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匣有两剑,降妖除魔
    (这个月的更新,只能保证达到12万字,不少于剑来上传的第一个月,也就是平均下来,每天四千字左右,请假次数肯定会多一些,大家见谅一下。)</p>

    客栈这边一夜无事。</p>

    陈平安独自住在廊道尽头的屋子,入睡前,练习六步走桩和剑炉立桩各一个时辰,最后拿出那只绘有五岳真形图的瓷碗,以及烧成焦炭似的乌木,翻来倒去,仔细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半点眉目。</p>

    希冀着两样东西能够价值一两百颗雪花钱,陈平安收起沉甸甸的乌木,将养剑葫芦里的土烧烈酒倒入小白碗,然后在灯下翻看刘高华送给自己的两本山水游记,时不时小酌几口,倒也有滋有味。</p>

    熄灯上床之后,陈平安闭上眼睛,开始回味跟马苦玄的小街一战,反省每一拳的得失利弊,光脚老人传授的几招拳法,陈平安当时哪里敢藏私,大战酣畅,时时刻刻生死一线,只得倾囊尽出,无形中对于铁骑凿阵在内的那几式拳法,感悟更深一层。最可惜的是只打出十五拳的神人擂鼓式,直觉告诉陈平安,如果再让自己一口气打出二十拳,就像古宅对付身披甲丸光明铠的树妖书生,马苦玄极有可能早早就要认输。</p>

    但是,陈平安思来想去,都觉得让马苦玄自以为险胜一招,是当时最好的选择。</p>

    不过跟这位真武山天之骄子,勉强算是打个平手,陈平安其实没有太多胜负之外的感触,一来是根本不知道马苦玄一年破三境的意义,二来马苦玄厌恶泥瓶巷的陈平安,陈平安何尝不是讨厌这个杏花巷的同龄人。</p>

    人和人之间确实讲究缘分,有些人一眼望去,就会心生好感,就像春寒严冬里的阳光,比如齐先生、李希圣和张山峰;有些人一眼望去,则是酷暑时节的日头,怎么看怎么刺眼,就像马苦玄,还有老龙城的苻南华、清风城许氏妇人。</p>

    陈平安入睡前那一刻的念头,是神人擂鼓式肯定是自己目前最压箱底的拳招了,只是不知道如果一口气能打出五十拳、一百拳,会不会一条大江都会被拦腰斩断,劈出道路?会不会一座大山都被硬生生开出一条峡谷?</p>

    天蒙蒙亮,陈平安就起床在屋内练习六步走桩,没过多久,发现有人在一座有假山有绿树的庭院朗诵,正是那个姓柳的书生,颇有几分寒窗苦读的风范,抑扬顿挫,所读内容都是圣人教诲。</p>

    陈平安继续练拳,不出意料,果然很快就有客栈各个屋子的住客,开始破口大骂,一些个脾气暴躁的江湖豪客,干脆就裸身跳下床榻,拿了桌上酒水碗碟推开窗去,就砸下去。鸡飞狗跳,那个姓柳的读书人也起了犟脾气, 蹦跳着四处躲闪,口中朗读圣贤经典的嗓门越来越大,这一下就惹了众怒,好些用被褥蒙住脑袋都没用的客人,骂骂咧咧穿衣起床,在窗口那边开始跟柳姓书生的祖宗十八代打交道。</p>

    鸡飞狗跳。</p>

    一炷香后,陈平安和大髯汉子坐在张山峰屋内,年轻道士正在帮着柳姓书生包扎脑袋。</p>

    客栈掌柜刚刚黑着脸走出去,气得咬牙切齿,摊上这样拎不清的王八蛋客人,还打骂不得,毕竟是郡守之子带来的贵客,哑巴吃黄连,真是一肚子憋屈。问题在于下榻这座客栈的人物,身份都不简单,不是腰缠万贯的各地商贾,就是行走江湖的各路豪侠,全部是不容小觑的过江龙,给这个读书人这么大清早一折腾,以后生意还怎么做?还要不要回头客了?</p>

    柳姓书生名叫柳赤诚,是白山国人氏,书生介绍自己家乡的时候,着重说了“观湖书院附近”六个字,好像这比龙尾溪陈氏的那个前缀还要荣光。</p>

    之后他们在客栈闲来无事,柳赤诚还是会偷偷摸摸溜出去,不用想也是跟刘高华姐姐幽会踏春,大髯汉子带着陈平安和张山峰去往郡城里的名胜古迹,文武庙是必去之地,胭脂郡的城隍阁的集会也要去,回来的时候徐远霞眉宇之间有些yin霾,张山峰问起也只说是舟车劳顿。</p>

