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四章 故人来送剑去
    去而复返的年轻道人,让诸多小镇少女妇人惺惺念念的那个家伙,又开始在原来的位置摆摊了,只是如今小镇热闹非凡,竟然隔壁就有抢生意的同道中人,身穿一身崭新道袍,古稀之年的岁数,却脸sè红润,十分道骨仙风。</p>

    老道人坐在一张大桌子后,一股神仙气便扑面而来,桌上搁着一只油光铮亮的大签筒,里头装着修剪整齐的漂亮竹签,桌旁插着一杆豪奢气派的绸布幡子,上边写着一副对联,“知yin阳晓八卦,识天文明地理,一支签的事;可以破财消灾,能够积攒功德,几文钱而已。”</p>

    这张算命摊子,生意火爆,求签算命的小镇百姓,络绎不绝,都说灵验,一传十十传百,加上初来乍到的算命先生摊上了好光景,如今龙泉郡县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确定了世上真有神仙,就愈发心诚,说是几文钱一支签,可再穷的门户人家,也愿意掏出一大把铜钱,沾沾老神仙的喜气。</p>

    年轻道人这边摊子生意冷清,门可罗雀,当真是名副其实的门可罗雀,在摊子摆起来的时候,就有一只黄雀从远处飞掠而至,然后盘旋离去。年轻道人有些伤心,可怜巴巴望着一些个妙龄少女,曾经可都是热络聊过天的熟悉面孔,只是那些闻讯而来的少女们,多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故意眼睁睁看着英俊道人的窘态,反而愈发开心。</p>

    这让年轻道人就有些伤心了,最后实在无聊,眼见着隔壁摊子暂时没什么求签算命的人,便干脆厚着脸皮去坐在凳子上,老道人虽然满脸正气,目不斜视,其实心里头相当发虚,拳怕少壮,真要为了生意动起手来,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经不起眼前这位年轻小伙子的三两拳伺候,老道人算命是学了点皮毛本事,嘴皮子打架,很擅长,真动手干架,保管跪地求饶。</p>

    头顶莲花冠的年轻道人坐下后,笑眯眯不说话。</p>

    老道人眼角余光瞥了一下,是以往没见过的一顶莲花冠,他们宝瓶洲和东南那边的大洲,除了寥寥无几的几座大型道观,山上山下的各路道士,几乎全是鱼尾冠,这可乱不得,涉及到一教道统的大事情,谁敢乱戴?不用道观出面,就会被官府抓起来吃牢饭。</p>

    老道人心中大定,十有八九是个连入门规矩都不懂的雏儿,道听途说来一些粗浅仪轨,就弄了这么顶不伦不类的道冠戴着,说不定还沾沾自喜呢,觉得自己鹤立鸡群,不与俗同。老道人算了一下摊子距离县衙的路程,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气势猛地摇身一变,目露精光,瞬间恢复了世外高人的做派,直愣愣盯着一副好相貌的年轻道人,很能唬人。</p>

    年轻道人果然流露出惴惴不安的神sè,“老仙长,难道只看面相,就发现小道这趟远游的不顺遂了?”</p>

    娘咧,碰到个缺心眼的。这就挺好,真要是个愣头青,反而不美。凭自己这三寸不烂之舌,保管三句话,就拿下这个刚入行的晚辈。</p>

    老道人心中偷着乐,心想就你小子隔壁摊子的生意,能顺遂?</p>

    老道人故作高深,“看在你是晚辈后生的份上,抽一支签吧,不收铜钱,免费帮你算一卦。”</p>

    年轻道人呵呵笑道:“哪里好意思劳烦老仙长,只是过来聊聊天而已,一场萍水相逢也是缘嘛……”</p>

    年轻道人嘴上说着客套话,却早已弯腰前倾,就要伸手去抓取一支竹签。</p>

    老道人一挑眉,伸手按在竹签之上,年轻道人悻悻然收回手,轻轻挥动,讪笑道:“哈哈,小道看老仙长的竹签沾了些灰尘,就想要帮着拂去。”</p>

    老道士皮笑肉不笑着,明摆着是要不关门就谢客了。</p>

    因为不远处有妇人带着稚童正往摊子赶来,生意登门,老道人哪里有功夫跟一个蹩脚同行挥霍光yin。</p>

    年轻道人只得乖乖站起身,返回自己的摊子,双手抱住后脑勺,身体后仰,望向蔚蓝天空。</p>

    更远处,一个中年汉子带着长眉少年缓缓而来,少年来之前,只听老祖宗说是“他这一脉的老爷”,饶是心志远胜常人的谢家长眉儿,仍是心里打鼓不停,只想着一定是一位腾云驾雾的老神仙,白发苍苍,说不定身边还有灵物跟随,不是仙鹤就是蛟龙,总之定然是仙气冲云霄的大人物。</p>

