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高出天外
    一直坐在地上发呆的崔瀺斜瞥一眼小姑娘和画轴,没好气道:“就算天塌下,这幅画卷也不会有丝毫折损。知道什么叫天塌下来吗?中土神洲曾经有个无名氏,一剑就将天河捅穿了,直接将一座黄河洞天的无穷水流引下来,远远看去,就像天幕破开一个大洞,水哗哗往下掉,</p>

    这才造就出了天下十景之二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以及位于彩云间的白帝城,白帝城的城主,那可了不得,是少数几个胆敢以魔教道统自居的枭雄,风流得很,我曾经有幸与之手谈,就在白帝城外的彩云河之中,被誉为彩云十局,输多胜少,不过虽败犹荣,毕竟那杆写有‘奉饶天下棋先’的旗帜,已经在白帝城城头树立六百多年了,有资格跟城主对弈的棋手,屈指可数……”</p>

    小姑娘不爱听这些有的没的,气恼道:“你说这么多显摆什么呢,我说画轴破了就是破了!如果我赢了,让我用印章在你脑门上再盖个章?敢不敢赌?!”</p>

    赌博?</p>

    崔瀺立即来了兴致,颓丧神sè一扫而空,猛然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笑问道:“我赢了如何?”</p>

    李宝瓶大方道:“小师叔如果从画卷里出来,还是要坚持杀你,那我回头帮你收尸!你说吧,要葬在什么地方,咱们小镇神仙坟那边如何?我经常去,那里路比较熟,能省去我许多麻烦……”</p>

    崔瀺龇牙咧嘴,伸手道:“打住打住,如果赢了,你帮我说服陈平安,不但不可以杀我,还要收我做弟子。”</p>

    之前离开老井的瞬间,他被齐静春的“静心得意”印重重砸中额头,彻底打散了这副皮囊的最后“一点浩然气”,从五境修士真真正正跌落为凡夫俗子,果然如齐静春当初在小镇袁氏老宅所说,一旦不知悔改,自有手段让他崔瀺吃苦头。</p>

    但是东宝瓶洲大势如此,大骊南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况且崔瀺自身所走的大道,没有回头路,容不得退缩半步,因此哪怕当时就确定齐静春留有后手,崔瀺还是该如何做就如何做,至多就是行事说话更加小心一些。</p>

    但是不管如何,少年崔瀺也好,身在京城的国师崔瀺也罢,不管如何性情奸诈、嗜血成性、城府厚黑,愿赌服输这点气量,从来不缺。这一点,从拜师入门、求学生涯开始,到沦落到当一个小小宝瓶洲北方蛮夷的国师,崔瀺没有丢掉过。</p>

    李宝瓶摇头道:“哪怕我是必赢的,也不会答应你这种事情。”</p>

    崔瀺眨眨眼,“这种买卖都不做,以后怎么成为山崖书院的小夫子,女先生?”</p>

    李宝瓶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个昔年的“师伯”?小姑娘说过了自己的话,像是打死了盘踞在心路上的拦路虎,她可是从来不管“收尸”的,一个蹦跳就过去了,嗖一下就跑到了不知名的远方,去寻找下个对手。哪怕是先生齐静春,曾经对此也很无奈。</p>

    小姑娘扬起手臂,晃了晃手里那方莹白印章,“怕不怕?”</p>

    崔瀺呵呵笑道:“山野长大的小丫头片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p>

    李宝瓶缓缓收回手臂,朝印章篆文轻轻呵了一口气,有了准备找地方盖章的迹象。</p>

    崔瀺咽了咽唾沫,“李宝瓶,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儒家门生,君子动嘴不动手。我们可是有同门之谊的。再说了,你就不怕小师叔看你这么骄横,半点没有大家闺秀的贤淑雅静,以后不喜欢你?”</p>

    李宝瓶开心笑道:“小师叔会不喜欢我?天底下小师叔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p>

    崔瀺叹了口气,“可是总有一天,你的小师叔会有最喜欢的姑娘。”</p>

    小姑娘毫不犹豫道:“那就第二喜欢我呗,还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p>

    崔瀺一脸看神仙鬼怪的表情,“这也行?”</p>

    小姑娘突然露出一模一样的表情,望向崔瀺身后,崔瀺转过头去,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当下他这副身躯可经不起半点折腾了,但是一瞬间崔瀺就心知不妙,身后空无一物,并无异样。</p>

