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一十五章 画眉
    (还有第二章。)</p>

    面无血sè的老妪身形佝偻,怔怔望着门外四人。</p>

    敲门的读书人胆子很小,见着了yin森瘆人的老妪,竟是不敢自视,躲在同伴身后,只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苦哉苦哉。</p>

    这位书生年少喜好阅读百家典籍,经常能够从那些闲情偶寄的读书笔札上,翻到一些无奇不有的鬼魅精怪,故人故事,大体上分两种,一种脂粉旖旎,类似狐魅爱书生,再就是眼前这种,鬼气森森,即便天黑时入住,咋看庭院深深,雕梁画栋,侥幸活到天明时分离去,就会变作狐兔出没的荒冢哀坟。</p>

    风雨飘摇,天寒地冻,手捧火把的读书人,比起同伴要更加胆大,颠了颠背后大书箱,一边搓手取暖,一边苦笑道:“老婶能否让我们借住一宿?外边的雨实在太大了,我们有朋友经不住冻,已经晕过去了,若是再无暖和的地儿,能否熬过今夜都难说,还望老婶帮帮忙,就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p>

    老妪板着脸,说着拗口难懂的地方方言,好像是在质问什么。</p>

    书生满脸苦涩,只得用老妪同样的方言解释一番。</p>

    老妪微微转动那双死鱼眼,盯住陈平安,竟是突然用上了宝瓶洲雅言,“习武之人?”</p>

    陈平安点点头。</p>

    老妪望向陈平安背着的年轻道士,露出桃木剑的剑柄,在昏睡之后,道士张山的呼吸反而比起清醒时分,更加绵长沉稳,这大概就是练气士的神奇之处,处处返璞归真,出人意料。老妪发现那柄桃木剑后,眼睛眯起,“你朋友是修道之人?”</p>

    陈平安继续点头。</p>

    老妪最后望向那个畏畏缩缩的持伞读书人,“读书之人?”</p>

    腰间悬挂一枚羊脂玉佩的书生摇头道:“尚无科举功名,算不得读书人。”</p>

    老妪扯了扯嘴角,肩头一晃一晃地让出道路,“既然都是正经人家,那就请进吧,记得进门之后,在各自房间休息便是,不要随便乱走,惊扰了我家主人,后果自负。房内有炭盆火炉,诸位公子一切自便,无须询问,来者是客,我家主人还不至于为此斤斤计较。”</p>

    老妪关门的时候,四处张望一番,然后迅速关上大门,沉重大门在老妪手中,仿佛轻若鸿毛,砰然关闭。</p>

    这栋宅子真不小,应该是四进的院子,陈平安在内四人被安排在第二进大院,就被告知不可以去往后边的庭院。宅子的翘檐雕刻有瑞兽、花鸟和山水云纹,窗花精美,院内地面用青红两sè石砖铺就,主次道路分明,井然有序。</p>

    抄手游廊连接着正房厢房,以便于当下这种雨天,自由行走。</p>

    老妪的身影没入衔接二三进院子的狭窄游廊,漆黑一片,蓦然一个闪电,两位书生尚未收回视线,刚好看到老妪惨白的笑脸,吓得两人魂飞魄散,连忙去往相邻厢房,各自姓楚、刘的两位书生,不敢各自入睡,只得暂时聚在一间屋子,姓刘的书生放下油纸伞后,挑灯夜读圣贤书,以此壮胆。</p>

    姓楚的读书人胆子稍大,否则也不会知晓此地有宅子,他放下了火把,开始捣鼓火盆,从书箱里拿出油纸包裹严实的火折子,很快点燃炭火,房屋很快就暖和起来。他环顾四周,伸手按了按床铺,被褥泛着淡淡的潮湿霉味,只是这也在所难免,彩衣国在今年入春之后,yin雨绵绵,几乎没有什么大太阳,倒是不好在这种事情上苛责主人,何况有个歇脚的地方,已是不幸中的万幸。</p>

    姓楚的读书人头束青sè方巾,身材修长,相貌堂堂,眉宇之间,有一股凛然正气,他环顾四周,发现窗格多变,样式精巧且寓意美好,雕刻有蝙蝠、鲤鱼和灵芝等,一般只有书香门第才会有此心思。他突然凑近窗户,凝神望去,发现两扇窗户之间的稍宽木条上,好像有一些朱漆痕迹,字迹斑驳,模糊不清,依稀看出是一些符箓文字。</p>

    随着屋内逐渐温暖起来,刘姓读书人的胆子也大了一些,便放下手中书籍,看到同伴好像在盯着窗户看,便顺着他的视线抬头望去,结果看到窗户外边一片通红,映照出一张苍老脸庞,沙哑出声道:“天sè已晚,还望两位公子早些休息啊。”</p>

