长家眷受了委屈。”</p>

    老道人艰难抱拳致谢,然后转头对眼眶微红的年轻道士张山峰,笑道:“张山,如果不是你小子傻乎乎不要命,恐怕贫道当时就给人打得气绝毙命了,说不定还要给那魔头逃之夭夭,贫道哪里会有此次手刃魔头的壮举……”</p>

    老道人咳嗽起来,咳嗽得厉害,所有人便劝阻崇妙道人不要再开口说话了。</p>

    大髯汉子徐远霞轻声问道:“老道长,要不要喊你家晚辈来这里一趟?”</p>

    老道人点点头。</p>

    刘太守又去吩咐下人,赶紧去通知老道长在郡城内的嫡系家眷。</p>

    老道人趁着自己的那一口气精神气提了上来,在心中默默算着家里子孙赶来这边的路程和时间,沉默休息片刻后,环顾众人,缓缓笑道:“贫道其实知道,你们啊,之前是瞧不起贫道这种趁火打劫的货sè,只是在商言商,修行之人,别羞谈买卖,耻于谈钱,没办法,咱们这些山野散修,没有大树可以乘凉,没有师门祖师爷的祖荫可以庇护,就只能靠自己挣钱,去挣那一线机会。不这样,如何行呢?”</p>

    说到这里,老道人又陷入沉默,神sè恍惚,似乎想起了这辈子的荣辱沉浮。</p>

    久久之后,老道人收起思绪,突然感慨了一句,“可生意要做,但是修行中人,这个人也要做啊。对不对?”</p>

    老道人自顾自咳嗽着笑起来,“不过可能是贫道的资质太差,早早知道自己无望大道,所以才会有这么幼稚可笑的想法吧。真正的山上修行人,哪里会满身铜臭呢。又哪里会顾得上山下百姓的生老病死呢?”</p>

    老道人怔怔望向大门方向,似乎是在寻找那些个熟悉身影,老人喃喃道:“给人喊了一辈子崇妙道人,都没能换一个字,被人恭恭敬敬尊称一声‘崇妙真人’,憾事!大憾事!”</p>

    憾事一说出口,老人的精神气好像一下子就垮了下去,双眼视线模糊,呼吸已是微弱至极,嗓音低弱不可闻,“怎么还不来呢……”</p>

    老人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家人的赶到,就这么靠着椅背,溘然而逝。</p>

    既算不得死不瞑目,也没有安然闭眼,就只是像一个老人在眯眼望着远方,想要看到一些什么,可又看不清楚。</p>

    全场沉默。</p>

    陈平安走过去,帮着老道人擦去脸上的血水。</p>

    在他刚做完这件事没多久,崇妙道人的家族晚辈就蜂拥而来,多达十数人,男女老幼皆有,刘太守便大致说了过程,当然还有他答应老道人的那个承诺,也与那些老道人的子孙公开说了。</p>

    崇妙道人的嫡长子,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自然对太守大人感恩戴德,妇人们多是在抽泣哽咽。</p>

    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毫无征兆地冲出来,对着所有人愤怒质问道:“为什么我就只有我爷爷死了?”</p>

    这个满脸仇恨和怒意的男孩瞪大眼睛,豺狼一般的视线,怒吼道:“回答我!”</p>

    大髯汉子徐远霞皱了皱眉。</p>

    道士张山峰转头看了眼面容惨白的逝去老道人,心中叹息,有些答案,如果说出口,才是真的伤人,老道人一开始其实是想着独吞战功,中了那名示敌以弱的魔头圈套,轻敌冒进,他和徐大侠如果不是为了心中那份江湖道义,两人都算是豁出性命去救,否则结果如何,只会比现在更差。</p>

    但是老道人有私心不假,可这点私心,是人之常情,老道人从昨天到现在,一路厮杀,到最后轰轰烈烈战死,绝不是什么“在商言商”可以解释一切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老道人对于胭脂郡这块乡土,如果不是有着最诚挚的感情,绝不会如此拼命。</p>

    人情世情,最难讲理。</p>

    因为一旦真要掰碎了讲道理,好像酒水分了家,没滋没味。</p>

    那个气急败坏的孩子伸出手指,指向众人,嚷着“你们全部是凶手”。</p>

    老道人的嫡长子,那个男人赶紧让妻子扯回失心疯的儿子,然后向刘太守和众人赔罪道歉。</p>

    刘太守脸sè如常,嘴上说着童言无忌,不会在意,甚至反过来跟那个男人道歉,说这次确实是他这个郡守当得失职,才愧对他们一家人,害得他们家族少了一根顶梁柱,以后一定还要登门赔罪,诸如此类。</p>