    这次南涧国渡口的下船,南下路程,道士张山峰是要往老龙城去,跟陈平安一路,大髯汉子是要去往宝瓶洲东南的青鸾国,说是给朋友护送一样东西,那位朋友是江湖里认识的,很投缘,跟两人暂时同路,至于双方何时分道,得看下一处仙家渡口的渡船去向。</p>

    在胭脂郡足足等了三天,也没有等到神诰宗那伙下山历练的老少仙师,倒是等到了那位古宅老妪,她一路寻到了郡守府邸,见着了刘高华,然后刘高华带路来到客栈,给众人报了喜讯,原来不知为何古宅周边的山水气运,好似天地翻转、乾坤颠倒,污浊之气全部换成了清灵之气,如今女主人不但永绝后患,不用担心堕为恶鬼,身体肌肤也开始痊愈,反哺伥鬼身份的杨晃之后,顺带着男主人也开始温补神魂,境界逐渐攀升,竟然有了一丝破开瓶颈跻身中五境的希望,真是好事连连。</p>

    至于其中缘由,老妪只说猜测是神诰宗某位老祖宗的暗中出手。</p>

    大髯汉子和年轻道士觉得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出理由。</p>

    陈平安从头到尾听着,虽然一肚子惊涛骇浪,可是脸sè如常。</p>

    老妪临行前,说是帮陈平安拎了一坛路上买的好酒,两人便回到陈平安房间,陈平安刚关上门,老泪纵横的老妪就要下跪,吓得陈平安赶紧搀扶住老妪,死活都不受这一大礼。因为当时在灶房装酒入葫芦的关系,陈平安故意泄露天机,所以老妪知晓一些内幕,生出一些揣测,也不奇怪。</p>

    老妪没有多问什么,陈平安也没有多说什么。</p>

    老妪只是在离去之前,掏出一包用丝绢包裹的东西,小心翼翼放在桌上,轻声解释道:“姓秦的淫祠山神金身崩碎殆尽,从此世间便没了这位祸害一地山水的神祇,当然是天大的好事。我家老爷当时赶紧闻讯赶去,赶在那帮神诰宗仙师到来之前,偷偷捡了秦姓山神的大半金身碎片过来,大小总计八块,按照老爷的说法,一尊淫祠山神的金身遗物,不该有这么多才对,想来姓秦的生前也有过一番古怪机缘,不管如何,这些金身碎片可是好东西,可遇不可求,便是一国朝廷密库,都未必有太多珍藏,陈公子只管收下,算是我们主仆三人报恩了。”</p>

    说到这里,老妪又红了眼眶,“事实上公子的大恩大德,哪里是几块金身碎片能够偿还,只是宅子如今实在没什么家底,我家夫人便为陈公子立起了生祠牌位,恳请公子以后只要路过彩衣国,一定要去宅子里坐坐……”</p>

    陈平安只得点头。</p>

    老妪最后悄声道:“夫人如今相当于半个淫祠神灵,远观胭脂郡城的气象,发现这两天,每夜总有缕缕yin气在城中袅袅升起,让夫人心神不宁,还望公子早点出城,不管公子如何神通广大,老爷经常念叨,修行路上,小心驶得万年船,莫要事事掺和,哪怕次次有惊无险,可毕竟难免耽误修行,总是不美。”</p>

    陈平安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p>

    把老妪送到客栈门口,老妪笑道:“惟愿公子远游顺遂,平平安安。”</p>

    从始至终,老妪都没有去看陈平安腰间的朱红sè酒葫芦。</p>

    陈平安目送老妪身影消失于人海,转身小跑回大髯汉子的屋子,喊上张山峰,陈平安将老妪发现胭脂郡城内的气象异样,大致说了一通。汉子握住腰间刀柄,点头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先前不告诉你们,是害怕你们两个年轻人热血上头,非要趟这浑水,若真是妖魔作祟,胆敢公然在郡城内行凶,全然不把城隍阁和文武庙在内三尊神灵放在眼中,必然是了不得的大魔头,以你我三人的道行,说不得给人打牙祭都不够塞牙缝,不过一国郡城,这么大的地盘,往往藏龙卧虎,更有高手坐镇,真要打起来,占据天时地利,未必没有胜算。说到底,还是要看彩衣国朝廷跟山上关系如何。”</p>

    陈平安问道:“距离胭脂郡城最近的江河水神,以及山岳神祇,大概有多远?真出了事情,他们能够第一时间赶到吗?”</p>

    大髯汉子略作思量,盘算一番,“水神相距此地三百里,南岳正神大概有七百里。只是彩衣国的山岳神祇,修为都不会太高,毕竟疆域太小了,远远比不得那些版图辽阔的王朝,恐怕撑死了就是中五境里的洞府境。”</p>

