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岁岁平安
    (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平安安,就跟这本剑来里的小平安一样,新一年里的人生,能够行走在山清水秀的美好之间)</p>

    金城隍这句话说得分量很重。</p>

    便是儒家学宫书院勘定的君子贤人,恐怕都不敢自称“有德者”,读书人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以立德为首,最为艰难,绝大多数的读书人,终其一生,只能退而求其次,甚至会一退再退。</p>

    但是陈平安如今肚子里的墨水,尚浅,还无法理解彩衣国沈温以读书人身份,而非城隍爷身份说出这句话的深层意义。对于那只一触摸到就心安的青sè木盒,陈平安当然喜欢,如今晓得里头装着一件龙虎山掌印天师亲自篆刻的印章,就更喜欢了,天底下谁不喜欢好东西?陈平安喜欢得很!</p>

    但是喜欢是一回事,不等于就可以夺人所好,这跟陈平安出拳有多快,武道境界有多高,飞剑有几把,没有关系,这其实正是儒家推崇的克己复礼,只是陈平安暂时不知道“道理”而已。</p>

    沈温笑言:“印章你拿着便是。”</p>

    看到眼前这位小仙师有点迷糊,城隍爷沈温更加开心,数百年香火浸染,见多了香客们的种种祈求、索要和愚昧,也有苦难、虔诚和世事无奈,沈温从一个生前只知骨鲠报国的纯粹文臣,变得愈发了解世情,偶尔甚至泥菩萨都会生出一些火气,气恼那些只知烧香求神而不自求的男女,恼火那些一肚子龌龊的富贾刁民,也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诸多事诸多人,在自己即将烟消云散之际,一一浮现心头,金城隍沈温看着站在门外的外乡少年郎,百感交集。</p>

    沈温突然硬提起来一口气,涣散的缥缈身影稍稍稳固几分,道:“沈温最后有个请求,做与不做,你可以自己考虑,沈温不敢强求。”</p>

    陈平安点头道:“城隍爷直说便是。”</p>

    沈温问道:“如果彩衣国将来出现英明君主,你能否帮助一二?哪怕是一点点的小忙,例如大旱或是洪涝,你距此不远,能否施展神通,帮助彩衣国百姓安然渡过天灾?一次,一次就好。”</p>

    陈平安点头道:“城隍爷放心,无论彩衣国皇帝是否贤明,我只要听说彩衣国有难,一定主动来此。但是事先说好,我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望城隍爷理解。”</p>

    沈温满脸欣慰,喃喃道:“很好了,这就很好了啊。”</p>

    其实这位金城隍心中是有愧疚的,因为他在算计人心,沈温坚信眼前少年,只要修行大道之上,不出现大的纰漏,将来一定前程远大,到时候只要少年对彩衣国怀有情感,越晚出手,境界越高,对彩衣国就越有裨益。</p>

    沈温望向土地庙外的yin沉天sè,心中有些苦涩,我沈温也只能为彩衣国做到这一步了。</p>

    沈温回过神,笑道:“先前金身碎片一事,只说了一半,说了渊源和品秩,至于用处,有点类似……屠龙技,用处极大,但门槛很高,换做一般人,握在手中数十上百枚金身碎片,恐怕也无半点意义,可如果拥有碎片之人,有朋友是走神道路数,那就是货真价实的无价之宝,是天底下先天灵器中,极为珍稀宝贵的一种,或者是一国之君,用以赐给自家山河内的山水神祇,必然算是世间头等恩赏了。退一步说,以后到了靠近山顶的地方,卖给需要此物的识货人,比如金丹境元婴境的大修士,大可以漫天要价,怎么出价都不过分!”</p>

    陈平安神sè凝重,一一记在心里。</p>

    沈温微笑道:“请伸手。”</p>

    陈平安有些茫然,伸出手。</p>

    沈温伸出手,往自己胸口处一掏,握紧拳头后伸向陈平安,松开拳头,将一件东西轻轻放在陈平安手心。</p>

    竟是一颗鹅卵大小的金sè物品。</p>

    陈平安抬起头,眨了眨眼睛。</p>

    沈温笑道:“古代战场遗址,无数兵家修士辛苦寻觅沙场yin魂,找的其实是英烈、战神们的英灵英魂,我沈温是读书人出身,死后被彩衣国皇帝敕封为此地城隍爷,一副金身,品相尚可,比不得大王朝京城内的城隍爷,但是这颗金身……文胆!不输一洲任何城隍!”</p>

