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山上
    府邸匾额之下,年轻剑客习惯性手肘抵住剑柄和鞘尾,竟也不给人惫懒感觉,他轻声道:“楚夫人。”</p>

    喊了一声之后,他便没有了下文。</p>

    手提灯笼的礼部郎中,和臂绕青蛇的绣花江水神,竟是不约而同地放缓呼吸,肃然而立。</p>

    嫁衣女鬼冷笑道:“怎么,这位大人要跟妾身秋后算账?”</p>

    年轻剑客仰头望向风雪庙剑修飞剑破开天幕的地方,缓缓道:“楚夫人不用说气话,我并无此意。但是接下来那些孩子离开此地,以及目盲老道师徒三人继续北行,希望楚夫人都不要节外生枝了。不管楚夫人当初是有心,还是无意,大骊宋氏始终感恩楚夫人,毕竟那是帮助宋氏延续国祚的举动。在那之后,大骊宋氏又是有愧于楚夫人,哪怕是我这么一个外人,听闻那桩惨案之后,谈不上如何义愤填膺,可恻隐之心,肯定是有的。”</p>

    再次陷入沉默。</p>

    嫁衣女鬼抬臂捋了捋鬓角青丝,尽显女子娇弱温柔,眯眼笑道:“接下来,大人可以说‘但是’了。”</p>

    年轻剑客果真点头道:“但是,楚夫人滥杀书生文士一事,越往后推移,越是纸包不住火,就像今天这样。皇帝陛下会如何想,我不敢擅自揣摩,可我如果再一次听说有读书人在此消失,我会独自登门拜访,将楚夫人亲手带回大骊水牢。你放心,陛下念情分,但是一定更重规矩。再说了,情分再多,也有用完的一天。”</p>

    年轻剑客叹了口气,眼神真诚道:“楚夫人,无论你相不相信,我都不希望有那么一天。”</p>

    嫁衣女鬼望向远方,一手双指轻轻捻动嫁衣袖子,她难得有心境平和的时分,柔声道:“就凭你肯那么低三下气地跟一个少年说话,我相信你说的话。”</p>

    她停顿许久,神sè转为冷漠,“我现在可以保证不残害过路书生,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一旦我无意间看到那些吟游山水的读书人,到时候未必控制得住自己。我并非跟你求情,只是想跟你说一点真心话罢了。到时候该如何处置,你就如何处置,是我被你抓去丢入那座水牢,还是我先行打断此地的山根水源,你我各凭本事,后果自负!”</p>

    年轻剑客笑道:“可以。”</p>

    绣花江水神欲言又止。</p>

    年轻剑客离去之前,对这尊水神说道:“不用藏藏掖掖了,你就干脆跟楚夫人实话实说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楚夫人其实早该知道真相。关于此事,有任何责任,都算到我头上,你不用担心朝廷怪罪。”</p>

    水神抱拳沉声道:“谢过大人,以后哪怕是大人的私事,在下一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p>

    年轻剑客摆了摆手,然后带着韩郎中一起凌空离去。</p>

    楚夫人站在原地,看着这位深受大骊朝廷信任的江水正神,有些嫌弃。既不邀请他入府做客,却也没有当场赶人。</p>

    绣花江水神大踏步走上台阶,随便坐下,“知道你一向瞧不起我这个粗鄙武人,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相中的那个郎君,并未辜负你的真心。只是大骊朝廷顾全大局,生怕你离开此地,再也无法镇压以棋墩山为首的神水国残余气运,所以始终不曾告知你真相,故意让你误会那个书生。”</p>

    楚夫人大袖鼓荡,双眼通红,不断有血水流淌出眼眶,但是她神sè依然平静,“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真当我是三岁小儿?我虽然在他离开之后,再也不曾去过此处山水之外的地方,不再去宛平县城和红烛镇欣赏人间的风景,可是他当年去往观湖书院的事情,我不是聋子,路过那么多读书人,他们有不少人无意间提起过,所以我知道,我知道得很多!到最后,他爱上了另外一名女子。”</p>

    楚夫人呢喃道:“我知道,他若是爱上了谁,就一定是真心喜欢了。”</p>

    绣花江水神脸sè平淡,“那你应该也知道,作为大骊第一位靠自己本事考入书院的读书种子,他在观湖书院被人联手陷害得很惨,先是故意捧杀,有人暗中一掷千金,雇请最有名气的青楼女子,假装仰慕他的才华,为其扬名,再让附近王朝的大儒故意将其视为忘年交,还让他的字帖,每一幅都价值连城,还有诸多手段,环环相扣,让他只差半步,就会成为大骊第一位被儒家学宫认可的君子。”</p>

