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一十七章 剑仙
    混江湖久了,谁还没有一点压箱底的本事和法宝。</p>

    当楚姓书生听到“初一”这个称呼后,就没来由心弦大震,心知不妙,说不定就是那名少年的杀手锏,但是却无法感知到那股危机,起始于何处,狼狈不堪的楚姓书生心思急转,一咬牙,从袖中滑出一颗青白sè的圆球,流光溢彩,一看就不是俗物。</p>

    楚姓书生五指紧握之后,那颗圆球如蜡烛遇火融化,粘稠如水银的汁液,迅从他手臂处蔓延开来,迅速覆盖全身,下一刻,修长男子竟然穿上了一具洁白如雪的甲胄,中央的护心镜,精光闪闪,是光明铠样式,世俗世界的道观寺庙之中,天王灵官神像多穿此甲,蕴含光明正大之意。</p>

    如果不是察觉到性命都受到威胁,楚姓书生哪怕恢复真身,也不愿使出这颗价值连城的“甲丸”,甲丸是兵家至宝,倍加推崇,价格没有最贵只有更贵,并且一向有价无市,它们一般由墨家机关师和道家符箓派联手锻造,平时收敛为拳头大小的丹丸模样,不占地方,方便携带,一上战场就可以浇灌真气,瞬间宝甲护身,坚不可摧。</p>

    楚姓书生有甲丸宝甲护身,铠甲表面散发出一层微微荡漾的洁白光晕,如大雪满地的月夜景象,读书人站起身,比起之前多了几分从容,苦笑道:“少年郎,你可是把我害惨了。原本这件光明铠,是为了预防出现分赃不均的结果,到时候就可以用来抵御白鹿道人和山神的联手攻势,现在早早露出了马脚,他们一定会更加小心防范,这可如何是好?”</p>

    虽然言语轻松,但是书生没有丝毫掉以轻心,当下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怎的少年喊出“初一”之后,就没了下文?即无宝剑出鞘,离开木匣,从对面厢房那边飞掠而至,也没什么隐藏在暗处的援手扑杀而来。</p>

    楚姓书生疑惑不解。</p>

    眼前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郎,绝对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家伙。</p>

    两拳就差点打得自己现出原形,恐怕那个莽莽撞撞去斩杀大妖的大髯刀客,以他的四境实力,都做不到。</p>

    虽然“初一”没出现。</p>

    但是楚姓书生依然能够断定,这个初一只要露面,必然是不容小觑的高手,或是杀力巨大的攻伐法宝。</p>

    陈平安则是有些恼火,重重拍打了一下腰间养剑葫。</p>

    如今葫芦里的那把“初一”,莫名其妙就性情大变,之前是脾气暴躁,动辄要陈平安吃苦遭罪,可自打离开落魄山后,就成了个惫懒货,整天死寂不动,甚至跟陈平安发脾气的心思都没了,在陈平安重拍养剑葫之后,依旧纹丝不动,悬停在养剑葫芦内的虚空当中。</p>

    倒是碧绿幽幽的飞剑十五,嗡嗡作响,在主动跟陈平安进行情绪上的粗浅交流,大概是想说初一不愿出战,它十五可以代劳。</p>

    两柄飞剑,开窍之后,像是尚且不会开口言语的稚童,灵智已有,但是不高,更多还是凭借本能行事,陈平安的心声和心意,它们能够清晰感知,但是双方往往沟通不畅,而且陈平安只能依稀知晓它们的情绪好坏,交流起来还是不容易。</p>

    看到陈平安的这个动作之后,楚姓书生立即凝神望去,只瞧见那只朱红sè的酒葫芦,光彩黯淡,并无异样,瞧不出半点气象神异的端倪,其实在这之前,在古宅外大雨中的相逢初期,楚姓书生就仔细打量过了背匣少年和年轻道士,当时就觉得不该是什么世外高人才对。彩衣国的朝野,山不高水不深,卧不了虎,也藏不住龙。白鹿道人之流,就已是威震一方的宗师神仙。</p>