    这一刻的沈温,像是重返弱冠之龄,寒窗苦读十数载,鲤鱼跳龙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意气风发,以状元之身,带头走在皇宫之内,为的不是一家一姓之光宗耀祖,为的是百家姓氏的俱欢颜。</p>

    文士书生金城隍,沈温交出那颗金身文胆之后,像是如释重负,数百年兢兢业业庇护一方风水,如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陈平安久久没有收回手,沈温哈哈大笑,伸手一根手指,在那颗文胆之上,轻轻一点,微笑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小仙师,以后多读书!”</p>

    陈平安郑重其事地收起金身文胆,连同青sè木盒,一起放入方寸物当中。</p>

    少年以读书人晚辈身份,鞠躬致礼。</p>

    沈温却以同辈读书人作揖还礼。</p>

    陈平安记起一事,一步跨入土地庙,拿出那对山水印,轻声道:“城隍爷,我叫陈平安,来自大骊的龙泉郡,有位齐先生赠送给我这对印章,说是遇见了山山水水,可以在堪舆图上盖章,先前乱葬岗那边,yin气很重,我便从郡守府托人拿了一副地图,往上一拍,结果好像真的山水气运颠倒了,那么现在妖魔在胭脂郡城内以邪法作祟,还有用吗?能够压制他们制造出来的妖邪之气吗?”</p>

    沈温神sè肃穆,问道:“我可以拿一下吗?”</p>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p>

    沈温双手小心翼翼接过那对山水印,然后一手一块,高高举过头顶,看了印章底部的篆文以及微微沁sè的正红朱印,沈温深呼吸一口气,放下手臂,问道:“那位先生有没有告诉你,这样一对价值不可估量的无上法器,存在一个缺陷,就是每钤印一次,灵气就会消散一分,直到最后灵气使用殆尽,变成最普通的一对印章?”</p>

    陈平安挠挠头,咧嘴笑道:“齐先生没跟我说过这些。”</p>

    沈温又问道:“你就不怕你这次钤印下去,灵气大损?”</p>

    陈平安摇头道:“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胡乱挥霍。先前我从一本胭脂郡刊印的山水游记上,看到八个字,叫‘河清海晏,时和岁丰’,我特别喜欢,还专门刻在了竹简上。而且我觉得这也是齐先生送我印章的初衷,如果齐先生在这里,肯定一样会这么做。”</p>

    沈温喟叹一声,“只可惜这次妖魔作祟,更多是以邪法蛊惑人心,以及瘟疫传播,这对山水章的钤印,意义非凡,却对当下的险峻时局,用处不大。陈平安,收好印章,我还是那句话,若是将来彩衣国有明主,你路过彩衣国的时候,可以跟那位皇帝讨要一幅京城形势图,往上边一盖,便可以最少惠泽百年。收起来吧,切记切记,好好珍藏。不要轻易拿出来,让人瞧见。”</p>

    陈平安有些失落,只好重新收起印章。</p>

    这一幕,看得沈温哭笑不得,哪有这么“缺心眼”的孩子,山上人是一个个生意人,都在追求一本万利,或是不计较眼前得失,却也深谋远虑,布局千万里和千百年,归根结底,还是要大赚。</p>