    “可是一夜之间,翻天覆地,声名狼藉,有人诬陷他抄袭诗词,那名花魁诋毁他无法人道,有数位文豪硕儒联名抨击他的道德文章,冠以伪君子的头衔,骂做是观湖书院的浊流。一个原本意气风发的大才子,就这么疯了。”</p>

    “疯了很长时间,这位寒士出身的书生,沦为整个观湖书院的笑柄,大骊是北方蛮夷的说法,愈发坐实。但是最后,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清醒过来了。”</p>

    说到这里,绣花江水神转头望向怔怔出神的楚夫人,“知道他为什么能清醒吗?”</p>

    楚夫人缓缓坐在台阶顶,嫁衣缓缓铺开,如同一朵鲜红牡丹,“是你们大骊练气士出手?”</p>

    魁梧男子笑了笑,眼神森冷,直言不讳道:“大骊真要出手,那也是杀了这个书生才对。”</p>

    楚夫人扯了扯嘴角,点头道:“有损国威,确实如此。两国之争,无所不用其极,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p>

    男人吐出一口浊气,“那个书生之所以能够清醒过来,是因为有一位他熟悉的女子,去到了他身边。”</p>

    楚夫人身躯僵硬。</p>

    那位江神缓缓起身,走下台阶,“那名女子,脸上覆了一张脸皮,与楚夫人你的容貌,一模一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楚夫人的嗓音、习性、喜好都学去了七八分。如果说之前坑害书生,涉及两国之争,那么之后将书生逼到死路,玩弄于鼓掌之中,恐怕就是读书人之间的意气之争了。”</p>

    江神大踏步离去,“总之,那书生晓得真相后,投湖死了,就这么简单。”</p>

    “按照这个书生去往观湖书院之前,在大骊京城国子监,与两位至交好友的只言片语来推断,他早就知道了你的非人身份,所以他才执意要成为儒门贤人之上的君子,估计如此一来,将来返回大骊,才有底气跟朝廷讨要一个明媒正娶。”</p>

    江神早已离去。</p>

    那位累累罪行罄竹难书的嫁衣女鬼,依旧坐在原地,脸sè安详,动作轻柔地整理衣襟袖口,这里抚平一下,那里折叠一下,乐此不疲。</p>

    ————</p>

    在魏晋潇洒骑驴离去没多久,陈平安身后就传来急匆匆的喊声,嚷嚷着恩人请留步,转头望去,是那目盲老道师徒三人,正在追赶他们的步伐。</p>

    老道人久经风雨,当然知道这一伙来历不明的孩子,才是自己安然离开此山的关键,天晓得那个性情古怪的女鬼会不会临了反悔,把他们师徒抓去给洗脸锥心?按照两个徒弟的说法,府上花园,真真切切“栽种”着许多读书种子,似乎曾经有人挣扎着爬出泥土,如今看来,确是活生生被拦腰斩断的可怜人。</p>

    老道被圆脸小姑娘搀扶着一路快跑,身上那件老旧道袍挂满两边草木的倒刺,也浑然不觉,可谓狼狈不堪,其实话说回来,老道人虽然一手捞偏门的雷法,确实镇不住嫁衣女鬼,可其实放在山下市井,那就是板上钉钉的老神仙。这趟一路北上,还真就经常被当成世外高人供奉起来,在三枝山被视为学艺不精的骗子,终究是少之又少的惨淡境遇。</p>

    老道人再无初见时的故弄玄虚,挤出笑脸问道:“敢问风雪庙魏大剑仙何在?贫道俗名徐莹震,道号玄谷子,对魏大剑仙慕名已久,此次因祸得福,能够遇上魏剑仙,亲眼目睹那风采绝伦的仙人三剑,实在是贫道天大的福运。”</p>

    林守一冷笑道:“这位陆地剑仙已经独行北方了,老道长若是想要套近乎拉关系,不妨越过我们,说不定还能追得上。”</p>

    老道人讪讪而笑,“错过便错过了,缘分未到,不能强求。”</p>

    魏晋这等隐龙一般的上五境仙人,老道人自知斤两,真到了那位风雪庙剑修身前,恐怕除了徒惹人厌之外,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山上练气士,相对山下百姓,当然能算是凤毛麟角,可修士之间,相逢是缘,这不假,只是缘份有善恶之分,因果有好坏之别,老道人一路降妖除魔,为自己积攒yin德,大大小小四五十场交手,能够活蹦乱跳走到今天,可不是只靠练气士第五境修为,以及那剑走偏锋的旁门雷法。</p>

