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笔如有神
    (这个月虽然请假比较多,但是也写了十七万字,自我表扬一下。更需要感谢大家的耐心,你们是最好的读者,这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p>

    两人走到竹楼二层,登高望远。</p>

    少年崔赐和两小家伙在楼下相互瞪眼。</p>

    李希圣问道:“知道福禄街和桃叶巷的寓意吗?”</p>

    陈平安摇头,他只知道那边住着的人,有钱,很有钱,青石板路,石狮子,就连彩绘门神都像是更加神气一些。</p>

    李希圣提起手中那块桃符,“福禄是符箓的谐音,福其实代表着符字,桃叶巷则是桃符之桃,颠倒过来,就是桃符。”</p>

    陈平安恍然大悟。</p>

    “这是小镇很大的一桩机缘,比起金sè鲤鱼在内的五行之物,这块桃符,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p>

    李希圣娓娓道来,“我在年末,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模糊记得看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但是醒来之后又都忘记了,好像是跟谁下了一盘棋,再就是记住桃符的内幕了,其中曲折,玄之又玄,实在无法细说。”</p>

    李希圣指了指竹楼方向,“我本来是想要将这块桃符悬挂在竹楼门上,万邪避退,万法不侵,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它的确可以让这栋本就十分神奇的竹楼,变得愈发坚不可摧,而且长久悬挂桃符,能够催生出种种奇异的草木之精……”</p>

    说到这里,李希圣笑着打趣道:“陈平安,真不要?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p>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既然这么好,李大哥就自己留着吧,不是要出远门吗?我刚刚去过一趟外边,千奇百怪,凶险万分,肯定需要有一件法器傍身。”</p>

    李希圣笑眯眯问了个问题,“你觉得我缺法器吗?”</p>

    陈平安愣了愣,因为他记起了泥瓶巷,李希圣跟剑修曹峻斗法的场面,但是他灵机一动,想起书上的一个说法,道:“多多益善!”</p>

    李希圣无可奈何,只好收起桃符,重新悬挂在腰间,遗憾道:“本来悬挂竹楼门上,很搭的。”</p>

    李希圣甚至转过头,望向身后的竹门,“挂在这边,真的很搭啊。”</p>

    其实是有些孩子气的。</p>

    所以陈平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好憋着。</p>

    之前因为李希圣是李宝瓶的哥哥,所以一开始就愿意心生亲近,几次相处下来,陈平安越来越喜欢这个读书人,不是因为李希圣有一肚子浩然气,不是他作为练气士,初出茅庐,就可以直接跟曹峻打得半斤八两,而是这个男人与这个世界相处的点点滴滴,会让人觉得舒服。</p>

    比如阿良之于剑客。齐先生之于读书人。</p>

    哪怕阿良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过剑,齐先生从始至终都不曾跟陈平安说过书上的大道理,但是陈平安就是会觉得,他们就是最好的剑客,最有学问的读书人。</p>

    陈平安在内心深处,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人,但是关于这些心里话,陈平安没有跟谁说起过,因为怕被认为自不量力。</p>

    李希圣突然下定决心,“不行不行,委实是良心难安,我不能就这么离开!”</p>

    陈平安刚要说话。</p>

    李希圣突然伸手按在陈平安的肩膀上,神sè严肃道:“陈平安,我多嘴说一句,以后跟人相处,千万不要以自己的行为准则,来要求所有人。比如你会觉得拒绝收下桃符一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你是在为我李希圣考虑,所以问心无愧,对不对?对,很对。但是,你要知道,世间一样米养百样人,你自己心安之后,也要多想一步,想着尽量如何让身边的人,跟你一样心安理得。”</p>

    李希圣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就当我是强人所难,你不用多想。如果换成别人,我根本不会开这个口,但是你陈平安不一样,我觉得你很好,而且可以更好。有些时候,你甚至会让身边的人觉得自惭形秽,知道吗?”</p>

    陈平安一脸茫然。</p>

    我有这么好?</p>

    李希圣开怀大笑,走到栏杆那边,对楼下的书童崔赐招手道:“把行囊拿上来,我现在要用。”</p>

    “好嘞,先生等着。”</p>

    容貌精美如此瓷器的少年赶紧跑上楼,动作娴熟地摘下背后的包袱,里边有文人羁旅必备的百宝匣,装有整套的笔墨纸砚,都是老物件,富贵气不浓。</p>

    李希圣拿出一支毛笔,仿佛是用来专写小楷小篆,略显小巧。笔管上半段,篆刻有“风雪小锥”四字,笔管为竹制,但是代代传承,经过漫长岁月的积淀,散发出一种朱红sè的圆润光泽。更加奇怪的是笔尖硬毫,是淡金sè,笔挺如尖锥。</p>