    一方印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了他额头,打得崔瀺当场后仰倒去。</p>

    倒地过程中,少年崔瀺悲愤欲绝,这是第三次了!</p>

    仰面躺在地面上,崔瀺怒道:“李宝瓶,你再敢拿印章偷袭我,打一次,你就要从第二喜欢掉到第三,以此类推,你自己掂量着办!我崔瀺好歹当过儒家圣人,说话怎么都该剩下点分量,勿谓言之不预!”</p>

    这些当然是sè厉内荏的骗人话,儒家圣人确实有口含天宪的神通,可对于所传承文脉文运的要求,以及自身浩然气的温养,极为苛刻。</p>

    如今崔瀺除了那个方寸宝物里头储藏的身外物,以及一副金枝玉叶的皮囊,其余就是两手空空了,雪上加霜的是,方寸物就像是天地间最狭小的洞天,哪怕是神意与方寸物相通的主人,对于练气士的境界是有要求的,崔瀺身上的那个,就需要本人是最低五境修为,至于其他人强行破开的话,则需要强十境,比如兵家剑修之流,至于十一境修士,打开就很容易了。</p>

    道理很简单,方寸物是自己家,但是家门上了锁,五境修为就是主人手里的那把钥匙,一样需要开锁进门。</p>

    如果是盗匪蟊贼想要破门而入,不是做不到,但是难度很大。</p>

    当下的崔瀺体魄极为孱弱,神魂身躯都是如此,连寻常的文弱少年都不如,将来如果调理得当,才有可能恢复正常人的气力。至于修行一事,就真要听天由命了,得靠大机缘和大福运,但是崔瀺觉得以自己这一路的遭遇来看,能活着当上陈平安的徒弟,就已经很心满意足。</p>

    十二境的儒家圣人,跌到十境修士,再跌到五境,最后跌到不能再跌的凡夫俗子。</p>

    崔瀺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大起大落落落落。</p>

    还敢威胁我?</p>

    这家伙不记打啊,连李槐都不如。</p>

    李宝瓶气得飞奔过去,蹲下身后,对着少年崔瀺的脑袋,就是一顿迅猛盖章。</p>

    雷厉风行,疾风骤雨。</p>

    让人措手不及啊。</p>

    就连崔瀺这般心性坚韧的人物,在这一刻都觉得生无可恋。</p>

    毕竟对手只是一个小姑娘,而不是老秀才、齐静春这些家伙啊。</p>

    ————</p>

    山河画卷之中,抡起手臂一剑劈砍下去的少年,落地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被恢复真身的高大女子抱在怀中,她小心扶着陈平安一起席地而坐,双手轻轻搂住身形消瘦的少年,因为金丝结挽住的青丝垂在胸前,遮挡住了少年的脸庞,她便伸手甩到背后,低头凝视着脸庞黝黑的陈平安。</p>

    她突然抬起头,神sè有些讶异。</p>

    属于一方圣人禁制地界的画卷内,出现了一道极其高大的金sè身影,屹立于穗山之巅,像是在跟老秀才对话。便是见惯了天大地大的女子,也觉得这位不速之客,委实不容小觑。老秀才大概是不愿意对话泄露,隔绝了感应,她对此不以为意,重新低头,看着酣睡的少年,微笑道:“若是以后成了练气士,皮肤白回来,其实也是翩翩少年郎,算不得俊美,可一个‘端正灵秀’是跑不掉的。”</p>

    大岳山顶。</p>

    原本高达千丈法相的金sè神人,落在山顶后便缩为一丈高的魁梧男子,身披一副威严庄重的金sè甲胄,金甲表面篆刻有不计其数的符箓,有些早已失传的古老符文,散发出质朴荒凉的气息,不知道传承了几千几万年,有些虽历经千年依旧崭新如昨日,散发出神圣的光芒,一个个符箓镶嵌于甲胄之中,字里行间,像是一条条金sè的河流,那些文字,则如同一座座金sè的山岳。</p>

    老秀才有些理亏,缩着脖子,故意左右张望。</p>

    男子面部覆甲,嗓音沉闷道:“自我担任穗山正神以来,已经满六千年整,这是第一次有人胆敢仗剑挑衅我穗山,秀才,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p>

