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恍如神人
    (今天还有一章,会稍晚些。)</p>

    一大两小走下山,返回小镇,青衣小童见识过了落魄山和竹楼的富贵气象,觉得入乡随俗也不错,同时对家乡的眷念浅淡了一些,喜气洋洋道:“老爷,接下来咱们去哪?泥瓶巷祖宅?老爷,不然咱们把整条泥瓶巷买下来吧,如果老爷手头紧,没关系啊,我有钱!大钱不敢夸口,那些家当折算成金子银子的话,茫茫多哇,老爷可以拿蛇胆石来换,普通的就成!”</p>

    陈平安笑道:“买下泥瓶巷做什么?没这么糟践银子的。”</p>

    青衣小童不太服气,倒是没敢跟陈平安顶嘴,总觉得自己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精明得很,自个儿还不是冲着蛇胆石去的?</p>

    看到青衣小童吃瘪,粉裙女童有些开心,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到了泥瓶巷,就帮老爷把祖宅拾掇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p>

    到了由溪升河的龙须河沿岸,陈平安给他们说了些之前关于这条溪水的故事,青衣小童听得心不在焉,猛然睁眼怒视河水某处,一跃而去,青衣小童虽然没有现出凶悍真身,可一手驭水神通,施展得颇有章法。</p>

    每次出拳击中河面后,就跟凿井似的,打出一个个河水激荡的巨大旋涡,原本一条缓缓流淌的祥和河水,给折腾得翻覆无常,青衣小童在河面上如履平地,像是在追逐隐匿于河底的某物,嘴上嚷嚷着:“不长眼的虾兵蟹将,也敢觊觎大爷我的美貌?!”</p>

    陈平安没有阻止,一来青衣小童的出手毫无征兆,已经来不及,二来因为离开小镇之前,有次他在岸边走桩,确实发现河中好像有东西凝视着自己,让他感到一阵后背心发凉,透着股让人不舒服的yin沉气息,只是当时陈平安刚刚练拳,不敢刨根问底,只能敬而远之。</p>

    再次见识到青衣小童的暴戾脾气,粉裙女童有些头疼,小声提醒陈平安,“老爷,大骊朝廷有对这条龙须河敕封神灵吗?比如河婆河伯什么的,如果品秩更高的河神,咱们可别这么不依不饶的,书上说过,县官不如现管,书上还说,远亲不如近邻……”</p>

    这还真把陈平安问住了,环顾四周后,认真想了想,“如果是河神,应该得有祠庙吧,一路走来,好像没看到。”</p>

    陈平安心中微微叹息,想起背篓里一块竹简上,自己亲手篆刻的“欲速则不达”,便决定放弃这种没头没脑的旁敲侧击,对那个愈战愈勇的青衣小童喊道:“回来!”</p>

    遥远河面上大打出手的青衣小童,从袖中掠出一阵阵法宝飞掠带起的流光溢彩,大笑道:“老爷,稍等片刻,就一会儿,我马上就可以逮住这条滑不溜秋的小泥鳅!跟我比拼水战功夫,真是……哎呦,还有点家当的意思啊,这件法宝品相不错啊,可惜大爷只要沾着水,就天生一副横练无敌的体魄,臭八婆,你这点本事根本不够看啊,哇哈哈,抓住你后,就把你往我家老爷床上一丢,保准蛇胆石到手!”</p>

    青衣小童和那河底yin物打得有来有往,双方法宝迭出,龙须河上宝光熠熠,当然这是青衣小童心存戏耍的缘故,否则以他的强横体魄和不俗修为,哪怕不用出真身,一样能够以蛮力重创对手。</p>

    片刻之后,青衣小童转身一路小跑向陈平安,手里倒拽着一大把……黑sè长发?</p>

    到了临近陈平安和粉裙女童的岸边,青衣小童松开手,得意洋洋道:“老爷,这婆娘长得不错,臀儿滚圆,一个能有傻妞儿两个大呢,不如收了当丫鬟吧?”</p>

    粉裙女童满脸涨红,羞愤难当。</p>

    青衣小童脚边的河面上,露出一颗脑袋和一段白皙脖颈,这位妇人模样的河水yin神,面目丰腴,神sè楚楚可怜,一头鸦青sè瀑布头发,铺散在水面上,随着剧烈晃荡的河水荡漾摇曳。</p>