    等到李希圣拿过笔,陈平安凑近一看,才发现笔管下半段,原来还有不易察觉的四个蝇头小字。</p>

    “下笔有神。”</p>

    李希圣显然也发现陈平安看到了那四个字,微微提起毛笔,笑着解释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还有你们练拳,也有类似的说法,叫神不到,拳不妙。听上去很虚,其实半点不虚,说的就是一个勤字,熟能生巧,巧出玄妙,循序渐进,便知道了,知道了一法,一法通万法通,万法皆成。”</p>

    崔赐这一瞬间,灵光乍现,好似抓到了什么苗头,抓耳挠腮,急不可耐。</p>

    自幼饱读诗书的粉裙女童浑浑噩噩,只觉得像是喝了一坛老酒,醉醺醺的。</p>

    唯独青衣小童,坐在栏杆上抠鼻子,浑不在意,只是见着了两个家伙的异样后,才开始发愣。</p>

    陈平安倒是没太多感触,只是将这些道理默默记在心里。</p>

    李希圣对着笔尖轻轻呵了一口气,金sè硬毫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温润起来,虽然锋芒依旧,笔尖如刀锥,却有了灵气。</p>

    李希圣微笑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既然你不收下桃符,那我总得拿出一点看家本领出来,我李希圣读书,尚未读出大学问,但是自认还算精于篆刻以及画符,今天我就在竹楼的这些竹片上写字画符,放心,写过之后,不会留下任何一个肉眼可见的文字,所以不会破坏竹楼的整体美观,但是将来有一天,有可能会显露出一些景象,届时你无须奇怪便是。今天主要还是教你画符一事,你什么时候觉得抓住那点意思了,我才停笔,你不用着急,我慢慢写,你慢慢体会。”</p>

    陈平安赧颜道:“我比较笨,李大哥你做好心理准备。”</p>

    李希圣轻轻挪步,面对竹楼如面壁,一手负后,一手持笔,寻找落笔之处,微笑道:“如果与人为善是笨,勤勉坚韧是笨,那么说明我们这个世道是有问题的。陈平安,我希望你继续坚持这种不聪明。”</p>

    陈平安挠挠头,从小就被姚老头骂习惯了,习惯了看到别人的精彩人生,结果今天李希圣这么夸奖他,真是不太适应。</p>

    李希圣想了想,转头说道:“画符一事,向来以道家符箓一脉为尊,其实我们画符,不必太拘泥道统派系,世间至理,终究逃不过一个化腐朽为神奇,就像你练拳……”</p>

    说到这里,李希圣会心一笑,“就很美好啊。”</p>

    有少年练拳,有山时看山,有水时观水。</p>

    李希圣觉得世间没有比这更有诗意的画卷了。</p>

    李希圣轻轻摇了摇头,屏气凝神,肃容道:“画符需要符纸,符纸可以是世间万物,但是你目前还是需要按部就班,老老实实在纸上画符,回头我会送给你一大摞品相不错的符纸,以及一部入门的符箓图谱。你暂时可以不用担心购买符纸的开销,但是用完之后,你就需要自己忧心费用了,这是没办法的,修行之难,其中一点就在于太耗钱财,剑修锤炼飞剑,符师损耗符纸,必不可少。”</p>

    “一点真气,灌注笔尖,然后一气呵成,如藕断丝连,字可断,神意不可断,必须遥遥呼应,如两座大山之巅,相互高喊,必有回响。”</p>

    “陈平安,看好了。”</p>

    李希圣突然将手中“风雪小锥”笔,交换到另一只手,闲下来的那只手在袖子上擦了擦,做完之后,这才换回来,对陈平安笑道:“这是学你的,对于某些事情,要有敬意,以前我不如你,见贤思齐。”</p>

    第一次在福禄街李氏大宅门口见面,陈平安从李希圣手中接过书本之前,先放下陶罐,擦过手才敢接书。</p>

    陈平安哪里想到这么个无意间的动作,就让李希圣如此郑重其事。</p>

    李希圣终于开始画符,其实更像是读书人认真写字。</p>

    楼观沧海日。</p>

    李希圣的字体,很中正平和,但是比起道士陆沉的几张药方上,那种“寡淡无味”,形似,却神不似。</p>

    可陈平安说不出其中缘由,只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而已。</p>

    李希圣之后写了一句句他自认为“美好”的诗句、圣贤教诲,道家经典、百家学问的宗旨精髓。</p>

    李希圣会踮起脚跟写在高处,会弯下腰写在低处,会一次次挪步,会一次次呵笔润毫。写到酣畅淋漓的时候,甚至会让书童崔赐从楼下搬来竹椅,站在椅子上写得快意淋漓,会干脆就坐在地上,写得恣意汪洋。</p>