    老秀才一脸茫然,“说啥咧?”</p>

    对于老秀才的脾性,金甲男人知根知底,懒得多说什么,转头望向陈平安那边,皱了皱眉头,“她身上的气息很有渊源,是何方神圣?就是她亲自出手劈砍穗山?”</p>

    老秀才小声道:“我劝你别惹她,这个老姑娘的脾气不太好。”</p>

    金甲男人淡然道:“我脾气就好?”</p>

    老秀才白眼道:“对对对,你们脾气都不好,就我脾气好行了吧。你们啊,一个个就喜欢跟讲道理的人不讲道理。气死老子了!”</p>

    金甲神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p>

    老秀才叹了口气,“这件事情的经过,我就不说了,反正跟小齐有关系,你就高抬贵手一回?”</p>

    男人默不作声。</p>

    老秀才笑哈哈道:“就当你默认了,唉,你这家伙啥都不错,就是脸皮子薄了点,喜欢端架子,你说咱俩什么交情,当年咱们可是一起去偷窥那位山神娘娘的真容,没想到她当时正在沐浴更衣,要不是我仗义,独力承担那位娘娘的滔天大怒,跟她讲了三天三夜的圣贤道理,最终以理服人,好不容易才让她既往不咎,要不然你这张老脸往哪里搁……”</p>

    男人闷闷道:“闭嘴!”</p>

    老秀才知道事情成了,不再得寸进尺,穗山山神的规矩,说是金科玉律都不过分,能够让这傻大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秀才觉得自己还是很厉害的,人便有些飘,指向远处,“对了,瞧见没,那个少年是小齐帮我收的闭门弟子,你觉得如何?是不是很不错,哈哈,我反正是喜欢的,性子像极了我当年,喜欢跟人讲道理,实在讲不通再动手,动手的风范,又像当年的小齐。啧啧,你身上有没有酒?”</p>

    金甲男人的审视视线在少年身上一扫而过,“不是齐静春疯了,就是你瞎了。”</p>

    老秀才不生气,乐呵呵道:“读书人的事情,你们大老粗懂个屁。”</p>

    金甲男人应该算是这座浩然天下,地位最高、势力最大的五岳大神,只不过实力越强,并不意味着能够顺心如意,因为他们这类战力卓绝、地位超然的神灵,尤其是可以不受香火影响的情况下,在浩然天下遭受的规矩约束,往往就越大,老秀才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神像被摆入文庙之前,就负责盯着穗山之内的五座大山岳,这既可以说是清水衙门里的冷板凳,有些时候也可以说是了不得的壮举。</p>

    比如老秀才最著名的三次出手之一,就是以本命字将一整座中土大型五岳,镇压得大半陷入地下。</p>

    那位靠山极大的五岳正神当场金身粉碎,道祖二徒为此大为震怒,差点就要破开天幕,从天外天那边硬闯浩然天下。</p>

    当时还不算太老的秀才,非但没有躲回儒家学宫,反而单枪匹马直奔天上,在两处交界处,跟气势汹汹的道祖二徒当面对峙,读书人伸长脖子,指着自己的脖子,来来来,往这里砍。</p>

    那一趟天上之行,读书人混不吝得很。</p>

    这也能算好脾气?</p>

    真要是好脾气的先生,能教出齐静春、姓左的、崔瀺这样的弟子学生?一个有可能立教称祖,一个离经叛道,一个欺师灭祖。</p>

    金甲神人突然问道:“为了一个必死无疑的齐静春,违背誓言离开功德林,连大道根本都不要了,图什么吗?”</p>

    贤人违规,君子悖理,各有各的惨淡结局。在儒家道统内,自会有圣人夫子按照规矩教训。</p>

    但是圣人违心,下场最凄惨。</p>

    老秀才为了一个必死无疑的齐静春,也真是名副其实的拼去了一条老命。</p>

    几乎无人能够理解。</p>

    明知大局已定,再去做意气之争,毫无意义。</p>

    所以这尊金甲神人哪怕见惯了山河变sè,仍是觉得匪夷所思。</p>

    老秀才摸了摸脑袋,顺了顺头发,微笑道:“我曾经有一问,让齐静春去答。既然齐静春给出他的答案了,我这个当老师的,当然不能连弟子都不如。”</p>

    穗山大神冷笑道:“少跟我来这些云遮雾绕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句话不就是你说的吗?既然弟子不必不如师,你这套说辞讲不通。”</p>