    不出意外,楚姓书生才是那条兴风作浪的过江龙,如此才合情理。</p>

    他这趟离开府邸,从古榆国南下彩衣国,为了这栋宅子里的东西,费尽心机,哪怕稳操胜券,仍是徐徐图之,先拉拢白鹿道人和淫祠山神,三方各取所需,然后结交姓刘的世家子弟,诱骗他来此山游历,与那两个盟友说是自己不惜亲身涉险,先行探查虚实,凭借着刘姓书生自幼浸染的一身官衙气和书卷气,以此遮掩他身上那点淡薄妖气,真正目的,还是勘探阵法所依的地脉,以便大战之中,浑水摸鱼,偷了那件法宝,便不与白鹿道人和山神过多纠缠,靠着出人意外的甲丸护身,远走高飞,返回古榆国继续潜心修行。</p>

    至于那名大髯刀客的出现,不过是他临时起意,便在附近城镇散播谣言,推波助澜,将古宅渲染得愈发妖风邪气,事实上百年以来,古宅yin气浓重是真,可残害百姓、暴虐一方还真没有。为的就是让这座池塘之水更加浑浊,有利于他轻松脱身,哪怕大髯刀客耗去一些古宅主人的道行,也是好事,若是能够支撑到白鹿道人和山神赶来乱战,更是好事。</p>

    而那位古道热肠的大髯刀客,哪里晓得这些内幕,循着那些风言风语,在最近一座小镇喝过了两大碗烈酒,便热血上头,刚好觉得那场大雨古怪,便火速动身斩妖而来。</p>

    其中山神亲自涂抹油膏的火把,白鹿道人藏有铜钱鬼物的油纸伞,俱是不起眼、却很花心思的物件。</p>

    一个是帮忙此地名义上的主人,淫祠山神近距离查看古宅内部气机,一个是帮着白鹿道人布置机关,找机会现身,由内而外,毁去古宅那些用来抵御外敌的手段,比如那些残败不堪的神诰宗青词符文,残留有一缕道家正宗气韵的影壁,这些手法,帮着风雨飘摇的古宅,挡下了多次yin险袭击。</p>

    结盟三方,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p>

    不过这才正常,若非如此,在弱肉强食的山野修行,恐怕早就身死道消,沦为其他凶狠修士的垫脚石了。</p>

    与世无争的练气士有没有?当然有,比如这栋古宅,男女主人和老妪,主仆三人百年以来,深居简出,下场如何,便是当下人人觊觎的凄惨境地了。</p>

    不愿节外生枝,楚姓书生选择主动退让一步,微笑道:“陈公子,你我其实并无仇怨,何必生死相见,只要陈公子今夜愿意退出古宅,将来只要路过古榆国,我楚某人一定以美酒款待公子,便是公子想要去古榆国皇宫饮酒,例如挑选一个风雪夜,楚某人就能与陈公子拎着酒,高坐于皇宫大殿屋脊之上,大大方方饮酒赏雪便是,完全不用担心古榆国皇帝会动怒赶人。”</p>

    说实话,楚姓书生虽是来历不正的精魅出身,但是修出人身之后,不知经历了什么,气态不俗,卓尔不群,简直比起钟鸣鼎食的豪阀俊彦,还要有富贵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来定然是有其独到机缘,才能有今天的风度雅量。</p>

    陈平安终于开口说话,问道:“听说古榆国皇帝姓楚,你也姓楚,有关系?”</p>

    楚姓书生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点头微笑道:“关系有一些,但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总之相互依附,同时相互提防,比较复杂,一言难尽。”</p>

    楚字,上林下疋,疋字可作“足”字解,双木为林,树下有足,楚姓书生以此作为自己的姓氏,不言而喻,多半是古树成精。</p>

    只不过陈平安的读书识字,如今还是停留“粗通文墨、偶有会意”的表面功夫上,远远没有达到能够准确“解”字的精深地步,毕竟远远不如崔瀺或是魏檗那样学问淹博。</p>

    陈平安打量了一下楚姓书生身上那副铠甲,打定主意,先不动用十五,刚刚借此机会,试试看自己的拳法斤两,好确定自己三境境界的深浅,便又问道:“你是练气士第几境?”</p>

    楚姓书生笑道:“第五境而已。”</p>

    这当然是自谦之词。</p>

    只差一步就是中五境的神仙,怎么可能是“而已”?要知道那些宗字头的仙家豪阀,中五境修士一样是身份极其金贵的存在,不是地位清贵的长老供奉,就是职掌一方实权的执事,宗门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古榆国、彩衣国这些好似弹丸之地的小国了。</p>

    但是楚姓书生略带自得之意的谦虚,在一根筋的陈平安听来,那就是货真价实的“而已”了。这就是道士张山嘴里的第五境“大妖”?陈平安手腕轻轻扭转,咧嘴一笑,嫁衣女鬼打不过,眼前这位穿着乌龟壳的家伙,还真可以拿来练练手,能够打死是最好,打不死自己也不亏,毕竟还有飞剑傍身,不是一把,是两把!</p>