    见着了陈平安,好像个子稍高了一点,穷酸依旧,就是不知怎的祖坟冒青烟,竟然收拢了青衣小童这么厉害的喽啰,妇人眼神晦暗不明,迅速收敛复杂思绪,微微垂下头,泫然欲泣道:“我是龙须河新晋河神,按例需要巡查所有途径河岸的各路人等,职责所在,若是无意冒犯了各位,还望三位神仙手下留情,莫要跟我一般见识。”</p>

    陈平安让青衣小童赶紧上岸,对这位面孔陌生的龙须河神抱拳道歉道:“是我们冒犯了河神夫人。我叫陈平安,就是龙泉本地人,不知河神夫人是何方人士?”</p>

    妇人眼神闪过一抹古怪,很快怯生生道:“既然当了一方山水神灵,就必须斩断俗缘,这跟僧不言名道不言寿,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公子莫要询问我的来历了。总之我不但没有害人之心,反而还会庇护这条龙须河的一河水运。”</p>

    青衣小童勃然大怒,“给脸不要脸是吧,欺负我家老爷好说话是吧?”</p>

    陈平安伸手按住青衣小童的脑袋,不让他重返水中跟一位堂堂河神撕破脸皮,对着妇人点头笑道:“有劳河神夫人了。”</p>

    妇人连忙抬起一截白藕似的手臂,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这次是不打不相识,陈公子无需多心,以后若是有事,公子让人到河边知会一声,我一定不会推脱。”</p>

    陈平安不再跟那位河神继续生硬地客套寒暄,这本就不是他的强项,而且对方口口声声陈公子,让陈平安浑身不自在,就带着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快步离去,很快就走近了那座河畔的铁匠铺子,陈平安犹豫是去跟圣人阮邛和阮姑娘打声招呼问个好,还是先回小镇泥瓶巷。</p>

    从河婆升为河神却无祠庙香火的妇人,缓缓潜入河水底,眼神yin森,满脸怒火,一脚踩死一只河底烂泥里的老王八,又补上一脚,踩得龟壳粉碎才罢休,心性不定的妇人随即有些后悔,磨盘大小的老王八,已经活了小两百年,加上如今骊珠洞天四散流溢,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一律雨露均沾,已经给老王八生出一丝灵性,说不定两三百年后,只要它成功开窍,就会成为妇人手底下的一员可用之兵。</p>

    妇人哀叹一声,弯腰对着那堆破碎龟甲,“你要怪就怪那个姓陈的小泥腿子,是他牵累了你,他才是罪魁祸首。陈公子,我呸!克死了爹娘的小王八蛋,跟你才是一路货sè,怎么不干脆死在游学路上,给人踩得稀巴烂……”</p>

    妇人心中恨极了泥瓶巷少年,骂骂咧咧,身形曼妙地行走于水底,身后拖曳着长达一丈有余的青丝,如同豪阀贵妇的漫长裙摆。她不知不觉往下游逛荡而去,等到她回过神,已经来到龙须河和铁符江的交界处,脚底下就是疾坠而落的迅猛瀑布。</p>

    吓得她掉头就跑。</p>

    这一年当中,龙泉郡热闹纷纷,无数妖怪精魅从四面八方涌入,希冀着能够在此修行,汲取灵气。如果说她这个龙须河神,最多只是趁火打劫,跟妖物讨要一些过路费,给孙子帮着积攒点家底罢了,那么下边铁符江里头的那位凶神煞星,正儿八经的大江正神,真是好大的杀心好重的杀性,死在她手底下的野修散修,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奇怪的是大骊朝廷和龙泉郡府,对此从不过问半句,让妇人好生羡慕,于是愈发惦念起那座迟迟不来的河神庙了。</p>

