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剑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气势如虹
    天才壹秒記住jianlaixiaoshuo,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p>

    当大骊皇帝踩上最高一级台阶,一步跨入高台,身形随即消失不见。</p>

    原本不过农户晒谷场大小的石坪,从宋长镜和两位司礼监大貂寺所站位置,远远仰望而来,本该空空荡荡,并无一物,可置身其中的衮服男子,视野所及,却是一栋高达十数丈的突兀高楼,不是大骊京城随处可见的木制建筑,而是耗费不计其数的白玉,雕砌而成,底楼悬挂匾额,上书“白玉京”三个金sè大字。</p>

    高楼大门自行缓缓开启,大骊皇帝走入其中,只见有一柄雪白电光疯狂萦绕的大剑悬浮其中,整栋楼层皆是丝丝缕缕的游走电光,皇帝无视那些孕育着凌厉剑意的电光,大踏步前行,往楼梯行去,电光如庙堂群臣遇见一朝首辅,纷纷退避让路。</p>

    二楼亦是相似场景,唯有一柄飞剑悬停中央,只是不同于第一楼飞剑的剑身宽阔,此处飞剑通体呈现出晶莹剔透的幽绿颜sè,剑身纤细如初春柳叶,楼内如溪涧绿水缓缓流淌,微微荡漾。</p>

    大骊皇帝继续登楼,乍一看,相较底下两楼的惊艳光景,三楼全无异样,既无气势惊人的飞剑悬停,也无光怪陆离的养剑环境,可是之前一步不停的衮服男子,在这一楼稍作停留,眯眼仔细环顾一周,低声笑着说了句找到你了,走到不远处的墙壁下,身体微微前倾,视线之中,出现一柄绣花针似的袖珍飞剑,可如此之小的飞剑,竟然还配有灰白剑鞘,铭刻有“砥柱”二字。</p>

    这把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倒是有一个大气夸张的名字。</p>

    四楼是一把剑身布满符箓篆文的古朴长剑,五楼是一把大到匪夷所思的大剑,与大骊男子等高,写有镇嶽二字。</p>

    大骊皇帝依次登楼,最后来到十楼才停步,楼内站着一老两小,老人面目黧黑,肌肤褶皱,身材高大,一袭白衣,头戴高冠,一双深沉眼眸之中,不断有旁人肉眼可见的紫气快速流转。</p>

    老人身边一双少年少女,竟是骊珠洞天那座小镇的泥瓶巷主仆,宋集薪和婢女稚圭。少年锦衣玉带,已是大骊头等风流的少年郎了,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少年肩头趴着一头土黄sè的四脚蛇,有些大煞风景,好在细看之下,它额头隆起,峥嵘初露。</p>

    少女稚圭好像比在泥瓶巷的时候,个子长高了寸余,容颜更胜一筹,整个人光彩四射,给人一种久旱逢寒霖的玄妙感觉。</p>

    老人此时正站在十楼窗口位置,伸手指向大京城某处,为少年授业解惑。发现大骊皇帝的到来,老人不过是点头致意而已。大骊皇帝对此全然不以为意,走到宋集薪身边,想要摸一模少年的脑袋,少年却不露声sè地侧过身,躲过那只手掌,大骊皇帝脸sè如常,收回手后,笑问道:“宋睦,跟随陆先生学习望气之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曾发现咱们大骊京城山河大阵的阵眼所在?”</p>

    少年脸sè冷漠,生硬语气里透着一股疏离隔阂:“尚未发现。”</p>

    高冠老人笑道:“堪舆一途,哪有这么简单就登堂入室,不过宋睦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丝毫不逊sè其它大洲的年轻俊彦,关键是宋睦后劲很足,因为精通术算和推衍,学什么都事半功倍。楼上栾巨子何等眼界,依然对宋睦不吝美言,称赞为‘瑚琏也’。”</p>

    大骊皇帝哈哈大笑,“我的儿子嘛。”</p>

    婢女稚圭悄悄后退几步,皱了皱鼻子,嗅了嗅。</p>

    大骊皇帝转头笑骂道:“你这小蟊贼,真是不客气。”</p>

    少女一脸茫然无辜,男人伸手指了指她,打趣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可别只进不出,小心我把你送回那口锁龙井,再说了,离京城最近的仙家门派长春宫,就有一口水井,到时候让你搬到那里头住去。”</p>