    他写了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他写了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p>

    他写了人是未醒佛,佛是已醒人。他写了欸乃一声山水绿。还写了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p>

    李希圣在陈平安没有说“我懂了”之前,就一直在写,孜孜不倦,不厌其烦。</p>

    每个字都会很快写完,写完之后,竹壁上的金光即散,可是意味长存,绵绵不绝。</p>

    青衣小童已经跳下栏杆,在粉裙女童耳边低声问道:“写得啥?”</p>

    粉裙女童压低嗓音道:“看得懂字,但是看不明白意思……太大了。”</p>

    青衣小童笑哈哈道:“你笨嘛。”</p>

    崔赐转头瞪眼,教训道:“不许打搅我先生写字!”</p>

    青衣小童撇嘴道:“这是我家,你小子再唧唧歪歪,小心我让你卷铺盖滚蛋。”</p>

    崔赐愤懑道:“你有眼不识金镶玉,白瞎了先生的苦心。”</p>

    青衣小童双手环胸,背靠栏杆,讥笑道:“你管我?我家老爷才有资格教训我这些。”</p>

    李希圣写字,陈平安看字,对于身后的细碎吵闹,置若罔闻。</p>

    天sè已暗,李希圣已经站在了廊道一端的尽头,停下笔,笑问道:“如何?”</p>

    陈平安苦笑摇头。</p>

    李希圣温声道:“没事,我们去楼下。”</p>

    于是一行人到了竹楼一楼,粉裙女童和少年崔赐帮着拿蜡烛,秉烛照字。</p>

    青衣小童虽然嘴上叨叨叨,可是依旧看得颇为认真,目不转睛。</p>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p>

    今天就是如此。</p>

    崔赐持烛之手,猛然一抖,原来是蜡烛烧尽,烧到了手指。</p>

    秀美少年默不作声地换上一支蜡烛。</p>

    当李希圣写到“焚符破玺”四字,陈平安突然脱口而出道:“不对。”</p>

    李希圣停下笔,转头望向少年,哈哈大笑,“这就对了!”</p>

    这位儒衫书生,面sè微白,满脸疲惫,但是神采奕奕。</p>

    李希圣深呼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将手中毛笔递给少年,“陈平安,这支风雪小锥,就送给你了,我相信你不会辱没它。”</p>

    陈平安这个时候才记得问题症结所在,“我无法修行,做不成练气士,画符需要灵气支撑,如何写出一张灵符?”</p>

    李希圣笑着泄露天机,缓缓解释道:“我之后交给你的那部符箓图谱,灵符种类繁多,但是都不会品秩太高,所以很多张符箓对于灵气的要求不高,但是相对应气府会有一定要求,你画符就等于一场剑走偏锋的武道修行,武人也有真气,正因为它与练气士的运气根本,截然相反,就变成了每一张符即是一场短暂的考验,是一场沙场上的短兵相接,狭路相逢勇者胜,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最稳的凝气,写完一张符箓,否则哪怕只差一点,仍是无法成就符箓,只要你肯坚持,久而久之,滴水穿石,画符不仅仅是画符,无形中会帮助你淬炼体魄、砥砺神魂。”</p>

