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世间父亲皆英雄
    阿良曾经调侃李槐小兔崽子是窝里横,外边怂。这一点,李槐十有八九是跟他娘学的,这还没到东华山,还瞧见山崖书院的牌楼,妇人就开始怕了,在家乡小镇骂街巷战无敌的气焰,半点没剩下。</p>

    倒是她男人依然走得脚步坚定,跟上山下水没两样,女儿李柳也不差,该问路问路,该道谢道谢,便是大隋京城的百姓,在宝瓶洲北方是出了名的眼高于顶,遇上这样漂亮温柔的少女,仍是给予了最大善意。</p>

    山崖书院虽然搬离大骊,被摘掉了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头衔,元气大伤,可瘦死骆驼比马大,在大隋仍然是无数士子学生心目中的圣地。</p>

    而且书院这边的待人接物,挑不出任何毛病,便是三人穿着寒酸,浑身冒着泥土气,一听说是书院学子的家长亲人后,十分客气周到,有人亲自领着他们,去书院专门用来远方客人的住处,先安顿下来,然后又带着他们去塾堂找李槐,得知李槐今日缺课,就又辗转到了林守一的学舍,果然看到那个在地上拨弄树枝的孩子。</p>

    之所以能够直奔此地,在于李槐这三个孩子,毕竟是原山主齐圣人的嫡传弟子,近期又折腾出那么大风波,李槐这拨人在书院的动静,例如各自性格如何,品行如何,学问大小,住在何处,几乎人人皆知。</p>

    对于大多数不掌权的书院夫子先生们而言,在这件事上,依然看得比较淡,并无明显的好恶情绪,更多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p>

    当李槐听到喊声,抬起头后,看到再熟悉不过的三个身影,有些懵,只当是自己做梦,狠狠揉了揉眼睛,这才丢了树枝站起身,一路飞奔,先与那位言笑晏晏的书院先生作揖致谢过,这才仰着脑袋看着爹娘姐姐,红着眼睛,说不出话来。</p>

    爹娘亲人不在身边,有些委屈,会觉得就那样了,可当爹娘真的出现后,反而就会觉得那个委屈比天还大了。</p>

    只不过李槐到底是走了好几千路的远游之人,哪怕年纪小,跟着陈平安见过无数的大山大水,从暮春走到了初冬,懂得了收敛情绪,没在小镇那么咋咋呼呼,一下子就又开心起来,用手臂抹了抹眼睛,问道:“爹娘,李柳,你们怎么来啦?!”</p>

    那位先生笑着告辞离去,不耽误一家人团聚。</p>

    妇人在那位彬彬有礼的教书先生走后,顿时如释重负,一把抱住李槐,哽咽道:“我家槐子怎么这么黑瘦了,哎呦,娘亲的心肝都要碎了,都怪你爹,恁大个人了,都走到了老远的地方,突然说不放心你,怕你没钱吃饭,怕你生病没人照顾,咱们仨一合计,就想着还是来书院看看你……”</p>

    身材矮小结实的汉子就像一块黑黝黝的硬铁,此时还背着一座小山似的行囊,挠挠头,脸sè尴尬道:“我只说了一句,说不知道槐子在大隋书院吃不吃得上鸡腿,你娘和你姐就都哭了起来,怎么劝都没用,后边他们娘俩就……”</p>

    被揭穿真相的妇人蹲在地上,转头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男人,“滚滚滚,就你话多,你要是不想槐子就自个儿去山脚待着。”</p>

    男人傻笑着,当然没挪步。</p>

    妇人蹲在地上,摸摸自己宝贝儿子的脑袋,揉揉小细胳膊,心疼道:“怎么这么瘦啊,是不是吃不饱睡不好?”</p>

    李槐立即满身豪气,咧嘴笑道:“吃得好睡得好,好得很呢。娘亲,我告诉你,这趟来大隋书院求学,我可是跟着陈平安他们后头,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走了好远的,几千里呢,从咱们老家,先走到棋墩山,红烛镇,绣花江,边境野夫关,再穿过黄庭国……瞧见没?”</p>