    张山峰皱眉道:“那么一旦离开山岳地界,战力岂不就只相当于第五境的练气士?”</p>

    徐远霞无奈道:“天地规矩就是如此,没办法。”</p>

    张山峰问道:“能不能通知一下刘高华的父亲,好歹是郡城太守,之前那位驻军在郡城附近的马将军,看着也是修行中人。如果早做准备,说不得能够让暗中潜伏的妖魔邪祟知难而退。”</p>

    徐远霞叹了口气,“并非我吓唬你们,也绝不是我徐某人贪生怕死,这件事很棘手,且不说郡城那边一定不会相信,哪怕太守和将军都信了,愿意冒着谎报军情、事后被摘掉官帽子的巨大风险,火速通知朝廷,那么你们知不知道,从郡城的消息传递到彩衣国京城,再到六部衙门的审核、御书房的决议,最后到朝廷颁布圣旨,秘密号令山水神灵救援郡城,这期间需要耗费多长时间?再退一步说,圣旨下了,附近的山上练气士,山水神灵都离开地盘赶来,一旦有所风吹草动,郡城给道法深厚的妖魔提前行动,大掠一番,扬长离去,那么到最后,秋后算账,算谁的帐?”</p>

    徐远霞指了指年轻道士和木匣少年,“你们信不信,到时候我们三个,会被当成跟妖魔串通一气的同党?揭发弹劾我们的人物,不是刘郡守,就是那位马将军,更坏的结果,是妖魔一开始就另有谋划,是想要调虎离山,到时候我们这边风平浪静,某个仙家门派,或是别处州郡大城给掀了个底朝天,我们三人恐怕都不需要别人揭发,当场就会沦为彩衣国杀无赦的贼人。”</p>

    道士张山峰一脸呆滞,有些不敢相信。</p>

    徐远霞倒了一杯酒,感慨道:“不要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这般让人欲哭无泪的事情,我不但亲眼见过,也曾亲身亲历过,好几个朋友就死于‘好心’两个字上头……”</p>

    徐远霞指了指不远处的包袱,淡然道:“具体事情就不说了,反正四个朋友,最后只活下来一个徐远霞,其中一人连尸体都没了,其余两人好歹还能让我帮着收尸,两只骨灰坛,一只已经送给他家人,还余下一个,就是我此次去往青鸾国的原因了。”</p>

    难怪当时古宅,大髯汉子两次让张山峰和陈平安赶紧离开。</p>

    陈平安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徐大侠,你后悔那次选择吗?”</p>

    汉子低头闷闷喝了口酒,抬起头后,扯了扯嘴角,“死了的人,不知道,反正活着的,都快要后悔死了。”</p>

    这可能是这位满腔豪气的刀客,头一次如此不豪气。</p>

    陈平安没有直白无误地开口说留下,或者离开。</p>

    当初带着李宝瓶他们远赴大隋游学,陈平安事事做决定,是需要他这么做,容不得他流露出丝毫的怯懦和犹豫。</p>

    如今孑然一身游历江湖,已经不需要陈平安一定要为了别人去做什么。</p>

    张山峰显然束手无策,左右张望,问道:“那咋办?”</p>

    徐远霞陷入沉默,一口口酒喝个不停。</p>

    陈平安又问道:“如果留下来,遇上事情,我们三个强行出头,是不是极有可能自保都成问题?”</p>

    徐远霞小心斟酌措辞,缓缓道:“怕就怕对方里应外合,以有心胜无心,换成是我,一定会设法压制文武两庙的神灵,更何况看样子,此地文武神灵受古宅阵法和淫祠山神的影响,早已实力不济,很容易出现纰漏,好在之前我进入城隍庙,观其香火、建筑格局和气象,似乎不差……”</p>

    陈平安问道:“我们能不能直接找到这位城隍爷?把事情跟他说清楚?郡守和将军不了解这些神神怪怪的厉害,而且真遇上事情,估计能用官场上的那一套推脱责任,可是这位城隍爷可是与郡城安危戚戚相关,说句难听的,刘太守能躲起来,马将军可以按兵不动,城隍爷是绝对跑不掉的,而且妖魔若是真有所图谋,肯定会第一个针对本地城隍爷,所以城隍爷肯定比当官的更上心。”</p>