    提灯笼巡夜的老妪这一下突然出现,把两个书生差点给活活吓死。</p>

    老妪刚刚从院子对面的厢房走来,那边的背匣少年同样是挑灯看书,同样是望向窗户,就没有这般惊慌失措,老妪摇摇头,蹒跚远去,呵呵笑道:“读书人的胆子,到底是小一些。”</p>

    对面厢房。</p>

    陈平安斜站在窗口附近,轻声提醒道:“老婆婆走了。”</p>

    原来年轻道士在进入宅子之前,就清醒过来,咽下一颗回阳丹,就着陈平安那只江湖里的烈酒,一下子就精神焕发,原本他不愿意浪费一颗丹药,但是他突然觉得有妖气一闪而逝,不敢再吝啬丹药,一文小雪钱,终究比不过自家性命。道士张山从床上坐起身,披上一件崭新道袍,弯腰坐在火盆旁边,伸手烤火取暖,压低嗓音道:“陈平安,今夜咱俩轮流守夜吧,不然实在是不放心,总觉得这里不太对劲。”</p>

    陈平安笑道:“你只要把系着听妖铃的桃木剑,挂在窗口附近就行了,我对于妖怪精魅没什么了解,所以还是需要铃铛帮着提醒,至于守夜,我很擅长,你放心睡觉,真有了事情,我不至于连通知你都做不到。”</p>

    道士张山想了想,找了个理由,“挂好桃木剑和听妖铃铛,小道再烤烤火,等身子骨暖透了再睡不迟。”</p>

    年轻道士在斜挂木剑的时候,陈平安说道:“窗格那边曾经有人画符,不过时间久了,已经看不太清楚,但应该是你们道家的符箓,你认不认得?”</p>

    年轻道士原本没有注意,在陈平安出声提醒后,仔细端详,这才发现蛛丝马迹,不由得佩服陈平安的胆大心细,细细打量之后,他的脸sè越来越沉重,最后伸出手指轻轻抹过朱漆痕迹,在鼻尖嗅了嗅,沉默着坐回椅子,“如果真如小道所想,就有些麻烦了,窗格上所画之符,正是用以驱鬼的赤书,观其残迹,应当是神诰宗青词符的一种,以特殊朱漆写就神仙青词,威力巨大,而且既然是神诰宗前辈高人的手笔,甚至几乎写满了大半窗户,且落笔急促,可想而知,那位前辈需要面对的邪祟鬼物,定然道行不浅。”</p>

    年轻道人哀叹一声,悔恨道:“早知如此,小道当初就不该节省那颗回阳丹,早早吃下,也不至于临近宅子的时候,还是昏迷不醒,不然小道对于堪舆风水一途,略有心得,在远处稍加打量,就可以大致看出这栋宅子的藏风聚水,大抵上是什么流派,以及聚拢风水的根本之法,是阳还属yin,是否偏离正道,只要辨认出大致脉络,就可以推算出很多事情……陈平安,对不起,是小道害你身陷险境了……”</p>

    陈平安听着年轻道士的自责言语,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打趣道:“张大天师,除魔卫道,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p>

    年轻道士连忙摆手,“别别别,小道可当不起‘天师’这个称呼。”</p>

    说到这里,张山便有些憧憬,轻声道:“真正的天师,是龙虎山天师府的张氏嫡系子弟,个个穿黄披紫,是世袭几千年的山上宰相,除此之外,跻身中五境的外姓天师,也有资格获得‘天师’赐号,但同样是龙虎山天师,也分好多种的,头一等天师,是进入龙虎山祖师堂享受香火的上五境老神仙,再往下便是生来便是黄紫贵人的张氏嫡传,其中一人,将来会职掌‘天师印’和一把仙剑,再往下,便是在龙虎山结茅修行的许多外姓天师,龙虎山作为一座天然福地,对外开放,只需那些练气士,答应修道有成之后,下山斩妖除魔即可,到时候龙虎山会赐下一柄桃木制成的木剑,这也是龙虎山的气量所在,让我们这些别洲道士,都要无比心神往之。”</p>

