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新年里的老人们
    这一口飞剑,不再是一颗银锭的粗俗模样,除了极其纤小之外,与剑无异,只是它介于虚幻和实质之间,晶莹剔透,仙气盎然。</p>

    在朝霞映照之下,小巧精致的飞剑闪烁出层层光晕,光彩夺目。</p>

    陈平安愣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干嘛,新年了,你是想要跑出来透口气?怎么,你们飞剑也讲究逢年过节?”</p>

    它剑尖微动,缓缓旋转。</p>

    陈平安心弦紧绷,随时准备逃跑。</p>

    它转动一圈后,剑尖微微翘起,剑柄下坠,像是在认识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p>

    屋内传来青衣小童起床打哈欠的声响,飞剑嗖一下,自掠陈平安眉心处,速度之快,以至于原地还留着它的残影,在空中拖拽出一抹纤细如长绳的光彩,远远超乎陈平安的想象,根本就是躲无可躲,下一刻,陈平安只觉得眉心一凉,伸手去摸,非但没有给飞剑刺出一个窟窿,就连半点印痕都没有。</p>

    掠入身躯,重返窍穴,轻而易举。</p>

    仿佛一名陆地剑仙在沙场上仗剑开路,如入无人之境。</p>

    陈平安打算回头问问阮姑娘,世间飞剑是否都是如此玄妙。</p>

    门口那边,跃跃欲试的青衣小童,怀抱着早就准备好的一大捆竹筒,和睡眼惺忪的粉裙女童一起跨出门槛,他轻轻踹了她一脚,粉裙女童赶紧拍了拍,这可是老爷给她买的新衣裳,然后对他怒目相向,“做什么?”</p>

    青衣小童站在院子里,叹气道:“你傻不傻,你身为一条火蟒,先天精通火术神通,所以赶紧点火烧爆竹啊?”</p>

    粉裙女童眨了眨眼眸,原来火术神通还能这么用?</p>

    这一路行来,煮饭煲汤,老爷次次都是自己生火,哪怕是雨夜、风雪夜都是如此,所以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一茬。</p>

    陈平安是从来不提,她是根本想不到。青衣小童估计是懒得说。</p>

    在两个小家伙的搭档下,点燃爆竹,声声辞旧岁。</p>

    泥瓶巷这边很快就有别处响起爆竹声,遥相呼应。</p>

    青衣小童玩得乐此不疲,粉裙女童等到最后一支竹节烧完,就要去屋子拿了扫帚,准备扫地,陈平安笑着接过扫帚,贴着墙壁,将那把扫帚倒竖起来。原来按照龙泉小镇的习俗,正月初一这天,家家户户扫帚倒立,表示今天什么事情都不会做,就是休息。</p>

    陈平安站在墙边,看着冷冷清清的隔壁院子,心情复杂。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拿来自家多出的一幅春联和两个福字,去隔壁贴上。</p>

    青衣小童笑问道:“是老爷很要好的朋友?”</p>

    陈平安轻声道:“希望不是仇家就好。”</p>

    回去自家院子,陈平安站在门口巷子里,望向门上那两张彩绘门神,一文一武,文持玉笏,武持铁锏,陈平安觉得怎么看怎么奇怪,以往小镇在年关贩卖纸质门神,各sè各样,除了文武门神,还有财神门神在内众多“神仙”,但是今年小镇所有门神,一律是这个规制,听店铺掌柜说是衙署那边订立的规矩,而且将来小镇新建的文庙武庙,里头供奉的金身老爷,就是纸上绘画的这两位。</p>

    陈平安想起杨老头说过的那句话,感触越来越深。</p>

    陈平安扫去心头yin霾,坐在院子里开始晒太阳,什么都不去想。</p>

    粉裙女童继续坐小板凳上嗑瓜子,青衣小童双手负后,在院子里兜圈,满怀雄心壮志,嚷嚷着今年他要勤加修行,一定要让老爷和傻妞刮目相看,那么到了年底,他就可以在小镇横着走,再也不怕什么八九境的狗屁剑修。</p>

    说到最后,青衣小童谄媚笑道:“老爷,你只要再给我几颗好一点的蛇胆石,别说年底,明天我就能打遍小镇无敌手,到时候老爷你带着我上街去欺男霸女,做那无法无天的土豪劣绅,见着哪家姑娘漂亮,就拖来泥瓶巷,哇哈哈哈哈,老爷,是不是想一想就开心?!”</p>