    当初陈平安刚刚练拳没几天,就敢遛狗一般逗弄正阳山搬山猿,实力不去多说,仅就胆量气魄而言,确实要强出世间武夫太多。当然一旦选择搏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亦是陈平安的强项。</p>

    楚姓书生无奈道:“为何还要打?”</p>

    陈平安给了个直白无误的答案,“不打过了你,我朋友和那个刀客会很危险。”</p>

    楚姓书生眼神yin森起来,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这么个见惯了人间荣华的强势地头蛇,“少年郎,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喽?我可是明明白白告诉你,古宅外头,还有两位虎视眈眈,你当真要掺和进来?真当我怕了你?”</p>

    陈平安的答复,让那个楚姓书生火冒三丈,“你怕不怕我,跟我打不打你,没关系。”</p>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之所以拖延这么久时间,可不是陈平安为了抖搂威风,而是他要先确定养剑葫内那两位小祖宗的意思。</p>

    这会决定他应该怎么打这场架。</p>

    本名小酆都的飞剑初一,当初在泥瓶巷祖宅现身,如一条小小的白虹挂在空中,虽然剑身纤细,但是充满了堂堂正正的磅礴气势,锋芒毕露,没有任何的遮遮掩掩。</p>

    而与杨老头以物换物的飞剑十五,则要气势稍异,飞剑神意更偏向于幽静,在养剑葫内的动静,也都是骤然而停骤然飞掠,来去匆匆,极其迅捷,每次都会在养剑葫内壁处紧急悬停,只差丝毫就要撞上,跟初一在养剑葫内的四处乱撞,疯狂碰壁,截然不同。</p>

    所以陈平安大致断定,小酆都,或者说被他擅自取名为初一的白虹飞剑,比十五更加锋利,且更为坚固,但是缺陷也很明显,就是剑速慢,且不容易被陈平安完全掌控,所以会导致每次出剑,不够精准。若是僵持不下的胶着局势,尤其是略占上风的大好形势下,大可以让初一露面,一顿乱撞,反正不怕磕坏碰坏,但是战况险峻的情形下,还是需要温顺且疾速的十五来帮助一击致命,用以一锤定音。</p>

    本命飞剑当然很强大,这可是天下剑修梦寐以求的立身之本,一旦侥幸拥有,更是珍若性命的心头好,也是让其余百家练气士无比头疼的存在。可是任意一把本命飞剑,都有两个问题,一是得来不易,炼剑所需的天材地宝,不计其数,二是以杀力惊人著称于世,不出气府就有一种无言的震慑力,但是一旦出窍杀敌,只要出现丁点儿损耗,例如剑刃崩出缺口、剑身浮现裂缝等等,修养一把残缺受损的本命剑,又是一桩天大的开销。</p>

    所以才会有一句谚语流传山上,富也剑修,穷也剑修,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也是剑修。</p>

    这就是陈平安先喊初一出战的原因所在,担心十五首次正式登场杀敌,然后就飞快落幕。</p>

    双方各有各的坚持,既然谈不拢,就只能见真章了。</p>

    真身为古树精魅的楚姓书生,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熠熠生辉的胸前护心镜,“你的拳头不是很硬吗,来,尽管朝这里打,这副价值三千雪花钱的珍稀甲丸,是古榆国皇家的地字号库藏,姓陈的,打碎了算你本事!”</p>

    陈平安哪里会跟他客气。</p>

    脚尖一点,地砖竟是瞬间碎裂,足可见前冲势头之迅猛。</p>

    古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不是没有道理的,树精书生虽然是五境练气士,体魄不弱,但确实不精通辗转腾挪和近身厮杀,所以这才花了巨大代价攫取甲丸,当做关键时刻的保命符。</p>

    楚姓书生,先天身躯坚韧,加上宝甲覆身,聚气凝神,好整以暇地迎接少年出拳。</p>

    一拳过后,势大力沉,以至于护心镜凹陷寸余,楚姓书生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古宅最外边的院墙之上,但是这次再无半点狼狈姿态,倒是背后的墙体轰然碎裂,露出惊世骇俗的一幕瘆人场景,墙内不是砖石,而是纠缠盘踞的树根,正在缓缓蠕动。</p>

