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山水终有一别
    高煊赠送的那辆马车姗姗来迟,在很晚的暮sè中,才赶到陈平安这边,马夫是那个面白无须的老者,曾经跟随大隋皇子一起去往骊珠洞天,与陈平安有过两面之缘,只是比起高煊的热络殷勤,老人神sè冷淡,交过马车后,便徒步返回京城,老宦官回头多看了眼崔瀺,崔瀺忙着打量那匹骏马的丰姿,啧啧称奇,对于老人的审视目光,浑然不觉。</p>

    崔瀺跳上马车,主动担负起车夫的职责,对陈平安招手道:“先生,马车没动手脚,咱俩安心上路。”</p>

    崔瀺给了自己一耳光,“什么上路,太晦气了,赶路赶路。”</p>

    陈平安环顾四周,天sè昏暗,因为京城夜禁的缘故,白天川流不息的官道显得十分冷清,</p>

    陈平安摇头道:“我刚好练习走桩,你驾车就是了,只要别太快,我都跟得上。”</p>

    崔瀺知道陈平安的执拗性格,便不再浪费口水,缓缓驾车前行,喝了口酒,悠悠然高声道:“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p>

    陈平安默默跟在马车身后,不断重复撼山拳谱的六步走桩,走桩立桩两事,早已烂熟于心。</p>

    大半夜的崔瀺一直胡言乱语,儒家经典也读,诗词曲赋也念,五花八门,嘴巴就没有闲着。</p>

    最后连“我有一头老毛驴,从来也不骑”也给念叨上了,听到这里,坚持了将近一个时辰的陈平安吐出一口浊气,停下走桩,出声道:“我上车休息会儿。”</p>

    上了车,将背篓放在车厢,陈平安这才发现角落放着堆积成小山的瓶瓶罐罐,只是光线昏暗,看不清为何物,驾车的崔瀺笑道:“有几坛子好酒,有道家炼气、疗伤的丹药,连胭脂水粉都有,这个高煊也是够好玩的,说实话不谈敌我阵营,同样是皇子殿下,高煊比你朋友宋集薪的亲弟弟,也就是我曾经的弟子,要更……礼贤下士?”</p>

    陈平安坐在崔瀺身后,侧身而坐,双腿挂在外边,摇头道:“宋集薪从来不是我的朋友。”</p>

    崔瀺拆台道:“那如今已经改名为宋睦的宋集薪,可就要伤心喽。他在离开泥瓶巷之前,齐静春送给赵繇一方‘天下迎春’印章,送给他宋集薪的则是六本书,三本杂书,术算《精微》,棋谱《桃李》,散文集《山海策》,三本齐静春挑选出来的蒙学书籍,《礼乐》,《观止》,《小学》,宋集薪呢,对先生你的态度很复杂,他大概为了求一个心安,走的时候在屋子里桌上留下了后边三本书,本意是送给你陈平安,但人心复杂就在于,宋集薪其实心知肚明,哪怕先生你拿到了丢在你家院子里的房门钥匙,你也绝对不会私自拿走书籍,却不耽误他宋集薪良心过去一个小坎,先生,这个家伙是不是很聪明?”</p>

    崔瀺说了一大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有一件事他没说出口。</p>

    他猜测书的事情,其实是齐静春早早料定的,宋集薪会瞧不上那三本蒙学,会选择留下来送给陈平安。</p>

    下棋、布局、算心这类事,崔瀺以前自认远胜齐静春,如今回头再看,当然是大错特错。</p>

    陈平安低声道:“宋集薪一直很聪明。”</p>

    崔瀺好奇问道:“你跟他关系那么僵,是因为他骗先生你违背誓言?”</p>

    陈平安不说话。</p>

    崔瀺笑道:“别怪我多嘴,也不是故意要为宋集薪开脱,我只跟你说个事实,不论对错,宋集薪在这件事上,是有其根源的,其实道理很简单,宋集薪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样样都比先生你强,后来还有了个婢女伺候起居,读书下棋书法样样精通,但是越是这样,他的某个心结就会越大。”</p>

    陈平安终于开口,“当时他被误会成是督造官的私生子,从小就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很多人背后骂得很难听。”</p>

    崔瀺点头道:“所以啊,宋集薪每天看着先生你这么个家伙,就会想‘凭什么你陈平安这么个差点饿死的穷酸泥腿子,好歹能够有爹娘,而我宋集薪却没有?甚至连娘亲的姓氏名字都不知道?’”</p>

    崔瀺晃了晃脑袋,“最让宋集薪受不了的一件事,是先生你身世如此凄惨,但是在宋集薪这个邻居眼里,像是每天都活得比他还要快活,吃饱了倒头大睡,睡饱了起床做事,这简直会让宋集薪抓心挠肝,浑身不痛快。所以啊,他不痛快,就想着要你不痛快,他知道你最在乎什么,就要你失去什么。”</p>