    陈平安从粉裙女童那边抓了一把瓜子,点头道:“你开心就好。”</p>

    青衣小童的憧憬笑脸,一下子垮下去,长吁短叹地坐在陈平安身边,跟粉裙女童一左一右,像是两尊小门神,只是他觉得今年的新年第一天,没有开一个好头,有些晦气,所以他掏出一颗普通蛇胆石,咯嘣嘎嘣咬着吃起来,只能自己给自己讨一个好彩头。</p>

    就在这个时候,陈平安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两只精美小袋子,是自家骑龙巷压岁铺子售卖的年货之一,递给他们俩,打趣道:“都拿着,老爷给你们的压岁钱。”</p>

    青衣小童没觉得会有什么惊喜,结果一打开,眼珠子瞪得不能再圆了,竟然是一颗品相极佳的蛇胆石,sè彩绚烂如晚霞。</p>

    粉裙女童手上那颗也是极好的蛇胆石。</p>

    青衣小童当时瞧得清清楚楚,除去八九十颗普通石头,陈平安回到这栋祖宅后,当时包裹里还剩下十一颗价值连城的蛇胆石,然后一下子就给了他们一人两颗,这就是没了四颗,如今又掏出来两颗,岂不是哗啦啦一下子半数没了?</p>

    陈平安你真当自己是广结善缘的送财童子啊?</p>

    虽然死死攥紧手中蛇胆石,可是青衣小童实在忍不住开口提醒道:“老爷,你这么送东西,攒不出一份丰厚家底的,以后娶媳妇咋办?”</p>

    粉裙女童双手捧着“压岁钱”,低着头沉默不语,粉嫩白皙的小脸蛋上,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p>

    青衣小童扭扭捏捏,实在是不吐不快,问道:“老爷,你就不怕我吃了这三颗蛇胆石,修为暴涨,结果老爷你这辈子都赶不上我?”</p>

    陈平安反问道:“如果你有个朋友,他过得好,你会不会高兴?”</p>

    青衣小童点头道:“当然高兴,我这辈子结交朋友兄弟,都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p>

    陈平安又问道:“那如果你的朋友,过得比你好很多,你会不会高兴?”</p>

    青衣小童有些犹豫。</p>

    陈平安嗑着瓜子,笑道:“我会更高兴。”</p>

    青衣小童在这一刻,有些神sè恍惚,突然觉得自己混了几百年的那座江湖,似乎跟陈平安根本就不是一座,是自己的江湖太深?还是陈平安的江湖太浅?</p>

    陈平安说过了之后,就没多想什么,本就是随口一聊而已。</p>

    倒是青衣小童一直闷闷不乐,粉裙女童收了石头后,也有些沉默。</p>

    陈平安有些后悔,难道这笔压岁钱送错了?或者应该晚一点送出手?</p>

    愁啊。</p>

    就在这条泥瓶巷,走了宋集薪稚圭、顾粲和他娘亲,却多出一户新人家,在年前就主动拿出了一份祖上的房契,跑去交给龙泉县衙,衙门那边还想仔细勘验一番,因为如今小镇寸土寸金,外边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挤进来,即便无法购置房舍,都愿意在这边租房住下,所以县衙户房就想着一定要慎重,千万别给奸猾之辈钻了空子。</p>

    但是很快,从龙泉县第一任县令升为龙泉郡首任太守的吴鸢,亲自杀到县衙,全盘接手此事。</p>

    很快泥瓶巷就多出一个名叫曹峻的年轻人,祖辈从此地搬迁出去,如今回乡打拼。</p>

    曹峻深居简出,几乎从不露面,街坊邻居对此颇为好奇,由于开山建府一事,小镇当地百姓,多有参与,而且出自县衙、郡府的一份份条例公示,对于世上确有神仙一事,龙泉百姓已经不得不相信,一开始也猜测容貌俊美、异于凡人的曹峻,会不是仙人之一,只是回头一想,住在泥瓶巷的神仙?未免太不值钱了些。</p>

    然后今天泥瓶巷来了两位陌生人。</p>

    一位手缠绿sè丝绳的富家翁老者,一位身后横放长剑的年轻人,一起走向泥瓶巷,从顾粲家宅子那边走入,所以途径宋集薪和陈平安两家的院子,院墙低矮,老人瞥了眼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笑意有些玩味。</p>