    可这位父母官的心里如何想,崇妙道人跟郡守府结下的香火情,会不会因此减去几分,天晓得。</p>

    所以说世间的祖荫福缘,哪怕送到了子孙手上,还是各人有各命,有些人抓得住,有些人抓不住,有人抓得多有人抓得少,而且这种事情,往往当事人在当下只会浑然不知,只能凭本心而为。</p>

    ————</p>

    胭脂郡一条yin暗巷弄内,一位少年,虽然衣衫朴素,可是唇红齿白,皮囊好如妙龄少女,他靠墙而坐,怀里抱着一位口中不断呕血的将死男子,两人身旁还蹲着个望风的男人,三人正是米铺的店伙计,都是米老魔的弟子,少年是胭脂郡本地人,米老魔在去年才新收为弟子。</p>

    少年怀中的师兄,正是与崇妙道人等于互换了性命的魔道中人,不愧是魔头,他咧开嘴笑了,临死前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小师弟,我与你二师兄,你更喜欢谁?”</p>

    少年一手动作轻柔地扶住男子下巴,低下头,眼神中满是深情,哽咽道:“当然是你。”</p>

    男子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书籍,颤颤巍巍交给俊美少年。</p>

    少年接过那本秘籍后,怀中男子已经死去,少年一手攥紧秘籍,高高拿起,喊了一声二师兄,转过身去。</p>

    男人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在秘籍上。</p>

    少年骤然加速转身,一手持书,一手迅猛戳向二师兄的脖子,原来是袖刀。</p>

    一戳-入一拔出,如此重复了三次,男人几乎整个脖子都被少年戳烂,少年俊美的脸庞,溅满鲜血,嘴角满是笑意。</p>

    男人双手捂住脖子,瘫靠着墙根,瞪大眼睛望着那个暴起杀人的小师弟。</p>

    少年先收起那本秘籍,伸手抹了抹脸庞,不断擦拭在男人衣服上,然后从男人怀中又掏出一本,嬉笑道:“二师兄,我方才骗大师兄呢,其实我更喜欢你一些,不过呢,我当然是最喜欢自己了。大师兄常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咱们那个脾气古怪的臭师父,总讥讽大师兄没读过书,根本不晓得这句话的真意,但我觉得大师兄理解得挺好,反正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再说了,咱们本来就是歪门邪道,是邪魔外道,所以二师兄别怪我啊,你大不了就当是陪着大师兄一起走趟黄泉路,到了下边,告诉大师兄,就说其实我是更喜欢你一些的……”</p>

    男人死不瞑目。</p>

    少年仍是念念叨叨,摇头晃脑,在两具尸体上摸来摸去,看有没有漏网之鱼,留下什么私藏灵器,就像是平时那个一边择菜一边哼曲儿的少年。</p>

    但是少年很快就身体僵硬,停下手后,乖乖从怀中掏出两本,放在自己头顶。</p>

    一个少年熟悉到了骨子里的沧桑嗓音,带着更熟悉的那种讥讽意味,在少年头顶响起,“真够出息的,不愧是我米老魔的得意高徒,本事没学到几两,大魔头的气概倒是学到了好几斤。”</p>

    少年牙齿打颤,这次是真的怕了。</p>

    高瘦老人转头重重吐出一口血水,血水沾到了墙壁上后,立即化作一团黑sè血雾。</p>

    这位在胭脂郡城蛰伏将近二十年的米老魔,低声咒骂道:“好你个琉璃仙翁陈晓勇,就算你这次逃得出胭脂郡,我也要打死你这条落水狗!”</p>

    老人一脸嫌弃地看着少年,“起来吧,收好那两本东西,既然两个师兄都死了,你现在就是大弟子了。”</p>

    少年战战兢兢起身。</p>

    米老魔从袖中拿出一盏灯油粘稠的小油灯,重重吸了一口气,两名弟子尸体上,魂魄如同被抽离出来,全部飘入油灯之中,弟子的面容在粘稠灯油上浮现出来,露出痛苦不堪的扭曲神sè,但是很快一闪而逝,融为灯油一部分。</p>

    看得俊美少年背脊发寒。</p>

    小巷两端各自出现一人,缓缓逼近,正是之前前往米铺的那对夫妇,妇人腰肢扭摆得比大风中的柳条还要大幅度,“米老魔,这么巧,又见面了。”</p>

    米老魔眼神一凛,冷笑道:“怎么,要反悔?咱们双方可是事先说好了,琉璃盏归我,陈老儿的其余家当全部归你们。”</p>

    妇人一只手,五指如钩,在墙壁上缓缓划过,媚笑道:“话是这么说,可如今琉璃仙翁当了缩地乌龟,他能装死,可咱们夫妻两个总不能陪着他在这里等死嘛,米老魔,你是不是分润出点好处来,总不能让咱们夫妻白跑一趟吧?”</p>