    陈平安记起那个泥瓶巷的大雨夜,那是他第一次想杀人,当时宋集薪差点就被他掐死在墙壁上。</p>

    跟着他一起从窑厂偷跑出来的刘羡阳,可能躲在远处,不小心看到了那一幕场景,所以之后一个月,刘羡阳都没怎么敢跟他说话,让陈平安郁闷了很久。</p>

    崔瀺自顾自感慨道:“有些孩子心性,牵扯出来的事情,既可怕可笑,又可恨可怜。因为不是只有孩子,才有孩子心性,许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一样会在某些大事情上幼稚得不可理喻。”</p>

    陈平安双手摆出剑炉桩,并未练习,纯粹是自然而然为之,脸sè平静道:“这件事情,我当然恨死了宋集薪,但是真正让我不喜欢宋集薪的事情,不是这个。”</p>

    崔瀺大奇,忍不住转头问道:“怎么说?”</p>

    陈平安缓缓道:“刘羡阳差点被打死的那次,宋集薪竟然会蹲在墙头上,煽风点火,恨不得刘羡阳被人活活打死,这样的人,很……可怕。”</p>

    崔瀺默然。</p>

    陈平安抬起头,望向远方,“我们老家那边有句方言,叫看挑担的不累,我觉得这没什么,但是如果就因为觉得好玩,就坏到往人的担子上加石头,这种人,怎么做朋友?”</p>

    崔瀺打趣道:“宋集薪又没往你肩膀的担子上加石头,事实上,宋集薪可能内心深处,很希望跟你成为朋友的,因为他足够聪明,无比清楚应该跟什么人做朋友,比如他打心眼瞧不起不如自己聪明的赵繇,可一样会拉关系套近乎。”</p>

    陈平安摇头道:“我不喜欢这样人。”</p>

    崔瀺没来由说了一句真心话,良心话,“你这样的人,以后也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你。”</p>

    陈平安笑道:“我要那么多人喜欢我干什么,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我又不图别人什么。”</p>

    崔瀺转身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先生你这叫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学生我佩服佩服!”</p>

    陈平安轻声道:“我知道你套我话,是想探究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不过没关系,说了这些,我心里好受多了。”</p>

    崔瀺嘿嘿笑道:“先生你是大智若愚,学生我是大愚若智,咱俩相互切磋学问,以后联手,一定无敌于天下。”</p>

    陈平安突然问道:“你认识阿良吧?老毛驴那段,阿良以前就哼唱过。”</p>

    崔瀺脸sè微变,嗯了一声,“很早就认识了,比齐静春认得还要早一些,比马瞻茅小冬之流就更早了,我陪着老头子喝闷酒的时候,他们指不定还在哪儿玩泥巴呢。”</p>

    月明星稀,清风拂面。</p>

    眉心有痣的白衣少年,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庞上,泛起淡淡的愁绪,苦笑道:“我离开家乡后,也是像你们这般远游求学,只是比你走得要远太多了,由于心高气傲,终于狠狠丢了次脸,最后一气之下,拜在了老秀才门下,当时老秀才名声不显,学问也有被视为异端的苗头,所以我是他的第一个弟子。”</p>

    “姓左的,齐静春,这些人陆陆续续进入老头子门下,入室弟子,其实不多,老秀才是个事无巨细都想要说清楚的人,传授学问,简简单单一个道理,三言两语能够讲解清楚的,他能说上一整天,实在没有精力收取太多贴身跟随的弟子。记名弟子,相对多一些,至于不惜自称文圣门下走狗的那些,可就浩浩荡荡,如过江之鲫了,不计其数。”</p>

    “而阿良呢,又比我更早认识老秀才。一开始阿良是上门要打老秀才的,老秀才谁啊,那张嘴皮子,厉害得很,每一甲子一届的儒释道三教辩论,天底下最凶险的事情,没有之一!有多少佛子道胎因此堕入旁门左道,沦为各自道统内的可怜异端,之前之风光,之后之凄惨,惨绝人寰。我叛出师门之前,信心满满地提出自己的那个见解,何尝不是想要帮着……不说这个,好汉不提当年勇。事实就是也就老秀才一个人,在历史上接连参加了两次辩论,关键是还给他吵赢了两次,算了算了,先生你暂时不需要知道这个,反正那会儿的老秀才,啧啧,说是天底下独一份都不为过,那种被誉为‘一家之学,明月当空’的绝世风采,不是读书人,是绝对无法领略的。要不然你以为老头子不过可怜兮兮的秀才功名,能够给人请进文庙供着?还一个劲儿往前往上挪位置?老秀才所在的那个小国,后来都快恨不得把他封为‘状元祖宗’了,老秀才偏不要,可劲儿憋着坏呢。你以为?”</p>