    可当长眉儿看到是那张半生不熟的面孔后,顿时懵了。</p>

    年轻道人在小镇百姓这边不陌生,会给樵夫窑工算卦,会给姑娘妇人看手相,会帮人写家书,什么都会做,一些个能够蹭吃蹭喝的红白喜事,年轻道人也不含糊,无非就是帮忙念叨几句吉利话,然后就开始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比起上山下水的青壮汉子,毫不逊sè,简直能让心疼饭菜钱。</p>

    长眉儿的娘亲,那位知书达理的谢宅当家妇人,曾经就带着少年来算过命,抽出一支上签,说了一通虚头巴脑的好话,把他娘亲给欣慰得撇过头去擦拭泪花,结果年轻道人得寸进尺,说要给他娘亲也看看手相,一脸笑意贼头贼脑的,长眉儿气得当场就拉着娘亲回家,心想哪有这么厚颜无耻的sè胚,牵着娘亲离去后,少年当时还转头狠狠瞪了眼年轻道人。</p>

    谢实刚要恭敬行礼,年轻道人微微摇头,伸手虚按两下,示意谢实坐下便是,谢实便老老实实坐在那根长凳上,长眉少年咽了咽口水,站在谢实身边,低着头,脑子里一团浆糊。</p>

    老道人斜眼一瞥,发现有人去往隔壁摊子,差点要翻白眼,竟然还有人眼瞎找那嘴上无-毛的后生算命?不是糟践铜钱是什么?</p>

    谢实不知如何开口,天君头衔已是囊中物的一洲道主,竟是坐立难安。</p>

    年轻道人不理会谢实,微微抬头望向低头的长眉儿,打趣道:“贫道当年没骗你吧,你的那支上签,货真价实,童叟无欺。”</p>

    少年不知为何,就要下跪磕头,只是偏偏如何都跪不下去。</p>

    在陈平安那边自称姓陆名沉的年轻道人,笑道:“不用这么紧张,当年你又没做错什么,心虚得好没道理,怎么,只因为辈分比你家老祖宗高一些,你就觉得自己错了?那你这辈子可就有的愁喽,越往山上走,越是见着谁就觉得自己错,何苦来哉,白白浪费了贫道的一支上签。”</p>

    少年以往在自己跟前挺伶俐懂事的一孩子,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反而露怯,这让谢实有些恼火,只是刚要出声训斥,就被年轻道人一瞪眼,吓得谢实噤如寒蝉,闭嘴不言。</p>

    谢实心中苦笑,原来自个儿比起长眉儿,好不到哪里去。</p>

    陆沉轻笑道:“真不打算留在身边雕琢?”</p>

    谢实正襟危坐,深呼吸一口气,运用神通正了正本心,不再如先前那般畏手畏脚,回答道:“大树荫庇之下,既是福气,也是坏事,很难长出第二棵高树。”</p>

    陆沉点头道:“正解。”</p>

    然后陆沉揉了揉下巴,啧啧笑道:“回头贫道可以把这句话去跟师父说一说,让他老人家别总唠叨当徒弟的不成材,当师父的最少有一半错嘛。”</p>

    谢实好不容易平稳的心绪,立即一团乱麻,苦着脸一言不发。</p>

    还想要当天君,怕不是连个真人名号都保不住吧?</p>

    自家老爷的师父,当然不至于为此生气,但是谁不知道自家老爷的二师兄,那个难以揣测的脾气……</p>

    那位若是动了肝火,谁扛得住?</p>

    陆沉对长眉少年招招手,“来来来,帮贫道看着摊子,贫道随便走走,见一见熟人去。”</p>

    长眉儿哪敢鸠占鹊巢,真的去坐在那么个位置上,打死不挪步。</p>

    谢实如释重负,他是真怕长眉儿傻乎乎去一屁股坐下。</p>

    陆沉也不以为意,对连忙起身的谢实吩咐道:“其他人贫道就不见了,你跟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别热脸贴冷屁股,贫道最近心情不太好,怕到时候一个收不住手,呵呵……还有啊,以后贫道若是想见你家子孙,哪里需要你多此一举地领着过来,他就是躲在下边的福地里头,贫道一样也能见着,对不对,所以下不为例。”</p>