    楚姓书生拍了拍肩头尘土,讥讽笑道:“就这点能耐啦?若无一颗六境英雄胆,哪怕楚某人从头到尾站着不动,任由你打上百拳千拳,陈公子想要一鼓作气打碎甲丸,还是很难啊。”</p>

    武夫的四、五、六这三境,不再局限于淬体,而是上升到炼气的武学高度,因此被誉为小宗师境,每层境界应对魂、魄、胆三物,一旦大成,武夫的战力就会层层拔高,反哺肉身不说,对峙练气士也有了更多底气,尤其是对付精怪鬼物,更是事半功倍,次次出手,拳罡所至,如烈日灼烧,万邪辟易。</p>

    一拳得逞,打在预料之中的实处,陈平安之所以没有追击,不是强弩之末,恰恰相反,这一拳只是下酒菜碟而已,陈平安主要是被书生身后的古怪墙体所震惊,难道整栋古宅的墙壁之内,皆是如此,根深蒂固?</p>

    后院那边,时不时有光芒绽放,一闪而逝,照耀夜幕,期间夹杂有大髯刀客的呼喝声。</p>

    三张黄纸宝塔镇妖符已经用完,但是还有两张金sè材质的镇妖符,藏在陈平安袖中。</p>

    以及两张缩地符。</p>

    陈平安默念一声,可以了。</p>

    之前几次出拳,都是靠着身形矫健,其实都是直来直去的路数。</p>

    然后陈平安这一次不一样了,摆出一个极其古意的拳架,一步踏出,双臂舒展,缓缓握拳,行云流水。</p>

    一瞬间,陈平安拳意如洪水倾泻,真真正正能够刺人眼眸,落在对面楚姓书生眼中,简直就是一轮大日起于东海,骇人至极。</p>

    神人擂鼓式!</p>

    楚姓书生咽了口唾沫,心想是不是再坐下来聊聊?</p>

    为何感觉宝甲护身都未必安稳了?</p>

    眼前少年分明尚未跻身武道炼气三境!</p>

    为何会有如此蛮不讲理的浑厚拳意?</p>

    楚姓书生心生退意,最少也应该避其锋芒,不要再傻乎乎任由拳头砸在身上才是,当他刚要转移位置的瞬间,那少年竟是凭空消失,转瞬之间就来到了书生跟前,一拳砸在甲丸遮覆的肋部,气势汹汹,力道很大,打得楚姓书生向一侧踉跄横移出去,但是同时让他松了口气,摆出正儿八经的拳架之后,少年的拳意吓人归吓人,但是气力似乎增长不多。</p>

    光脚老人曾经在落魄山竹楼笑言,老夫这神人擂鼓式,重先手第一拳,第一拳到了,神意牵引,首尾相连,之后十拳百拳就自然而然到了,所以第一拳一定要砸中对手,之后能够递出多少拳,就靠一口气能够撑到什么时候下坠。</p>

    所以陈平安为了第一拳不落空,不惜使用了一张缩地符。</p>

    之后,陈平安出拳越来越快,力道只是比之前略重些许,捶在楚姓书生的各处气府,甲丸宝甲光芒流淌,陈平安拳头砸在何处,光彩就在何处猛然亮起,不愧是古榆国名列前茅的珍藏法宝。</p>

    每次试图躲避,都像是只差半步,偏偏就是躲不开那一拳,毫无还手之力的楚姓书生,在结结实实挨了第十拳之后,脸sè蓦然变得惨白一片。</p>

    肩头,胸口,肋骨,腹部,后背心,头颅太阳穴,眉心,手肘,膝盖。</p>

    无一处不是少年拳头的“立足之地”。</p>

    陈平安出拳快若奔雷,关键是在楚姓书生眼中,少年始终眼神平静,呼吸沉稳,心太定了,每一步和每一拳的搭配,恰到好处,浑然天成,简直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p>