    孩子后退一步,抬起一脚,“草鞋,陈平安给我编织的,又结实又舒服,我后边想自己学来着,陈平安没让。娘亲,你猜我换了多少双草鞋?”</p>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完全让妇人招架不住,哭得稀里哗啦,女儿李柳赶紧蹲下身,轻轻握住娘亲的手。</p>

    李槐也有些慌了神,不知道这怎么就让娘亲伤心了。古灵精怪的孩子赶忙收起草鞋,眼珠子滴溜儿转动起来,灵机一动,大声道:“娘亲,去屋子,我给你们看一样好东西!”</p>

    到了林守一学舍,李槐啪一下将那只绿竹小书箱放在桌上,学着李宝瓶双臂环胸,斜瞥一眼姐姐李柳,再学着眉心有痣的白衣少年说话,得意洋洋道:“咋样,我的小书箱哦,好看不好看?羡慕不羡慕?”</p>

    李槐犹不罢休,熟稔地背起小书箱,穿着草鞋背着竹箱的孩子绕着桌子走了一圈,把李柳给看得又心疼又好笑,赶忙帮着摘下书箱放回桌上,泪花儿在她眼眶子轻轻打转,那张粉扑扑的鹅蛋脸上则柔柔笑意,灵秀少女独有的笑意,好似春江水暖。</p>

    汉子突然问道:“这一路,没被人欺负吧?”</p>

    李槐摇头笑道:“没呢。”</p>

    妇人一听到这个就来气,“儿子给人欺负了又如何,就你那窝囊样,在老家哪次儿子受了委屈,不是我这个当娘的骂回去,你能做啥?”</p>

    汉子缩着脖子小声道:“那不是在家乡嘛,街坊邻居的,大多心不坏,总不能伤了和气,到最后还是媳妇你难做人。”</p>

    妇人一拍桌子,“还敢还嘴!李二你是想造反啊?还是觉着出了趟院门,长见识了,想要抛家弃子、换个年轻漂亮的媳妇了?”</p>

    汉子无奈道:“怎么会。”</p>

    妇人大怒,“那是你有贼心没贼胆,知道别的女子根本瞧不上你。上回咱们遇上那个大长腿的妖精,穿得胡里花哨的,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家,你就没偷瞧?真是丢人现眼,臭娘们胸口连二两肉都没有,也敢跟老娘比姿sè?”</p>

    汉子欲言又止,蹲在地上唉声叹气,愁啊。</p>

    那山上老妖婆看着是挺年轻,其实是七八百年的岁数了,好歹也算称霸一方的九境得道妖修,我要不瞧她一眼,让她晓得轻重厉害,她可就要杀人吃肉了。如果你们娘俩不在身边,我早早一拳打杀了便是。</p>

    可这些乌烟瘴气的玩意儿,他哪里敢跟自家媳妇说啊。</p>

    蹲地上的汉子,一直忘了拿下行囊,所以就像靠着一座小山峰。</p>

    妇人怒吼道:“东西还不快拿出来,怎么,不舍得给儿子?留着给外边的狐狸精啊!”</p>

    李二赶忙起身,忙着打开行囊,把一堆吃食、衣物、书本堆放在桌上。</p>

    李槐好奇问道:“咱家这么有钱?”</p>

    妇人笑着解释道:“你爹傻人有傻福,咱们这趟出远门,路上你爹找着了一些草药,拿去一卖,值不少钱,娘亲还是第一次见着金子哩,金灿灿的,瞧着就让人心生欢喜,如今娘亲攒下一些家底了,不过你小子先别惦记,那可是将来帮你娶媳妇用的。”</p>

    李槐看了眼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姐姐,“先给我姐当嫁妆呗,我又不急。”</p>