    谢实压低嗓音,点头道:“谨遵法旨!”</p>

    陆沉咳嗽一声,笑眯眯问道:“这孩子他娘亲呢,怎么有事没来啊?上会儿手相都没来得及看呢。”</p>

    第一次亲眼见到“本脉老爷”的谢实,嚅嚅喏喏,实在说不出一个字来。</p>

    在诸多天君、大真人之间偷偷流传的那些个传闻,原来全他娘是骗人的!</p>

    长眉儿已经彻底呆滞了。</p>

    陆沉大摇大摆离去,经过隔壁摊子的时候,满脸羡慕道:“老仙长真忙啊。”</p>

    老道士轻轻颔首一笑,心中则腹诽,赶紧滚蛋!</p>

    陆沉一路逛荡,最后步入泥瓶巷,经过曹家祖宅的时候,大门紧闭,婆娑洲的陆地剑仙,曹曦在屋内默默作揖行礼,火红狐狸趴在地上,做出五体投地的虔诚姿态,瑟瑟发抖。</p>

    陆沉对此无动于衷,径直走到一栋院子前,蹦跳着张望院子里的景象。</p>

    正坐在隔壁院子晒太阳的少女站起身,皱着眉头,“你干嘛呢?”</p>

    陆沉视线偏移,手指指着自己鼻子,哈哈笑道:“姑娘,你认不得贫道啦?去年我在这边待过的,咱们认识啊,再说了,你和你家少爷还在贫道摊子上算过命呢,不记得啦?”</p>

    少女装模作样地假装用心想了想,然后摇头道:“不记得!”</p>

    陆沉走到陈平安隔壁的院墙外,踮起脚跟扒在墙头上,使劲嗅了嗅鼻子,“姑娘正煮饭呢,香啊。贫道在这儿都闻得见饭香了。”</p>

    稚圭还是一脸天真无邪,摇头道:“没有啊。”</p>

    陆沉笑着,微微歪头,伸手点了点少女,“贫道鼻子灵着呢,姑娘你骗不了人的。”</p>

    少女哦了一声,去了灶房,将土灶里头的柴禾全部夹出来,一个原本火烫的煮饭土灶,立即熄火,成了一锅夹生饭。</p>

    少女走到灶房门口,拍拍手问道:“现在呢?”</p>

    陆沉伸出大拇指,“算你狠!”</p>

    少女全然没当回事,问道:“你找陈平安?啥事?我可以帮你捎话。”</p>

    陆沉笑道:“贫道自己找他就行,不敢麻烦姑娘,不然贫道害怕明儿摊子就摆不下去了。”</p>

    稚圭说道:“说吧,我跟陈平安很熟的。”</p>

    说完这句话,她伸手指了指屋门上头张贴着的福字,“你瞧,跟他家一模一样的,陈平安送我的。”</p>

    小姑娘,没你这么睁眼说瞎话的,真当贫道不会算啊。</p>

    陆沉忍不住嘴角抽搐,真不知道齐静春当年怎么就受得了这丫头,还愿意百般呵护她。</p>

    陆沉叹了口气,“其实贫道今天不找陈平安,是来找你,王朱。”</p>

    稚圭面无表情地看着年轻道人,“虽然我家公子暂时不在小镇,但是你如果敢欺辱我,回头陈平安会帮我报仇的,还有,我认识齐静春,他可是儒家圣人,就不怕他死了又突然活过来,打死你?”</p>

    陆沉伸出双手,揉了揉脸颊,无奈道:“且不说陈平安会不会帮你报仇,齐静春死了就是死了,不会活过来的。”</p>

    稚圭轻挑柳眉。</p>

    如杨柳依依,被春风吹拂而斜。</p>

    陆沉重新双手扒在墙头上,笑道:“王朱,贫道有一桩机缘想要赠送给你,你敢不敢收下?”</p>

    两只青sè的道袍袖子,就那么柔柔铺在黄泥院墙上。</p>

    如龙盘虎踞。</p>

    稚圭双臂环胸,像是在护住自己,冷笑道:“sè胚,无赖,登徒子,浪荡子!”</p>

    陆沉收起手,捧腹大笑。</p>

    遥想当年,世间犹有真龙千千万,论功行赏之后,负责坐镇所有天下的湖泽江海,其中就有最负盛名的一条雌龙,身份已算贵不可言,对自己是何等痴情?在世人眼中,自己又是何等绝情?</p>

    年轻道人差点笑出眼泪来。</p>

    大道再大,可容不下儿女情长。</p>

    只羡鸳鸯不羡仙,书上有,山上有,山顶没有。</p>

    陆沉看着眼前这位本不该出现在世上的少女,记得自己当初曾经亲口问过师父,为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却有骊珠洞天的存在。</p>