    眼见着有些冷场,老道人赶紧左右而顾,笑眯眯道:“小酒儿,小跛子,还不快给恩人们磕头道谢!”</p>

    圆脸小姑娘闻言后就要下跪,手持满是泥浆幡子的跛脚少年,满脸yin郁神sè。</p>

    陈平安快步向前,轻轻拉住干瘦小姑娘的胳膊,笑道:“不用不用。”</p>

    然后陈平安对那跛脚少年说道:“之前在山路上,谢谢你的提醒。”</p>

    跛脚少年满脸错愕,竟是破天荒有些脸红,一时间嚅嚅喏喏,不知如何作答,最后干脆别过头。少年之前在小路上直面嫁衣女鬼,与她近身搏斗、捉对厮杀,虽然道行相差悬殊,可是气势半点不弱,不曾想还是个脸皮子如此之薄的羞涩少年。</p>

    老道人心中充满惊喜,踹了跛脚少年一脚后,脸sè故作悻悻然:“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p>

    随后老道人沉声道:“各位恩人,你们出山后往南而去,约莫一天半的路程,就会经过三枝山,记得莫要夜间赶路,那里有一位厉鬼以坟茔为老巢,窃据福地,汲取一户人家的祖荫灵气,否则那户人家按照命理推算,上一辈子孙就该出大官了。”</p>

    “厉鬼道行不弱,该有练气士第四境的实力,主要是它神出鬼没,很难捕捉,又以某种不知根脚的邪门法术,制造出十数位yin尸傀儡,贫道曾经与之交手,数次功亏一篑,白白浪费了数张宝贵的雷法符箓不说,还给当地乡民误认为是坑蒙拐骗之徒,实在是气人。”</p>

    林守一心神微动,听到了yin神前辈的暗中提醒,问道:“道长擅长五雷正法?不知隶属何门何派?”</p>

    老道人有些尴尬,心想这冷峻少年真是初出茅庐,不晓得行走江湖的规矩,哪有这么直截了当问人师门根脚的,无论是山上修道仙家,还是山下武人江湖,这都是犯了大忌。</p>

    只不过有之前难兄难弟的可怜遭遇打底子,又有魏晋这样的陆地剑仙收尾,老道人就不计较这些了,小心斟酌之后,缓缓道:“说来话长,恩人们别嫌弃贫道唠叨便是。贫道家乡是那享誉一洲的南涧国,道法为尊,边境上有一座宗字头的道家大脉,是宝瓶洲道门的执牛耳者。占据着天下七十二福地之一的清潭福地,宗主被奉为南涧国国师不说,由于道法玄妙,神通广大,以至于附近数国君主皆亲自登山,共同尊奉这位宗主为一国头号真君,故而这位道教神仙身兼着四国真君头衔,是我们宝瓶洲公认的十大仙师之一,实不相瞒,若是风雪庙魏大剑仙在破境之前,遇到了这位仙师,魏前辈还真没办法与之平起平坐。”</p>

    陈平安和林守一听得极其认真,不愿错过一个字。</p>

    人外有人,天外有人。</p>

    尤其是“真君”这个说法,小镇上出现的那个刘志茂,不就是号称截江真君?</p>

    李宝瓶和李槐可就没这么专心致志了。李宝瓶时不时打量那个圆脸小姑娘,后者怯生生躲在目盲道人一侧,不敢见人的羞赧模样。</p>

    目盲老道人兴致愈浓,在小酒儿的搀扶下,不知不觉走到了陈平安和林守一之间,唾沫四溅道:“天底下有资格带宗字的宗门,一般都分为祖宗、正宗和下宗三宗,其中祖宗往往又称为祖庭,下宗则会有众多附属门派,这些门派的取名,就没那么讲究了,只要不擅自带一个宗字,同时不与别家开山立派的门派重名,那么诸如道家宫观、佛家寺庙庵,等等,都可以随便取名,定期交给‘下宗’一些贡奉,再跟山下朝廷打好关系,寻一块风水宝地,在山上安心修行,尽量招徕有修行资质的弟子,百年千年薪火相传下去。”</p>

    “贫道出身的师门求真观,曾经也是南涧国名列前茅的大门派,在百余年前败落了,到了贫道这一代,师长们几乎全部驾鹤西去,师兄弟没剩下几个,真正有出息的,更是一个都无。”</p>

    “我们求真观这一脉的五雷正法,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确实不是雷法正统,主修肝胆两处的气府窍穴,学问全在‘嘘、嘻’二字上,取自‘嘘为云雨,嘻为雷霆’之意,一旦修成,以心眼内视窍穴,可以看到几处重要气府内,生出了云雨升腾、雷声震动的神异景象,之后就可以与天地共鸣,举手抬足,招引天雷,厌劾邪祟……当然在魏大剑仙一剑破万法的大千气象面前,求真观这点旁门道法,只能是贻笑大方了。”</p>