    妇人气呼呼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生下来就是赔钱的,给她作甚?”</p>

    少女习以为常,半点不生气,她打小就是逆来顺受的好脾气,这一点随她爹,完全不像李槐,一家四口人,相依为命,儿子像娘女儿像爹,倒也有趣。</p>

    李槐摇头道:“娘,你这样的话,以后我姐就算嫁了个好人家,也非得受气。你就是运气好,找到我爹这么老实的人,啥都顺着你,要不然就咱们舅舅那些人,你如果真被我爹欺负了,娘家人靠得住?那就是气上加气,能给人气出病来。娘,我说得对吧?”</p>

    妇人给噎得说不出半个字来。</p>

    少女嘴唇抿起,偷偷笑着。</p>

    妇人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儿子的额头,悻悻然道:“呦,长大啦,就不帮着娘说话了?”</p>

    李槐嘿嘿笑着,转头望向身边的姐姐,坏笑道:“李柳,我这趟出门,帮你找了好几个姐夫……”</p>

    少女眨眨那双秋水长眸,似乎有些茫然。</p>

    妇人一巴掌拍在儿子脑袋上,气笑道:“怎么说话呢!你姐只能嫁一个,当然如果真没嫁好,受不了委屈,那么可以离了再换,但是没有一女嫁多夫的道理。”</p>

    李槐坏笑道:“李柳,我现在跟林守一住一起哦。”</p>

    妇人疑惑道:“就是那个爹在督造衙署当官的林守一?”</p>

    李槐点头道:“就是他,跟董水井抢我姐的那个,如今可厉害了,对我也很好,以前在家乡学塾吧,我还挺讨厌他的,如今才发现他其实人很好,就是脾气冷了点,耐心不太好,比不得我的未来小师叔陈平安。”</p>

    少女默不作声。</p>

    妇人哦了一声,笑问道:“你一口一个陈平安,又是谁?是不是家里更有钱?不会是你帮你姐挑选的姐夫吧?”</p>

    李槐摇头道:“陈平安啊,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跟阿良一样。不过他不是我姐夫,年纪其实刚刚好,但是李柳配不上他。”</p>

    妇人又是一巴掌打赏过去,“什么叫李柳配不上他,有你这么说你姐的吗?你姐哪里不好了,要模样有模样,脾气也不差,一看就是个相夫教子的好媳妇,明摆着嫁给谁谁都不亏。”</p>

    汉子坐在对面,脸sè古怪。</p>

    李槐一本正经说着混账话:“我说实话啊,你看我姐啊,长得……还凑合吧,家世的话,唉,提这个伤感情。”</p>

    说到这里,孩子笑道:“不过爹娘是谁,由不得咱们,再说了,我们家穷是穷了点,可爹娘你们很好啊,陈平安有次跟我一起在在山上拉屎,咱们俩就随便聊,陈平安说他爹娘都走得早,就让我多念着你们的好,一开始我可没多想,只当他是拉不出屎来,跟我在那儿没话找话呢,后来跟陈平安走了一路,才晓得他说的是真心话。跟你们说啊,我跟陈平安关系可好了,你们也知道我最怕鬼了,晚上憋不住,一定要拉着陈平安一起的,他从没说我烦,真的,就连心里头都不觉得我烦,这样的人,我姐配不上。”</p>

    妇人冷哼道:“陪你拉屎撒尿就是大好人啦。”</p>

    李槐开始掰手指,“除了这个,陈平安还有给我做小书箱,编草鞋,做饭洗衣服,帮我养毛驴,我风寒了,他大半夜跑出去几十里山路,给我采药煮药,花钱给我买书,送玉簪子,教我打拳,跟我说以后要孝顺爹娘,出了事情不骂我,反而帮着我,挡在我身前,狠狠揍那些坏蛋……根本数不过来啊,我倒是他想当我姐夫来着,做梦都想。”</p>