    “总之老家伙一来二去,就把阿良说得迷糊了,两个仇家反而成了最好的酒友,老秀才的地位越来越高,阿良的修为越来越高,两人相得益彰,关系一直很好,阿良跟我、齐静春,还有姓左的,三个人关系最好,阿良为了我们三个,没少折腾,尤其为了齐静春和姓左的,打得那叫一个天翻地覆、荡气回肠!”</p>

    说到这里,崔瀺会心笑道:“每次阿良回到我们跟前,就要开始吹嘘了,什么‘给你们三个兔崽子擦屁股都这么猛,我阿良是真猛啊’,什么‘你们是不知道,我今儿去大杀四方的宗门里头,那些个仙子一个个只恨修为不够高,否则一定要生吞活剥了我阿良,唉,最难消受美人恩,你们年纪小,不会懂’。”</p>

    崔瀺喝了口酒,“阿良有一点很好,说话从不吹牛,不像我们读书人。”</p>

    崔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最后背对着陈平安笑道:“好了,跟你一样,我心里也痛快多了。”</p>

    陈平安早已闭上眼睛,默默练习剑炉桩,但是显而易见,所有话语,少年都仔细听着,一字不漏。</p>

    崔瀺脸sè平淡,“敞开了聊过,不耽误之后我还是坏人,你还是好人。”</p>

    陈平安睁开眼,“我下去继续练习走桩。”</p>

    崔瀺大笑道:“好嘞。”</p>

    陈平安跳下马车后,继续默默快步走桩。</p>

    崔瀺一点点收敛笑意,腾出手来喝完酒壶最后一口酒,破天荒有些失神,喃喃道:“陈平安,你以为你这种人,就不可怕吗?”</p>

    马车后边有个嗓音响起,“我听到了。”</p>

    崔瀺哈哈大笑,“先生好耳力,不愧是千载难逢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以后一统江湖,天下无敌,指日可待!”</p>

    草鞋少年没好气地还给他一句话,“我谢谢你啊。”</p>

    ————</p>

    返乡的路上,依然是走过山又走过水。</p>

    那辆马车已经连车带马一起卖出去,崔瀺卖出了一千五百两的高价,然后给自己添置了一个精美书箱,把原本车厢里的值钱东西都给装了进去。</p>

    相较之前的求学远游,陈平安可以更多的闲暇时间来练习撼山拳,以及用水磨工夫去砥砺十八停的运气法门。</p>

    只要不是大雨天气,每天早晚两次,陈平安的走桩会格外缓慢,就像是仍然带着李宝瓶李槐他们一起练拳。</p>

    身边会站着一位白衣少年,跟着他一起打拳,打得比陈平安更加行云流水,更加神仙丰姿。</p>

    每逢高山和大水,崔瀺就会大声朗诵圣贤典籍,陈平安虽然不出声,但是会下意识跟着在心中默念。</p>

    两人不再像那夜大隋京城外的官道,那样说着真正的心里话,更多时候,是一天到晚的两两无言,崔瀺偶尔会悄然离开陈平安的视野,回来的时候心情有好有坏,陈平安也从不追究。</p>

    就这样在不急不缓的车轱辘声里,名义上的师徒两人,平淡无奇地从秋天走入了冬天。</p>

    路线跟来时大不相同,是崔瀺挑选的,陈平安没有异议。</p>

    两人也凑巧见识过一些光怪陆离的趣闻轶事,或远远旁观或身临其境,让从大骊走到大隋的陈平安,依然会感到匪夷所思。</p>

    在大隋东边的一座大湖,两人夜行赶路,月sè下,有远远看到一伙御风凌空的飘逸仙人,分别手持一根巨大铁链,最后湖水大震,掀起阵阵滔天巨浪,仙人们竟是从湖底提起了一块巨石,大如山峰,就这么硬生生从湖中拔起,悬空搬去了自家门派。</p>

    崔瀺解释说山水之间,皆有诸多灵秀之气的荟聚之物,山上的仙家势力,一旦发现,素来喜欢运用神通将其攫取,搬回宗门帮派之内,视为禁脔,用以帮助镇压山水气运。崔瀺还笑着说,那股仙家势力还算有点良心的了,选择夜间行事,而且舍得下本钱,高价购置了精铁锁链,若是一般仙家,哪里管这些,随便购买大量的便宜铁链,至于山峰中途坠地,是否有凡人遭殃,当地官府哪敢计较,除非是砸在大城之中,实在无法隐瞒,最后多半也是仙家势力象征性赔钱了事。</p>