    老秀才伸手点了点金甲神人,“你啊,死读书。尽信书不如无书,晓得不?”</p>

    金甲神人气笑道:“懒得跟你废话,走了,自己保重吧。”</p>

    他犹豫了一下,“实在不行,就来穗山。”</p>

    老秀才摆手道:“穗山那地儿,拉个屎都像是在亵渎圣贤,我才不去。再说了,如今我确实是失去了证道契机,没了先前的能耐,可要说谁想对付我,嘿嘿,只管放马过来。可惜喽,如果我当年就有这份际遇,遇上那个牛鼻子老二的时候,非要抱住他的大腿砍我脑袋,不砍我还不让他走了,哪里会事后吓得两腿打摆子。”</p>

    金甲神人摇摇头,是真的没了说话的兴致,他可不愿意跟这个读书人唠叨陈年旧事,反正自打认识老秀才,感觉次次遇见这家伙都必然扫兴,可次次扫兴过后,又难免期待下一次相逢。</p>

    奇了怪哉。</p>

    老秀才突然喊道:“先别走先别走,有事相求。芝麻绿豆大小的事儿,你别怕。”</p>

    金甲神人二话不说,一道金光拔地而起,就要离开这处地界。</p>

    但是下一刻,他就现出原形,悬停在空中。</p>

    原来老秀才死皮赖脸地伸手拽住了他的脚踝,跟着他一起悬挂在空中。</p>

    他只得重新落地,看着站在一旁笑嘻嘻拍手的老秀才,恼火道:“有辱斯文!有屁快放!”</p>

    老秀才搓了搓手,“我这不是刚收了个闭门弟子嘛,给人家的第一印象,估计不太好,就想着弥补弥补,给了见面礼什么的,毕竟很快就要道别了,实在是没机会教他读书,我这心里愧疚啊。”</p>

    金甲神人嗤笑道:“帮你准备一样见面礼?可以啊,这简单,我穗山有那把失去剑灵的镇嶽剑,要不要送给你弟子?够不够分量?”</p>

    老秀才一脸毫无诚意的羞赧神sè:“这怎么行,礼物太重了,我哪里好意思收……当然话说回来,好歹是你这个当长辈的一份心意,你要是一定强塞给我的话,我可以让陈平安过个一百年再去取,说不定到时候就提得起来……”</p>

    金甲神人深呼吸一口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出手的前兆了。</p>

    老秀才立即一本正经道:“拔苗助长怎么行,你这个人真是的,有心就好了,就不晓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这个小弟子是要负笈仗剑游学的,你随便给一块无主的剑胚就行了,要求就一点,拿来就能用的那种,可别是什么十境修士才有资格碰的,咋样?你这个当长辈的,意思意思?”</p>

    金甲神人讥笑道:“我要是不给,你是不是就不让我走了?”</p>

    老秀才默默挪动脚步,靠近金甲神人,握住他的手臂,正气凛然道:“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p>

    穗山大神无奈摇头,“为了这些个弟子,你真是命也不要了,脸皮也不要了。行行行,我拿我拿!”</p>

    他手腕一抖,一颗拳头大小、银块模样的东西,悬浮在两人身前。</p>

    老秀才脸sè凝重起来,没有急于接手,问道:“你这趟前来,是不是有所图谋?要不然这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带在身上?虽然不是什么夸张的宝贝,可对你而言,意义非凡,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不会收下的。”</p>

    金甲神人双臂环胸,望向南边,“你以为我是怎么循着蛛丝马迹追过来的?”</p>

    老秀才皱眉,“不是你道行高,又与穗山气运相连,我这边动静稍微大了点,露出了破绽,才让你有机可乘?”</p>

    金甲神人转过头,问道:“你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p>

    老秀才疑惑道:“你这大老粗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卖关子了?我这儿的假象穗山,虽说被人一剑劈开了,可对你那边又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影响。”</p>

    性情刚猛的金甲神人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他娘的!那一剑直接劈砍到老子的穗山去了!你现在跟我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虽然在外人看来那一剑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是老子的穗山,护山大阵何等森严,全天下有几人,能够只凭一剑就闯入大阵之内?现在整个中土神洲都在议论纷纷,猜测是不是你所谓的牛鼻子老二那边,在暗示什么,或是剑气长城的几个老不死来讨要公道了。”</p>