    沈温身影愈发虚无缥缈,涣散不定,沉声道:“陈平安,此次妖魔作祟,就像你自己所说,‘力所能及’,就足够了。”</p>

    陈平安点点头,摘下酒葫芦,和城隍爷一起抬头望向外边的天空。</p>

    沈温突然问道:“大骊龙泉郡?宝瓶洲的州郡县,一般都不会带个龙字才对。”</p>

    陈平安笑道:“我家乡以前是那座骊珠洞天,后来小洞天破碎坠地,才改名为龙泉郡。”</p>

    沈温一怔,试探性问道:“你说的那位齐先生,可是山崖书院的齐先生,文圣最得意的弟子?”</p>

    陈平安嗯了一声,神sè黯然,“就是那位齐先生。”</p>

    沈温呆呆看着来自大骊的少年郎。</p>

    草鞋,酒葫芦,飞剑,印章,赤子之心,名叫陈平安。</p>

    沈温有点口干舌燥,“陈平安,那你可是齐先生的嫡传弟子?”</p>

    陈平安犹豫不决,最后决定还是实话实话,“齐先生不愿收我做弟子,但是后来遇上了文圣老爷,好像齐先生是想代师收徒,不过我当时觉得自己连读书人都不是,就没答应文圣老爷做他的弟子,文圣老爷也没生气,就是喝高了,我背着他的时候,老人就使劲拍着我的脑袋,劝我喝酒……”</p>

    陈平安笑着举起手中的酒葫芦,笑容灿烂道:“所以现在我喝酒了。”</p>

    读书人沈温只觉得天打五雷轰,还不是一顿天雷砸在脑袋上,是一波接着一波。</p>

    齐静春!齐静春的小师弟!文圣老爷!文圣老爷的闭门弟子!</p>

    少年给拒绝了,给拒绝了……</p>

    沈温呆若木鸡。</p>

    陈平安怔怔看着城隍爷,难不成是自己说错话了,只好偷偷喝了口酒,压压惊。</p>

    沈温蓦然大笑,捧腹大笑,差点笑出了眼泪,伸手使劲拍打少年郎的肩膀,“好好好!我们读书人的事情,别人肯定不明白!这才对,这才对!”</p>

    沈温收回手,双手负后,大步跨出土地庙的门槛,“痛快痛快,读书人读书人……”</p>

    沈温回头一笑,伸出大拇指,“干得漂亮!”</p>

    金城隍沈温在跨出大门后,最后一点神性灵光也消磨,就那么大笑着消散在天地间,整个人的身影砰然粉碎。</p>

    陈平安有些伤感,别好酒葫芦在腰间,对着那位彩衣国读书人消失的地方,轻声念叨:“碎碎平安,岁岁平安。”</p>

    ————</p>

    赵府在白衣公子哥被击杀之后,便再无府上人氏陷入魔障,银铃少女刘高馨虽然作呕不止,仍是不愿退回太平无事的郡守府,陪着那位姓窦的江湖宗师寻找漏网之鱼,当他们来到一处柴房,大门紧闭,刀客皱了皱眉头,一脚踹开,发现里边有个男孩,八九岁,身后就是柴火堆,刀客淡然道:“让开!入魔之后,便没得救了。”</p>

    男孩嘴唇抿起,使劲摇头。</p>

    刀客脸sè冷漠,大步向前,按住男孩的脑袋往后一甩,男孩便撞在墙壁那边,刀客以长刀拨开两捆柴火,里边有个面黄肌瘦的女童,被绳子紧紧捆绑起来,一只眼眶正在渗血不止,另外一只眼眶却与常人无异,女童嘴唇铁青,微微颤抖。</p>

    刀客举刀就要劈下,男孩挣扎着起身,拿起一把柴刀冲到女童身前,咬牙切齿道:“你敢杀他,我就杀了你!”</p>

    竟然用字正腔圆的一洲雅言开口说话,赵府不愧是胭脂郡第一大豪门,便是府上的仆役孩童,也能通晓一洲雅言。</p>

    刀客哂笑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知不知道你今天这点狗屁仁慈,有可能会害死成千上百人。”</p>

    男孩身材消瘦,衣衫单薄,眼神坚毅道:“我不管,我要保护鸾鸾!”</p>

    刀客一脚踹飞手持柴刀的男孩,一抹刀罡迅猛劈向那位可怜女童的。</p>

    银铃响起,刀罡劈碎了飞旋而至的朵朵金sè花朵,刀客手上动作略作停留,可刀锋仍是在女童额头处,向下划出一条寸余长的血槽。</p>

    一刀被阻,刀客没有动怒,只是转身盯着少女,问道:“刘高馨,你能救她?入魔一事,别人不知道厉害,你身为修道有成的练气士,会不清楚?怎么,到了不可挽救的局面,是你亲手处决这名女童?”</p>