    大髯汉子眼前一亮,重重一拍大腿,沉声道:“可行!”</p>

    道士张山峰笑着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p>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陈平安开门后,看到柳姓书生和刘高华姐弟三人神sè惶惶,刘高华一屁股坐下后,倒了满满一杯酒,“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刚才城隍阁那边的天官塑像,竟然大半个身子都裂了,还渗出鲜血来,淌了一地,不但如此,城隍庙里边,满地的蛇鼠蝎子,恶心死人了,如今我爹已经派人关了城隍庙大门,免得吓到老百姓。”</p>

    大髯汉子满脸凝重,默不作声,跟陈平安和张山峰对视一眼。</p>

    陈平安问道:“文武两庙有什么状况吗?”</p>

    刘高华愣了愣,摇头道:“这个倒是不太清楚。那边我们当地人都不爱去,没啥好看的。”</p>

    面对陈平安,女子还是有些不自在,只敢坐在距离陈平安最远的柳郎身边,嗓音柔柔道:“一次端茶送水,偶然听父亲跟一位来府上做客的老道长提起过,两庙的香火虽然鼎盛,可却是属于有人供奉没谁吃的,老道长也颇为无奈,说朝廷对此也是实在没法子,彩衣国就这么点份额,不可能再多出一尊山岳正神坐镇此地,还说若是胭脂郡能够出现一位读书种子,成功进入观湖书院,此处风水,说不定可以有所改观。我爹便长吁短叹,直摇头,说这样的读书种子,哪里是胭脂郡能够求来的。”</p>

    柳赤诚一脸茫然,疑惑道:“你们在聊什么?什么文武庙什么山岳正神?观湖书院我倒是熟悉,就在咱们白山国边境嘛,我还曾经数次进去游览过,那我能不能算半个读书种子?刘姑娘,你放心,观湖书院每年都会从白山国招收一名读书人,算是对白山国的优待,说不定哪天我柳赤诚就可以……”</p>

    刘高华白眼道:“你可拉倒吧,就你肚子里那点墨水,比我多不了几两。”</p>

    柳赤诚悻悻然不再说话。</p>

    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家学问,对付女子管用,对付读书人不太管用。</p>

    闲聊之后,姐弟二人离开,临走前,刘高华记起一事,提醒道:“在城隍阁那边,听我爹的意思,明天起胭脂郡城就要开始戒严,出城容易进城难。但是保不齐后天就连出城都难了,所以柳赤诚打算今天就离开,你们三人呢?事先说好,如果真的戒严,肯定是马将军那边亲自插手,到时候我这个郡守之子,可没本事帮你们网开一面,要走最晚明天就走。”</p>

    柳赤诚已经带着刘高华姐姐离开屋子,在张山峰屋子那边依依惜别,好在有刘高华在旁边等着,这对年轻男女没敢如何卿卿我我。</p>

    徐远霞关上门后,手指轻叩桌面,“城隍阁十有八九是已经出现问题了。看来这帮邪魔外道所谋甚大啊,就是不知道胭脂郡的那尊城隍爷,目前是修为下降,给人用下作手段拘束在城隍阁内,还是已经彻底遭了毒手。现在形势恶劣,但是也趋于明朗,郡守府和附近驻军应该有所警惕,我们如果这个时候通风报信,可信度就会高出许多。”</p>

    年轻道士望向陈平安,试探性问道:“不然咱们知会一声郡守府,再离开郡城?”</p>

    陈平安点头道:“那你和徐大侠一起跟上刘高华他们,一起去往他家,我去一趟城隍阁,探探虚实,越早知道真相,哪怕只是一小部分,都利于我们做出正确的决定。”</p>

    张山峰不疑惑为何要分道扬镳,而是想不明白为何不是自己代替陈平安,去往危机重重的城隍阁。</p>

    陈平安笑着解释道:“你和徐大侠一个需要出刀,最好是罡风阵阵,好显示自己的宗师风范,一个需要驾驭桃木剑乱飞,表明自己是龙虎山最擅长降妖除魔的张天师,我去做什么?打拳给太守大人看啊?”</p>

    大髯汉子哈哈大笑,张山峰也想通关节,说是让陈平安稍等,然后起身去屋子包袱取出三张符箓,两张是品相最低、却最为实用的邪风点火符,一有邪祟yin煞之气,黄纸就会自行燃烧起来。最下边那张则是又名甲马符的神行符,浇灌灵气或是真气,一炷香内就可以飞奔如马,御风而行,不耗体力。</p>