    在大隋和黄庭国交界处的雄山峻岭之间,陈平安看到一大群鲫鱼模样的鱼类,竟然沿着山路浩浩荡荡迁徙,浑身泥泞也不碍事。</p>

    崔瀺说那些是过山鲫,能够出水半月而不死,过山鲫对于湖泽水质要求极高,一旦旧有的栖息地水质变坏,便无法存活,就会立即主动搬家,灵气越是充沛的水源,过山鲫的繁衍生息越好,而且每万尾之中会诞生一条通体金黄的灵物,故而一般山上势力,都愿意豢养此物,用以见微知著,精准判定宗门府邸的灵气流散情况。</p>

    然后在黄庭国一座繁华州城之内,闹市之中,有两名年轻剑修竟然驾驭飞剑,离地不过半丈,在人群之间飞快穿梭,好像是在比拼谁的御剑水准更好,全然不顾街上行人的鸡飞狗跳,一些避之不及的老百姓,直接被锋芒凌厉的飞剑刺伤,倒地呻吟不已。</p>

    御剑剑修经过陈平安附近的时候,一位老妪吓得踉跄摔倒,左右躲避了两次,刚好与那路线做出偏移的剑修撞了个正着,年纪轻轻的剑修,不愿输给身后那位近在咫尺的同伴,眼见着若是急停就会被赶超,满脸怒气,干脆就加速前掠。</p>

    若非陈平安将一位老妪扯过,恐怕就会被一剑刺死当场。</p>

    那剑修非但没有感激,反而转头狠狠瞪了一眼陈平安。</p>

    高高在上的两名剑修,一前一后,就这么一闪而逝。</p>

    州城之内的老百姓,对此虽然惶恐不已,但是没有任何人想要追究的意思,就连骂骂咧咧,都只敢压低嗓音。</p>

    袖手旁观的崔瀺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如果是其他还没跻身中五境的练气士,还是不太敢这么在一国州城内,如此横行跋扈,因为世间练气士以剑修最为金贵稀罕嘛。</p>

    陈平安在那位感恩戴德的老妪慌乱离去后,转身望向两名剑修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视线。</p>

    崔瀺淡然道:“管不过来的,再说了又能如何管?追上去,打杀了那两个剑修?人家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杀人。还是跟人家讲道理,苦口婆心告诫他们以后千万别这么胡闹?退一万步说,你拳头够硬,逼得人家嘴上答应你,等你离开,事后照旧,你又能如何?糟心不糟心?我看很糟心。”</p>

    陈平安摇头道,“我本事就这么点,不会追上去的。”</p>

    “我倒是希望先生凑这个热闹,我这个当学生的,一路混吃混喝,愧疚难当,好歹让我为先生排忧解难嘛。”</p>

    崔瀺说着不中听的风凉话,见自家先生不搭话,刨根问底地笑问道:“等到以后本事足够呢?”</p>

    陈平安背着大竹篓继续赶路,“那就等到那天再说。”</p>

    崔瀺快步跟上,笑眯眯追问道:“先生,那天是哪天?”</p>

    陈平安回了一句,“反正不是明天。”</p>

    崔瀺屁颠屁颠跟在后头,“若是后天就好啦,学生我跟着脸面有光。”</p>

    陈平安抬头看了眼天sè,突然记起等到自己回到家乡,也该差不多过年了,就想着是不是趁早买几副春联,他们大骊红烛镇那边,好像这些东西不多。</p>

    就在此时,崔瀺一样抬头,不过是望向一处高楼,咦了一声,嘴角翘起,“呦呵,有点意思。”</p>

    顺着崔瀺的视线,陈平安看到一座在城内宛如一枝独秀的高耸楼阁,附近风云晦暗,更高处的乌云中,隐约亮起一道道电光,与别处晴朗风景大不相同,像是要只在这一小块地方下雨的样子。</p>

    崔瀺转头笑道:“先生,这个热闹咱们一定要凑!事先说好,先生若是不愿意去,我自己去,先生在城门口等我便是。”</p>

    陈平安二话不说就往城门那边行去,撂下一句,““如果夜禁之前你还没有出来,我就自己赶路了。””</p>

    崔瀺脸sè悲苦道:“先生真绝情啊。”</p>

    陈平安背对崔瀺,抬起手臂,伸出一根中指。</p>

    崔瀺立即变脸,跟陈平安挥手暂别,“先生越来越风趣了,学生我功莫大焉!”</p>

    陈平安收起中指,握紧拳头。</p>

    崔瀺赶忙作揖道:“先生慢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