    铁匠铺那边,陈平安正犹豫不决要不要登门,却看到石拱桥那个方向,出现一位青衣少女的身影。</p>

    她瞧见了他,确定无误是他后,她便停下脚步片刻,这才加快脚步。</p>

    陈平安带着两个小家伙迎向她,笑着远远打招呼道:“阮姑娘!”</p>

    阮秀一个唉字应声,小跑向陈平安,站定后,柔声道:“回来了啊。”</p>

    陈平安点头道:“回了!”</p>

    一时间两两无言语。</p>

    青衣小童瞪大眼睛。</p>

    哇,不愧是风雪庙圣人的女儿,长得真是俊。</p>

    可惜可惜,就是人不可貌相,好像脾气不是很好,极有可能一言不合就打死自己,要不然自己肯定要喊一声夫人了。</p>

    粉裙女童眨着眼眸,充满好奇和仰慕,心想着自己长大以后,也要长得像眼前这位柔柔弱弱的青衣姐姐。</p>

    阮秀率先打破沉默,微笑道:“先去铺子喝口热水,然后放在我家那边的东西,我帮你一起搬回泥瓶巷?”</p>

    陈平安嗯了一声。</p>

    之后阮秀说着小镇的琐碎事情,说泥瓶巷那栋不知主人是谁的屋子,她已经帮着修缮好了。只是草头铺子和压岁铺子的生意,不是太好,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愧疚和难为情。她还自作主张地把陈平安邻居家的那笼母鸡和鸡崽儿,带回铁匠铺子这边养着,但是不小心给野猫叼走了两只,阮秀说起这个,就更加失落。把陈平安给乐呵得不行,赶紧安慰她,这才多大点的事啊,哪里需要上心,赶明儿杀了老母鸡炖锅鸡汤都成,他如今饭菜手艺大涨,肯定好吃。把阮秀给急坏了,说不能杀不能杀,它们乖得很,大大小小的,如今还都有了名字呢。</p>

    陈平安笑得合不拢嘴。</p>

    这才晓得是陈平安故意使坏,性情温婉的秀秀姑娘,轻轻瞪了他一眼。</p>

    青衣小童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老爷一开始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这位姐姐哪里脾气差了?!</p>

    亏大了,青衣小童觉得这颗失之交臂的蛇胆石,别说撒泼打滚上吊投水,就算偷也要偷到手,要不然心气难平!</p>

    走入那座井然有序的铁匠铺子,原本走路飘忽的青衣小童立即吓得脸sè雪白,粉裙女童更是躲在陈平安身后。</p>

    七口水井。</p>

    星罗棋布。</p>

    每一口水井,皆有剑气冲霄而去。</p>

    哪怕只是多看一眼,就让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觉得双眼生疼,几乎要忍不住刺痛落泪,恨不得现出真身,抵御那些无形的威压和磅礴剑意。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家伙,之前到了龙泉的那种兴奋和激动,立即烟消云散,只觉得这里处处凶险,简直就是一座人间雷池,最是镇压他们这些蛟龙之属的旁支遗种。</p>

    直到陈平安让他们俩坐在一栋茅屋前的竹椅上,他和阮秀去不远处那栋黄泥房搬东西,两个小家伙才略松一口气,面面相觑,发现对方额头都是汗水。</p>

    青衣小童翘起二郎腿,故作轻松,讥讽道:“傻妞儿,胆小鬼,没出息!”</p>

    粉裙女童小声道:“你又好到哪里去了。”</p>

    青衣小童双臂环胸,老神在在道:“我这叫示敌以弱,你懂个屁!”</p>

    粉裙女童看到一个大步走来的中年汉子,其貌不扬,出于礼貌,她赶紧起身道:“叔叔好,我是老爷陈平安家的婢女。”</p>

    汉子点点头,搬了条椅子坐在不远处,望向泥屋那边,脸sè不太好看。</p>

    青衣小童打量一番,没看出门道,只当是铁匠铺子的青壮劳力,“瞅啥瞅,我可警告你,秀秀姑娘是我家老爷的老相好,你要是敢动歪心思,我就一拳打死……算了,老爷叮嘱我要与人为善,算便宜你了,只是一拳打得你半死!”</p>

    汉子脸sè愈发难看,没说话。</p>

    青衣小童自以为看出一点苗头,因为中间隔着一个碍眼的粉裙女童,他探出身,扭过头望着汉子,“你真对我家老爷的未过门夫人,有念想不成?他娘的你多大岁数了,真是气死我了,大爷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真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腌臜汉子,来来来,咱们过过招,我准许你以大欺小……”</p>

    陈平安身后那只空去大半的背篓里,现在已经填入一只沉重的棉布行囊,跟阮秀并肩走来。</p>

    看到中年男人后,陈平安恭谨喊了一声阮师傅,汉子根本没搭理。</p>

    阮秀笑着喊了一声爹,汉子才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p>

    爹?</p>

    青衣小童就像被一个晴天霹雳砸在脑袋上,二话不说就蹦跳起来,跑到中年汉子身前的地面上,扑通一下跪下磕头,“圣人老爷在上,受小的三磕九拜!”</p>

    这条御江水蛇砰砰磕头,毫不犹豫,只是一肚子苦水,腹诽不已,你一个高高在上的兵家圣人,好歹有点圣人风范行不行?就该在那山岳之巅吞吐日月才对啊,要不然在大水之畔出拳如雷?结果一声不吭,跑来我身边坐着跟块木头没两样,闹哪样?</p>