    妇人愕然。</p>

    汉子看着那个神采飞扬到有些陌生的儿子,有些唏嘘,更多还是高兴。</p>

    妇人笑着拿出一双千层底布鞋,“这是你姐给你缝的,肯定比穿着草鞋舒服。”</p>

    李槐叹了口气。</p>

    妇人疑惑道:“咋了?”</p>

    李槐眼神忧伤地望着娘亲,“你们怎么不多生一个姐姐,生得更好看一些,我好送给陈平安,那我以后想喊他姐夫,喊小师叔就都可以啦。”</p>

    妇人拧着儿子的耳朵,“哪有你这样埋汰自己姐姐的人,气死老娘了!”</p>

    少女笑得眯起月牙儿,</p>

    她对这个自幼就无法无天的弟弟,是真的打心眼喜欢。</p>

    而且她知道,别管这个顽劣弟弟嘴上如何说自己的坏话,李槐对她,终究是很好很好的,只不过外人不知道而已。</p>

    “你家两孩子,女儿有天资,儿子有洪福。”</p>

    这是他爹在杨家铺子做事时的老师傅,杨老头亲口说的,当然其实还有半句话,少女听过就忘了,“还有个骂天骂地骂阎王的泼妇,是你李二家门不幸。”</p>

    房门口那边传来脚步声。</p>

    一位容貌俊秀的冷峻少年出现在门口,呆了呆,然后破天荒有些脸红。</p>

    李槐唯恐天下不乱,望着林守一,指了指自己姐姐,哈哈大笑道:“我姐李柳哦,她自己登门给你做媳妇来啦。”</p>

    妇人看林守一是挺顺眼的,知书达理,不光是当官有钱人家的孩子那么简单,偶尔几次登门,虽然言语不多,对她都很尊敬,也不会嫌弃他们家穷,而且妇人对于读书人,一向有好感,总觉得以后嫁女儿,一定要嫁个书香门第,哪怕女婿家里没什么钱也没关系。</p>

    李槐站在长凳上,玩笑道:“林守一,你坐我姐身边呗,以后反正就是一家人啦。”</p>

    妇人拧了一把孩子,“不许胡说八道。”</p>

    林守一深呼吸一口气,当然不敢坐在少女身边,跟李槐爹娘客客气气地问好之后,怀里捧着书坐在了少女对面。</p>

    相比林守一,同样是喜欢自己女儿的学塾孩子,汉子其实反而更喜欢董水井一些,不过对林守一,汉子倒也觉得不错,只是没董水井那么合自己脾气罢了。在这个家里,将来李柳嫁人,他说话最不管用,属于垫底,媳妇点头,李槐认可,李柳喜欢,最后才是他李二。</p>

    之后聊到书院和东华山,知道李槐爹娘三人要在这边住几天,林守一便提议带着他们出门逛逛。</p>

    李槐偷着乐,“呦,这就当上女婿啦。”</p>

    给他姐姐轻轻拧了一把胳膊,以及他娘亲一个结结实实的板栗。</p>

    东华山风景极好,这一逛就足足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而且还只逛到半山腰,吃过午饭,书院两位先生主动登门来到林守一学舍,依旧是和和气气的,让妇人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毕竟在她看来,齐静春只是小地方的穷酸教书匠,人好是好,可如今到了大隋京城,真正有身份的读书人,怎么可能没点脾气?自己儿子怎么性子,她这个当娘的最清楚不过,她是真怕李槐给先生们视为读书没出息的眼中钉,每天除了呵斥就是打板子,李槐怎么受得了?</p>

    在一家四口陪着两位先生闲聊的时候,外人林守一安安静静坐在旁边。</p>

    李槐经历过这桩比天还大的风波后,性子变了许多,沉稳懂事多了。</p>

    那个少女,好像是再过一千年一万年都不会变的娴静性子,她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林守一百看不厌,当然是偷偷看。</p>

    李槐的娘亲,没那么大大咧咧了,说话细声细气,跟小镇那边截然不同,还显得局促不安,这一点,甚至不如她女儿来得大气。这也是林守一喜欢少女的原因,少女李柳没有上过学塾,但是会经常去学塾接李槐放学,哪怕是遇上先生齐静春,少女依然会不卑不亢,待人接物,透着一股天然的慧根灵秀,少女对谁都会客气而礼貌,给林守一她离你很近却又很远的奇怪感觉,同时哪怕她离你很远,在看不见的远方,却又仿佛就俏生生站在自己心头。</p>