    陈平安接过毛笔后,点头道:“明白了!”</p>

    夜幕深沉。</p>

    李希圣转头望向山外,“经此一别……”</p>

    李希圣没有说完心中所想,驱散心中那点愁绪,笑道:“我本就想去外边看看,不过是提前一些,不坏。”</p>

    之后李希圣没有选择留在落魄山,而是带着少年崔赐一起夜行下山。</p>

    书生甚至没有答应陈平安送到山脚。</p>

    陈平安站在竹楼外,怅然若失。</p>

    青衣小童笑嘻嘻道:“老爷,这家伙真的不错,道法高,人品好,讲义气,我喜欢!有资格成为我的兄弟。”</p>

    陈平安没好气道:“你愿意,人家愿意?”</p>

    青衣小童满脸想当然的神sè,傲气道:“天底下还有人不愿意成为我的兄弟?他傻不傻?”</p>

    陈平安笑道:“人家傻不傻我不知道,你傻不傻我是知道的。”</p>

    青衣小童得意大笑,“老爷,我当然是绝顶聪明。”</p>

    粉裙女童望向身边同伴的眼神,有些怜悯,以前只觉得他行事狠辣、性情暴戾,现在突然觉得他其实挺呆笨的。</p>

    青衣小童敏锐发现她的眼神,叫嚣道:“傻妞,不服气?我们单挑!”</p>

    粉裙女童躲在陈平安身后。</p>

    她又不傻。</p>

    ————</p>

    月光朦胧,李希圣带着少年缓缓下山,走出落魄山的地界后,在一处溪涧掬水洗脸,帮着清醒神智,毕竟每一笔都聚精会神地写字,极其耗费心力。</p>

    李希圣抬起头,看到溪涧对面站着一位老人,大口抽着旱烟。</p>

    李希圣站起身,行礼道:“李希圣见过杨老先生。”</p>

    老人不动声sè地侧过身,躲过年轻书生的拜礼。</p>

    等到李希圣直起身,药铺杨老头才说道:“我需要你帮忙为陈平安算一卦,可否?”</p>

    李希圣没有任何犹豫,点头道:“当然没问题。”</p>

    杨老头嗯了一声,“事后我自有回报。”</p>

    李希圣对此没有说什么,直接给出答案,“大道直行,有山开山,有水过水。宜速速远游,利在南方。”</p>

    杨老头笑道:“我信得过你。”</p>

    李希圣虽有疑惑,但是并不询问。</p>

    杨老头瞥了眼年轻书生腰间的桃符,复杂眼神,一闪而逝,人影亦是随之烟消云散,原来老人只是一缕紫sè烟雾。</p>

    两人继续赶路。</p>

    崔赐问道:“先生,如果你要远游,能不能带上我啊?”</p>

    李希圣笑道:“可以啊。”</p>

    少年大为震惊,“啊?”</p>

    本来以为要先生答应此事,比登天还难,哪里想到比下山还容易?</p>

    李希圣轻声道:“因为有人想要你跟随我,而我呢,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p>

    少年沉默许久,低下头,情绪有些失落,“先生,我想知道我从何处来。”</p>

    李希圣叹了口气,“那可不容易,不妨先想清楚往何处去吧。”</p>

    少年蓦然开心起来,“我还能去哪里,只管跟着先生走呗,先生去哪里我就去哪里!”</p>

    李希圣笑而不言。</p>

    月明星稀,神清气爽,既见君子,又是美好。</p>

    少年清晰感知到先生的心情,也跟着高兴起来,下山之路,脚步轻盈,充满欢快。</p>

    ————</p>

    在短短一夜之间,落魄山被压得缓缓塌陷了一尺有余。</p>

    魏檗就一直在附近的某座山头上,盯着落魄山一点一点的下降。</p>

    原来世间真正的文字,是这般沉重的。</p>

    魏檗笑道:“厉害,真是厉害。连我都有些好奇,李希圣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了。难道那棵陈氏楷树,当真与你无关?那你又能是谁?”</p>

    昼夜交替之际,魏檗情不自禁地再次望向那栋竹楼。</p>

    相得益彰,日月交辉。</p>

    ————</p>

    竹楼外,既然没有睡意,陈平安三人就并排坐在竹椅上,一起等着天亮。</p>

    陈平安突然对青衣小童问道:“一颗普通蛇胆石,跟你换一万两银子。卖得贵不贵?”</p>

    青衣小童一脸呆滞。</p>

    陈平安忐忑道:“太贵?”</p>

    青衣小童一个蹦跳起来,“才一万两?老爷你是在羞辱我吗?!”</p>

    陈平安放下心,“那就一万一千两?”</p>

    青衣小童气呼呼道:“老爷你再这样,我就要离家出走了!”</p>

    陈平安自然不会当真,好奇问道:“山上的修行人,做交易买卖,用什么钱?”</p>

    青衣小童嘿嘿笑着,“老爷,你等着,我给你瞅瞅山上神仙用的钱财啊。我家底厚着呢!”</p>

    青衣小童一挥袖,他随身携带的那只方寸物内,大有玄机,哗啦啦下了一场雨,地上全部是堆积成山的晶莹玉石,全部雕琢成铜钱模样,大致有三种,大小各异。</p>

    他蹲在地上,开始给陈平安讲解每一种玉石的来源,以及各自的价值差异。</p>

    这可是神仙用的钱!</p>

    守财奴陈平安赶紧离开椅子,蹲在钱山旁边,用心倾听青衣小童的仔细讲解。</p>

    最后陈平安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想把宝箓山送给阮姑娘,你们觉得合适吗?”</p>

    粉裙女童眨了眨眼眸,不知所措。</p>

    青衣小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你难道不心疼吗?一定克制,要克制啊!求你老人家千万别冲动,秀秀姑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了,这点我绝不否认,可她毕竟还没有被老爷娶进家门啊!”</p>

    陈平安不计较什么娶不娶的混账话,只是摇头道:“我不心疼。”</p>

    青衣小童鬼哭狼嚎道:“但是我心疼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