    粉裙女童有些懵懂,没当回事。青衣小童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在心中祈祷默念,不会又是某个老神仙大妖怪吧?</p>

    年轻剑客笑着伸手打招呼:“陈平安,咱们又见面了。”</p>

    陈平安站起身打开院门,笑问道:“是来我们这边跟人拜年?”</p>

    年轻剑客摇头道:“有点事情要处理,不过顺便拜拜年也是可以的 。”</p>

    老人笑眯眯出声道:“听说是你小子害得我家祖宅,给一头搬山猿踩踏了屋顶,然后又是你帮着出钱修好的?”</p>

    剑修曹峻的家族长辈?</p>

    陈平安心一紧,道歉道:“老先生,不好意思,这件事确实怪我。”</p>

    老人摆摆手,“我心里有数,就那么一栋破宅子,再不修肯定就要自己塌了。道什么歉,应该是我们曹家感谢你才对。之前曹峻那个家伙想要抢你东西,对吧?你放心,我这就去教训他……哈哈,忘了说,新年好新年好。”</p>

    说到最后,和蔼可亲的老人竟然主动抱拳拱手,微微摇晃,算是拜年礼。</p>

    陈平安赶紧还礼。</p>

    年轻剑客皱了皱眉头,不动声sè地上前一步,刚好挡在老人和陈平安之间,搂住后者肩膀,笑着走向院门,转头对老人说道:“曹老先生,你先回家,我稍后登门拜访。”</p>

    老人眯眼点头,对此不以为意,独自缓缓离去,不知道经过了几个一百年之后,终于故地重游。</p>

    院门上的两尊彩绘门神,在陈平安和年轻剑客跨过门槛后,肉眼凡胎看不出的那一点点灵光,已经烟消云散。</p>

    年轻剑客进门后,轻声道:“以后行走江湖,抱拳行礼,记得男子需要左手抱住右手,这叫吉拜,反之则犯忌讳,容易害得对方触霉头。”</p>

    陈平安猛然望向年轻剑客,他看似漫不经心道:“这些讲究,记在心里就好。”</p>

    家里就三条小板凳,粉裙女童就赶紧让出,年轻剑客没有着急坐下,笑道:“大年初一登门,空手不像话,就送两件小玩意儿好了。”</p>

    他伸出手,手心叠放着两块无字玉牌,但是玉牌四角,篆刻有大骊宋氏独有的云箓花纹,“它们叫太平无事牌,平时可以悬挂腰间,对你们两个将来在此落脚,算是有点用处。如果出远门,那么行走于大骊版图,会更方便一些。”</p>

    青衣小童有点眼馋,因为他知道这东西的珍贵。</p>

    粉裙女童不明就里,只是望向陈平安,收不收,得看自家老爷的意思。</p>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道:“收下吧。”</p>

    粉裙女童和青衣小童接过手后,同时向年轻剑客鞠躬致谢。</p>

    年轻剑客送过了见面礼,就马上告辞离开。</p>

    陈平安不知如何挽留,只好送到院门口。</p>

    在曹家老宅那边,富家翁站在屋内的水池旁边,屋顶天井的口子上,坐着一只红sè狐狸,曹峻翘着二郎他坐在椅子上,斜眼看着自家老祖,他一声招呼都懒得打。</p>

    年轻剑客走入后,老人笑问道:“你跟那少年关系不错?”</p>

    年轻剑客笑道:“以曹老先生的修为和地位,竟然还会对一名陋巷少年出手?”</p>

    曹曦哈哈笑道:“略施薄惩而已,最多不过是一年晦气缠绕家门,不算什么,便是祖荫稍多、阳气稍旺一些的凡夫俗子,都经受得起。再说了,你不也从中作梗,帮着少年祛除了那点灾厄嘛。”</p>

    年轻剑客摇摇头,不再说话。</p>

    世事就是如此荒诞,同样是骊珠洞天走出的大人物,谢实性格忠厚,名声传遍数个大洲,是公认的宗师风范,能够在剑修遍地、道家式微的俱芦洲,脱颖而出,有望成为一位分量十足的天君,哪怕是谢实的敌对修士,都会心存钦佩。反观曹曦,性格古怪,名声一直不好,都说此人刻薄寡恩,只是机缘太好,才一路攀升,势不可挡。</p>