    衮服男子的一句玩笑话,却让稚圭脸sè苍白,赶紧小嘴微张,吐出一丝丝金黄之气,这些宛如一条条金黄小蛇的缥缈气息,迅速依附在衮服男子的团龙图案之中,如鱼得水,在华美龙袍的丝线之中欢快游走,那件龙袍随之微微颤抖,泛起一阵阵光彩,龙袍下摆处的海水江崖,当真激起了些许水花。</p>

    大骊皇帝哈哈笑道:“胆子这么小,为何当初还敢一次次跟齐先生发脾气?”</p>

    少女脸sè黯然,挪步去往别的窗口,视线一路南下,离开高楼,离开宫城,离开京城,试图看到那遥远的南方家乡。</p>

    她不太喜欢这里,这座名为升龙城的大骊京城。</p>

    大骊皇帝收敛笑意,向老人问道:“栾巨子当真有把握将这白玉京建造出第十三楼。”</p>

    一身仙气飘荡的白衣老人沉声道:“若非如此,他栾长野来大骊做什么。”</p>

    男人点了点头,双手撑在窗台上,望向繁荣兴盛的京城,自嘲道:“那就好,我虽然是朝野公认的勤俭天子,还被东宝瓶洲那么多君主皇帝,私底下嘲笑为一位勤俭持家的妇人,可有些花钱的地方,我确是砸锅卖铁也愿意出的。”</p>

    老人会心一笑,感慨道:“勤勤恳恳数百年,大骊宋氏经营骊珠洞天的收入,如今全部砸在这座白玉京里,若是这还小气的话,东宝瓶洲再找不出第二位大方的君主了。”</p>

    大骊皇帝问道:“虽然很不洒脱,但我仍然想最后跟陆先生确认一遍,只要是在东宝瓶洲观湖书院以北的地带,针对一位胆敢与大骊敌对的十楼修士,此楼只需祭出十剑即可,十一楼修士,十一剑,十二楼修士,十二剑全部飞掠出楼,一样可以瞬间斩杀于千万里之外?!”</p>

    陆姓老人豪气干云道:“小小东宝瓶洲而已,绝无意外!”</p>

    老人补充道:“观其气象,加上各方谍报的汇总,那名用刀的斗笠汉子,肯定是上五楼的练气士了,十一楼的可能性居多,十二楼,也不是没有可能。说到底还是距离太远,那人又刻意隐藏气机,无论是我的占星推算,还是掌上河山的远观神通,依然有些模糊。”</p>

    老人轻轻随意一挥袖,笑道:“但是事先说好,目前白玉京总计十二层楼,一楼一飞剑,虽然神通广大,杀力无穷,足以震慑一洲练气士,可每一次飞剑出楼,皆是巨大的耗费,哪怕大骊刚刚吞并了富甲北方的卢氏王朝,一旦一次性全部祭出十二剑,二十年内,想要再来一次,仍是力所未逮,除非陛下愿意承担飞剑尽毁的代价。”</p>

    衮服男子点点头,心中了然。</p>

    宋集薪突然开口问道:“当下栾巨子尚未搭建出白玉京第十三楼。那名挑衅大骊的不速之客,如果是十三境修士,那怎么办?”</p>

    衮服男子笑着不说话。</p>

    陆姓老人放声大笑,柔声解释道:“十三境的练气士?那在天底下最大的那个洲,我陆某人的家乡,亦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更何况……天机不可泄露,不说了不说了。你只需知晓,便是十一楼的风雪庙阮邛,已是足够开宗立派的大人物了,宗一字,是极有分量的说法,唯有上五境修士坐镇,方可称为某某宗,否则就算僭越礼制,儒教那帮最讲规矩的老家伙,可是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的。”</p>

    大骊皇帝缓缓道:“阮邛虽然脾气不太好,行事杀伐果断,稍显不近人情,已经惹来大骊本土仙家的许多非议,可此人性情,很对我大骊的胃口,我自然愿以礼相待,这样的修士,我大骊不但来者不拒,我身为大骊国主,甚至愿意与他们平起平坐。再说了,千金买马骨的浅显道理,只要是坐龙椅的人,都会懂。”</p>