    刘高馨脸sè雪白,嘴唇颤抖,“我不忍心。”</p>

    刀客呵了一声,“想必是先前赵府门外,那些入魔的家伙被我斩杀得太快了,刘大小姐没能瞧见他们啃咬百姓血肉的场景。”</p>

    刘高馨</p>

    男孩再次挣扎起身,浑身剧痛的他拿刀都已经不稳,刀尖颤颤巍巍,男孩朝着刀客撕心裂肺道:“王八蛋,有本事你先了杀我!”</p>

    刀客冷笑道:“杀你算什么本事?”</p>

    他就要再次挥刀劈下。</p>

    刘高馨红着眼睛,转过头,不忍再看。</p>

    门外有人说道:“稍等。”</p>

    背对门口的刀客想了想,竟是干脆收刀入鞘了,转身朝那人抱拳一笑,“既然是仙师发话,那我就不多此一举了。”</p>

    原来是重新返回赵府的陈平安,他向刀客点头致礼。</p>

    陈平安快步走入柴房,蹲在女童面前,发现孩子好像在竭力对抗体内魔障,而且哪怕眼眶渗血,痛彻心扉,仍是死死要紧嘴唇,一声不吭,女童竭力睁开那只正常的眼眸,眼神中充满了祈求,人若能活,谁愿死,尤其是这般大的孩子。</p>

    陈平安看着倔强的女童,动作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温声道:“不怕不怕,疼了就哭出来,没事的,没事的。”</p>

    女童仰起头,半张鲜血流淌的小脸蛋,望向那个微笑着的陌生少年,哇一下就哭出声了。</p>

    有些委屈,无论大小,只有受过同样委屈的人,才可以真正体会。</p>

    否则旁人再好的善心善意,恐怕都无法让人真正心安。</p>

    陈平安帮她解开绳子,背转过身,蹲着转头道:“来,我背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人救你。”</p>

    在两只冰凉小手放在肩头后,陈平安对那个手持柴刀的男孩笑道:“麻烦你用绳子把我们绑在一起,我怕万一路上会有事,会照顾不到她,你动作要快,做得到吗?”</p>

    “可以!”男孩丢了柴刀,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赶紧跑到陈平安和女童身边,动作利索地帮两人绑在一起。</p>

    陈平安缓缓站起身,对刘高馨和窦姓刀客说道:“我先带小姑娘去往太守府,不能再拖延了,看看那边有没有高人能够救治,你们带上那个男孩,如果赵府还有问题,刘高馨,你可以让把他安置在赵府门外。可以吗?”</p>

    刀客笑道:“这种小事,让刘小姐带他先出去,我一人搜寻赵府就可以。”</p>

    陈平安转头对男孩说道:“自己小心,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来告诉你,行不行?”</p>

    男孩抬起手臂擦拭眼泪,使劲点头。</p>

    陈平安背着浑身冰凉的女童掠出柴房,跃上墙头,几次蜻蜓点水一般的潇洒飘荡,很快就落到郡守府邸的高墙,这一次认识了陈平安的面容,潜伏其中的精锐亲军没有挽弓劲射,任由陈平安进入官邸,迅速去往议事正厅。</p>

    刘高馨带着男孩走出赵府大门,男孩忐忑不安地问道:“神仙姐姐,你的朋友真的能救鸾鸾吗?”</p>

    刘高馨还是头一回被人称呼为神仙姐姐,有些不适应,挤出笑容道:“我可不是什么神仙姐姐,放心吧,那位神仙老爷才是真正的山上仙人,一定会救下小姑娘的,但是……但是如果没有救下来,你也不可以怪他,知道吗?”</p>

    男孩哭着点头。</p>

    刘高馨揉了揉男孩的脑袋,轻轻叹息一声。</p>

    陈平安进入正厅后,除了刘太守在座,还有两位负责压阵中枢的练气士,一位手捧长剑的老妪,腰间挂着一只布袋子,不知装有何物。一位腰间悬挂一支银sè毛笔的老人,据说都是胭脂郡附近的散修,三境修为,一辈子不曾跻身仙家门第,只靠着机缘和努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p>