    堂堂十一境的风雪庙大佬,坐镇骊珠洞天的兵家圣人,享誉东宝瓶洲的铸剑师,你不在额头刻上阮邛两个大字就算了,咋的长得还这么普普通通?退一万步说,走路好歹要龙骧虎步吧?坐着就要有渊渟岳峙的气势吧?</p>

    觉得自己瞎了一双狗眼的青衣小童磕完头后,仍是不敢起身,一副慷慨就义的姿态,只是哭丧着脸,眼泪哗哗往下流,眼角余光瞥了一下自家老爷,希冀着老爷能够为自己仗义执言一下。</p>

    他这次是真有投水自尽的心思了。</p>

    有些疑惑青衣小童的古怪作态,阮秀不明就里,也不愿多问什么,“爹,我陪着陈平安去趟小镇。”</p>

    阮邛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早点回来打铁。”</p>

    阮秀问道:“爹,开炉铸剑的时辰不对啊,怎么回事?”</p>

    汉子站起身,“我说了算,你别多问。”</p>

    阮秀哦了一声。</p>

    直到阮邛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青衣小童这才有胆子站起身,摇摇晃晃,擦拭着满脸泪水和额头冷汗,心有余悸,默默念叨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p>

    一行人走出大有玄机的铁匠铺子,走过千年又千年横跨河水的那座石拱桥,陈平安突然跟身边的青衣姑娘,道了一声谢。</p>

    阮秀转头笑道:“变得这么客气啊。”</p>

    陈平安诚心诚意道:“到了外边,才知道一些事情,所以真不是我客气。”</p>

    阮秀笑问道:“是在夸我吗?”</p>

    陈平安笑容灿烂,“当然!”</p>

    阮秀凝望着少年的笑脸,收回视线后,望向小镇那边,她说了一句让人一头雾水的话,“没有变,真好。”</p>

    恐怕只有圣人阮邛才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和深意。</p>

    或者前一任圣人齐静春知道一切,可能某个老人也依稀看出些端倪,但是都不会说什么。</p>

    阮邛的女儿阮秀,自幼就是天赋异禀,真正的千年不遇,绝对不是寻常的修行天才可以媲美,以至于阮邛不得不自立门户,脱离风雪庙,跑到骊珠洞天遭罪,为的就是借助这方天地的术法禁绝,来遮掩隐蔽阮秀的出类拔萃,或者说是在尽量拖延女儿“木秀于林,峰秀于山”的时间。</p>

    这位手腕上有一尾火蛟化作镯子盘踞环绕的青衣少女,不单单是火神之体那么简单。</p>

    因为在少女的眼中,她所看到的世界和人事,跟所有人都大不相同。</p>

    她可以直接看到人心黑白,看清楚因果善恶,看出气数深浅。</p>

    少女眼中,天地之间,sè彩斑斓。</p>

    这意味着阮秀的证道之路,会更加坎坷难行,当然一旦证道,阮秀的成就之高,大道之大,根本就是不可估量。</p>

    所以当初在青牛背,阮秀第一眼看到岸边少年,之所以没有退避消失,就是因为看到了陈平安的“干净”。</p>

    偌大一座骊珠洞天,世间百态,只有这个陈平安,孤零零一个人,纤尘不染,就像一面崭新镜子。</p>

    所以阮秀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喜欢偷偷观察陈平安心湖的细微起伏,悄悄感受他的喜怒哀乐。</p>

    对于这位吃货姑娘而言。</p>

    少年就像一道最好吃的“糕点”了,她很喜欢,喜欢到舍不得吃的那种。</p>

    她很担心陈平安这趟出门远游,人心会变,心湖会变得浑浊,心路会泥泞,沾染那些不好的习气和繁乱的因果。</p>

    现在看来,陈平安确实变了一些,但还是很好的。</p>

    阮秀如释重负的同时,就更加喜欢陈平安了。</p>

    看吧,我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让人失望的!</p>

    一路走到泥瓶巷,走入那条狭窄yin暗的巷弄,即便青衣小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仍是瞠目结舌,自家老爷就在这条破烂巷子里长大的?</p>