    宋集薪犹不罢休,固执己见,“万一是十三境的练气士呢?”</p>

    高冠老人笑着摇头。</p>

    上五境,最顶层的两大境界,早已失传,故而十三境,就是天底下最大最高的传说了。</p>

    不见于俗世王朝的任何典籍密档,便是宗字头的山上仙家,对此也讳莫如深。</p>

    姓陆的老人,因为出身于世间最顶尖的千年门阀,是大洲的高门子弟,曾经又是被寄予厚望的修行俊彦,所以才能通过长辈们零零碎碎的言谈,积攒在一起,勉强拼凑出一些内幕,距离真相,应该不会太偏太远。</p>

    上五境中的飞升境,已是“天下”的巅峰,就像纯粹武夫的第十境,是真正的止境了,前方再无有迹可循的道路可以行走。而且一旦跻身此境,就会被虚无缥缈的天道所察觉,被判定为窃取天地根基的大盗巨寇,必须除之后快,为天地所不容,绝不留给此境修士立锥之地。因此这个境界的练气士,比起世人眼中的神仙圣人,比起那些十境修士,更加隐世不出,否则就要被迫飞升。</p>

    至于到底飞升去往何处,届时肉身神魂如何安置,陆姓老人也全不知情,他只是私自猜测,兴许和早已崩塌的神道有一定牵连。</p>

    大骊皇帝微微低头,看着那张犹有稚气的年轻脸庞,反问道:“万一?”</p>

    少年点头,“对!”</p>

    大骊皇帝收回视线,笑道:“万一真被你小子乌鸦嘴说中了,那也无所谓。”</p>

    少年毫不掩饰地嗤笑出声,衮服男子的言语,少年一点也不当真,这个男人哪怕是广袤大骊的九五之尊,是东宝瓶洲北部最大王朝的君主,更被无数人视为胸怀南下之志的野心家,但是少年如今踏上修行之路,身边两位前辈,本就是当世最顶尖的练气士,自己也顺风顺水得到了白玉京的莫大机缘,所以少年愈发清楚一位十三境的练气士,对于一国一宗的庞大威慑力。</p>

    大骊皇帝视线柔和,依旧凝视着少年,轻声道:“我大骊王朝,历代皇帝,正是靠着这个万一,才能从昔年卢氏王朝的附庸小国,一步步走到今天,吞并了卢氏王朝不说,马上就要以举国之力攻伐大隋,胜算极大,再接下去,没有了后顾之忧,就会真正南下,而且前期注定会是势如破竹的大好局面。所以我对于万一这个说法,从来不反感,我甚至一直告诉自己,真正有资格在后世史书上,被誉为雄才伟略的帝王,就是能够将那些有利于敌方的万一,一个一个打破碾碎。最少最少,也要能够承受这种万一。”</p>

    男人神sè从容,“宋睦,这才是一方雄主,一国之君,该有的气度。”</p>

    男人最后笑道:“这些道理,宋煜章应该早点教给你的,只不过他不敢罢了。”</p>

    少年脸sèyin沉。</p>

    男人不理会少年的那点小心结,抬头望向天空,“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真想知道天上那座真正的白玉京,到底是怎么个巍峨。”</p>

    男人弯曲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少年的脑袋,少年躲避不及,有些愤懑,男人快意而笑,毫不忌讳还有两个外人在场,直截了当说道:“你娘亲看好你弟弟,不过我更看好你。虎毒尚且不食子,真是最毒妇人心。”</p>