    三境修为的练气士,可能在龙泉郡走路都不敢喘大气,却足够让他们在小国州郡内叱咤风云了。</p>

    陈平安跟刘太守三人说过了大致缘由,已经解开绳子,将女童小心放在一张椅子内,问道:“有没有办法救这个孩子?”</p>

    老妪满脸不悦,但是看到刘太守没有出声,她也不好喧宾夺主,只是冷哼一声,始终站在原地,干脆闭上眼睛,选择视而不见。</p>

    倒是那名老者快步走到椅子旁,蹲下身,伸手撑开女童那只渗血眼眸的眼皮,语气沉重道:“小闺女是好资质,天生一双yin阳眼,一眼可观阳间灵气流转,一眼能见夜间鬼魅yin物,原本都有望踏上修行之路,只是明珠蒙尘,没有遇上伯乐,才遭此劫难,这只yin眼沦为了浓郁魔障的栖息场所,好比一座小的乱葬岗,瘴气横生,哪怕是阳气强盛的青壮汉子,都要疼得哇哇叫,可怜这小娃儿了。”</p>

    老者一边帮着女童把脉,一边抬头仔细凝视着她的眼眶血迹,“小娃娃的求生之心,很强烈,现在急需阳气充沛的灵丹妙药……不对,哪怕是对症下药的上品丹药,吞咽而下,也无法祛除这只yin眼的积郁瘴气,难办难办,我身上目前只有一颗培本固元的春风丹,只能暂时帮助她维持生机,真正需要的是……灵符,而且必须是品秩极高的灵符,能够牵引阳眼灵气,渡入yin眼,yin阳相济,小娃娃靠着自己的毅力和运气,才有希望活下来,可这样的灵符哪里去找,小娃娃即便有我的丹药续命,也已经拖延不得了。”</p>

    老者在说话间,就从袖中掏出一只紫檀小盒,打开后,露出一颗清香扑鼻的青sè丹丸,毫不犹豫就喂女童吃下。</p>

    蹲在一旁的陈平安轻声问道:“老前辈,阳气挑灯符,行不行?”</p>

    老者先是惊喜,随即苦笑道:“行,怎么不行!天底下符箓千千万,这阳气挑灯符品相极高,正是最为对症下药的灵符之一,且立竿见影,但是你当真有?而不是假货?要知道世间有许多猪油蒙心的练气士,对于这种符箓的仿品极多,以次充好,多是以‘借阳符’充数,卖出百倍的价格……”</p>

    陈平安沉声道:“我手头有一张!”</p>

    陈平安站起身,“我很快就回来。”</p>

    老者毫不奇怪,只是提醒道:“要抓紧。”</p>

    练气士的显露家底,哪里会当着外人的面。</p>

    刘太守低头弯腰,看了两眼女童的惨状,很快就收回视线,去往桌旁观看形势图。</p>

    怀抱长剑的老妪睁开眼,瞥了眼少年的背影,嗤笑一声。</p>

    陈平安赶紧寻了一处僻静廊道,背靠廊柱,盘腿而坐,从飞剑十五这把方寸物之中,飘出李希圣赠送的那支“风雪小锥”和一张金sè材质的符箓。</p>

    从与马苦玄小街一战,再到城隍殿大战枯骨艳鬼,以及之后入魔的金城隍,陈平安其实当下的体魄和神魂,暂时已是强弩之末,就像刘高馨所想那般,最是需要休养生息,例如行走山路的前半程,脚步轻松,越往后自然会越困难沉重,到最后那段路程,哪怕只是多走一步,可能就是肩抗山峰、步履维艰的境地。</p>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弯下腰,手持篆刻有“下笔有神”的那支风雪小锥,视线有些模糊,陈平安轻轻晃了晃脑袋,想当年在家乡做龙窑学徒,烧瓷拉坯一事,最怕出现一丝一毫的误差,一点差错,可能就意味着手中那件瓷器,是成为皇帝老爷家的摆设,还是一堆烂泥不如的老瓷山破碎瓷片。</p>