    但偏偏是野路子出身的剑仙曹曦,如今选择跟大骊站在同一个阵营,谢实却要做出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p>

    曹峻站起身,微笑道:“我知道你,是墨家的许弱。在中土神洲行走江湖多年,名气很大,有人间蛟龙的美誉,我觉得宝瓶洲的魏晋,之所以常年厮混江湖,不喜欢待在山上,说不定是学你年轻时候。”</p>

    剑客想起风雪庙那名意气风发的年轻剑仙,摇头笑道:“他没学我。”</p>

    曹曦突然记起一事,跳入干涸的水池,翻动一块青石板,里边藏有一枚锈迹斑斑的普通铜钱,这位享誉一洲的陆地剑仙,爽朗大笑,收起那枚铜钱入袖,啧啧道:“好兆头,好兆头。”</p>

    曹曦抬头望向年轻剑客,“要我看啊,当年那只被打碎的本命瓷,是你们大骊和龙泉的有错在先,导致出了纰漏,不过当初大骊就做出了补偿,对方也接受了,照理来说,这件事情就算结完账两清了,如今却由那个买家往幕后层层递进,最终搬出了谢实这尊大菩萨来吓唬人,事情做得不地道,相当不讲究。其实很好解决,一鼓作气打死谢实,有我在,你在,加上圣人阮邛,咱们三个联手,谢实不但会输,就是想跑都跑不掉。谢实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p>

    年轻剑客问道:“就算打死了谢实,可这座破碎下坠的骊珠洞天,给彻底打没了,我们大骊怎么办?”</p>

    曹曦站着说话不腰疼,“打死一个谢实,敲山震虎的效果,太好了,不比打造出一座白玉京逊sè。”</p>

    年轻剑客不搭话。</p>

    曹曦继续蛊惑人心,“你们大骊不是马上要南下吗?打死谢实之后,你看看大隋境内的十境和上五境的老王八,到时候还能剩下几只?我敢打赌绝对不会超出一只手。我曹曦如果输了,多出的老王八,全部交给我来解决,如何?”</p>

    年轻剑客疑惑道:“你跟谢实有深仇大恨?”</p>

    曹曦摇头道:“没啊,只是老乡而已,跟他又不是一辈人,从没见过面,两家祖上也没啥纠葛。我就是看不惯谢实仗着修为欺负大骊而已,太忘本了,好歹是大骊出身,不念着养育之恩也就罢了,还跟大骊对着干,这种人,我曹曦看不顺眼。”</p>

    “放你娘的臭屁!”</p>

    屋顶上的火红狐狸一语道破天机,讥笑道:“南婆娑洲的醇儒陈氏,是当年中土神洲的分支之一,真正的陈氏本家,跟道家一直不对付,打死一个谢实,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彩礼,别说是把醇儒陈氏嫡系女子嫁给曹峻,就是中土本家再嫁一个女子给他曹曦都无妨。”</p>

    “你这个碎嘴婆姨。”曹曦笑骂一句,抬手挥袖。</p>

    火红狐狸砰然炸裂,化作齑粉。</p>

    它恢复完整原貌的时间,明显之前比起被曹峻飞剑分尸,要长很多。</p>

    它掀起一块瓦片,狠狠丢向曹曦,快若奔雷,然后它掉头就跑。</p>

    曹曦轻轻接住瓦片,往上一抛,丢回原先位置。</p>

    其实那块瓦片已经支离破碎。</p>

    名为许弱的墨家豪侠,拒绝了曹曦的建议,“这种事情,不是我可以擅自做主的。”</p>

    曹曦白眼道:“那你们大骊到底谁能做主?”</p>

    许弱笑道:“皇帝陛下,藩王宋长镜,国师崔瀺,就这三个。”</p>

    曹曦气愤道:“那倒是来一个啊,你许弱来了光看戏不出手,有啥意思?谢实这趟既然胆敢孤身赶来,肯定有所凭仗,一个万一,我们三人联手都会让他跑掉,到时候给他达成目的,还给他跑回俱芦洲,到时候我们三个可怜虫,加上你们大骊宋氏,全部完蛋!”</p>