    老秀才目瞪口呆,“这么猛?”</p>

    这句话,给金甲神人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p>

    “滚蛋!”他气得一臂横扫,直接将老秀才的“身躯”给砸飞出去数百里,狠狠跌落在穗山后山的江水之中。</p>

    他冷哼一声,一掌拍中那颗不起眼的银块,掠向老秀才落水的地方。</p>

    之后,一道粗如山峰的金光,轰然冲开山河画卷的天幕,返回位于中土神洲的穗山。</p>

    穗山后山的江河里,老秀才一路优哉游哉狗刨回岸上,肩膀一抖,原本浸透的儒衫瞬间干燥清爽,他摊开手心,看着那块银锭,愁眉苦脸道:“烫手啊。”</p>

    机缘一事,先生给学生也好,师父给徒弟也罢,讲究一个循序渐进,从来不是给的越大越好,而是刚好让人拿得住、扛得起、吃得下为佳。</p>

    要不然那些个山上仙家的千年豪阀,积攒了那么多雄厚家底,代代相传,开枝散叶,今天这个儿子刚刚成为练气士,就丢给他一件锋芒无匹的神兵利器,明天那个孙子根骨不错,就送他一件动辄断山屠城的法器,如此一来,早就要嗷嗷造反了,凭什么这座浩然天下,都要听你们这些学宫书院维护的规矩?</p>

    再者因果纠缠最烦人。</p>

    很麻烦。</p>

    所以老秀才当时才会偷偷收走那根玉簪子。</p>

    事实上,阿良只是没有看出它的真正门道,老秀才将其交给齐静春,自然大有深意,为的就是应付最坏的结果,一旦齐静春真的有一天八面树敌了,好歹能有一个安身之地。</p>

    只可惜齐静春到最后,都选择不用它,除了不希望牵扯到功德林的恩师老秀才之外,恐怕亦是保护陈平安的后手之一了。</p>

    逼得老秀才必须亲自跑一趟宝瓶洲,见一见他齐静春帮先生收取的小师弟。</p>

    而那个时候他齐静春已经死了,哪怕自己先生千里迢迢赶来,对这个闭门弟子不满意,可看在他齐静春的面子上,以老秀才的性子,多半是捏着鼻子都会认下的,以后若是陈平安当真有跨不过的坎,老秀才即便自囚于功德林,但是稍一两句话出去,还是可以的。</p>

    但是齐静春算错了一点,就是没有料到自家先生,这么快就离开了功德林。</p>

    正是为了他。</p>

    一如他为了陈平安。</p>

    恐怕这才是真正的同道中人和一脉相承。</p>

    老秀才一步跨出,就来到了山顶,感慨道:“小齐啊,护短这件事,你可比先生强太多了。嗯,陈平安这个闭门弟子,先生我很满意。思来想去,我也是在功德林才想通一件事,我正是欠缺这么一个学生啊。”</p>

    老秀才蓦然瞪大眼睛,“人呢?”</p>

    老秀才急得直跺脚,突然安静下来,一脸坏笑道:“哎呀真是的,我这个弟子岁数还小,哦哦,好像已经十四五岁,不小了,外边好些地方都已经结婚生子了……”</p>

    天空某处,女子微笑道:“两次。”</p>

    老秀才装模作样地侧过脑袋竖起耳朵,“啥,说啥?我听不清楚啊,我这个人不但耳背,口齿还不清楚,说话总是让人误会……”</p>

    难怪曾经能教出崔瀺这么个大徒弟。</p>

    只是在声音消失后,老人转头望向某块巨石,上头刻着“直达天庭”四个大字。</p>

    老人收回视线,望向山下,“我还是想要好好看着大好河山,一千年太短,一万年不长。”</p>

    ————</p>

    当陈平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坐在了那座金黄sè拱桥的栏杆上,拱桥还是像上次那么长,看不到头,看不到尾,四周全是云海涛涛,让人茫然失措。</p>

    无法想象一旦失足跌落,会是怎样的下场,会不会粉身碎骨?会不会一直下坠到无尽深渊?会不会因为距离地面的路途太过遥远,如果能够不饿死的话,原本十四岁的少年摔死的时候,会不会已经十五岁了?</p>

    陈平安其实一直会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p>

    只不过因为没有读过书,显得十分土气罢了。</p>

    白衣女子跟陈平安并肩而坐,柔声道:“这里曾经是一处战场,大战落幕的时候,打得只剩下这座拱桥。你看那里,以前有一座东天门矗立在那边的,挺大的,当时在那里负责守门的家伙,是个sè眯眯的汉子,身披一挂名为‘大霜’的银sè宝甲,人倒是不坏,就是嘴贱了点。我的第一任主人,跟他的顶头上司打了一架,赢了,当时后者有几个帮手在远处观战,可是打得所有人都不敢露面帮忙。”</p>