    所以林守一很喜欢她。</p>

    哪怕只是这样偷偷看着她,林守一的心情就会尤其平静祥和。</p>

    看过了一重重的秀美山水,可只要她不在那儿,就都不是最好的山水。</p>

    至于李槐他爹,那个木讷汉子,对那两位先生是客气到了极点,恨不得端茶送水,说话的时候就一直弯着腰,本就个子不高,愈发显得矮小敦厚了,比起坐立不安的媳妇还不如,只会劝说李槐的先生们吃东西,可问题是两位先生虽然在书院地位平平,可能够在书院教书的夫子,哪一个会差了?圣人教诲,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桌上那些吃食,人家真的未必愿意多吃的,略微吃一些是礼数不假,可哪有当真把自己吃撑着的道理。</p>

    如果换成是以前,李槐看到自己爹这样,会觉得丢脸,但是这一次,李槐没有。</p>

    他爹是没本事,但是他爹这辈子,把能给他李槐的,已经都给了。</p>

    如今李槐觉得他爹不管做什么,都不会丢人。</p>

    不太愿意跟他和林守一说什么闲话的陈平安,教过李槐类似的道理,然后一路上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让李槐不当回事地听过之后,又在心里大致懂了一些。阿良也曾经私下无意间跟李槐说过,有钱人随手送你一千两银子,跟陈平安送你十两银子,谁更好心好意,自己掂量掂量。你如果对前者轻易感恩戴德,可以,是因为你还没长大,见识不多,问题不大。但如果对后者视而不见,那就是你小子根本没良心,是傻。</p>

    看着忙前忙后傻笑着的男人,李槐突然有点心酸,就开口让他休息会儿。</p>

    汉子起先是觉得自己做得不讲究了,可是看到儿子的眼神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就笑着站到一边,想要蹲下,似乎觉得这样很粗鄙不堪,蹲了一半又连忙站起身,看到自己儿子背对着两位夫子朝他做了个鬼脸,汉子便憨憨笑了起来,搓了搓手,他原本跟自己孩子的先生相处,确实紧张,这会儿就好多了。</p>

    聊完之后,两位先生就离去,毕竟下午还有授课,一家四口加上林守一,一起送到门外。</p>

    李槐下午有课,但是孩子说今天就陪陪爹娘,他保证明天开始读书会更努力更用心,书本总归没长脚,先生们肚子里的学问也跑不掉,只要好好念书,肯定是能读回来的,但是爹娘在书院待不了几天,得多陪陪。</p>

    这番乖巧懂事的言语,把妇人给说得怔怔出神,看着那个满脸认真的孩子,当场就哭了起来,然后对着男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埋怨他非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把儿子一个人留在这里吃苦。</p>

    汉子对于这些飞来横祸,当然是一声不吭受着。</p>

    林守一壮起胆子,小声询问李柳想不想去书楼那边看看,说书院这里的藏书,是大隋王朝最丰富的。</p>

    少女笑着摇了摇头,说要陪弟弟。</p>

    接下来整个下午,李槐就在爹娘住处玩闹,没忘记背上那只小书箱,神秘兮兮地掏出那只彩绘木偶,说这可是他珍藏已久的宝贝,然后故意一脸心疼地送给姐姐。李柳当然不肯要,只是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就还给李槐,李槐问她真不要,李柳点点头。李槐有些郁闷,说她是头发长见识短,不识货。</p>

    少女摸了摸弟弟的脑袋。</p>

    林守一没好意思厚着脸皮待下去,去书楼看书,只是怎么都看不进去,然后就干脆放下书,站在窗口苦等,眼巴巴等着日头西斜。</p>

    临近黄昏,李槐突然说要跟爹说点事情,妇人就说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她的面讲,总不会是给李柳找了姐夫,顺便给你爹也找了后娘吧?李槐笑着说我爹到掉坑里这辈子都爬不出来了。妇人笑着作势要打,看到一大一小走向房门口的身影,屋子没了男人,妇人这才叹了口气,默默流泪,少女虽然长得柔弱,却不是多愁善感的性子,但是看到娘亲这样,李柳也有些难过。</p>