    陈平安听得仔细,觉得这个龙虎山和张天师们,的确不错。</p>

    大雨滂沱。</p>

    这栋宅子门口的两座小巧石狮,时不时发出一阵轻微的崩裂声响。</p>

    老妪站在第三进院子的正房外边,踩在一条小板凳上,将那盏灯笼挂在廊柱笼架上,灯火昏暗,随风飘摇。</p>

    噗一下,灯火熄灭,原来是里边的灯烛已经燃尽。</p>

    老妪咳嗽着重新站上板凳,摘下灯笼,从袖中摸出一只鲜红似血的崭新烛火,若是细看,竟无灯芯,老妪转过身背对院子,从头上拔下一根白发,猛然插入灯烛中心,仿佛是以此作为灯芯材料,然后老妪对着烛火轻轻呵了一口气,灯烛瞬间点燃,放入灯笼之后,再度挂在廊柱上。</p>

    这盏灯笼,就这么微微摇晃,灯火闪耀在大宅之中。</p>

    若是晴朗的夜sè,必然会惹来飞蛾扑火,就是不知这荒郊野岭的雨夜之中,它的存在,意义何在。</p>

    年轻道士没有睡意,陈平安小口小口喝着朱红酒葫芦里的烈酒,听着张山说他之前几次遭遇妖魔的惊险经历,陈平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年轻道士下意识望向窗口桃木剑,铃铛安静,并无异样。</p>

    很快房门那边传来敲门声,原来是那两位读书人联袂拜访,陈平安手提酒葫芦,过去打开门,门外大雨声势依旧吓人,而且歪风斜雨,以至于廊道地面都没有一处干燥地方,姓楚的修长书生手持雨伞,一手拎着酒壶,面带微笑,姓刘的读书人双手凑在嘴边,呵气取暖,笑道:“楚兄这趟出门,带了几壶好酒,如今还剩一壶,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今夜是不敢入寐了,就想着能不能借着酒劲,回去后来个倒头就睡,楚兄就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是两位愿意小酌几口,咱们共饮一番?事先说好,我的酒量是最少半斤才倒,所以你们只能稍稍喝一些,见谅见谅。”</p>

    陈平安提起手中朱红sè酒葫芦,笑道:“我自己带了酒,你们可以三人分一壶。”</p>

    当时给陈平安以及年轻道人撑伞的刘姓读书人,大步走入屋子,爽朗大笑,“如此甚好,如此甚好。”</p>

    楚姓读书人笑着尾随其后,将雨伞放在墙脚根,四人围坐火盆,煨酒片刻,刘姓书生一拍脑袋,“酒杯忘拿了。”</p>

    然后他苦笑着望向同伴,“楚兄,我是不敢去拿了。”</p>

    楚姓书生笑着起身,无奈道:“若是世间真有鬼神,岂不是不用怕死了?是好事才对。再说了,读书人腹中自有浩然正气,想必鬼神也要敬畏几分,你怕什么。”</p>

    人一多,坐在椅子上的刘姓书生就有了生气,玩笑道:“我连小小举人都考不中,说明肚子里的浩然正气没有多少斤两,当然害怕,楚兄却是进士之材,远胜于我,当然可以不用害怕。”</p>

    楚姓书生笑着摇头,大步离去,他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对面厢房,然后推门关门,快步走回,拿来了四只酒杯,酒杯内壁,绘有两只雄赳赳气昂昂的五彩公鸡,道士张山接过一只酒杯,试探性问道:“楚兄,刘兄,这该不会是彩衣国独有的斗鸡杯吧?”</p>

    刘姓书生眼睛一亮,“道长也听说过我们彩衣国的斗鸡杯?”</p>

    桌上灯火不够明亮,年轻道人便双指捻住酒杯,将其倾斜,借着火盆炭火的光亮,仔细观察着两只五彩公鸡,感慨道:“大名鼎鼎,大名鼎鼎啊,自然早有耳闻,小道来自北边的俱芦洲,行走江湖的时候,曾经见过两位武林豪客为此一掷千金,借斗鸡来赌博,很神奇,听说只要酒杯倒入大半酒水,再往杯壁注入一缕灵气,两只公鸡就会自行相斗,不死不休,而且哪怕是中五境神仙里头的十境圣人们,都未必看得准胜负走向,所以斗鸡杯只要出了你们宝瓶洲,价格就是百倍千倍往上暴涨,南涧国的那座渡口,彩衣国的斗鸡杯,正是登船的重要货物之一。”</p>

    刘姓书生脸sè颇有自得,点头笑道:“什么灵气不灵气的,我可不清楚,只知道咱们彩衣国的江湖宗师,喜欢以此取乐,往杯中倒入酒水之后,反正他们只要双指一捏,就能够让斗鸡杯活过来,然后争斗不休,直到分出胜负。至于为何如此玄妙,我曾经在各地县志上,看到过一些记载,说是烧制斗鸡杯的五彩土,是天底下独一份的有趣之物,而且相传此土一旦离开彩衣国境内,很短时间就会变了气味,与寻常土质再无差别,所以才使得斗鸡杯成了咱们的独有瓷器。”</p>