    陈平安尽量平稳呼吸,开始凭着一口武人真气去画符,练气士的气机能够生生不息,循环不停,画符一事,虽然也是讲究一气呵成,但是比起纯粹武人的画符,还是要简单许多。而长生桥早已崩断粉碎的陈平安,要想画出一张灵性十足的符箓,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神,半点不比接连不断的二十一拳神人擂鼓式轻松。</p>

    落笔画符,快不得分毫,慢不得些许。</p>

    在无人知晓的僻静廊道。</p>

    少年手持风雪小锥,弯腰画符,落笔沉稳,只是七窍缓缓流血。</p>

    至于为一个素未蒙面的女童,耗费一张他已经大致知道价值的金sè符箓,值不值得,陈平安没有想过。</p>

    事后会不会心疼,守财奴的陈平安,想必肯定会有的,但是那也是事后事,到时候再说,大不了喝酒解闷便是了。</p>

    一张画在金sè符纸之上的阳气点灯符,成了!</p>

    陈平安擦干净血迹,脚步漂浮地奔向官邸正厅,当他将手中符箓交给老者,老人呆了一呆,一脸匪夷所思地双手接过符箓,那份沉甸甸的盎然灵气,几乎都快要冲出金sè符纸了,老者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那我就用了?”</p>

    陈平安点头笑道:“用!”</p>

    老人蹲下身,双指夹住那张阳气挑灯符,轻喝道:“起符!”</p>

    金sè符箓纹丝不动,没有半点动静。</p>

    老人羞愧难当,涨红了脸,调动体内所有气机,再次喝道:“起!”</p>

    金sè符箓这才轰然燃烧起来,却不是烧成灰烬,而是浮现出一大团金sè灵光。</p>

    看得不知道真正玄妙的刘太守啧啧称奇,更看得那捧剑老妪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p>

    老人不敢有半点松懈,再次强撑着运转气息,抬起另外一只手,双指并拢,指向那团如水流淌的浓郁金光,嘴唇微动,“分yin阳,融水火,去!”</p>

    金光一点去往女童不断渗血的yin眼,绝大部分金光浩浩荡荡融入女童阳眼。</p>

    然后很快就可以清晰看到,在双眼之间,如有一条金sè丝线搭建起一座小桥梁,金光从左眼缓缓流向右眼。</p>

    女童疼得牙齿咬破嘴唇,双手死死按住椅子把手,整个瘦小身躯剧烈晃荡,脸庞扭曲至极,陈平安轻轻抓住女童的一只手,不管她能否听见自己的话语,始终轻声安慰道:“坚持,一定可以活下来的,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相信自己只要活下来,什么都会有的……”</p>

    老妪按耐不住好奇心,走到老人和陈平安身后,低头仔细凝视着女童鼻梁那边,那条金sè丝线的流动。</p>

    老妪微笑道:“果然是一位修道大成的剑仙。”</p>

    老妪面皮褶皱如鸡皮,苍老不堪,但是此刻那双眼眸,偏偏妩媚得像是一位妖娆妇人,风情万种。</p>

    她已经察觉到负匣少年的瞬间变化。</p>

    但是她大笑着倒掠出去,直接将怀中那把长剑丢了不要,在门口那边停下身形,摘下腰间布袋,扬起手后娇滴滴道:“这位剑仙,是不是觉得体内气机凝滞不前了?嘻嘻,别紧张,只是奴家专程为你精心配制出来的‘大雪拥关’,无臭无味,龙门境之下,很容易中招的,不丢人!何况只是半炷香的时间,气海凝固,气机不受驾驭而已,嗯,还要加上神魂如同结冰,再无法以心神驾驭飞剑,当然了,只需要熬到半炷香后,就可以继续当你的剑仙啦。”</p>

    老者作为三境练气士,距离中五境的龙门境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早已中招,面如金纸,无比惨淡,在“老妪”倒掠出去的瞬间,就已经脑袋一歪,倒地不起,晕厥过去。</p>

    所幸女童一事已经结束,否则恐怕就要两两赴死了,这当然是那位“老妪”极为小心谨慎的结果,她真正的目标,是负匣少年。</p>

    一颗剑仙少年的项上头颅,换取一件古榆国皇家库藏的玄字号法宝!</p>

    稳稳当当到手了。</p>

    老妪撕去覆盖在脸上的面皮,黏糊糊一张,被她丢远,露出一张成熟美妇的容颜,不但如此,身躯扭曲一番后,恢复正常体态,婀娜多姿,正是古榆国的练气士,蛇蝎夫人,最擅长用毒。</p>