    男人有些伤感,自言自语道:“恶紫夺朱。”</p>

    男人随即展颜一笑,“那位齐先生,是我有愧,是大骊对不住他,可你是他的弟子,就很好。”</p>

    少年憋了半天,总算憋出一句题外话,“你身为大骊皇帝,为何不自称寡人?”</p>

    男人轻轻将手掌放在少年肩头,“大骊被视为蛮夷之地近千年,我就是希望以此自省,让自己不要忘记这份奇耻大辱!”</p>

    少年愣了愣。</p>

    男人收回手,忍俊不禁,“骗你的,我只是嫌弃寡人这个说法不吉利。”</p>

    高冠老人骤然出声,“来了!”</p>

    男人问道:“面对围剿,不是逃跑,而是杀向我们这里?”</p>

    老人心神巨震,瞪大眼睛,望向窗外南方,颤声道:“十境,十一境,十二境!已经是十二境巅峰了!”</p>

    男人神sè平静,对少年吩咐道:“宋睦,该你出手了。”</p>

    宋集薪深呼吸一口气,转身面向南方站定,双手掐诀,咬牙道:“我宋睦!奉大骊皇帝敕令,命你们十二位坐镇山河气运的正神,接剑!”</p>

    大骊京城风起云涌,这栋高楼瞬间剑气冲天。</p>

    底楼一剑率先破空而去,电光乍起,大骊京城内,无数人惊骇举头望向那条悬挂头顶的电光。</p>

    片刻之后是二楼飞剑。</p>

    三楼第三剑。</p>

    一直到第十二剑。</p>

    其中半数飞剑并非直直南下拒敌,而是选择绕路向其余三个方向。</p>

    而且飞剑离开高楼之时,就已变得无比巨大,离开京城之后,无更是再度暴涨。哪怕是那柄在楼内小如柳叶的小巧飞剑,在远离大骊京城百里之后,也变成了一把长达十数丈的巨大飞剑。</p>

    以这栋仿造天上白玉京的十二楼高楼,作为起始之地,四面八方皆有神灵听从敕令,露出一尊尊威严法身,其中在最南边的大骊南岳之巅,一尊高达百丈的金身正神,屹立于山顶,高高举起手臂,高声大喝道:“南岳奉旨领剑!”</p>

    大骊版图各地,其余十一尊显露出巨大法相的山河正神,纷纷接住离开高楼的飞剑,然后踏空而行,凌空一步就是数十里之遥。</p>

    无一例外,矛头直指那道从南往北破空飞掠的长虹。</p>

    那尊南岳正神的金身法相,率先迎敌。</p>

    砰然巨响。</p>

    法相与飞剑一并支离破碎。</p>

    京城内,白玉京顶楼传来一声惊叹,充满疑惑,以及无奈。</p>

    高冠老人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p>

    十楼宋集薪嘴角渗出血丝。</p>

    大骊天子眉头紧皱。</p>

    唯独婢女稚圭趴在窗台上,没心没肺地四处张望。</p>

    第二尊金身神祇如出一辙,轰然炸碎。</p>

    每隔一段时间,就传出一声响彻大骊疆域的雷响。</p>

    少年已是七窍流血的惨淡光景,面容狰狞,但仍在强自坚定心神不动摇。</p>

    当远处第六声响起的时候。</p>

    顶楼老人苦笑道:“怕了你了。老夫给你让路还不成吗?”</p>

    其余六尊原本从北到南一线排开的金身法相,开始各自左右偏移,让出正中间的那条道路。</p>

    似乎觉得有些意犹未尽,那抹白虹微微凝滞些许,不过很快打消了找那些神祇麻烦的念头,继续笔直向前。</p>

    最终这道身影一头撞入大骊京城,落在那座隐藏有白玉京的高台下方。</p>

    大骊藩王宋长镜,额头已是渗出汗水,但仍然站在从天而降的男人之前,拦住那人的去路。</p>

    宋长镜很快就露出笑容,只觉得若是与此人酣畅一战,虽死无憾,不枉此生!</p>

    广场上,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站在那里,滑稽的是,此人小腿上还绑着便于行走山路的缠脚,手里拎着把破碎的绿sè竹刀,这汉子转头看了眼京城城头那边,有些纳闷地咦了一声,这才转头望向那个武道十境的藩王,看了宋长镜一眼,微微点头,流露出一点赞许之意,最后抬起视线,望向暗藏玄机的高台之顶。</p>

    他丢了那把竹刀,轻轻一跺脚,高楼白玉京顿时被迫显现出真容。</p>

    他拔出腰间另外一把狭刀祥符,随意抬臂举起,刀尖指向高楼,高声道:“里头五个,哪个是大骊皇帝,我赶时间,赶紧自己出来磕头认错!我数十声,十!”</p>

    “一!”</p>

    直接从十跳到一的男人,对着那座高台和高楼,猛然间一刀劈下。手机用户请浏览jianlaixiao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p>