    阮秀娴熟地开锁推门,打开院门之后的屋门,连同刘羡阳和宋集薪两家一起,总计三串钥匙,她一起递还给陈平安。</p>

    陈平安收起后,跨过门槛,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屋子,很整洁,窗台那边竟然还放了一盆不知名的小巧草木,在寒冬时节绿意郁郁,让人格外意外之喜。</p>

    陈平安正要开口说话,阮秀已经笑道:“可别再说谢谢了啊。”</p>

    陈平安有些尴尬,将背篓放在地上,将那沉重行囊拿出搁在桌上,蹲在地上,摸摸索索,最后拿出一块小竹简,站起身后递向阮秀,赧颜道:“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外边城镇吃的东西倒是很多,可我怕压坏了,时间放久了也不好,实在没办法,就做了这个,别嫌弃啊。”</p>

    阮秀愣了愣,接过那块巴掌大小的青绿竹简,入手沁凉,低头凝视,发现原来上边刻了一行小字,“山水有重逢”,写得端端正正,认认真真。</p>

    阮秀笑得眯起眼眸,用手指肚轻轻摩挲那些刻字,低着头说道:“我很喜欢。”</p>

    青衣小童一脸呆滞,这都行?</p>

    圣人独女,就这么一块破竹简,一行破字,就喜欢?</p>

    大爷我之前的几百年江湖,是不是白混了?</p>

    记得以前水神兄弟,看上一位眼高于顶的山上婆姨,送给她成堆的财宝,光是跟自己就借了好些品相不俗的法宝,可从没见那娘们咧一下嘴啊,东西全盘笑纳,好脸sè一个没有。</p>

    当着阮秀的面打开布囊,露出一大堆石头,零零散散怎么都该有八九十颗,里头还有一只稍小的棉布袋子,打开之后,还是石头,但是sè泽绚烂各异,大小不同,只有十余颗。</p>

    粉裙女童如遭雷击。</p>

    青衣小童两眼放光,狂咽口水,恨不得饿虎扑食,全部吞下肚子,说不定之后走出这条破巷子,自己就已经是真正的大爷了,这么一座小山的蛇胆石,莫说是八境,九境十境都有希望!但是一想到身边还站着一位爹是圣人的姑娘,青衣小童这才忍住杀人越货的冲动。</p>

    陈平安拣选出两颗上岸后始终未曾褪sè的蛇胆石,一颗sè泽桃红,晶莹剔透,一颗乌青厚重,分别递给粉裙女童和青衣小童,然后再拿出四颗普通的蛇胆石,对半分送给如获至宝的两个小家伙。</p>

    粉裙女童还背着那只书箱,这会儿一手兜住三颗蛇胆石后,一下子哭了,抬起手背狠狠擦拭眼眶。</p>

    青衣小童死死盯住手上的蛇胆石,满脸陶醉和痴迷。</p>

    陈平安一拍脑袋,笑着又去拿出一对模样sè泽相差无几的上等蛇胆石,通体鲜嫩黄sè,质地细腻如冰冻住的羊脂油水,依旧是一人一颗赠送给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p>

    青衣小童这才想起自己确实应该有两颗,接过手后,傻呵呵笑着。</p>

    粉裙女童不敢伸手去接,“老爷,说好了,我只有一颗好的蛇胆石啊。”</p>

    陈平安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我是谁,你的老爷唉,送你东西还需要理由?赶紧收好。”</p>

    粉裙女童小心翼翼拿住后,愈发哭得稀里哗啦。</p>

    青衣小童一脸矛盾神sè,既有狂喜,也有幽怨,试探性问道:“老爷,也多打赏我一颗呗?”</p>

    陈平安笑道:“以后如果不再欺负她,我就送你。”</p>

    青衣小童使劲点头:“我今天肯定不欺负傻妞儿,明天就给我呗?后天,最晚大后天送我,老爷,行不行?”</p>

    陈平安反问道:“你说行不行?”</p>

    青衣小童一咬牙,转头对粉裙女童郑重其事道:“傻妞儿,我接下来一个月都不欺负你。”</p>

    陈平安气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最少一年时间。”</p>

    青衣小童故作委屈,其实在心里偷着乐,对于咱们这些蛟龙之属而言,一年算什么,一百年光yin都不算长的。</p>

    陈平安又不是真傻,只是懒得计较青衣小童那点弯弯肠子而已,毕竟这一路行来,有他们相伴,走得一点都不寂寞,陈平安其实很感激他们两个,转身重新收好大小布囊后,阮秀也已经收好那份礼物,屋内两大两小,围着桌子各坐一方。</p>