    陈平安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一处空荡荡的地方,偶尔有流光溢彩一闪而逝。</p>

    她轻声道:“如今什么都没啦。”</p>

    陈平安感有些神往,感慨道:“这样啊。”</p>

    她轻轻晃动双脚,双手撑在栏杆上,笑道:“修道修行,辛苦修建长生桥,为的就是修得一个留住,不要变成光yin长河里的一粒尘埃,所以人人都喜欢自称逆流而上。”</p>

    陈平安嗯了一声,这句话还是听得懂的,好好活着嘛,谁不喜欢。</p>

    她转头笑问道:“走了这么远的路,累不累?”</p>

    陈平安认真想了想,“累倒是不累,比起小时候进山采药烧炭,其实还要轻松一些。就是遇到太过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情,总是睡不踏实。”</p>

    陈平安转头开心笑道:“不过刚才那一觉睡得就很踏实。以前在小镇虽然穷,但是每天倒头就能睡着,如今陪着宝瓶他们一起远游,可不敢这样,就害怕出现什么意外。”</p>

    她继续问道:“就没有怨言?”</p>

    陈平安想了想,学着身边的神仙姐姐,双手撑栏杆,晃动双脚,望向远方,轻声道:“有啊,比如一个叫朱鹿的女孩子,怎么可以那么不善良。一个身穿嫁衣的女鬼,只因为觉得自己心爱的男人不爱她了,就害死了很多过路的书生,如果当时不是宝瓶他们在身边,我早就使出一缕剑气杀掉她了。”</p>

    “其它的事情,不好说是怨言吧,谈不上,可还是会有些心烦,比如李槐读书总是不用功,怎么劝也不听,真不知道当初齐先生怎么能忍着不揍他。还有吃过了好吃的山珍海味,这些家伙就一个个不爱吃我煮的饭菜,我其实挺郁闷的,油盐很贵啊,还有我去河边钓鱼,又不能挑时候,经常钓不着几条,每次回去看到他们满脸失望,我就会特别委屈,如果不是想着不耽误你们的游学路程,给我一两天时间去打下窝子,守着夜好好钓,多大的鱼我都能钓起来。”</p>

    “最近的,就是林守一生气那次,其实我很心虚的,虽说主要是为了他好好修行,可是我是有私心的,因为有人告诉我的长生桥断了,这辈子可能都无法修行了,但是我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一来是答应过神仙姐姐你以后要成为飞来飞去的仙人,二来是我自己也很羡慕阿良他们,就像李槐说得那样,踩着一把剑,嗖嗖嗖飞来飞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多帅气多威风,我当然想啊。”</p>

    高大女子安静听完少年的心事,打趣道:“呦,你也会替自己考虑事情啊。”</p>

    少年眯起眼尽量望向远方,笑道:“当然,我爹娘去世后,我一直就在为自己考虑,想为别人考虑都很难。其实是遇到你们之后,我才变成这样的,跟人打架,买下山头和店铺,读书识字啊,做小书箱啊,走桩练拳啊,花钱买书啊,挑选路线啊,磨刀喂马啊,每天都忙得很,但是我可不后悔,我很开心!”</p>

    陈平安喃喃道:“就是有些想念他们,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p>

    她同样感慨了少年说过的那句话,“这样啊。”</p>

    陈平安突然转头低声道:“神仙姐姐,我现在有钱,很有钱!”</p>

    她哑然失笑。</p>

    只是记起少年的成长岁月,便很快释然。</p>

    光是大年三十一定要张贴春联,这么点大的事情,就能让少年碎碎念叨这么多年,那么有了钱,当然是顶开心的事情。</p>

    少年突然眼神坚定道:“神仙姐姐,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努力做到的。”</p>

    她侧过身,伸手放在少年的脑袋上,温柔道:“能够遇见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p>

    她似乎觉得意犹未尽,干脆弯腰俯身,用额头抵住少年的额头。</p>

    单纯的少年只是有些天然害羞,想挠头又不敢。</p>

    她笑着收起姿势。</p>

    最终,剑灵和少年一个光脚,一个草鞋。就这么一起望着远方,摇晃双腿。</p>

    时光流逝,浑然不觉。</p>

    假若以今日作为光yin长河的一处渡口,往上逆流而去两万年,若论剑灵杀力之大、杀气之盛,唯她独尊,高出天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