    林守一皱眉问道:“五脏为心肝脾肺肾,五处气机攒聚如五雷,方为大道正法。道长师门为何会炼那五脏之外的‘胆’,作为引雷之地?”</p>

    目盲道人这次的尴尬之sè,绝非作伪了,重重叹了口气,满脸疲惫,无奈道:“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五雷正法是那道法正宗的不传之秘,说句难听的话,外人哪怕得到完完整整的修行之法,又有谁胆敢擅自修行?贫道求真观主修肝胆两地相关气府,其实哪怕是肝,也只不过是祖师爷因缘际会,学到了一点皮毛,最终勉强有几分形似,而无半点神似,这就是为何世间正宗正脉极少、而旁门左道多如牛毛的根源所在了。”</p>

    林守一恍然道:“原来如此。”</p>

    老道人由衷唏嘘道:“大道难行,难于这泥泞山路何止千百倍啊。”</p>

    “正因为贫道师门不是雷法的正统真传,修行起来,便有利有弊了,像那yin阳家修士一旦泄露天机,很容易遭受无形的天谴,贫道这一脉修行此雷法,往往挑选先天残缺的弟子加入师门,因为这些人受天道怜悯,哪怕频繁使用伤及肝胆本源的求真观雷法,证道长生不奢望,运气好的话,好歹能捞一个寿终正寝。”</p>

    “传说中某个大洲的雷法正宗,练气士一旦出手,雷公电母,雨师风伯,灵官云吏,种种神人,皆为驱使,帮忙助长声势,试想一下,这等天大的手笔,祭出之后,怎么能不教山河变sè?”</p>

    说起这些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事情,目盲老道却是满脸神采,再无半点灰心颓丧之sè。</p>

    这恐怕就是修行难如登天、却依然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p>

    一旦踏上修行路,走上长生桥,见过或者听过山上高处的绝美风光,可长寿,会术法,呼风唤雨,能搬山倒海,一切匪夷所思的壮丽风景,都可以期待,如此一来,谁乐意在乌烟瘴气的山下厮混?</p>

    老人叹息道:“贫道与两个徒弟这些年相依为命,游历四方,降妖除魔、捉鬼驱邪的事情,也做了不少,而且也收银子,没法子,修道也要求财啊,搭建出来的长生桥,本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销金窟。权贵人家哪怕有邪祟作乱,可贫道既无门路,也无人帮忙举荐,当然是没机会进去的。至于地方上富家翁开设的水陆道场,只会邀请那些当地名气大的名僧老道,信不过外人,贫道擅长的师门雷法,总不能拿来吓唬凡俗,以此证明自己不是骗子,所以只好落得如此下场了。捉妖成功,未必能挣多少银子,一旦失败,就一定是入不敷出,修行不易啊。”</p>

    一路走一路说,等到众人醒悟的时候,原来已经走出那座牢笼一般的山坳,不知是不是错觉,都觉得恢复了山清水秀的原貌,已经没有先前yin森秽气的浓重冷意。</p>

    最后陈平安发现目盲道人哪怕不再说话,也没有分别的意思,始终跟他们同行南下,忍不住开口问道:“道长你们不是要北去吗?”</p>

    老道人哈哈笑道:“耽误一点时间罢了,无妨无妨,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就当是贫道带着两个徒弟,为恩人们送行,无非是多走几步路的小事。”</p>

    在那之后,两伙人就这么结伴而行,一路无风无雨,顺顺利利,等到彻底走出那方山水地界后,目盲老道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开,随便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绰号酒儿的圆脸小姑娘赶紧递上水壶,跛脚少年站在老道身后,回首望向那条山脉,不知在想什么。</p>

    离别之际,老道人从行囊里掏出保存完善的一幅卷轴,绢布质地,亲手递给陈平安,“这是一幅贫道师门流传下来的《搜山图》,上边描绘有近百种山鬼精魅,可供参考,你们是首次远游求学,必然会经过一座座雄山峻岭,说不定将来用得着,贫道早已烂熟于心,只剩一点纪念价值罢了,还不如送给你们,物有所用,方得其所。”</p>

    林守一扯了扯陈平安袖子,后者会心,收下了这幅《搜山图》,但是陈平安也掏出身上仅剩的那颗蛇胆石,送给了跛脚少年,只说是家乡的特产,不值钱,但数量不多。跛脚少年想拒绝,目盲老道人赶紧让他收下,说是恩人的一番好意,极为内向的跛脚少年只得默默收下,欲言又止,终究是没好意思说出谢谢二字。</p>

    陈平安最后笑道:“你们过了红烛镇和棋墩山后,到了龙泉县城,可以去草头或者压岁铺子那边,找到一个叫阮秀的姑娘,向她出示这颗蛇胆石,她就知道你们是我的朋友了,说不定可以帮你忙在小镇安顿下来。我到了最近的驿站,就会寄信回小镇,说明一切情况。”</p>

    之后双方分道扬镳,目盲道人宁肯带着两个徒弟绕远路,打死也不愿走入那片山水了。</p>

    继续南下,陈平安回头望去,缓缓收回视线后。</p>

    少年突然有些想练剑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