    米老魔脸sèyin晴不定。</p>

    俊美少年低着头,贴着墙根站立,眼珠子悄悄转动。</p>

    ————</p>

    东边城楼之上,随着马将军带兵离开城头,驰援城内,这边已经无人看守。</p>

    一位身穿粉sè道袍的年轻人,站在城楼顶楼的廊道外,面带微笑,望向米老魔所处的那条巷弄,嗤笑道:“一个小破琉璃盏,我当年用来喝酒的不值钱物件,也能争得如此头破血流?彩衣国过了一千年后,就已经变得这么没意思了吗?”</p>

    他看了一眼就不愿浪费时间,转头更多还是望向那座郡守府,“龙虎山天师府,呵呵,没想到吧,你派人在两百年前添加的‘这张符箓’,以天师印章的形象放在胭脂郡城内,人家彩衣国皇帝应该是出于私心,根本就不愿好好加持灵气,而且乱葬岗的出现,应该也打乱了你们双方的布局,使得我终于脱离牢笼,人算到底不如天算啊。”</p>

    他一手扶住栏杆,一手掐诀,以胭脂郡为起始,从五百年前的彩衣国国势推演到现在,他突然笑了,望向北边,不但是彩衣国以北,更是整个宝瓶洲的最北方,啧啧道:“高人,高人,彩衣国少了一件传承已久的镇国之宝,庇护彩衣国的灵犀派也元气大伤,被人偷走那件镇派之宝的彩衣仙裳。古榆国在内的三座邻国,岂会袖手旁观?趁人病要人命,很简单的道理。加上彩衣国京城附近,因为皇帝的长年怠政,朝野早已非议不断,只要再出现一场天灾,必然是民怨沸腾,说不定就要动荡大乱,而且这一乱,就是数国混战。”</p>

    粉sè道袍的“柳赤诚”点头道:“既然大势如此,我也要收几个弟子才行。”</p>

    他一步跨出,身影飘幻,转瞬即逝。</p>

    下一刻他从那条狭窄yin暗的巷弄走出。</p>

    正要打生打死的米老魔和夫妇二人,吓得一个个纹丝不动。</p>

    那种气势上的碾压,就如几只小虾小蟹,在原本缓缓流淌的寂静河道之中,遇见了几乎一条身躯就塞满整座河床的蛟龙。</p>

    这位粉sè道袍的柳赤诚根本没有废话,随手一挥袖,巷弄中的夫妇二人,就当场灰飞烟灭了,连一点灰烬都没有留下,至于什么灵器法器和雪花钱之类的,当然也是一并消逝于天地间。</p>

    那些缠枝粉sè荷花,一朵朵不是死物,而是在道袍上摇曳生姿,更有阵阵芬芳。</p>

    道袍本身,更像是一座荷花池塘。</p>

    见惯了风雨的米老魔仍是满头汗水,问道:“仙师为何不一并杀了我?”</p>

    “柳赤诚”微笑道:“穿了件道袍,就要除魔卫道啊?就不许我只是觉得它好看才穿的?”</p>

    米老魔无言以对。</p>

    他娘的,绝对是魔道巨擘,并且是传说中站在山巅最高处的那种。</p>

    “柳赤诚”一弹指,将米老魔弹得从巷子中间倒飞出巷子尽头,“别碍眼了,赶紧滚蛋。还有,你这个弟子,我收下了。”</p>

    他走到少年跟前,双手负后,低头望去,笑眯眯问道:“小家伙,姓甚名甚?”</p>

    俊美少年迟迟抬头,咽了口唾沫,怯生生道:“回禀仙师,我叫元田地。”</p>

    “嗯?”</p>

    他略带疑惑,“是‘天地’的天地?”</p>

    少年摇头,脸sè发白,生怕自己下一刻就要头颅粉碎,可又不敢骗人,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娘亲怀上我的时候,家里穷,怀胎九个月的时候,她还在田地里做农活,结果不小心就早产把我生下来了,我爹就给我取名‘田地’了。”</p>

    “柳赤诚”笑容灿烂,轻轻拍了拍少年肩膀,“那你的名字真是不错,我喜欢,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师父先送你一件门派入室礼。”</p>

    少年然后就看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师父,抬手打了个响指,然后四面八方的猩红瘴气,就疯狂涌来,丝丝缕缕,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红sè大球,身穿粉sè道袍的“年轻”便宜师傅,又只是两根手指随便一搓,大如水缸的瘴气大球就凝聚为一颗大如拳头的小球,</p>