    阮秀提议道:“去铺子看看?”</p>

    陈平安点头道:“看过了铺子,我刚好去趟福禄街李家大宅,有个东西要送给李宝瓶的大哥。”</p>

    是那条金sè的过山鲫。</p>

    锁好门一起离开院子,那条活蹦乱跳的过山鲫,装在一只小陶罐里,陶罐里装满了阮秀从铁锁井那边挑来的井水,过山鲫总算是名副其实的如鱼得水了,在里头肆意游窜,欢快异常,不断溅射出水花,青衣小童刚刚吞下一颗普通蛇胆石,便想着好好表现自己,主动捧过陶罐,被水花溅射到身上后,突然震惊道:“这井水……有讲究啊。”</p>

    阮秀点头道:“可惜铁锁井如今被外乡人买下了,老百姓已经不可以去挑水,靠近都不行。”</p>

    她去挑水,当然没问题。</p>

    青衣小童在铁匠铺子受过惊吓后,已是风声鹤唳,再不敢横行无忌,听闻噩耗,差点要捶胸顿足,只好碎碎埋怨陈平安为何不早点买下水井。</p>

    阮秀轻声问道:“不然我去找人谈谈看?如果你愿意的话,说不定可以买下那口铁锁井。”</p>

    陈平安赶紧摇头:“不用,而且我如今也没钱了。”</p>

    阮秀欲言又止,眼见着陈平安神sè坚决,只得打消了心中的那个念头。</p>

    临近骑龙巷,陈平安说道:“有个名叫石春嘉的小姑娘,好像就是其中一间铺子的掌柜女儿。”</p>

    阮秀有些迷糊,“我不知道啊。”</p>

    少女不在意的事情,其实很多。</p>

    当两间铺子的伙计师傅,听说店铺真正的主人露面后,都过来凑热闹,多是老实本分的妇人和少女,见着陈平安后,难免有些失望,陆陆续续返回铺子干活。倒是他们对着阮秀喊掌柜的,让少女有些羞赧。</p>

    陈平安在压岁铺子坐了一会儿,喝了热茶,有些无地自容,因为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说什么,反而是阮秀有条不紊地询问相关事宜,入账多少,盈利多少,陈平安看着脸sè认真的青衣少女,他挠挠头,开始觉得自己的礼物,送得太马虎不用心了。</p>

    动身去往福禄街之前,阮秀看了眼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跟陈平安轻声叮嘱了一句,“福禄街和桃叶巷如今大变样,搬来很多外乡人,其中李家比较特殊,他们家老祖成功跻身十境,按照大骊先帝颁发的恩赏令,当今天子给李家赐下了两个恩荫名额,李氏子孙能够直接获得两个清流官身,不知为何,一个在京城当了官,留在家里的那个,却拒绝了,所以福禄街最近气氛有点怪。”</p>

    陈平安想了想,让两个孩子留在铺子,自己捧着陶罐去往福禄街,而且没让阮秀带路。阮秀也没坚持什么,返回铁匠铺子。</p>

    少女离开小镇,走向不知走过多少次的石拱桥,廊桥早已拆去,如今老剑条都已消逝不见,曾经有好事之徒试图搜寻,希冀着又是一桩聊胜于无的机缘,只是徒劳无功。</p>

    对于忙忙碌碌、暗流涌动的龙泉郡而言,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了太多太多,需要谋划的千秋大业又是层层叠叠,哪里顾得上这种小事。</p>

    阮秀走在石桥上,情不自禁地掏出那块竹简,高高举起。</p>

    五个小字,百看不厌。</p>

    她突然觉得如果能在背面再刻上一行字,就更好了。</p>

    比如“陈平安赠阮秀”?</p>

    小镇上。</p>

    陈平安再一次踩在青石板路上,一座座高门豪宅如山脉绵延,相比之前的一次次送信,如今回头再看,陈平安自然而然就看出了更多的意味。</p>

    陈平安这才刚刚走到李家门口,就看到有个青衫男子站在那边,笑望向自己。</p>

    不知为何,看到这位满身书卷气的年轻男子,陈平安就会想到那次去学塾送信,回首望去,当时眼中见到,正站在学塾门口的齐先生。</p>

    一模一样的风采。</p>

    恍如神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