    陈平安没有拒绝,将三张符箓收入袖中,打趣道:“就不怕我直接跑了?”</p>

    年轻道士瞪眼道:“陈平安,你可不能跑!”</p>

    陈平安赶紧摆手。</p>

    张山峰自顾自笑起来。</p>

    陈平安独自跑路的话,道士张山峰不是不心疼那张价格不菲的神行符,但是他最心疼的,还是自己少了一个好朋友。</p>

    三人在客栈门口分开,徐远霞带着张山峰,跟随刘高华去往郡城西边的郡守府邸。</p>

    陈平安刚好跟往东出城的柳姓书生顺路,只不过一个径直去城东门,一个去往东北边的城隍阁。</p>

    没了刘姑娘在场,柳姓书生就没有读书人的心理包袱了,低头哈腰跟在陈平安身边,好奇问道:“陈公子?你是不是传说中的武道宗师?虽然年纪轻轻,初出茅庐,但是因为天资太好,出身名门,所以其实在江湖上已经是屈指可数的高手?所以那天夜里的那一巴掌,才能那么虚无缥缈,让我看都没看见你的出手,半点烟火气都没有,算不算臻于化境?”</p>

    陈平安无奈道:“只要是个练武之人,打你一拳,你都看不到对方出手。”</p>

    柳姓书生觉得受到了莫大侮辱,“不可能!陈公子你一定是隐于市井的江湖宗师,要我猜测啊,说不定你就是那位享誉数国的彩衣国剑神,是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要不然谁会出门的时候携带两把剑?其中一把就是那位剑神当年行走江湖的佩剑‘烛阳’,对不对?给我摸一摸呗?”</p>

    陈平安有些佩服此人的想象力,不愿跟他纠缠不休,板着脸点头道:“对对对,就是烛阳,你可得小心,鞘内充满了凌厉剑气,只要你一拔出剑鞘,就会立即被剑气削得皮开肉绽,你怕不怕?”</p>

    “不怕。”</p>

    柳赤诚摇头道,原本想要摸一摸剑匣的双手,此刻已经乖乖放在身后。</p>

    两人分开后,柳赤诚继续沿着街道去往城门,这位文弱书生突然抬头,瞥了眼站在城楼上的一抹身影,正是湖心高台上的那位老神仙,老神仙此刻身边还站着身披铠甲的马将军,以及两位岁数都不小的陌生面孔,老神仙正在对着郡城指指点点。</p>

    柳赤诚啧啧道:“引贼入室而不自知啊。”</p>

    那边,陈平安很快就到了城隍阁外的广场,凝神望去,因为不是练气士,看不出什么气象端倪,但是纯粹武夫的直觉,告诉陈平安,那栋红墙绿瓦、龙火琉璃顶的城隍阁,比起先前游历之时的安静祥和,多出了一丝血腥yin沉,就像大雪天的地面上,有人丢了一块木炭上去,可能寻常路人不会注意,可只要行人眼力够好,就能看得到,而且无比扎眼。</p>

    城隍阁门口有衙署兵丁捕快看守,已经不准许香客进入。</p>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环顾四周,寻找一处相对僻静的高墙,悄悄走去,同时捻出一张邪气点火符。</p>

    到了那边,趁着四下无人,脚尖一点,陈平安越过墙头,翻身落在墙内,双脚才落地,指尖符箓就燃烧殆尽。</p>

    这明摆着是不用如何试探虚实了,已经是实打实的妖魔作祟。</p>

    陈平安一手摘下养剑葫,喝了一大口烧酒。</p>

    一手绕过头后,拍了拍身后木匣,槐木剑被取名为除魔,阮师傅铸造的那把,暂时命名为降妖。</p>

    不管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怎么瞧不上眼,说什么烂大街啊俗不可耐啊,陈平安还是觉得降妖除魔这两把剑的命名,很好。</p>

    既然自己取了这么好的名字,可不能辜负了。</p>

    陈平安一脚轻轻挑开猛窜而来的毒蛇,看似轻描淡写的挑开,那条毒蛇在空中就已经骨碎肉烂。</p>

    陈平安更多注意力,还是远处矗立于朱漆大门外的两尊天官泥塑彩绘神像,一左一右,满身鲜血流淌不已,还有无数sè彩斑斓的毒蛇缠绕蠕动,更有大如手掌的蝎子,立于神像头顶或是手臂之上,通体漆黑如墨,耀武扬威,甚至还有老鼠从破碎的神像腹部、脸颊钻进钻出,大胆至极。</p>

    陈平安没来由想起了家乡神仙坟的惨淡光景,顿时火冒三丈,沿着墙根缓缓而行,尽量让自己头脑清明,呼吸平稳,毕竟出拳强弱,以及一身真气厚薄和运转快慢,跟肚子里的火气大小,没半颗铜钱的关系。</p>

    陈平安边走边在心中默念:“陈平安,确定打不过的话,就要跑得足够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