    老头子只笑着说了两句话。</p>

    “疏而不漏即是症结所在,奉行天道之法,已经不足以立身,故而崩塌。”</p>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一生万物。”</p>

    当时老头子蹲在那座莲花洞天的池塘旁,掬起一捧水,往一张略微倾斜的荷叶上撒去,洒在了高处,顺势而下,逐渐分流,最后全部重归池水。</p>

    然后老头子朝陆沉高高抬起一只手掌,原来手心犹有一粒水珠,当手掌歪斜,水珠便开始顺着细微的掌心纹路缓缓流淌,歪歪扭扭,不断分岔,每一次略作停顿后的改变方向,都意味着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若是将那粒不起眼的水珠,换成人间行走在光yin长河中的某个人,便意味着成为了不同的人。</p>

    一念之差,一步之别,便有了三教百家,有了将相公卿,贩夫走卒。</p>

    陆沉收起思绪,院墙外的年轻道人,对院墙内的少女展颜一笑,“贫道给你的机缘,你不要也得要。”</p>

    少女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p>

    陆沉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p>

    稚圭脸sèyin沉,“你一个臭牛鼻子道士,担待得起?”</p>

    陆沉微笑道:“贫道俗名陆沉,已经足够说明一切。”</p>

    稚圭这次是真的没听懂,“你说啥?”</p>

    陆沉恢复平时神sè,趴在墙头,嬉笑道:“姑娘,要不要让贫道看看手相?何时婚配成亲,能否早生贵子,是不是良人美眷,贫道都能算的。”</p>

    稚圭眨了眨眼睛,问道:“能不能只吃饭?不看手相?”</p>

    陆沉翻身越过墙头,打了个响指,“中!”</p>

    稚圭又问道:“夹生饭,不介意吧?”</p>

    “介意,我来烧灶便是。”年轻道人翻了个白眼,大大方方走入灶房,开始重新添加柴禾,拿起吹火筒,鼓起腮帮开始使劲吹气。</p>

    稚圭站在灶房门口,很想一扫帚朝着年轻道人的脑袋上狠狠砸下去。</p>

    ————</p>

    铁匠铺子的一座剑炉内,阮邛打铁动作没有停歇,声势比起之前都要惊人,一次次火星四溅,偌大一间屋子,灿烂辉煌,密密麻麻的火星,攒簇在一起的火星不断累积,一点都不曾消散,更不会流泻到屋外去,使得屋内几乎没有了立足之地,</p>

    但是今天不但阮秀进了屋子,就连魏檗都在,空间有限,一人一山神,只能并肩而立,阮秀手中怀抱着一柄无鞘长剑,剑刃并无开锋,看上去丝毫不都不显眼,恐怕落在中五境剑修眼中,都不过是一根崭新剑条而已。</p>

    阮邛一边抡捶,一边转头对魏檗沉声道:“劳烦你将秀秀送往落魄山,杨老前辈也已经遮蔽了天机,应该不会有意外了。”</p>

    阮邛然后对阮秀叮嘱道:“到了落魄山,送了剑后,千万不要多说什么,只需让他赶紧跟着魏檗去往牛角山,乘坐那艘‘渡船’去往南方,这把剑在被斩龙台开锋之前,不会显现出丝毫峥嵘,但是如果遇到大妖,还是会露出马脚,所以让那个姓陈的小子,南下之路,别自己找死,跟那些个山泽大妖不对付,以他如今的武道境界,只要不找死,是有机会活着走到倒悬山的。”</p>

    魏檗考虑更加周到,“我手边还留着一根粗槐枝,到了落魄山,我送陈平安去牛角山包袱斋的路上,可以顺便帮他做两把剑鞘。”</p>

    阮邛欲言又止。</p>

    魏檗会心一笑,“放心,那只养剑葫芦,我已经使用了障眼法,一般只有十境练气士才能看穿,问题不大。”</p>

    阮邛继续埋头干活,打铁如打雷。</p>

    这位兵家圣人早就一肚子火气,恨不得那个小兔崽子赶紧卷铺盖滚蛋。</p>

    魏檗这次不敢托大,不但心中默念,还手指掐诀,悄然运转自己辖境内的山水气运。</p>

    两人很快出现在落魄山竹楼二楼。</p>

    事先得到消息的陈平安已经准备好行李,因为有飞剑十五作为方寸物,所以不用背着背篓,比任何一次进山,都要更加轻装上阵,反而让陈平安有些不适应,手里头拿惯了开山开路的柴刀,如今只藏着两把轻飘飘的飞剑,实在不习惯。</p>

    阮秀送了剑,说过了她爹交待的言语,最后她递出一只绣花袋子,笑道:“陈平安,送你的,桃花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