    许弱点头道:“会来的。”</p>

    曹曦瞬间沉默下去。</p>

    因为他从来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很怕大骊收拾了谢实,再来收拾自己。</p>

    何况大骊宋氏,又不是君子。</p>

    某位真正的君子,一个比他曹曦加上谢实都要厉害的家伙,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p>

    就死在这里。</p>

    这件事情当然怪不得大骊王朝不仗义,怨不得宋氏皇帝当缩头乌龟。</p>

    但是曹曦就是觉得太晦气,不吉利。</p>

    加上来的路上,收到大骊关于骊珠洞天的谍报,其中有提及他的祖宅倒塌修缮一事,就让曹曦更加心情不快意了。</p>

    如果不是醇儒陈氏开口,他其实根本不愿意当这过江龙。</p>

    尤其是曹曦如今仍然没有推算出来,齐静春那场必死之局的死结所在,这让他一走入龙泉郡就浑身不自在。</p>

    所以他希望谢实之死,能够将其勾引出来,到时候即便是猜想中那个最坏的结果,还有大骊宋氏、圣人阮邛和背后的风雪庙、以及自己身后的醇儒陈氏、中土本家陈氏,一起来分摊风险。</p>

    富贵险中求。</p>

    山下山上都一样。</p>

    ————</p>

    谢家老宅在桃叶巷,家族子嗣谈不上枝繁叶茂,到了这一代,其实已经家道中落,如果不是长眉少年成为阮邛的记名弟子,早就到了需要卖出祖宅维持生计的惨淡地步。</p>

    一个中年汉子开始敲门。</p>

    是一位少女开的门,问道:“你是?”</p>

    汉子正儿八经回答道:“是你祖宗。”</p>

    眉清目秀的少女看似婉约,其实性子泼辣,顿时怒道:“大年初一的,你怎么开口就骂人呢?信不信我拿扫帚抽你?”</p>

    汉子神sè如常,“你去翻翻族谱,找到那部甲戌本,上边会有个叫谢实的人,就是我。‘实’字缺了一点。”</p>

    一炷香之后,谢家上下,全部跪倒在家族祠堂外的地面上。</p>

    谢实不理睬那些战战兢兢的家族晚辈,一言不发地推开祠堂大门,进去烧了三炷香。</p>

    然后他沉声道:“那个眉毛比常人长一点的,可以进来烧香,其余人都回去,反正老祖宗们见着你们,不用你们烧香,就有一肚子火气了。”</p>

    祠堂外一位妇人满脸惊喜,激动得泪流满面,一把抓住身边儿子的手臂,一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p>

    长眉少年深呼吸一口气,在他娘亲松开手后,站起身,战战兢兢跨过祠堂门槛,一步一步走向那个背影。</p>

    ————</p>

    小镇外边的驿路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p>

    马夫是在棋墩山阻拦过某位剑客的刘狱,车厢内坐着一位老夫子模样的儒雅老者,和一位眉眼天然清冷凌厉的少女。</p>

    国师崔瀺,宫女稚圭。</p>

    或者说是老崔瀺,和王朱?</p>

    ————</p>

    小院里,青衣小童又开始抱头哀嚎。</p>

    怎么这座山下的小镇这么烦人啊,才新年第一天,就又来了跑来两个看不出深浅的厉害角sè,用膝盖屁股想,也知道是那种能够一拳打死自己的可怕人物。青衣小童以前总觉得自己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如今到了这里,才知道之前的风浪,简直都比不过门外泥瓶巷里一滩小水洼啊。</p>

    他开始由衷佩服陈平安,能活到今天,太不容易了!果然能够成为他的老爷,不会是简单人,难怪当初身边跟着一个那么凶残的弟子。</p>

    于是青衣小童泪眼婆娑地抓住陈平安的手,发自肺腑道:“老爷,以后我肯定对你好一点。”</p>

    陈平安一把推开他的脑袋,笑道:“就你最怕事,丢不丢人。”</p>

    青衣小童眼角余光打量着没心没肺的傻妞,觉得自己是挺丢脸的,默默坐回板凳生闷气。</p>

    粉裙女童确实比他更加心大,捧着那块细腻温润的太平无事牌,爱不释手。</p>

    当然心最大的,还是他们的老爷陈平安。</p>

    他搬出了一块块刻有文字的竹简,放在两家院子中间的黄泥矮墙上,算是晒书简了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