    她们都不傻,不真正吃过苦头,李槐不会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只是已经懂事的孩子,不愿意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而已。</p>

    李槐带着汉子走出门口,门外没多远就是一座小湖,两人沿着湖边小路缓缓而行,李槐问道:“爹,这座东华山,有你去过的老家那些山大吗?”</p>

    汉子笑道:“比有些大,比有些小。”</p>

    答案跟汉子的人一样无趣乏味。</p>

    李槐翻了个白眼,蹲在湖边,捡起一粒石子丢入湖中,“爹,就冲你对我娘这么好,就很好了。”</p>

    汉子不善言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p>

    李槐突然低声道:“爹对我也很好。以前,对不起啊。”</p>

    汉子蹲下身,轻声道:“哪有当儿子的跟爹说什么对不起,用不着。”</p>

    汉子很快苦着脸道:“你这么说,爹心里慌,不踏实。”</p>

    李槐咧咧嘴,转头看着这个曾经害自己在学塾被同窗瞧不起的男人,轻声道:“爹,我胆子小,是随你还是随娘亲啊,照理说你还敢自己去山里呢,我就不敢,以前跟陈平安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在家里待惯了,就觉得谁对我好,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个事儿,外边的坏蛋多着呢。陈平安虽然不爱说话,跟爹你差不多的性子,对谁好吧,那是真的恨不得把身上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嘴上从来不说什么,就只会埋头做事……”</p>

    李槐说到这里,有些伤感,“陈平安唯一一次对自己好点,是答应我们一起进书院的时候,他会穿上新衣服,换掉草鞋,可惜他最后没露面,偷偷走了,我很想他啊。”</p>

    汉子伸出粗糙宽厚的大手,轻轻放在孩子脑袋上,“长大啦。”</p>

    李槐伸手拍掉汉子的手掌,没好气道:“没呢,离开家的时候是七岁,这还没过年呀,所以还是七岁。”</p>

    汉子双手叠放搁在腹部,蹲着望向湖水,开始发呆,最后愧疚道:“爹这辈子没啥本事,没让你们仨过上半天好日子,尤其还让你给人瞧不起,读书读得不开心,爹心里头……”</p>

    李槐摆摆手,打断汉子的言语,老气横秋道:“爹不是我说你啊,多大人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p>

    孩子沉默片刻,耷拉着脑袋,“爹,其实看到你在先生面前那个样子,我挺难受的。”</p>

    铁打的汉子也给自己儿子这句心里话,给说得狠狠揉了揉脸颊,总觉得自己是真对不住这么懂事的孩子。</p>

    李槐最后站起身,笑道:“爹,这两天好好带着娘亲和姐姐一起逛逛大隋京城,哪怕买不起好东西,看看也好。以后等我读书有些出息了,回头我给你们买!走啦走啦,娘亲胆子小,没我们在身边,肯定要担心的。”</p>

    李槐很认真道:“爹,以后对娘一定要好啊,她就那脾气,说话是不中听,但你是男人唉,多担待着点呗?”</p>

    汉子使劲点点头,站起身后,却说他一个人待一会儿,看看风景。</p>

    李槐一路小跑回去,蹦蹦跳跳,无忧无虑,明显还走着稀里糊涂的拳桩架势。</p>

    汉子突然喊住自己儿子。</p>

    李槐在远处转过身,纳闷道:“爹,咋了?要找茅厕?”</p>

    汉子朝他伸出大拇指,“好样的!”</p>

    “还要你说?!”</p>

    孩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跑了。</p>

    ————</p>

    在李槐走后,汉子抖了抖手腕,环顾四周后,沉声道:“姓崔的,出来!”</p>

    一位玉树临风的白衣少年从一棵大树后缓缓走出,赔笑道:“李二大爷来了啊,幸会幸会,事先声明,如今我可不是啥大骊国师,已经是崔东山啦,跟你家宝贝儿子李槐,算是半个同门师兄弟吧,你可不能胡乱打人。”</p>