    “柳赤诚”手心轻轻往少年额头一拍,笑道:“忘了告诉你,做我的弟子,得活着才行,如果你能成功撑到天亮,你就是咱们这么个大门派的第……二位大人物了。”</p>

    少年背撞在墙壁上,剧烈疼痛,难以言喻,眉心开裂一般。</p>

    “柳赤诚”对此无动于衷,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睁眼后遥望西边,自言自语道:“还是大师兄你的白帝城,气味更好啊。”</p>

    ————</p>

    这场无妄之灾,爆发得快,让人措手不及,可是落幕得也快,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以至于整座郡守府和马将军麾下入城精锐,都误以为大妖魔头们,是不是还有更加迅猛的后手,可是当朝阳升起,霞光万丈,郡城开始恢复正常,入魔障的百姓人数自行锐减,众人惴惴不安等待着灵犀派仙师乘坐彩鸾来此安定军心,然后便是“失约”未至,从正午时分一直到晚上,都没有看到半点身影,再就是刘太守“病倒在床”,所幸子时过后,胭脂郡城都再没有妖魔作祟的惨事发生,中间只有几起街痞无赖的浑水摸鱼,入室打劫,结果被正气在头上的马将军直接让人带兵镇压,当场击毙了两个持械反抗的歹人,其实那两个可怜虫,只是下意识拿了两根木棍而已。</p>

    又是一夜过去,胭脂郡还是安静祥和,但是仍然没人敢掉以轻心,大批披甲将士日夜不歇,一队队在城内戒严巡守。</p>

    然后在那个清晨,彩鸾没有驾临郡城上空,而是一老一少两名剑仙御剑凌空而至,一位陈平安三人都认识,正是姓傅的圆脸少女,一位则是灵犀派的太上长老,两人落在郡守府,刘太守的病立即就好了,那位太上长老在官邸落座后,虽然气度不俗,谈吐儒雅,可是眉宇之间难掩忧sè,坐了没多久,在确定胭脂郡已经瘴气清除后,很快就与姓傅的少女剑仙告辞,御风远去,赶回灵犀派山门。</p>

    原来他们在南下救援胭脂郡的途中,突然又得到师门飞剑传讯,传承千年的镇派之宝竟然不翼而飞了!</p>

    只不过这等涉及一做门派生死存亡的机要密事,灵犀派老人当然不会跟外人说出口。</p>

    事实上如果不是碍于颜面,主要是怕留给神诰宗那位少女不好的印象,这位中五境剑修的太上长老,根本就不会走这趟胭脂郡,彩衣国一郡安危,哪里抵得上那件彩鸾衣裳重要?这可是门派之根基所在。</p>

    再之后对于郡守府,又有一桩天大的好事发生,就是那位据说来自神诰宗的少女剑仙,看中了刘太守的小女儿刘高馨,说可以亲自帮她引荐,进入神诰宗外门,而且极有机会直接成为内门某位祖师爷的嫡传弟子之一。</p>

    欢天喜地。</p>

    唯独少女闷闷不乐,然后就被她爹娘骂了,她大姐二哥骂了,甚至还被她的师父,即郡守府的老幕僚给痛骂了。</p>

    圆脸少女虽然在一洲道统所在神诰宗辈分奇高,在老道人赵鎏、伥鬼杨晃那边脸sè冷淡,但是到了刘高馨这边还真是好说话,乐哈哈笑呵呵的,还会拉着刘高馨逛荡郡城,买一些少女的闺房用品。</p>

    不像去年的春去极晚,夏来极迟。</p>

    今年的春天,初春来了,暮春走了,明天马上就是立夏时节,那么今年的整个春天,就算这么过去了。</p>

    这一天拂晓时分,少女刘高馨离开了郡城,没有依依惜别,她留下了一封封书信在房间,少女红着眼睛,跟那位来自仙家的傅姐姐,各自骑乘着一匹雪白骏马,马蹄阵阵,踩在青石板上,与家人和家乡愈行愈远。</p>

    只是当少女身骑白马在行人稀疏的街道上,她心有灵犀地猛然转头望去,看到一个背负剑匣的少年站在远方一座屋脊上,正在对她轻轻挥手告别。</p>

    少女撅起嘴,猛然转回头,满脸的泪珠儿,就那么一粒粒摔成碎瓣儿。</p>

    刘高馨心情蓦然转好,高高扬起脑袋,背对着那个悄悄为自己送行的家伙,少女开心笑了起来。</p>

    姓傅的圆脸少女转头瞥了眼,只觉得远方屋脊上的少年,似乎有些眼熟,但是没什么印象,便懒得再想了。</p>

    陈平安为刘高馨送行后,便独自坐在屋脊上,摘下腰间的酒葫芦,一口一口喝着酒。</p>

    少年小口喝着酒,怀念着齐先生,便有春风萦绕少年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