    道士张山啧啧称奇,心想谁若是能够垄断斗鸡杯的瓷土,岂不是日收斗金,一夜暴富?</p>

    陈平安相信这个说法,因为对于土壤属性,陈平安由于烧瓷的缘故,接触颇深,龙泉窑工祖祖辈辈都是窑工,烧瓷就需要跟土打交道,所以陈平安听说过不少神神道道的说法,比如姚老头曾经讲过,泥土离了地,最后是塑成泥菩萨,吃香火;还是烧造成瓷器,送进了皇帝家里;或是成了老百姓家里的破瓶烂罐,难逃火烤水浸,都是有其根脚的,各有各命,与人相似。</p>

    刘姓书生喝过了三两酒,满脸通红,正好微醺,是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刻,微微摇头,笑问道:“道长背负桃木剑,一看就是神仙中人,能否让这斗鸡杯‘活’过来?若是可以,咱们不妨赌一赌,找点乐子,小赌怡情,咱们赌点什么?”</p>

    这位读书人脸上焕发出一股异样神采,显而易见,喝没喝酒,完全就是两个人,而且多少还有点赌性。</p>

    楚姓书生叹息一声,轻声劝道:“刘兄,喝过了半斤酒,赶紧歇息吧。”</p>

    道士张山也连忙说道:“一只斗鸡杯,能值好些银钱,何必挥霍了。”</p>

    刘姓书生一口饮尽杯中酒,大手一挥,将手中那只酒杯狠狠砸在墙壁上,摔了个粉碎,哈哈笑道:“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留其名者又死尽,唯有此物千百年,真是荒谬,一只斗鸡杯,在彩衣国内能值几个钱?二两银子罢了,一个进士值几个钱?那可就贵喽,反正我刘臻买不起……”</p>

    楚姓读书人脸sè尴尬,解释道:“刘兄醉酒之后,就喜欢说胡话,恳请道长和公子多多包涵。”</p>

    陈平安笑了笑,默默喝酒。</p>

    最后醉话连篇的刘臻被同伴搀扶回去,张山送到门口。</p>

    陈平安瞥了眼门口那边,始终没有起身挪步。</p>

    ————</p>

    大雨之中,有一位大髯刀客,穿过重重雨幕,大步流星走向宅子,叩响大门。</p>

    老妪站在门槛内,沙哑问道:“有何贵干?”</p>

    汉子喊道:“躲雨!”</p>

    老妪yin恻恻道:“你这汉子,说话中气十足,不是需要躲雨的人。”</p>

    汉子没好气道:“怎的,贵府连一个落脚的地儿都没啦?!”</p>

    老妪嘿嘿笑道:“落脚地儿倒是还有些,就是你这汉子气盛,我家主人怕是不会喜欢,若是惹恼了脾气不好的主人,莫说是落脚的地方,便是搁放一百七八斤精肉的地儿,都会有了。”</p>

    刀客那一脸络腮胡子,根根坚硬好似枪戟,一手按住刀柄,睁眼圆瞪那大门,“恁的废话!赶紧开门,这雨下得好生邪气,我不躲雨怎么行,以后还怎么逛青楼,岂不是给那些磨人的小妖精活活笑话死?”</p>

    大门缓缓打开,老妪轻声叹息道:“给别人笑话死,总好过真的死了啊。”</p>

    大髯刀客微微凛然,但是很快就哈哈大笑道:“老子这副童子之身,积攒了三十多年的阳气,怕个卵!莫说是妖魔鬼怪,便是它们的祖宗见着了我,也要主动避让。”</p>

    粗粝汉子走入院子,眼见着那堵影壁,皱了皱眉头。</p>

    老妪再次重重关上大门。</p>

    门外的一尊石狮子,咔嚓一声,原来是头颅坠地,摔成了粉碎。</p>

    只是这点动静,早已被大雨声掩盖过去。</p>

    ————</p>

    宝瓶洲南方某些国家的大族之内,女子多住在独有的闺阁绣楼,一些家风苛刻的士族,甚至会拆掉上下通行的楼梯,将待字闺中的女子如书籍一般“束之高阁”,等待出嫁之日。</p>

    最后一进院子便有一座绣楼,二楼美人靠处,夜幕深沉,却有男子在为女子画眉,手中眉笔轻轻落在女子脸上,那女子血肉模糊,腐败不堪,多处裸露出白骨森森,甚至还有白蛆翻滚,却依稀可见她的笑意盎然。</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