    她转头笑道:“窦兄弟,该你出手了,奴家体弱,不比你买椟楼楼主的雄健体魄,便是被剑仙的飞剑刺上两剑,都扛得住。哪怕那剑仙如今已经是寻常人,可万一还藏着啥杀手锏,奴家可受不起。”</p>

    姓窦的江湖宗师缓缓走到门槛。</p>

    这名刀客望向那边站起身的负匣少年,面无表情道:“陈平安,对不住,我们国师要你的头颅一用,若只是相逢于江湖,你我说不定还能喝上一顿酒。如今不行了。连你在内,屋内三人,都要死。”</p>

    陈平安看着门口一男一女,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p>

    好像是在说你之前亲口讲述,山上不道义,习惯了草菅人命。不过你们山下又好到哪里去了。</p>

    汉子一笑置之,抽刀出鞘,大步踏入门槛,“你腰间酒壶的酒水,我回头会帮你喝掉的。”</p>

    刘太守茫然失措。</p>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p>

    陈平安依旧站在原地。</p>

    之前被马苦玄的师父,真武山那名剑修,杀掉了一名古榆国刺客,现在是一口气来了两个,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第四人。</p>

    陈平安开口道:“既然早早被你看到了家底……”</p>

    略作停顿,陈平安突然笑了起来,“初一,十五,这回出场,咱们可以漂亮一些。”</p>

    蛇蝎心肠的古榆国美妇人啧啧道:“这位剑仙,你还要垂死挣扎呀,你知不知咱们这位号称千面的买椟楼楼主,对付中五境的山上神仙,最有心得了,平时未必讨得了便宜,可今天半炷香内,拧断你的脖子,真不难。”</p>

    陈平安懒得理睬yin阳怪气的妇人,安安静静调养气机。</p>

    一抹璀璨白虹,一抹幽绿光彩,先后掠出养剑葫,悬停在陈平安一左一右的肩头附近。</p>

    妇人惊骇,颤声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还可以祭出飞剑!”</p>

    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那名刀客,都不得不停下脚步,单手持刀,变成了双手握刀。</p>

    陈平安环顾左右,向两柄飞剑笑问道:“那咱们一起,走一个?先杀话最多的,话少的,我先来对付。”</p>

    以刺杀著称于数国的买椟楼楼主,不愿冒然前进。</p>

    陈平安已经动身前冲,一脚踏出,就是一地碎裂。</p>

    与此同时,一雪白一幽绿在正厅空中划出两道美妙弧度,瞬间越过刀客。</p>

    妇人尖叫一声,脚尖一点,跃向空中,就要远遁此地,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那个少年模样的怪物了。</p>

    妇人在空中的曼妙身姿,出现一前一后两次微妙停滞,再之后,就颓然摔在地面上。</p>

    她的心口处,眉心处,皆有鲜血点点滴滴缓慢渗出。</p>

    刀客暴喝一声,双手持刀,气势攀升到顶点的男人,不进反退,双脚小腿处骤然间灵光一闪,整个人后仰倒飞出去,身躯直接撞在门外那边的影壁上,轰然撞穿一堵墙壁,一身尘土的顶尖刺客,掌心熠熠生辉,亦是有符箓加持,重重一拍地面,身形瞬间消失不见。</p>

    陈平安放慢身形,走到门槛附近,环顾四周,最后指向远处一个方向,“在那里。”</p>

    贴地飞掠的初一和十五,几乎同时飞向陈平安手指方位。</p>

    分明是坚硬的青砖地面,却出现一阵浪花翻滚的波纹,片刻之后,终于恢复平静。</p>

    陈平安这才伸手捂住嘴巴,肩膀靠着门槛,咽下那口涌至喉咙的鲜血,摘下养剑葫,两把飞剑飞回其中,陈平安轻轻喝了口酒,正是八钱一斤的土烧,味道真不错,就是不知道十两银子一斤的胭脂郡特sè美酒,是个啥滋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