    名叫李二的汉子面无表情,“你就说怎么回事!一,事情过程,别偷工减料,二,我不保证不会打死你。”</p>

    少年崔瀺,或者说崔东山仔细打量着汉子,看着这位差点活活打死藩王宋长镜的纯粹武夫,少年心情极为复杂,还有些感慨,叹了口气道:“那就容我娓娓道来。”</p>

    当时在骊珠洞天内,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九境巅峰之战,事后宋长镜成功破境,跻身传说中的武夫十境,成为东宝瓶洲第二位货真价实的止境大宗师,关键是宋长镜如此年轻,用“如日中天”来形容也不为过,但是为何宋长镜能够在不惑之年,就成功破开瓶颈,外界根本无从知晓。</p>

    但是武人七境之后的破境,每一次都是说死则死的巨大生死关,几乎全是在生死绝境中逆势破开,这已经是天下武道的常识,而这意味着那块磨刀石,那个对手,最差也是旗鼓相当的巅峰强者。</p>

    为何宋长镜升入第十境,而明明占有的李二没有?为何杨老头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能够跟宋长镜做买卖?要知道两位九境巅峰的纯粹武夫,一旦交手,必然是天翻地覆的场面,打到最后,不是谁想收手就能够收手。以杨老头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格,为何要冒着李二打死宋长镜、与整个大骊王朝成为死敌的风险?也要让宋长镜被迫接受这场不得不接手的破境机缘?</p>

    对此崔东山一直很奇怪。</p>

    直到现在近距离看到气势外露的李二本人,崔东山才有些明悟。</p>

    因为李二的九境底子,打得比宋长镜更加坚实,更加雄厚!</p>

    所以李二跻身第十境,就需要更多的磨砺。一旦成功,同样是第十境,不管宋长镜如何天赋异禀,下一场生死之战,十之八九,仍是会输给这个整座东宝瓶洲几乎无人听闻的李二!</p>

    崔东山将近期的波折一一说过,从头到尾,汉子的脸sè看不出有丝毫变化。</p>

    崔东山笑道:“大隋底蕴深厚,不容小觑,可别胡来,再说了,我已经替所有孩子出过气,教训了那个十境练气士蔡京神,接下来他们的求学之路,会一帆风顺,而且有我照顾,不会有任何麻烦。”</p>

    但是崔东山又居心叵测地火上加油,“不过呢,李槐的三个舍友,那三个兔崽子是道歉了,东西也还给李槐了,可是他们家长辈如今还一声不吭呢,这样是不太好,你要是真气不过,倒是可以找他们家说道说道。”</p>

    汉子看了他一眼。</p>

    白衣少年赶紧举起双手,无比幽怨道:“这一切,跟我崔东山没有一颗铜钱的关系。就算有,也是跟京城那位国师有关,就比如你这次来大隋京城,我不否认,极有可能是他和杨老头的意思。所以我比谁都更加委屈啊,如今神魂分离,说不得以后还要自己跟自己下棋作对,你说我惨不惨?你李二忍心对我出手?”</p>

    李二不耐烦道:“少跟我来这一套,你们怎么谋划,是你们的事情,只要别惹我,别惹到我家,我管你们在想什么?但是现在,我儿子给人欺负成这样,给人欺负得……都他娘的不敢跟自己爹娘说半个字!”</p>

    汉子吐出一口唾沫,这么个天大的闷葫芦窝囊废,冷笑道:“干你娘的大隋!”</p>

    崔东山感到如芒在背。</p>

    九境之巅的纯粹武夫,尤其是李二这种在骊珠洞天活蹦乱跳的怪物,哪怕站着不动让寻常十境修士狂砸法宝,也要砍上大半天啊,说不定李二没如何,练气士自己已经累得够呛了。</p>

    汉子大踏步往山顶走去。</p>

    白衣少年赶紧跟在他身后,好奇问道:“这是要做啥?”</p>

    汉子撂下一句,“去山顶看一圈,找到了大隋皇宫,先去一趟,回来后顺便收拾那个蔡京神。”</p>

    这话说得……就像是我先去趟茅厕,回来再洗个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