    十五拳之后,陈平安的拳头已经血肉模糊,露出些许白骨,但是陈平安对于这点不痛不痒的皮肉之苦,岂会在意?</p>

    比起仿佛铁锤一点点敲烂十指血肉、寸寸敲碎骨头之苦,比起自己动手剥皮抽筋之苦,陈平安都要觉得这点疼痛,都能算是在舒舒服服享福了。</p>

    楚姓读书人已经现出一半真身,变得身高一丈,眼眸青绿,一张脸庞布满青筋,宝甲之下可见肌肉鼓涨的迹象,如老树虬曲。</p>

    他双臂格挡在面目之前,一次次被击飞出去,竭力高喊道:“白鹿道人,秦山神,事情有变,快来助我!”</p>

    古宅外的那处山坡,淫祠山神闻声后微微变sè。</p>

    先前楚姓书生插在廊柱上的那支火把,火花很快就从火焰剥离出去,星星点点的火焰,四处飘荡,虽然大多很快消散,但是也有一些小火团,陆陆续续通过抄手游廊飘向三进院子那边,能够让山神通过如同自己眼眸的火焰,观察古宅内的景象。</p>

    所以楚姓书生跟少年的交手过程,山神看得一清二楚,这让他有些为难,不是为难出手相助,而是为难应该何时入场,才能捞取最大好处。那古榆国书生在宝甲破碎之前,他才懒得去雪中送炭,宰了少年,帮着书生保住了那副甲丸宝甲,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p>

    手捧拂尘的中年道人突然说道:“大胡子刀客的那把宝刀,锋锐程度,出乎想象,贫道若是再不出手,恐怕就要伤及女鬼真身了,怎么说,秦山神是随贫道一起去,还是继续旁观压阵?”</p>

    淫祠山神笑呵呵道:“既然是你我是盟友,就该共进退,哪有临阵退缩的道理。”</p>

    道人哈哈大笑,向前抛出那柄雪白拂尘,即将落地之时,幻发出一头身形高大的白鹿,道人一掠而去,骑乘着白鹿快速前奔,道袍大袖鼓鼓荡荡,也亏得附近没有樵夫百姓,否则估计就要纳头便拜,高呼神仙了。</p>

    淫祠山神没怎么使用术法,只是简简单单一步跨出,就走到了白鹿和道人身侧。</p>

    白鹿奔跑如风,很快就来到古宅外,中年道人身形一冲而起,白鹿瞬间重新化为拂尘,掠向主人手中,道人大笑道:“楚兄,贫道来助你杀敌!”</p>

    陈平安在递出二十拳后,就已是极限,只可惜仍是无法打碎那副甲丸宝甲。</p>

    虽然楚姓书生被打得七窍流血,魂魄震荡,真身彻底暴露,几乎整条抄手游廊都被两人毁坏殆尽,但是楚姓书生只是失去了一战之力,依靠着天赋异禀和光明铠,自保还有余力,不至于被那少年的拳罡活活震死。</p>

    然后手持拂尘的白鹿道人就从而天降。</p>

    陈平安刚刚收回一拳,轻轻一拍腰间养剑葫。</p>

    一缕白虹掠出朱红小葫芦,直刺刚刚被打得凹陷进去的宝甲护心镜。</p>

    甲丸几乎所有光彩流萤都汇聚在护心镜上。</p>

    宝甲发出瓷器碎裂的轻微声响。</p>

    那缕白光反弹而退,一闪而逝,不知去向。</p>

    奄奄一息的楚姓书生惊慌至极,但是很快就满脸狂喜,宝甲并未被刺穿,自己还没有死!</p>

    但是下一刻,他便只觉得眉心处一凉,魁梧身躯颓然后仰倒去,他在弥留之际,气急败坏地撂下一句狠话:“接连坏我大道根本,咱们走着瞧!”</p>

    说完这句话后,倒地不起的楚氏书生,竟然变作一大截青sè枯木,腐朽成灰,失去主人的宝甲也恢复成光可鉴人的圆球模样。</p>

    陈平安皱了皱眉头。</p>

    原来是在初一之后,葫芦内又有一丝幽绿光芒掠出,以快过先前那道白虹剑光许多的速度,一前一后,抓住宝甲凝聚灵气防御护心镜的间隙,第二柄飞剑轻而易举便钻透了楚姓书生的眉心。</p>

    站在古宅高墙上的淫祠山神惊呼道:“本命飞剑!”</p>

    转头就是一大步跨出去,身形很快出现在十数里之外,yin风一吹,大汗淋漓。</p>

    “娘咧,剑仙!”</p>

    那个双脚刚刚点地,飘落在游廊当中的白鹿道人,脚尖一点,拔地而起,二话不说就跑了,在空中猛然丢出拂尘,白鹿落地,道人骑乘在背脊上,仓皇远遁。</p>

    陈平安有些愕然,站在原地,一头雾水,心想我一个练拳还没两年的门外汉,怎么就成了剑仙了?我连剑修都还不是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